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7章 谁都别想走脱!

    林月璇冷哼一声,回头瞟了任新一眼,挑起矛盾的那几个,谁都别想走脱!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时氏的婴儿辅食有毒,证据呢?又有哪些婴儿中毒了,站出来!”

    无凭无据,分明是背后有人看见时氏倒霉,想落井下石,反正最后若查出时氏没问题,他也不会吃亏,但若查出问题,时氏将会更艰难。

    林月璇把幻灯片的背景一换,换成了辅食的各项配料和数据,“这是云空国食品质检部分的抽检数据,从去年一月到上个月的数据都在里面,这些都可以去质监部门查实,接下来,时氏官网会做一个专栏,专门跟进安全和质量问题,不管哪一款产品,都可以看到官方的抽检结果。”

    林月璇完全不担心时氏旗下产品的质量,时御寒就曾经告诉过她,他时氏之所以屹立不倒,质量就是最大的功劳。

    这么多年以来,时氏也拥有自己的一大片死忠。

    “大家只在网上捕风捉影,又有谁见过被辅食毒害的婴儿?”林月璇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这件事,不仅仅是对时氏的伤害,也是对所有使用我时氏婴儿辅食系列的消费者的伤害。”

    林月璇的语气开始软和下来,“小baby是天使,是我们每一个家庭的希望,却为了这件事担惊受怕,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这件事,很明显是有人在背后造谣,我们已经报警,这位毕警督到场便是最好的见证!”

    利用自己女性柔弱的优势,勾起在场人们的同感,再到站到时氏同一阵营,指责那些在背后造谣生事的人。

    毕佑犀利的目光向林月璇迸射而去。生气之余,郁闷得不能再郁闷,先是明知会被时御寒利用,还不得不送上门给他利用,现在,上头担心会发生踩踏事故,把他派过来看看,就这么一个小环节都能被林月璇利用,这夫妻俩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但他能反驳吗?不能!时氏确实在第一时间报警了,不过事件还在调查中。

    相对于毕佑的郁闷,林月璇的思绪却很清晰,清楚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成功扭转局面后,她没有在时光酒店逗留,把那些挑事的交给任新,独自回到时氏大厦总裁办。

    推开办公室的门口,意外的看到那抹熟悉的黑色,时御寒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神色严肃,又似心情很好,唇角弯弯。

    而屏幕上,正是刚才林月璇在时光酒店面对媒体的视屏。

    “你……”

    你怎么出来了!

    又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奇怪,他怎么就不能出来?

    “寒!”

    林月璇顾不得矜持,踏着高跟下飞奔过去。

    时御寒张开双臂,做好了迎接她的动作。

    结果,林月璇跑了几步停了下来,“哼!”

    她记仇得很,他能好好的坐在这里,说明这一切都是他的预谋,居然不跟她说,害得她担心死了!

    “怎么了?”时御寒站起来。

    小月不过来,那他过去!

    越过办工作走到林月璇面前,林业璇却扭过头,又哼了一声。

    “怎么了?”

    时御寒勾着林月璇的肩膀,把她搂入怀中,两三天不见,他想她了!

    “你怎么在这里?”林月璇上下打量了时御寒,看他依旧神采奕奕,清俊无双,戏谑道,“看来烟城拘留所的伙食不错。”

    时御寒,“……”

    他把她强行扳向他,看着她的脸。

    三天不见,因为忙碌加上担心没有休息好,她的眼睑周围有一圈淡淡的浮黑,眼白也布上一层蜘蛛网似的血丝,可以想象妆容掩盖下面容,是何等的疲惫和憔悴。

    “对不起!”时御寒把林月璇轻轻拥入怀中,心疼极了,“是我不好。”

    “你还知道自己不好啊!”林月璇把脑袋埋在他胸口,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埋怨的捶他的胸,“为什么不告诉我!”

    “计划也是毕佑出现才忽然想到的,我想告诉你,又怕……”

    “又怕我表现得不够真实,是不是!”林月璇故作生气,“你就那么不信任我!”

    “我不知怎么跟你解释。”时御寒吻了吻林月璇的发顶,“对不起!”

    他只是不想露出一点点破绽而已,过多的解释,只是掩饰自己的不信任。他不想解释,错了就是错了。

    “哼!”林月璇随着嘴上不愿意承认,但心里明白若时御寒真的把计划告诉她,她一定不会这么着急,肯定会被敌人看出破绽。

    “那些被盗的数据没有被破译,他们没有证据,我就出来了,傅立已经被我的人抓住,但最终的幕后不知是傅立。”时御寒道又吻了林月璇的发顶,没有再犹豫,“你应该能想到我短短几年内能崛起这么快,不仅仅是自己有能力。”

    得知自己是替身时,林月璇也曾猜到过,时御寒的仇家是谁,但道上的事情,她知道的也不多,猜到仇家恨强大,却不知道是谁。

    “当年我被逼远走e国,一心想着在e国崛起,再把所有势力一点点挪回云空国,再伺机报仇。”

    时御寒一点点的回忆着过去的血腥之路,“在e国,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并加入了他们,他们出资助我完成自己的帝国,我助他们拿到云空国的一个石油开发权。”

    林月璇没有听说过什么罗斯切尔德家族,但听着这一长串的名称,就感觉到很神秘且强大。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我也顺利帮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拿到石油开采权,但他们因偷税漏税被王子的人查处,失去了开采权,再后来,又因为某种原因被首相禁止进入云空国境,偶然的机会,我跟王子成为好朋友,他们以为是我从中作梗,便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到我身上。”

    时御寒想了想,又补充,“那个一亿的悬赏令,就是他们发布的。”

    林月璇感到背脊发凉,“那次在去往临城路上的袭击就是他们干的?”

    时御寒点点头,“对不起!”

    明知跟着他很危险,他还是自私的把她留在身边!

    “对不起有用吗?我很怕死的,你快点想办法解决!”林月璇伸出手来,把时御寒抱得紧紧的,好像放松一点,就会失去他一样。

    “好!”时御寒毫不犹豫的答应。

    林月璇想到傅立,又小心的试问,“可不可以给傅立一个机会?”

    想到过去那些仇恨,林月璇就格外伤感,“曾经你的父亲害得他家破人亡,当年简家的事情也是你父亲做的!妈妈和表姐放弃了仇恨,不愿意告诉我,担心我跟你之间出现隔阂。

    傅立找你报仇有他的为难,可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弄死了他,回头他的子孙后代又回头找你报仇,这样下去,还有安宁日子吗?

    我们能不能豁达一点,把仇恨终结在我们这一代?

    想象一下,我们已经够痛苦,难道还有我们的下一代重复今天这样你死我活的生活吗?”

    她真的不想儿孙们再活在仇恨中,太痛苦了!

    时御寒抚摸着林月璇的脑袋,想了很久,想到了自己过去的凄惨生活,想到文柳慧的烧伤,想到他至今下落未明的妹妹,更想到我们还没有出生就匆匆离去的孩子。

    或许有些东西真的该放弃了。

    “好!”

    斩草留根,这不是他的风格。

    但想到她,想到他们的未来,他愿意妥协。

    时御寒回手抱住林月璇,湿热的吻落在她的耳畔。

    林月璇浑身一颤,往一旁缩了缩。

    他却直接吻上她的唇……两人几天未见,加上之前禁欲的时间够长,擦枪走火,一发不可收拾……

    郑诚敲了半天门,也没听到喊进去,想到时御寒回来了,意识到什么,带着文件又走了。

    蓝若妍不知什么时候拦在他的身边,“郑诚,你要去哪里?”

    “工作。”郑诚干巴巴的回了句转身就走。

    蓝若妍又转向秘书们,露出甜美的笑容,把秘书室的人哄得眉开眼笑。

    办公室内,郑诚看着蓝若妍招摇过市,若有所思。

    ……

    傍晚十分,林月璇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已身在海水天堂的别墅里,意识逐渐回笼。

    所以?

    她在总裁办的休息室里睡着了,时御寒把她抱出办公室,再抱到车子上,再抱回来,放回房间里,她一点知觉都没有?

    想到被时御寒抱着的一路上,被很多人看到了,林月璇就窘迫得钻回被子里去。

    “啊!”

    明眼人都知道她和他干了什么!

    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怎么了?”时御寒坐在沙发上处理文件,听到这边的动静,站了起来,走了过来。

    “你!你!你!”林月璇竟组织不起语言,“你!”

    “嗯?”时御寒想到什么,“是我把你抱回来的。”

    这两天处理公司的事情够累了,又被他折腾,才会累到抱了一路都没有醒过来。

    想到她的付出,时御寒又是一阵心疼。

    “以后不要这样了!”羞死人了,她这两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林总”形象,就这样华丽丽的毁掉了。

    感受到来自林月璇的幽怨目光,时御寒低低的笑了出声,“你管别人怎么看,做好我们自己就好!”

    话是这么说,可想到被整个秘书室的人看到、想到她在办公室里跟时御寒做,她就控制不住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真的!不信等明天你去上班,看谁敢用不正常的眼光看你!”时御寒把林月璇从被子里揪出来,亲吻她的额头,“饿不饿?”

    “我还没洗脸刷牙!”林月璇眼睛要睁不睁的,“也不嫌脏!”

    “怎么会脏,你什么样都不嫌脏!”时御寒索性把林月璇抱起来,好一顿猛亲,把整张脸都吻遍了,差点再次擦枪走火。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拿了件休闲衣服给她套上,不等林月璇反应过来,就把她抱入盥洗室,单手托着她的臀抱着她,单手挤了牙膏。

    “我自己来!”林月璇挣扎着要自己来,感觉他这是要把她往废人的方向养啊!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来就是你来,啊——”时御寒已经用杯子接了水,放到林月璇嘴边。

    林月璇抗议无效,他索性自己喝了一口水,凑了过来。

    吓得林月璇直接对着杯子吸了一口水,漱了漱口,吐出去,主动去够他重新拿起的牙刷。

    于是,在他温柔又霸道的强迫下,林月璇完成了个人卫生。

    出房间时,天色已黑。

    林月璇扶额,她竟然睡了半天。又折腾了半天!

    晚饭后,时御寒搂着林月璇坐在沙发上,翻看世界旅游攻略。

    “你说我们第一站去哪里好?”时御寒道。

    林月璇抱着时御寒的手臂,想的却是那一亿的悬赏令,摇头,“我哪里也不想去!”

    还是呆在云空国安全。

    时御寒瞬间就明白了她在想什么,‘没事,等解决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事,我们再去。”

    “好!”

    林月璇抱着时御寒的手臂,两个人,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平淡的坐在一起,看看电视剧,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

    但这种平淡真的很难得,半夜时分,时御寒电话响了,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

    林月璇可能白天睡多了,独自抱着被子担心到天亮,时御寒还没有回来,顶着黑眼圈去找郑双。

    “月月,出事了,昨晚夫人被人抓起来了!”郑双眉目间有些着急,“今天你哪儿也不要去,要处理的文件,我哥会送回来,实在不行就拖一天!”

    林月璇想起昨晚那个电话,“好!”

    可时御寒不是一向把文柳慧保护得很好吗?怎么会被人抓住?难道有人出卖了她的消息?

    “蓝若妍呢?”林月璇问道。

    “不知道,好像一起被抓了去吧!”她只负责林月璇的安全,几次出去被人暗算,郑双十分小心,非常时刻,只觉得呆在海水天堂才是安全的。

    ……

    临城,时御寒的私人别墅。

    傅立被绑在十字架上,浑身上下都是血,眼睛也被打碎了,露出那双阴沉的眼睛,布满了血色。

    “要杀就杀,今天落在你的手里,是我没本事!”傅立啐了时御寒一口。却被时御寒躲开。

    时御寒眸色冷冽,睨着狼狈的傅立,半晌,似是叹息,“何必呢?”

    “少废话,要杀就杀!”傅立双眼充满了仇恨和不甘,狠狠的盯视着时御寒,仿佛要用目光把时御寒杀死。

    “我不会杀你!”时御寒道。

    旁边的任新心头一个咯噔,坏事了!

    “就算折磨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谁在我背后!”傅立仰着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狼狈。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背后是谁,罗斯切尔德家族是吧。”时御寒靠近傅立,“我不杀你,也不会折磨你,还会把过去傅家的财产全部都还给你,但是人命,你还是找我父亲去要吧!”

    傅立意外了,愣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任新暗骂林月璇多事。放过傅立,不等于给自己留一个敌人吗?

    “我答应小月,把仇恨终结在这一代。”时御寒还是第一次这般有耐心的跟一个仇人解释,“她不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生活在的仇恨中,重复我们的痛苦,何其残忍!”

    任新竟不知说什么好了,林月璇的想法是没错,但太过天真,又有几人能够真正放下仇恨,“爷!”任新着急的打断时御寒,“这……”

    时御寒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反打断了他说道,“我已经做了决定,这事不要再说了!”

    亲自拿来匕首,把傅立身上的绳子割断,“傅家原来的产业已经没有了,我会按照当时的行情折算现在的价钱,给你清算当年傅家的资产,你回烟城可以找毕玉要。”

    通过第三人,就不会见到小月。

    想了想,“若你不想要现金,也可以折算到时氏的股份里。”

    傅立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得到解脱之后,迫不及待的离开。

    看着他那血色的背影,时御寒只希望今天的决策是对的。

    放了傅立之后,他继续逗留在临城,他的人查到,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把文柳慧带到临城来了。

    临城四处都有文柳慧的眼线,时御寒轻易的找到文柳慧的下落,但营救却遭到了阻挠,他只能继续逗留在临城。

    ……

    林月璇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到傅立的电话,傅立约她出去,时氏对面的迪亚咖啡见面。

    “月月,不能去!”郑双首先反对,多年共事,她都看不透傅立,总觉得这个人城府很深,只是那时他们站在统一战线,并不觉得深沉不好,但现在。他们站在了对立面,她担心傅立利用林月璇。

    “那我们把他约到庄园里来?”林月璇想见傅立一面,说不定还能从傅立口中了解到什么。

    “你疯了!”郑双不可思议,摇头反对,“不行不行,总之我不能让你走出庄园半步,绝对不能让危险的人靠近半步。”

    “双姐姐,我觉得这次裕哥哥给我打电话的口气变了很多,说不定我们真的可以坐下来谈谈,能不能不要再仇恨对方了,太痛苦了!”

    “不行,总之不行!”郑双眸色渐冷,“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跟他见面!”

    “现在是我做主!出事不怪你!”林月璇明显的不高兴,拿出手机拨了傅立的电话,“喂,裕哥哥,我们把地点定在海水天堂庄园的高尔夫球场好不好?”

    “好!我马上就过来,可能需要一个小时!”傅立主动挂了电话。

    “月月!”郑双对林月璇的擅作主张很不满意。

    “双姐姐!”林月璇拉着郑双在椅子上坐下来,“他答应到海水天堂来,到我们的地盘上来。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担心我们会用阴谋诡计害了他!

    既然他能如此坦荡,我们为何又不给他一个机会?”

    林月璇顿了顿,语气略带着伤感,“双姐姐,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若当时妈妈和表姐得知简家当年的事情是时家做的,反对我和寒在一起,那现在的我们,还会过得这么幸福吗?

    不会,或许我们之间还在重复着过去那种生活,他每天想得最多的是怎么囚禁我,而我每天只期望着逃跑,离开他身边,相互折磨痛苦不堪。

    双姐姐,知道吗?曾经我憎恨命运,为何让我生在林家,有那样一个阴影重重的童年,可妈妈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反抗,却不能恨。

    一旦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们这一生都会成为仇恨的俘虏,终其一生不得快乐。

    所以我愿意放下一切去试试,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郑双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深感自己对林月璇还不够了解。

    谁能想到一个仅有二十一岁的小女孩,能把生死情仇看得那么透彻。

    她自愧不如,却也受教了。

    许久,郑双才说道,“好!我陪你一起去见他!”

    虽然同意了,但安全不能忽略,郑双用最快的速度跟管家商量之后,在高尔夫球场上做好了安全工作。

    ……

    林月璇亲自到庄园门口迎接傅立,犹记得那天在机场,他干干净净,俊逸潇洒,才短短几天,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还有几道细细的伤疤。

    林月璇还惊喜的发现,他的茶色眼睛换成了普通的无框近视眼镜,看起来整个人清爽阳光了不少。

    “裕哥哥!”林月璇冲他笑了笑,当作什么都不知似的,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见面时,他还是那个斯文少年,她是那个天真的小女孩。

    “月月!”傅立先是一愣,然后也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浅淡到几乎看不出,却让郑双发现了他的变化。

    “裕哥哥不担心我们趁机设计你?”林月璇笑着,主动走在前面。

    “你若要设计我,时总就不会把我放了!”傅立道。

    跟在时御寒身边多年,他对时御寒还是有一定了解,他说过放了他,就不会食言。

    “走吧!”林月璇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立即有佣人送上凉茶。

    “看来裕哥哥想通了。”林月璇道,“月月很开心!”

    从此时御寒又少了一个敌人。

    傅立喝了一口凉茶,“我再想不通,傅家就断子绝孙了!”

    “啊?”

    “被时御寒抓住那一刻,我在想,我还没给傅家留下一儿半女。”傅立说着,似是自嘲,又似是想开了豁达的笑了,“现在时总放过我一次,算是还了傅家一命,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就这样了!”

    时至今日,就算心不甘,也明白了自己不是时御寒的对手,何不换一种角度想开,“其实真正决定放弃报仇那一刻,真的很轻松!”

    “是呀!”林月璇也感慨的说道,“放弃了,才会发现遮住头顶上的那片乌云散开,阳光灿烂,人生美好!”

    “几天不见,月月成为哲学家了!”傅立打趣道。

    郑双一直站在林月璇身边不远处,见状,终于放心下来。

    “裕哥哥就别打趣我了。”林月璇道,她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才换来今天的想通。

    “时总说,可以把过去傅家的财产折算时氏股份给我!”傅立笑道。

    郑双也惊喜的发现,傅立变了,才短短几天,他就变得爱笑起来。

    “你还是笑起来好看!”郑双突兀的来了一句。

    傅立和林月璇相识一愣,随即三人都笑了,那是一种对仇恨的释然,对生命的感悟的笑。

    “傅经理,欢迎你回来!”林月璇向傅立伸出手。

    “我只拿分红不干活。”傅立明白林月璇的意思,“以前忙了那么多年,到现在都孤家寡人一个,也该给自己放假去找一个老婆了!”

    “什么!”郑双惊了,“你不是有老婆了?”

    “那是假的,她时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傅立解释,“其实我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只是没想到还是弄不死时御寒!”

    “活该你打光棍,连老婆也可以作假!”郑双没好气。

    “额……”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就连不远处的管家看得也宽了心。

    三个人开始随意的闲聊着,林月璇一直很耐心,她相信傅立会说出她想要知道的事情。

    果然,在一次低笑过后,傅立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月月,对不起!”

    “过去的都过去了!”

    “其实当初为了让时御寒分心,我一直都在背后怂恿若若对付你!”傅立有些惭愧,“那时我不是没想过把你弄死,让时御寒痛苦。”

    “那时你还不知道我表姐就是简素心吧!”林月璇说得很直白,她跟傅立的交情不深,深的是表姐,两小无猜的。

    “对不起!”傅立道,“你小心若若,她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

    “我知道!”林月璇笑着,她早就知道了!

    “那次x村的爆炸,是若若安排的,她还跟林成功有合作,想要借林成功的手杀你你,好几次文柳慧想要杀你,也是她怂恿的。”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没有证据而已,不过,跟林成功合作,倒是没有想到。

    傅立犹豫之后,还是说了出来,“还记得那个大雨磅礴的夜吗?你跟时总第一次误会,就是她做的。其实,我怀疑几次时总遇袭,也跟她有关!”

    “怎么可能!”林月璇不敢相信,若这样,那蓝若妍图什么,时御寒死了,她的靠山也倒下了。

    “可能是我猜错了吧,反正你小心一点。”傅立深深的看了林月璇一眼,“我走了,你保重!”

    “你要去哪里?”林月璇站起来。

    “环球旅行,找一个老婆,记得提醒时总准时把分红打给我!”

    林月璇才不相信他会惦记着分红,他的能力摆在那里,就算离开时氏,也一样混得风生水起,他能这样说,真的是释然了。

    傅立走了,时御寒也没有回来,林月璇又回到了时氏上班,只是每天固定时间接到时御寒一个电话。说环境特殊,不方便接电话,每天一个报平安。

    傅立离开了,没有了那些专门针对时氏的攻击,林月璇轻松了不少。

    撇去每天花大量时间担心时御寒,她过得很是很平静的。

    大约十天之后,还是固定时间,接到时御寒的电话,只说了一句我很好,就挂了,林月璇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平时,就算时御寒再忙,也会忙中偷闲的调戏她几句,这段时间时御寒似乎冷淡了很多啊!

    林月璇坐不住了,任新不在,时御寒把郑诚留下来帮她处理时氏的事情,她便找了郑诚。

    “你有时总的消息吗?”

    “我以为时总一直只跟你联系。”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意外。

    “出事了!”

    “出事了!”

    是真的出事了,林月璇打给时御寒,一整天都打不通,打给任新,也是忙音。

    时御寒究竟去了哪里?

    ……

    烟城警局门口。

    林月璇有些局促的向里面张望,郑双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等了好一会儿,才见毕玉匆忙的赶出来。

    “小玉!”林月璇迎了上去,“时御寒失踪了,我可以报案吗?”

    因为时御寒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一点也不想报案,实在是没有头绪了,才病急乱投医。

    “跟我来!”毕玉复杂的看了林月璇一眼。

    别说毕玉,做笔录的警员也意外,谁人不知时御寒的背景啊,居然来报案,传出去都是明天烟城头条。

    但报案也无济于事,时御寒的消息就像是石沉大海,就连每天的报平安电话也没有了。

    林月璇索性把郑诚也派出去,自己独自守着时氏,等着时御寒的消息。

    又是一周过去了,却依旧半点音讯也没有,郑诚的回复是,可能去了e国。

    但也只是可能,没有出境记录,什么都没有。

    毕玉那边也没有消息,直到一个月以后,时御寒忽然回来了。

    林月璇正坐镇时氏,接到管家的电话,惊得握着笔的手一颤,签名落下一滴墨,染黑了文件的一角。

    连忙通知郑诚,开着车子,闯了几个红灯,一路飞奔回到海水天堂别墅门前,下了车,透过透明的落地玻璃往里面看。

    他斜靠在大厅的沙发上,胡子麻渣,头发也长了,刘海盖住了眼睛,竟让林月璇有种看不真切的模糊感。

    “寒!”林月璇飞奔过去。

    走近他时,林月璇才发现,他睡着了,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衣服穿在身上,就像是挂在衣架上,空荡荡的。

    这一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他瘦成这个样子。

    林月璇没有喊醒他,而是转身上了楼,拿来一张毯子,轻轻的为时御寒盖上。

    毯子覆在时御寒身上时,他忽然睁开眼睛。

    毫无预兆的,林月璇的眼泪落了下来,哽咽着,好一会儿才能发出声音,“你醒了!”

    “小月!”时御寒把林月璇拉入怀中,“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月璇扑进他的身上,紧紧的抱住他,感受着他传来的温度,才不会觉得这是在做梦,梦醒了一切都回到无情的现实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时御寒一遍遍的亲吻着林月璇的额头,吻干她的眼泪。

    “回来就好!”林月璇激动得只会说这一句。

    林月璇迫不及待的吻上他的唇,感受着他的气息,感受着暖暖触感带来的真实感。

    时御寒热情的回应着林月璇,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情到深处,时御寒抱着林月璇站起来就往二楼走去。

    才上了楼梯第一个台阶,就听到身后柔弱的声音传来,“寒哥哥!”  林月璇第一个反应:蓝若妍!

    回头,恰好看看蓝若妍抱着一个毛绒玩具,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时御寒。

    “她……”林月璇可没忘记傅立临走前,跟她说的,蓝若妍三番四次害了她一事。

    “待会跟你解释!”时御寒把林月璇放下来,转身走近蓝若妍,“若若先回去睡觉觉好不好?”

    蓝若妍却一副好奇的样子,“她是谁啊?”

    林月璇正想发火,却看到蓝若妍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疑惑之余,没有发作,她倒是要看看蓝若妍搞什么鬼。

    “她是嫂子,若若乖,先去睡觉觉!”时御寒很好耐心的哄着。

    林月璇越看越不懂了,在时御寒还在局子里时,任新就告诉她,时御寒已经在调查蓝若妍,又怎么会忽然对蓝若妍这般耐心。

    有股火气控制不住的焚烧着她的心,不过,她还是相信时御寒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才会对蓝若妍这么好的,她忍着,等着时御寒给她解释。

    “嫂子?嫂子不是拿来吃的吗?”蓝若妍睁着大眼睛,一派天真。

    若说林月璇最讨厌蓝若妍什么,那就是她的大眼睛,太具有欺骗性了。

    虽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但眼睛也是可以带美瞳的,大多数时间,蓝若妍都掩饰得很好。

    “若若乖,饺子才是拿来吃的!”时御寒依旧耐心的哄着。

    林月璇越听越不舒服,什么时候,只有对她才有的耐心,用到了蓝若妍身上。

    她从来不敢想象,会有一天跟文柳慧以外第三个女人分享他的温柔。心里那点怒意隐隐有压不住的趋势,林月璇的脸色十分难看。

    “那嫂子是用来干什么的呀,若若也想要一个嫂子!”蓝若妍天真的看向林月璇。

    看得林月璇的怒火终于压不住了,却没有当场甩脸,沉闷的说了声,“我先上去了。”

    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她怕再留下来,会控制不住跟时御寒吵架。

    他好不容易回来,这不是她想要的。

    时御寒无奈的拉着蓝若妍的手,交给郑双,“你先跟这个大姐姐玩好不好!”

    那语气,完全就是哄三岁小孩。

    郑双冷冷的打量着面前这位看起来很不正常的蓝若妍,冷着脸不说话。

    时御寒才走了几步,蓝若妍转身就跑过去,追上他,抓住他的手,似乎很害怕的样子,手指都在颤,“寒哥哥,姐姐好可怕!”

    郑双,“……”

    还是跟过去一样,惯会装柔弱!

    “不怕,姐姐很好说话的!”时御寒拍了拍蓝若妍的后背,“若若乖,跟姐姐玩,姐姐真的很好说话!”

    时御寒又转头对郑双说,“你温柔一点,别吓坏了她!”

    “抱歉,天生长这样,温柔不起来!”郑双板着脸,别说月月要气走了,她也不想呆了,“时总另请高明!”说着转身出了海水天堂别墅,时御寒连喊了几声都喊不回来。

    “寒哥哥,姐姐是不是不喜欢若若呀,是不是若若做错了什么呀?”蓝若妍放开时御寒的手,耷拉着脑袋,一副做错事情,难过的样子。

    时御寒拉着她的手,“没有,姐姐是在跟你闹着玩的呢!”

    把蓝若妍带到管家面前,“你去找一个看起来温柔甜美一点的女佣带她,记住,她只有三岁的智商,别吓坏了她!”

    “寒哥哥,若若不要别人,若若要寒哥哥!”蓝若妍拉着时御寒的手不放。

    “若若乖啊,寒哥哥还有事,你先跟管家叔叔玩,还有漂亮姐姐,但会儿哥哥来找你!”

    时御寒的好耐心,就连管家都看不下去了,拉着蓝若妍的手,把人拉出去,“不听话就不给你糖吃!”

    时御寒正要斥责管家两句,蓝若妍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呜,坏叔叔,我要吃糖,寒哥哥,你不要走,若若要寒哥哥!”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看得管家心烦,时御寒也烦,却不得不哄她,“好了好了,寒哥哥在这里!”

    “寒哥哥!”蓝若妍趁机扑进时御寒的怀中,抱住他的腰,哽咽着,“寒哥哥不要丢下若若,若若怕!”

    恰好这时,林月璇噔噔噔从楼梯上往下跑,一眼就看到这一幕,怒火中烧。

    跑过来就把蓝若妍从时御寒身上扯了下来,“这里不属于你!”

    看向蓝若妍的目光,审视而冷厉。

    蓝若妍一副吓得缩起来的样子,捂住眼睛,“呜呜呜,嫂子好可怕!”

    “月月!你听我解释,她为了救我,脑部受到重伤,过去的事情都不记得了,现在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商!”时御寒着急的解释。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怎么做?”林月璇不满的盯着时御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