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6章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房间的隔音很好,声音是从打开窗子飘进来的。

    林月璇下了床,跑到阳台上,趴着栏杆往下一看,只见简素心大着肚子,怒目圆瞪,指着季凌风,“我住在这里关你什么事,住你的了还是吃你的了,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月璇扶额,如今形势够乱的了,这两人还有闲情雅致在这里吵。

    换了衣服匆匆挂下楼,秦修平站到简素心身边,面色温和。

    林月璇总觉得秦修平看起来有些不对劲,未婚妻跟一个男的吵架,他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算了,脸色还很好,这算什么未婚夫,难道就没想过怒发冲冠吗?就算脾气再好,也会护着自己怀有身孕的未婚妻吧!

    季凌风头发倒竖,完全不见平日里的冷漠,更不顾男人的风度,撸起袖子,跟一个莽汉子似的,仗着自己身高,居高临下的瞪视简素心,“别以为你是孕妇我就该让着你,明明是你胡搅蛮缠!”

    林月璇只听到一两句,压根不知道这两人一大早开掐什么,满头黑线,走过去问,“怎么了?”

    “月月!他欺负我!”简素心也不像平时,表姐罩着表妹的大姐风范,反而拉着林月璇的手臂告状。

    “欺负你!”季凌风一副你不可理喻的样子,气得眼睛都瞪圆了,“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欺负你了!明明是好心,提醒你孕妇运动可以,注意不要过激,免得对孩子不好!”

    “你那是好心提醒吗?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们小俩口手拉手散步关你什么事!”简素心不甘示弱。怼了回去。

    林月璇听得一知半解,这两人简直就是天雷地火,一勾就着,每次见面就吵。

    “你那是手牵手散步?注意影响!”季凌风吼道,“你们就差当着所有人的面做双人运动了!”

    林月璇皱眉,表姐不是这样轻佻的人,难怪表姐要生气了。

    “季医生!”

    她的语气有些重,季凌风哼了一声,想起什么似的,恢复了清冷的脸色,“好男不跟女斗,哼!”

    简素心,“那是你斗不过!”

    “擦!你有靠山,我惹不起!行了吧!”季凌风暴走。

    “月月,不是他说的那样,我每天都要出来散步一圈,结果今天不知怎么的,脚一软,差点摔倒,修平就扶着我了,可能是我太重,没扶稳,我就摔到他身上了。”简素心解释,“然后就被他看到了,他非说我有伤风俗。”

    “脚一软,你怎么脚一软,分明是晚上坏事做多了!不是我非说,是你们本来就有伤风俗,大清早的,卿卿我我,也不考虑考虑单身狗的感受!”季凌风走了几步,听到简素心的解释,又走了回来。

    “所以你单身狗是我的错咯!”简素心也来气了。

    林月璇招架不住,“你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吗?”多简单的事情,“身为医生,你看见孕妇摔倒,不应该过去扶一把,顺便帮她看看孩子的情况,你还在这里刺激孕妇,你还有理了!”

    被林月璇这么一说,季凌风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但刚才看着简素心贴在秦修平身上,他不知怎么的,就发火了。

    “算我不对,总可以了吧!”季凌风哼了哼,似乎很不甘心。

    简素心还想说什么,被林月璇拉住,“表姐!”

    简素心这才冲季凌风哼了一声,往别墅里走去。

    林月璇赶紧在一边挽着她的手,这么大一个肚子,她着实不放心。

    “月月,我打算明天就回风华国。”简素心道,她很不喜欢云空国,总觉得现在的局势乱,不安全。

    林月璇无暇分身照顾简素心,也就没有挽留,“等你把宝宝生下来了,我去看你!”

    “说起来你还没有去看过我们的公司,到时候我要坐月子带孩子,你得去坐镇!”

    林月璇的心那个虚啊!

    她这个甩手掌柜当得顺溜,几乎忘记了自己和表姐还有一家合作的小公司在风华国。

    “好吧!”推脱不了的事情!

    姐妹俩说着就走到了大厅,“你忙,就不用送我了,派几个人把我送到机场就好!”

    简素心格外小心,她是个孕妇,折腾不起,万一自己出了意外,还是给林月璇添乱。

    “再忙,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姐妹俩说了一会儿话,林月璇就带着郑双去了时氏,今天的事情比昨天还多,一直忙碌到午饭时间,还是没有时御寒的消息,不免又让任新出去跑一趟。

    结果还是没有消息!

    ……

    林月璇把简素心送到机场,依依不舍的叮嘱,“表姐,到了那边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表姐呢!”简素心拍了拍林月璇的手,示意她放心,“实在不行,还有你表姐夫,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林月璇心想:就是因为不放心他才不放心你呢。却没有说出来,“那你记得,万一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简素心往安检入口走了几步,犹豫了之后,还是回头,“月月你过来!”

    林月璇以为她忘记了什么,走了过去。

    简素心一咬牙,“你小心傅立,他是过去傅家的傅裕,还有,表姐希望你幸福,不要老是纠结过去事情。”

    故时旧情谊再重要,也重要不过表妹的幸福,若瞒着林月璇可以让她幸福,那她就一直瞒着,可因为瞒着,会导致她失去很多,那她还是含糊一点提醒她!

    “和简家很好的那个傅家?”林月璇沉思了很久,小时候她和简素心一起叫过裕哥哥。真的是那个傅裕吗?他为何要对付时家。

    看着简素心走进安检的背影,林月璇想了很多很多。

    当年傅家出事时,她还很小,几乎没有印象,是简素心多次在她耳边提起,才印象深刻的。

    傅家和简家出事的时间相差不久,而且手法一样!

    轰!

    有什么在林月璇脑中炸开了。

    也就是说当年简家出事,跟时御寒的父亲有关系!

    难怪林成功会说,只要利用一点林成仁跟时家的关系,再利用简丹,一切都改变了。

    原来,简丹早就知道简家出事跟时家有关!

    但她留下的话是:不要活在仇恨之中,而是追求现在的幸福,现在,表姐的话和妈妈的话如出一辙!

    原来,只有她一个人蒙在鼓中。

    林月璇恍惚着,一个人在机场的候机大厅坐了很久,想了很多。

    世界太小了,烟城就这么大,兜兜转转,这一代一代的人,竟然在上演着冤冤相报何时了重复悲剧。

    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强大,把这几代人都坑了进去。

    “月月,素心已经登机了,我们也回去吧!”郑双提醒道,这几天公司的事情特别多。

    “走吧!”林月璇站了起来,语气铿锵。

    把郑双吓了一跳,怎么看林月璇忽然间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

    但她没有多问,只需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就是。

    林月璇是做了一个决定,不管过去如何,她都想把仇恨结束在她这一代。

    别人家的她管不着,至少简家和时家的,表姐已经表态了,她可以结束!

    等时御寒出来,让她为简家补偿些什么!

    才走了几步,郑双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茶色眼睛,斯斯文为的,书卷气极浓。

    “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很冷,若仔细听,还有愤怒在里面。

    “裕哥哥!”林月璇忽然推来郑双走到前面,看着这个带着茶色眼睛的男人。

    林月璇都认出他了,傅立也不再装傻,“月月!”

    “裕哥哥别来无恙!”林月璇冲他温和一笑,时间过得真快,他们都长大了!

    “就那样!”傅立说道,那语气那神态,透着一股令人看不透的深沉。

    “月月可以约裕哥哥喝杯茶吗?”林月璇真诚的眼光看着傅立。

    郑双一头雾水,这两人好像关系不错的样子,却没忘记傅立是个危险人物,警惕的盯着他!

    “月月你退后,他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郑双把林月璇拉开,自己面对傅立。

    “就在这机场的咖啡厅吧!”傅立不理会郑双,看向她背后的林月璇。

    “好!”林月璇率先走向机场咖啡厅,郑双想拉都拉不住。

    咖啡厅顾客很少,也很安静,林月璇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郑双亦步亦趋站在她的左侧,防备的盯着傅立。

    傅立当作没有看到,淡然的在林月璇对面坐了下来,“月月想说什么?”

    林月璇苦笑,“我若说让你放弃仇恨,你一定不会同意,但事实上除了劝说你放弃仇恨,我还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傅立诧异的盯着林月璇看了一会儿,“你不计较当初我利用了你?”

    “过去的事情就随他过去吧!”林月璇还真不知傅立什么时候利用了她,想到他和蓝若妍走得很近,估计是和蓝若妍合谋什么,顺带利用了吧。

    她既然决心终止仇恨,就先把自己的态度表态出来。

    “抱歉,我没有你那么大方,或许我没有爱上仇人的女儿吧!”

    林月璇从傅立的话中听出了讽刺。

    却不在乎的笑了笑,幽默附和道,“大概吧!”

    林月璇想到了时御寒的妹妹,那个十有八九死掉了的女孩子。

    “月月,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血流成河。”傅立像是回忆过去,又像是在解释,“傅家一夜之间倒下,家破人亡,要不是我妈妈拼命相救。我早在十几年前就死去了!”

    “那跟时御寒没有关系啊!”林月璇试图说服傅立。

    却只看家傅立神色痛苦,“父债子还!”

    “所以你的最终个目的是?”林月璇没想到这个时间,她能冷静的打听傅立想要什么。

    傅立,“我也要时御寒家破人亡!”

    林月璇看着傅立眼中的毒光,只感觉悲哀,然后呢?“是要把我也杀了吗?我何其无辜!”

    傅立似乎陷入了矛盾之中,神色越发痛苦,“不不不,我绝对不想杀你,最多利用你打击时御寒而已!”

    “那你跟当年时御寒的父亲有什么区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虽然否认了,但是你一定想过,只要能让时御寒痛苦,把我杀了又算什么!”林月璇指节发白,仇恨啊!就那么重要吗?在天之灵的老一辈们,会希望子孙们牺牲一生的时间和幸福来报仇吗?

    死去的人可以永远安静长眠,痛苦的永远是活着的人!

    报仇吧,很痛苦!

    不报仇吧,更加痛苦!

    林月璇忽然很庆幸,庆幸自己拥有像简素心那样豁达的表姐。还有简丹那样看得透彻的妈妈,教会了她遗忘。

    “不!不会!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傅立站了起来,依旧痛苦,却带着几分狠戾,“月月!不然你来帮裕哥哥,我们一起报仇,为你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报仇好不好!”

    “不好!”林月璇也站了起,躲到郑双背后,“裕哥哥,若你还念在过去两家人的情分上,请不要利用不法手段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忽然之间,她就想通了,若走司法程序傅立能抓住时御寒,那是他的本事,但在背后使阴招,一心只想弄死她和丈夫,那她也绝对不会天真的站着接受!

    “那时,谁有对我们傅家讲究过是否合法!”傅立的情绪逐渐不受控制,变得激动起来。

    林月璇也警惕起来,不怕厉害的,就怕不讲理的,最怕又厉害又不讲理的!

    毕竟认识时年幼,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现在的傅立是一个怎样的人。

    “没事!有我!”郑双道,警惕着傅立,面对着他退走了一步。

    林月璇也跟着郑双的脚步退后了一步,十分警惕。

    傅立无奈,儿时的故友,现在竟成为了仇人,成为了仇人!

    “月月!你再考虑一下,你想想,你知道真相不报仇也就罢了,还跟仇人的儿子在一起,若有一天你死了,要怎么跟你外公外婆交代!”傅立不死心。

    两人谁都没法说服对放,但傅立把外公外婆搬出来,触怒了林月璇,她的话,也变得阴凉凉起来,“怎么交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至少现在还活着!

    想来人也真是奇怪,不为活着的人考虑,反而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死者。

    “月月!裕哥哥只是担心你会后悔!”傅立打起了亲情牌。

    可是林月璇十分坚定自己的心,“我不会后悔!”

    说不拢,那就不要说了,林月璇拉上郑双出了机场,回到时氏。

    给任新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你给我去查查蓝若妍,看她最近在干什么!”

    任新查都不用查,直接回到他的办公室里,拿来最近调查到的资料。

    “时御寒也在调查她?”林月璇好笑了,蓝若妍不是时御寒的救命恩人吗?若她知道自己被时御寒调查,会不会气死。

    不过林月璇觉得,越是这样的阴险小人,越死不了!

    “你多留意她的动静,我怀疑她跟傅立有关系!”林月璇道。

    任新,“据调查所知,自从知道他背叛了时爷之后,跟傅立没有了来往,但这不可思议啊,我记得那次在什么地方。还见过她跟傅立见过面!”

    “那你就没有怀疑过去调查的那个人,要中了别人的圈套,要么就背叛了你们!”

    “他不可能会背叛我们,应该是中间哪个环节出错!”

    林月璇不想说话,傅立跟他们俩曾经是最要好的兄弟,都背叛了他们,也不对,他一开始来就是奔着背叛去的!

    “那你再查清楚一点,另外派一个人去查!”

    “其实一开始时总也有你这样的怀疑,不过派了六个人去查,都是这样的结果!”

    既然时御寒把公司交给林月璇,任新也毫无隐瞒,把时御寒的怀疑,以及调查的进度统统告诉林月璇。

    甚至包括蓝若妍曾经如何在林家救了时御寒的事情也告诉林月璇。

    “你是说蓝若妍的母亲曾经在林家做过佣人?”林月璇想了很久,记不起林家曾经还有带着女儿去上班的佣人,按理说七八岁的记忆,她还有印象。

    林月璇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有点头疼,便暂时放在一旁。

    下班时,接到欧阳诺的电话,“月月,你有没有时间,我有话跟你说!”

    “抱歉,诺哥哥,我很忙,有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林月璇是真的忙,还有一点,她很谨慎,在时氏飘摇的季节里,若被媒体拍到她跟欧阳诺见面的照片,估计又是一番炒作,然后明天时氏的股价又要下跌了。

    “其实也没有跟重要的事情,你小心一点毕玉,我总觉得这件事跟她有关系!”欧阳诺道。

    “诺哥哥你多心了,毕玉一直想抓住寒的把柄没错,但她会光明正大的,不会波及到公司这边,这事不是她,你别老是针对她,其实她很好的!”

    手机那边。很久才传来欧阳诺的声音,“注意点,我听说有人要出资一个亿买时御寒的命!”

    一个亿!

    够舍得下血本的!

    “谢谢诺哥哥!”林月璇的心沉了下来。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个亿啊!

    “任新!你赶紧派人去拘留所那边看看,务必保证时总的安全!”林月璇心神不宁的,慌乱之中竟然忽略了,欧阳诺一个医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消息!

    “月月放心,时总那边早就打点好了!”

    他们本身就是道上的人,一个亿的悬赏,怎么会没有收到消息。

    不告诉林月璇是不想她担心,但她已经知道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

    “我还是不放心,你多派一些人去!”想了想,林月璇还是不放心,给毕玉打了一个电话,“小玉,你们的拘留所够不够安全啊!”

    “怎么会这样问?”毕玉正在整理资料,自从调文职之后,她轻松了很多,更多的是无聊。

    “道上有人悬赏一个亿要时御寒的命!”林月璇道。

    这边身处办公室的毕玉忽然就站了起来,声音都拔尖了几分,“你说什么!”

    官方和道上的永远都是站在对立面,居然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杀人,还把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毕玉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不行不行,她要严加防范,绝对不能让那些道上的人得手!

    “你就放心,我保证他的安全,保证按照司法程序来!”毕玉挂了电话,匆匆去找毕佑。

    而此时,毕佑正在跟技术人员废寝忘食的破译从时御寒电脑上拷来的资料,两天过去了,再找不到证据,他们就得把时御寒放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一点也不想放过。

    毕玉找不到毕佑,便打他电话,“大哥,你还是多派几个人保护时御寒吧。听说有人出一个亿买他的命!”

    毕佑那冷肃的脸都抑制不住的震惊,一个亿!好大手笔!

    “你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别只是空穴来风!”

    “你还是先保证时御寒的安全吧!”

    毕玉挂了电话,不放心,决定亲自走一趟。

    ……

    烟城拘留所,一个小小的格子间,光线黯淡,空气里还散发着刺鼻的霉味。

    时御寒懒洋洋的坐在硬邦邦的床板上,气定神闲,身处这脏乱逼仄的环境里,却硬生生将这个格子间坐出了总统套房的感觉。

    再看他从容淡漠,浑身上下包裹着一层清雅矜贵的气息,哪里有半点身陷囫囵的窘迫,分明就是:朕是来休假的!

    外面的脚步声比以往多,时御寒那深黑的眸中倏然寒芒冷掀,站了起来,走到唯一的通风口往外观看,面无表情,心绪更是没有半点变化。

    一切都按照他预料的走着,不出意外,今天。那个人一定会出现!

    她怎么会来?

    毕玉没有走到时御寒这边,而是跟工作人员嘀嘀咕咕了什么,一会儿就离开了。

    毕玉走了之后,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走了进来。

    再看时御寒,黑亮的眸色也逐渐染上一层嗜杀的冷色。

    ……

    时氏旗下的产品众多,各行各业都有涉及,包括酒店和餐饮业。

    才坚决股票问题,时光大酒店就出事了,被媒体曝光后厨脏乱,无良商家。

    一大早,林月璇还没吃早餐,就点开公司的光网查看了一番,又上各大媒体主页游览一边,到处都是讨骂声。

    除了时光酒店,还有旗下一个婴儿系列辅食,也被爆有毒。

    还为此牵扯出前几天时御寒进局子的事情,媒体大肆报道,说时氏不过是无良商家和犯罪分子洗钱的脏脏窟窿,大量诋毁的谣言铺天盖地而来,今天时氏的股票开盘就跌停,成为云空国的笑话。

    林月璇还点开视频看了,的确很脏,很乱,还有很多老鼠和老鼠屎,怎么看怎么恶心。

    画面太真实,林月璇自己都差点相信这是真的。

    再看看那些厨师用抹布擦盛好了菜的盘子,那清晰到能放大每一个细节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摆拍!

    林月璇立即打电话给秘书,交代下去,下午三点钟她会亲自在时光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此事。

    做好这一切,林月璇开始坐下来吃早餐,补充好体力,才有精力做好接下来的工作。

    早餐才吃了一半,就看见蓝若妍匆匆的赶来,把一大份报纸啪一声拍到林月璇面前的餐桌上。

    林月璇当作没有看见,夹起小菜,配着小米粥喝了一口。

    “林月璇,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吃早餐,时氏要毁在你手里了!”

    林月璇把她当作空气,继续吃粥。

    就连郑双都看不下去,不善言辞的她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蓝若妍,“不会说话就别说!”

    这件事本来就跟林月璇无关,蓝若妍凭什么把这件事扣在月月脑门上,还有,她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月月!

    “关你什么事?”蓝若妍趾高气昂的仰着头,怒瞪郑双。

    郑双被气笑了,“不关我的事,又怎么关你的事了?”

    蓝若妍依旧底气十足,“凭我是时氏的股东之一!”

    林月璇这才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时御寒不想违背当初照顾蓝若妍一辈子的承诺,就送了百分之五的时氏股份给她。

    不过,百分之五而已,也值得这么嚣张?

    “若有疑问,可以联合其他股东召开股东大会,现在是私人时间!”林月璇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继续吃她的早餐。

    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

    这就是她,从来不会虐待自己,凭什么为一个不值得的人浪费自己的早餐?

    “你明知股东就只有你、我、寒哥哥和一个神秘人。分明是在为难我!”蓝若妍瞪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大概因为平时装可怜习惯了,带着几分委屈的味道,幽怨的瞪着林月璇,不知情的还以为林月璇欺负了她,可惜这里只有郑双和管家,谁都没给她一个同情的眼神,反而,看着她,目光中多出些许的厌恶。

    “这话说的,分明是你要为难月月,怎么就是月月为难你了?”郑双再次被气笑了,不是第一次发现蓝若妍不要脸,而是她发现蓝若妍越来越不要脸了。

    想到最近任新的调查,又看林月璇无动于衷的样子,郑双坐了下来。

    “我怎么为难她了,好,就算我股份小,人微言轻,但现在她主事,总要给广大民众一个交代吧!”蓝若妍道,挑衅十足。

    林月璇喝完最后一口小米粥,这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冷冷的睨望着蓝若妍。

    她想了半天,也看不出她这柔柔弱弱的样子,有什么本事救时御寒。

    她看着蓝若妍,蓝若妍同样回视着她。

    蓝若妍从林月璇眼中看不到半点情绪,心里开始乱想起来,她为什么能那么镇定,难道知道了什么。

    林月璇从蓝若妍眼中看到了慌张,更加肯定让任新重新调查蓝若妍的想法没错。

    给了蓝若妍一个不屑的眼神,示意管家过来。

    “管家,以后闲杂人等不要随便放进别墅里!”

    “你!”蓝若妍气炸了,却被管家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蓝小姐请!”

    “林月璇你别太过分!”蓝若妍不愿意走,她好不容易在时御寒结婚那天,趁他高兴,索要了进入海水天堂别墅的权利,“你凭什么赶我走!”

    “就凭我是这里的女主人,想赶谁走就赶谁走!”

    林月璇眉目间逐渐镀上一层戾色。一想到很可能是蓝若妍在背后搞鬼,想到过去蓝若妍几次对她的暗害,她就恨不得把蓝若妍掐死。

    但是,一顶时御寒救命恩人的帽子在她头上扣着,她不想时御寒为难。

    “林月璇,你会后悔的!”蓝若妍被管家钳制住手臂往外拖,一边挣扎一边叫嚣。

    曾经,林法蒂和林成功就这样说过,事实证明,她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后悔。

    “空气清新了很多。”郑双忽然说道。

    林月璇,“……”

    好吧,她也有这样的感觉。

    做好了心理准备,林月璇坐上防弹车,才出海水天堂庄园大门,林月璇就被记者包围起来。

    “时总被抓捕,时氏又出了这样的丑闻,时夫人是否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除了时光酒店,时氏旗下还有多少酒店这般脏乱,是不是时氏就是一个打着豪华外表,其实肮脏不堪的破酒店!”

    “婴儿辅食有毒。请问林总你们的底线在哪里,那么小的孩子,你们也下得去手!”

    “无良商家,你欠我们一个解释!”

    媒体从辛辣的问话,到直接的人身攻击,可谓激烈。

    林月璇忽然想起十四岁那年,赵冬梅自诩合格后妈身份,带着她第一次出席一个不重要的女人宴会,那些妇人也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她,场面激烈得她当时就吓晕了过去。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过街老鼠般的时候,每个人都指责她,说她各种坏话,攻击她,恨不能把她生吞活剥了。

    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小丫头,时御寒不在,她要守好他们的家!

    林月璇退回庄园,下了车,走进保安室,让他们把摄像头对准了这些记者。

    在海水天堂做保安的,都是被时御寒调教过的,早就把门口处的摄像头无死角的对准了这些人。

    然后她出了保安室,场面更激烈了,甚至有人拿着矿泉水瓶砸过来。

    郑双挡了下来,林月璇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想要答案,下午三点钟召开时氏的新闻发布会!”

    钻入车子,在保镖的开路下,离开海水天堂,车子后面,跟了一长串的车子,还造成了交通堵塞。

    林月璇到达时氏时,时氏大厦门前也聚集了大量的记者,林月璇走后门,在保镖的保护下,来到68楼。

    一进办公室,郑诚就把各种文件堆到办公桌前给她。

    “你可是一点也不担心把我累死啊!”林月璇玩笑的抱怨。

    “放心,有时总在!”郑诚干巴巴的丢下一句,出去忙了。

    这话什么意思啊!

    林月璇纠结了好一会儿。是怕时御寒回来找他麻烦,还是说时御寒早就有所准备,甚至是进局子也只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其实时御寒一直没事,进局子不过是表面现象?

    若是后者,林月璇不敢往下深想。

    敲门声传来,林月璇的思绪被打断,“进来!”

    “林总,这是你要的资料!”秘书把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林月璇点点头,示意秘书出去。

    林月璇拿着秘书送来的资料,对着键盘猛敲,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才抬起头来,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

    身在其位,才知道时御寒坐在这个位置有多辛苦。

    只是站了一会儿,林月璇不得不再次回到办公桌面前,开始处理那些文件。

    其实郑诚已经帮她把所有文件都分类好,她只需要做出一个决定就好。

    但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的决定,却是最复杂,需要结合形式。结合时氏的现状,再综合分析之后,还要把各种因素考虑一番,才敢下决定,否则,一个决定,很可能会成为公司倒闭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么多人的饭碗掌握在手里,林月璇不敢掉以轻心。

    ……

    下午两点,新闻发布会还没开始,时光酒店门前就聚集了大量的媒体和民众,无不愤慨激昂,恨不能把酒店拆掉的样子,还有朝酒店大门扔石头,试图砸破酒店门口玻璃的。

    林月璇看着时光酒店那边传过来的监控录像,说不紧张那是假的,面对如此激动得民众,谁能保证不会发生情绪失控造成事故?

    但紧张、害怕,也得硬着头皮去面对,总不能把一堆烂摊子扔下等时御寒回来处理。

    临新闻发布会之前,林月璇又检查了一遍u盘。确认没问题,这才带上郑双,前往时光酒店。

    本该在十楼会意大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被林月璇带到了一楼大厅来。

    公关部早就把现场布置好,保安个个精神紧张,警惕性十足,任新还临时加调了很多保镖过来,才堪堪稳住场面。

    随着林月璇的车子缓缓驶入时光酒店的车库,现场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很多民众激动得骂林月璇无良商家去死。

    林月璇只是冷静的走到发布台上,一双黑亮的眼眸冷漠的在人群中扫视一周,然后收敛了犀利的眸光,开始把u盘插入笔记本里,等任新调整幻灯片。

    她的沉默,惹得现场再次失控,甚至有两个民众冲破保镖的封锁,跑到发布台前袭击她。

    任新及时拦下来,正准备秘密带走,毕玉带着官方的人从时光酒店里出来,把人带走了。

    幻灯片调好后。林月璇没有着急着解释,而是把早上那一段视频播放出来。

    任新和郑双一左一右站在林月璇身后,全神戒备的盯着四周,以确保林月璇万无一失。

    当幻灯片投影在林月璇身后巨大的幕布上时,群情更激动,从后面推挤着记者往前面挤,记者还没来得及提问,就被民众挤到一边,叫嚣着往发布台冲过来。

    “打死她,无良商家!”

    “打死她!”

    眼看着保安和保镖就要控制不住现场的暴露,毕佑忽然出现,带了大量警员,开始维护现场的秩序。

    从林月璇的角度上看过去,他的脸色臭得无比。

    等到局面稍微得到控制一点,林月璇这才清了清声音,对着话筒大声说道,“想知道真相,往后面看!”

    幻灯片的画风忽然一变,变成了一个人扛着摄像机在拍一些画面,而这个画面。怎么看都是刚才播放的那些画面。

    也就是说刚才那一幕是被人故意摆拍的!

    难道还有什么内幕?现场忽然安静下来,大家等着林月璇的解释。

    林月璇适时的站出来解释,“其实很早之前,时光酒店以及旗下每一个酒店的后厨都有监控摄像头,不过一般人不知道而已。”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倒吸气声。

    林月璇见状,继续解释。

    “其实老鼠、老鼠屎都是某同行收买了我时光酒店的某厨师扔进去的,那些脏抹布擦盘子的视屏,也是故意摆拍的,刚才我播放的一些,都只是剪辑后的镜头,若大家还有怀疑,回去可以登陆我时氏的官网,我时氏官网增加了时光酒店后厨实时监控,可以看到准确时间,又是谁在陷害我时光酒店的详细,当然,若大家有兴趣,还可以一整天盯着后厨看,顺便帮我们监视后厨的卫生。”

    林月璇话锋一转,带着点林月璇式的幽默,“不过我这个隐形的摄像头,就没有人家那个摄像机那么清晰了,还辛苦大家看得时候,眼睛擦亮一点!”

    “原来网上流传的视频是摆拍的啊!”

    “是不是有人要陷害时光酒店啊!”

    “我也这样觉得,这么多年来,时光酒店的口碑一向很好!”

    “以后我后时间就盯着时光酒店的后厨看,听说很多都是大帅哥呢!”

    “我也去我也去!”

    “真是可恶,我就说我时光可爱的帅哥厨师怎么会是邋里邋遢不讲卫生的人呢,原来是被陷害的。那些人是坏人,太可恶了!”

    听到下面的议论声,林月璇的心安定了下来,她的冒险成功了。

    刚才,民众对时光酒店有多恨,现在,对陷害时光酒店的幕后黑手就有多怒!

    可,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忽然通过记者的话筒大声的传出,“时光酒店可以解释,那那些毒辅食呢?那些被毒辅食残害的婴儿呢?”

    “对呀对呀,时光酒店没出事。不代表着毒辅食没事!”

    “我看那些所谓的监控都是假的,说不定也是摆拍的!”

    现场就像是有人诱导一般,再次把矛头指向时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