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7章 丧心病狂

    “砰!”

    有人从外面把门口踢开,接着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一脚踢在文柳慧手上,把她的匕首踢在地上,

    毕玉一个潇洒的转身,把文柳慧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没事吧!”毕玉回头问林月璇。

    “你再晚来一秒钟,就有事了!”林月璇说话脸都在疼。

    毕玉熟练的把文柳慧绑起来,起身,捡起匕首,动作漂亮的挥舞几下,把林月璇身上的绳子割断。

    “感觉怎样?”毕玉问道,满脸血痕的,也不知破相了没有。

    “还好。不知时御寒怎样了。”林月璇虚弱的柱子上一靠,失去了绳子的支撑,她单脚站不住,顺着柱子慢慢滑坐在地上。

    俗话说,捆着禁打,被绑住时,也不见得这么疼,这一坐下来,感觉刚拆掉石膏的腿像是又断了,钻心的疼。

    “我先送给你去医院!”毕玉道,横抱起林月璇,别刚刚拆掉石膏,回头又要打上。

    林月璇没有拒绝,顺手勾住毕玉的脖子,减轻她的负担。

    出了这个门口,下了一楼,林月璇才发现,文柳慧居住的地方有多恐怖。

    一个满心仇恨的女人住在一片废墟里,整日面对压抑的环境,能不心里阴暗吗?

    出了别墅,林月璇又发现,毕玉带来的人不多,还在与那些黑衣保镖交涉,毕玉是强冲进去把她救下的。

    在车子上,林月璇给郑双打了电话,报平安。

    电话那头,郑双还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今天有时御寒陪她出来,好不容易给郑双一天假,加上时间也很短,不知道很正常,如今告诉他们,让他们做个心理准备也好。

    想了想,她给林成功发了一条信息,随后删除掉与他来往的信息。

    回到医院,一些列检查做下来,林月璇的骨伤很好,没有再次裂伤的迹象,便没有打石膏,又把脸上的伤处理好。

    恰好,郑双赶到医院,把林月璇接回了海水天堂。

    “接下来要怎么办?”毕玉问,她只能用工作证闯进去把林月璇救出来,却没法抓文柳慧,有那张精神病证明在,即使把她抓住,回头还得把人送出来,到时,时御寒可能会被罚监护人失职的罪。

    “我想知道时御寒在哪里!”林月璇让佣人给毕玉倒了一杯水,从冲进去救她到现在,毕玉一直没休息过。

    她只关心时御寒。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只怕想找到时御寒,会很困难。

    “任新已经带人去找了,别担心!”郑双安慰林月璇,其实她也很着急,时御寒不在,他们就等同于群龙无首,公司那边,或许林成功和欧阳铎会反扑,文柳慧会趁机夺权,内忧外患,时氏就危险了!

    “找到季凌风了吗?”林月璇又问。

    时御寒看了视频之后就删除了,她还不知道那个简素心的脸部特写,一直以为只有季凌风,等天黑了,还不见简素心回来,她才感觉不对劲,“双姐姐,今天看见我表姐了吗?”

    郑双摇头表示一整天没有看见过简素心了!

    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林月璇感到不安的时候,郑双的电话响了。硬着头皮接了电话,然后交给林月璇。

    林月璇把手机放到耳边,就听到文柳慧那边疯狂的大笑,“賤人,别以为有毕玉把你救出去,就万事大吉了,给你的视频一定没看吧,没关系,我再给你一个,看仔细了!”

    说完那边主动挂了电话,林月璇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一条信息。

    点开一看,先是简素心的脸部特写,再是一段双人运动。

    手机落在地上,摔成两半。

    郑双担心把手机捡起来,装好,点进去一看,握着拳头,脸色难看。

    “月月……”

    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林月璇,或者说,要怎么去救简素心。

    林月璇忽然从郑双手中抢过手机。拨出林成功的电话,语气很是不耐,“你得手了没有!”

    在车子上给林成功发的信息内容就是文柳慧的住址!

    电话那头,林成功显得更不耐烦,“你以为那么容易得手啊!”

    不过想到林月璇对文柳慧的态度,林成功又得瑟起来,只要林月璇跟时御寒他们站在对立面,他就舒服!

    郑双听得心惊胆战,月月在跟谁说话,跟谁做了什么交易似的!

    “月月!”郑双很为难。

    看到林月璇的样子,她替她难过,可她不喜欢林月璇背叛!

    时氏才是她的家!

    林月璇没有解释,背叛就是背叛,就算是解释了,还是背叛!

    “我们先把时总找回来再说!”林月璇转移话题。

    可直到天黑,还是没有时御寒的消息。

    经过上次临城救人一事,文柳慧更谨慎了。

    这次与上次不同,这一次,她的腿还站不起来,就算找到人,她也没法亲自过去把人救回来。

    一整晚处于担心之中,林月璇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清早,就接到郑诚的电话,“月月,你快点来公司,带着你的财产登记证明!”

    出事了,文柳慧带着一群老古董,强占了总裁办公室,称时御寒得了重病,需要静养,时氏暂时由她管理。

    林月璇连忙和郑双赶过去,才出68楼电梯口,就被保镖拦住。

    林月璇看出那是文柳慧的人,还有一部分郑诚的人站在一旁对峙着。

    林月璇就知道会是这样,有所准备,不多时,有保镖从67楼的楼梯步伐稳健的跑了上来,挡在文柳慧的人面前。

    火药味在现场蔓延开来,双方相互不让,战争一触即发。

    林月璇没时间理会他们,拿着财产登记证明,操控着轮椅来到总裁办,门没关,有两个黑衣保镖站在门口左右,威风凛凛,远远就听到郑诚在跟文柳慧理论,“夫人,一切还是等时总回来再说。”

    “夫人,这个不能这样签字!会出大事的!”

    林月璇被黑衣保镖拦住,“你不能进去!”

    郑双毫不犹豫的出手,跟两个黑衣保镖打起来,更多的保镖从67楼上来,控制住局面。

    林月璇进了办公室才看到,上次那八个老头都在,神采飞扬。

    上次时氏股价跌落最低点,这些人就退出时氏了,新股东林月璇没有见过,但绝不是这些老头!

    文柳慧脑抽了把这些老头拉来,有什么用,因为有这些老头支持就能回来掌权吗?

    “这里不欢迎你们,请回!”林月璇对八个老头做出请的动作。

    八个老头原本还有些得意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这里不是你做主!”

    “你们没老糊涂吧,还记得财产登记证明这件事吧,只要我想,时氏随时可以由我做主!”林月璇不慌不忙的拿出财产证明书。

    文柳慧本来就有点吐出,这会儿,差点就瞪出来了,吼叫道,“这一定是假的,不要相信她!”

    八个老头不动,一个比一个大爷。

    林月璇看了一眼带上来的保镖,“麻烦各位了!一定不要伤到人家,现在的老人伤不起,万一什么了,各种赔偿,不过,好像陪丧葬费比陪医药费简单。”

    八个老头大惊,丧葬费!

    这个女人丧心病狂了吗?

    他们活到这个年纪不容易,还坐享不错的财富资源,真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林月璇是否会心狠手辣。

    有一个老头开始动摇,“时夫人,我想起来了,我答应了孙子今天陪他去钓鱼,我先走了!”

    有了第一个,立即有第二个找理由,灰溜溜的离开。

    本来他们就离开了时氏,根本没有立场前来,是文柳慧许下抛售一部分股权给他们的利益,他们才来。

    自从他们退股之后,时御寒再次把时氏带起来,有声有色,他们自然经不住诱惑。

    可利益和性命相比,就显得不重要了,命都没有了,要钱有什么用。

    “你们给我站住!”文柳慧疯狂的叫嚣,却没人敢停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老头年纪也不老了,腰不酸腿不疼,走路也灵活了。

    林月璇神色漠然,身在林家,这种利益之间的计较她早就看惯,才会一上来就抓住老头的弱点。

    “林月璇!你怎么不去死!”文柳慧气急败坏的冲过来,一脚踹向林月璇。

    林月璇行动不便,眼看着文柳慧就要把她踹翻,郑诚赶在文柳慧之前把轮椅拖走,文柳慧踹了个空。

    外面,秘书室的秘书抱做一团,面露恐惧,黑衣人打得差不多了,郑双带着人以多数压倒少数,占据优势。

    文柳慧不甘的扑过来,昨天眼看着就能杀死林月璇了,毕玉那个賤人忽然冲出来!

    郑诚挡在林月璇前面,“夫人请回!”

    “从今天起,我就是时氏的董事长,你们给我滚出去!”文柳慧走到办公桌面前坐下。

    因为她是时御寒的母亲,不能动手,郑诚挺憋屈的走过去耐心劝解,“夫人,时氏是时总得心血!”

    “所以我才不能让他的心血落在这个女人的手中!”文柳慧阴毒的瞪向林月璇。

    林月璇早就免疫了,同样阴狠狠的瞪回去,看到文柳慧,她就会想起母亲的仇,想到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恨意不比文柳慧少。

    郑诚终于体会到时御寒夹在中间的难受。劝文柳慧不走,只能帮助林月璇,不让时氏落在文柳慧手里。

    “可时氏现在已经是我的了!”林月璇挑衅的扬了扬手中的财产证明。

    “胡说八道,这时氏是我的!”文柳慧随意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冲林月璇砸过去。

    若现在行动方便,林月璇绝对会忍不住冲过去跟文柳慧打在一起。

    可她行动不便,只能躲开文件,就那样阴毒的看着文柳慧,凉凉的说道,“就是因为你太毒了,寒才会把公司交给我,而不是你!”

    “你胡说!”文柳慧又砸了一个文件夹。

    郑诚无奈的挡下来,回头,乞求的看向林月璇:拜托少说一句。

    林月璇却继续,“我胡说?财产证明书在我手中,只要我想,时氏随时可以改姓林!”

    无边的恨意蔓延,她做不到像文柳慧那样说动手就动手,只能通过语言打击、激怒文柳慧,看到她气得发疯,她就有种报复的快感。

    “我要杀了你!”文柳慧忽然跳上桌子。又跳到林月璇这边来,张牙舞爪的就要掐林月璇的咽喉。

    林月璇也不示弱,抬起手,准备文柳慧上前来,就掐她!

    郑诚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但又不能让两个人受伤。

    “冒犯了!”上前去抱住文柳慧的胳膊,把人拖开。

    文柳慧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郑诚脸上,后者却不敢松手。

    “放手!”文柳慧又一巴掌扇了过去。

    郑诚不敢放手,只能承受着。

    “老巫婆!变太!”林月璇冲文柳慧大骂,“又丑又恶毒的老巫婆!”

    郑诚快要崩溃了,他能自请调回非洲吗?

    “月月!”郑诚用请求的眼神看过去,“好月月!”

    林月璇别开脸,不想看到郑诚为难的眼神,停了下来,她不能一味想着自己解气,让郑诚平白无故受到牵连,那他那张帅脸,都肿了。

    “郑诚你放开我,否则我要郑双死在烟城!”文柳慧拼命甩手,试图甩开郑诚。

    郑诚却牢牢钳制她的手,不让她过来攻击林月璇。

    一时间,场面乱到难以控制。

    却在这时,郑双解决完外面的事情,走进来,往文柳慧后劲一击,把人打晕过去。

    “这样不就解决了!”郑双淡淡的说了句,走到林月璇身边,“你没事吧!”

    她越看文柳慧越不顺眼了,就算是时御寒的妈妈也不能打她的哥哥!

    “双双,这样做不太好吧!”郑诚有些担心,以文柳慧的性格,怕她醒来之后找人对付郑双,上次他差点就出卖了林月璇,就是被文柳慧拿郑双来要挟。

    “哥,你还不明白吗?这么久以来,我都站在月月这边,她早就恨透了我,不管我今天打没打她,她都会找机会对付我。”郑双看得透,拎起文柳慧,把她的手用软绳反绑起来。

    林月璇,“……”

    果然是女汉纸风格。风风火火!

    郑诚劝道,“双双!”

    “哥!回头时总怪起来,有月月担着,不用担心。”

    林月璇,“……”

    郑双把人解决之后,走到外面,对着文柳慧的人说道,“还想有人给你们发工资,就把时总带回来!”

    他们这些人之中,总有一个知道时御寒的下落,与其没有目标的到处乱找,不如直接用最粗暴简单的方法。

    就连林月璇都不得不佩服郑双的敢作敢为,果然是女中豪杰!

    两个小时之后,时御寒果然回来了,不过是被人抬回来的,跟上次一样,他被文柳慧打了大剂量的镇静剂。

    林月璇极力指挥下属把人送到医院,解除镇静剂,又把人带回海水天堂,却始终提着一颗心。

    坐在床边,看着时御寒憔悴的容颜。林月璇抬手轻轻的抚了抚他的脸,或许这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这么亲密了。

    郑双把文柳慧交给她的人之后,她又一次给林成功发了信息。

    若成功,那时御寒还会要她吗?

    林月璇不愿意想这些,越想越难过。

    许久,时御寒幽幽醒来,睁眼便看到伏在床边睡着了的林月璇。

    “小月!”时御寒起身,想把林月璇抱起来,却没有力气,镇静剂的后作用还没有消褪,他没有力气。

    “你醒了!”林月璇笑容淡淡的,“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给他做吃的,转动轮椅就要出去,被时御寒拉住,“我不饿,不想吃,你陪我坐一会儿。”

    “好!”林月璇乖乖坐着不动,眼光,在他脸上停留。

    时御寒抬起手,轻轻的抚上林月璇的脸,“疼吗?”

    林月璇摇头,“还好!”

    “对不起!”他说过要保护她,却屡屡让她受到伤害。

    “这不是你的错!”林月璇抓住时御寒的手,“我还是去给你做一些吃的吧!”

    他越是关心,她越是难过。

    林月璇转动轮椅往外面去,这一次,时御寒没有拦住她。

    林月璇到门口,就见任新急匆匆的跑进来,“时总,出事了,夫人受伤了!”

    林月璇的心一跳,林成功又失败了!

    以后不要叫林成功了,叫林失败得了!

    屡屡失败!

    林月内心愤怒,波涛汹涌,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冲任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然后到了升降梯那里,却又听见任新说道,“时总,好像是林成功的人,他怎么会知道夫人的行踪。”

    林月璇心跳得厉害,却依旧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下了楼,让女佣帮忙,她坐在轮椅上指挥,煮了一锅鸡羹。

    才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时御寒和任新匆匆的离开。

    “先吃粥吧!”林月璇喊了一句。

    却见时御寒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怎么的,林月璇感到那一眼极有深意,仿佛他知道些什么,而他和她之间,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

    文柳慧伤得很重,送到第二医院时,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

    时御寒守在手术室门口,低着头,把脑袋埋在膝盖上,做出最原始的保护自己的姿势。

    又不时的抬起头来,看一眼手术室,眼中写满了担心。

    “会没事的。”任新安慰时御寒。

    这一路走来,时御寒有多辛苦。他是最了解的人,不禁心疼起时御寒来。

    “是呀,夫人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这一次也会挺过去的!”郑诚也安慰。

    也不知蓝若妍怎么知道文柳慧的事,央求时御寒放她出来,说她是文柳慧的孩子,母亲受伤了,她理应床头尽孝。

    见两人都安慰时御寒,都是关心文柳慧的话,蓝若妍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寒哥哥,阿姨会没事的,你别太担心了!”

    时御寒沉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手术室的灯,又把脑袋深深埋在双膝之间。

    蓝若妍见状,走了过去,双手握住时御寒的手臂,柔声细语,“寒哥哥,别难过了,阿姨一定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

    时御寒甩开蓝若妍,却把脸转向窗外。

    蓝若妍的手握成拳头,紧紧的掐着,时御寒就那么讨厌她,讨厌到不顾救命之恩了吗?

    “寒哥哥,若真担心阿姨,下次还是把那个女人软禁起来吧!”蓝若妍把战火引向林月璇。

    时御寒回头,深眸杀意乍现,看了蓝若妍一眼之后,又把脸转了回来。

    蓝若妍被这一眼吓坏了,终于不再聒噪,而是挨着时御寒坐了下来。

    夜凉如水,医院的塑料椅子有些冰凉,蓝若妍只坐了一会儿就冷得发抖。

    她一边抖着,一边观察时御寒,却只看到他幽深的眼眸中,什么都没有。

    “寒哥哥,你冷不冷?”蓝若妍道,“若若去给你拿件衣服来。”

    其实她是想引起时御寒的注意,让他发现其实她很冷,然后给她一点关怀。

    时御寒看了她一眼,“你冷就先回去吧!”

    蓝若妍摇摇头,“我妈妈去得早,是阿姨一直带着我,我才有今天,作为女儿,妈妈还在手术室,我怎能安心回去。”

    任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得太不自然,很虚伪啊。

    时御寒又沉默了,也不阻拦!

    “寒哥哥,阿姨怎么会受伤?”蓝若妍作为林成功的合作伙伴之一,蓝若妍自然知道来龙去脉,不过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试图再次把战火引向林月璇身上。

    “你先回去!”时御寒猛地站起来,拎着蓝若妍往保镖那边一扔,把人扔了过去。

    “寒哥哥!”蓝若妍像是可怜兮兮的小猫,呜咽了一下,不舍的走了回来,“寒哥哥,我保证不说话了,你让我等着阿姨吧!”

    时御寒只是对保镖说。“带她回去!”

    有她在,回头再跟母亲煽风点火,母亲的情绪不受控制,就真的有危险了!

    “寒哥哥!”

    “寒哥哥!”

    蓝若妍的声音在半夜的医院走道里显得十分凄厉,胆小一点的,有种午夜惊魂的惊悚感。

    天亮的时候,手术终于成功,文柳慧也脱离了生命危险。

    ……

    十天过去了,时御寒没有再回到海水天堂。

    林月璇一天比一天失落,却不敢表现在脸上,这十天,她每天都要去医院做复检,从慢慢站起来,到慢慢走几步,再到慢慢走一段路,左腿也开始慢慢恢复,虽然不快,却也行动自如了。

    这十天,她让郑双安排人去找季凌风和简素心,却始终我无所获,毕玉那边也没有消息。

    她一天比一天焦急。却没有办法。

    第十一天,时御寒终于回到海水天堂,胡子麻扎,头发也长了,整个人好像又老了一些。

    “你回来了!”林月璇慢慢走着迎了上去,心里却没有雀跃,只有紧张。

    “你是不是不希望我回来?”时御寒阴阳怪调的,甩来林月璇迎上去的手。

    林月璇站得不是很稳,摔倒在地上,却不说话。

    她知道自己做过什么,而且不止一次,还有证据在时御寒手里,不解释,不站起来,只是仰着头,静静的看着他。

    “怎么?你也学会了若若那一套?”时御寒冷哼着,大步走开。

    若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抱她起来。

    但这一次,林月璇知道,她伤了他的心。

    文柳慧在她眼里是仇人,可在他眼里。文柳慧却是他唯一的亲人,相依为命的母亲。

    他可以顶撞她,违背她,却唯独不能容忍有人要害她。

    偏偏她却一而再的害她!

    林月璇努力的仰着头,让泪水落不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

    泪水终究是蓄满了眼眶,冲破眼角落了下来,落在地上很快消失在地毯上,看不见。

    林月璇坐了很久,郑双终于不忍心,过来扶她起来。

    “小心着凉。”

    “双姐姐!”林月璇抱着郑双的手,“我做错了吗?”

    “哎!”郑双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林月璇。

    只叹命运如此多舛,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竟然因为过去的仇恨走到这一步。

    “其实,时总和夫人,就像你和你妈妈是一样的。”郑双道,又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命运啊,哪怕相互只是仇人,单单纯纯的,也不会过得这么痛苦。

    林月璇沉默了,默默的上了楼,看时御寒不在,找来一张a4纸,在空白的下角签下名字,上面压着财产证明,又悄悄的坐了电瓶车,头也不回的离开海水天堂别墅。

    没有公交车直达海水天堂,最近的公交车站也要走十几分钟,而她的脚不允许,就直接把电瓶车开了出来。

    离开海水天堂,林月璇才发现,住在这里久了,也把这里当作家了,烟城之大,她竟然不知要往哪儿走去!

    毕玉住在欧阳家,她上次租住的房子也退了,想来想去,林月璇打给九哥。

    看来她做人很失败啊,一个好朋友也没有。

    接到林月璇的电话,九哥很意外,却还是爽快的答应,出来接林月璇,并用最快的速度帮林月璇租了价格还算公道的单身公寓。

    睡在陌生的床上。林月璇翻来覆去睡不着。

    难道是海水天堂的床太舒服了,小公寓的床太硬,她适应不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个时候时御寒在干嘛,也会跟她一样,在想她吗?

    不过,想起来更多的是恨吧!

    一个人行动有诸多不便,林月璇奢侈的要了外卖。

    看着卡中扣掉的数字,肉疼的想,得赶紧出去工作才行,要一边工作,一边找表姐。

    吃了外卖,想着一些事情,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看看时御寒站在她面前,满脸怒容的看着她,双目通红,仿佛发怒了的猛兽,要把她吞噬掉。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撕心裂肺的吼着,她却冷静的站着,看着她,一言不发,就连情绪都没有。

    一整夜,林月璇都在做梦,一会梦到时御寒控诉她,一会儿梦到简丹笑着身体慢慢变成透明,又梦到那个没有脸的孩子,在她头顶上喊妈妈。

    第二天醒来,林月璇就发烧了,想了很久,还是给毕玉打了电话。

    毕玉赶来时,林月璇已经陷入昏迷。

    ……

    “你醒了?”

    是惊喜的,是温柔的声音。

    林月璇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诺哥哥?”

    他怎么回来了?

    “诺哥哥?”林月璇的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她毫不犹豫信任的人,那就只能是欧阳诺。

    “傻瓜,怎么就哭了呢?诺哥哥回来了!”欧阳诺掏出手绢,为林月璇擦干眼泪。

    “看到诺哥哥开心的!”林月璇吸了吸鼻子,冲欧阳诺甜甜一笑。

    确实是开心的,最难过的时候,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诺哥哥给了她安慰。

    “傻瓜,这次诺哥哥回来就不走了!”欧阳诺也冲林月璇温柔一笑。

    只是,林月璇敏锐的发现,他的笑容与过去不同了,曾经无害的他,笑靥如花的眼底,有某种说不清的犀利。

    “为什么?”林月璇问道。

    得到安慰之后,她又开始反省,觉得自己不能连累欧阳诺,若为她回来,那她还是想办法把人劝走。

    “因为诺哥哥的家在烟城啊。”欧阳诺笑容暖暖的。

    刺痛了开门的毕玉的眼,她低下头,掩下眼中的受伤,走了进来,把苹果放到柜子上,笑了笑,“聊什么这么开心?”

    “说了你也不懂!”欧阳诺的语气有些差。

    但毕玉不介意,还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夏天最清纯的荷花,清新淡雅。

    “不说就不说。”

    毕玉俯下身来,帮林月璇拿个靠枕,扶她坐起来,“月月你说他小气不?”

    “呵呵……”林月璇聪明的不加入这两个人之间的战争,更不敢去看毕玉的眼睛。

    欧阳诺起身,洗了一个苹果,慢慢的削起来。

    他的手是做手术的,最拿手的就是刀子,苹果皮能在他手里玩出花来。

    毕玉看向欧阳诺的眼神都崇拜了起来,不过,在欧阳诺削好苹果抬起头来的瞬间,她眼中的崇拜又消失了。

    “发烧了多吃一点水果好得快!”欧阳诺把苹果放在盘子上,拿来湿巾帮林月璇擦手。

    林月璇赶紧缩回手,抢过湿巾,“我自己来!”

    毕玉对欧阳诺的心思已经明确的告诉她,她尽量注意,不做出让毕玉难过的事情。

    欧阳诺没有坚持,把垃圾桶往床边踢了踢。

    林月璇把湿巾扔到垃圾桶里,道,“诺哥哥你回来还在第一医院上班吗?”

    欧阳诺摇头,把苹果递给林月璇,“以后我要去欧阳公司上班。”

    一切不言而喻,他要争夺欧阳家的财产。

    那个淡泊名利。只喜欢行医的诺哥哥,终于还是变了。

    这就是形势,逼得你不得不低头。

    “先祝诺哥哥工作愉快!”林月璇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没心没肺的冲欧阳诺笑了笑。

    “还得祝诺哥哥多多赚钱!”欧阳诺跟林月璇开起了玩笑。

    “那就在这里提前预祝诺哥哥赚很多很多钱,富豪榜上有名!”林月璇从善如流,咬了一口苹果。

    毕玉冷哼一声,“我劝你还是在医院里呆着比较好,免得把欧阳家的财产败光,以后养不起老婆孩子!”

    “不用你操心,我老婆和孩子不会介意我穷!”欧阳诺怼了回来。

    林月璇总觉得气氛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只感觉这两个人跟平时的他们不一样,判若两人。

    “哼!”毕玉骄傲的哼一声,别过脸去。

    “若诺哥哥真的败光家产,那月月还会不会喜欢诺哥哥?”欧阳诺没有理会毕玉,而是看向林月璇,目含希翼。

    欧阳诺的问题吓林月璇一跳,不过却又明白过来,此喜欢非彼喜欢,点头,“会!因为你是我的哥哥呀。哪有妹妹嫌弃哥哥穷的。”

    “那说好了,月月不嫌弃诺哥哥!”欧阳诺似乎很开心,竟笑得像个孩子。

    毕玉眼中有一丝受伤,面上却保持着淡笑,“也就只有月月和我不嫌弃你了!”

    “去掉你,看你眼中充满了嫌弃!”欧阳诺也嫌弃的看了毕玉一眼。

    “哼!”毕玉很骄傲的再次把脸扭开。

    林月璇看着这两个人斗嘴,笑容慢慢的淡了,眼神也慢慢的暗淡下来。

    还能像他们这样斗斗嘴吵几句真的很好,只怕恋人之间,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欧阳诺对毕玉真的一点也不感冒,笑得灿烂的看向林月璇,“月月月月,再说一次你不嫌弃诺哥哥!”

    那期盼的模样,像极了讨要糖果的孩子,林月璇的心软了,诺哥哥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怎么能嫌弃诺哥哥呢。

    像是宣誓似的,林月璇说得很郑重,“林月璇永远不会嫌弃诺哥哥!”

    才说完,门口被人大力撞来,紧接着,时御寒满身冰寒的站在门口处。

    有光从门口处照射进来,照在他的身上,竟显得那么的孤寂。

    “林月璇不嫌弃欧阳诺,所以就嫌弃了时御寒?”他还是那副阴阳怪调的语气,唇角斜斜的翘起,露出一个似坏笑,又似嘲讽的笑。

    林月璇手一抖,苹果掉了下来,正掉在欧阳诺踢过来的垃圾桶里。

    他怎么来了?紧张到手指在抖,浑身僵硬到说不出话来。

    “这里不欢迎你,!”欧阳诺做出请的动作,脸色不太好。

    时御寒却推开欧阳诺,向林月璇走了过来,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不说话,但他眼中的冰寒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月璇低下头,不敢对视他的眼睛,这样的时御寒让她想起了,重逢之后的他,冷血无情。

    “你要干嘛!”欧阳诺上前来,拉开时御寒。

    但他的手只拿过手术刀,只会救人,怎么是那个双手血腥的时御寒的对手,时御寒大力把欧阳诺推开。

    欧阳诺踉跄了一下,才站定。

    毕玉看不过去了,上前来,单手拉时御寒一只手,往她这边一拉,一脚踹出去,试图踹翻时御寒。

    但时御寒也不是吃素的,一个借力掐向毕玉的脖子。

    毕玉偏头躲开,放开时御寒,推开一步,又一脚踹了过去。

    林月璇看得心惊胆战,转瞬间这两人就把病房的桌子掀翻了,里面的摆设乒乒乓乓的摔碎一地,苹果到处都是。

    欧阳诺脸色不好看,格斗是他的硬伤,他打不过时御寒。

    毕玉很冷静,那就是你推了我喜欢的男人,我就看不不顺眼,打一场再说。

    比起上次两人交手时的旗鼓相当,这一次,毕玉明显占了上风。

    林月璇似乎从时御寒僵硬的腿中看出什么,大喊了一声,“住手!小玉,他的腿受伤了!”

    毕玉却一脚踹在他受伤的腿上,“受伤了更好收拾,欺负我的妹妹在前,推了我男人在后,不打死他都是看在法律的份上!”

    毕玉的嘴巴忒毒,林月璇是领教过的,可打在时御寒身上,疼的是她的心啊!

    “小玉!”林月璇用一副求你了的表情看过去。

    毕玉终是无奈的退开了,但时御寒看她的眼神却依旧犀利,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趁两人打斗之际,欧阳诺已经走到林月璇的病床边,防备的盯着时御寒,就像是防着毒蛇猛兽似的。

    “让开!”时御寒才要拎起欧阳诺的衣领,再次被毕玉揍了过来。

    时御寒没法,只能放弃林月璇,再次跟毕玉过招。

    这一次,林月璇喊了几次都没有用,两人有种誓把对方打趴的架势。

    而欧阳诺泽则趁机扶起林月璇,往外面走去。

    林月璇要走,时御寒无心恋战,跟了出去。

    毕玉打得酣畅淋漓,兴头正起,缠住不放,一拳又挥了过去。

    “让开!”时御寒终于发话了。

    “有本事打赢了我再说!”毕玉尽量拖延时间,让欧阳诺把人带出去。

    “我把林月璇带走,欧阳诺就是你的了!”时御寒看着越走越远的欧阳诺两人,情急之下,说出了交易的话来。

    毕玉不屑的哼了声,“你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们母子一样心理有问题,爱一个人,是希望她开心!”

    人不在身边,谈什么爱,时御寒越着急,越打不过去,眼看着林月璇和欧阳诺的背影走远,吼道,“林月璇,你敢走,我就把简素心卖到非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