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4章 耳朵聋了就去找耳科医生!

    时御寒计划欧阳、林两家破产的日期已经过去了四天,但两家没有破产,他们把偷税漏税补上,交了罚款,一部分合作商也拉了回去,反而隐隐有翻身之势。%d7%cf%d3%c4%b8%f3

    这是时御寒始料未及的。

    第四天清晨,海风吹拂在海边别墅的阳台上,挂在上面的风铃叮叮当当作响,悦耳极了。

    “月月,对不起,说好要陪你的,但公司那边实在不能放下!”时御寒歉意的说道。

    “去吧!”她正好可以联系毕玉。

    时御寒在林月璇额前印上一吻,才不舍离开。

    时御寒一走,林月璇就给毕玉打电话,约好一个小时后在迪亚咖啡一分店见面。

    林月璇收拾东西,正要离开,就听简素心大叫,“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不欢迎谁?

    在林月璇眼中,表姐一直都是温柔可人的,很少会有这么尖锐的时候!

    走出去一看,蓝若妍坐在轮椅上,腿上的石膏拆掉了,笑得好不得意。

    她的身后是文柳慧,文姨已经被正式起诉,不能再来。

    看到文柳慧,林月璇所有的仇恨被激起,想也不想,奔过去抡起拳头往文柳慧身上砸,“你还我的母亲!”

    “哈哈哈!这就叫做报应!我还没死,她先死了!”文柳慧笑得十分狂妄,躲开林月璇的拳头。

    简素心见状,赶紧拦住林月璇,“月月!冷静!”

    她听说现在云空国正在整顿治安,若有什么把柄被这两个人抓住,只怕仇还没报,就把自己陷进去。

    虽然,简素心有预感,时御寒是不可能让林月璇被关进去。

    但不妨碍文柳慧的算计,还有蓝若妍。

    之前他们一直在电话联系时,简素心就听林月璇提到过蓝若妍。

    “表姐!你要我怎么冷静!我冷静不下来!”林月璇发疯了一般,双目通红,再次扑向文柳慧。

    脑中反反复复浮现出母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的场景。恨意如洪流倾斜。

    文柳慧见状,笑得更猖狂了,“哈哈哈。林月璇,下一个就是你!”

    说着掏出手枪,对准了林月璇。

    她经营了多年,岂是时御寒说软禁就能软禁的?

    正想出来,蓝若妍提醒她,暂时让时御寒放松警惕,等时御寒不再防备时,再来一记必杀,就算时御寒恨,也挽回不了什么。

    所以她忍住在别墅里不出来,却每天联系外部的人,了解外部的事情,终于让她等到了机会。

    简素心大惊,挡在林月璇面前,子弹没入她的肩膀。

    文柳慧正要开第二枪,门外传来一声大喝,“住手!”她的手腕就被子弹射穿。

    毕玉带着一帮人鱼贯而入,把文柳慧所有人包围起来。

    毕玉很冷静的指挥一帮人把简素心送医院,一边指挥一部分人把文柳慧和她带来的人铐起来。

    被铐上,文柳慧一点慌乱也没有,反而笑得疯狂,“哈哈哈。我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毕玉不喜欢这个疯婆子,让手下把文柳慧带走。

    蓝若妍拒不合作,“凭什么要抓我,从头到尾我就一直坐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

    毕玉不跟她废话,照铐不误,有话,等回到警局再说。

    清晨的凉风吹来,把别墅的血腥气吹散了不少,林月璇坐上毕玉的车子,到第二医院去看简素心。

    ……

    时御寒才到公司便听说了别墅发生的事情,道声该死调转车头往回开。

    “时总!”任新和郑诚急了,开着车就追,试图拦在时御寒的车子面前,却几次被时御寒甩掉。

    任新无奈,和郑诚商量一下,让其中一个人先去时氏,稳住那些合作商,之后再说。

    他们的计划超过五天未能成功,这是时御寒第一次失败的计划,他们不敢掉以轻心。

    “时总!你要三思。若这次事件失败,我们将难有报仇的机会!”任新苦口婆心,心累,觉得自己快要变成老妈子了。

    说到口干舌燥,时御寒掉头回去时氏。

    结果,与合作商的会议已经开始,郑诚和傅立在争执什么,合作商面面相窥,对此十分不满意。时御寒目中无人不来也就罢了,派两个助理来,还在吵架,一点合作诚意也没有。

    傅立!

    时御寒火冒三丈,却喜怒不形于色,走到会议室他的位置前,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冷声道,“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合作商看见时御寒,一个个爆发不满,“时总说好的利益呢,现在我们把林氏和欧阳家得罪了,又是毁约,以后还有谁敢跟我们做生意!”

    “对对对,我们可是看在时总高回报的承诺上,才毁约的,现在林氏不倒,时总您也要兑现承诺才可以啊!”

    时御寒的脸色淡淡,看不出什么,但熟知他脾气的任新知道,时御寒发怒了。

    “你们的利益不是已经到帐了?”时御寒的声音很轻,却使得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还有没有从这件事上获利的?站出来!”时御寒扫视一周,目光凌厉。

    那些合作商顿时感到一道实质性的剑芒从脖子上扫过,个个低下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欧阳家、林氏、时氏三家的发展前途我不再累述,孰强孰弱相信各位心里有数。”时御寒说完往椅子上一靠,眸色深深,斜睨着那些合作商。

    在商场打滚的,谁心里没个数,强者和弱者,谁会选择跟弱者合作,时氏这几年来的发展迅猛,在场的都有目共睹,闹事,不过想得利益更大化罢了。

    “诸位,跟时氏合作,我们合作愉快,若不是,大门在那边。”时御寒指了指会议室大门方向。

    傅立提出反驳意见,“话不能这么说,人走茶不凉……”

    时御寒冷然的目光横过去,“你隐藏得够深的!”

    任新头皮发麻,若这眼神换在自己身上,他一定会招架不住的想腿软。

    但傅立居然抗下时御寒森然的目光,冷笑着说道,“时总不也一样?”

    时御寒面上无异,心中却已了然,只怕傅立并不止背叛他那么简单。

    但那又怎样,“你以为你能翻天?”

    傅立用同样冷漠的语气反击回来,“时总别忘了,这个世界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到底在合作商面前,有些话不宜多说,便收回视线,对合作商说,“都回去陪老婆孩子……”

    他的声音很轻柔,但那冷戾的目光在合作商的头顶上扫了一圈。有胆小的合作商甚至当场紧张得呼吸紧促,却不敢反驳什么。

    是这段时间时御寒太安静了,以至于他们都忘记了时御寒的起家传说。

    云空国有云,时御寒是道上起身,背后有意大利黑手党作支撑。

    这样的背景,谁敢轻易得罪啊!

    赶紧溜之大吉。

    时御寒没有忽略想趁机溜走的傅立,让保镖将其控制起来。

    傅立连郑双都打不过,三两下就被抓起来,带到时御寒的办公室里,被郑诚反剪着手压着。

    “说吧,你的背后是谁?”时御寒慵懒的靠着办公椅,漫不经心,可谁都没法忽略他那双深眸不时的释放出来的带着侵略性的寒芒。

    “时总想强行扣押良民?”傅立一点惧意也没有,抬起头来,直视时御寒的眼睛。

    任新和郑诚才知道,原来自己称兄道弟了那么多年的人,一直在伪装。

    “你恨我?”时御寒道。

    傅立不禁感叹时御寒的敏锐,他确认自己掩饰得很好,却还是被时御寒看出端倪来,索性摊开来说,“我为什么不能恨你?”

    任新和郑诚再迟钝,也明白了,傅立并非叛变,而是他一直都在伪装!

    “你以为落到我手里了,你能逃出去?”时御寒很有自信。

    傅立却只冷哼一声,“别以为整个云空都是你时御寒的天下!”

    说话间,秘书内线,“时总,毕警督到访,没有预约!”

    没有预约也得见!

    除非不想在云空国混了,谁敢拒绝跟警督见面!

    “忘了说,若中午十二点毕警督还见不到我的人,会有理由怀疑时氏参与人口贩卖,到时……”傅立不慌不忙,看着时御寒越发阴沉的脸色,眼中闪过一丝快感。

    毕警督是毕玉的哥哥毕佑,年至三十丰神俊毅,时御寒有一次在商业宴会上见过,不过交情不深。

    他可不认为毕佑是来跟他攀交情的,再看傅立,时御寒疑惑:他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看傅立的样子,两人还很熟。

    “毕警督,久仰大名,幸会幸会!”时御寒示意郑诚放开傅立,站起来,迎了出去。

    毕佑长得英朗,却是个面瘫,跟时御寒握手之后,便公事公办,“时总,有人告密,说你参与贩卖人口……”

    都是心理高手,两人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试图发现什么,最后都呵呵一笑,什么都没有发现!

    “谢谢毕警督相告,不过这件事,警督也说了,只是说说,可有证据,警察做事讲究一个证据,可不能冤枉了正经商人啊。”时御寒打着太极。

    任新、郑诚,“……”

    时总是正经商人,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不会相信。

    但他们是时御寒这边的人,绝对要觉得自己是个正经商人。

    毕佑只是例行公事,找不出什么证据走了,走时,把傅立也一起带走,显然两人约好了。

    时御寒一脚踹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傅立!

    难怪欧阳家背后有人支持,有毕家参与进来,背后不知还有多少人参与进来!

    不过,欧阳家有能力把毕家拉进来,他也有能力把更多财团拉进来!

    ……

    简素心艰难的动了动,疼死她了!

    林月璇按住她的一半肩膀,“表姐你别动。”

    简素心想动也有那个能力啊!等查明真相之后,她一定要回风华国,再也不回来。

    云空国就是她的灾难,每来一次就伤一次!

    “疼吗?”见简素心不动了,林月璇问。

    有些难受,她怎么那么废物啊,先是时御寒,然后是表姐,一个个都为她受伤。

    “如果你愿意为表姐做一顿满汉全席,那就不疼了!”

    “噗嗤!”毕玉笑了起来,简家的遗传因子很好,姐妹俩都很乐观,是她的菜。

    “难道小玉你不想吃?”简素心道。“月月的手艺……很好!”

    差一点又一次提到简丹,勾起林月璇心中的痛!

    “谁说不想,我口水都流下来了!”毕玉还做出一个擦口水的动作,惹得姐妹俩乐了,三人都笑了。

    三人正说着,季凌风臭着脸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些外伤的药,“还满汉全席,不想死就给我乖乖的,只能喝粥!”

    “想吃就说,等我们吃剩了,考虑分你一点!”简素心看见季凌风就来气,昨天差点受他牵连出车祸,今天……

    不提也罢,手术是他做的,做的局部麻醉,半个肩膀和后背被他看了去,她有些害羞,要求换个女医生来做,结果他说:“你以为我愿意看啊,丑不拉机的,确实该藏着掖着。免得被人家看见了,吓死个人!”

    简素心当场就翻脸了,“也没看见你被吓死,说明你不是个人啊!”

    季凌风的脸都绿了,要不是这事牵扯到时御寒,牵扯到文柳慧,他才不愿意帮她取子弹,结果却被嫌弃了!

    他季大公子怎么说也有财势有财势,有颜值有颜值,风流倜傥的小鲜肉,居然被嫌弃,顿时火大了,“我当然是人!”

    简素心却用异样的眼光上下瞥了他一眼,“的确是人,不过品种有些变异了。”

    变成同志一类的。

    季凌风不明所以,很没风度的吼了回去,“你才变异了!”

    简素心中弹,失血有些多,没有力气跟季凌风吼,却笑得有些坏,“不变异怎么就那么倒霉!”

    结果可想而知,季凌风取子弹时,故意下手有些重,疼得简素心就差喊疼骂粗。

    不过她从小成熟,跟林月璇差不多,知道没人关心,喊疼不过是白白浪费力气罢了,咬牙坚持着。

    季凌风只觉得火气更大了,不知自己在生什么气,就觉得这样女生怎么那么讨厌,疼就喊一声,他最多嘲笑两句,绝对不会多说,然后就会放过她。

    结果简素心愣是不给他嘲笑的机会,咬着牙,等子弹取出来,下唇都咬出血来,也没有吭一声。

    季凌风心烦气躁的去洗手换衣服回来,却听到几个女生谈笑风生的,好不容易消散的火气再次莫名的冒了起来。

    她对其他人笑,就对他板着一张臭脸,搞得他欠了她五百万似的。

    如今还说施舍他剩菜,真把他当作汪汪了!

    “简素心!”季凌风磨牙。

    “耳朵聋了就去找耳科医生,我没聋。你不用喊那么大声!”简素心脸色也很臭,怎么会有那么小气的人!

    取子弹时,疼死个人了!

    “砰!”季凌风把药往柜子上一扔,“好男不跟女斗!”走了出去。

    “那是渣男斗不过女生说的死要面子的话!”简素心怼了回去。

    林月璇的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平日里表姐最温柔了,难得看到她如此炸毛尖锐的一幕。

    她闻到了jq的味道。

    “表姐别生气,其实季医生人很好的!”

    “就他那样,得了吧!”简素心立即反驳,可能有些激动,扯到了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

    “好了表姐别生气,回头我告诉时御寒,帮你出气!”林月璇煞有介事。

    走到门口的季凌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还有活路吗!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时御寒!

    “亲亲表妹!”简素心这才安静下来。

    三个女生讨论了一会儿,简素心还是没敢让林月璇做好吃的,她的身体没有回复,再忙活,她担心她吃不消。

    毕玉正在上班,不敢停留太久,道声中午见便离开了医院。

    简素心失血过多。也沉睡了过去。

    林月璇想了想,跟季凌风打声招呼,打了毕玉电话,去警局找她。

    有些伤痛,不是不提出来,就代表着遗忘。

    母亲的尸检报告出来了,但还没有火化,还在殡仪馆保存着。

    那是时御寒的意思,想让她见简丹最后一面,但她一直没有提起,他担心她的情绪不受控,便一直拖着。

    今天天气很好,下了几天的绵绵细雨终于停了,晴天气爽。

    林月璇才到警局,就接到时御寒的电话,“在哪里?”

    “警局!”

    时御寒的精神紧张起来,“等我!”

    他以为她被抓来的吗?林月璇看着还处于通话中的手机,知道时御寒一定在飙车,柔声道,“小心一点!”

    手机那头没有再传来说话声,倒是风吹在耳机的呼呼声,有些尖锐。

    林月璇只在警局坐了一会儿,,跟毕玉商量了明天去见简丹,就见时御寒匆匆赶来了,“怎样了?没事吧?”

    他钳住她的肩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检查了一遍,看见她的衣裳上沾了一点血迹,惊慌得有些失了声,“你受伤了!”

    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跑,“我们去医院。”

    林月璇解释,“是表姐的!”

    时御寒往林月璇衣裳里摸去,没有摸到伤口舒了一口气。

    林月璇脸色爆红,“这里是警局!”

    大庭广众之下,你不要脸,她还要啊!

    时御寒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气定神闲,拉着她的手往外走,“我们回去吧!”

    林月璇由他拉着,走了几步,低声道,“你妈被抓了!”

    时御寒一顿,放开她的手,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还是把她拉到车子上,把她送回海边别墅,之后就离开了。

    林月璇知道,他去解救文柳慧了。

    ……

    毕玉十分不甘心,“凭什么!”

    气死她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把文柳慧抓进来,却被毕佑告知,上头有令,放了文柳慧。

    气得她把办公椅子一脚踹翻,还是不解气,不知用什么来宣泄心中的气氛,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毕佑能明白毕玉的心情,刚毕业的小姑娘,对这份工作一腔热忱,希望自己是正义的化身,维护和平。

    盯住时家,尤其是盯着文柳慧也不是一两天了,所有努力,却只被上司一句话瓦解!

    毕佑了解自家妹妹,心急火燎的赶过来安慰她,就担心她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来。

    毕玉苦笑,“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有分寸你会独闯海水天堂,那里能随便进去吗!”毕佑道,配合着那张面瘫脸,看起来挺吓人的。

    但毕玉不怕她,扁扁嘴,反而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大哥,那天有月月在,机会难得啊,所以大哥,拜托,不要把我调到文职啦。”

    “你呀!”对这个妹妹的撒娇,毕佑毫无招架之力。

    “那大哥你是答应了!”毕玉欢喜的跳起来,目光闪闪的看着毕佑,“改天一定请大哥吃饭!”

    “算起来,你欠我不少饭了吧!”毕佑还是面瘫脸,看向毕玉的目光却充满了温柔。

    “那我们现在就去吃午饭!”毕玉拉着毕佑的手往外走。却在警局大厅了里遇到了释放出来的文柳慧。

    文柳慧还是一身黑衣,不过那张狰狞的面孔果露在外,看起来很恐怖。

    见到毕玉,文柳慧张狂的笑起来,“哈哈哈,来抓我呀!来呀!”

    毕玉好不容易被毕佑安抚下去的火气,顿时蹭的冒起来,甩来毕佑的手就要冲过去,却被毕佑拦住,“小玉,不可冲动!”

    毕玉狠狠地瞪文柳慧,“你看她那个嚣张的样子!”

    “小玉,别忘了我们还有规章制服!别上了她的当,把自己的职位丢了!”毕佑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知道她在乎什么,便拿出她最在乎的事业来说。

    果然,毕玉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冲文柳慧放话,“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

    毕佑拿妹妹没办法,拉着她的手,不让她冲动就可以了,至于说说狠话疏解一番怒气,他当作没听到。

    “哈哈哈!”文柳慧依旧笑得十分猖狂,“我等着!”

    毕佑小声在毕玉耳边说道,“她有云空国权威医生开具的间歇性精神病证明。”

    “她违法携带枪支!”毕玉道。

    “你有证据吗?她的手下站出来承认,枪支是他的,还有你带去的那些警员,他们都说没有看见什么!”

    “怎么会这样!”毕玉恨恨的踹了一脚警局大厅的墙,却无可奈何。

    身在毕家,自小就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有时氏的财势,文柳慧可以找个人顶缸,再加上时御寒道上的背景,完全可以威胁其他人,不敢作证。

    毕佑只能安慰自家妹妹,“好了,别生气,多行不义必自毙!总会有她后悔的时候。”

    毕佑毕竟在这个职位上摸爬滚打多年,比毕玉沉得住气,笑着走到时御寒身边,“恭喜时总了!”

    “谢谢毕警督的帮忙,改天请警督喝茶!”时御寒一脸淡漠的样子。

    “我只是例行公事,喝茶就不必了,我担心哪天被人说收受了你的贿赂。”毕佑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文柳慧一眼。

    “那机会再喝茶!”时御寒似乎跟喝茶磕上。

    “那就改天找机会,时总也别忘记了,作为精神病人的监护人,有责任把病人看好。”毕佑说着搂着自家妹纸出了警局。

    文柳慧阴测测的盯着两人的背影,双手握拳。

    时御寒走过去,也搂着文柳慧离开,上了车,时御寒略无奈的说道,“妈,不要打他们的主意,他们是军警世家。”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他们的主意了!”文柳慧不承认,却咽不下这口气,想她回到烟城之后,除了林月璇,从来没人敢对她这么不敬,居然敢抓她,那就付出代价!

    时御寒感觉母亲的戾气很重,却不想到文柳慧的心理已经扭曲,劝了几句不再多言,他知道文柳慧的脾气,再多说。只怕会更加仇视毕玉兄妹俩。

    偏偏毕佑不是他们想动就能动的。

    ……

    回到海水天堂,林月璇有些疲惫,午饭没吃就睡下了。

    时御寒把文柳慧送回家之后,回来便看见林月璇躺在床上,睡得不安稳,细细的柳叶眉紧紧的拧成一条绳,眉心微颤,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时御寒那冷峻的眉峰紧拧,走到床边,大掌,轻轻的抚在林月璇的眉心处,轻柔的往两边推了推,似是要帮她把蹙眉抚平。

    忽然,林月璇抓住他的手,模糊不清的呓语,“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妈!”

    “你不要月月了吗?月月一个人好痛苦!”

    时御寒的心仿佛被什么划开了一道口子,献血直流。

    他很自私的把简丹留下来,又自私的帮文柳慧把杀人的罪证抹平,还那么自私的把她留在身边。

    她的痛苦,一切来源于他的自私。

    若重逢以后,没有他的这些自私,她应该在风华国过着很幸福的生活了吧。

    可若他的生活里。没有她,他该怎么过!

    “宝宝,不要走好吗?”

    “宝宝,对不起!是妈妈的错!”

    “是妈妈粗心了,竟然不知道你来了!”

    “不!不要走!不要带着我的孩子!”

    林月璇忽然双手狂舞乱抓,几天没有修剪的指甲抓在时御寒的手臂上,立即抓出几道血痕来。

    时御寒没有避开,而是让林月璇继续抓,仿佛身体上承受了痛苦,他的心里就能好受一些。

    但面对着陷入梦靥的林月璇,他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妈!月月是不是很没用啊!”

    “保护不了你,也保护不了宝宝!”

    林月璇忽然揪着自己的头发,痛哭起来,陷入疯狂的自残中。

    时御寒急忙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抓头发,再把两只手放到他一只手里,握紧了,在她身边躺下来,抱住她,“小月,是我!”

    “是你的寒!”

    是他不好,居然让她陷入如此痛苦的境界!

    看着如此崩溃的林月璇,时御寒第一次犹豫了。

    他是不是对小月太残忍了?

    他是不是该放小月自由,让她离开,从此海阔天空?

    不不不!

    若小月走了,他的生命里还剩下什么!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过来,面对他,轻轻的帮她拍着后背,低声呢喃,“小月!有我,有寒在啊!”

    “我……”

    他还能给小月什么承诺,母亲,他是绝对不能动的,就算爱,他还没丧心病狂到弑母的地步!

    可小月……

    时御寒忽然感到,他和小月陷入了一个死局中。

    小月回来了,却失去了往日的笑容,偶尔强颜欢笑,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却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自那天在车子上之后,就一直没有追问他,关于文柳慧,关于简丹,甚至还跟以前一样。挂记着他的胃病,会担心他开快车,还是那般细声细语的嘘寒问暖。

    可越是这样的平静,才让时御寒觉得,很多东西已经变了。

    变得他没有安全感,感到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失去林月璇!

    “小月!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直到林月璇睡着了,睡安稳了,又再次醒来,时御寒都没有闭眼,就那样静静的凝视着她,仿佛注视着全世界。

    ……

    林月璇又做恶梦了,醒来时出了一身虚汗,感觉后背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拿开放在她后背上的那只手,就要起身。

    他温柔的声音就从头顶传来,“醒了!”

    “嗯!”林月璇坐起来,越过时御寒就要起床,却被时御寒抱住腰,“再睡一会儿?”

    “不了!”林月璇起身趿了拖鞋,到衣柜里抓了一件衣服,往浴室走去。

    时御寒以最快的速度掀开被子,冲到浴室。放了热水。

    林月璇没有拒绝,一切都习以为常,现在她还不能坐浴,冲时御寒瞟了一眼,“你先出去!”

    “我帮你刷背!”时御寒把林月璇拉近一点,却解开她睡衣的腰带。

    林月璇还是没有拒绝,让时御寒帮她把睡衣脱下,把热水喷到她身上,再把沐浴乳打在她背后,细细的用沐浴球擦着。

    看着她光滑的后背,时御寒体内的泻火蹭的集中到一个地方。可她的身体不允许,他只能强压着,继续帮她擦背。

    然她盈白如玉的雪背就在在眼下,再往前一点,就是山峰高耸,视觉上的冲击刺激得他差点流鼻血。

    时御寒越想压下那股邪火,却越难压下。

    最后,就连呼吸都粗了,那带着攻击性的呼吸声,在这小小的浴室里,尤为明显。

    一半来自害羞,一半来自热水的作用。林月璇的脸红透了,就像是熟透的红苹果,散发出诱人的诱人采撷。

    却沉默着,也不拒绝,反正她清楚,时御寒是不会伤害她的。

    能看不能吃,时御寒觉得最酷的酷刑也没有这样残忍!

    但再残忍他也得受着,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的孽!

    今天,毕佑有一句话说对了,作为文柳慧的监护人,他有责任看好文柳慧。

    忍着硬到疼的渔网,时御寒小心的冲开沐浴乳的泡沫,帮林月璇擦干身上的水,又穿上一套长款的裙子,披上厚披肩,才允许林月璇走出房间。

    被时御寒调去临城办了几天事的郑双终于回来了,看着林月璇弱不经风的模样儿,顿时红了眼眶。

    “月月,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郑双掏出一堆吃得,这些都是时总让她办完事,在临城买回来的。

    郑双这次去临城,就是去调查文柳慧的手下人数情况。以及调查上次究竟是谁杀了简丹。

    毕玉和警局查出来的,绝对没有他查出来的多。

    郑双把零食一件件拿出来,放到大厅的茶几上,拉着林月璇在沙发上坐下来,“放心吃,我问过季凌风了,他说这些都能吃!”

    换做以前,林月璇早就扑上去了,可今天,看着那些平时爱吃得东西,她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当当当当,你最喜欢的班兰蛋糕。”郑双顾自的说着,希望把气氛搞起来,林月璇能轻松一些。

    还真是难为了她这个不喜欢说话的道上姑娘,绞尽脑汁,就只为了林月璇多说几句话,心情变好一点。

    “我不饿!”林月璇把零食推到郑双面前,“你自己吃吧!”

    郑双挺怀念前段时间,两个人偷偷的窝在海水天堂的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八卦言情剧的时光。

    “谁规定饿了才可以吃,不饿也可以吃!”郑双把班兰蛋糕递给林月璇,“听说多吃甜食能使人心情变好,你也试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月璇接过蛋糕放到嘴里,却失去了以前的味道。

    “月月,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旅游吧!”郑双忽然有些想念中东的黄沙漫漫了。

    云空国,就p大一个国家,还那么多破事,她还是更喜欢在野外奔跑,享受自然时光。

    “你能说服时御寒,我们就去!”林月璇把蛋糕放下,靠在沙发上,抱起一个粉红猪小妹的抱枕,看向外面的天空,思绪有些飘远。

    林成功居然把她放出来,是觉得手里没有了控制她的筹码,换一种方式,试图感动她,还是密谋着什么。

    连电话也没有一个,这不像是林成功的风格。

    不过,现在的她也没有时间应付林成功,她只想为母亲报仇。

    若林成功说话算话。那她还真的可以提供文柳慧的动向。

    “双姐姐,你知道时御寒的妈妈住在哪里吗?”林月璇忽然问。

    郑双吓一跳,好端端的为何忽然问起夫人,“怎么了?”

    林月璇敛下眼神,不让郑双看她的眼睛,等敛下眼中的杀意,抬起头来,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我说我想知道她在哪里,然后去报仇,你信吗?”

    “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郑双才不信,却也不透露文柳慧的住处。

    “不信你还问。”林月璇娇嗔的白了郑双一眼。

    只此一眼,看得郑双竟然眼皮一跳,总觉得林月璇有哪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陪着林月璇吃了一点零食,时御寒从二楼下来,浑身还带着冷水的清冷气息,走到林月璇面前,看着茶几上的零食,皱眉。

    郑双尽量往后缩,减低存在感。

    “你不要去公司吗?”林月璇道。

    林家和欧阳家的事情她听说了一点,也不知诺哥哥怎样了,电话又打不通。问毕玉,她也说不是很清楚,回头问问欧阳夫人,再告诉她。

    “正好要说,等会儿我要去公司,你在家里要记得吃饭,要记得吃药,晚上要多穿一件衣服,免得受凉了。”

    “知道了!”林月璇不厌其烦的听完。

    时御寒却还是不放心,走之前又叮嘱了一遍,“有事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林月璇很乖巧。

    最后,时御寒又忍不住吩咐郑双,“你看着她点,记得提醒她吃饭,天黑气温转凉了,要记得提醒她穿衣服,对了,不要让她一成不变的坐在沙发上,对身体血液循环不好!扶她起来走一走再回来坐。”

    啰嗦得郑双都开始怀疑站在眼前的不是时御寒,而是外星人假冒的。

    时御寒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冷漠总裁。怎么跟眼前这个居家暖男挂钩!

    在喋喋不休的叮嘱中,时御寒终于上了车,飙出去之后,就利索了。

    郑双扶额,也没谁了。

    时御寒一走,郑双便跟林月璇窝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剧,偶尔聊聊一些烟城的话题,最后聊到文柳慧身上,但郑双很精,不管林月璇怎么聊,她都不会透露文柳慧的住址。

    最后,林月璇只能作罢。

    两人坐了大概有一个小时,郑双便拉着林月璇出去散步走一走。

    海边别墅的沙滩是公共的,不像海水天堂那样,很安静。

    这里人有点多,有人在沙滩上玩沙子,还有人在玩踏浪板,很是热闹。

    郑双紧紧跟在林月璇左右,他们的身后是八个黑人保镖,唯恐出点什么意外。

    林月璇被这里的热闹感染,心情豁然开朗,一时兴起,走到海边捧了一捧沙子,迎风洒落。

    玩了一会儿,兴致正高,一个小女孩忽然走到她面前,捧着铲沙子的小铲子,“姐姐,我们能一起玩吗?”

    看到小女孩,林月璇想到自己的孩子,心里一阵酸苦,玩下腰,柔声道,“好呀。”

    小女孩长相甜美,声音也甜甜的,“姐姐,可不可以帮我堆这个!”

    “姐姐,可不可以帮我铲沙子啦!”

    林月璇来者不拒,和小女孩玩在一起,那冷沉的心,竟然得到一丝慰藉。

    郑双本来还想阻止,却在看见林月璇脸上那久违的笑容之后,选择站在一旁。看着她玩。

    郑双看在眼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月璇身上,以至于忽略了不时有小浪头翻涌过来的海面,忽然喷出一股水流,紧跟着,一个全身水鬼打扮的男子快速上岸,把林月璇往水里拖。

    文柳慧的笑声忽然从岸上响起,“哈哈哈!我看你还不死!”

    郑双毫不犹豫的往水里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