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4章 敲诈啊!

    林月璇紧张的盯着蒙面男,希望得到答案。

    “这里哪有那么容易守,老兵都不一定守得住,何况是年轻人!”

    林月璇可以肯定,这里属于风华国和云空国的海界交界处,再出去不远就是公海,这几年来,偶尔有海盗出没!

    “那你们要守多久,一辈子守在这里的话,家人一定不放心吧!”林月璇装作很无辜的样子,似乎在替他们鸣不平,“反正我还是觉得派年轻人更合适,想家的时间少,没有孩子可想!”

    蒙面男却不再接林月璇的话,正好一碗面条也吃完了,林月璇冲他甜甜一笑,“谢谢你的面条,我先去休息了!”

    其实,她哪里休息得下来,回到小房间里,把门关上,就开始趴在窗子上,紧盯着外面的茫茫海水,观察外面的船只经过频率有多高。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婚礼时间到了没有?还是错过了?不知时御寒怎样了?

    林月璇的心飘忽了很远。

    ……

    夜色伴随着海浪滔滔,时御寒双眼血红,下巴长胡一层厚厚的胡渣,失去了追踪器指引,他又调查了烟城的交通监控,发现林月璇最后消失的方向还是城南,便一直呆在码头上,搜查来往的船只。

    眼看着快要天亮了,林月璇还半点讯息都没有,而官方在给他施加压力,试图以妨碍公共秩序罪逮捕他,是毕玉极力压了下来。

    “时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不能老压着船只不放,会出事!”毕玉已经调到文职,不再带人,独身跟着郑双帮助找人。

    但一晚上过去了,林月璇没有找到,官方的人倒是找到了时御寒的把柄。

    毕玉一边劝说时御寒,一边求毕佑帮忙顶住。

    可毕佑只支撑到了天亮,官方就派人出动了,时御寒再有势力,也只是地下的势力,不能跟官方的人硬碰硬。

    在官方的干涉下,船只恢复了出行。

    天刚亮,距离婚礼还有六个小时,时御寒回到海水天堂。

    “时爷,夫人住院了!”管家立即上前来告知。

    时御寒本就蹙起的眉头拧得更深了,起身立即往第二医院走去。

    蓝若妍站在病房门口,焦急的往外面张望,见到时御寒,就像是看见了主心骨似的,跑了过来,“寒哥哥,不知怎么搞的,阿姨就晕倒了!”

    时御寒“嗯”了一声,越过蓝若妍往病房里走去。

    文柳慧恰好醒过来。完全没有知觉,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在这里,还不去找月月!”

    看看时御寒一个人,文柳慧很生气。

    时御寒不敢让文柳慧的情绪失控,“你先回别墅,我马上就去找!”

    “那你一定要找到!”文柳慧不放心。

    时御寒询问了医生,文柳慧只是普通的镇静剂作用致昏睡,没有大碍,他便放心离开。

    他前脚离开,文柳慧后脚跟着出院,把所有的手下都派了出去。

    蓝若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御寒母子俩为林月璇上下忙碌,嫉妒得发狂,现在的她比谁都希望林月璇葬身大海!

    只有林月璇死了,她才有机会。

    基于对时御寒的了解,一旦林月璇死了,他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但她可以一直陪在时御寒身边,就算是为了报恩,时御寒也会给她妻子的位置!

    而她,有这个位置就足够了!

    ……

    时间一点点过去,郑诚已经做好了取消婚礼的准备。

    简素心着急、担心,却帮不上忙,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焦急万分的她开始坐不住了。

    秦修平只能用孩子的健康来劝说她,好不容易才把人劝下来。

    欧阳诺跟简素心在一起,呆在时光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同样焦急。

    许久,走到角落里打了一个电话,“爸,你让月月回来好不好!”

    “真的?你别骗我!”

    “好!”

    挂上电话,欧阳诺的脸色很难看,他以为这件事是欧阳铎不死心,利用林月璇威胁时御寒搞的鬼,可欧阳铎却说这事跟他没关系!

    欧阳诺的心更慌了,在欧阳铎手里,他还可以帮上忙,可一旦落入其他人手里,他就无能为力了!

    欧阳诺忽然发现,他做错了。真的做错了!

    时御寒的仇家那么多,而月月没有自保的能力,就算今天不发生,迟早还会被时御寒的仇家逮住,甚至可能会撕票!

    不,他不能再袖手旁观下去,他要带走月月!

    简素心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给傅立打了一个电话,“裕哥哥,月月呢?”

    简素心开门见山,傅家跟时家有仇,傅立曾经跟在时御寒身边过,最了解时御寒,也最容易抓住时御寒的漏洞。

    “素心,别着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你给我。我就把月月还给你!”傅立笑得很阴邪,看了眼站在他对面的毕佑,又笑了笑。

    “我已经毁掉了!”简素心听了傅立的话,反而冷静下来。

    月月真的在他手里。那她至少不用担心林月璇有性命之忧。

    “素心妹妹怎么会这么粗心?不知道带走月月的人是不是也像你这么粗心!”傅立的话阴凉凉的,仿若毒蛇钻入脖子中一样,简素心的头皮都炸了,傅立分明就是在威胁她!

    当初她还真的找到了简家当年的事情跟时家有关的证据,但林月璇跟时御寒的感情那么好,她怎么忍心把证据拿出来,让两个人膈应,何况那些是过去一辈的事情了,就算要报仇,也怪不到时御寒身上来,她把证据收好就回了风华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傅立着急的索要那些证据,也没有办法用在时御寒身上,他这是想干嘛!

    “求裕哥哥不要为难月月,账本真的被我毁掉了,你可以去查!”简素心道,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放心,好歹故人一场,我怎么会为难月月呢!”

    简素心能放心才怪,故人,也就是过去的人了,傅立还念及过去的交情就不会绑架林月璇!

    “你想要什么,你先把月月给我好不好!”简素心快要哭了,肚子隐隐作疼,不会是要早产了吧!

    简素心谨慎的给了秦修平一个眼神,后者很快走到简素心身边。

    “我想要时家倒闭,你帮我吗?”

    “我若有那个能力,当年还需要远走风华国?”简素心真的哭了,看样子,傅立真的想拿月月威胁时御寒,可一旦时家倒下,时御寒拿什么保护月月!

    她一边打电话,一边起身,找了笔纸,换了左手接电话,右手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月在傅立手里。

    秦修平立即把这几个字交给欧阳诺,欧阳诺又转给时御寒。

    正在跟毕玉商讨接下来到哪里找寻林月璇的时御寒,接到这六个字时,忽然气势一凛,趁着毕玉不备,猛地扣住她的手,把人压制在地上,“给我关起来,打给毕佑!”

    他可没忘记上次毕佑及时赶来救傅立的事情,这两个人一定勾搭在一起了!

    至于毕玉,他也不是完全放心,先扣押下来再说!

    论单打独斗,时御寒和毕玉不相上下,但被忽然偷袭,毕玉也只能认栽,听时御寒打给毕佑,多少能想明白事情的关键,甘心把林月璇带回来再说!

    她恨不得把时御寒母子俩送入监狱没错,但不是用非正常的手段利用林月璇,而是凭着本事光明正大的找到证据!

    ……

    林月璇盯着海面看看了许久,看着远处一艘艘的船只过往,和蔚蓝的天空,终于露出笑容。

    船只很多,她总会幸运的遇到一艘肯搭载她的船只。

    再看了看一整座灯塔,大概是防止她逃跑,一艘小船都没有!

    悄悄的拆了床板,抱了一块最大的,打开房间,见两个蒙面男没有注意,就下了水。

    她这样做是很冒险,不过也没有办法了!

    因为过去的细致了解,她知道这片海域并没有大型的攻击性鱼类,只要不出意外,就能遇到大船肯搭载她。

    等两个蒙面男发现水中的林月璇时,想追,却没有船!

    立即联系交代任务的人,把情况上报。

    林月璇在水里泡了一个小时,皮肤都被泡出白色的褶皱来,终于看见了一艘游轮,惊喜的是游轮上的人发现了她的求救,把她拉上船。

    上了游轮,林月璇才发现,游轮上的设施,不输北极号。

    不管对方是谁,她都需要想办法联系时御寒。

    冲拉她上来的水手说了几声谢谢之后,林月璇就表示能否借手机一用。

    水手大方的把手机借给林月璇,林月璇又是一番的道谢之后,拨了时御寒的号码。

    但是打通了很久,居然没人接!

    林月璇的心快要跳出胸腔了,关键时刻不接电话,万一蒙面男联系外部的人先追了上来,那她想再逃,就更困难了!

    而这边,时御寒打电话要挟毕佑之后,便接到陌生的电话,蹙眉,并没有接。

    直到这个号码第二次打来,时御寒才不耐烦的点开接听键。

    “寒!救我!我在风华国和云空国海界的一座灯塔不远处,一艘游轮上!”

    “别挂电话!等我!”时御寒一整颗心跳跃得异常快,林月璇竟然逃出来了!

    立即联系技术人员查处手机信号的确切来源,又立即吩咐下去,距离最近的时氏旗下的船只开足马力往信号源地而去。

    做完这一切,时御寒立即登上北极号,准备迎接林月璇,距离婚礼开始还有两个小时。还来得及!

    ……

    傅立跟简素心谈判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要说服简素心把证据交给他,简素心忽然挂断电话,紧接着就接到了林月璇逃脱的电话,气得他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好在他还留有后手,给一只停留在灯塔附近的船只打了电话之后,又给蓝若妍打了电话,得到肯定的消息,露出笑容。

    ……

    林月璇不好意思一直占着水手的手机,还是挂了还给他。

    水手给林月璇找了一套衣服换上,便把林月璇带到甲板上。

    “我家主子要见你!”水手说完之后,就离开。

    林月璇好奇的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啊!

    就在她疑惑时,舱门打开,走出一个身长玉立的男子,颜值很高,面色冷冰冰的,说话更加冷冰冰,“你就是林月璇?”

    林月璇诧异的看了眼身着不凡的男子,“你好!”

    不否认。不承认,一切还有说话的余地。

    “呵呵!有点意思!”萧毅泽走到甲板上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也不招呼林月璇坐下,而是坐着观察林月璇,就像是巡视着子民的王者,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自然流溢而出。

    林月璇有种错觉,明明她站着比他高,却比他矮很多!

    硬着头皮走到萧毅泽面前,微微的弯腰,“感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一般人不都会说:不客气,举手之劳吗?

    但是萧毅泽照单全收,“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林月璇有一瞬间的错愕,却很快明白过来,“阁下想要什么!”

    想来也是,能开得起这么昂贵的游轮,不是奸商就是奸商,不做没有利益的交易。

    “我想要寒月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萧毅泽道,冷漠的盯着林月璇逐渐难看的脸,半晌,语露不屑甚至带着点鄙夷,“怎么,舍不得?是不是觉得我把你救上来之后,你的命就不值这么多钱了?”

    林月璇不置可否,而是在想:这个人是谁,怎么会知道寒月的事情。

    寒月背后的主人是时御寒,就连郑双和文柳慧等人都不知道,只有郑诚和任新两个特别助理才了解,这个男人似乎了如指掌!

    林月璇笑着说道,“我不知道先生说什么,什么百分之五十?不过我能给的,尽量给,如您所说,我的命的确不值钱,我没钱!”

    这些轮到萧毅泽错愕了,不过他掩饰得很好,冷眸在林月璇身上来回的扫射,“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小女孩,难怪时御寒爱不释手!”

    林月璇猜不透眼前的男人是敌是友,站在原地,不说话。

    以往。都是她在套别人的话,风水轮流转,竟然有人想套她的话!

    想要她能给得起的还差不多,要寒月,还是再次把她扔到海里去吧!

    林月璇把焦距定格在萧毅泽的眼眸上,去只看到了跟时御寒差不多的眸深似海。

    一样的气质,差不多的身高,就只有样貌不一样了!

    游轮不知往哪个方向开,林月璇也不知萧毅泽是敌是友,只知道,若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还是不要惹怒这个冷漠的男人。

    笑了笑,“先生真幽默!”

    幽默到一开口就要人家半壁江山!

    “是吗?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这个人无趣,不解风情!”萧毅泽的脸色没有变化,依旧一个字,冷!

    总之,就像是过去的时御寒,是个随时能移动的冰窟,冷飕飕的,云空国的气温。最适合带出门。

    “怎么会,先生看起来就是风度翩翩,幽默风趣之人。”林月璇挂起招牌式的笑容,净捡好听得说。

    “嘴巴倒是甜,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能说服时御寒给我最新黑势力的实力评估,我就把你还给她!”

    这也叫做不为难,她一点也不懂得时御寒那些道上的事!

    但林月璇没有表现在脸上,依旧笑得十分甜美,天真无邪,“我尽量试试,不过阁下也知道,风云突变,很多事情都都在日新月异,很多势力会在一夜之间倒下,也有很多势力在一夜之间崛起!”

    萧毅泽有些意外了,本以为很好对付的小女孩,却跟牛皮糖似的,看似好说话,实际上难缠得很。

    不就是说万一信息有误,不得追究时御寒的责任吗!

    你还不如说时御寒给一个错误的信息就好了!

    萧毅泽森然冷眸在林月璇上上来回的扫视了几圈,温度更冷,“你这是不打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

    林月璇保持着笑容,“瞧阁下说的,这不是在想办法报答吗?”

    救命之恩当报,但被救命的人以救命之恩要挟好处,那就令人反感了!

    至少现在林月璇就觉得萧毅泽很恶心,明明长着一张容颜不错的脸,但品行就对不起这张脸了!

    萧毅泽从林月璇眼中看到了鄙夷,心微惊,面色却淡定不变,“那你快点想办法吧,听说距离你的婚礼只剩下两个小时了!”

    林月璇现在可以肯定,萧毅泽一定对时御寒很熟,而且不是仇人那一种,最多是一名贪图钱财的奸商,恨不能抓住一切机会赚钱的那种!

    “谢谢阁下关心,阁下真是好心!”林月璇笑容甜美,很是无辜,装作没有听出萧毅泽话中的威胁。

    “呵呵……”萧毅泽又笑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林月璇陪笑着,头皮发麻,却不好发作,搞不好这个男人真的会拿她来威胁时御寒。

    真够倒霉的,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林月璇已经开始在脑中计划,要怎么离开游轮,回到岸边去了!

    深黑眸光往天空瞄了一眼,沉下,“对不起,我想离开一下!”

    萧毅泽点点头,默认了林月璇的离开,谁没有个三急?

    林月璇走了几步就有女佣上前来,“小姐想去哪里?”

    林月璇镇定的用了想好的借口,“去一趟卫生间!”

    本想装作不熟游轮的环境,找不到卫生间到处乱转一下,看有没有汽艇之类的,可以开回岸边。

    还没行动,人家就派个女佣跟着,她根本就没有下手!

    林月璇郁闷的跟在女佣身后,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很久,才出来就开始套女佣的话,“美女能领工资,还能跟主子出来游玩,简直太爽了!”

    女佣看了一眼,没有回答她!

    林月璇能够理解,并没有多再问,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回到甲板上,站到船头,万一时御寒的人来了,也容易一眼看到她。

    ……

    游轮不远处,一艘大船远远看到站在船头的林月璇,拿出照片对比之后,开着船靠近游轮。

    看着靠近的船只,林月璇以为是时御寒的人,冲他们招招手。

    萧毅泽的清冷的声音冷不防在背后响起,“你就确定他们是时御寒的人?”

    林月璇的手缩了回来,按照时御寒的速度,从给他打电话的时间算,时御寒的人到来还差十几分钟。

    幸得萧毅泽提醒。林月璇才想到:关押她的人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很可能是那些人派来的!

    回头便冲萧毅泽露出感激的笑,“谢谢阁下提醒!”

    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有这位帮助,她被抓回去的机会就小一点。

    一边思考着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一边慢慢的往船舱移动脚步。

    萧毅泽却叫住她,“惹了麻烦就想开溜?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

    林月璇肺都要气炸了,但人家说的没错,着麻烦是她惹下的,他还真没有责任承担。

    林月璇慢吞吞的,转身回到船头,看着靠近的大船,也不说话,对方没有上游轮的意思,她先拖着时间。

    萧毅泽再次意外,看向林月璇的目光露出一丝欣赏。

    女孩干脆直接,勇敢不躲避,的确是时御寒的菜。

    大船的人终于跟林月璇喊话,“林小姐,我们是时总派来接您的!”

    “辛苦了!”林月璇笑道,装作什么都没有看穿。

    “我们过去不合适,等会儿我放下木板,您自己走过来成吗?”

    林月璇也没有犹豫,“成!”

    至于走不走,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对方还真靠近游轮,放下搭板。

    林月璇靠着船舷,大声道,“小心一点,万一碰到游轮,主人家要赔偿……”

    大船那边的船员还真的小心了很多,小心了很多次的结果就算搭板怎么都无法靠近游轮。

    这样竟把时间拖过去了,郑诚乘着另一艘快船赶到时,林月璇还安然的呆在游轮上。

    郑诚见到萧毅泽,愣了一下,随即指挥船员把搭板搭上游轮,走了上去,压根没有询问萧毅泽的意见。

    之前那艘船的人见转,掉头就跑。

    “碰坏了我的游轮,维修费八千万,救了他的女人,一条命,寒月百分之五的股份!”萧毅泽言简意赅。

    惊得林月璇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嗖的从船头跑到萧毅泽身边,很大声的算账,“维修游轮最多一百万,我的命不值钱,一百块,爱要不要!”

    郑诚额头的冷汗涔涔落下,要让时爷听到林月璇说自己的命之只值一百块,估计他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

    “他是云空国王子!”

    言下之意,要这么多合情合理。

    林月璇不干了,“王子就可以敲诈子民啊!”

    那么多,很肉疼!

    她不知道萧毅泽和时御寒之间的交易,才会这样觉得,但郑诚知道,其实他要得比不多。

    他本人手里就有百分之四十的寒月股份,要百分之五十不过是想增加上去,而不是免费的,但林月璇不懂,也就造成了误会。

    至于那八千万,还真的是敲诈。

    但郑诚不敢说,他们在云空国发展,仰仗王子的地方多了去。

    “这事还是交给时爷处理吧,我先送你回去,完成婚礼再说!”郑诚又冲萧毅泽鞠躬,“今天多谢王子,改天时爷自会跟王子道谢。”

    林月璇也没忘记今天要办婚礼,跟着郑诚上了快船。

    她前脚离开,萧毅泽的脸色顿时冰雪融化,爽朗的笑声在游轮上飘荡。

    ……

    时御寒把林月璇从快船上接到之后,立马给文柳慧等人打电话报平安。

    听说林月璇得救了,蓝若妍立即提议,“阿姨,看来婚礼可以照常进行了,我先带你去做头发?”

    蓝若妍带着文柳慧去了一家很有名气的美容院,集美发美妆一体,还有纹身美甲各种美容的,文柳慧没法做美容,但戴上面纱,头发可以做一个美美哒发型。

    经过纹身店时,蓝若妍好奇的拉着文柳慧进去,“阿姨,我去做一个纹身好不好!”

    店主立即热情的迎上来,“欢迎二位,想做一个什么样的纹身呢?”

    “你们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纹身?”蓝若妍漫不经心的问道。

    店主:“那要看小姐想纹什么样的,比如有人喜欢老鹰,有人喜欢玫瑰花,还有人喜欢纹一个骷髅的,嗯,甚至还有人纹各种奇怪的东西。”

    蓝若妍很感兴趣的样子,“纹一个小一点的,有没有推荐?”

    “小一点的?”店主似乎在考虑,“纹一个红痣吗?美人痣之类的,说起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有人在肩膀上纹一颗红痣的呢!”

    蓝若妍眼角余光朝文柳慧看过去,看不见黑纱下的脸,却能感觉到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

    简素心听到林月璇被救的消息,紧张的情绪才缓和下来。

    看看时间,距离婚礼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估计得延后了。

    但就在十二点时。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驶入时光酒店,已经换上雪白婚纱的林月璇从车上走了下来。

    时御寒把化妆师、造型师一起拉到北极号上,一边往回行驶,一边给她化妆做造型,回来时,时间刚好。

    时光酒店对面就是时光广场,随着十二点钟声的响起,早就排队等候的市民有条不紊拿起笔,在祝福墙上留下祝福的话语,拿了红包,然后轮到下一位。

    场面空前热闹,不少女子一边留言,一边羡慕嫉妒恨,林月璇的命怎么这么好,嫁给了这么土豪舍得花钱的老公。

    时御寒把林月璇送到时光酒店之后,就去了时光广场举办婚礼的地方等待。

    欧阳诺听说林月璇得救之后,一早换上白色燕尾服,等林月璇出现,便以哥哥的身份,挽着林月璇的手。一步步走出时光酒店。

    婚礼进行曲在时光广场上空播放,司仪热情洋溢的声音响起,正式拉开了婚礼的序幕。

    他们的身后,由四个花童捧着新娘婚纱裙摆,六名花童提着花篮子,一边走一边往新娘身上撒花。

    婚纱由世界最有名气的婚纱设计师查尔斯设计,贴身的丝绸面料,裹胸的设计,衬得林月璇本就高挑的身材更加完美。

    层层叠叠的裙摆摇曳,雪白的颜色和她玉白的肌肤相互映衬,水灵动人,透明的头纱随着她的盈盈碎步飘逸,随着她走来,花瓣飘飘,香气四溢,整个人活脱脱神话世界走出的仙子,仙气十足。

    远远的,时御寒不免看迷了眼。

    试婚纱时,他就觉得林月璇穿上婚纱的样子特别美,却想不到能美成这样。宛若天人,妖娆中又给人说不出的纯净之美,清纯中又带着令人移不开眼的妩媚。

    她的脚步是利索的,毫不停顿的,看起来又是那般的大方不扭捏。

    时御寒的唇角高高翘起,再没能放下来过。

    而挽着林月璇走过去的欧阳诺每走一步,心情就沉重一分。

    时御寒果然名不虚传,杀人不见血。

    看着他守护长大却最终跟另一个男人走在一起的女孩,欧阳诺的心在滴血,后悔自己曾经的懦弱,下手太迟。

    却又替林月璇高兴,能得时御寒放下所有的仇恨,只为迎娶她,并如此费尽心思的布置一场婚礼。

    看着她唇边幸福得笑容,她应该是很幸福的!

    他想把林月璇带走的想法反复被挑起,又复掩埋。

    不过,欧阳诺发誓,暗势力一定要发展壮大,以防万一。

    简素心大着肚子,小心的跟在后面,走到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天气很好,有凉凉的海风吹来,恰到好处的带走太阳制造出的热量。

    时御寒站在牧师面前,看着挽着欧阳诺的手,一步步走近的林月璇,心跳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加快了。

    虽然他们已经在爱尔兰结婚,婚礼不过是个形式,他却还是紧张了起来。

    终于把林月璇公开在世人面前了啊!

    以后,就算是仇家找上门,林月璇也要跟他风雨同舟!

    他从不后悔,一开始就是他强迫林月璇留下来的,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完全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以后,他会更加严密的保护林月璇!

    林月璇每走近一步,时御寒的心跳就加快一分。

    今天以后,世人面前,林月璇就冠上他时御寒的姓氏!

    林月璇被欧阳诺带到时御寒面前,抬起头。深情凝望着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他,小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

    虽然已经登记结婚了,虽然朝夕相对,但每一次看着他这张365度无死角的俊脸,她依旧会管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控制不住自己狂乱的心跳。

    四目相对,深情凝望。

    欧阳诺感觉心脏被谁狠狠的挖去一角,疼到极致,麻木了,酝酿了许久,终于缓缓把林月璇交到时御寒手上,“以后,月月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一生一世!”

    若换做平时,时御寒一定会恶目相向,警告欧阳诺一番,但此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林月璇身上,加上什么都不做。欧阳诺就受伤了,他也就没必要再落井下石,对欧阳诺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我会照顾好她!”

    欧阳诺僵硬着手脚,不舍的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神色哀伤。

    林月璇挽着时御寒的手,虽然被折腾得很疲惫,却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任由着时御寒把她带到牧师面前。

    牧师说了一番开场白之后,转向时御寒,“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时御寒竟有些迫不及待的回答,“我愿意!”

    一百个愿意,一万个愿意!

    牧师又转向林月璇,“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林月璇的眼眶中有泪花在翻滚,哽咽着出声,“我愿意!”

    早就愿意了!

    “接下来,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毕玉把林月璇给时御寒戴上的戒指拿了上来,林月璇把戒指套到时御寒右手的无名指上。

    时御寒也从季凌风手里接过那枚粉钻满月戒,轻轻的握住林月璇的手指,把她的手指放到戒指中。

    “接下来,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时御寒捧起林月璇的脸,吻了上去。

    现场响起了一片起哄的欢呼声,还有口哨的声音,场面一度火爆到场外领红包的市民都忍不住自发的到广场中央载歌载舞,仿佛今天就是整个烟城人民的节日。

    外围的广场区,时御寒让人准备了很多丰盛的食物,哪怕是一个流浪汉,也可以吃上一顿好的,为了维持秩序,时御寒把整个时氏的保安都调集过来了。

    毕佑见状,也不敢再出手,只能联系上级,调集了很多警力过来,帮助时御寒维护现场秩序,以免有恐怖分子制造混乱,引起人民恐慌。

    穿着白色伴郎服的毕佑深深的望了一眼时御寒,第一次感到这个对手的强大,一个婚礼,能引来全城人民前来祝福不说,还能利用全城人民,把他绑架进来,自愿的帮他维护现场,光是这份心思,他就自愧不如。

    不过,他不放弃,时御寒别留下把柄在他手上,否则迟早有一天,他要把时御寒送入监狱。

    只可惜昨天那么好的机会,还是被时御寒逃过了,有林月璇这层关系在,只怕以后找他麻烦,还得越过林月璇,越过毕家!

    拥吻之后,在广场上逗留了一会儿,便是回到酒店给来宾敬酒。

    林月璇换上了一套复古的红色旗袍,旗袍乃是华夏京城历史悠久的旗袍制作世家制成,金色祥云暗纹全部都是手工利用金线绣上去的,细致到一针一线。

    而时御寒换上了复古的黄马褂,跟林月璇的旗袍绝配,站在人群中敬酒,怎么看怎么养眼。

    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一些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毕佑的父母都来了。

    看见林月璇,毕家二老还一个劲地说感谢的话,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林月璇是他们女儿的救命恩人。

    林月璇不傻,毕家这样做,是想告诉一些试图利用她对付时御寒的人,她背后有毕家撑腰,谁想动手先考虑考虑是否有能力得罪毕家!

    对于毕家这份恩情,林月璇记在心上,日后若有需要,她也会帮助毕家,虽然觉得毕家不会有需要她帮助的一天。

    令林月璇意外的是,萧毅泽竟然坐在贵宾席上。顶着一张洁癖的脸,跟首相的儿子坐在一张桌子上。

    不是林月璇八卦,听说皇家和首相府的人争夺权利,一向面和心不合,这二位云空国最大佬的儿子坐在一起,令人不浮想联翩都不成啊!

    林月璇大大方方的跟着时御寒,走了过去。

    “多谢二位来参加时某人的婚礼,敬二位!”

    林月璇也跟着说客套话,敬了酒,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份镇静。

    接下来都是时御寒在商场上的朋友和合作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路敬酒下来,时御寒喝了不少。

    等到宴会结束,他已微醺,酒气很重,却令林月璇讨厌不起来。

    接下来,一切都很平静,自始至终没有人注意到,文柳慧一直没有露面。

    当时御寒抱着林月璇走进海水天堂的别墅时,看见文柳慧一脸阴沉沉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时御寒才感觉哪里不对劲。

    “妈!”时御寒把林月璇放下来,露出百年一遇的温和笑容,走到文柳慧面前,“刚才怎么不去参加我的婚礼。”

    “你是在质问我吗?”文柳慧阴森森的,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那个针对林月璇时候。

    “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时御寒疑惑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眼跟着回来的郑诚等人,示意他注意安全。

    文柳慧忽然从沙发上抽出一份文件,啪的摔到茶几上,“你自己看看!”

    时御寒拿起文件,翻了一页,便看出这是一个纹身店的账本。

    随意的把账本扔开,“这是什么?”

    文柳慧拿起账本翻了几页,推给时御寒,“看仔细了!”

    时御寒拿过来一看,大红笔圈着一笔数目明细,大约是去年,有人纹了一个三角形红痣的纹身,位置左肩。

    所以?文柳慧就觉得林月璇肩头的三角形红痣是纹身而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