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5章 放手!你喝醉了!

    时御寒忽然感到好笑,“妈,你听说过痣也能纹出来吗?”

    “现在科技发达,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文柳慧黑着脸,“把她给我杀了!”

    居然敢利用林成仁女儿的身份来骗她!

    “妈!”时御寒抱住文柳慧的手,因为婚礼心情好,极有耐心的跟文柳慧解释,“您别只拿一个账本就把小月判死刑,一个账本无法肯定去纹红痣的人就是小月!”

    “我当时还拿了照片给老板看过,人家说就是她!”

    时御寒一语道破破绽,“去年去纹身,老板居然还记得样貌,这么好的记性做一个纹身店的老板太可惜了!”

    “我当时也这样说过,但老板说,要求做这么奇怪的纹身,就只有一个人,所有记得特别清楚!”文柳慧再看向站在大厅门口,身穿红色旗袍的林月璇,眼中充满了仇恨。

    这也是林月璇一直不喜欢文柳慧的原因之一,她眼中永远充满了仇恨,永远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妈,对于去年你接触过的人,你还能记住几个?且不说这些,就算他们无法验dna,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气质,你想一想,我是不是特别像爸爸,再看林成功和林发财、林法蒂,怎么看就是一家的,再看看小月,是不是很像当年的仁叔。”

    时御寒格外的有耐心,林成功已死,死之前把林月璇当作是最后的王牌,再对比林月璇和林法蒂的待遇,怎么看林月璇都像是他的亲生女儿!

    文柳慧被时御寒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那我回去把纹身店的老板抓来!”

    “妈,我敢打赌,你回去,人家一定关门了,去查机场的出入境记录,肯定有他全家处境的记录!”

    时御寒的笃定让文柳慧的心原本仇恨的目光更加的阴毒起来,“是谁,竟敢暗算我,我差点就杀了阿仁唯一的孩子!”

    林月璇不想在这里看文柳慧发疯,今天是她办婚礼的好日子,转身离开大厅,海滩边上还有烧烤会!

    “妈!您以后千万不能再怀疑小月了,否则迟早被有心人利用你伤害小月,以后我们母子有什么脸面对仁叔!”时御寒见文柳慧能听进去他的话,又给文柳慧洗脑,别哪天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就回来又喊打喊杀的。

    “说得对,是妈妈鲁莽了,我去给月月道歉!”文柳慧站起来就往外走。

    时御寒拦住她,“妈,你一而再的伤害了小月,你觉得这个时候,你去道歉,她会开心吗?算了吧!”

    以他对文柳慧的了解,有她在,今晚的烧烤会就别想玩得轻松。

    忽然想起了过去的自己,手底下的人也从来不敢放轻松过。似乎林月璇来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不过这样很好,至少生活除了报仇,还有其他值得留恋的事情。

    ……

    天色逐渐暗下来,管家让佣人们在海滩上架起了彩灯,五光十色的很漂亮。

    老一辈的经不起折腾,宴会之后都回去了。

    来参加烧烤会的都是一些名流二代,难得有机会接触时御寒,都想着趁机拉近感情,以后生意上多多往来,给自己一个发展的机会。

    烧烤会虽然没有酒店里的宴会正式,却比正式宴会多了几分的随意。

    大家围在一起吃吃喝喝,有人拿起了吉他弹唱,有人打起了架子鼓,有人随着节奏翩翩起舞,岂是一个乱子了得,比正式的宴会热闹融洽,人与人之间似乎也少了那些算计和勾心斗角。

    若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看到,闪烁灯光下,带着黑超大眼镜弹吉他和打架子鼓的,是国际有名的明星,而那些带头跳舞的,也是舞蹈界有名的前辈。

    毕佑一脸严肃,坐在椅子上,看着沙滩上狂嗨的青年男女,目露嫌弃。

    “大哥,一起去玩,别老是一副小老头的样子,你会找不到嫂子的!”毕玉把毕佑拉起来,拉他一起去跳舞。

    毕佑就郁闷了,堂堂云空国的警督,被迫参加婚礼不说,还被迫当起了伴郎,这也就算了,他一直在调查时御寒,居然还不得不的调集警力保护他!

    怎么想今天都是郁闷的一天,哦,对了,还送了礼金!

    亏得不能再亏了!

    只是,看着一脸兴奋的毕玉。毕佑的心情好了许多,跟着毕玉的脚步,动作僵硬的加入了围着篝火跳舞的圈子。

    “等我结婚了,我也要办这个不正式的烧烤会!”毕玉兴奋的说道。

    毕佑一边动作僵硬的跳着,一边回头,深深的看了眼毕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继续僵硬着,手脚及其不协调。

    简素心有孕在身,只敢远远的看着,偶尔让秦修平拿个蛋糕开水之类的,倒也自在。

    欧阳诺一个人坐在沙滩稍远一点的位置,灌了一口啤酒,有些迷茫的看着大海的方向,仿佛他独处一个世界,世人的喧嚣都与他无关!

    远远看去,朦胧的夜色中,那蜷缩在地上的身影,那么的落寂哀凉。

    林月璇换了一套红色的波西米亚风的沙滩长裙,一手拉着毕玉的手,一手被郑双拉着。加入了跳舞的人群。

    看着在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玩得很嗨,林月璇的情绪也被激起了,所有的疲劳顿消。

    与众不同的婚礼,与众不同的庆祝方式,也就只有时御寒才能想出来!

    林月璇开心得不知说什么好,远远看着时御寒说服了文柳慧走了出来,悄悄退出跳舞的圈子,迎了上去,拉着他的大手。

    “走!一起!”

    跳舞?

    时御寒的眉头皱起来,交谊舞还勉强,起码他学过,跳这种随意式的沙滩舞,还是拉他去打架比较容易。

    “走啦!”林月璇撒娇着。

    软软的尾音拉长,喊的时御寒的心都软了,任由着林月璇拉着他的手,再次加入圈子。

    这可为难了要去拉时御寒手的舞者,他是拉还是不拉呢,时总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是不是不喜欢跳舞,万一他强行拉了时总的手。惹得他不开心,他会不会把他的手拧断!

    犹豫之际,林月璇索性拿着时御寒的大手,去够着那位犹豫着的舞者的手。

    时御寒无奈,只能大手嫌弃的拉了那人的一根手指头。

    林月璇,“……”

    算了,没甩脸就好!

    人家的舞蹈是有节奏性的,但时御寒的动作真的很僵硬,毕僵尸还僵一点,林月璇想笑,看着他的严肃脸,又不敢笑,他另一边的舞者压力不是一般大。

    林月璇噗嗤一笑,“你就当作现在是在练武,节奏跟上去就行了!”

    时御寒哼哼了一声,把跳舞当作是在练武,别说,还真的感觉好了很多。

    但是!他身边另一位舞者的压力更大了,能把舞蹈跳得这么威武霸气,这世界也就时总独家了!

    那气场强大到,明明很多人想退场,却愣是不敢退下。

    于是,气氛越来越怪,一群人围成一个圈子跳舞,愣是变成了一群僵尸在蹦,就连林月璇都感到怪异,只能拉着时御寒退了下来,离开那些人。

    一边走,一边埋怨道,“都怪你,有你在的地方,都不能好好玩了!”

    时御寒哼一声:怪他,是你们气场太弱!

    话说回来,“第一次见面时,你会不会怕我?”

    第一次见面?

    林月璇犹记得,那时他因为带着目的性,收敛了身上的寒气,倒不觉得害怕。

    时间过得真快,他报了仇,而她?

    虽然失去了母亲,却因为母亲开心的离开了而不遗憾什么。

    林家倒了,她也过上了希望的自由生活。

    而这一切,都拜这个男人所赐。

    就算曾经苦难,她依旧感谢上苍,感谢这个男人,不曾放开过她的手!

    “你觉得呢?”林月璇忽然笑了,过往不堪回首,但未来,一片光明!

    时御寒拦腰把林月璇抱起来,“我倒是觉得只有这样你才怕我!”

    “啊!”林月璇猝不及防,吓得急忙勾住时御寒的脖子,防止自己摔跤,嗔瞪他,“也不提前说一声!”

    时御寒呵呵的笑,他也是一时兴起。

    “过去你一定很怕我吧!”他那是还虐待她!

    “有一段时间,我的确很怕你,不过现在想来,似乎也没有那么难过。”林月璇道,每每回首那段时光,她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虐待一个人,反而是保护她,然文柳慧的出现,让她不得不相信,世界荒唐的东西多了去。

    “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吧!”林月璇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嗯!”时御寒追逐她的唇,抱着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加深了这个吻。

    林月璇挣扎不得,只能由着他胡来了……

    “我们就这样走开了,不好吧!”林月璇靠在时御寒怀中,气喘吁吁,没有杀伤力的瞪他。

    “有什么不好?”差点窒息的她双颊红扑扑的,眸色迷离,似是带着蛊惑一般,勾得他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全身的血液集中着涌向一个方向。

    “既然你这样说,我们先回去休息吧!”林月璇倦意渐浓。

    今天经历了一些列的逃亡,还办了婚礼,应酬了那么多人,对了,刚刚还坚持跳了舞,累得很!

    要不是人多的兴奋劲撑着她,估计她早就倒下了。

    “好!”时御寒的眸色深了深。抱起林月璇往别墅方向走去。

    毕玉远远看见这边的情况,也悄悄的溜出跳舞的圈子,轻步走到欧阳诺身边,抢过他手中的啤酒罐,“你喝了不少!”

    “关你什么事?”欧阳诺伸手要抢回啤酒罐,被毕玉轻巧的躲开了。

    “你喝多了!”她还是冷冰冰的这么一句,把啤酒罐随手一扔,架起欧阳诺往别墅方向走去。

    “你放开我!”欧阳诺推搡毕玉。

    但毕玉什么人,连跟时御寒对打都能平分秋色的女汉子,欧阳诺推了几次推不动,气恼的话脱口而出,“你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

    毕玉不理会他,反正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了,无非就是要不要脸的话。

    要脸也好,不要脸也罢,她见不得欧阳诺独自一人喝闷酒的样子。

    “你放开我!”欧阳诺抬起脚,最终还是没有踢过去。

    毕玉也感觉到了他的犹豫,唇角勾了勾,舍不得伤了她,是个好的开始。总有一天他会有更多的舍不得!

    毕佑见毕玉走了,也没有了兴致,又回到之前坐过的椅子上,跟侍者要了一杯鸡尾酒,慢慢的品尝,远远看见毕玉把欧阳诺架得死死的,有种酸涩涌上心头,仰头,一口干可怜杯中的酒。

    侍者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款鸡尾酒度数很高,他就这样一口灌下去,会不会出事啊!小心翼翼的看着毕佑许久,唯恐出事。

    毕玉拖着欧阳诺,没有回到海水天堂别墅,而是把他塞到车子了,锁了中控,开着车子离开了海水天堂。

    有些事,交给毕佑一定能办好。

    欧阳家倒了,豪宅也被拍卖了,毕玉就在第一医院附近买了一个小公寓,希望平时居住的地方能距离欧阳诺近一点。

    她把欧阳诺带到小公寓,扔在地上,就不管他了。

    毕玉才走一步,被欧阳诺拉住手,含糊不清的问,“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

    毕玉没有回答,甩开欧阳诺的手,往卫生间走去。

    昨晚忙了一夜,今天又是参加婚礼,又是执行暗中的任务,很累。

    要不是不放心欧阳诺,她才不会把他带到她的公寓来。

    她很爱,却有底线。

    就在她转身要走时,欧阳诺一把从背后抱住她。

    “放手!你喝醉了!”毕玉掰开欧阳诺的手,结果力道没有控制好,随手一推,欧阳诺翻在地上。

    毕玉爱干净,地上倒也干净,但看着欧阳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毕玉终是不忍心,回头,拉了欧阳诺的手。

    本以为能轻松的把人拉起来。谁知欧阳诺竟然顺手一拉,反倒把她拉得摔到他身上。

    双手就攀了上来,把毕玉紧紧抱住,闭上眼睛,嘴巴就凑了过来。

    毕玉不知欧阳诺是把她当作林月璇了,还是赌气,但这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要的男人,是完完全全喜欢她,情到深处自然做的做,而不是这样不明不白的亲了做了。

    毕玉仗着自己力气大,挣脱欧阳诺的束缚,从他身上起来,走进厨房,不多时,捧了一盆冷水出来,泼在欧阳诺脸上。

    “不清醒,我帮你清醒一下!”索性把盆也扣在欧阳诺脸上,转身去了卫生间。

    等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欧阳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就连盆都保持着扣在他脸上的样子。

    她不放心的走到欧阳诺身边。把盆子拿来。

    欧阳诺又把盆子抢过来,扣了上去。

    “你这又是何必!”毕玉叹息一声,把盆子拿回厨房,再到房间里找了一块宽大的浴巾,“你先去洗个澡,没有衣服换就自己放洗衣机里洗,有烘干功能,不懂用就来找我!”

    说着回到房间里,上了床,闭上眼睛,很疲倦,却睡不着。

    欧阳诺在外面似乎还没有动静,会不会醉不醒人世,脑子迟钝睡死过去了吧!

    听说每年都有人因为醉酒,睡在马路上被冷死。

    想到这里,毕玉躺不住了,站起来就往客厅走去,果然看见躺在地上的欧阳诺。

    “欠了你的!”

    毕玉哼了一声,先到浴室里放了水,再出来,轻而易举把欧阳诺拖到浴室,三下两下拨了他的衣服。

    “月月!”欧阳诺一把抓住她的手。

    “哼!”毕玉一生气,力气就有些大,本来想扯开欧阳诺的扣子,就变成了把他的衣服扯破了!

    毕玉,“……”

    质量太差,怪不得她!

    衬衫倒是很容易脱掉,裤子呢?

    一咬牙,依样画葫芦,索性把他裤子也扯破了,扔进垃圾桶里,最后剩下一条小裤裤,轮廓清晰的……

    毕玉脸一红,不再看下去,离开浴室,换了衣服,出了门。

    这个点不算晚,很多店面都开着门,她来到一家男装店,一眼看中一件银色安暗纹的白色衬衫。

    她最喜欢看欧阳诺一身白色的样子,像极了人间天使,温文尔雅。只可惜,不是对她!

    一口气买了几件,搭配了亚麻色和其他几个颜色的裤子,又转战隔壁的内衣店,买了小裤裤和睡衣,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公寓。

    公寓很安静,毕玉走进浴室时,欧阳诺靠着浴池边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毕玉把小裤裤、睡衣选出来,扔到衣架上,“我知道你醒着,自己起来!”

    欧阳诺一动不动,毕玉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无奈的把欧阳诺捞了出来。

    只是问题又来了,他身上还穿着一条小裤裤,她总不能让他穿着湿淋淋的小裤裤吧!

    可她也不能直接把他扒了啊!

    毕玉为难了一会儿,摇了摇欧阳诺的脑袋,“醒醒,别装死!”

    欧阳诺迷迷糊糊的,总算醒了,感觉身上凉飕飕的,眉头一皱,防备的推开毕玉,厌恶的目光迸射出来,“你要不要脸!”

    “不要脸我早就把你上了!”毕玉气哼哼的把睡衣甩到他脸上,“自己换!”

    头也不回的离开浴室,故意把门关得很大声,以发泄怒火。

    她怎么就爱上这样一个男人,简直就是自找虐!

    欧阳诺把睡衣从脸上拿来,再看了一眼赤条条的身体,和湿淋淋的小裤裤,眸色晦暗。

    难道真的是他会错意了,毕玉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欧阳诺换了衣服出来,毕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离开,拉着脸,“想离开可以,先把我的客厅清干净再说!”

    欧阳诺看到地上的水渍,想起了什么,一声不吭的拿起拖把,把水渍清理干净,在毕玉身边坐了下来。

    毕玉却站起来回了房间,就剩下欧阳诺错愕的盯着门口看了很久。倒头在沙发上睡下。

    ……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回房间时,她已经睡着了,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时御寒打了热水,帮她把衣服褪下,擦拭了身体,换上宽松的睡衣。

    她真的太累了,他折腾了那么久,她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时御寒也累了,在林月璇身边躺下,完全不管外面的烧烤会还在继续,反正有人会处理。

    夜,狂乱而黑,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道黑色的身影灵活的避过摄像头,钻入海水天堂别墅。

    ……

    柔和的晨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射在林月璇脸上,给她的盈白如玉的脸上镀上一层金色,圣洁而高雅。

    睁眼就对上时御寒那双深邃的亮眸,会心一笑,“早!”

    “早!”他的声音十分富有磁性,带着点刚睡醒的嘶哑,温热的气息就在耳边吹拂,有种感觉直击她的全身。

    他勾唇一笑,吻了上来……

    就在两人情迷意乱之时,敲门声响起,急得林月璇一下子把时御寒推开,“快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别急,不会有事!”时御寒继续凑过来。

    但敲门声就跟催命似的,林月璇再次把时御寒推开,“先去看看!”

    都老夫老妻了,能不能不那么急。

    时御寒心不甘情不言的离开,批了件衣服,拉开门,“你最好找到不死的理由!”

    寒光在任新脑门上来回扫射,任新差点就腿软了,“爷,出事了,昨晚书房被人翻了!”

    书房一直是时御寒的重中之重,平时只有他和任新两个人,怎么会被人翻了。

    时御寒浑身散发着冷气,几步跨入书房,打开监控。却发现,所有的监控都被人做了手脚。

    他对自己的电脑技术十分有信心,怎么可能!

    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半天之后,屏幕还是一片乱码,时御寒意识到,昨晚真的出事了!

    电脑里存了大量的账本,其中有绝密账本,一旦被官方的人破译,他将会有很大麻烦。

    欺人太甚!

    云空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没有几本暗账,官方怎么就针对他!

    时御寒再次快速的敲击键盘,大约一个小时候,走出书房,让任新在书房的门窗上加了十个隐形摄像头。

    ……

    大约中午,云空国各大网站爆出时氏总裁时御寒涉嫌走私,贩卖枪支等犯罪活动,还暗指,时氏就是一个洗钱的公司。

    但这条新闻很快被几个高层的不雅照盖了下去,此事越演愈烈,在云空国形成轩然大波。

    而当事人跟没事一般,坐在海水天堂巨大的棕榈树下,悠哉悠哉的翻看杂志。

    林月璇坐在时御寒身边,显得有些无聊。

    不就是蜜月旅行吗?说好了爱琴海,这人对着杂志能看出花来?

    “我们推迟几天再去!”时御寒把杂志合上。

    林月璇一听他的语气,便知出事了,点头,“好!”

    其实什么时候去都无所谓,只要有时间。

    “乖!处理好公司的事情,我们环游世界!”时御寒把目标从欧洲扩大到全球。

    林月璇莞尔,她可没有那么大的心,不过想象那画面,地球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甜蜜的身影,便充满了期待,“好!”

    他的决定,她都支持。

    “时总!出事了!”任新忽然快步从外面走过来,“郑诚打电话来说,毕佑带着人,要查时氏的账!”

    “那就让他们查!”时御寒头都没抬,心想着,得提升几个能力强的人上来,光是任新和郑诚两个人。会把他们累死,免得回头抱怨工作太多,没时间找女票。

    海水天堂的阳光逐渐西移,直到傍晚,时御寒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林月璇以为事情不急,也没有放在心上。

    结果,次日一大早,毕佑竟亲自带着人来海水天堂。

    “时氏涉嫌洗钱、走私,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毕佑冷漠着脸亮出工作证,公事公办,完全不像是前天才参加过时御寒的婚礼。

    时御寒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同样面无表情的对毕佑说道,“等一会儿!”

    毕佑:“……”

    难道还可以商量!

    时御寒准备上二楼安慰林月璇几句,就看见林月璇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半中间,显然也看到了毕佑,正准备打招呼。

    时御寒迎上去,跟林月璇说道,“乖,我有事去警局喝茶。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

    “什么!”林月璇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被毕佑请去喝茶,能有好事?

    “误会而已,不会有事,你安心在家休息,等我回来!”时御寒暧昧的冲林月璇胸部瞟了一眼,“凌风说,你的身体恢复了。”

    林月璇会意,顿时感到脸在烧,说正经事呢,怎么就往那方面想去了!

    白了他一眼,还是担心,“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

    时御寒没有给出确切时间,这一次账本被盗,他不确定官方的人有没有破译出来,不过,就算破译出来,他也不担心,最多麻烦一点。

    这一次,他倒是要看看谁在背后阴他!

    简素心听到动静出来时,恰好看见时御寒跟着毕佑走得背影。

    “怎么了?”简素心询问道。

    “表姐!毕佑把寒带走了!可能会出事!”

    简素心昨天看了新闻,大概能猜出什么,安慰道,“没事,时总会有办法的,你先别着急!”

    七恰好郑双也走了过来,林月璇六神无主的说道,“双姐姐,怎么办?寒会不会有事!”

    这次跟以往不一样,以前时御寒的对手是林成功,最多动用道上的关系,但毕佑明显是不同的,不管时御寒在道上的势力有多强大,也强不过一个官方势力!

    看着把所有焦急写在脸上的林月璇,郑双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说不会有事是骗你的,你会更担心,但问题不算太大,麻烦一点,云空国的监狱没有空位。”

    郑双都这样说了,林月璇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你有时间担心,还不如多担心担心公司,听我哥说,有人恶意攻击时氏的股票。”郑双道。

    林月璇皱眉,每次都使用同样的招数,不过,不得不说,还真的很有效。

    “可是……”林月璇有些迟疑,她有那个能力吗?

    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之前她最多遥控了和表姐的小公司,时氏这样的大公司,她最多只帮时御寒看过一些文件!

    “没事,你就把时氏当作我们那个小公司来处理,一定能行的!”简素心看出林月璇的犹豫,连忙疏导。

    只是,她自己都心虚,他们的小公司能跟时氏相比吗?

    林月璇显然听进去了,“那我去公司试试!”

    时御寒不在,但还有郑诚和任新帮助她,她也不能认怂,让公司这个时候出事。

    “我一个大肚婆就不跟你去了!”简素心摆摆手,挺着大肚子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

    林月璇才到68楼的总裁办,郑诚立即走进来,捧着一堆文件,“时总不在,有些决定还得你来做!”

    林月璇压下紧张,点头,“有不懂的地方你多给我分析一下。”

    她努力告诉自己,这就是她的那个又小又破的公司,用同一种方法维护公司的利益就可。

    “这是云空国四部一个开发案,企划部门提出三种方案,讨论不下来,我觉得a计划可能是最适合的!”郑诚一边给林月璇讲解,一边提出自己的意见。

    林月璇很认真的把三个方案都看过之后,选定了跟郑诚意见不一样的b方案。

    “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郑诚有些疑惑,尽管时御寒说过,若他不在,公司一切都听林月璇的。

    除了她时总裁夫人的身份外,如今时氏最大的股东就是林月璇,时氏重组时,时御寒把所有股份都放到了林月璇名下。

    而这一切,林月璇一点也不知道。

    林月璇组织了语言,把自己的见解和利弊一一分析出来。

    郑诚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越听越心惊,他从宏观上看,a计划更能赚钱,可林月璇一分析出来,他不得不佩服林月璇的细心,微观上的细节不注意,也会让资源浪费,利弊冲突算下来,b计划更细水流长。

    两人又商量了几个其他的案子,郑双坐在一旁如同听天书一般,要不是良好的职业素养,她真的要打瞌睡了!

    商量了一个上午,时氏一些急迫的案子解决,但时御寒还没有出现,林月璇便着急了,想了想,打给毕玉。

    “小玉,我可以问一下,时御寒出来了吗?”林月璇问得很小心,避免涉及到毕玉的工作。

    “没!”毕玉没有隐瞒,这些不属于隐私。林月璇也可以去打听。

    “那……”林月璇还想问什么,又收了回去,毕玉帮她够多了,不能因为自己让毕玉违背原则。

    “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毕玉见不得林月璇难过,“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问题。”

    “谢谢!”林月璇道。

    一次触手可及的拉她一把,却换来情深意重的友谊,林月璇觉得其实她很幸运。

    下午,郑诚索性把所有文件都交给林月璇处理,而他和任新也开始专心处理股市问题。

    ……

    毕玉结束一天工作回到小公寓里,意外看见欧阳诺站在她家的阳台前。

    这才想起,昨天早上她扔给他一把钥匙。

    “你怎么来了?”

    毕玉把包包挂在衣架上,换了拖鞋。

    欧阳诺脸色不是很好,眼中的迷茫逐渐被厌恶取代,“你为什么要害月月!”

    毕玉莫名其妙,看着欧阳诺对她的厌恶,心口一滞,好一会儿回过神来,“你以为时御寒被拘留是我搞的鬼?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毕玉了吧!”

    无名火顿生,时御寒怎样是有章程的,若没有证据,他迟早会被释放,欧阳诺急吼吼的来质问她,就因为林月璇一个人在家,需要面对一些麻烦!

    太厚此薄彼了吧!

    生气,更多的是受伤。

    只要遇到林月璇的事,他就不顾一切,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愿意给她!

    “只有你进入海水天堂别墅就到处观察,只有你才有机会进入海水天堂别墅!只有才有动机!”欧阳诺的脸色也越发难看,“做了还不承认,亏得月月把你当作好朋友!”

    “我说过我没有!没有就是没有!你没有证据凭什么在这里指责我!”毕玉加大音量跟欧阳诺对着吼,委屈得涨红眼睛。

    她一向是女汉子形象示人,怎么会让欧阳诺看见,低下头,不让欧阳诺看到她通红的眼睛。

    但她低下头在欧阳诺看来,却是心虚的表现,更加确认就是毕玉在时家做了什么手脚,“你的大声只是在掩饰你的心虚!”

    毕玉是骄傲的,她可以爱欧阳诺,却不容许他这般的诋毁自己,“我说了不是就不是,若时御寒没有做什么,怎么会被官方抓住把柄!你出去!出去出去!”

    她一点也不想见到欧阳诺!

    欧阳诺深深的看了一眼情绪激动的毕玉,犹豫了:难道他真的猜错了。

    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该怎么帮助林月璇!

    “千万别让我知道你伤害了月月!”否则他不介意也做出一些不合法的事情来。

    曾经在父母庇佑下不问世事的干净少爷,早已在时家的报复中死去,现在的他,比起时御寒,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欧阳诺转身出了毕玉的小公寓,还把门关得很大声。

    他走了,小公寓里的空气又冷清下来,空荡荡的。

    毕玉掩面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再也忍不住呜呜的哭泣。

    她自问对得起林月璇,对得起欧阳诺,欧阳诺可以不给她想要的爱情,却为何如此伤她!

    门口传来细微的响动,毕玉把脑袋埋在膝盖上,头也不抬,“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大哥伤心了,还担心你没有吃饭,特地上来给你做饭呢!”毕佑推门进来,扬了扬手中的大龙虾,温柔的说道。

    难以想象,那个在人前总是板着脸的毕警督,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毕玉低着头,扯了衣角擦干眼泪,这才站起来,又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大哥,你怎么来了?”

    毕佑在烟城有自己的公寓,平时很少出来。

    “我不来,你是不是准备坐在地上哭一晚上啊!”毕佑径直走进厨房,把东西放下,再出来把西装外套脱下,“你怎么没有围裙?”

    他故意不提欧阳诺,免得又勾起毕玉的伤心事。

    毕玉,“我又不会做菜!”

    厨房只是摆设的。

    毕佑摇摇头,“真担心你嫁人了怎么办?”

    “请保姆呗!”毕玉无所谓的耸耸肩,她天生没有做饭菜的天赋,不是不学,而是学了很多次,几次都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的,有一次差点把厨房烧了,把毕妈妈吓得半死,勒令她不许下厨,家里又不缺厨师,从此以后,就成了现在这里,一个人住,厨房只多余的。

    “行!到时大哥帮你介绍一个厨艺不错的厨师!”毕佑附和道,看向毕玉的眼光中,多出一道不易觉察的宠溺。

    “说好了!”毕玉笑了笑。

    有一个人说说话,毕玉受伤的心顿时被抚平,觉得舒朗了不少。

    看见毕玉脸上露出笑容,在无人看见的角度,毕佑的唇角往上勾了勾,开始认真的洗虾,“你来帮我洗蔬菜,不能坐着等吃!”

    毕玉努了努嘴巴,动作笨拙的开始清洗蔬菜。

    “洗干净一点,就我们俩吃!”毕佑严肃道。

    “说得好像谁来吃你就故意弄脏一点似的!”毕玉说着,还是认认真真的把每一片菜叶都扒开来洗干净。

    因为注意力被转移,也忘记了欧阳诺说的那些话,聊聊工作,聊聊人生,很晚了毕佑才离开。

    ……

    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林月璇翻来覆去睡不着,烟城的气温高,很少会有寒冷的天气。

    但林月璇却觉得今晚的气温有些低,盖被子都还感觉不到温暖。

    以往有个人形大火炉,她总是睡得很安稳,可……

    也不知时御寒现在怎样了,好不好?

    任新带回来的消息是很好,但她担心任新只是防止她担心,其实时御寒过得不好,会不会在里面被人虐待。

    林月璇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夜已深。

    等她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会儿,就听到楼下传来争吵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