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3章 你离我一米远!

    “月月!”

    等简素心反应过来,想追出去,却只被汽车尾气喷了一脸。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烟城,简素心无奈,欧阳诺不能再麻烦了,报警吧,直接拨了毕玉的电话。

    毕玉还被欧阳夫人的人围着,很久才接了电话,“怎么了素心?”

    “小玉!月月被人劫持走了!我,我要报警!”简素心很担心。

    之前林月璇被时御寒利用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一点,若是时御寒的仇家,月月就危险了!

    欧阳夫人铁了心,不让毕玉和欧阳诺出去,愣是让保镖包围着。

    换做别人,毕玉早就扣她一个袭警罪名了,但欧阳夫人是世家阿姨,不能做绝,颇无奈的解释,“阿姨,我警局真的有急事,您让他们让开吧!”

    她功夫是不错,但被二十几个身高体大的保镖包围着,又不是生死战,她总不能拼死也要出去啊!

    欧阳夫人这才让保镖撤走,放毕玉出去。

    毕玉出了欧阳家的大门,就看见焦急等待的简素心,“怎么了?”

    简素心把事情简单的说一遍,说出自己的担忧,从欧阳诺和毕玉的描述中,她看出时御寒平日里对林月璇还是不错的,不可能那么粗鲁的把人塞进去。

    还有一部分来自直觉。

    “你别担心,我来处理!”事到如今,毕玉只能安慰简素心,然后打电话回警局,让同事加班帮忙寻找。

    ……

    华灯初上,城市的夜灯光璀璨,下班之后,街道上开始热闹起来,新一天的休闲生活才正式开始。

    时御寒坐在办公桌前,把最后一本文件合上,交给郑诚,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他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寻找林月璇。

    在回海水天堂的路上,郑双忽然来电,“时总!月月在欧阳家!不过被扔出来了,又被一辆黑色沃尔沃劫持,我带着人正在往那边赶去,你快点回海水天堂查一查,那辆车到了哪里!”

    欧阳诺!

    时御寒所有的怒意化作一阵戾气,抓着手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把手机的钢化膜都捏碎了。

    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加速飙了出去,回到海水天堂打开监控录像,发现车子一路出了烟城!

    烟城到临城之间的高速路没有其他路口,时御寒又立即安排临城的兄弟们在盐城路段实施拦截。

    之后给欧阳诺打了电话,但欧阳诺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时御寒无法在海水天堂坐等林月璇回来,驱车前往临城,大约一个小时后,他即将到达临城时,临城那边传来消息,沃尔沃到达了,但车子上并没有林月璇!

    “该死!”

    时御寒一拳捶在方向盘上。不小心砸到了喇叭,车喇叭发出一阵轰鸣。

    他直接撞翻高速之间的护栏,把车子开到回烟城的路上。

    ……

    夜色逐渐深沉,烟城的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夜微凉,林月璇拢了拢身上单薄的病号服,抱住膝盖,以一个婴儿在母体的姿势,蜷缩在地上,没有安全感的保护自己。

    她不知被谁带到了这个黑暗的小屋,也不知这是哪里,只知道,现在的她好冷好冷。

    身体太虚弱,地上又凉,冷得她牙齿在打架,不停的哆嗦。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冷死在这里时,一阵脚步声走近小屋,门被打开,微弱的电筒光照射过来,刺眼得林月璇闭上眼睛,许久。感觉到电筒光转移了方向,这才看过去,就见林成功阴测测的盯着她看,得意又阴险。

    “爸!”

    林月璇哆嗦着,扯出僵硬的笑容,甜甜的喊了一声,但喊出来的声音真的很沙哑,很粗,一点也不温柔。

    现在她是弱者,林成功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她还是识时务一点好。

    “乖女儿,好久不见!”林成功脸上的笑容竟有几分猥琐。

    林月璇心头一颤,却不动声色的敛下眼中的厌恶,又冲林成功甜甜的笑了,“爸,你是来救我的吗?”

    尽管答案是不可能,林月璇还装作很期待的样子,讨好着林成功,满足他的虚荣心。

    这样的林月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简丹被他控制着,无依无靠的时候,也是这样,百般讨好,千万顺从,就只为了少挨打一顿。

    林成功果然狠受用,把林月璇扶起来。

    但林月璇的手脚冷的,加上虚弱,根本就站不住,摇摇晃晃几下之后,又一次蜷缩在地上,牙齿打架得控制不住,说话都不成句,“爸……你……有吃……的吗?”

    她睡了多久不知道,只感觉很久没有吃东西了,饿得两眼发昏,站立都无法做到。

    “乖女儿,你想吃什么?爸爸立即让人给你买来。”林成功再次笑了起来,笑里藏刀,阴险黑暗,“不过,爸爸买东西也需要用钱的,你总得给爸爸买东西的钱吧!”

    林成功要的不是买东西的钱,而是窥觊她手中时氏的股份!

    时御寒一天没有把时氏过户回去,她就一天是时氏的最大股东兼董事长。

    林成功索要的钱分明是时氏的股份!

    林月璇也笑了,笑得无比讽刺,却又美得令人窒息。

    几近透明的小脸儿似是晨间的露水,包裹在一片翠绿嫩叶中,晶莹剔透,绽放出令人痴迷的光泽。

    林成功的脸色却逐渐阴沉下来。

    不管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抹掉他们的笑容,他们明明是失败者,却仿佛站在山巅的王,泰然淡雅,似乎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那样的笑容,令他心惊的同时,想毁掉它!

    可现在简丹已经死了,他绝不能让林月璇也死去!

    “怎么,乖女儿舍不得?那些钱对你来说有什么用,女孩子家家的,嫁个好男人就行了,不必拥有太多钱。”

    林月璇努力忍下愤怒,挂上招牌式的笑容,尽量控制自己说话不要颤抖那么厉害。声音温柔一点,“爸,您也知道,那只是时御寒的障眼法,他怎么可能把股份真的给我,您想想啊,换做是你,你愿意把股份给老婆吗?何况我只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踢掉的女朋友。

    时御寒根本没有把股份给我!”

    林月璇说完这些话,感觉喉咙像是被火烧一样,疼得难受。

    林月璇再看林成功,显然相信了,松了一口气。

    “乖女儿啊,说来说去,人家始终是外人,父亲平时对你严厉了一点,但却是真的为你好,我把你母亲保护在林家,十几年都好好的,你不听话,非要把她带出去,现在后悔了吧!”

    “哎!”说到一半林成功又叹了一口气,“可怜你母亲啊!”

    做作的样子让林月璇恶心,却不愿意说话,脸色也沉了下来。

    母亲,说到底是她害了母亲。

    小时候成为母亲的羁绊,让她无法离开林家这个地狱,长大了,还是因为她,让她丢了性命。

    林月璇再没有心情应付林成功,只是蜷缩着,不停的发抖。

    醒来,注定要面对这一切,可现实却是这么血淋淋,令她想逃避。

    若母亲还在多好,哪怕被林家威胁着,也起码还有希望啊。

    说白了,人存活于世,努力也好,坚持也好,那都是因为有值得自己去拼搏、去奋斗的动力。

    如今母亲不在了,孩子也没了,她还有什么牵挂?

    “乖女儿,我们为你母亲报仇吧!”林成功忽然提议说道。

    林月璇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着林成功那油光满面的脸,半天不说话。

    报仇?

    时御寒会允许她动文柳慧?就连蓝若妍,他都百般维护,何况相依为命的母亲。

    但不得不说,林成功的话勾起了林月璇内心深处强烈的恨意。

    她要报仇!

    林月璇是圆滑的,但林月璇一旦强硬起来,堪比精钢。

    她声音很沙哑,但更多的是冷漠,“我需要你的帮助!”

    单枪匹马根本不可能收集到文柳慧杀人的证据,更不可能用非法律手段杀掉文柳慧,只有联手林成功。

    “这就对了,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世仇,时御寒和他的母亲怎能可能接受你,表面上对你好,不过是想利用你罢了!”

    林月璇敛下眼睑,时御寒不顾一切的挡下子弹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脑中,那是情急之下的反应,绝不会是利用。

    后来,他对她的好,绝非利用。

    母亲不在了,她相信不是时御寒所杀,但这一切,跟他脱不了关系!

    再深的爱情,也比不上母爱的情深似海。

    林月璇闭上眼睛,若命中注定爱而不得,那就顺其自然。

    “是呀,所以爸,你能给我提供什么帮助呢?”

    林月璇格外冷静,冷静到她认为自己再也不会冲动了,这辈子,也会像时御寒那样,为了报仇,把自己变得冷漠无情。

    时至今日,她才真正体会到时御寒的痛苦,体会到他的艰难。

    但已经无所谓了,她已了无牵挂。

    “爸爸会全力支持你,我的好女儿!”林成功笑得眼尾纹都能夹死蚊子,十分得意。

    “乖女儿啊,回去之后,你就回到时御寒身边,帮爸爸做卧底。告诉爸爸,时御寒正在做什么好不好。”

    林月璇只想自由,闻言装作迟疑了一下,才答应。

    答应太快,只怕林成功会怀疑什么。

    “那说好了,听说烟城有个新能源项目,你帮爸爸拿到时氏的底价好不好?”

    林月璇一口答应,恨不能快点打发林成功。

    “那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帮爸爸拿时氏的账目好不好。”

    这一次,林月璇没有答应,而是反问林成功:“那你帮我什么?”

    “你提供文柳慧单独出行的信息,我帮你做掉她!”

    不得不说,林成功的话很具有诱惑力,林月璇答应下来。

    至于怎么做,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接下来,林成功带林月璇回了林家,喝了热粥,泡了热水之后,林月璇总算找到活着的感觉。

    到林家的座机打了简素心的电话,告诉她,她没事。不要担心,明天天亮再说。

    简素心担心得一整晚都没睡好,接到林月璇的电话之后,总算安稳的睡了过去。

    ……

    海水天堂别墅二楼书房,时御寒双眼猩红,一眼不眨的盯着临城开往烟城的高速出口,试图从来往的车辆找到蛛丝马迹。

    但一夜过去了,他一无所获,又是新的一天,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时氏,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

    次日下午,天色阴沉沉,烟城依旧下着蒙蒙细雨,起雾了,整个烟城都笼罩在一片烟雾濛濛之中。

    一个静雅的小咖啡馆里,林月璇再次见到简素心。

    “表姐!”看着世上唯一的亲人,林月璇的心总算得到了安慰。

    “月月!”简素心给林月璇点了一杯红糖水,看着她憔悴的容颜,有些不忍心告诉她,其实当年简家的出事,很可能跟时御寒的父亲有关系。

    “表姐!”林月璇的喉咙比昨晚好多了,虽然说话还有些沙哑,但不再火辣辣的疼,“你发现了什么?”

    才会放下风华国的一切千里迢迢的赶回来。

    简素心没有正面回答,“暂时还没有证据。”证据不足,暂时不能告诉林月璇,“倒是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要报仇!”

    林月璇的话让简素心吓一跳,“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有证据吗?”

    若有证据,还可以走正常法律程序,可若没有……

    简素心担心这样状态的林月璇。

    “没有证据就尽量找,实在找不出……”林月璇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内心的想法,“我就用同样的手段报回去!”

    简素心听得心惊肉跳的,月月和时氏,孰强孰弱一眼明了。

    “月月!”

    简素心想劝说林月璇,再想想吧,却被林月璇打断,“表姐,其实你对当年简家的事情也十分不甘心对不对?偶尔想起亲人,也会想报仇对不对?”

    简素心老实点头。

    “那你应该能够体会我现在的心情。所以不要劝说我好吗?”

    简素心只能木然的点头,“那一定要先注意安全。”

    “我会的。”

    接下里,林月璇从简素心口中得知,接下简丹案子的警察就是毕玉,便打了毕玉的电话,把人约出来。

    又聊了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林月璇起身要离开。

    却在这时,咖啡馆门前传来一阵尖锐的刹车声,紧接着,哒哒哒的脚步声齐刷刷的从门外传进来。

    林月璇心绪澎湃,终于还是来了!

    短短十几天不见,时御寒还是那样的冷峻逼人,薄唇微抿,英挺的鼻梁上,那双幽深的眼睛还是那么深沉,令人看不透,他的眉峰凝聚,紧紧的拧成一个川字。

    头发剪了,剪成寸头,却更加的显得他的轮廓硬朗,线条立体。优雅与霸气共存。

    然,青紫的眼圈和黑黑的胡渣,还是出卖了他的憔悴。

    看起来,这段时间他过得很不好!

    林月璇站起来的动作僵住了,没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看着林月璇那瘦了一圈的小脸,时御寒的心脏仿佛被什么撕扯了一般,就这样停下肩部,定定的站着,看了她许久,终于迈开步子,冲到林月璇面前,狠狠把她拉到怀中。

    他的力气很大,仿佛这样才能证明,她真实的站在他眼前,而不是幻觉。

    “小月!”

    时御寒激动得扣着林月璇的后脑勺,捧着她的脸,吻上她的额头,慢慢的往下,一路滑过她的鼻尖,停留在她的唇上。

    他吻得很深,仿佛要把这辈子的吻用完,直到林月璇以为自己会被他吻晕,他才放开林月璇,横抱着林月璇回到车子上。

    留下傻掉得简素心,一脸懵然。

    不是说要报仇吗?那刚才算什么。

    季凌风是被临时拉来的,郑双打电话来说,她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了林月璇,然后他就被时御寒拉来了。

    他才下手术,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啊!

    脸色臭臭的走到简素心面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上下打量了两眼,正想问你就是月月的表姐,却被简素心先开口了,“没人教你这样打量一个女士很没有用礼貌?”

    季凌风,“还真没有!”

    语气也很不好,真不知道时御寒为什么要留下简素心,难道简丹的教训还不够吗?他实在是怕了文柳慧的疯狂!

    简素心被季凌风痞痞的无赖样儿噎得说不出话来,转身就要走。

    却被季凌风伸手横在面前,“本少爷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你想怎样?”简素心从小在风华国居住,那边的治安很好,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云空国,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我想怎样,是时御寒要把你接回去,陪着林月璇!”季凌风看简素心还一脸懵然,十分不耐烦,“走吧!”

    “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简素心绕过季凌风的手就要走。

    季凌风索性抓住简素心的手,把她拉到车子上,“给我老实点!”

    坐到驾驶座上,锁下中控踩下油门,车子稳稳的行驶在去往海水天堂的路上。

    简素心试图打开车门,打不开之后,就安静下来,不做白费力气的事情。

    季凌风以为简素心会大闹一番,做好了回击的准备,谁知简素心连挣扎都不做,顿时又觉得无趣。

    二十四小时没休息了,眼皮好沉。

    季凌风一边开车,一边打盹,忽然,前方有一辆车子逆行,他却反应不过来。

    “小心!”简素心吓得花容失色,再看季凌风居然双眼混沌,跟没有知觉似的,猛地伸手过去打方向盘,一脚往刹车上踩去,却踩在季凌风的脚上!

    季凌风吃痛,醒神过来,看见眼前的惊险状况,急忙踩下刹车,转动方向盘。

    千钧一发之际,车子撞在路边的绿化树上,车头冒出浓烟。

    季凌风解开中控,拉着简素心下了车。

    两人跑出十几米,看着冒烟的车子,简素心吓得腿都软了,要不是刚下过雨地上潮湿,她都能坐地上去!

    她果然跟这云空国的八字不合,小时候在这里出事,多年不回来,一回来就差点丢命!

    季凌风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后怕,看来改天一定要跟时御寒抗议,不能这样奴役他,否则迟早有一天,他要过劳死。

    “都怪你!”简素心终于缓过劲儿来,气狠狠的瞪季凌风,转身就走。

    为了小命,远离危险人物。

    季凌风追了上去,抓住简素心的手,“你得跟我走!”

    时御寒把人交给他,自己回去,时御寒不把他剁了才怪!

    “放手,倒霉鬼!”简素心想甩,却甩不掉。

    季凌风,“……”

    居然有人敢称呼他季大公子倒霉鬼,见鬼了!

    却不敢拿简素心怎样,回头简素心少了一根汗毛,林月璇跟时御寒抱怨,倒霉的还是他。

    果然是倒霉鬼!

    “我带你去找林月璇。”

    “先放开我的手!”

    “你确保不会乱跑!”季凌风不放心。

    “你离我一米远,我绝对不会乱跑!”简素心想,怎么会有那么讨厌的人啊,一米远都没有安全感!

    季凌风:“……”

    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眼,今天的穿戴没有问题,不过因为刚才逃跑,乱了一点,也不是很乱,细雨蒙蒙,一会儿不至于被淋湿,也不至于狼狈,居然被人那么嫌弃!

    难道是脸花了?

    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把小镜子,看了看,没花,干净得跟,还是那帅气。

    简素心觉得自己见到奇葩了,一个大男人出门还随身带着镜子,怎么不带一朵花啊!

    下意识的把季凌风拉到不正常的男人行列,不会是同志吧!

    季凌风不知自己一个无心的动作,让简素心把他打入同志的行列,还小声的嘀咕,“没出错啊,很完美啊!”

    简素心不忍直视,“坐几路公交车?”

    她要自己去找月月。

    说话间,时御寒的手下把车子停在他们不远处的道路上,下了车,恭敬的对季凌风说道,“季少!”

    季凌风看了简素心一眼,“上车!”

    “我还想多活几年!”

    季凌风咬牙切齿瞪简素心,后者仰起脖子,挑衅的瞪回去:怎么着!

    最后,季凌风让时御寒的人开车,他坐在车后座上,回到海水天堂。

    ……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到车子上,立即用早就准备好的毯子把林月璇包裹起来。

    “冷吗?”时御寒关切的问。

    林月璇摇头,“不冷”

    沉默,却不知道说什么,她不恨时御寒,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车厢内狭窄的空间顿时变得压抑起来,最终,时御寒叹一口气,率先打破沉默,“阿姨的事情,我很抱歉!但真的不是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始终欠她一个解释。

    “但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若这件事你妈做的呢,你还会给我交代吗?”林月璇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也激动起来。

    时御寒一愣,回答不出来。他也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妈妈!

    “对不起!”

    “对不起能挽回我妈妈的性命吗?”林月璇哽咽着把脸转向窗外。

    难受,更多的是,还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因为,她跟他回来,是想抓住他母亲犯罪的证据,若抓不住,那就雇凶。

    时御寒却不允许林月璇把脸转走,抱住她,让她看着她,“不要离开我!”

    林月璇愣住了,她以为他会再解释。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就算他觉得愧疚,也不影响他留人的强势。

    一路沉默的回到海水天堂,林月璇望而却步,就是这里,吞噬了母亲的性命!

    她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

    似乎是看出她的想法,时御寒让司机掉头,把车子开向距离海水天堂不远处的海边别墅里。

    这里,没有他们之间痛苦的回忆,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把林月璇抱下车,时御寒小心的帮她把毯子包裹好。唯恐她着凉。

    面对他的悉心照顾,林月璇却更难过。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爱人。

    不抓出真凶,她无颜面对母亲,可若真的有一天她毁掉文柳慧,又将如何面对时御寒!

    她宁可时御寒对她狠一点,就像重逢之后那样,那样她也可以对他狠一点。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到别墅里,轻轻的放在床上,就像是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唯恐摔碎了。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时御寒还记得,林月璇流产没有超过一个月,还在月子期。

    林月璇点头,他便帮她把被子盖好,坐在一旁,看着她睡。

    “你也休息一会儿吧!”林月璇拉开一点被子,示意时御寒上来。

    时御寒摇摇头,“我看着你睡!”

    他担心一闭上眼睛,林月璇就会消失。

    她已经消失了有十几天了,这十几天。他就像是在地狱度过一般,煎熬着。

    林月璇不再说话,闭上眼睛。

    时御寒静默的看着林月璇苍白的脸,知道她睡不着,也不说话。

    两人之间,缺失了话题,他担心,一出口,便是伤害。

    林月璇实在太虚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时御寒蹑手蹑脚的到阳台上给季凌风打电话,让他把简素心带到这里来,再把海水天堂的大厨带和几个信得过的老佣人一起带过来。

    抱着林月璇的时候,他就感觉,林月璇太瘦了,抱在手里都觉得硌手,接下来,他要好好照顾她,把她养肥。

    ……

    蓝若妍被时御寒软禁起来,心情日益糟糕,脾气也越发狂躁,别墅里能扔的东西,她都扔掉,然后又打电话让人买。

    自从上次她的卡被时御寒停掉之后,她的生活也变得日益拮据,曾经想花钱买凶就花钱,如今,想花高价买杀手暗杀林月璇,都要考虑能否出得起价钱。

    但在生活上,时御寒从来不亏待她,时氏旗下的百货公司,任她挑选,账单会寄到他那里,由他支付。

    蓝若妍把新买回来的最后一个青瓷摔在地上之后,还是不解气。

    傅立走进别墅,踢开那些瓷器碎片,关切的问道,“若若,怎么了?”

    蓝若妍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心情一下子明朗了起来,“傅立哥哥,你终于来了,若若还以为。连你也不要若若了!”

    “怎么会,这不是来了吗?别难过。”

    蓝若妍开始向傅立诉苦,“傅立哥哥,你是不知道,寒哥哥有多过分,居然把我关在这里。”

    傅立沉吟片刻,劝道,“其实现在时总是真的忙,林月璇回来了,他忙着照顾林月璇,无暇顾及你,等过一段时间林月璇身体好了,他有时间分心,就会好了!”

    说到林月璇,蓝若妍的脸色又一次难看起来,“林月璇,林月璇,他眼中就只有林月璇,仇也不报了,什么都不要了吗!”

    “怎么会,他已经计划好了。等过了一年所有资金到位就立即动手,若若,你要去海边的别墅看林月璇吗?傅立哥哥帮你哟!”

    此时傅立只知道时御寒已经怀疑了他,才会把他调走,却不知道,时御寒的计划已经提前,还以为按照时御寒的计划,要明年才动手。

    等欧阳家和林氏忽然爆发丑闻和危急,他才意识到时御寒计划提前了!

    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谁都想不到时御寒居然掌控了欧阳家和林家偷税漏税的证据,还送给王子,由王子转交参议院,整个云空国都沸腾了!

    欧阳铎趁欧阳家没本查封之前,把欧阳诺送到风华国,林成功也把唯一的儿子林发财送去了m国。

    消息一传出,两家的股价纷纷下跌,很多供应商毁约,无数合作商上门要求赔偿,一时间,林成功忙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他最忙碌时,接到一个熟悉的电话。

    “林总,你想翻身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林成功一直不知对方是谁,只知道,当初就是这个声音给他提供了很多信息,那次城北时氏底价就是这个声音告知的,对他很信任。

    “哦?怎么说!”林成功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

    “其实按计划,时御寒准备明年才动手,计划提前,资金是否到位了呢?林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能做?”

    林成功一点就通,合作商和供应商的毁约不是偶然,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指使,想指使这些人,必须强大的资金!

    林成功找到欧阳铎,两人一合计,开始调查时御寒的资金来源。

    ……

    欧阳家和林家出事时,时御寒整天在海边的别墅里,跟大厨学习做汤。

    “你不需要去上班吗?”林月璇问时御寒,住到这里两天了,时御寒一直都陪着她,寸步不离。

    她想给毕玉打电话都没有机会,只能偷偷跟简素心说,让她代为打电话给毕玉。

    毕玉的回复是,凶器就是那把匕首,但匕首上只有时御寒的指印,但从海水天堂的大厅录像上看,时御寒进去的时间,与简丹的死亡时间对不上。只能肯定凶手不是时御寒,无法锁定凶手。

    然在林月璇眼中,不管有没有证据,幕后凶手绝对是文柳慧。

    只有文柳慧才会一而再的想杀她,才会因此迁怒简丹。

    “你才是我一辈子要上的班。”时御寒把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把围裙脱下,走到林月璇身边,圈住她的腰身,“冷吗?”

    他从来不说暖心的情话,越是这样没有准备说出来的话,越是令人感动。

    林月璇摇摇头,“不冷!”

    云空国的天气能冷到哪里去?

    头顶上有两个声音在打架,一个声音说:若找不到证据,雇凶的事情就此作罢吧。

    另一个声音说:再暖心,也是时御寒,文柳慧的债,让她自己偿还!

    看出林月璇走神。时御寒没有拆穿,而是贴身抱着她,让她感受他的体温。

    自从林月璇回来之后,就很容易出神,他能体会那种亲人离去的痛苦,更不敢轻易提起那个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匆匆离开的孩子,没有劝说什么,也劝说不了,只寄希望于时间,希望随着时间流逝,一切痛苦都能淡忘。

    至于简丹曾经交给他的录音,时御寒敛下眼眸,他还是先收着,毕竟那些内容……

    “我想出去走走!”林月璇被两个声音折磨着,有些烦躁。

    “不行!”时御寒很坚决。

    “再不出去走走,我快要疯了!”

    整天面对他的温柔,却揣着母亲的仇恨,两种极端不同的情绪在心里来回拉扯,她快要崩溃了。

    最后,林月璇还是能如愿以偿的出去。时御寒打电话让商场送来只有北国冬天才会穿上的长款羽绒服,戴上防风的帽子,再围上围巾,穿上长靴子,他一手拿着厚厚的毯子,一手把林月璇圈在怀中,这才慢慢往外走。

    林月璇不知道,曾经打不死的小强林月璇何时变得这么脆弱了,却感动得一塌糊涂:被人呵护在手心里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踩在软软的沙滩上,林月璇好想把靴子脱掉,好好享受软沙在脚底流淌的感觉。

    时御寒不让她脱鞋子,“再忍忍,等身体完全恢复了,我陪你洗沙浴!”

    林月璇撇撇嘴,走到一处坐下。

    赶在她坐在地上之前,时御寒一把抱起她,自己坐在沙子上,让林月璇坐在他的腿上。

    她沉默,他也不说话,林月璇身体虚弱,很容易犯困,坐了一会儿便在时御寒怀中睡着。

    时御寒把人抱了回去,才去见在书房等了很久的任新。

    “长话短说。”时御寒一边催促,一边拿着文件快速浏览。

    “时总,有人在背后支持林家和欧阳家,供应商要求增加分成。”任新把资料找出来,放到时御寒面前,“目前调查不出谁在背后支持他们,但看两家的样子,此人来头很大。”

    时御寒皱眉,按照他的计划,再过两天,两家必然破产,是谁忽然在背后帮助两家?

    这些年来,为了发展,为了报仇,他也得罪过不少人。

    难道是那些人?

    时御寒把所有仇家的名单在脑海里过滤一遍,拿出笔在笔记本上写出一串名字,撕下来,“去查查他们!”

    任新拿了名单,又把时氏昨天的大致情况上报,这才离开别墅。

    ……

    简素心没想到傅立会约她,许多年不见,早就失去联系,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翩翩少年,取下无框的茶色眼镜,他的眼睛深沉得她几乎认不出来。

    “裕哥哥,你还好吗?”简素心问。

    “算是还好吧!”傅立也不免有些唏嘘,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小丫头了,褪去稚气,小丫头已经成长得亭亭玉立,清雅中带着成熟的魅力。

    “这些年都不见你,你去了哪儿?”傅立问道。

    曾经简家和傅家在烟城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两家交情也不错。那时他不叫做傅立,而叫做傅裕,他们家比简家出事得更早,他也更早比简素心知道真相,却苦于寻找了多年,却一直没有寻找到足够证据。

    “我很小就在姑姑的帮助下,去了风华国,直到前段时间,拿到风华国的长久居住证。”难得看到故人,简素心没有隐瞒。

    他们也就二三十岁,却因太小就经历太多,导致早早成熟,早早就产生了沧桑感。

    “你是回来查当年简家的事吗?”傅立拿出一叠账本,“这就是当年的真相。”

    简素心颤抖着双手把账本一本本打开,越看越激动,最后,把账本合上,“裕哥哥,这些可以送给我吗?”

    “素心,这些在我们眼中能证明事情就是时家做的,但在法律面前,却站不住脚。”傅立把账本收了回来,“若你能找到更多的证据,我一定会把证据送给你,现在,暂时由立哥哥帮你收着吧!”

    简素心想到自己住在时御寒的地盘里,不方便,便没有说什么,相互留下联系方式,没有逗留太久,便匆匆回到海边别墅。

    ……

    欧阳铎和林成功在林宅一聚。

    “老哥,谁在背后支持我们啊!”短短几天,经历过一场浩劫的他看起来老了十来岁。

    “我也不知道,很久以前就有联系了,他帮过我几次,很可靠。”林成功看起来也老了许多。

    “他就没有什么要求吗?”作为无利不往的伤人,欧阳铎不相信世界上会有掉饼干的事情。

    “说起来真奇怪,他从来没有要求什么,不过几次下来,我总结得出,他在针对时御寒,每一次都会做出针对时御寒的事情。”

    “那我们联合他一起对付时御寒?”

    “时御寒也有不少仇家,我们要联合更多人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