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0章 我就是故意的!

    “你家若若妹妹那么善良,是不会计较我的记仇的,再说了,我在林家被欺负压榨那么多年,心里也有一些不正常,你若若妹妹那么善良,应该能理解理解!”

    时御寒哭笑不得,林月璇分明是在讽刺他说过的蓝若妍善良。

    仔细想来,蓝若妍的确变了很多,而那天晚上,那两个电话的确很奇怪,甚至做法有些幼稚。

    然,后来知道凶手不是文柳慧之后,他调查过蓝若妍,恰好那天她手机丢了,警局的登记可能有误,但他调查出来,最后在一个酒吧少年手里找到这个手机,少年得到手机的时间完全在那天晚上之前。

    所以时御寒停止了调查蓝若妍,可随着另一条线索的深入调查,他又把目光转向蓝若妍,总觉有哪个地方不对劲。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时御寒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了?”他的态度太明显,一下子转变让林月璇有些不适应,问道。

    “我在想,一个人的性格为什么会转变那么大?”时御寒道。

    “那你觉得我的性格变化大吗?”

    时御寒回头看了林月璇一眼,“大,以前那么柔顺,跟猫咪似的,现在变成了大老虎!”

    “你小心开车啊!”林月璇被他吓得半死,开车不看路,看她,还要不要命了!

    再说了,她哪里是大老虎,分明是被大灰狼吃得死死的小绵羊好不好!

    明明那么恨,却一下子忘却了,甚至要原谅一个三番四次想要害她的人!

    她很绵羊的!

    “我现在是一只濒临死亡的鱼。”离不开你!后面这句,林月璇绝对不会说出来,免得时御寒得瑟。

    “你是水,我才是鱼!”时御寒再次回头,一本正经。

    林月璇吓一跳,心跳噗通噗通的跳得很快,这个男人呢。不轻易说情话,却总能在不经意间说出一句让她要死要活的情话!

    心跳还在加速度,一抹红晕悄悄的爬上林月璇的面颊,小声的支吾道,“你小心开车!”

    别老是回头看她!

    “好!”

    不过,他是看向前方了,却单手掌控方向盘,一只手越过来,握住林月璇的手。

    林月璇挣扎起来,“好好开车!”

    “这样比较有感觉!”

    林月璇,“……”

    “你带我去哪儿?”林月璇开始觉得路不对,不是去海水天堂,而是往城北方向而去。

    时御寒沉默,许久,才说道,“去一个我最不想去的地方。”

    他的音调很沉重,语气很严肃,带着重重的伤感。

    林月璇的心跟着难过起来,“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林月璇好奇,又问了几次,时御寒却不愿意说。

    直到车子驶进城北城郊的墓园区,一路往里面驶去,在高级墓园区停了下来。

    四周安静得可怕,一座座墓碑冷肃萧瑟,偶尔传来的一声不知名的鸟儿凄厉的鸣叫,云空国的气温高,风吹到了这儿却变凉下来,凉风阵阵,吹得林月璇背脊一阵发凉。

    时御寒浑身肃穆,动作轻柔的把林月璇拥入怀中。

    靠着他宽厚的胸膛,林月璇才感觉到心安了一些。

    想到还在冰柜里躺着的简丹,她的心里一阵难过,早就想让母亲早点下葬,一开始因为住院耽误,再后来,因为阴阳师说最近没有好的日子,便又一次推迟了母亲下葬的时间。

    时御寒不顾林月璇低落的情绪,拥着她走到墓园最深处。

    听说这块墓园越是里面的风水越好,林月璇疑惑着,在一处墓碑面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没有照片的墓碑,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时想念之墓五个大字。

    林月璇想到什么似乎,抬起头来,看向时御寒。

    时御寒点点头,一双星目,毫不掩饰的露出沉痛之色。

    毫无预兆的,眼泪夺眶而出,林月璇捂住嘴巴,脚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时御寒眼疾手快的捞起她,“别难过!”

    “我们的孩子!”林月璇一阵晕眩。

    那个孩子,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还来不及感受他的存在,他就已经离她而去。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时御寒亲昵的蹭着林月璇的肩膀,满是自责。

    若当时他稍微再细心一点,简丹就不会死,林月璇也不会气急攻心导致流产。

    “是我自己的问题。”林月璇的眼泪不可抑制的落下,她以为,他忘记了,原来,不提,只是担心引起她的伤心,他心中的痛。绝对不比她少。

    那段时间,她在沉睡中度过,而他,却得生生的忍受而过!

    “不要伤心,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时御寒抱着林月璇,在墓碑面前缓缓坐下来。

    林月璇何尝不知,只是,再有孩子,也不是他们原来这个,那是不一样的!

    “时想念,希望能时时想念。”林月璇轻喃,想念他们的过去,还有这个孩子。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梦到孩子在我身边,哭得很凄惨,我却无能为力!”林月璇又说道,靠在时御寒怀中,想到那时的恶梦,仍旧会心有戚戚。

    “对不起!”时御寒竟不知怎么安慰她,想起那时,多少会恼欧阳诺把林月璇带走。但一个欧阳诺一个简素心,两个都是林月璇心中最重要的人,就算恼怒,却不能明目张胆的针对两个人,最多背后做点手脚。

    时御寒已经开始盘算,回头要怎么暗算着两个人,给他们一点教训,却不伤大雅,找不到痕迹!

    林月璇不再说话,依偎在他怀中,仔细聆听海风吹过树梢的呜呜声,缅怀他们的曾经。

    很久,时御寒把林月璇抱起来,“再走进去一点点。”

    跟随着时御寒的脚步,林月璇走过去一点。

    “这个是御锦,我的妹妹!”

    林月璇看过去,上面是一个胖嘟嘟的孩子的脸,天真可爱,却英年早逝。

    再过去是一个空白的墓碑,林月璇好奇,却没有问出来。

    “这个是我母亲的,她总说自己是个死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事情就是报仇。”

    时御寒的语气很沉重,有种重石压在心口的感觉。

    “前面一片一共三十个墓碑,都是那次灾难丧生的时氏员工和时家佣人。”

    林月璇忽然有种被什么重击在胸口的感觉,想说点什么,却哽噎在喉。

    三十几条人命,难怪文柳慧会那么恨!

    死去的人永远长眠于地下,只有活着的人背负着仇恨,无法安生,痛苦苟活!

    不过她依旧不苟同于文柳慧的观念,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报仇可以,不能伤害无辜。

    又走过去一个墓碑,上面的照片跟时御寒有几分相似,那是时御寒的父亲。

    “母亲说,她要跟父亲葬在一起。”

    林月璇的心很沉重,跟着时御寒的脚步继续走。

    她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林成功,不,确切的说那是林成仁,兄弟俩是双胞胎,最后却落得死在亲兄弟之手的下场。

    “若你不反对,我想找个好日子,把阿姨葬在仁叔身边。”时御寒道,“仁叔生前最遗憾的事情就是阿姨,阿姨生前最想念的是仁叔,所以……”

    林月璇点点头,“或许这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生不能同眠,那就死后同穴吧!

    “寒,你说真的有天堂吗?”林月璇靠着时御寒,看着这四处苍凉的墓碑,凉风兮兮,树木摇曳,肃杀而孤凄。

    “我只相信在生,活着的时候不好好争取,谈什么死后,谁知道死后是什么样子!”时御寒道。

    所以他紧紧抓住林月璇不放,就是不想在弥留之际,还遗憾说:这一生最后悔没有抓住她的手!

    “那倒是。”所以她该庆幸,时御寒一直不曾放弃,哪怕两败俱伤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林月璇抱紧了时御寒,两人在墓碑前相拥了很久,才回到海水天堂。

    ……

    难得的过了一段安静的日子,林月璇一直在海水天堂养伤不出。

    担心简素心,给她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林月璇才知道,原来简素心不在时御寒手里,那次只是说气话,威胁她。

    听时御寒说,那次救出简素心和季凌风之后,简素心就离开了,不知去向!

    林月璇问了季凌风几次,几次季凌风都敷衍过去,最后,只能求助时御寒,帮她找简素心,还去警局报了案,毕玉也一直在寻找简素心的踪迹。

    然简素心没有离境记录,也找不到任何坐飞机的记录,唯一能肯定的是她还在云空国。

    时间竟一晃过了一个月,林月璇过得很平静,却也很焦心,简素心一直没有消息,她就不能安心,心里,总还是怨恨文柳慧做事太绝,却尝试慢慢放下。

    要么,为了仇恨失去爱人,要么,为了爱人尝试慢慢放下仇恨。

    她选择了后者。

    一个月后的初五,适合下葬。

    林月璇终于如愿把母亲的骨灰下葬,在回来之后,在海水天堂的庄园门口见到了简素心。

    一个月不见,她比起以前,更瘦了,下巴尖尖的,看着就惹人怜。

    林月璇沉浸在母亲离世的难过中,好不容易看到了唯一的亲人,心情顿时云散日出,扑了过去,抱住简素心,“表姐!”

    回来就好,林月璇当作不知视频一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能让表姐难过。

    “月月!”简素心回手抱住林月璇。“我们走吧!”

    “去哪儿?”林月璇问,把简素心拉着简素心的手,往里面拖去,“有事先回去再说。”

    她已经把海水天堂当成是自己的家。

    “我就不进去了!”简素心挣扎,复杂的看了一眼林月璇,“月月,你……你告诉表姐,是不是这辈子非时御寒不可?”

    林月璇点点头,经过那么多事情,她不会再随便的放弃。

    “那你好好珍惜。”简素心推开林月璇的手。

    林月璇总觉得简素心有话要说,“表姐,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她?

    “没有!”简素心矢口否认,“我只是觉得云空国、烟城是我的灾难地,我想回风华国了。”

    林月璇仔细的看了又看简素心,看不出她有半点玩笑的样子,“你是说真的?”

    简素心点头,脸色有些苍白,有些疲惫,“我离开公司那么久,再不回去,万一倒闭了。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林月璇没有多想,这倒是真的。

    “那表姐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林月璇舍不得,却盘算着,等有时间也去风华国看一看,看她和表姐合伙成立的公司长什么样子。

    “等你结婚的时候!”简素心笑了笑,“我要回来当伴娘。”

    “说好了!”林月璇拉简素心的手,“还是先回去坐一会儿再说。”

    “我订了三点钟的票,还有四十分钟。”简素心歉意的笑了笑,转身就走,走到路边停的一辆小车上,疾驰而去。

    林月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哪里不对劲,总觉得简素心瞒着她什么,但简素心能瞒着她什么呢?

    若要风华国那边的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她想要,她可以给她。

    林月璇摇摇头,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表姐怎么会贪心,是自己多心了。

    见简素心走了,时御寒才上前来,搂住林月璇的腰,“我们回去吧!”

    林月璇点点头,回到海水天堂。

    简素心回到风华国之后,给林月璇打了电话报平安,两人之间几乎每天都有联系,林月璇逐渐忘记了简素心当时的奇怪表现。

    时间如流水,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转眼就到年了。

    每个公司都有年终酒会,时氏也不例外。

    清晨第一缕阳光才透过厚厚的窗帘照射进来,时御寒就把被子掀开,把林月璇抱起来。

    “干嘛!”林月璇被吵醒,十分不爽,眼睛都没有睁开,拍了拍时御寒的手,“我要睡觉!”

    双眼微微闭着,睫毛弯弯,像是两把小扇子,随着呼吸扇动,又像是两只欢乐的小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刚从被子里出来的她,脸上有着异样的潮红。红唇微嘟,看起来可爱至极。

    时御寒喉结滚了滚,去他的酒会,先吃饱再说!

    大概出于本能,林月璇感觉到能灼伤皮肤的目光落在身上,打了一个冷颤,一骨碌翻身,准备从时御寒手里翻下来。

    时御寒却比她更快的把人抓了回来,“想跑!晚了!”

    “大侠饶命!”林月璇含糊不清的说着,睡意却完全醒了,挣扎着。

    “还有力气挣扎,说明我昨晚不够努力现在继续!”时御寒收拢手臂,某人就只能像离开水的鱼,挣扎,却做无用功。

    最后,林月璇还是被时御寒吃干抹净,累得一觉睡到中午。

    下午五点酒会就要开始,还有五个小时,但时御寒需要做一些准备,林月璇也需要去做造型,时间不多。时御寒开始了闹钟模式。

    “我要休息,你自己去!”林月璇趴在床上赖着不肯起来。

    “乖!”时御寒很有耐心,“先撑过今天再说,以后有事我不会折腾你了!”

    “男人靠着住,母猪能上树!”林月璇嘟哝着,感觉某人的目光再次变热,一个激灵,不等时御寒再说,蹦了起来,蹦得过猛了,差点就摔下床。

    时御寒眼疾手快的捞住林月璇,无奈的摇摇头,看向她目光充满了宠溺,“真不知道你过去是怎么长大的!”

    “还不是你害的?”林月璇嗔瞪他,嘟着嘴巴,趿了拖鞋,摇摇晃晃的扶着腰,走了几步,又回头,“要不是你害的,我也不会失去水准。”

    时御寒,“……”

    起床也要有水准?女人不讲道理时,还真是什么都能说。

    “是是是,是我害的!时夫人,赶紧,别第一次亮相就迟到了!”

    时夫人,听起来似乎不错,不过,这算是求婚吗?

    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林月璇摇晃着走向盥洗室,牙膏已经挤好,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她这个人了!

    快速的洗了一个战斗脸,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时,时御寒已经不在,下了一楼,他坐在餐桌边上等着,笑面春风。

    林月璇走上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许久,“时总今天签了什么大项目?”

    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开心过!

    时御寒依旧笑得温暖,“是有一个大项目要签约,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签下来。”

    “还有你时总签不下来的项目?”

    时御寒拉开椅子,林月璇自然的坐在他旁边,拿起碗筷,夹了牛肉,往嘴里塞。

    时御寒习惯的往她碗里夹了一块烤三文鱼,“慢点,还有时间!”

    林月璇才不信,要有时间,刚才就不会催命一般的催她。

    嘴巴里塞满了,不好说话,用眼神狠狠的控诉他,也不知是谁害的!

    “下不为例!”时御寒就差举手保证。

    但林月璇觉得男人在这方面上的保证,真的听听就好,渔网来临,若能保证,那她真该哭时御寒不再爱她了。

    低头,认真的吃午饭,心想着什么事让时御寒那么开心。

    看着小女人没心没肺的吃午餐,时御寒有些恍惚,记得很久以前。她奴隶一般的伺候,他国王一般的吃饭,风水轮流转,现在是他奴才一般的伺候女王一般的伺候她吃饭。

    时过境迁,不变的却是有她在身边,一切都那么的和谐温馨。

    饭后,林月璇就被时御寒塞上车。

    最新款限量版的兰博基尼在海水天堂到烟城的公路上疾驰,林月璇的心绪飞扬,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很快她就要21岁了!

    时光匆匆,从不曾为谁而停留,所幸,有一个人总会为你守候。

    ……

    林月璇被时御寒带到时光休闲所,重逢之后,他把她抓在手里的那个地方。

    “哼!”

    想到当时他的无赖,林月璇又忍不住冲他翻白眼!

    “我……”时御寒尴尬,想解释什么。

    “你当时就是故意的!”林月璇傲娇的加快脚步,甩开时御寒。

    但是,身长玉立,腿长脚长的时御寒几步追了上去,“我当时就是故意的!”

    “哼!”

    “要不是故意把你留在身边。我们能有今天吗?”

    时御寒好笑,女人果然不能宠,这一宠,脾气就变坏了。

    不过,脾气坏了好,一个欧阳诺救够他受了,脾气坏的女人不容易招惹桃花。

    “那你的方式也太招人恨了!”林月璇笑道。

    或许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已经注定好了!

    走进时光休闲所,时御寒拉着林月璇直上顶楼。

    时光休闲所,就是休闲娱乐兼美食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美容。

    顶楼就是有名的美好时光美容中心。

    美好时光,顾名思义,留住最美好的时光。

    里面的彩妆师、造型师都是世界有名的,但林月璇一个都不认识,被几个男的女拉着固定在椅子上,在脸上、脑袋上比比划划,动作温柔,感觉到疲倦来袭,林月璇眯上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被人轻轻的推了推。林月璇睁开眼睛,便看见前面坐着一个美女。

    肤若凝脂,雪白晶莹,被盘成古式的发髻上,斜斜的插着一朵翡翠雕刻而成的玉兰花,衬着她那如雪的肌肤,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露中的玉兰,娇艳欲滴,又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清雅安然。

    “哇!美女!”林月璇冲镜子里的“美女”露出白牙。

    结果,前面的美女也冲她露出白牙。

    “你好!”林月璇睡意朦胧,迷迷糊糊的。

    “呵呵!”时御寒的笑声起,小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迷糊得可爱!

    林月璇这才想起,她的前面是一面镜子,里面的人不就是她?她睡糊涂了!

    “哇!”林月璇很是兴奋。

    佛靠金装,人要衣装,果然没错,镜子里的她比平时看起来不在一个等级线上!

    “我好漂亮!”林月璇自恋的摸了摸脸颊,嗯,不错。

    “你本来就很漂亮!”时御寒把林月璇的手拿开,让她好好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你一直都这么漂亮!”

    女人是听觉和视觉动物。尤其是听到夸赞的话之后。

    林月璇的唇角翘得老高,放不下来,这家伙越来越会说情话了,每一句都说到她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胡说,总有一天,我会变成老太婆,说不定脸上的褶子比蛤蟆还深。”

    时御寒,“……”

    哪有女人用自己跟蛤蟆相比的,脑补了一个画面,时御寒镇定的说道,“那我就是那只雌蛤蟆旁边的雄蛤蟆!”

    林月璇,“……”

    “时御寒,你是不是跟谁学了说话?”

    这一句比一句说得好听的,跟过去沉默寡言的时御寒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情到深处自然会说!”

    林月璇,“……”

    怎么办,觉得很幸福怎么办!

    而开着大众慢腾腾等林月璇睡着了之后,才来到的郑双,觉得自己没法活了!

    地球已经阻止不了这两位撒狗粮了,她这个单身狗还有活路吗!

    求给条活路啊!

    林月璇开心。却习惯性的警惕起来。

    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时御寒在给她挖一个什么坑?

    看着林月璇明显的防备,时御寒哭笑不得,这丫头不去做特工太可惜了,警惕性这么高。

    “先去换衣服吧!”

    林月璇被的服装造型师领走,再次从换衣间出来,郑双的眼珠子都快要看了出来。

    狭窄的换衣间门口,林月璇一双浅绿色的高跟鞋,鞋子上镶嵌着无数颗绿钻,在灯光的折射下发出夺目的光芒,然,水钻再夺目,也比不上她那一双雪白的玉足耀眼,那一双露在外面的脚趾头,一个个圆润嫩白,宛如上好的羊脂玉,晶莹剔透,令人忍不住幻想连连,就连身为女人的她都忍不住在那双玉足上停留!

    身材高挑的她身着同色系的鱼尾开胸晚礼服,深v的设计下,圆润的弧线若隐若现,丝绸贴身的设计,把她身材的完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郑双十分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目露精光。

    贴身保护,她早就知道林月璇的身材好,只是,平时林月璇基本上只穿休闲服,不然就是波西米亚风的宽松长裙,从来没有穿上过这么暴露的晚礼服,配合她的发型和妆容,简直就像从精灵王国里走出来的雪玉精灵,粉雕玉琢,澄澈干净,又似从妖界而来的妖精,婀娜妖娆,极尽邪魅。

    再看时御寒,双眼放光,就像是看见了食物的野狼,冒着绿幽幽的光芒。

    “好看吗?”林月璇有些局促的看向时御寒。

    她第一次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总感觉不安全。

    时御寒点点头,“好看!”

    暂时,眼中的绿光逐渐被怒意取代。

    在场的服装大多数是男生,他们看向林月璇的眼光,跟他差不多,这是他他容忍不了的!

    赶紧的摇头,“难看死了!快回去换掉!”

    究竟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啊!

    为什么说好看之后,又说难看!

    林月璇把目光转向郑双,“是姐妹就说实话!”

    郑双点头,却感觉背脊一阵发凉,回头,就见时御寒用杀人的目光瞪着她,又忙不迭的摇头,“不好看!”

    违心的话不好说啊!

    林月璇再次看向时御寒,“说实话!”

    “真的不好看!”时御寒说得很坚决,果断不能让林月璇穿成这样出现在人前。

    她就像是一颗沉睡在母体里的珍珠,从未被开发,一旦蚌壳被打开,珍珠绽放出熠熠光芒,艳惊四座,就想占为己有,不对,珍珠一直是他的,他要好好收藏!

    她的这份美,只能为他绽放!

    时御寒大步走到林月璇面前,柔声哄道,“听我的,这套不适合你,不过,你喜欢,拿回去慢慢穿。”

    只有他一个人看到,时御寒算盘都打好了!

    林月璇狐疑的目光在时御寒身上来回流连,“真的?”

    第一眼的感觉不会错,那时的时御寒眼中有惊艳,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独占欲又犯了!

    嘿嘿一笑,林月璇抬起纤纤素手,轻轻的捏起时御寒的领带,慢慢的往她身边拉近,“真的——”

    拖长的尾音,轻飘飘的语气,缱绻又旖旎,明明顶着一张宛若精灵的清纯脸庞,却用魔鬼一般的神态跟他说话!

    时御寒猛地感到呼吸一滞,就连化妆间的空气都发热起来!

    该死!

    这勾人的小妖精!

    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

    “快点换掉,赶时间!”他收起那些心思,努力板起脸来,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

    然在其他人面前冷若冰霜的时总,却怎么都冷不下脸来。

    被她吃得死死的!

    “我就喜欢这一套!”林月璇不肯。

    “乖啦!”时御寒耐心的哄着。

    “有什么奖励?”林月璇那晶亮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几圈,泛着狡黠的光芒!

    时御寒,“……”

    差点就忘记了,这丫头老实的脸蛋下,有一颗精于算计的心!

    时御寒也冲林月璇笑了笑,“你想要什么奖励?”

    “一个月不许碰我!”她的小腰!总得为自己谋点福利!

    “好!”

    不碰,但可以做啊!

    说到精于算计,有几人能比得上他,十年,就把一个从零开始的企业带上世界先进的舞台,其功力可见一斑!

    林月璇笑眯眯的按照时御寒的要求,换上另外一套浅绿色的晚礼服,很保守的晚礼服,再配上一条浅色几乎透明的披肩,虽然没有刚才那一套妖娆,却换了一种气质,纯洁中不失高雅。宛若雪山之巅的雪莲花。

    不过郑双更稀罕刚才那一套,可惜时御寒才是老大,在老大面前,保持缄默才是保命的根本。

    ……

    时氏的年终酒会在时氏旗下的时光酒店最大的宴会厅进行,在十楼,时氏的大小宴会都在这里举办,平时也出租出去,物尽其用。

    林月璇不得不佩服时御寒的经商头脑,所以他是大总裁!

    年终酒会除了本公司的员工,还邀请了一些外部的供应商、合作商,很是热闹。

    林月璇和时御寒到达时,所有员工都盛装打扮,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看了看时间,还有几分钟宴会就开始,时御寒把林月璇带入会场。

    见到时御寒,原本乱糟糟的会场瞬间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一致的看向这两个人。

    不敢说话,只能用眼神交流:这女人谁呀?哪个老板的千金?

    看着有点眼熟,不认识,不知道!

    只有任新和郑诚十分清楚。时御寒不可能带着除了林月璇之外,第二个女人出席公司的酒会。

    化妆之后的林月璇看起来真的很漂亮,那种看起来很舒服的感觉,是那些浓妆艳抹的老板千金比不上的。

    时御寒带着林月璇一路来到会场的中心,司仪看起来有些紧张,咽了咽口水,做了心理准备,才笑盈盈的迎着时御寒走过来。

    “时总好,美女好!”司仪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姑娘,唇红齿白的,看起来很漂亮。

    她跟时御寒问好时没有用话筒,林月璇冲人浅浅一笑,算是问候。

    时御寒也难得的给她一个温和的笑容。

    司仪美女如同被点击了一般,许久反应不过来,直到时御寒的目光冷寒下来,她才恍惚回神,问时御寒道,“宴会可以开始了吗?”

    时御寒点头,“开始吧!”

    司仪美女立即开了话筒和耳机,用甜美的嗓音跟在场的各位打招呼,说了一些预热气氛的话。宣布时御寒致开场词。

    然后依例时御寒走到会场的中心,说了几句场面话,宣布酒会正式开始。

    时氏允许办公室恋爱,前提是写下保证书,不得因为恋爱耽误工作,更不能因为某某某是恋人,就以权谋私,提供便利,违反者,赔偿公司损失,辞退,终生不再录用。

    比起那些不能办公室恋的公司,时氏简直太开明了!

    所以,每年的年终酒会,也相当于一场变相的相亲酒会。

    女生们个个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男生们也把自己最帅气的一面展现出来,希望能因此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这年头,单身狗伤不起啊!

    时御寒的致词很简单,只有几句话。

    “时氏能拥有今天的成就,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今天是欢庆的时刻。不提工作,大家玩得开心!”

    人群顿时爆发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酒会,谁不想玩得开心,谁喜欢听那些又臭又长的陈词滥调?

    短短几句,不提繁重的工作,干净利索,大家有更多的时间吃喝玩乐,也会更喜欢这位务实的总裁大人。

    依例,时御寒致词之后,便是跳开场舞。

    往年,时御寒都会在在场的女士中邀请一位跳开场舞,今年,大家心里有数,他的舞伴一定是他带来的女伴。

    时氏烟城三年,时御寒还是第一次带女伴前来,给所有对时御寒抱有幻想的女士不小的冲击力。

    她们看向林月璇的目光都是羡慕嫉妒恨,恨不能取而代之的。

    林月璇从小就被赵冬梅陷害,早就习惯了众人的目光,淡然的站在原地,等待时御寒。

    相比女生的嫉妒,男生看林月璇的目光就有点豺狼了。

    这么漂亮的女生,能搂在手里多好!

    只可惜名花有主了,谁敢跟时御寒抢女人!

    于是,在男生眼中,林月璇就成了可远观不可近玩的清莲,他们盯着她看,目光却又不敢太放肆。

    只有季凌风例外。

    每年时氏的酒会都邀请了他,每年,季凌风都会来,自然,玩得更多的是美女。

    长得帅气,又是季家的继承人,一出场就掳获芳心一片。

    这不,左手搂一个,右手抱一个,明明看起来高冷禁欲,却架不住美女就喜欢往他身上扑。

    或许,高冷禁欲系,就是热情美女的菜,正好互补。

    尽管跟林月璇很熟了,季凌风也不得不被今天的林月璇狠狠的惊艳了一把!

    左拥右抱的从人群里挤开了出来,季凌风顶着一张冷漠的脸冲林月璇招招手,“嗨,美女!”

    林月璇细细的柳眉稍稍的蹙起,下意识的想起了那段视频。

    也不知道季凌风怎样想的,跟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

    表姐也是这个态度,算了,林月璇装作什么都没有想起,什么都不知道,冲人甜甜一笑,“嗨!帅哥!”

    不能明说,但可以背后阴一阴他。

    算是为表姐出气吧!

    时御寒恰好走过来,一眼看穿林月璇的心思,脸色一黑,阴嗖嗖得说道,“听说最近云空国准备组织一队志愿者前往非洲,做一年免费的医疗服务。”

    小女人想借他的手整整季凌风,他怎么会不配合?

    季凌风顿感背后的衣服破了,冷风嗖嗖,刮得他的背脊发麻。

    这两人一定是故意的!

    虽然没有种族歧视,但他担心找一个非洲女票,天一黑就找不到人啊!

    “我错了,马上改!”季凌风一本正经,本就是沉稳的医生,装与不装都给人一种严肃的视觉感,“刚才那段跳过,重新来,嗨!嫂子!”

    时御寒的脸色明显阴转晴,给了季凌风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便转身向林月璇,微微的弯腰,绅士的把手伸向前,“这位女士,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林月璇愉悦的把手搭在时御寒手上,两人同步走向产地中央——酒会预留的一个舞池。

    “我不会跳舞!”林月璇道出实话,有赵冬梅做主,林家才不会花钱培养她。

    “我教你!”时御寒牵着林月璇的手走入舞池。

    舒缓轻松的音乐声起,时御寒带动林月璇的脚步,旋转起来。

    事实证明,功力不够,颜值和姿势可以弥补。

    在所有人看来翩翩起舞的,其实是这样的。

    “对不起!”

    “左还是右?”

    “对不起!”

    “我又踩你脚了!”

    “要不还是停下来吧,我也累了!”

    时御寒不知自己被林月璇踩了多少脚,小女人看起来轻飘飘的。一舞毕,他还是感到了脚背疼。

    细细的高跟鞋跟可不是吃素的!

    他们跳完,音乐声换了,换成一种轻快的节奏,一些年轻的男女还是跳舞舞池,舞动起来。

    就在大家玩得正嗨时,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阵骚乱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