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59章 算计全世界也不会算计她!

    撕开伪善的面具,蓝若妍的面目一点点变得狰狞起来,“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林月璇现在跟时御寒误会解除,心情美好得不要不要的,冲她淡淡一笑,一字一顿,语气轻松而调皮,“我说,有些人就算不要脸,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这些人就比如……”

    林月璇的视线开始在电梯上下飘忽,左右看了看,最后定格在蓝若妍身上,“你应该知道是谁!”

    “我撕了你!”蓝若妍被激怒,忍不住的向林月璇扑过去。

    口罩女子把蓝若妍拉住,“忍字头上一把刀,忍过去了,一定能够得到你想要的。”

    看得出蓝若妍对她很信赖,只一句话就能劝住蓝若妍忍下来。

    林月璇仔细的打量了口罩女子,感觉她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口罩女也深深的回视了林月璇一眼,那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得林月璇浑身不自在起来。

    郑双不动神色的移动到林月璇面前,挡住口罩女的视线。

    电梯里只有他们四个人,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安静下来,感觉怪怪的。

    好在,电梯很快就下到一楼,各自离开。

    ……

    林月璇只把今天的偶遇当作是一个小插曲,心情美好的去等时御寒回来。

    “双姐姐,这边的太阳没有那边的太阳好啊!”林月璇往视线开阔的草坪走过去。

    郑双噗嗤一笑,为林月璇的幼稚,却十分可爱。

    依着林月璇走到草坪中央一张长椅子上坐下来。

    只要不超负荷,运动运动对伤口的愈合有帮助。

    林月璇虽然坐着,却不像是一个坐得住的样子,脖子伸得老长,对着草坪那边的医院门口翘首以盼。

    时御寒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欧阳诺和毕玉。

    不管何时何地,怎样的心境下,见到欧阳诺,林月璇都是开心的。

    “诺哥哥!小玉!”林月璇开心的跟二人打招呼,“你不用上班吗?”

    “喂喂喂,人民公仆人民公仆,你还真的把我当成仆人了。不给我周末休息咩?”毕玉打趣的坐在林月璇旁边,拉着欧阳诺坐在她的旁边。

    一张长椅子,郑双坐在最左边,依次是林月璇、毕玉、欧阳诺。

    欧阳诺很不满意毕玉的安排,却碍于郑双在,担心郑双回去告状,月月和时御寒会发生不愉快,便忍住没有发作,只是温和的越过毕玉看向林月璇,“现在感觉好点了吗,怎么那么不注意。”

    “好多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林月璇冲欧阳诺甜甜一笑。

    欧阳诺回以一个大大的暖笑,“以后一定要按时吃饭,少吃多餐,千万不能吃刺激的食物,等会儿我给你传一个养胃的食谱,回去好好的养着。”

    “谢谢诺哥哥!”林月璇的笑容很真诚。

    坐在中间的毕玉心里不是滋味,就算中间隔着一个她,也丝毫不影响欧阳诺放在林月璇身上的关心。

    算了,只要他开心。

    毕玉苦笑着,回头狠瞪欧阳诺一眼,再转头,露出温和,“月月,你快点好起来,别让我担心,你不知道,我哥念叨了几次,说我不照顾好救命恩人呢!”

    毕玉的哥哥?

    林月璇没有印象,也不认识,干笑着说道,“谢谢你哥哥的关心,我很好!”

    “你都这样了还算好!”毕玉无语了,“真要把命折腾没了才叫做不好吗?”

    她是真关心林月璇,才会痛责,但欧阳诺就不乐意了,“说的什么话,月月一定会健康到老,长命百岁的!”

    “我也这样觉得!”毕玉附和,有些难受,他的关心永远都在林月璇身上,哪怕一点点也吝啬分给她!

    “你们啊!”林月璇真不知说什么好,不过,能有毕玉这样的朋友,是她的幸运,至少不会像蓝若妍那样,因为爱而不得,三番四次的报复她。

    “我们会好好的!”毕玉趁机厚脸皮的抱住欧阳诺的手,做出一个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胸膛的动作,然后快速离开,装作鸡皮疙瘩落了一地的样子抖了抖,“画风不对吧,我们还是这样舒服!”

    林月璇知道她在安慰她,冲她低声说了句,“加油,搞定诺哥哥!”

    声音很小,却还是传到欧阳诺耳中。一丝苦涩漫上心头,她眼中,他永远都是哥哥的位置!不过,只要有位置,哪怕只是哥哥,他也愿意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若平安,他站着不动,若摔倒了,他会最快的速度把她扶起来!

    毕玉心里更不是滋味,今天的局面,是她坚持,是她固执所造成,欧阳诺是她自选的,等待也是她坚持的,怪不得谁。

    林月璇最想拒绝的,恰恰是她最想要的!

    事实证明,好朋友之间,即使最简单的话题,也能聊个半天。

    加上郑双,三个女子叽叽喳喳的,欧阳诺干坐着,就像是局外人,却没有半点不耐。

    其实毕玉知道,他不过是想多停留在林月璇身边一些时间,哪怕一秒都不想放过。

    林月璇一边跟两个女孩聊天,眼神没忘记不时的往医院门口扫,终于忍不住又给时御寒打了电话,“怎么还没到啊!”

    “临时出了点事,再等一会。”时御寒正在公司。

    之前大部分时间在医院耗着,公司很多事情都是郑诚处理的,今天,时氏遭人背后散布谣言,股价大跌,他赶回去处理了。

    “别太累了,你的伤口还没拆线!”林月璇叮嘱了几句,便挂上电话。

    看着林月璇一脸的幸福,欧阳诺的心也开始慢慢的放下来,只要她过得好,他就不必担心了。

    三人正聊得开心,郑双和毕玉忽然冲了出去。

    看到对方冲出去,又一起停了下来,最后,两人眼神交流,还是郑双出去比较好。

    毕玉退回来,继续坐在林月璇和欧阳诺的中间。

    “怎么了?”林月璇问。

    “有人偷拍!”毕玉简单的说道,觉得拍照的人不对劲,他们一不是明星,二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偷拍他们,肯定不干好事。

    两分钟之后,郑双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双手空空。

    ……

    时御寒双手翻飞。不停的键入指令,屏幕上一串串一般人看不懂的代码闪动着,不多时,郑诚笔记本上打开的网页忽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可以了!”郑诚严肃的脸露出一丝轻松,也不知谁在背后散布谣言,说林氏即将收购时氏,原因只为林成功的女儿是时氏的法定代表人,时氏最大的股东,不出意外,2017年初,时氏会改名林氏,还天花乱坠的大肆乱说,说之前就有预兆,从之前时氏把城北工程交给林氏就可以看出来。

    惯来沉稳的郑诚见到这些谣言时,也气得不轻。

    除了文柳慧和蓝若妍,他从来不怀疑林月璇会背叛时御寒,因为她离开之前,留下财产证明书和空白的签名。

    打电话一一威胁小网站撤销那些假消息,有点困难,以为网站太多,多如牛毛,累死了公关部门,也做不到。

    于是,只能请来时总,这个隐藏的黑客高手,把搜索引擎黑掉,把这些谣言消除。

    结果,两个人才准备放轻松下来,一个大型网站发了一条消息,最醒目的就是:“欧阳家继承人和时氏董事长愉快相处,疑欧阳家和林氏要联合起来,吞并时氏,配上一张大大的醒目的照片,还是最新鲜出炉的林月璇四人坐在长椅上的场景。

    郑诚小心翼翼的看向时御寒,只见他浓郁的剑眉一点点的蹙拧起来,身上的寒气也越来越重,仿佛一台高效率制冷剂机,办公室里的温度瞬间下降。

    “时总,这一定是个误会!”郑诚都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或许因为郑双在其中,担心妹妹吧。她的身份,一旦曝光,以后就不能做暗处的工作了,转入明处,风险更大。

    “我知道!”时御寒迅速点开刚才关掉的文件夹,噼里啪啦的开始敲击键盘,大约两个小时候,网站上的新闻消失一空。

    而这时,林月璇等到心都乱了。

    “为什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林月璇不知问了郑双多少次。

    她不喜欢啰嗦,偏偏一遇到时御寒的事情,就忍不住多说。

    毕玉和欧阳诺已经离开,她也和郑双回到病房里。

    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时御寒才回来。

    林月璇一颗心才放下来,“你终于会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时御寒顿了顿,“是有点事,不过解决了。”

    “养病这段时间,能推给郑诚他们做的,就尽量推吧,别把身体累坏了!”林月璇上前,帮时御寒脱掉西装外套。

    走的时候,他穿的还是第二医院的病号服,因为要去公司,中途换了,林月璇找来备用的休闲服,给他换上。

    做手术留下的伤口还没有好,不能下水,想了想,林月璇去了卫生间。

    时御寒紧跟其后,“干什么呢?”

    “你来洗把脸!”既然人进来了,她也懒得走出去,腿疼!

    时御寒偏了偏脑袋,“你帮我!”

    林月璇白他一眼,“不够高!”

    伤口在左上腹,时御寒不好弯腰,索性蹲了下来,“这样够了吧!”

    林月璇拧干毛巾,开始帮他擦脸。

    他的皮肤被晒成天然的小麦色,很健康,但毛孔却很细腻,褪去商场上凌厉的气势,此时的他温和得像一个安静的大男孩,就连棱角都软化了,那线条柔和的容颜,如同上好的岫玉,泛着温润的光泽,林月璇忍不住一点点的沿着他的眉骨。到鼻梁,再到薄唇,一点点的描绘着他的轮廓。

    她的手不似一般小说女猪脚里的柔若无骨,更没有什么又滑又嫩,因常年干粗活,她的掌心和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皮,干燥粗燥的感觉在脸部摩挲,摩擦生电,电得他的脸部麻麻的,一阵激颤由脸部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时御寒无奈的抓住林月璇的小手,“别胡闹!”

    他可不想像昨天那样,来一次情不自禁,最后惨淡收场!

    林月璇不舍的又掐了一把他的脸,才依依不舍的收回来,“看得摸不得,哼!”

    时御寒哭笑不得,这话应该他说吧!

    看的吃不得,简直就是要命啊!

    “等哪天身体好了,看我不收拾你!”

    林月璇调皮的冲她吐舌头,“等着!”

    反正现在不得瑟一点,哪天身体好了,他也会收拾她。好不如趁着现在,有身体不好这张免死金牌,多得瑟得瑟几天。

    林月璇开始认真的给时御寒擦脸,老天是公平的,给了他那么俊美得容颜,那么天才的智商,却给了他一个不行的童年和坎坷的身世。

    林月璇的动作越发温柔起来,为这样的时御寒。

    她心疼他。

    “你要擦身吗?”林月璇说完自己都脸红。

    云空国的气温高,一天不洗澡,肯定难受。

    伤口没长好,洗澡是不能的了。

    “你要帮我吗?”时御寒期待的看过去。

    林月璇却瞥见他眼中更多的是戏谑,脸红红,支支吾吾的把毛巾塞到他手上,“你还是自力更生吧!”

    说着慌张的跑了出去。

    时御寒在卫生间里呵呵的笑了起来,小丫头,总算又回到从前了!

    幸好他一直坚持了下来,从未想过要放手!

    慢慢的换了衣服,自己把身体擦了一遍,转身出了卫生间,拿出简丹留给林月璇的录音笔。

    “这是上次在朗月岛阿姨给我的,说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就把这个给你!抱歉,一直瞒着你。”

    林月璇接过录音笔,手指都在颤抖,原来妈妈还给她留了东西!

    “月月,当你听到妈妈说的这段话,那一定是妈妈不在了。对不起,妈妈还是把你一个人扔下了,但是,这么多年,妈妈太累了。

    对不起,原谅妈妈的自私,丢下你一个人寻求解脱了。

    其实,妈妈一直隐瞒你一个秘密:在你未出生之前,我跟你叔叔林成仁才是恋人,但是……总之,孽缘,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就跟你父亲发生了关系,有了你,但我心里一直都有你叔叔,自那之后,不愿意再触碰你的父亲。

    终于鼓起勇气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他那样对我,其实也是我咎由自取的,希望你不要恨他。

    也希望你能一直坚强下去,要向前看,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毁掉自己的一生。

    好好的照顾自己,妈妈会在天堂里跟爱人相聚,你也一样,好好的跟小寒相处,他是怎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你怎样!

    好了,我的宝贝,妈妈要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

    录音笔还在回放,林月璇已经泣不成声。

    以前,她只知道,被林成功威胁,是简丹唯一的痛苦,原来,她还背负着这么大一个秘密,难怪她会说解脱了,或许。她执着的要为母亲报仇的时候,母亲却为她能有个名正言顺离去的理由而开心。

    林月璇释然了,真的释然了。

    原来,她童年的阴影和不幸,追根溯源,又能说得清谁对谁错。

    所幸她身边还有时御寒,还能跟爱人在一起。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入怀中,“好了,不哭了,阿姨在天堂一定会过得很好。”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安慰。

    林月璇吸吸鼻子,扯了纸巾擦干眼泪,“我是不是很固执?”

    时御寒想来,偶尔小妮子还真是固执,不过现在他可不敢这么说,“谁没有个固执的时候,一切都过去了,阿姨解脱了,你还有我!”

    “嗯!”林月璇靠入时御寒的胸膛上,静默的感受着他的心跳,感觉岁月是那么的静好。

    两人身体都没有完全好,站了一会儿,担心林月璇的腿吃不消,时御寒把她轻轻的搂到怀中,抱到床上。

    说来也奇怪,明明伤口会疼,弯腰都不能做到,却偏偏把她抱起来时,只感觉到满满的幸福,而不是伤口疼。

    两人依偎在床上,时御寒道,“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林月璇枕着他的手臂,吸鼻子,“不会!那不是因为你……”

    “小月!”时御寒扶额,难怪人家说夹心饼干不好做,他夹在林月璇和文柳慧之间,就没有过安生的日子,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坦诚布公,“其实我妈妈很可怜的,你只看到她疯狂的一面,可我看到的却是我们很幸福的一家,忽然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

    我父亲,惨死在海水天堂,你的叔叔林成仁是我父亲最好的兄弟,为了救我的父亲,惨死在云空海里,还有我的妹妹,才两岁,就被那些人泡在云空海里,随浪逐流,不知所踪。

    我被追杀,若非若若相救,可能我们就没有见面的机会。

    命运最残忍的是我的母亲,她被大火烧伤面积高达百分之七十,全身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没有被烧死也是命大,她本是烟城最美的女子,一夜之间,丈夫没了,女儿没了,家没了,所有的所有都没有了,只有一个残破的身体。

    一路走来,为了保护我,她几次差点被人追杀致死。我们曾经穷到连方便面都吃不起,妈妈的脸部发炎没钱治疗,明明知道仇人是林成功和欧阳铎,却无力报仇,看着仇人逍遥。

    小月,你可以想象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几个人的心理不会发生变化,又有几个人还能保持一颗圣母心去面对世界。

    我不要求你原谅她,但是,请你以后你不要跟林成功合作害她,好吗?”

    林月璇知道两家有仇,却还是第一次听说得这么细致,深深震惊,难怪文柳慧会那么疯狂。

    换位思考,若是自己,能够做到吗?

    不能!

    起码文柳慧还记得曾经帮助过她的林成仁,也算是有情有义!

    点头,蹭着他的胸膛,“我答应你!”

    在决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决定不会再跟林成功合作,伤害时御寒了。

    “有时间。我把录音给母亲听听,希望她能够改变对你的偏见。”时御寒紧紧握住林月璇的手。

    事实证明,两个人之间的芥蒂消除了,说什么,做什么,都会有商量的余地,就很容易理解对方。

    ……

    欧阳诺的办公室里,毕玉生气的把欧阳诺推到椅子上,按住他,不让他动弹,“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欧阳诺道,冷着脸,跟平时对她的态度没什么两样。

    就连毕玉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她的判断出错了,却不死心,唯恐欧阳诺做出了一时冲动的事情,以后会后悔,“你是不是在算计什么?”

    “我能算计什么,我只是一个医生!”欧阳诺看着毕玉,眸色清澈,近距离接触,他的心跳也很正常。

    “你是不是在算计月月!”毕玉不跟欧阳诺绕圈子,直截了当。

    “我算计全天下也不会算计月月!”欧阳诺说得很坚定,他怎么会算计月月呢?

    想了想,恍然大悟,“你是说医院里照片的事情?”

    毕玉点点头,“真的跟你没关系?”

    欧阳诺对毕玉的脸色却好了起来,说实话,他对毕玉不感兴趣,却不得不因为她一再的帮助月月,而对她的态度一点点好起来。

    “真的!”欧阳诺就差举双手保证,“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算计月月!”

    毕玉这才放开欧阳诺,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希望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永远都不会算计月月!”

    这样以后他才不会有机会得到月月,而她,才有机会留在她身边。

    她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能对月月好,又对自己好,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闻言,欧阳诺看向毕玉的眼神终于温和了下来。“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妒忌月月,她年幼时够苦了,我希望她能幸福一辈子。”

    “是呀!”说到林月璇,毕玉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怎么会有那么糊涂的人,明明救了我,却忘记了。”

    许是她的这份善良,才令她嫉妒不起来。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被她怼死了。

    “别看她平时做什么都讨好别人,那是她没办法,其实月月比谁都倔强!”说起林月璇,欧阳诺的话也明显多了起来,把童年到现在的事情回忆了一个遍。

    他说,毕玉就听着,只要欧阳诺能跟她说话,哪怕内容是林月璇,她也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动听的男声。

    “你就没想过从时御寒手里抢回她?”毕玉忍不住问道。

    “怎么不想。”欧阳诺道,不知怎么就跟毕玉说起了曾经的心事,“那时看她过得不好,我做梦都想把她带回身边,但回到我的身边,她不开心,那我岂不是害了她,还不如帮她重新回到时御寒身边。”

    欧阳诺想起来就心酸,但爱情就是这样,不是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的,伤心也好,开心也罢,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要妄图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她,否则,总有一天,会永远失去她!

    毕玉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支持欧阳诺对林月璇好,虽然很心酸,却也能因他脸上的笑容而开心。

    这就是传说中的痛苦的快乐!

    “说了半天月月,说说你,怎么会忽然决定要继承欧阳家?”毕玉道。

    在她眼中,欧阳诺是个淡泊名利的男子,不会在意欧阳家的财产。

    “我爸爸担心有一天欧阳家落在大哥手里会毁掉!”欧阳诺只说一半,他还希望自己有能力,随时能帮助月月,而不需求助于人!

    “你大哥那个人有些心术不正,你自己小心一点!”毕玉想到上次欧阳谦跟她说的话,“他很在意欧阳家的财产,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爸爸才要求我继承欧阳家!”欧阳诺低着头,显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你呢,听说你快要升职了,先恭喜你。”

    “是呀,我现在的工作太危险。”毕玉道,虽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但她现在的工作太危险,父母不放心,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她真的不忍让父母担心。

    “其实我很羡慕你!”欧阳诺道。

    “有什么好羡慕的!”

    难得两个人相处没有吵架,毕玉很自然的靠在椅子上,“是你们要求太多!”

    欧阳诺没有反驳,是呀,欧阳夫人要求他要争家产,欧阳铎要求他要争取,要求这样那样,却从来没有问过,他喜不喜欢,被压着做不喜欢的事,又怎么会快乐。

    “你看我爸爸妈妈。他们就不会要求我一定要怎样怎样,我想进部队,他们就支持我,我希望到这里来工作,他们也支持我,而不是你的爸妈那样,要求你这样,要求你那样。”

    “所以我羡慕你啊!”欧阳诺道,“羡慕你比很多孩子快乐!”

    毕玉沉默了许久,露出小女孩一般的笑容,“那倒是,估计是上天对我的补偿吧!”

    虽然不知亲生父母是谁,却能拥有养父母的爱,给她最好的教育,把她当作公主一般来养,那是多少呆在亲生父母身边的孩子羡慕不来的!

    难得两人相处愉快,毕玉在欧阳诺的办公室里说了很久,又一起回到欧阳家。

    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在欧阳家的草坪上,走在欧阳诺身边,看着他在她面前难得的露出温柔,竟产生了一种他们好像老夫老妻的错觉。

    即使是错觉,也足够她偷着乐很久。

    ……

    一周后。时御寒和林月璇双双出院。

    再次回到海水天堂,林月璇感到格外的亲切,回来就奔别墅大厅而去。

    咦,她没走错呀!

    大厅里的装修风格没变,家具却全部都换了。

    “这……”林月璇肉疼,这得要多少钱啊!

    “原来的沙发呢?”林月璇问道。

    “扔了!”时御寒声音很冷,但脸色很温和,把行李扔给管家,拉着林月璇坐下,“才刚刚好,别乱跑!”

    林月璇汗,她只是在大厅了转了一圈,怎么就叫做乱跑了?

    “想几天前……”林月璇阴嗖嗖得目光扫向时御寒,几天前某人还说她是奴隶呢!

    “向前看向前看!”时御寒豆大的汗珠往外冒,果然女人才是最记仇的。

    那时他不也是气昏了头,才折磨她的吗?事实证明,折磨她,等同于自我折磨。

    所以怕她翻旧账,才会把家具全都换了,幼稚的以为,看不到那些,就会忘记了。

    在林月璇面前,时总一向幼稚。

    林月璇哼了一声,把自己埋在沙发里,纯手工制作的沙发很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小月,等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见见母亲,好吗?”时御寒见林月璇心情好,小心翼翼的探问。

    “好!”林月璇满口答应。

    既然文柳慧不是杀害她母亲的凶手,那她也该放下了,解释清楚,或许她就不会那么恨她,以后时御寒夹在中间也不会那么为难。

    “那我来找个时间。”时御寒松了一口气,明知道自己该相信林月璇,却还是会担心她不愿意面对。

    如今得到林月璇的亲口答应,时御寒的心情都明朗了几分。

    “你来做主!”林月璇十分顺从。

    两个人又恢复如初,就连一句最普通的话,都说出甜蜜的味道。

    站在不远处的郑双把脸扭过一边,越想越觉得自己该找个人谈谈恋爱了,这两人每天都在她面前狂撒狗粮,单身狗伤不起啊!

    “要不我俩凑一对?”任新小心的凑过去道。

    “滚!”郑双把任新推开。

    任新沮丧的问道,“为什么啊,你看我好歹也是精英。房子车子都有!”

    “太熟了,不好下手!”郑双一本正经。

    任新,“……”

    单身狗伤不起,单身男狗更加伤不起!

    ……

    文柳慧新的住处,市中心一座繁华的公寓楼三楼。

    时御寒买下这一座公寓三楼所有的房子,方便文柳慧和她的保镖住。

    带着林月璇来,引起这些保镖一阵紧张,差点就打起来。

    最终,还是顺利带着林月璇进入公寓。

    见到林月璇,文柳慧的情绪暴躁起来,指着大门,又指了指林月璇,“把她给我扔出去!”

    几次杀而不死的林月璇堂而皇之的走进她的大门,这不是在讽刺她吗!

    “妈!”时御寒走过去,拉文柳慧的手,耐心的说道,“妈,你先听这个再说!”

    时御寒把录音笔的复制给了文柳慧,按下播放键。

    简丹温婉的声音再次浮现在林月璇耳中,难过,却愿意尝试,或许还能解开当年一些谜团。

    本以为听了录音,文柳慧就会对林月璇有所改观,谁知听了录音之后,文柳慧却更加的狂躁了,忙活了半天,适得其反!

    “她跟林成功发生关系又怎样,谁规定她就一定要嫁给林成功,就算她大着肚子嫁给林成仁,林成仁也不会嫌弃她,明明是她欺骗了林成仁,她就是个骗子,欺骗了成仁的感情,骗得他一无所有!”

    这样明显的对简丹人格的怀疑,让林月璇很难受。

    若今天,为柳慧为难她,她一定会忍着不说话,但她说到母亲,她就不得不为母亲辩解,“我母亲不是那种人,还请阿姨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是的妈妈,我见过阿姨,她比我们想象中要坚强要自律,怎么可能做出贪图钱财的事情来。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时御寒忍不住为简丹辩解。

    却被文柳慧吼了回去,“你懂什么,要不是她跟林成功在一起,林成仁也不会失去林家的继承权!”

    时御寒和林月璇敏锐的从文柳慧的话中听出了什么,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同时把目光锁定在文柳慧身上,许久,还是时御寒提出疑问,“妈,你告诉我当年林家怎么回事?”

    当年他还小,很多事情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林家和欧阳家联合起来,害得他家破人亡。

    “我干嘛要告诉你!”文柳慧看见林月璇就狂躁,别指望她能跟林月璇说些什么,要不是时御寒在,她还会对林月璇下手!

    “妈,若说这件事跟我们时家的大仇有必然关系呢,说不定除了林家和欧阳家,还有其他仇人对我们下手了!”时御寒连哄带骗的。

    用一个人最在乎的事情来打开缺口,时御寒成功了。

    文柳慧不善的剜了林月璇一眼,“说起来可以追溯到你的爷爷那一辈,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你奶奶是欧阳铎的亲妈,怎么就嫁给了你爷爷,却把亲生儿子扔在一边,最后欧阳铎就设计报复我们家了。

    林成仁跟你爸爸是好兄弟,但林成功却跟欧阳铎是最好的兄弟。

    当时简家还算是烟城的一流家族,十分富裕,也不知怎么,林家老爷子就放话了,说简家的姑娘嫁给谁,以后林家的继承权就给谁。

    简丹跟成仁是情侣,本来结局可以预见,可谁知道,简丹忽然就跟林成功结婚了,成仁一无所获,最后还稀里糊涂的跟着我们时家倒霉。”

    文柳慧尽量的回忆当时的细节,“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简丹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嫁给了林成功!不过她嫁给林成功之后,简家也倒霉了,活该!”

    文柳慧说的,跟简素心调查到的差不多,林月璇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时家、简家、林家、欧阳家,当年烟城最富裕的四个家族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时御寒也敏锐的发现了什么,却暂时压下那些疑惑,对文柳慧说道,“所以说,妈,您不能责怪阿姨和小月,为了拒绝林成功,阿姨和小月在林家吃了那么多苦,可见阿姨心里有仁叔。”

    时御寒第一次在文柳慧眼中看到了犹豫,知道有些事不能太过着急,并没有太过坚持。

    不过调查简丹死因,他还是不遗余力。

    最重要的突破口就是蓝若妍!

    “妈,这段时间若若有没有给您打电话!”时御寒问道,有些事情不能正面问,否则,以文柳慧的性格,又该暴躁了。

    “有啊!”说起蓝若妍,文柳慧的目光是温柔的,就像是提到了自己的孩子,满满的慈爱,“她说你最近都不理她,还不许她出门,把她关起来了,怎么回事?”

    林月璇皱眉,“你把她软禁了?”

    时御寒点头。

    林月璇沉默了,时御寒嗜好真奇怪,专门爱囚禁别人,

    不过,蓝若妍被软禁起来,又怎么会出现在医院?

    “你确定她一直在别墅里不出去?”林月璇有必要肯定。

    “不知道,这段时间她的腿需要做复健,我没拦着她。”时御寒道。

    那蓝若妍出现在第二医院就不奇怪了,林月璇又疑惑了,“她的腿比我的腿早拆了那么久的石膏,我都能行动自如了,她还做什么复健?”

    蓝若妍被林月璇追着怀疑,文柳慧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再次往上冒,“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家若若干嘛,告诉你,我家若若是最好的,我只要若若做我的儿媳妇,至于你,总有一天,我会杀死你!”

    文柳慧的狂躁是时御寒最无奈的事情。“妈……我说过,我只要月月,若若只是妹妹。”

    不知怎么的,林月璇忽然脑补了一个恶婆婆和恶姑姑联合起来,整天跟媳妇过不去的画面,背后一阵寒凉,打了一个抖。

    “怎么了?冷吗?”时御寒搂住林月璇,“我们回去吧!”

    虽然不能解除文柳慧的误会和仇恨,但文柳慧的犹豫也是一个好的开端,时御寒见好就收,别在这里逗留得久了,反而适得其反。

    “妈,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您好好休息。”时御寒找了个借口。

    林月璇会意,“阿姨再见!”

    文柳慧最担心的就是时氏,一旦时氏倒下,她拿什么报仇,闻言,摆摆手,“去吧!”然后回头,阴测测的瞪着林月璇。知道她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两人从文柳慧的公寓里出来,林月璇继续提出自己的疑惑,“我怎么感觉蓝若妍很神秘的样子?”

    “你想多了!”时御寒开着车,想了想,解释道,“可能是你跟她接触不多,不熟,才会这样觉得。”

    林月璇心想,她和蓝若妍还算不熟?几次被她害,差点死掉,熟得不能再熟了!

    “若我说,蓝若妍要害我,你信不信!”她旧话重提,略带着小心,也会担心时御寒说她胡思乱想。

    谁知时御寒说,“信!”

    林月璇一阵狂喜,他终于相信她的话了。

    不过,时御寒接着又说,“在你出现之前,我身边只有一个若若,偶尔有时间也会带她出去玩玩,但你出现之后,所有的福利都变成了你的,若若会嫉妒恨正常,可能跟在我母亲身边久了,心理也有一点不正常,但你可以看在我的份上,不要记她的仇吗?”

    林月璇能说不吗?

    文柳慧她能够理解,那些经历太过惨痛,才会造成了她现在狂躁的性格,可蓝若妍呢?时御寒不一向称赞她善良吗?

    林月璇嘿嘿一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