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5章 激怒文柳慧

    紧跟着,八个保镖也快速的分成两组,一组往文柳慧的方向跑,阻止文柳慧岸上的人,一组跟随郑双用最快的速度下水。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林月璇没有防备就被拖到水里,被水呛了几口,眼冒金星。

    可能是遇到时御寒之后,被追杀的次数太多,多到她已经忘记了慌张是什么,还能镇定的想:怎么做才能逃脱。

    虽然她不知怎么面对母亲的死,也找不到活着的牵挂,却不会轻易的求死。

    母亲这一辈子的希望就是她活得好好的,她绝对不会辜负了母亲的期望!

    求生的本能激发了她的潜力!

    她是被水鬼忽然从后面勒住脖子往水里拖的,这会儿,脖子上有一只大手横着,背对着她,林月璇猛地一口咬在那人手上,那人吃痛放开她,她趁机踹了那人的命根子一脚,快速往上面浮去。

    拖住她的水鬼背着氧气瓶,显然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林月璇憋着气,还能冷静的思考如何对付他,甚至有力气踹他的要害。

    受水流阻力影响,也受力气的局限,林月璇一脚踹过去的力道很轻,那人不痛不痒的,她才浮出水面踹了一口气,水鬼就抓住她的脚,把她往水里拖。

    不过这一口气,足以让郑双和保镖确定林月璇的位置,快速的往这边游过来。

    五对一,水鬼落了下风,很快就放弃林月璇逃走。

    林月璇会游泳,郑双不用担心她在水里会是负担。

    郑双观察了一眼岸上的局势之后,决定暂时漂在水面上,等保镖把文柳慧的人解决之后,再上去。

    一边盯着岸上的同时,郑双没忘记警戒水里,万一文柳慧还安排了后招,派架摩托艇偷袭什么的,她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难救林月璇。

    想什么,来什么,远远听到汽油机的声音,郑双忽然拉着林月璇快速往岸上游去,所幸这儿距离岸上只有七八米远,游了两米之后,还能脚踩到底奔跑上岸。

    等郑双护着林月璇到达岸上时,两艘摩托艇也正好登陆,往林月璇这边撞过来,而她前面是刚才那个一起玩耍的小女孩。

    “小心!”

    小女孩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冲林月璇笑了笑。

    林月璇赶在摩托艇到达之前,把小女孩推了出去,自己却被摩托艇撞飞出去。

    落地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腿麻木得没有知觉,这种感觉很快蔓延全身,昏迷之前,林月璇看到:郑双带着人已经赶到,看到这边的打斗,玩耍的人纷纷逃窜,海滩上乱成一团,慌乱之中。小女孩的父母把她抱走。

    林月璇这才放下心来,闭上眼睛。

    ……

    时御寒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各部门经理作报告,眼皮老是跳,心口仿佛被什么揪着似的,闷得慌,有种不好的预感。

    忽然拉开椅子就往外走,弄得任新和郑诚面面相窥,追了出去。

    “时总!开着会!”任新头皮发麻,时总这是要当甩手掌柜,什么事都不管的节奏?

    “你们全权负责!”时御寒丢下一句话,便走向电梯,按下地下一层,开了车往海边别墅开。

    回来时,被佣人告知,林月璇出去走走了。

    这儿距离海滩很近,时御寒找了出去。

    才走到海滩边缘,远远就看到一团乱的海滩,已经晕倒在地上的林月璇,顿时怒从中来。

    “住手!”

    时御寒大喝一声,仿佛一只矫捷的猎豹。咻的一声钻了出去。

    文柳慧始料不及,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御寒,看着他不要命一般冲向林月璇,抱起林月璇,再回头失望的看了她一眼,竟然感到慌乱。

    时御寒用最快的速度把林月璇抱回别墅,放到车子上,踩下油门,车子像是离弦的箭飞了出去。

    一路闯了不知多少红灯,造成了几起交通事故,后面交警的车子在紧追不放,鸣笛声惊动全城,时御寒全然不顾,在车流中钻来钻去,去了第二医院。

    欧阳诺不在,他能信得过的只有季凌风。

    季凌风觉得自己前世欠了时御寒的,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日子,就被时御寒拉出来,给林月璇做手术。

    “左腿小腿骨折,身体未恢复就着凉,高烧,其他没什么大碍。”季凌风给林月璇做了检查之后,给出结论。

    没有其他神经性的大碍就好,时御寒放下心来,守在手术室外面。

    不远处,蓝若妍拄着拐杖,看着落魄的时御寒,心有不甘。

    同样是手术,凭什么林月璇可以时御寒陪着,而她只能一个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

    这一次,傅立没有来,而是换成了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子,带着墨镜口罩,看不清脸。

    “若若,我们先去做复健,再过几天就可以扔掉拐杖了,说起来也是报应啊,以前她撞断了你的腿,现在她也被人撞断了腿!”

    闻言蓝若妍心里舒服了一些,跟着女子做到医院的复健中心。

    手术持续了四个小时,季凌风一脸疲态,“你们以后能不能别折腾了?你那个妈不是省油的灯。好好的人都给折腾成这样,照我说,不想害了人家,就放过人家吧!”

    季凌风一直很喜欢林月璇,给她做手术时,看她那苍白的脸,虚弱的身体,心都软了!

    “闭嘴!”时御寒阴沉着脸,跟着护士把林月璇推回观察室里,等过烧退了,就能回到病房里。

    ……

    毕玉听说林月璇出事是很晚以后,准备睡了,毕佑打电话来告诉她的。

    毕玉忍不住叹息,月月怎么就那么倒霉。

    其实林月璇也想不通,为何文柳慧一直紧盯着她不放,却想通了一件事,她要跟林成功合作。

    如果说一开始她只是想打听文柳慧的动向,告诉林成功,再由林成功处理,那现在,她想主动出击!

    时御寒恨她也好,无法面对也罢。

    她不想这样下去了,表姐因此受伤,她也腿断了,听说毕玉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下一个呢,谁会因为她倒霉?

    时御寒一直守在林月璇的病床前,见她眉心轻颤,便知她醒了。

    “感觉怎样?”时御寒忍不住问道。

    “暂时死不了!”林月璇的话有些刺。

    时御寒复杂的看着林月璇,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月月!”

    他想解释什么,却被林月璇打断,“我饿了!”

    她希望他出去帮她买,不想跟他说话,明知这不是他的错。

    “想吃点什么?”时御寒问了季凌风一些忌口的东西。

    林月璇没什么胃口,要了一碗清粥。

    晚上十一二点的街上,很多店铺都关门了,时御寒立即打电话让郑双去买。

    这一次,郑双也受了一点皮外伤,不碍事,包扎之后就一直守在医院。

    “小月!”时御寒坐在病床边。

    “嗯!”林月璇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把他支走的希望落空。

    时御寒很烦,什么时候他开始看不透林月璇的喜怒了,这样的感觉很糟糕,让他有种两个人越走越远的感觉。

    “等这边的事情办完了,我们就去风华国定居吧!”时御寒开始厌恶这样的生活,仇恨与报仇,腥风血雨,从来都没有平静过。

    “好!”林月璇应道,依然听不出她的想什么。

    郑双很快把清粥买回来,还搭配了几样小菜,林月璇吃了半碗就没有胃口,把碗扔到一旁。

    “再吃一点儿?”时御寒把碗捡起,用勺子舀了一勺,“我喂你吃。”

    林月璇摇摇头,可能是最近吃药多,伤了胃,胃病又开始犯了,吃下去的东西有点难消化。

    时御寒也不勉强,喊来护工收拾病房,让郑双回她的病房休息,便安静的坐在林月璇的病房里。

    这几天一直陪着林月璇,堆积了很多工作,等把林月璇哄睡着了,他才开始拿着任新送过来的文件,就着病房的小桌子,开始工作。

    高大的身形缩在病房小小的沙发上,显得有些逼仄,尤其是桌子很矮,不似他办公室量身定做的办公桌舒服,等所有工作都处理完,凌晨五点,时御寒站起来,感觉腿都是酸麻的。

    他没有睡,让司机把他送去文柳慧那儿,等到了文柳慧的住处,天蒙蒙亮,文柳慧也差不多起床了。

    时御寒坐在大厅里等,文柳慧一起床就能看见他。

    “兴师问罪来了?”不等时御寒说话,文柳慧先发声。

    “妈!”时御寒有些无奈,更多的是警告,“以后不要再动林月璇!”

    “若我执意要弄死她呢?”文柳慧阴沉沉的盯着时御寒,“是不是你就不认我这个妈了?”

    “妈!”时御寒努力压下狂怒,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林家还有林法蒂,还有林成功的命根子林成功,为何你独独盯着小月,他们母女俩无辜。”

    他的话很少,但在两个女人面前,会变得耐心许多。

    一个是林月璇,一个文柳慧。

    “无辜!呵呵!当年我的御锦何其无辜!但无辜就可以逃过灾难了吗!”说到过去的事情,文柳慧很容易激动,“我就是要弄死她们俩!老天有眼,简丹死了,我不用动手就死了,真是可惜,我更想亲自动手!”

    时御寒却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盯着文柳慧看了许久,“简丹不是你杀的?”

    他了解文柳慧,她太疯狂,想做什么从来不会掩饰,就那么张狂的去恨,去报复,若是她杀的简丹,就绝对不会否认。

    “若是我杀的。你还帮她杀了我报仇?”文柳慧说完,又嚣张的哈哈哈了几声,“死了好!死了好!”

    时御寒不理会疯疯癫癫的文柳慧,陷入沉思,那天晚上接到蓝若妍的电话之后,他就一直以为这件事是文柳慧做的,以至于,一开始有一些线索,他除掉了。

    找到杀掉简丹的那个人,他解决了,就怕牵扯出文柳慧来。  到底是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他不愿意看到她被起诉的样子,就算她有精神病证明,也免不了被送入精神病院的下场。

    他那么努力的除掉证据,最后才知道,不是文柳慧做的,而他,无意中帮助凶手逃过一劫!

    时御寒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问清楚一点,这样就能够找到真正的凶手,现在跟小月解释还来得及吗?

    文柳慧疯疯癫癫的,笑得十分阴沉。“时御寒,有本事你把那个小杂种一辈子带在身边,不要让我找到机会,否则,迟早有一天,我要让她为你仁叔祭奠!”

    时御寒的眉头锁得更深,不是说为时家的仇恨祭奠吗?怎么又变成了林成仁了?

    “妈!”时御寒试探文柳慧,“是不是月月和仁叔有什么关系啊?”

    “她不配有关系!”文柳慧不屑的冷哼。

    时御寒了解她,她痛恨林成功,却十分维护林成功的双胞胎弟弟林成仁。

    他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简丹和当年的林成仁有关系!

    时御寒从文柳慧那里回来,就派人去查当年简丹和林成仁的事情,之前抹除的证据,也试图一点点的找寻,失望能给毕玉提供出一点点线索,从而找出幕后的凶手。

    其实时御寒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了,不过,一想到过去的救命之恩,他就此忽略过去,把这一切交给警方处理。

    ……

    林月璇醒来时,时御寒不在,她快速的拨了林成功的电话。

    “爸,你敢在第二医院动手吗?”

    电话那头,林成功传来得意的笑声,“自然……不敢,现在严厉整顿治安,最好不要留下把柄。”

    林月璇就知道这样,林成功比谁都谨慎,“我想办法把文柳慧引出去,你自己看着办!”

    有共同的仇家就是好,报仇的人抱团在一起。

    林月璇勾唇,露出一抹冷笑,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为了仇恨疯狂到如此地步。

    一想到时御寒会因此恨她,她就烦躁的起身,想下床去走走,这才想起,左腿断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她只能老实呆在床上。

    郑双走进来,“感觉怎样?”

    “还好!”对于郑双。对于维护她的人,林月璇始终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倒是你,怎样了?”

    “皮外伤,上点药,过几天就好了!”郑双找个地方坐下来,把刚刚属下买来的早餐装好,放到床桌上,又拿湿毛巾给林月璇擦了擦手,“吃早餐了。”

    林月璇没有虐待自己,想到今天跟毕玉约好了去看简丹,又不想自己这个样子去见简丹,还是给毕玉打一个电话,告知情况,下次再去。

    毕玉表示理解,没过多久就到了她的病房里。

    “月月!”毕玉抿唇,努力压下怒火,她真想立马带着属下去把文柳慧抓起来,关进牢房。

    “小玉你吃过早餐了吗?”林月璇一边喝粥,一边问道。

    “吃过了,还想给你带点过来。双姐姐说给你买了!”毕玉也随意找个地方坐下来,“气死我了,怎么会有那样的人啊!一个精神病证明就能开脱了,我上司就是一脑残,那样的鬼话也信!”

    “好了别生气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林月璇劝说道。

    心想文柳慧果然有手段,当着警员面开枪都能开脱,云空国的治安排在世界之末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咳咳……”郑双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这些年来,跟随时御寒,她也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

    不咳还好,一咳,林月璇也有些尴尬了,把郑双忘记了。

    “不是说你啊,我就是说文柳慧。”毕玉越解释,越尴尬,算了,转移话题,“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这话是对林月璇说的。

    “我腿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打算,坐着呗,反正时御寒养我!”林月璇故作轻松。

    实际上一点也不轻松,健康时,文柳慧都差点得逞,动不能动,文柳慧肯定还会再来。

    “小玉,你说我能报警申请警察保护吗?”林月璇半玩笑,半试探说道。

    “你说呢?”毕玉白她一眼,“不过你倒是可以住到我家去,我家绝对安全,除非云空国倒塌了,否则,没人敢打上那里。”

    这话林月璇信,但可能吗?

    看时御寒的态度,是要一辈子把她绑在身边了。

    但若她联合林成功害了文柳慧之后呢?

    他和文柳慧的感情,等同于她和简丹,都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显然这个问题太复杂,太累,林月璇不愿意多想,更不敢想,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月月,你在听吗?”见林月璇忽然发呆,毕玉问道。

    “嗯!”

    “考虑考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又那么可爱,我爸爸妈妈一定会喜欢你的。”毕玉很认真。

    林月璇也很认真,“这事估计时御寒会阻拦,我做不了主。”

    自从遇见他之后,她的人生就做不了主了。

    毕玉啧啧,“月月,你完了!”

    林月璇苦笑,早就完了。

    ……

    “你出去!我要换个护士上药!”简素心防备的盯着季凌风。

    昨天做手术,他可以说他医术精湛,她能理解,可不就是换个药吗?他怎么还亲自来,这是要把护士的饭碗抢了的节奏?

    “你可以换个护士来,等她看到你肩膀上的伤是枪伤,你想想自己在云空国会不会有麻烦就是了!”季凌风一脸无所谓的把药物扔开。

    简素心目露怀疑,“骗我不熟悉云空国?”

    “不信你就试试!”季凌风索性往外走,暗骂时御寒那个麻烦精。

    一天下来,时御寒的祖宗不知被他挖出来骂了多少次,好在他不知道。

    简素心却不淡定了,她还要去求证一些事情呢,万一被麻烦缠身,错过时间,被他人捷足先登,她所有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咬牙,豁出去了,“你……你来帮我换药吧!”

    那视死如归的模样,看得季凌风火冒三丈,把门一狠狠一拉,走了出去。

    “喂!”简素心也挺不舒服的,什么医生啊,什么素质啊!“你回来!”

    季凌风又把门打开,“你叫我回来我就回来啊!”

    简素心在腹诽,那你还开门回来干嘛!

    不过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她还是乖乖闭嘴。

    季凌风把药重新捡起来,走到简素心身边,“解衣服!”

    简素心浑身一僵,为什么就那么刺耳!

    为了早日康复,我忍!

    拉下一点,简素心就拉不下了,总感觉抹不开面子。

    季凌风冷冷的站着,也不催促。很无所谓。

    简素心一咬牙,又拉下一点,把整个肩膀露出来。

    本以为季凌风会取笑她一番,却出乎意料,他换药时很认真,一言不发,也没有冷嘲热讽。

    简素心暗自骂自己一声小人之腹,却在这时,感觉到季凌风的手往下了一点,放在她的后背上,不在伤口的位置。

    岂有此理!色狼!回头,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季凌风猝不及防,被扇个正着。

    “你神经病啊!”季凌风暴跳起来。

    “我神经病?时自己自己心术不正!”简素心连忙把衣服拉上一点。

    看着她防备的眼神,季凌风郁闷、火大,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愤愤的一脚踢在病床边上的柜子上,木质的柜子被踢出一个大洞。

    简素心心头一个咯噔,她怎么就忘记了,季凌风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

    她不会打她吧?

    像是看透简素心的心思,季凌风怒吼,“你该庆幸老子不打女人。不然……”

    季凌风捏了捏拳头,把手指捏得咯咯响。

    简素心脖子缩了缩,还好没动手,不过看着这人黑沉沉的脸色,也怪恐怖的。

    “你……是你自己先乱摸的!”简素心解释。

    季凌风差点就笑出来,哭笑!

    “我那是把纱布粘上去,你乱想什么!”想到什么,挑眉,“还是你想我摸你?”

    “你别胡说,我有男朋友的!”简素心这才想起来,她肩膀上的纱布时粘上去的。

    “不说话,就代表你默认了啊!”看着简素心爆红的脸色,季凌风顿时感觉心情阴转晴了。

    不知道为什么。

    自动脑补了那个情景。

    “你别欺人太甚,小心我跟月月说你欺负我,让她告状!”简素心快速反击。

    她可没忘记上次林月璇说要告状时,季凌风那一脸的郁闷。

    “古人诚不欺我,唯小人和女人难养!”季凌风好不容易灿烂的心情再次郁卒起来,他怎么就认识了时御寒这个损友!

    “哼!”看着季凌风心情不好,简素心就心情大好。

    “哼!以后自己解决麻烦!”季凌风把纱布甩到简素心脸上,“去啊!去告状啊!”

    就像是念书时,痞痞的男生和规矩的女生之间。女生被调戏了一般,简素心咬牙切齿,把纱布甩了回去,却拿季凌风没有办法。

    “看我不告诉月月!”简素心作势拿出手机给林月璇打电话。

    季凌风头疼,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女孩!

    电话打通了,却无人接听,简素心不死心又打了几个,还是无人接听,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不是月月出事了!”

    “没有!”季凌风跑得比兔子还快,林月璇叮嘱过她,暂时不能让简素心知道。

    “没有你跑什么!”简素心追了出去,她只是肩膀受伤,腿脚利索得很。

    才出去,便遇到了从林月璇病房里出来的毕玉,“小玉!”

    季凌风知道瞒不住了,只能硬着头皮对毕玉说道,“这件事赖你!”

    毕玉留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潇洒离开。

    推开林月璇的病房,简素心眼眶是湿润的,“月月!”

    “表姐!”林月璇脸色不好的瞥向季凌风。

    季凌风摆摆手解释。“这不是我闯的货,是她!”

    毕玉已经走远,这锅还得他背!

    “怎么回事?”简素心走到林月璇旁边。

    “不小心摔的!”林月璇不愿意多说,免得简素心担心。

    简素心不信,却没有多问,回头,问毕玉去。

    姐妹俩聊了很久,时御寒才回来,郑双和简素心双双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林月璇和时御寒两个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低下头。

    时至今日,他们走到今天,竟然走到了相对无言的地步了吗?

    “小月!”

    最终,还是时御寒打破僵局,走到病床前,轻轻的拥住林月璇的腰身,坐在她身旁。

    “嗯!”她算是答应,不喜不悲,没有情绪。

    时御寒深深懊恼,他宁可看着林月璇对着他媚笑也好,假笑也好。也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她。

    可是,是他一手把过去那个快乐的林月璇毁掉,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小月!”

    时御寒仿佛担心什么似的,又像是在酝酿什么,“小月!”

    “嗯!”

    她的声音浅浅的,时御寒却听出了一丝丝的悲凉。

    他抱着她腰身的手猛地紧了紧,把她扣入怀中,“小月,我们好好过好不好。”

    “好!”林月璇真的不知怎么面对时御寒,毕竟跟成功合作害他母亲这件事,等同于背叛时御寒。

    她没有做过害人的事情,真的做不到自然面对他。

    “月月,其实阿姨不是我妈杀的,也不是她下令的。”见林月璇的心境平和,时御寒才试探着解释。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林月璇,唯恐她情绪激动,再次弄伤了小腿。

    “时御寒!”林月璇真的生气了,猛地拔高音量,“接下来,你是不是说,过去都是一个误会。就连我的腿断了都是活该!”

    她明白,时御寒对文柳慧的感情,也明白他的为难,可真正感觉时御寒站在文柳慧那边的时候,她才感到,原来,心会那么疼,遇到他之后,她的心没有最疼,只有更疼!

    “小月!”时御寒抱紧了林月璇,“对不起!但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呵呵!也就是说,若你没有发现这件事不是你妈做的,你就不会查清楚了!”

    时御寒的说不出话来,她又恢复了之前尖锐的样子,怎么看都让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不是那样的!”时御寒解释,却很无力。

    在商场上,什么样的谎言不是信口拈来,就连表情都看不出破绽。

    可这一次,他很心虚,被说戳中心思的心虚。

    竟找不到借口来哄哄她。

    “时御寒,你不用解释,这件事上,是我和我妈妈不够强大,被人害了,不过,你最好不要让我有翻身的一天!”林月璇说着,推开时御寒,躺了下去,拉上被子盖好来,不再说话。

    时御寒竟然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这是过去十几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哪怕被人追杀,枪林弹雨里来去,都是淡定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生不如死的痛苦!

    他把所有工作都搬进了病房,这是一个宽敞的vip病房,换了舒适的沙发和办工桌,又装上厨具,就变成了时御寒的临时居住点和工作地点。

    整整一周,时御寒都没有离开过病房。

    自那天林月璇说话尖锐之后,两人谁也没有提起那天的事,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林月璇始终态度淡淡的,时御寒问她什么,她都语气淡淡的回答。

    越是这样,时御寒越小心,不敢提一切关于简丹和文柳慧的事情,甚至连母亲这两个字都成了禁忌。

    然,有些伤口不是假装看不到,就不存在的。

    住院第十天,林月璇可以出院了。

    时御寒给她定做了世界上最好的轮椅,电动的,遥控操作,很简单,又方便。

    简素心的伤口也好得差不多了,之所以一直赖在医院,是因为林月璇还在医院,现在林月璇出院了,她自然要跟着。

    这一次,林月璇提出要回海水天堂。

    比起海边别墅,还是海水天堂安全。她不会再给文柳慧机会伤害她了!

    回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海水天堂别墅一楼的装饰风格变了。

    过去更注重奢华的视觉感,如今改成简单的田园风格,进去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清新。

    傍晚,毕玉下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海水天堂看林月璇,一走进这里,显得很喜欢这样的装饰风格,惊叫连连,“哇!你家好漂亮!以后我结婚了,也要把房子装修成你这个样子!”

    毕玉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完全没有上班时,那个认真女警的严肃风格。

    郑双依旧防备的盯着毕玉,平时是姐妹没错,一旦有事,他们的是站在两个对立的立场,绝不能掉以轻心。

    管家很有眼色的拦住毕玉,“这位小姐。别墅有机会,请小心!”

    毕玉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眼前一亮,“好棒的别墅!”

    却蔫蔫的退回到林月璇的身边,“为了小命,我还是老实一点吧!”

    林月璇噗嗤一笑,“没有管家说的危险,逗你玩的!”

    不过想到毕玉和时御寒等人的身份,没有提出让她到处转转的意见,而是提出去海滩上烧烤。

    时值冬季,云空国属于亚热带国家,一年之中最好的旅游旺季。

    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游客从世界各地聚集到这里来,逃避北国的冰天雪地,享受这里自由的阳光海滩。

    作为本国人,没有理由不好好享受享受这里的美好时光。

    林月璇的提议得到一直赞同,管家急忙招呼女佣把烧烤的工具搬出去,沙滩上,林月璇的轮椅不方便行动,时御寒就把地点安排在沙滩最边缘。

    “月月你知道吗?以前我觉得我家够豪华了,到了海水天堂才知道,我家只算是一个草窝窝,你们家才是真正的豪啊!”毕玉靠在临时搬来的椅子上,享受着夕阳晚霞,无限感慨,什么叫做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

    不过她只是感慨,并没有觉得不平衡,为了得到这一切,时御寒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简素心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所以月月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福布斯富豪榜没有时御寒的名字,但简素心心里有数,若时御寒没有隐藏,世界前五十一定有他的一席之位。

    简素心替林月璇因简丹和时御寒僵硬的境遇难过时,也替她找到时御寒这样的完美男人而欣慰。

    一开始,只想几个人玩玩,后来任新回来了,郑诚也回来了,索性把季凌风也一起叫来。  夜幕降临,海风习习,时御寒体贴的给林月璇加了一条厚披肩,“冷吗?”

    林月璇坐在轮椅上,把披肩拢了拢,“有点。”

    虽然提议出来吃烤肉,但她才刚出院,不能多吃,只能象征性的尝一尝。

    “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再来烤一次。”时御寒把手覆在林月璇的手背上,他宽厚的大手掌包裹着她小小的手儿,很是和谐。

    林月璇不禁有些难过,他们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了吗?

    “寒,那些员工也辛苦了,不如让他们也一起来玩一玩吧!”

    “好!”时御寒目色有异样的光一闪而过,却爽脆的应下,便交代任新让那些值班的兄弟都过来,至于值班的,让烤肉的厨子给送到岗位上。

    “寒!我有点冷!”林月璇故意支开时御寒。

    “我回去给你拿一件衣服。”时御寒说着坐上电瓶车,往别墅区开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庄园,海边和别墅有一段距离,来去全靠电瓶车。

    时御寒一走,林月璇立即给林成功发出一条信息。

    接着,又把毕玉叫了过来,“小玉!我们来拍一张照片吧!”

    毕玉很爽快的走了过来,林月璇用海水天堂别墅作为背景,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

    “你们怎么躲在这里拍照,我也要来!”郑双和简素心也过来凑热闹。

    四个女生拍了很多照片,林月璇就把人赶走,“都去烤肉去,别来这里馋我!”

    “啧啧啧,月月,你这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啊,放心,等你身体恢复之后,我一定请你吃一顿大的!”毕玉拍拍熊,保证道。

    林月璇被她豪气的模样逗笑了,“那我记着了,等哪天一定一定不要选最好的食材,要选最贵的!”

    “月月!别说得好像时总虐待你似的!”毕玉没好气,真要那样,她会被吃破产的!

    “哪有你这样,还没吃呢,就开始肉疼了的!”郑双打趣道。

    只要不是在海水天堂别墅里,她对毕玉的戒心就暂时放下。还是好姐妹。

    “我就那一点工资,能不肉疼吗?还是你们好啊,收入高,改天我不混警察了,也跟你们混!”毕玉大大咧咧的,勾搭住郑双的肩膀,“到时,求双姐姐不嫌弃!”

    “得了吧!你跟我混,就不担心你家人打断你的腿!”郑双话虽如此,却也勾住毕玉的肩膀,完全姐俩好的架势。

    就剩下简素心和林月璇了,一个肩膀有伤不能勾搭,一个坐着不够高。

    姐妹俩相视一眼,有种难姐难妹的同病相怜感。

    算算时间,时御寒也差不多去而复返了,林月璇催促这三人,“赶紧的去烤一串牛肉串过来,趁时御寒不在,我还能偷吃一串!”

    “别回头被发现了,时总把我们烤了吃!”毕玉起哄。

    郑双和简素心也附和,“对对对,我们这瘦胳膊瘦腿的,没有二两肉,经不起烤啊!”

    “尤其是我这个还带着伤的,味道不好啊!”

    林月璇真的着急,白了他们一眼,找了一个他们看不到的角度,把刚才拍下的照片选了几张出来,给文柳慧发过去,并附带一个挑衅的表情。

    ……

    文柳慧最近情绪又有些难以控制了,听说时御寒居然在医院里陪了林月璇十天,把所有事情都搬到病房处理。

    她的儿子,怎么就被仇人的女儿勾去了魂魄!

    气得她回到市中心三环的别墅里,对着林成功和欧阳铎的雕像抽了很久,也没有解气。

    文姨坐牢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身边再也没有可心的人,她的情绪更是狂躁!

    忽然,小助理拿着她的手机走了进来,“夫人!”

    文柳慧习惯性的点开来看,只见林月璇和毕玉关系很好的抱在一起照相,背景是海水天堂别墅,有几张背景是海水天堂海滩的照片。

    越看。文柳慧越生气。

    林月璇这个賤人,是要勾结警察来害她的儿子吗!

    不行不行!她绝对不允许林月璇这样做!

    再把所有照片都翻出来看了一边,文柳慧眼中的毒芒逐渐显露,喊了人往海水天堂开去。

    只是,车子才开到市中心走向海水天堂的小路上,车子就遭到了袭击,攻势很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