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2章 身世揭秘

    时御寒正在处理时氏的烂摊子,接到电话时,把手机摔了出去。

    他就该狠心一点,把欧阳诺也弄死,今天小月就不会被绑架了!

    这种事情,时御寒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报警,一旦证实林成功绑架林月璇,那他就有办法把人送入监狱,再来个监狱生病,病死狱中,林家这份仇就算是报了!

    前提是林月璇能安全回来!

    毕玉很快就到了海水天堂,戏笑道,“我以为这种事情时总会私底下解决。”

    时御寒何尝不知道毕玉在讽刺他平时的所作所为,面上无异,严肃的说道,“首相不是在倡导全国人民,有事找警察?我妻子被人绑架了,警察来了不管,还讽刺受害人,你们靠谱吗?”

    毕玉被噎得无话可说,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开始做事。

    很快就调查出来了,欧阳诺和他的助理也失踪了!

    助理全家都有出国的记录,时御寒坐不住,立即派人出国调查,得知助理全家被人威胁,才会被迫给林月璇打了那通电话,其他事情他一概不知,至于欧阳诺,之前还好好的,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

    按照自己的方式惩罚了助理之后,动用全部力量,心急如焚的全世界搜索林月璇的消息,却始终找不到林月璇。

    十天过去了,林月璇一点消息也没有,欧阳诺倒是回来了,整个人邋里邋遢的,瘦了一圈,找到时御寒时,整个人显得很颓废,衣服脏兮兮的,完全没有之前那个温润干净的邻家大哥哥形象,更像是流浪汉。

    海水天堂庄园,一个巨大的太阳伞下。

    欧阳诺显得有些虚弱,连续喝了两杯水后,才急急的开口,“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月月出来,林成功疯了!”

    时御寒的眉皱得更深了,林成功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以后,就再也没有音讯,欧阳诺是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小月在哪里?”

    “云空国和风华国接壤的地方,进可留在云空国,退可以逃去风华国!”

    时御寒立即起身,要亲自去查,走了几步,让任新先行一步,而他回到太阳伞底下。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我不会害月月,其实我也被父亲绑架到了那个地方,是趁父亲不注意才跑出来的,他们太疯狂了,说只要月月在他们手里,你就会乖乖就范,他们要一辈子囚禁月月!逼死你为止!”

    欧阳诺说得急,但时御寒却听明白了,欧阳铎和林成功再次勾结起来,借着林月璇约欧阳诺出去之际,耍了手段把林月璇绑架了。

    “你认为我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时御寒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情绪。

    其实心里已经默认了林成功等人的算计,公司没有了,可以东山再起,林月璇没有了,他上哪里去再找一个林月璇陪他度过一生。

    “你联系欧阳铎和林成功,告诉他们,林月璇安全,林发财和林法蒂安全,欧阳诺也安全,若林月璇少了半根毫毛,所有人都陪葬!”

    林月璇要救,但绝不能一开始就输掉气势,否则。接下来想救出林月璇,将会更难!

    可欧阳诺却说了一句令时御寒心脏差点停止跳动的话,“听林叔的意思,月月不是他的孩子,听说林叔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月月是他的女儿!”

    林成仁?

    若那样的话,文柳慧会第一时间把林月璇保护起来!

    时御寒心里狂喜,他一直希望林月璇和文柳慧能和平相处,这可能就是一个契机!

    不过,面上却保持着冷静的样子,说话的声音更冷,“你以为你说什么我就会相信了?”

    欧阳诺不可置信的盯着时御寒看了一阵子,气得发抖,指着时御寒就骂,“时御寒,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希望月月能幸福,所以从来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你太让我失望了,不管月月是谁的孩子。我都希望他平安,若你做不到保护她平安,那就放开你的脏手,不要玷污了我的月月!”

    说下这句话,欧阳诺愤愤的甩手朝大门走去,末了,又想起什么似的,“林成功说,他和林成仁唯一的不同是,林成仁左肩膀上有一颗三角形的红痣!”

    时御寒自然清楚,林月璇的左肩膀上也有一颗三角形的红痣。

    留下欧阳诺,立即派人去把林法蒂和林月璇过去的照片找出来,对比之下发现,穿露肩吊带装时,林法蒂的左肩膀上的确什么都没有,而林月璇左肩膀上有一颗三角形的红痣!

    以前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细节,谁身上没有一两个痣,但此时想来,这件事还是去问问文柳慧才最清楚。

    ……

    任新到了云空国南部传来来的消息是,林成功等人已经转移,去向不明。

    时御寒只能先拿照片跟文柳慧确认欧阳诺的话是否真实。

    文柳慧看着照片里的肩膀,半天,想起了什么,声音在颤,“你说的是真的?”

    “欧阳诺这样说,不过这事你得想想,仁叔的肩膀上是不是也有一颗三角形的红痣?”时御寒道。

    文柳慧想了想,从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翻出一个小箱子,拿出一摞照片,其中就有几张是时御寒父亲和林成仁在沙滩上游泳时拍下的。

    过去的老相机没有现在的像素高、清晰,模模糊糊的看不出来。

    时御寒拿走所有的照片,做了技术对比,还是从几张相对比较清晰的照片中,清晰的看到林成仁的左肩膀上的确有一颗三角形的红痣!

    过去林成仁跟简丹是恋人,那林成功的确没有撒谎!

    唯一不解的是,当年林成功究竟用了什么手段,骗了林成仁和简丹!

    不管真相是什么,林成功都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得知这个消息,文柳慧比时御寒还激动,立马开车去墓园。絮絮叨叨的在林成仁和时御寒父亲的墓前说了很多话,大致是替林成仁开心,还有一个女儿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话。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的,暗中偷听到消息的蓝若妍咬牙,恨不能马上弄死林月璇。

    本以为她是仇人的孩子,一切还可以利用文柳慧,谁知她的身世竟发生了这般戏剧性的变化,那她拿什么来跟林月璇拼!

    最后,她答应了傅立老婆的要求!

    ……

    墓园静寂,凉风习习。

    文柳慧后悔得伏在林成仁墓前大哭,后悔她差点杀死林月璇,后悔她没有调查清楚,害得林月璇在林家吃了十几年的苦。

    半天后,文柳慧的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凸了出来,使她看起来更加的狰狞!

    她站起来,带着人气势汹汹的就出了墓园,时御寒赶紧跟在后面,“妈!你要干嘛!”

    “我要去弄死林法蒂和赵冬梅!”文柳慧的爱憎一直那么分明,恩仇必报!

    “你不能乱来,我有计划!”时御寒拉住文柳慧的手,他还想留着林法蒂等人牵制林成功。

    文柳慧受不了刺激,怒了,疯狂的甩时御寒的手,“你放开我,我要给月月报仇!”

    时御寒竟会心的笑了起来,还真感谢林成功送给他一个真相,以文柳慧的性格,只怕这辈子都会把林月璇保护到羽翼下了。

    “妈!我要留着他们换回小月!”时御寒解释,“你冷静冷静,万一杀掉所有人,把林成功激怒了,仁叔的女儿怎么办,他就只有一个女儿活在世界上了!”

    文柳慧总算找回一点理智,“那就把他们全部关起来,我要扒了他们的皮,不让他们死就行!”

    换做以前,时御寒还真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只是,经历过林月璇,他的心性也慢慢沉淀下来,不想再伤害无辜,嘴上哄着文柳慧,“好,听您的!”

    安抚好文柳慧之后,时御寒开始给毕玉施加压力,甚至大闹警局,指责毕玉包庇欧阳诺,欧阳诺是帮凶!

    毕玉无奈,只得求助毕佑,开始加大力度调查林月璇一事。

    海水天堂书房,时御寒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显示一张脸色跟他一样冷漠的帅脸。

    “王子想要寒月公司的股份吗?”时御寒轻飘飘的。

    屏幕上那张脸同样面无表情,“时总能给多少!”

    跟聪明人说话就方便,一点就透,“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四十!”

    “成交!”

    一天后,时御寒得到消息,林月璇被林成功等人带到了云空国南部一座小岛上。

    云空国近是个近海的国家,海岸线长,拥有的小岛更是不计其数!

    所以被林成功等人钻了空子!

    时御寒发誓,等林月璇回来以后,他要把云空国所有的附属小岛都买到手里,派人守着,再开发旅游!

    ……

    林月璇浑身酸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软趴趴的趴在地上。

    地上又硬又凉,她的手脚冰凉凉的,郑双就在她不远处,浑身是血,很久都没有动一下。

    也不知身在何处,被关在这里多久了,只知道这里又黑又窄,还有一股子发霉的气味。

    “双姐姐!”林月璇喊了几声,郑双都没有动静。

    她的心都凉了,郑双不会出事了吧!

    “双姐姐!”林月璇艰难的爬了一步,说是爬,不如说是挪动过去一点点,根本使不上力气。

    “双姐姐!”就连说话都没有力气,好累,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过久。眼前忽然出现一束亮光,林成功满脸狰狞的走了进来。

    “爸爸!”林月璇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般,冲他甜甜一笑。

    若微笑改变处境,她不介意虚伪。

    “乖女儿啊!感觉怎样,好点了吗?”林成功同样回以虚伪的笑容,只是,配合着他那张狰狞的脸,血红的双眼,怎么看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

    林月璇努力镇压住内心的害怕,依旧笑,“不好,这儿很冷,爸,我想晒太阳!”

    “哈哈哈!”林成功忽然大笑,“外面的天都黑了,哪里有太阳,大雨倒是有!”

    林月璇看林成功的样子就知道,从他手里拿到好处的几率为零,却不气馁,换了一个思维。忽然冷下脸来,“你留着我不就是想威胁时御寒?就不怕他看看我这个样子,你什么都拿不到?”

    林成功也冷下来脸来,“只要你不死,时御寒就一定会来,谁让你是林成仁的女儿呢?”

    林月璇有好一会儿转不过弯来,什么叫做她是林成仁的女儿。

    想到简丹的遗嘱,想到同样是女儿,但林成功对她和林法蒂截然不同的态度,林月璇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却不理解,“当年你是怎么骗了我的妈妈?”

    “还不简单,她最在乎的是简家,时御寒的老爹为了扩大公司,利用了简家,而林成仁却跟时家的人是最好的兄弟,不就是一个谎言一个时间差的事情吗?”

    所以当时简丹就以为林成仁背叛了她,加上林成功的一个小把戏,又认为自己已经对不起了林成仁?

    结果就阴差阳错的造成了两个人一辈子的遗憾,也造成了她这十几年来的痛苦!

    她忽然理解简丹为何不想报仇了,仇恨会令人蒙蔽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也会错过幸福和欢乐。

    “你真卑鄙!”林月璇撕破脸皮,一口啐在林成功脸上。

    难道是最近被时御寒宠坏了,脾气也见长,没有了以前的耐心和毅力,几句话就受不了?

    不过,当林月璇得知自己的父亲不是林成功之后,竟然松了一口气,这样,时御寒就不用背负跟仇人女儿在一起的骂名了!

    林成功反手一巴掌甩在林月璇脸上,“不要脸的东西,跟你妈一样賤!”

    林月璇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脑袋晕乎乎的,感觉像是快要死去了一样。

    林成功又连续给了林月璇几巴掌之后,终于暂时解气的离开。

    离开之前,不忘狠狠恐吓林月璇,“别以为时御寒能把你带走!死我也要拉你做垫背的!”

    林月璇已经晕死过去,下一次醒来。脑袋晕乎乎的,也不知林成功给她打了什么药物,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她能感觉到体质在下降,却无能为力。

    好在每次醒来,都能看到郑双,她还活着,跟她一样,不知被打了什么药物,使不上力气,根本不能带着她走出去。

    ……

    林成功做梦都没有想到,时御寒会忽然从天而降,带着一队训练有素的保镖,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夜登岛,借着雨势的掩护,摸到了他所在的小屋子里。

    欧阳铎不知去向,林成功急忙把林月璇拎到手里,用匕首抵着她的脖子,慌张到手在抖,“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时御寒早有准备,把赵冬梅、林法蒂母女俩推了出来,“一命抵一命!”

    “哈哈哈,她们死就死了,拉上林月璇,你对得起林成仁吗?”

    但林月璇听出了林成功的明显底气不足。

    “他们不够,那他呢?”时御寒的人押来林成功的儿子林发财。

    这个二世祖被人用刀顶着脖子,脚都软了,一个劲地求救,“爸爸救我!”

    林成功这辈子最在乎的除了自己的财权,就是这个儿子。

    若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时御寒也不会跑岛上来冒险。

    林成功终于犹豫了,在他走神之际,时御寒的人已经趁着夜色摸到林成功的身边,夺走他的匕首,把他扣下。

    林月璇瘫软在地上,等再次醒来,已经身在海水天堂里。

    时御寒坐在床边,一脸温柔,他的身边是文柳慧,林月璇不可思议的从她脸上看到了类似于温柔的神色。

    闭上眼睛,还是感到很累。

    “醒了!”时御寒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惊喜。

    “我睡了多久!”林月璇喉咙很哑,过了太久昏昏欲睡的生活,脑子一片混沌,还有些头疼。

    “半个月左右!”时御寒扶着林月璇坐起来,拎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感觉怎样?凌风说你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药物导致的后遗症很多,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头有点晕!”林月璇如实回答。

    “我去叫凌风!”时御寒立即给季凌风打电话,让他回来。

    趁着时御寒给季凌风打电话的时间,文柳慧心急的走到床前,柔声道,“月月!”

    林月璇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见惯了文柳慧疯狂的样子,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般温柔,太惊悚了!

    “妈!”时御寒上前来,把文柳慧拉到后面,“别把人吓着了!”

    林月璇头疼,半天也想不通文柳慧转变的关键,还以为文柳慧有什么阴谋,低着头。不说话。

    “小月,妈只是心急,她很喜欢你的!”时御寒解释,“因为你是仁叔的女儿!”

    林月璇如醍醐灌顶,她就说文柳慧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月月,阿姨以前不好,你……”文柳慧想解释,却开不了口,她以前经常想要林月璇的命,不止一次,不过,有一件事,她一定要解释,“你妈妈不是我杀的,我之前是想杀她,但真的不是我动手!”

    林月璇沉默,对文柳慧的转变适应不过来。

    “我……对不起,你要恨我就打我,把我杀了也行!”文柳慧道。

    林月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第一次发现,其实文柳慧也有真性情的一面,但她还是不敢苟同她的很多做事方式,她以为人命是什么,想杀就杀,为了报复,伤害了太多无辜。

    爱恨分明可以,但过了极限,那就令人喜欢不起来了。

    “我想休息!”林月璇明显的不喜欢跟文柳慧相处,就连时御寒都感觉到了,没有斥责什么,而是劝说文柳慧先离开。

    林月璇闭上眼睛,还在消化这个事实。

    不为别的,只为以后跟文柳慧之间的相处,但愿能不要相处!

    为她那张脸,还为她手上沾了太多血!

    好在,文柳慧似乎知道林月璇不喜欢她,加上不想来到海水天堂触景伤情,很少出现在她面前,然而一出现在她面前,都会十分热情温柔,还不时的派人送了礼物到海水天堂给林月璇。

    林月璇从时御寒口中知道了林成功的下场,总之很惨就是了,有文柳慧在,他怎么可能有好下场。

    令林月璇意外的是,时御寒和文柳慧竟然放过了赵冬梅母子三人。

    至于欧阳铎,下落不明。

    想起来就唏嘘,烟城的两大巨头林家和欧阳家,从此在烟城消失匿迹,只有欧阳诺还在第一医院活跃,不过,身份从副院长升级到了院长。

    原因,他持有第一医院的股份再次增加。

    股份从何而来,林月璇肯定时御寒一定知道,却不愿意告诉她。

    时御寒当然不会告诉他,那次能顺利找到林发财威胁林成功,是欧阳诺的功劳,他不想欠欧阳诺什么,就用自己的方式,把股份强塞给欧阳诺,当作是还人情。

    林月璇再次见到欧阳诺是在两个月的一个午后,她去做身体的复检,他去参加医术交流会,在第二医院的草坪上。

    两个月不见,欧阳诺更瘦了,原本温润的眼眸,被厚厚的镜片所遮盖,有一种沧桑感,看起来更成熟了。

    时御寒又给林月璇配了几名保镖,只要出门,必须随行。

    两人相隔只有几步的距离,林月璇冲欧阳诺甜甜一笑,“诺哥哥!”

    “月月!”见到林月璇,欧阳诺的笑容逐渐爬上脸颊,又恢复了过去那个温润的邻家大哥形象。

    “你……”林月璇竟不知怎么开口,毕竟欧阳家的倒霉,是她丈夫的所作所为。

    “我最近很好!”欧阳诺笑了笑,“我们过去那边坐一会儿?”

    林月璇点点头,走到草坪边上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

    经过上次的教训,就算是熟人,郑双也防备着。亦步亦趋的带着保镖跟在后面。

    “最近感觉怎样,还头疼吗?”还是欧阳诺先开口,看见她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很幸福,而他,不该去打扰她的幸福。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头疼了,季医生天天都盯着呢!”林月璇道,觉得他们两人之间,似乎变得陌生了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欧阳诺一连说了几个那就好,就沉默了,两个人又无话。

    气氛稍显尴尬,曾经最好的兄妹俩,终于因为那一场仇恨变得陌生。

    最后,还是林月璇问了声,“最近毕玉怎样了?”

    她很希望这两人能成正果,她就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不过看欧阳诺的样子,很悬!

    “不知道!”欧阳诺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个陌生人。

    林月璇摇摇头,感觉有些可惜。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

    林月璇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之间也会有一天僵成这个样子,终于忍不住再问,“诺哥哥现在有什么计划。”

    毕竟欧阳家倒台了,他的处境也没有过去好。

    “管理好第一医院!”欧阳诺道,欧阳家倒了,但他的责任还在。

    他不会告诉林月璇,欧阳铎和欧阳夫人被他藏了起来,说起来讽刺,当初他想从时御寒手里抢回林月璇,就发展了自己一部分势力,依靠着这部分势力,他把两人藏了起来,不管过去他们与时家有什么恩怨,都是疼爱她的父母,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害。

    林月璇也发现欧阳诺说话有些为难,便没有再问。

    有些话,欧阳诺不是防着她,而是防着她身后的郑双和那些保镖。

    “希望你以后都会好好的,我也好好的!”这是林月璇的肺腑之言。

    曾经欧阳诺温暖了她的心。如今她帮不上忙没,却也不会害他。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林月璇就去找季凌风,做身体的复检。

    上次林成功给她注射的药物有很大的后遗症,必须检查到身体各项指标恢复正常一段时间才能停止。

    今天身体检查结果很好,林月璇没有多逗留,便回到海水天堂,意外的发现文柳慧也在,还有蓝若妍。

    “月月啊!”文柳慧很热情的走过来,一手牵林月璇的手,一手指着茶几上摆放的一排钻石首饰,“快点来帮妈看看,哪一个漂亮?”

    林月璇背脊僵硬着,不自然的把手抽了出来,随意的指了一个项链,“这个!”

    文柳慧对她的冷淡一点也不介意,反而笑道,“还是月月有眼光,这可是今天云空国皇室选定的首饰设计大师设计的,全世界只此一件!”

    说着不顾林月璇僵硬的脸。把项链拿起来就往林月璇脖子上挂,“来,这个送给月月!”

    林月璇拿手挡住,“这么贵重,我……”

    说白了,对文柳慧还是喜欢不起来,连带着她送的东西,也觉得不喜欢。

    旁边的蓝若妍眼圈都红了,她非常想要这一条项链,但文柳慧说要等林月璇选了才让她选!

    她早就料到了,林月璇的身世暴露之后,文柳慧就会站在她那边。

    当所有人都站在林月璇那边时,她忽略不了内心的嫉妒和狂怒!

    曾经所有的宠爱都是她一个人的!

    而今全部都回归到林月璇身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

    不过,就算是天意,她也要跟天斗,就不信这辈子斗不败林月璇,她能从林月璇手里抢过一次东西,就能抢第二次!

    表面上,蓝若妍笑眯眯的,“既然阿姨说送给你,你就收着,别浪费了阿姨的一片苦心!”

    呵呵!

    林月璇差点没讽刺的笑出来,关你什么事?

    若文柳慧过去不曾想杀害她,如今她也会十分喜欢这样的长辈,但有些伤害,她还需要时间来抚平。

    这明晃晃的挑拨,难道不怕文柳慧把你打入冷宫?

    林月璇还没开口,文柳慧就说话了,“没什么浪费不浪费的,设计师设计的,我开开口而已。”

    她这样觉得,但蓝若妍简直不可置信,文柳慧已经疼爱林月璇到什么都不计较的高度了,那以后她还有什么地位!

    “阿姨,我只是替你不值!”蓝若妍解释。

    林月璇冷眼的看着这位称职的“好女儿”可怜兮兮的红着眼睛,似乎又要开始掉金豆了。

    “有什么值不值的,以前是我不好,伤害了她,现在她做什么我都得受着!”文柳慧道,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说完这句话,蓝若妍不仅眼睛红了,就连手心都红了!

    为了忍住不发作,掐疼自己出血了!

    林月璇却是眼尖,看到了,心想那么多次蓝若妍想杀她,她都找不到把柄,也没有机会报仇,这下,这么好的报仇机会不用白不用!

    她非善男信女,底线是不伤人命,但整一个人,是她最拿手的。

    想着,林月璇忽然对文柳慧笑了笑,“妈……”

    虽然喊得很别扭,却是让文柳慧狠狠的颤了颤,“月月!”

    激动得好像拥有全世界一般,林月璇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她是如此的疯狂,多次想要她的命,却只因为她身世的变化,因为她一个字,激动得全身颤抖。

    “我喜欢这条项链,你帮我带起来!”

    文柳慧不知林月璇态度为何前后差异巨大,却是激动得帮林月璇把项链带上去,小心翼翼的,生怕伤到了林月璇的皮肤。

    在文柳慧看不见的角度里,林月璇冲蓝若妍扬眉挑衅:你是如此费尽心思的想要却得不到,而我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唾手可得!

    蓝若妍真的被气疯了,差点就要吼叫出来,却明白,眼下她的处境已经很糟糕,被逼入绝境,一旦她有一点让文柳慧不满意,文柳慧很可能会翻脸不认人。

    跟随在文柳慧身边多年,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文柳慧。

    她认定的人,就算是豁出性命,她也要保护,而她看不惯的人,她绝对不会在意法律。晚上睡不着觉也要想办法把人弄死。

    现在时御寒已经不理她了,文柳慧还照顾她,完全是看在过去她救过时御寒的份上,一旦她自己把这些情分折腾没了,文柳慧的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她!

    蓝若妍识时务者为俊杰,忍下狂怒,假笑了一下,“月月姐带着这套项链真好看!”

    “我也这样觉得,比王妃还漂亮!”文柳慧夸林月璇,连同时御寒也一起夸了进去。

    她比王妃漂亮,不就是顺带夸时御寒比王子厉害吗。

    这大抵是天下母亲都会有的感觉吧,自己儿子怎么都是好的。

    但林月璇还是无法理解,明明那么喜欢自己的儿子,为何还舍得打他。

    “谢谢!”林月璇僵硬的说道,再趁着文柳慧不注意,挑衅的看向蓝若妍。

    不过,林月璇发现自己低估了蓝若妍的忍功,她居然忍了下来。

    林月璇不得不重新审视蓝若妍了,一个能忍气吞声,还能不同声色撺掇文柳慧的女孩子,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月月姐生得漂亮,带什么都好看!”蓝若妍道。

    文柳慧立即用一种与有荣焉的成就感看向蓝若妍,“若若有眼光!”

    蓝若妍笑了笑,干巴巴的。

    把项链给林月璇带上之后,文柳慧又让蓝若妍选了一条,说道,“走!”

    走去哪里?

    林月璇莫名其妙,今天文柳慧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海水天堂,又莫名其妙的送她项链,还莫名其妙的拉她走。

    除却过去,她真的很难喜欢文柳慧,神神秘秘的。

    “去时氏!”文柳慧一手拉着一个,“今天是时氏重新挂牌的日子,我要让整个时氏的员工都知道,你是他们的老板娘!”

    蓝若妍的眼圈红红的,几个月之前,文柳慧曾经带着她闯入时氏,宣布她才是时氏的老板娘,这才过去多久,她就要支持林月璇。风水轮流转也太快了!

    林月璇无所谓,反正文柳慧的宣布与否,在时御寒眼中,她才是唯一的妻子就可以了。

    “我今天有些累,你们去吧!”林月璇抽回手,兴致缺缺。

    “哪成,今天你才是主角,坚持一会儿,要不你在路上睡一会儿,等到了我叫你!”文柳慧很体贴。

    奈何林月璇就是热情不起来,“我还是在家等消息吧,外面人多复杂……”

    她尽量的找理由,奈何文柳慧却是按捺不住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有个儿媳妇的心情,硬是拉着她的手,“只一天,求你了!”

    林月璇五味杂陈,曾经的文柳慧只会拿着枪指着她,叫嚣要杀了她,现在却说求她。

    何必呢?

    不是她拿乔,总感到文柳慧这个人喜怒无常。她不想靠近。

    “我还是不想去!”转身,往海水天堂而去。

    文柳慧愣在原地,半天,只是叹了一口气。

    蓝若妍开始为文柳慧打抱不平,“阿姨,你看她!”

    文柳慧摆摆手,“这是我咎由自取!”

    曾经她最恨不得拿林月璇献祭,如今林月璇这般态度,也是她活该。

    “阿姨,若若只是替你不值,过去你又不知道她是仁叔的女儿,而且,现在也没有办法验dna……”蓝若妍似乎惊觉说错话了,连忙打住,“阿姨,若若陪你去吧!”

    文柳慧就是想到去年在时氏的年会上,做了让林月璇难看的事情,这才想到趁着今天时氏重新挂牌,弥补一下,林月璇不去。她这个鬼样子,还不如回别墅呆着,想办法把欧阳铎找出来。

    蓝若妍见状,也没有再说,默默的陪着文柳慧回到别墅,陪着她,粘着她。

    她好不容易才求得时御寒解禁,绝不能再掉以轻心,被时御寒以保护的理由关在别墅里。

    眼下她唯一的机会就只有文柳慧了!

    ……

    继林氏、欧阳家倒闭之后,时氏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迷,在所有人以为时氏也要撑不住倒闭时,时御寒站了出来,宣布有神秘资金注入,时氏将会迎来新生,再然后在他的带领下,短短一个月,时氏起死回生,原本停牌的股市,也再次挂牌。

    郑诚和任新依旧是时御寒最得力的左右手,时御寒甚至把整个公司都丢给二人,挂牌仪式之后,就匆匆离开,回到海水天堂。

    林月璇正在海滩上晒太阳,一身白皙的皮肤却怎么晒都晒不黑,穿着比基尼,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沙滩巾,圆润的弧线在沙滩巾的透明下若隐若现,看得时御寒血脉喷张,却强行扭开眼睛,搬了一张躺椅在她身边躺下,柔声道,“今天检查结果怎样了?”

    “很好!”林月璇想了想,还是把今天文柳慧的奇怪举动告知,“我觉得你妈妈很奇怪啊!”

    时御寒呵呵的笑了,“其实她一直都很奇怪,对我好的时候,能好到天上去,发疯时,能对我拳打脚踢。”

    林月璇若有所思,“那张间歇性精神病证明不是假的吧!”

    时御寒一愣,没想到林月璇能猜透,点点头,“其实是间歇性精神分裂!她接受不了。”

    所以他哄她,是假的,为了她多一层保障。

    林月璇大约能想通:文柳慧不受刺激时,一直在循序渐进的报仇,然一旦她受到刺激,狂躁起来时,就会不顾一切的想到报仇,眼中只有报仇和杀人。

    这样的精神分裂也太可怕了!

    “你就没想过管一管?”这样得害了多少无辜啊!

    “其实母亲手里的人命并不多,这些人手里都有人命!”时御寒道。

    言下之意,文柳慧没有伤及无辜。

    可林月璇不信,文柳慧就曾经那么偏执的想要杀她。

    时御寒看懂林月璇每一个眼神的意思,笑了笑,隔着一张躺椅把林月璇拉入怀中,躺在他上面,“世界上,很多好于与坏是没法界限分明的。”

    林月璇身在林家多年,自然知晓世界上灰色地带多的是,但她还是不赞同文柳慧的做法。

    “不说这些,听说你今天遇到了欧阳诺?”

    “好久不见,诺哥哥瘦了!”林月璇道。

    然后就感觉到某人吃人般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手脚也不安分起来。

    林月璇头皮都麻了,居然忘记了,欧阳诺是时御寒唯一的情敌,却也是最难敌的情敌。

    “我也瘦了!”时御寒道。

    林月璇一个冷战,明明晒着太阳,却还是被时御寒周身的冷气冻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