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8章 我的爱情里,你了无痕迹!

    林月璇脚步一顿,终是不敢再前行一步,她相信时御寒说得出做得到。

    毕玉也顿住了,为林月璇的停步。

    林月璇选择了留下来,她浪费力气跟时御寒打也没有用。

    “月月!”欧阳诺犹豫的看着林月璇,抱着她的手不放。

    当初是简丹,现在是简素心,时御寒总能找到威胁她的人和方法,可他真的不想看到她再回到时御寒身边。

    “对不起!”林月璇把手从欧阳诺手里抽出来,“谢谢你!”

    欧阳诺有一瞬的晕眩,他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两个词!

    他只想听月月说一句:带我走,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带她离开。

    算了,他还是先把简素心带走,才能安心带林月璇离开,就如当初她想带着简丹离开云空国一样。

    欧阳诺转身,没有胆量再次看到她离开,他选择先离开!

    似乎嫌弃林月璇动作慢了,时御寒过来,抓住林月璇大力一拉,拖着她大步的往电梯走去。

    “你慢点!月月的腿还没好!”毕玉心惊。

    时御寒就跟没听到似的,脚步不停,速度不减。

    林月璇感觉左腿隐隐作疼,却不喊出来,倔强的咬着唇,跟着时御寒的脚步离开。

    时御寒一句话也没跟林月璇说,林月璇亦不知说什么好,沉默的跟着。

    云空国的冬季游人多,车流量相较于其他季节,也多了很多,一路走走停停的,回到了海水天堂。

    郑双显得很开心,急忙跑过来打招呼,“月月!”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

    “双姐姐!”林月璇冲她笑笑。

    “都给我出去!”时御寒忽然冲在别墅里的女佣大吼。

    所有女佣慌慌张张的往外跑,就连管家也弓着身子,退出别墅。

    见郑双还在跟林月璇说话,时御寒那阴沉沉的目光登时横扫过来。

    郑双还想交代林月璇几句,不要顶撞时总,他心情不好。

    被时御寒一冷眼扫视,顿时不敢多说一个字,一溜烟出了别墅,又担心林月璇出事,不敢走太远,站在门前。

    林月璇缓缓走到一张沙发上坐下,刚才被时御寒拖了一路,左右开始疼了。

    “谁让你坐下的!”时御寒大吼,一张俊脸紧绷着,像是被谁欠了几个亿。

    林月璇的背脊僵硬起来,站起来也不是,坐如针毡。

    “不想跟我在一起,那就看清自己的位置,你只是我的奴隶,给我干活去!”

    林月璇觉得有什么在耳边炸开了,耳朵被炸得生疼,嗡嗡的作响。

    他居然还记得那份奴隶协议,而她早就忘记了。

    尽管明白,他在生气她害文柳慧,她还是难过了,却不后悔,这是她对母亲的交代。

    “以后这别墅的活统统归你,每天家具擦一遍,楼梯扫两边,地板拖三遍!”

    不知怎么的,林月璇想哭,却没有眼泪。

    似乎两人又回到了重逢之后,他冷漠的样子。

    林月璇还是不说话,忍着左腿疼痛,站起来就去拿拖把。

    别墅占地面积很宽,但只有两层楼。二楼也只有房间需要她打扫,算起来,只要动作够快,每天还是有空余时间。

    林月璇才起身,时御寒就一脚把垃圾桶踢飞。

    好像觉得里面没有垃圾,不够解气,又把烟灰缸砸到地下,里面为数不多的烟灰顿时洒落一地,玻璃渣子溅得到处都是。

    面对时御寒的有意刁难,林月璇一句话不说,默默的把烟灰扫干净,又把地板拖干净,来回折腾了几次,左腿也越来越疼,最后,把拖把放回去,她已经不想走动了,蹲在墙角,降低存在感,希望时御寒暂时不会想起她。

    可时御寒就像是掐好了时间一般,才蹲下去,就听到他在大厅大喊,“还不快点做午饭。我饿死了!”

    林月璇缓慢的走进厨房,开始淘米做饭,时御寒又在大厅里吼叫,“我要红烧牛肉,清炒银丝,金玉满堂……”

    他一口气说了十几个菜,林月璇记都记不住,只能手忙脚乱的随意做了十几个菜。

    等所有的菜都摆上桌子,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时御寒跟大爷似的坐在餐桌旁,明明坐的很规矩,姿态优雅,就连脸色也说不上阴沉,但别墅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气氛凝滞得让林月璇有种走进刑堂的感觉。

    “过来喂我吃!”

    就在林月璇想休息一下下的时候,时御寒的命令又下来了。

    林月璇搬了一张椅子,准备坐在他旁边喂他。

    “谁给你资格坐下的,你只是奴隶!”他的声音很轻,却也很重。

    林月璇僵硬的把椅子搬回去,盛了饭,又夹了他最喜欢吃的菜,喂到他嘴边。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开口说话。也不想反抗,只是麻木的按照他的指示做。

    吃了几口,时御寒却更加烦躁,猛地推开林月璇,又一脚踹在餐桌上。

    餐桌禁不住他的摧残,翻倒在地上,一桌子饭菜乒乒乓乓全部倒在地上,到处都是。

    林月璇错愕的看了许久,默默的走到角落里,拿起扫把,一点点的开始清扫。

    偷偷的瞄了一眼已经回到沙发上坐下的时御寒,林月璇一咬牙,把地毯一卷,连同那些残渣一起塞到一个超大的垃圾袋里,艰难的往外拖。

    她想着,回来拖干净地板,再换上新地毯就可以了。

    谁知,时御寒又喊了起来,“地毯洗干净!”

    林月璇咬着牙,看了时御寒许久,把地毯拖到外面专门清洗地毯和坐垫的干洗房,交给下面的专门的佣人操作。

    “谁让你干洗的,给我回去手洗!”时御寒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站在干洗房的门口,把光都堵住了。

    林月璇看向时御寒,却只见他满脸的冷漠。

    回头,把地毯拖了出去,默默的找来一个大盆,把地毯扔进去。

    这种地毯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羊毛地毯,不能水洗,林月璇放了一大盆水泡进去。

    倒入大量的清洗剂,胡乱的刷着,反正干净与否,都是坏的,不能再用。

    左腿很疼,有些站不稳,摔在水里,裤子湿了。

    好早云空国的气温高,不觉得冷,林月璇咬着牙继续刷。

    时御寒又走过来,不满意的扫了一眼到处是泡泡的地毯,“刷不干净就继续刷!我来检查!”

    林月璇还真的认真刷起来,两个小时后,干干净净的地毯挂到专门晾晒的不锈钢管上。

    林月璇终于受不了一p股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从早上到现在,她连水都没喝一口,胃开始隐隐作疼,疼得最厉害的还是左腿,脑袋晕乎乎的,一双手脚泡在水里久了,皱巴巴的,像是票漂白了的松树皮。

    “谁让你偷懒了,给我回去拖地板!”时御寒又走了过来。

    林月璇就奇怪了,不去公司一整天盯着她,还真是资本家风格啊!

    站起来,一阵火冒金星,天旋地转,好一会儿稳住身子,艰难的回到别墅里,开始打扫,原本干干净净的地板,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地的瓜子壳。

    再看时御寒,斜靠在沙发上,双腿搭在茶几上,手里捧着一包瓜子,瓜子壳吐在沙发上。

    “收起你的眼神,别以为装可怜我就会心软,从今天起,你只是我的奴隶!”他说完,狠狠把瓜子包装一拉,一大把瓜子撒在地上,到处都是。

    是呀,从她决定跟林成功合作开始,她就想过,有一天他们的关系会变僵。

    自作孽不可活。

    林月璇拿着扫把慢慢的开始扫瓜子壳,依旧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时御寒看着乖顺的林月璇,却猛地站起来,拖住林月璇,把她压在地上。

    别会错意,是膝盖顶着她的肚子,像是格斗压制敌人那般,把她压制住。

    胃更疼了,脸色苍白,额头渗出厚厚的细汗,看到他眼中的杀意,林月璇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妈妈没有了,孩子没有了,表姐……

    算了,听天由命吧!

    林月璇闭上眼睛,等待着他的大手掐上她的脖子。

    可等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等到,林月璇睁开眼睛,却只见他死死的盯着她,眼中的杀意不减,却不动手。

    “你杀了我吧!”林月璇忽然说道。

    为什么要这样说,不知道,对于生命,她很迷茫,尽量的活着,可真的面对死亡,她竟然发现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平静,一点惧意也没有。

    时御寒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眼中的杀意更深,却猛地把她丢开,站了起来。

    林月璇脑袋磕在地上,更晕了,也不爬起来,就那样略带懵然的看着他。

    “为什么?”她问。

    时御寒却头也不回的走出别墅,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林月璇慢慢站起来,把别墅清扫之后,脑袋还是很晕,胃疼到没知觉了,脚也疼,走到简丹之前住的房间里,躺了下来。

    感觉很累很疼,只想就这样睡过去,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想,就不会难过。

    ……

    时御寒发疯一般把车速提到最高,飞驰在海水天堂通往烟城市中心的大路上,好几次惊险的差点擦到别人的车子,却当作没事一般,继续飙。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半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有人在喊话,让他停下来,但时御寒却充耳不闻,不知目的在哪儿,却不想停下来。

    郑双心惊胆战的联系郑诚,告诉他情况,叫他想办法让时御寒停下来。

    郑诚没办法,只能求助季凌风。

    上次文柳慧受伤,他的人就主动把季凌风送了回来,季凌风也没有好的办法,派了手底下车技最好的人去追。

    空中的直升机还在穷追不舍。时御寒的车速越来越快,拐个弯准备上高速,忽然前方逆行而来一辆大货车,车速很快,眼看着就要撞上他的车子,时御寒眼疾手快的打死方向盘,一个漂亮的飘逸,擦着大货车身而过。

    这不是一场意外,大货车掉过头来穷追不舍,似乎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时御寒的车子撞碎。

    不仅如此,很多的奔驰也追了过来。

    时御寒不屑的冷哼一声,不仅没有加速,反而单手控制方向盘,一只手摸出枪,对准了后来车辆的轮子。

    连续的枪声响起,轮胎被打爆的声响此起彼伏,接着就是车子撞到一起的声音。

    时御寒充耳未闻,把车子一路开到了临城。

    一个人到上次林月璇接应他的江边坐了很久,不想回去,天慢慢黑下来,他一个人坐着,有行人来来回回。也有人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他却跟雕塑似的,把整个世界摒弃在外。

    月沉日升,晨风习习,新一天的阳光照在身上,他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

    季凌风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先回去吧!”

    他本该早就到了,却因处理那辆大货车的是事情忙到现在,不过到了最后,还是不知道谁在背后追杀时御寒。

    时御寒不动,季凌风索性搂住他的肩膀,“我说哥们,既然这么痛苦,回去就把她弄死,以后再没人能伤你,要是下不了手,哥们愿意帮忙!”

    时御寒回头,冷冷的横了季凌风一眼,复又看向江心,滚滚流水打着旋儿,不停的奔流,就像有些事,过去了就无法回头。

    “既然舍不得,那你还纠结什么,你知道你妈那人,换做是我,我也会报仇!”

    时御寒再扫了季凌风一眼,后者果断的闭嘴,他一夜没休息,可不想被时御寒推到江里洗澡。

    两个大男人并肩坐在地上,晨起跑步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看向他们俩的眼光有些怪怪的,那目光,就连季凌风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回去吧,别在这里做猴子了!”这么多人围观!

    季凌风拉时御寒的手臂,将他拉起来。

    这时,时御寒的电话响了,是郑双的。

    “时总,月月不见了!”郑双显得很焦急。

    时御寒一阵风似的跑上车,开了出去。

    “等等我!”季凌风牙痒痒的,重色轻友的家伙,既然放不下为何还要为难人家!

    回到海水天堂,郑双焦急的解释,“时总。月月不见了,录像显示,她没有出去,书房……”

    言下之意,林月璇可能去了书房,但书房是禁地,只有郑诚和任新才有资格进去,而她没有。

    时御寒没有说话,跑上二楼,开门进去,只看见冰冷的屏幕,快速的点开别墅的监控,却只看见林月璇走进厨房,再出来就消失了。

    别墅是私人领地,有很多监控死角,时御寒顿时想起简丹曾经居住过的房间,跑下去,打开房间。

    一片白的床上,有个小小的隆起。

    走近一点,只看见林月璇的脸比白纸还白,没有一丝人气。

    时御寒颤抖着手,靠近她的鼻孔,呼吸很微弱。似有似无。

    “不!”

    时御寒猛地卷起被子,抱着林月璇往外跑,车子在通往烟城市中心的路上狂奔,再次引来直升机的追逐。

    任新只能赶过来帮他处理车子超速的问题,季凌风用最快的速度换上白大褂,推着林月璇做检查。

    最后,一些列检查下来,林月璇的胃穿孔了。

    季凌风认命的开始手术准备,一夜不睡,他小心的叫来一个老医生协助,防止自己出错。

    时御寒守在手术室外面,很是疲惫。

    这是他近段时间来,第四次守在手术室外面等待了,这种煎熬,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

    ……

    林月璇是被疼醒的,才睁眼就被光刺激得闭上,过了一会儿,又睁开,却只看见郑双一个人,心里空荡荡的,闭上眼。

    郑双守在她的床前,见状,问道,“怎样?感觉好一点了吗?”

    林月璇知道,装睡是不可能了,“没事。”声音却很沙哑,几乎说不出话来,“我怎么了?”

    她只记得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就什么都记不住了。

    “啊?”郑双愕然的盯着林月璇看了半天,“你不是自杀啊!”

    林月璇皱眉,有些茫然,自杀?为什么要自杀?

    她姑且认为她看透了生死,却也不会想不开到自杀。

    “我很累,脚疼。”爬不上二楼,更多的是想距离母亲最后居住的地方近一点。

    郑双有种下巴掉了的感觉,她以为林月璇要自杀,时御寒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这会儿还在生气!

    “不自杀就好,我去告诉时总!”免得时总一个人生气,回头又两个人折腾,大家受罪。

    郑双风风火火的离开病房,林月璇闭上眼睛,感觉很疲惫,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食着她的生命力,让她一下子老去。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进来了,她以为是时御寒,睁开眼睛,失望了,季凌风穿着白大褂,比上次看到他时,瘦了一圈。

    不过,想到那个视频,林月璇激动的抓住他的手,“季医生,我表姐……”

    说得太急,一口痰堵住喉咙,咳了半天,咳了出来,缓了很久,才能完整的说出来,却掩饰不住焦急,“我表姐在哪里?”

    季凌风脸色明显不自然,“我也不知道。”

    “季医生!”林月璇再次抓住季凌风的手,“你怎能不知道,你们……”那样的事,她说不出来,不是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说出来了,以后表姐怎么办?

    季凌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时总可能知道,你去问他!”

    又是时御寒!

    林月璇的心仿跌入深渊,难道这一辈子他们都要这样,相互为难着,纠缠着吗?

    有了怨恨的爱情,能支撑多久,到时候,他是放了她,还是杀了她报仇泄恨?

    林月璇不敢想,沉默的放下手,配合及凌风的检查,做了胃镜。

    她做的是最先进的胶囊胃镜,并没有什么痛苦,恍惚间,又想起时御寒,他也有胃病,那天,她干活,他也没吃午饭。

    “时御寒怎样了?”林月璇问。

    季凌风放下手中的器械,“我以为你会恨他!”

    怎么会,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恨不起来,她恨的只有文柳慧而已。

    “他怎样了?”怎么不来看她。

    就算重逢以来,关系最恶劣的时候,只要她住院,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他。

    “他病了!”季凌风没有隐瞒,“胃穿孔,跟你一样!”

    林月璇掀开被子,下了床,“他在哪里,我去看看。”

    “既然担心她,就不应该跟林成功合作。”季凌风说了一句违心的话,说实话,换个立场,谁都会选择跟林成功合作。

    林月璇没有回答他,而是出了病房,推开最近的一个病房门口,果然看见时御寒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

    季凌风摇摇头,转身走了,就算不说,她也能凭着自己对时御寒的了解,找到时御寒,了解一个人这么深,用情如此深,偏偏遇上这般的命运,只能说造化弄人。

    林月璇缓缓走到时御寒的病床前坐了下来,看着他苍白的面容,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

    把手轻轻覆在他左上腹的位置上,这里,还疼吗?

    “对不起!”这是她欠他的,但作为一个女儿,她不后悔。

    林月璇把脸转向一边,让眼泪落在地上,忽然感觉停留在时御寒左上腹的那只手被一阵温暖覆盖,慌张的把眼泪抹干净。

    时御寒把林月璇扳过来,面对着他,“你哭什么?”

    “我没有自杀!”林月璇没有回答,而是用手在他左上腹揉了揉,“疼吗?”

    “你说呢?”时御寒紧紧盯着她,那灼灼的目光仿佛能把人融化。

    林月璇知道他说的是他的心,却沉默不说话,怎么会不疼呢?却不知道怎么说。

    见此,时御寒烦躁起来,“出去!”

    林月璇知道自己的态度让他生气了,顿了顿,缓缓起身,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弱弱的问了一句,“表姐呢?还好吗?”

    “出去!”时御寒忽然发火,把床头柜的医疗器械和摆设统统扫在地上,觉得还不够解气,把病床边上用于打点滴的架子也推倒了。

    稀里哗啦的声响震得林月璇的心跳就紧促起来,担心他的状态,却又担心自己站在这里惹他生气,进退维谷,站了好一会儿,才提起脚步,往外面走去。

    才走几步,就听到他略带小心的问,“林月璇,你真的爱过我吗?”

    爱?

    怎么会不爱?

    可她却说不出话来,在他眼中,她跟林成功联手害他母亲,就是背叛,就是不爱,她说爱,在他眼中会不会觉得虚伪和可笑。

    “你真的爱我吗?”他像是一个固执的孩子,执着的期待着她的答案。

    林月璇站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时御寒忽然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就那样赤着脚走到她面前,大力的抓住她的肩膀,摇得林月璇一阵晕眩。

    “你说啊!我说过,害阿姨的不是我母亲!若爱我,为何不相信我,若爱我,为何明知母亲对我最重要,还要害她!”

    “你说母亲三番四次害你,那我就跟你算算!母亲欠你的命,欧阳诺那次,是不是还给你了,简素心这次,我也还给你了!”

    “因为你,我顶撞了相依为命的母亲,因为你,我把救命恩人冷落在一边,因为你,我决定慢慢的放下一些仇恨,可是你呢!”

    “你勾结曾经出卖过你的林成功,一个你憎恨的人。就是为了害我母亲!”

    “我为你放下仇恨,你为我放下过什么!”

    “你要你的诺哥哥,你要你的母亲,你要你的表姐!”

    “可你!可曾要过我!”

    “我的爱情里,可曾有过你的痕迹!”

    仿佛要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出来,时御寒一口气说完,字字句句都蕴含着满满的控诉,震动着她的心。

    大颗大颗的泪从她眼中滑落,林月璇才发现,原来在这段爱情里,其实最痛苦的是他!他背负的仇恨更深更大!他比她还没有安全感,担心她会随时离开。

    是她做了太多让他觉得她会离开的事了吗?林月璇开始反思自己。

    在她以为自己为难的时候,他默默承受着痛苦。

    她以为自己付出得够多,殊不知,原来,他放弃了更多!

    他是那般的霸气、倨傲,说一不二,杀伐果断。

    他是那般的骄傲,年纪轻轻就带领时氏走向世界先进行列,拥有同龄人望尘莫及的权势和财富。

    却因为她,说出这一番怨妇式的、完全不属于他风格的话语。

    林月璇顾不上被时御寒摇晕的脑袋,挣扎着伸手。

    时御寒却以为林月璇要挣扎离开他,狠狠的把人扣在怀中。咬住她的耳朵,“我已经痛苦了,我已经在地狱了,你休想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我要你陪着我,天堂地狱,我在哪儿你在哪儿!”

    林月璇用尽全身力气的回手抱住时御寒,只轻轻的在他耳边回了一个字,“好!”

    时御寒说得对,他能放下仇恨,她也能,他说母亲不是文柳慧杀的,她就信他!

    时御寒以为听错了,激动得放开林月璇,掐住她的肩膀,“你说什么?”

    “我说,天堂地狱,我跟随你!”林月璇抬手,捧着时御寒消瘦的脸庞,深情坚定而认真,“你说,我母亲不是你母亲害的,我也相信你。诺哥哥不要了,表姐也不要了,从此以后只有你!”

    林月璇在心里说:妈,对不起,时御寒为她放弃得太多,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至于表姐,她相信时御寒会帮她救回来!

    时御寒知道她的心结,亦同样严肃又认真的说道,“我时御寒用性命起誓,你母亲的确不是我母亲所杀,天涯海角,我一定把凶手找出来!”

    这一次,林月璇主动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一时间,小小的病房温度开始攀升,就连空气都被融化了。

    就在两人情到深处自然想做时,门口被谁砰的一声关上了,季凌风戏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注意影响,好歹关上门,别给人家看真人版!”

    林月璇的脸爆红,热热的,推开时御寒。往门口走去。

    时御寒以为她害羞了,准备调戏两句,谁知她下了锁,立即回头抱住他,继续吻了上来。

    时御寒,“……”

    果然是他爱上的女人,够彪悍!

    然,一吻毕,林月璇脑袋晕乎乎的,“寒,我感到有些头晕!”

    说完就晕了过去。

    时御寒立即把人抱床上,打开门,大吼,“季凌风!”

    这一天中午,整个医院的人都听见有个声音大的恐怖的男子在叫季凌风,那声音,据说,震得整栋住院大楼都在摇晃。

    季凌风给林月璇检查之后,戏谑的笑道,“你消停一会儿吧,她这身子骨,经不起你折腾,得好好养一段时间。不然,做到浓处时,还得晕倒,那就尴尬了!”

    “出去!”时御寒指了指门口,“啰嗦!”

    季凌风一脸不悦,“我还有话说,对你们有好处……喂喂喂,我还没说完,我这是为你们两人好,过河拆桥的!”

    最后,季凌风是被时御寒拎着后领扔出去的。

    季凌风狠狠的踹了一脚病房的门口,“重色轻友,祝你早谢!”

    虽然嘴上骂得凶,但季凌风心情不错,这两个人总算好了,他也轻松了!

    ……

    时御寒胃穿孔,也不知被谁传到文柳慧耳朵里,一大早就急冲冲的赶到医院。

    季凌风不在,没有人拦着文柳慧,她直接闯进了时御寒的病房里。

    看见林月璇,先是一惊,接着指着林月璇,手指都是颤抖的,气得大吼,“时御寒!她怎么在这里!”

    “妈。您轻点声,别吵到小月了!”时御寒下来床,温柔的拥住文柳慧,“我们先出去说!”

    文柳慧推开时御寒,大吼大叫,“我就要在这里说!你说!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生病了,妈,您小点声!”得了林月璇的承诺,时御寒的心情好,哄文柳慧时也格外有耐心。

    “我就要大点声!这个害人精,这个賤人,她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她怎么不去死!”

    想到上次她差点就能杀死林月璇了,却被毕玉破坏,之后,林月璇又向林成功提供她的行踪,害得她受伤差点死掉,她就恨透了林月璇,恨不能马上掐死她!

    “妈!”时御寒抱住文柳慧,“我们出去说!”不由分说,抱住文柳慧就往外面走。

    “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文柳慧的精神特别亢奋,张牙舞爪的对时御寒拳打脚踢,挣扎着就想扑过去打林月璇。

    这么大的动静,林月璇睡得再死也醒过来了,懵然的看了一会儿,明白过来。

    努力压下心中那强烈的恨意,想想时御寒为她付出的,告诉自己,演戏演戏,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让声音听起来善意多一点,“阿姨……”

    天知道,她耗费了多少精力才喊出这两个字,“我知道你想为时家和叔叔报仇,可这一切,我也只是一个无辜者,我……”

    既然决定留下来跟时御寒一起面对,她就会努力的接受文柳慧,试着对她有好一点。

    对林月璇态度的转变,时御寒最开心不过,感觉拥有了全世界不过如此。

    “你无辜!那成仁又有多无辜,平白无故被简丹那个賤人抛弃,到头来,还被简丹和林成功谋害!”文柳慧却不买账,仿佛要把所有的恨意吼出来。

    林月璇再次耐心的解释,“我妈不是那种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两人都没有注意,时御寒很是激动,“妈,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賤人母女俩该死!”文柳慧恶毒的诅咒。

    “妈!”时御寒忽然严肃起来,扳住文柳慧的肩膀,“您说阿姨背叛了仁叔?”

    “那个贱人见利忘义,抛弃了你仁叔,嫁给了林成功那个賤人!”文柳慧恶狠狠的盯着林月璇,把所有仇恨都归算到她头上。

    “你说阿姨背叛了仁叔?怎么可能!”时御寒说得坚定,就连林月璇都疑惑了,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小月,对不起,在很久以前,阿姨曾经给过我一个录音笔,说,万一她出了什么事……”

    文柳慧打断他,“你说什么!你很久以前就找到了那个賤人,为什么不杀了她!时御寒,你不配做我时家的子孙,跟仇人的女儿谈恋爱,放过仇人,你大逆不道!”

    “妈!你想听我说完!”时御寒很是无奈,搂住文柳慧,不让她扑过去,“妈,阿姨说,其实最初她和仁叔才是一对,被林成功设计之后,觉得自己脏了,对不起仁叔,才离开仁叔的!”

    “不要脸!活该被算计!”文柳慧情绪激动,始终不停的对着时御寒拳打脚踢。

    时御寒只能把文柳慧扛起来就往外面走。

    先把人送走,才能安静的跟林月璇说过去的事。

    或许,过去,有什么阴谋在误会中隐藏了下来。

    时御寒是雀跃的,若过去真的有误会,那他们之间的仇恨是不是可以轻一点?他和小月的心理负担就不会这么重了!

    文柳慧不甘心,却还是被时御寒送到了新的住处。

    交代保镖看好文柳慧,时御寒回到海水天堂一趟,拿了录音笔,再回到医院。

    任新快心疼死了,时总就连做了手术都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下,他决定,以后工作累时。绝对不喊累,最多提议时总多请一个帮手回来,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

    林月璇忐忑的坐在病床上,胡思乱想:去了这么久,时御寒还不回来,会不会是出事了,是不是又被文柳慧忽然袭击,关了起来。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立即让郑双去找找看。

    郑双真的受不了这两个人,别扭时,恨不得你死我活,才过了一天就好了,好倒是好了,智商也倒退了,“找什么找,怀疑就给他打一个电话,打不通再说啊!”

    林月璇被调侃,这才想起来,现代社会还有手机这个东西,给时御寒打了一个电话,被告知正在回医院的路上,这才放心下来。

    不过,五分钟之后,时御寒还没到,林月璇便着急了,“怎么还没来,会不会是哄我的!”

    郑双给林月璇一个大大的蔑视,才五分钟,就算是飞机也没有这么快!

    不过,看到这两个人和好,又恢复了相互关心,她的心也就放下来了,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时御寒会对林月璇动手,又担心林月璇回伤害了时御寒的心。

    她这个做下属的,真心不容易。

    “月月,我真怀疑你之前真心在时总身上过吗?以前也不见你这么担心的。”

    林月璇不介意被怀疑,解释道,“之前他不是被文柳慧打了吗?我担心他又挨打。”

    “哎!”郑双自己也担心。

    不过担心也没用,他们母子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的煎熬,左等右等,林月璇终于忍不住了,“双姐姐,今天天气好,我们出去走走吧!”

    郑双不点破。想到门口等着时总可以明说,没人取笑你。

    “你还是乖乖的呆在病房里比较好,免得时总回来找不到你,想扒我的皮!”

    郑双无伤大雅的玩笑并没有打消林月璇的念头,自己起来,慢吞吞的往门口外面走去。

    郑双拿她没有办法,只能扶着她,慢慢的往电梯口下去。

    正所谓冤家路窄,电梯下了一层,就看见蓝若妍在口罩女子的搀扶下走了进去。

    蓝若妍显得很吃惊,接着冲林月璇破口就骂,“你要不要脸,缠着我的寒哥哥不放。”

    空间狭窄,可能是惧于郑双,蓝若妍靠着电梯的扶手,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蓝姑娘这话说的,我缠着他,也得他让我缠才行,不像是有些人,想缠都缠不上!”林月璇已有所指,也靠着电梯的扶手,站在蓝若妍的对立面,看起来有些慵懒,有些不屑。

    她的态度激怒了蓝若妍,“那是你不要脸,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不要脸的!”

    “只怕有些人即使不要脸,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林月璇声音淡淡的,却每一句都戳到蓝若妍的心窝里去。

    蓝若妍的脸色一点点的苍白,眼神也一点点变得阴毒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