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6章 别以为你惨,就可以把全世界当作仇人!

    文柳慧一看形势不对,弃车逃跑,这里距离海水天堂还有一段距离,跑过去求助有点不现实。

    自从时御寒的父亲死后,文柳慧就一直带着时御寒在道上混,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这样的追杀也经历过数次,镇定的往一边的民居逃去。

    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得战争,林成功联手了欧阳铎,在这里布置了几天,才换来这一次机会,民居里也是他们的人,文柳慧被双面夹击,陷入绝境。

    这段时间,云空国官方管理枪支很严,欧阳铎和林成功的人谨慎得都用了冷兵器,文柳慧也不至于被一击即毙。

    再加上林成功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成功和地位,不敢轻易出面,欧阳铎也一样,只派了手下的人出面,文柳慧居然逃脱了!

    夜色朦胧,成为天然的保护色,黑衣黑纱的文柳慧放弃居民区,往一旁横蹿出去,逃到了荒野中,摸到海水天堂。

    保安认识文柳慧,但时御寒有令,不得放文柳慧和蓝若妍进入,为难的打电话请示。

    听说文柳慧只有一个人,时御寒离开烤肉现场,驱动电瓶车亲自出来迎接文柳慧。

    “妈?你怎么来了?”时御寒一出来就看见文柳慧身上的伤,“我先带你去处理伤口。”

    有季凌风这个现成的医生,不用白不用,一个电话,季凌风被叫走。

    看着时御寒和季凌风先后离开,林月璇便知林成功的行动失败了!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以后,再想激怒文柳慧容易,但是再想激她上当就难了!

    林成功果然是安逸久了,迟钝了!

    ……

    文柳慧咆哮着把事情经过讲述一遍,双眼喷火。

    “时御寒,把林月璇交给我!”文柳慧一边把手臂伸出。让季凌风包扎,一边恶狠狠的咆哮。

    时御寒皱眉,“妈!”

    文柳慧翻出信息,把手机扔给时御寒,“你自己看!”

    时御寒一看就明了,这是他离开时,林月璇和毕玉照的,林月璇还上传朋友圈了呢!

    “妈,一定是误会,你看!”时御寒翻出自己的朋友圈,找出当时林月璇的照片,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一番想法。

    “号码总不是误会!”文柳慧甩开季凌风,冲时御寒咆哮。

    时御寒却依旧解释,“您又不是不知道,黑客什么都可以做到。”

    “时御寒,你别替她解释了,现在,我把话撂在这里了,你是要那个小賤人还是要我这个妈妈!”文柳慧亢奋的把黑纱摘下,露出狰狞的脸。

    “妈!你们两个都很重要!”时御寒揉揉眉心,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他谁都不愿意放弃!

    “今天,有她没我!”文柳慧愤恨的起身,往外走去。

    时御寒赶紧跟在后面,唯恐文柳慧再遇袭,带上保镖。

    “你别跟着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文柳慧回头推了时御寒一下。

    时御寒停了几秒,又追了上去。

    文柳慧没有离开的意思,走了一段距离,开始往回走,她倒是要看看,时御寒是要她,还是要那个小賤人!

    等文柳慧往回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推了时御寒一下,然后快速的跑向一辆电瓶车,开了出去,方向——海滩!

    时御寒觉察到文柳慧的意图,赶紧追了出去,同时打电话吩咐海滩的任新,“一定要拦住夫人,不能让她跟林小姐见面!”

    任新头皮都是麻的,夫人每次出现,都会闹出一些事情!

    “双双,夫人来了,你先送小姐回去!”

    郑双立即扔下烤肉,过来推轮椅,弯腰就要抱林月璇上车。

    “我不走!”

    不用任新说,光看他们紧张的神色,她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她算计了文柳慧,文柳慧不杀过来才怪。

    “月月!”郑双强行抱住林月璇。

    林月璇抓住轮椅挣扎着,见状,任新走过来,帮助郑双把轮椅抬起来。

    “我不走,你们不放我下来,我就自己跳下来!”林月璇的声音淡淡的,没有情绪。

    郑双的心里很难过,“月月!”

    “对不起!”林月璇同样难过。

    郑双和任新是真心关心她,才会受到她的威胁,可她却用自己伤害他们。

    不解释,林月璇抓住轮椅,郑双也不敢启动电瓶车的开关,因为,就算启动也来不及了!

    文柳慧把电瓶车当作赛车来开,气势汹汹的从那边冲了过来,一路冲到烤肉的料理台上。

    几个大厨来不及散开,被电瓶车撞翻,神情痛苦的躺在地上。

    林月璇冷哼,残暴就是残暴,别以为你惨,就可以把全世界都当作仇人,他们不欠你什么!

    文柳慧刹车滑了很远才停下来,时御寒也追到了。

    “妈!我送你回去!”时御寒冲任新丢了一个眼神,往问文柳慧方向跑过去。

    文柳慧却随手抓住一个躺在地上的大厨,把枪指在他脑门上,“别过来!”

    时御寒眼中隐隐有暴戾涌现,却耐心的劝解,“妈,他只是一个做饭的大厨,什么都不知道!”

    “林月璇,不想他死,就拿你的命来抵!”文柳慧压下扳机,做出要开枪的样子,“你要是死了,记住,是她不肯救你!”

    大厨害怕的求助林月璇。

    “妈!”时御寒把手摸向口袋,准备打掉文柳慧的枪,立即被文柳慧看穿,“时御寒,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敢搞小动作,我要他陪葬!”

    简素心吓坏了,一个箭步跑到林月璇身边,挡在她身前,。

    毕玉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今天她穿了裙子,没有带枪!

    “妈!”时御寒着急,却始终不敢往前走一步,“有事好商量!”

    他跟文柳慧不一样,虽然做一些地下勾当,却不会乱杀无辜。

    “好!杀了林月璇,一切好商量!”文柳慧抓住大厨,有恃无恐,十分嚣张的笑,“哈哈哈,时御寒。为了一个賤女人,你居然背叛了我!”

    “妈,不是那样的!”时御寒极力解释,给郑诚一个眼色,让他从背后包抄过去。

    但文柳慧十分敏感,郑诚还没靠近就失败了。

    文柳慧一枪打在大厨的小腿上,“别轻举妄动!否则我杀了她!”又转过身来对林月璇吼,“林月璇,你太自私了,为了你的命,放弃了他的命!”

    大厨小腿被打出血洞,鲜血潺潺流出,场面有些血腥。

    这些话很拉仇恨,言下之意,若出了什么事,就是她林月璇自私引起的!

    但林月璇不背这个锅,“文柳慧,你不觉得可笑吗?明明拿着枪指着他脑袋的是你,不想他死,你放下枪就可以,何必牵扯到我身上去,明明是你想利用他杀了我,凭什么说是我害了她!”

    别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话,在她林月璇的字典里,还真没有替人家背锅这个词!

    “分明是你怕死,不想救她,不需要强词夺理!”文柳慧吼道。

    “你还知道强词夺理这个词,呵呵,我以为在你眼中,只有屠杀!”林月璇不屑的看向文柳慧,毫不掩饰双眼深深的仇恨。

    文柳慧又要扣动扳机,毕玉却摸了身边一把切肉的小刀,想文柳慧掷过去。

    “啊!”小刀擦着文柳慧的手腕而过,割伤了她的手腕,枪支落在地上。

    文柳慧知识痛呼一声之后,便破口大骂,“时御寒,你就是这样做儿子的,由着这个賤人和警察狼狈为奸,害我!”

    “够了!”时御寒忍不住爆喝,不顾文柳慧警告的眼神,朝她走了过去,单手搂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把人抱起来,卷着她往电瓶车走去,把人塞到电瓶车上,“开车!去车库!”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杀了她!”文柳慧挣扎着,几次就要翻下车。

    时御寒紧紧搂住文柳慧,不让她有时间跳车,保安硬着头皮把车子开到车库。

    任新和郑诚默契的带了个司机,跟上去。

    “我们也回去吧!”郑双见状道,“小玉,来搭把手!”

    毕玉走过去帮郑双把林月璇连人带轮椅抬上电瓶车,驱车回到别墅区。

    这一次,到了别墅门口,毕玉没有再走进去,“我有事,先回去了!”

    这个点了,毕玉能有什么事,不过找个借口离开罢了。

    郑双心里清楚,没有留人,“路上小心!”

    ……

    欧阳诺被送走,毕玉却还住在欧阳家。

    回到欧阳家,便看见欧阳谦向她走来,“小玉!”

    “谦哥!”毕玉冲他一笑。

    “这么晚才下班,真是辛苦你了!”欧阳谦露出温和的笑容,很绅士。

    “这是我应该的。”毕玉不打算跟欧阳谦解释,“谦哥晚安!”

    越过欧阳谦,往她的房间走去。

    “小玉难道不知道小诺去了哪里?”欧阳谦眯着眼,笑得充满了算计。

    “阿姨已经告诉我了。”毕玉头也不回,脚步也不停。

    “可我听说小诺在外面遇到了麻烦!”欧阳谦道。

    毕玉成功的顿住脚步,说道,“这得跟叔叔说,让叔叔想办法!”

    “我爸不知道小诺已经偷偷回来了,还得罪了道上的人,现在有些危险!”欧阳谦道,“现在他人就在烟城码头仓库!”

    “所以才得跟叔叔说啊!”毕玉依旧不冷不热的态度。

    心里却在想,不会真的有危险吧!

    不怪她这样想,云空国治安太乱了,动不动就有像文柳慧那样的疯子。

    可欧阳诺好好的,为什么会从风华国回来。

    “这事要被我爸知道,小诺会挨骂的!”欧阳谦装作一副很关心弟弟的样子,“听说小诺是因为林月璇才离开风华国的!以前他还为了林月璇愿意放弃欧阳家的财产呢!”

    若之前。毕玉不懂欧阳谦想干什么,现在她明白了,合着欧阳谦以为她和欧阳诺真的在一起了,想办法来离间她和欧阳诺,之后,欧阳诺就会失去毕家的帮助,没有能力跟他争欧阳家的财产。

    毕玉不屑这些把戏,不代表她不懂,见此不温不火的来了句,“我想谦哥误会什么了,月月是我的救命恩人,诺会这么做,都是我授意的。”

    然后大步离开,打电话给毕佑,让他去查欧阳诺是不是真的在烟城码头仓库,今晚这事,没那么简单。

    ……

    文柳慧挣扎,不让是御寒送她回去。

    “你个不孝子,为了一个賤人居然想拿枪对我!”文柳慧对时御寒拳打脚踢,所幸车子空间小,不好发挥。文柳慧的力道也不那么重。

    时御寒承受着,没有催促司机开快一点。

    “好不个不孝子,你是不是看着我气死了你才开心!”文柳慧一巴掌扇到时御寒脸上。

    那张俊脸已经被扇成一片红色,有些肿起。

    “妈!”时御寒低声喊了一句,却承受着,没有阻止文柳慧的暴力。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文柳慧又是几巴掌过去,等车子行到文柳慧的别墅时,时御寒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像样的地方。

    原本一丝不苟的西装到处都是脚印,头发也乱了,脸也肿了。

    但时御寒没有怨言,先行下了车,再帮文柳慧打开车门,搂着人下了车。

    文柳慧却一把把时御寒推开,“我不用你好心!”

    时御寒只是无奈的跟了进去,却被文柳慧关在门外,“以后你不用再来!”

    时御寒在门口站了很久才离开。

    文柳慧不是他想软禁就能软禁的,他所有的手段都是她一点点教出来的,若非她太厉害,当初他也不用防备着她虐待林月璇。

    只是,想到文柳慧手机上的短信,时御寒皱眉,有些担心,终成了事实。

    ……

    林月璇操控着轮椅坐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月凉如水,感慨万千。

    真是讽刺,现在,她也坐到了轮椅上。

    坐了很久,想了很多,却发呆得更久。

    身后传来动静,林月璇头也没回,这个时间能到这里来的,只有时御寒一个人。

    时御寒回来,就见小女人笼罩在夜色中,无边的黑夜,就像是一头大型魔兽,张开着血盆大口,而她,就像是站在那大口旁边,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可能。

    时御寒心头一紧,走了过去,把她从轮椅上抱起来,抱到吊篮上。“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他什么都不问,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林月璇却知道,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不是当作没发生,就能时光倒流的。

    “今晚的事你不准备问问我怎么回事?”

    她算准了摸文柳慧会把罪证给时御寒看。

    “今晚发生了什么事了?”时御寒装傻。

    其实,他是害怕,一旦有些事情说穿了,就连表面上的平和都做不到!

    “是呀。今晚没什么事!”话到嘴边,林月璇终也没有说出来。

    其实,她也怕打破这样的宁静,那她和他,真的走到头了。

    在做出跟林成功合作的决定时,她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可临到头了,她又退缩了。

    他那么好,唯一的错,是两个人生错了人家,生在了这样的对立面!

    “睡吧!”时御寒把林月璇抱上床,轻轻的放下,“你身体还没好,小心着凉!”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就像是真的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可越是这样的温柔,越让林月璇心里不安。

    似乎这样对他,太残忍了,可谁又对她仁慈过,她不会像文柳慧那样牵扯到所有人,但文柳慧,她不会这样放任下去了!

    林月璇安静的躺着,断了的小腿打着石膏,翻身有些不方便,用手撑着挪进去一点,“你也睡吧!”

    “你先睡,我公司还有事情!”时御寒在林月璇额前印上一吻,“好好休息,别乱想!”

    林月璇冲他勾勾手,时御寒低下头来,也在他脸上印上一吻。

    多平静的心啊,多安静的气氛啊,只是,平静的背后,真的没有波澜吗?

    林月璇睡不着,脑子一片混沌,不知在想什么,就是睡不着。

    简丹和那个无脸婴儿的脸不停的在脑海中来回流转,仿佛要占据她所有的思绪,不经意间,湿了眼眶。

    ……

    时御寒离开房间,去了书房,有些烦躁的点了一支雪茄。

    自从跟文柳慧摊牌之后,他就很少抽烟了,可今晚,有莫名的冲动。

    把雪茄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窗外那一片漆黑,手中的雪茄忽明忽灭,许久叹息一声,坐到办公桌前,点开屏幕,调来那段时间,距离文柳慧出事最近路面录像。

    有一个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动,但有些人,敢动他的母亲,也要先看看他时御寒是不是吃素的!

    ……

    次日一早,林月璇醒来,时御寒还在沉睡,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落在时御寒的脸上。

    昨晚没有注意,现在,林月璇清晰的看到时御寒脸上有明显的伤痕。

    昨晚又挨打了吧!

    林月璇心疼的凝视着他,好想轻轻的抚平他眉心处的褶皱,却只是看着。

    昨晚他回来就很晚了,什么时候睡的也不知道,这一碰到他,他肯定要醒了。

    还是让他先休息一会儿。

    自她出事以后,这个男人就没有休息好过。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是林月璇的。

    为了方便,她的手机一直不离手,点开手机,就听到毕玉十分紧张的声音,“月月!怎么办!诺他出事了!”

    “怎么了?”林月璇紧张起来,能让冷静的女警紧张得问她怎么办,一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诺被绑架了。是文柳慧,她想拿诺换你,但是我没有证据!”毕玉迟疑之余,还是说了这样的话。

    虽然这样很自私,但这是她唯一的方法了,告诉林月璇,时御寒就一定会知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时御寒有能力从文柳慧手里把欧阳诺完整的救出来。

    林月璇手一抖,手机摔落在床上,回过神来,立即捡起来,“你再说一遍!”

    “有人绑架诺,要你去换,这事我们已经介入,但我想让你知道。”毕玉再重复一遍。

    她没有残忍到真的拿林月璇去换欧阳诺,那这样,她会一辈子失去欧阳诺。

    “我知道了,等会儿你来接我!”林月璇道。

    “你把这件事告诉时御寒就好,还是在家等消息吧!”

    “嗯!”

    应是应着,林月璇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诺哥哥救了她那么多次,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有事。

    文柳慧这一招走得太妙了,算准了她一定不会不管诺哥哥,若她因诺哥哥涉险,即使不死在她手里,那时御寒的心里一定会留下嫌隙,她和时御寒有嫌隙,她文柳慧得手的机会还会少吗!

    林月璇沉思着,恍然看到时御寒睁着眼睛,盯着她看。

    林月璇冲他淡淡一笑,“你醒了!”

    “嗯,这件事我会解决!”

    “好!”林月璇没有拒绝,完整救出欧阳诺,只有时御寒的机会最大。

    时御寒起身穿好了衣服,林月璇也自己穿好了衣服,等时御寒过来“搬”她到轮椅上。

    建好之后就没用过的升降梯也重新开始使用,吃了早餐,时御寒就出去了。

    等了一会儿,林月璇叫来郑双,“我想出去看看。”

    郑双对昨天的事心有戚戚然,不敢答应,“月月你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时总会处理好。”

    话是这样说,但她还想去警局等着,仿佛这样就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双姐姐,这辈子我欠的最多的就是诺哥哥,若没有诺哥哥,就不会有今天的林月璇,我真的不想诺哥哥有事。”顿了顿,很难过,“我以为只要尽量远离诺哥哥,就不会牵连他了,谁知还是连累他。”

    她不知欧阳家和时家也有仇,就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

    郑双是知情的,劝说了几句,“其实不然,当年不仅是林家,欧阳家也参与了,夫人不仅要林家陪葬,也要欧阳铎家破人亡!”

    林月璇吃惊的望向郑双,郑双没有再隐瞒的把知道的过去的事情告诉林月璇。

    林月璇震惊,“所以说不管我会不会去,她都不会放过诺哥哥!她怎么可以这么疯狂!那时候我们才几岁,什么都不知!”

    郑双回答不上林月璇的问题,她也觉得文柳慧太偏激了。

    “其实当年也是太惨烈了,不仅是时家,还有很多的时氏员工,全部都惨死,他们也很无辜的。”郑双解释道。

    她能理解文柳慧,一夜之间丈夫惨死,女儿失踪,儿子被人追杀差点致死,自己也经受了大火的摧残,烧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有几人不恨,几人能做到不报仇?

    但她也不赞同文柳慧把战火烧到无辜的人身上。

    “她本身就是无辜者,却还复制林成功的做法,牵连无辜的人,简直就是变态!”林月璇骂了几句,坐不住了,“双姐姐,我一定要去警局看看,坐在家里我没法安心!”

    郑双自然拦着。林月璇越发的焦躁不安。

    却在这时,林成功的电话忽然打来,“死丫头,现在文柳慧在那里!”

    林月璇见郑双在,有些话不好直接说出来,只能轻声道,“等会儿!”

    发了信息过去,“上次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把麻烦解决了!”

    若不是林成功不成功,欧阳诺也不会出事!

    林成功气急败坏的,却不敢在这件事上指责林月璇,随着时御寒的报复力度越大,他越感到了林月璇存在的重要性。

    “要是欧阳夫人让你去换欧阳诺,你千万别去!”林成功发来信息。

    林月璇皱眉,林成功什么时候会关心她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可不相信林成功是转性了才会关心她的。

    “为什么!”林月璇发过去。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活着。”

    林月璇捧着手机半天想不出所以然来,林成功除了对儿子林发财,对谁都是带着目的性的。

    不过经过几次的见面,林月璇也看出来点来,林成功确实有些紧张她,好像很在乎她的生命,但也只是在乎生命。

    林月璇百思不得其解,便闷在心里头。

    好一阵子,没有得到林月璇的回复,林成功又追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记住啊!欧阳家跟时家也有仇,不是因为你,你别傻乎乎的去替换欧阳诺!”

    还说什么世交,关系很铁,还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林月璇胡乱的发了一个字:好。

    本以为林成功不会再发信息来了,手机却再次响起。

    林成功发了一张林家二楼一个照片过来,“月月,随时欢迎你回家!”

    林月璇只觉得讽刺,不过她倒是很有兴趣看看林成功要做什么!

    林月璇没有再发过去,而是给毕玉打了一个电话。

    毕玉那边似乎在忙,声音有些嘈杂,只说了一句晚点儿回来海水天堂,便挂了。

    林月璇行动不便,郑双又不带她出去,在家里焦急的等待了一天,终于等来了时御寒。

    他身上的衣服有很多褶皱。头发有些乱,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寒!”林月璇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他是不是跟文柳慧有冲突了?

    “没事了,欧阳诺回家了!”时御寒道,看在以前欧阳诺救过林月璇的份上,“以后你不欠他什么了!”

    他很霸道的宣布,可她却听得心惊肉跳,“你……”

    “我没事,不要多想!”

    可林月璇却忍不住想得很多。

    听郑双的意思,原本时御寒也是想对付欧阳诺的,这一点,林月璇最能切身体会,因为一开始,时御寒就是抱着利用她的目的认识她的!

    可最后,他却救了欧阳诺,从他母亲的手里,救了仇人的儿子!

    文柳慧还不知要怎么恨他,他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母亲!

    一边是为她放弃很多原则的时御寒,一边是母亲的仇。

    晚上,林月璇又做噩梦了,一整晚都在梦境中度过。

    梦中,简丹和孩子不停的控诉她不为他们报仇,而另一边,时御寒也暴怒的指责她背叛了他!

    林月璇睡得很不安稳,导致第二天又生病了,这一病,就是整整半个月,季凌风被时御寒拉来常住海水天堂,流产之后身体本就虚弱的林月璇,养了足足半个月,才见好。

    半个月,毕玉来看过她几次,简素心陪着她,偶尔也出去一趟,回来时神情凝重,一次比一次更重!

    这半个月,时御寒再次把工作带到海水天堂来,寸步不离的照顾她。

    就连林成功知道了她病了,表示了一下,破天荒的让人送来一些名贵的滋补药。

    唯有欧阳诺没有出现,听毕玉说,他又被欧阳家送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从出事到获救,始终没能见到欧阳诺一面,林月璇心里总是感到不安。

    ……

    文柳慧一鞭又一遍的抽打在林成功和欧阳铎的雕像上。

    距离时御寒的计划已经过了一个月,林家和欧阳家都没有破产,她不想再等!

    上次她设计了欧阳诺,本以为可以把他和林月璇一起除掉,谁知时御寒竟然反戈,把欧阳诺救走了!

    文柳慧怒不可遏,动作也开始大起来。

    ……

    林月璇终于等到了拆石膏的这一天,时御寒亲自送她去医院,把石膏拆掉。

    就算暂时不能行走,但起码能让人轻松很多!

    这人沉郁了很久的林月璇感到雀跃,心情明朗了许多。

    时御寒不放心,要求季凌风亲自给林月璇拆石膏。

    可不知道怎么了,左等右等,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一个小时,都不见几凌风的踪影。

    但凡时御寒有事,不管多忙多累,季凌风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不出现。

    林月璇心中隐隐的不安,坐在轮椅上。看着脸色越发阴沉的时御寒,询问他,“寒,你说我要不要先把石膏拆了!”

    被石膏绑了一个月,重得她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等风回来吧!”时御寒道,打给季凌风无人接听,又打给任新,要他去查,结果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林月璇心中的不安在扩大,不知怎么的,她老是觉得季凌风的忽然消失跟她有关系。

    她的精神开始紧绷起来,时间在流逝,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时御寒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又给任新打了几个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消息。

    就在林月璇精神最紧张的时候,手机收到一条信息,点进去一看,紧紧的握住手机,差点把屏幕捏碎。

    时御寒的感官很灵敏,感觉到林月璇的不对劲。大掌包裹住林月璇的小手,把手机拿了去。

    点开一看,那是一个视频,是两个不知疲倦做双人运动的男女,两人都好像吃了药,非常亢奋,视频只有十几秒,最后给了两人脸部特写,一个是季凌风,一个是简素心!

    时御寒怒意上涌,猩红色布满了整个眼白,手指的力道大得差点捏碎手机,却生生忍住,低声细语的抱住林月璇,“月月,别担心,我会把他们救出来的!”

    林月璇虚弱的靠在时御寒的怀中,急切的自责的问,“寒,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吉利?小时候,妈妈因为我被林家威胁了,诺哥哥因为我失去了欧阳家的家产,如今,还是因为我,季医生被绑架,就连你的计划,都是因为我才被阻延!”

    “没事,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时御寒轻轻的抚摸着林月璇的脑袋,“是我没处理好!”

    现在,就连他都不知道文柳慧在想什么,他需要资金周转,但文柳慧却频频大动作调节资金,如今,竟动了季凌风,他的左膀右臂!

    看了视频,时御寒知道,让季凌风亲自为林月璇拆石膏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打电话下去,让院长重新给林月璇安排一个好一点的骨科医生,帮助林月璇拆石膏。

    院长很快就安排了两个人来,进了病房,准备一下开始拆石膏。

    时御寒一瞬不瞬的盯着林月璇。唯恐院长推荐的那个骨科医生不小心,弄疼了林月璇。

    两人的注意力都在林月璇的腿上,谁都没有注意到,一边站着给骨科医生打下手的护士,忽然拿起一只捧在托盘里的针给时御寒扎了下去。

    时御寒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拼尽全力给了护士一拳,身体软了下去。

    林月璇也被扎针了,深知今天是逃不掉了,文柳慧一波又一波的算计,就连时御寒都没防住,何况是她!

    趁自己还清醒时,把手机偷偷的放到衣服口袋里,拨了毕玉的号码。

    再次庆幸,上天赐给了她一双快手,然后林月璇也软了下去。

    ……

    再次醒来,林月璇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双手被绑着,绑在一根柱子上。

    睁开眼睛,就看见文柳慧拿着鞭子,双目狰狞的盯着她。一鞭子打在她脸上。

    疼得她差点啊岔气!

    不过,林月璇那乌黑的珠子转了转,忽然就笑了出来,“你真悲哀!”

    此时最好不要激怒文柳慧,但林月璇也不是赌气之人,这样做有自己的目的。

    文柳慧哈哈大笑,“我有什么好悲哀的,倒是你,这次,我看还有会来救你!”

    “你就这么确定没人来救我?不是我说你,那次你不这样说,哪次你成功了,所以说你悲哀,自以为是!”林月璇冷讽的哼了一声,慢慢数来,“一旦动了我,时御寒会一辈子恨你,你报了仇,却连最后的儿子也失去了,难道不悲哀?

    你觉得我死了,以时御寒的态度,还会另娶?你害死了唯一的孙儿,就等着时家绝后吧,时家绝后,就算有一天你死了,时御寒的父亲也不会原谅你!”

    “够了!”文柳慧一鞭子打在林月璇脸上,却也瘫坐在地上。

    就算她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林月璇的话说中了她最深的痛!

    时家的男人,一旦喜欢上一个女人就是一辈子,时御寒的爷爷,哪怕嫁过人的女人,也紧追不放。

    时御寒的父亲,对她情有独钟,呵护备至,所以她的仇恨才会那么深!

    如今她一点也不怀疑林月璇死了,时御寒会孤独终生。

    文柳慧瘫坐着,林月璇也不会多嘴到激怒她,最好多坐一会儿,她也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文柳慧的状持续了一个小时,忽然站起来,又是一鞭子打在林月璇脸上,“就算时御寒一辈子孤单,我也要你陪葬!”

    “为什么是我?”林月璇忍不住多嘴问一句,却在想,为何毕玉没有来,是不是出事了!

    大约以为林月璇一定会死,文柳慧冷笑一声,脸色十分扭曲,“因为你该死!你和简丹都该死!”

    “她没有害你!”说到母亲,林月璇的双眼红了起来,她不但没能给母亲报仇,还把自己陷入了危险境地。

    “她是没有害我,她害了成仁!嘴上说最爱成仁,却忽然嫁给了林成功,她辜负了成仁的爱!若不是她,说不定成仁就不会死!这种背叛者就该死!”

    林月璇被文柳慧的话震住了,林成功有一位英年早逝的双胞胎弟弟,她略有耳闻,不过听说出意外死了,没想到竟然还牵扯到林成仁,看文柳慧的样子,和林成仁的交情还很深,但却恨透了林成功,长辈们的过去似乎很复杂啊!

    林月璇来不及思考原因,又被文柳慧打了一鞭子,疼得她差点窒息,却倔强的忍着。

    “这应该是我叔叔和林成功的事,与你无关吧!”林月璇再次试探文柳慧,心想,毕玉再不来,她可真的要玩完了,也不知道时御寒怎样了,几次看到时御寒被文柳慧打得伤痕累累的,这次会不会被打得更惨!

    “怎么没有关心!怎么没有关系!”文柳慧一点也不介意林月璇问起过去的事,相反,她把过去的事藏在心里那么多年,一直想找个人倾诉,却没有人选,如今,说出来,也算是找到了宣泄口。

    “成仁是我老公的好兄弟,怎么没有关系,背叛我兄弟的,我一样要为他报仇!”

    听了这么多,林月璇总算明白文柳慧为何总是盯着她不放了,竟然还掺杂了那么多复杂的狗血恋情!  “知道了那么多,你也可以死个明白了,跟你那不要脸的妈一起下去跟成仁赔罪去吧!”文柳慧扔掉鞭子,拿出匕首,往林月璇的胸口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