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8章 怎么会喜欢你这只弱鸡!

    如果时御寒敢说,他要对蓝若妍负责,把她留在海水天堂,那她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海水天堂。%d7%cf%d3%c4%b8%f3

    蓝若妍三番四次害她,她还能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脑子有病差不多!

    “等她情绪安定一点儿,我就送她出去!”时御寒道,看着林月璇渐冷的眼眸,心,竟开始慌乱。

    “知道了!”林月璇依旧没有当场发怒,从小被环境所逼,她知道,就算怒火把人烧了,不能发火的时候,还得忍着。

    不是不敢发作,而是不想逼他。

    一个人沉默的转身,离开大厅。

    希望她回来时,蓝若妍已经被送走。

    “小月!”时御寒要追,蓝若妍拉住他的手,“寒哥哥,若若怕怕!”

    这下,管家再也看不下去,扯了蓝若妍的另一只手,“来,跟叔叔玩!”

    “呜呜呜!寒哥哥!”蓝若妍大哭。

    时御寒看了一眼管家,又看了一眼走到外面的林月璇,无声的叹息,留了下来,继续哄蓝若妍。

    好不容易把蓝若妍扔给一个看起来温和的女佣,才发现,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时御寒走出大厅,找到管家,“小月呢?”

    “不知道!”管家语气很冲,像是吃了炮仗似的。

    换做以前,时御寒早就把管家训一顿,但自从结婚后,他的耐心似乎好了很多,“我自己去找!”

    管家没敢再给时御寒脸色,“我看见少夫人和双双出去了!”

    出去?

    时御寒打了林月璇的电话,无人接听,又打给郑双,还是无人接听。

    气得把手机甩在地上,不够解气,又狠狠的踩了两脚,开了车子,出了海水天堂庄园。

    ……

    烟城某网吧大厅,林月璇手指翻飞,把键盘敲得啪啪响,双目通红的盯着屏幕,郑双坐在她的身旁,因为手劲大,更像是砸键盘。

    郑双一边玩,还气不过,“你说怎么会有那么无耻的人啊!”

    林月璇知道她说的是蓝若妍,没有说话,给了怪物一爆头。

    “我说月月,你怎么不给她一巴掌啊!”郑双更喜欢暴力一点的。

    “然后呢。是我跟时御寒打架,还是你跟时御寒打架?”林月璇猛砸了一下键盘,幕里的怪兽被砸个脑开花,不得不说,这键盘真耐砸。

    郑双不说话了,虽然她看蓝若妍不顺眼很多年了,但蓝若妍有时御寒撑腰,她就没有赢过。

    狠狠的爆怪物头,郑双道,“所以你就怪物当作她来发泄?”

    “不然呢,你说时御寒是不是瞎了眼了,居然那么信任那个白莲花。”这是林月璇最郁闷的,明明已经产生怀疑了,谁知那朵蓝莲花怎么又奋不顾身救了时御寒一次,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林月璇发泄的猛击键盘,那啪啪的声音震得很多人往这边探头。

    坐在椅子上的林月璇还穿着从时氏回来的那套职业套装,低胸修身又简约的设计,把她纤细的身材完美展露,头发盘上去。从后面看过去,露出光洁的后颈,盈白如玉,光是背影就迷倒了一大片雄性生物。

    而她身边的郑双着露脐的劲装,从后面看上去,还能看到齐腰长发下,一小截麦色的小蛮腰,身材火辣又魅惑。

    探头似乎满足不了一些人,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往这边走过来。

    “美女,要不要哥哥教你怎么爆头啊!”

    其中一个流里流气的大胆的靠近林月璇,试图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郑双赶在他的手搭上林月璇肩膀之前,一个擒拿手,把青年摔了出去。

    然后坐回去,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玩。

    “给脸不要脸,知道我是谁吗?”青年被摔得不轻,指挥其他人,“给我上!”

    郑双二话不说,一边站起来,一边把手指捏的咯咯响。

    林月璇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回过身来,站了起来,摩拳擦掌。

    “我试试!”她一直羡慕郑双有一身好功夫,这么久来,也学了一招半式,平时没有机会,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也就跃跃欲试起来。

    “把他们当作那朵白莲花狠揍”!郑双道,率先出手。

    林月璇憋足了劲,拳头挥出去。

    好疼!

    看人家打架很爽的样子,一拳揍到其中一个人脸上,她感觉手指骨都快要断了!

    不过很爽。

    网吧其他地方看到这边的动静,纷纷看过来。

    来网吧的基本是年轻人,见状,呐喊助威的,吹口哨的什么都有。

    兵荒马乱之中,郑双把林月璇保护得很好,同时又能保证让林月璇有猛揍青年的机会。

    场面很乱。忽然,网吧门口呼啦啦跑进来一群黑西装保镖,人手一个把青年拖了出去。

    等人都清空了,林月璇就见时御寒站在一台电脑面前,阴森森的盯着她看。

    林月璇当作没有看到时御寒一样,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打怪。

    时御寒的脸色越来越阴,气场大得整个网吧大厅都感受到来这边的低气压,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游戏,愣着不知所措,一些承受能力差的开始往外逃窜。

    只有林月璇当作没有感受到背后那一道犀利的目光,手指翻飞,敲击键盘的力道更猛了,像是奔着把键盘敲坏去的,就连时御寒都听出了她的愤怒。

    “小月!”

    最终,时御寒败下阵来,脸色也逐渐缓和下来,走到林月璇身后。把她抱起来,“想玩,回去我给你弄一台更好的!”

    “放开!”

    想到时御寒牵过蓝若妍的手,林月璇就一肚子火。

    “对不起,我……”

    时御寒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林月璇打断,“你怎么对不起我了?是出轨了还是抛弃我了!”

    她的语气很冲,时御寒哭笑不得,凑到林月璇耳旁吹了一口热气,暧昧至极,“吃醋了?”

    “我吃饺子也不吃醋!”林月璇推开时御寒,“大庭广众之下,还要不要脸了!”

    时御寒又凑了上去,圈住林月璇,把她拦腰抱起,“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再不要脸!”

    林月璇,“……”

    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不做无用功,老实的被时御寒抱着出了网吧。

    这次时御寒换了一辆劳斯莱斯魅影,把林月璇塞进车子里,关上车门落锁。

    “我不想回去!”林月璇十分抗拒,一想到蓝若妍,她就膈应。

    “小月!”时御寒揉了揉眉心,“你听我解释!”

    不想听!

    起码以前他对蓝若妍的态度是爱理不理,因为救命之恩,只给她钱,而今天在海水天堂,他分明把蓝若妍当作宝宝一般的宠着哄着!

    “解释什么?是不是你想说,我不需要照顾,蓝若妍需要照顾?”林月璇连讽带刺的。

    “小月,我也会照顾好你的!”时御寒有些为难,“其实……。”

    林月璇激动起来,还想替蓝若妍解释,太过分了!

    就算蓝若妍救了他,但她几次谋害她,欠下的命也该还了吧!

    “所以呢?你决定怎样?决定要把蓝若雅接到海水天堂养着吗?”林月璇的声音似掺入猎猎北风,冰寒冻人。

    时御寒的心开始慌了,把林月璇搂入怀中,紧紧的。

    “不是那样的,我会把她送走!”

    林月璇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然后呢?然后她觉得寒哥哥不在,一个人怕怕,你是不是及时赶过去陪着她、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怕,一切都有寒哥哥?”

    “小月!不要这样!”时御寒搂紧了林月璇似是哀求。

    “不要这样,要哪样?要我像是一个亲亲嫂子那样照顾她吗?还是要我把丈夫让给她……”

    时御寒听不下去了,狠狠的攫住林月璇的嘴唇,吻了上去。

    小别胜新婚,一个月没有见面,他疯了一般的想她!

    林月璇推拒了几次,推不开,他仿佛一座山,牢牢的占据着位置不动,像是惩罚她说的话,吻得很重,把她的舌都吸麻了!

    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于吻,手里也有了动作。

    林月璇挣扎,却推不开,逐渐沉沦在他霸道的攻势之中。

    ……

    她喘息着斜靠在车后座上,眼神逐渐有了焦距,看着外面熟悉的道路,回头狠瞪时御寒,“我不回海水天堂!”

    “小月!”时御寒有很多无奈,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

    “时御寒!”林月璇很久没有这样喊时御寒的全名了,“你有没有想过,是你欠蓝若妍的,而不是我。”

    时御寒想说什么,被林月璇打断,“傅立临走之前,跟我说过,蓝若妍曾经联合林成功要害死我,以前你妈妈每次发疯想要杀了我,都有她煽风点火的成分在里面!还有,那次x村的爆炸就出自她的手笔,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她真的不想跟时御寒吵架,更不想跟他冷战,“就算你欠了她三次命。在她一次次的谋害我之后,那些恩情也还了吧!”

    她该说的都说了,要怎么做就是时御寒的事情了。

    本以为时御寒会为难很久,谁知他却低声笑了出来,“呵呵……”

    “笑毛线啊!”林月璇低吼,“我都郁闷死了,你还有脸笑!”

    “好!不笑,小月笑的时候我才可以笑!”时御寒眸色一敛,立即恢复了过去的严肃脸。

    “哼!”林月璇扭头看向窗外,不再看时御寒。

    “小月,若我说,我根本不相信蓝若妍只有三岁小孩的智商,你会不会惊讶?”双手一勾,林月璇就跌入他的怀中,他亲昵的吻了吻她的后颈,惹得林月璇一阵战栗,“以后穿不能穿这么低的衣服,更不能把头发盘上去。”

    这么魅惑的后颈风光,怎么能轻易让其他人看了去?

    林月璇听着他说着说着。就说歪楼了,不满的扭了扭身体,试图挣脱他的束缚。

    “其实我早就怀疑蓝若妍不简单,却总查不出什么,这一次,我怀疑蓝若妍背后有整个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支持着,她不是假装三岁智商吗?她不是想住进海水天堂吗?那我就依着她的意思,看看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林月璇震惊的看着时御寒,里里外外审视了几遍,不可置信,“你说真的?”

    那蓝若妍也太可怕了一点!

    “你应该知道,我调查她不是一两天了!话说回来,蓝若妍的母亲曾经在林家做事。你就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林月璇摇头,“没有,按理说,七八岁时,我应该有印象了!”

    时御寒:“我查过很多次,林家这一段她没有问题。”

    “那就是我不受待见,根本就没有机会解除到一些佣人吧!”林月璇想到自己当时的处境,觉得有这个可能。

    “但是我没法忽略的,她每一次小心翼翼的神态,真的就是当年小若若的样子。”时御寒想到什么似的,“若若?月月?当年在林家救我的不会是你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没有印象?”林月璇努力的回忆着,没有印象。

    时御寒也只是一时灵光闪过,若当年是林月璇,她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月和若的同音,还真的令人浮想联翩,而且不止一次,但每一次说到蓝若妍在林家救了他时,林月璇就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就隐下了这样的想法。

    “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用不了多久了!”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到他的腿上,用手当作是梳子,一下一下的为林月璇梳理头发,“等会儿回到海水天堂,你装作和我吵一架。然后离家出走,然后秘密搬去毕玉哪儿住。”

    谁都不会想到林月璇在毕玉哪里,加上毕玉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罗斯切尔德的人,也要忌惮三分。

    只有她去了毕玉那里,他才能放心大胆的接下来的动作,不把问题解决,他和小月别想过安宁的日子。

    “然后你跟她孤家寡人的住在海水天堂?”林月璇哼了一声,隔着时御寒的裤子,捏了捏他的大腿。

    敢说是,她非掐死他不可!

    “还有管家和很多女佣……”

    时御寒的声音被林月璇杀人的目光碾压下去,只能转移话题。

    回到海水天堂,林月璇还真的跟时御寒吵了一架,收拾东西就走。

    蓝若妍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抱着时御寒的手,“寒哥哥,若若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是嫂子有些孩子气!”时御寒好声好气的哄着蓝若妍。

    ……

    接到林月璇求收留的电话,毕玉很意外。

    小公寓里。客厅一角被毕玉临时改修成为一个小小的拳击场。

    毕玉热裤背心,左一拳右一拳的击打着沙发,林月璇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炒菜,香味飘了出来,毕玉停下动作,若有所思。

    估计是个男人,都喜欢林月璇这款吧。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像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这一身功夫了。

    难怪欧阳诺对林月璇死心塌地,要不她也去学习做一个菜。

    毕玉忘记了之前学厨的经历太惨痛,扔下拳击手套进了厨房,“可不可以教我做菜?”

    “怎么进来了,你还是边上等着吧!”林月璇可没忘记他们合租三年,这位打小姐连连泡面都泡不好,不是水多了,就是酱包放多了,咸得没法入口。

    “月月,你好贤惠!”毕玉洗了手,偷偷的拈了一块红烧肉扔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喂!好意思吗?”

    “好吃!”

    林月璇,“……”

    “我先把菜端出去啊,等你做完最后一个菜,我们直接开吃!”独居又不懂下厨,毕玉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菜色,唾液淀粉酶抑制不住的分泌。

    “端出去方便偷吃吧!”林月璇拆穿她。

    “你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吗?”毕玉说着,又拈了一块焖鸡块。

    林月璇哭笑不得,递给她一双筷子,“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你真的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大小姐吗!”

    “说起来还真不是!”毕玉道,“我是我爸爸妈妈捡来的!”

    开始把饭菜搬运出去,等林月璇把最后一个清炒西兰花做好,也正好开饭。

    两个人,六个菜,四荤一素一汤,毕玉的眼睛都亮了。

    “月月,我爱死你了!”

    “去去去,你还是爱诺哥哥去吧!”

    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毕玉也是豁达之人,装作没事一般,“他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我怎么爱他都看不见!”

    林月璇不知说什么来安慰毕玉,只是低着头,吃菜。

    门铃忽然想起,毕玉打开门,欧阳诺身着白色休闲服,还提着一袋子菜。

    “你怎么来了?”毕玉下意识去接欧阳诺手里的菜,把门让让开。

    “我是来看月月的!”欧阳诺把菜扔给毕玉。

    毕玉只觉得有谁拿着一把匕首在心脏处捅了一下,鲜血直流。

    上次欧阳诺在这里过夜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他又是听谁说林月璇在这里的!

    手脚像是木头一般,僵硬的提着菜,把门关上,“你没吃过吧,今晚可是月月下厨!”走入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出来时欧阳诺已经和林月璇聊起来,画面很融洽,而她,这个公寓的主人,此时,却跟外人似的,被排除在外。

    欧阳诺客气的道声谢谢,加入抢菜大战。

    毕玉好不容易找到一点存在感,欧阳诺夹那个菜,她都要插一筷子,赶在他之前把最好的一块夹了起来。

    林月璇看着这幼稚的二人组,无语,“不够我再去多做两个!”

    “够了够了!”欧阳诺道,阴沉沉的瞪了毕玉一眼,却不再跟她抢。

    他不抢,她自己表演也就没有了意义,毕玉开始慢条斯理的扒饭。

    饭后,毕玉主动去洗碗,没有做菜天赋,但洗碗这种部队基本内务,她做起来还是很麻溜的。

    林月璇不知怎么跟欧阳诺独处,坐在沙发一角,按下遥控器,播放烟城时事。

    “最近过得还好吧!”欧阳诺率先打破僵局,问道。

    “挺好的!”林月璇微微一笑,“诺哥哥最近过得怎样?”

    “还是老样子,不过比以前忙多了,院长不好当。”欧阳诺随意的扯了几句,“其实是时御寒让我来的,毕玉的公寓有三个房间,足够我们三个人住下来。”

    “时御寒?”林月璇怀疑的目光在欧阳诺身上流连。

    “他担心郑双的行踪很容易暴露,别人不会注意到我!”欧阳诺随意的解释了几句,其实他震惊的是,时御寒怎么知道他在暗中建立了势力的事。

    因为知道,才会让他到小公寓来,同一层楼的,全部清理出去,楼上楼下也全部换上他的人。

    毕玉就知道,若非事关林月璇,欧阳诺绝对不会主动找上她,明明很伤人心,却还是因为她的到来窃喜了许久,能多看看他也是好的。

    ……

    海水天堂。

    蓝若妍三岁小孩般的拉着时御寒的手,“寒哥哥,你不要上班吗?”

    “寒哥哥陪着若若!”时御寒耐心很好。

    郑双不知时御寒和林月璇的约定,看不下去了,恶心得不行,“你不去找月月,我去!”

    什么玩意儿!

    管家跟上她的脚步,“我跟你一起去!”

    “寒哥哥,是不是若若做错了什么,他们都不喜欢若若啊!”蓝若妍瘪着嘴儿,一副委屈的样子。

    “没事,是他们还不了解若若!”时御寒安抚着蓝若妍。

    一整天,时御寒都呆在海水天堂里陪着蓝若妍,晚上,好不容易才把蓝若妍哄睡着,时御寒回到房间里,给林月璇打了电话。

    得知林月璇那边一切安好,这才去了书房。

    原来的屏幕已经换上新的,点开几个文件夹,赫然出现蓝若妍房间里的画面。

    画面中的蓝若妍哪里还有三岁小孩的样子,此时的她目光飘忽不定,躺在床上显得十分不安,不时的向外面张望,许久,拿来手机,点开,打了一个电话。

    时御寒也打了一个电话,“把频道切过来。”

    拿起耳机,立即清晰的听到蓝若妍电话的内容:他整天跟着我,我根本没有时间下手,再给我一点时间。

    内容很短,技术那边查处号码是m国一个空号,对方显然也是高手。

    蓝若妍想要做什么?

    次日,时御寒好说歹说把蓝若妍哄好了。去了时氏。

    出了庄园,手机点开,却看到蓝若妍支开女佣,麻溜的蹿上二楼。

    时御寒眉头一紧,蓝若妍去二楼?

    联想上次蓝若妍的动静,恍然大悟,上次电脑里的东西失窃很可能就是蓝若妍做的手脚。

    虽然他早就怀疑蓝若妍不对劲了,但他十分清楚多年以来蓝若妍的心思,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因为她最多因爱生恨,恨透了林月璇而已,她为何要对他动手?

    时御寒耐心的切换到别墅的实时监控,果然看到了蓝若妍偷偷溜进书房,还熟练的打开电脑,cha入u盘,大约三分钟之后就出了书房。

    看着蓝若妍回到大厅里跟女佣在一起玩耍,时御寒若有所思,交代下去,“调查毕佑。看他最近有什么动作!”

    ……

    整天呆在小公寓里,还要面对欧阳诺,林月璇有些不知所措,便一直躲在房间里。

    欧阳诺则每天坐在沙发上,防备的盯着四周的环境。

    门口忽然打开了,毕玉挽着毕佑的手走了进来。

    “他怎么在这里?”毕佑皱眉,显得很不高兴。

    “他住在这里两天了!”毕玉换了拖鞋,“还有月月,他们一起住在这里。”

    毕佑眼眸深了深,令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不过平时他就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脸,毕玉没有多想。

    “林月璇?你的救命恩人?”毕佑道。

    “对呀!”毕玉毫无防备。

    不仅是她,与毕佑有过几面之缘的的欧阳诺也没有深想,还揶揄了毕玉,“你大哥对你很好啊!”

    “那是自然,哥哥们对我最好了!”毕玉哼了一声,言下之意,只有你对我最不好!

    欧阳诺自觉不说话。

    毕佑闪进厨房里,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林月璇在xx小区3栋七楼。

    林月璇听到毕玉的说话声。从房间里出来,看见毕佑略惊了一下。

    晚饭过后,毕佑竟提出留在毕玉的公寓里住一晚上。

    毕玉想反对,毕佑直接闪入欧阳诺住的房间里。

    欧阳诺看着半掩的房门,若有所思,给时御寒发了一条消息。

    几乎在信息发出去的瞬间,时御寒来电,“赶紧带月月离开!随时保持通话我,我去接应你们!”

    欧阳诺不知时御寒何意,却从时御寒的语气里听出了紧迫,凑近林月璇低声说道,“时御寒在楼下等你,我带你下去!”

    “啊?”

    不等林月璇反应过来,欧阳诺拉着林月璇的手跑出了小公寓。

    “喂!去哪里!”毕玉不知情,喊了一声。

    毕佑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怎么了?”

    “诺不知要带月月去哪里!”毕玉捏紧拳头,什么时候欧阳诺眼中才有她的存在,就算要走,好歹也跟她这个主人说一声吧。人家住旅店还有退房程序!

    毕佑大惊,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电梯里站着几个快递员打扮的年轻小哥,面无表情。

    欧阳诺看着显示上升的电梯,暗道不好,拉着林月璇的手跑到楼梯入口。

    “诺哥哥,别急!”林月璇还穿着居家的拖鞋,不明所以。

    “不行,来不及了!”时御寒让他来保护月月时,多少根他分析过一些情况。

    “怎么会来不及!”林月璇一头雾水。

    “毕佑!”欧阳诺还未解释,毕佑就从楼梯的扶手滑了下来,蹿到他们的面前。

    林月璇反应很快:难道欧阳诺拉着她跑,就是防着毕佑?

    “毕警督!”林月璇扬起清浅的笑容,“这么晚了,去散步吗?”

    毕佑淡扫一眼林月璇,心道:难怪时御寒会看上她,果然是一个不简单的女生!

    不过可惜了!

    欧阳诺:“月月等会儿你先走,记住往人多的地方跑!”有官方的身份在,毕佑不敢做得太出格。

    “可是!”林月璇犹豫。

    “我没有犯事。他们不敢把我怎样!”欧阳诺道,“他们这是在以权谋私!”说完不顾一切的扑向毕佑,抱住他的腰,争取把人绊住。

    林月璇趁机往下跑,才跑了几步,就被几个年轻人堵住了。

    “毕警督,别忘记了,你可是官方的人,不能知法犯法!”

    “废话少说,动手!”毕佑的语气冷得令人不寒而栗,完全没有办法跟平时那个秉公办事的毕警督联系到一起。

    林月璇被堵住,只能往上面跑。

    毕佑三两下把欧阳诺撂倒,哼了一声,“真不知小玉看上你哪一点,弱鸡!”

    “大哥!”毕玉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上传下来,就见毕玉单手蹭着楼梯的栏杆,一路滑了下来,滑到欧阳诺面前,把他扶起来。“你干嘛要打诺啊!”

    “没有!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毕佑一本正经的样子,很难想象他在撒谎。

    “毕玉,你大哥要抓月月,你保护好月月!”欧阳诺不想承认自己弱都不行,这个时候,能保住月月的只有毕玉了!

    “怎么会,大哥只是跟他们开一个玩笑!”毕佑连忙解释。

    “带这么多人来开玩笑?”林月璇抬指,面向堵住她的那几个人,显然也意识到了只有毕玉才能保住她不被毕佑抓走。

    那几个人没有毕佑停止的命令,一路之上,靠近林月璇。

    毕玉见状嗔瞪毕佑一眼,“大哥,你别吓坏了月月,她一直住在我这里,没有犯事!”

    毕佑却依旧面不改色,“你们真的误会了,他们不是冲林月璇来的,而是到楼上办点事!”

    那几个人果然越过林月璇楼上走去。

    林月璇知道这一劫算是过去了,没有非揪着不放。更不会故意弄的他们兄妹俩翻脸,扯唇一笑,“对不起啊小玉,可能是我会错意了,时御寒来接我,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收留!”

    说着,跟没事一般,从容的往下走。

    欧阳诺不放心,跟着走了下去。

    然而,那几个人在经过毕玉身边时,忽然回头给了毕玉一掌,毕玉的身体软了下来,毕佑连忙接住毕玉,横抱起来,“追!”

    小区的夜很安静,楼道里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欧阳诺和林月璇已经下到一楼。

    看着漆黑一片的外面,连忙找电话拨给时御寒,却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月月你拿手机了吗?”欧阳诺问。

    “没有!”林月璇匆忙被欧阳诺拉下来的,根本没时间去拿手机。

    听到楼道里的声音,欧阳诺拉着林月璇跑了出去,对着五楼的窗口大喊。

    五六七楼都是他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欧阳诺,知道出事了,纷纷往电梯和楼道里钻。

    明知毕佑可能在楼下有埋伏,欧阳诺还是拉着林月璇的手往外跑。

    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月月选择时御寒,真的是正确的,不像是他,眼看着危险救灾眼前,他却没有救她的能力。

    才跑了几米,毕佑的人就跑到了他们前面,把人包围起来。

    “毕警督这是要知法犯法?”林月璇惯会审时度势,知道软的硬的都没用,毕佑铁了心要把她抓起来。

    为什么,在她眼中,云空国官方无作为,却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毕佑没有回答,林月璇不死心,“为什么?”

    “为什么?那你就要问他!”毕佑瞥向一边的欧阳诺。

    林月璇竟在他眼中看到了怨恨?

    她没有看错,的确是怨恨!

    不等她想明白,毕佑已经下命令,“速战速决!”

    欧阳诺和林月璇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才出手就被拿下。

    林月璇左右肩膀被钳制住,动弹不得,反而冷静了下来,“毕警督就不怕毕玉醒来恨你?”

    毕佑冷哼,“你以为我会让她有知道的机会?”

    林月璇很明白,毕佑身为高级警督,智商情商都很高,很容易识破她的小聪明,也不挣扎,忽然大喊,“小玉!”

    这个时候,只有毕玉能救她!

    可毕玉没有醒过来!

    “带走!”毕佑那千年不变的神色中终于闪过一丝丝的慌张,却被林月璇抓住。

    为何?

    她还是想不通,却看懂了,毕玉是毕佑唯一的软肋。

    这时,欧阳诺的人已经赶到,追了过来。

    青年很有眼色,大约担心林月璇还会大喊大叫,一记重掌,把林月璇拍晕,又依样画葫芦,把欧阳诺也敲晕,扛起两个人往一旁的一辆黑色贴膜面包车上退,剩下的人跟欧阳诺的人缠斗在一起。

    毕佑抱着毕玉上了另一辆红色奔驰,消失在夜色中。

    时御寒带着人赶来时,小区里只剩下几个被牵住的毕佑的手下。

    狠狠的踢了一脚小区的绿化草坪,时御寒立即打开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电脑,却发现小区的监控被人破坏了,显然早就想到他会黑了小区的系统,调出录像。

    没关系,时御寒又把距离小区最近的两个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掐算一下时间,让欧阳诺的人出来辨认,林月璇被带到了哪一辆车子上。

    若可以,他想踢死这些人,都是饭桶吗?眼皮子底下的人都能弄丢了!

    很快,时御寒锁定了那辆面包车,却震惊的发现,面包车的方向是海水天堂!

    毕佑究竟要干什么!

    时御寒把两个被压制住的毕佑的人带走,返回海水天堂,一路上,任新开着车,油门踩到底,时御寒也不敢放松,死死的盯着海水天堂那条路的录像。

    自从上次书房出事之后,他就出资装了录像,把整条路都监控起来,看着车子一路不带停顿的驶向海水天堂,没有停下,他的心里反而升起了一丝不安。

    ……

    面包车,窗子被厚厚的贴膜遮住,车厢里的光线很暗。

    林月璇感觉手臂被什么叮了一下,有些疼,幽幽醒来,就看见欧阳诺也缓缓睁开眼睛,相互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安慰。

    “对不起,是诺哥哥没用!”欧阳诺情绪非常低落。

    每一次林月璇有事,他都没能真正起到作用。

    “诺哥哥说的什么话!”林月璇佯装生气,细算起来,还是她连累了欧阳诺,而且很多次!

    过了一会儿……

    “月月,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欧阳诺的额头渗出了细汗。

    “好像有点热!”动了动手,“这些人为什么不把我们绑起来?”

    “好热!”欧阳诺脱口而出,却很不能封住自己的嘴巴。

    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带着情欲的沙哑,全身的血液热得不正常,下腹该死的热,某个部位控制不住的抬起头,身为正常的男人,他很清楚此刻身体的状态。

    他和林月璇被下药了。还是打进血液里的那种,剂量很重的药!

    看不清林月璇的状态,却能感觉到林月璇的呼吸也粗了几分。

    他想问问林月璇还能支撑得住吗?却不敢轻易发出声音,担心一张口,就是那种yin荡的欲望气息!

    林月璇忍着时不说话,浑身被火烧一般的她,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寒!”林月璇情不自禁的口申口今出声,此刻,她的思维里满满都是时御寒,满脑子都是平时他们痴缠在一起的画面,“寒,我……”

    她终究是说不出那羞人的要字,双颊通红,忍不住又发出一声口申口今。

    欧阳诺的理智也在一点点剥落,差点就扑了过去,却在林月璇喊出那一个寒字之后,恢复了一点点意识。

    寒!

    她叫的是时御寒,不是她,不管他多么希望林月璇回到他身边,却不得不面对,林月璇爱的人不是他,而是时御寒!

    一旦他失去理智,趁人之危,以后跟林月璇连最基本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不!

    他是月月的哥哥,绝不能做出禽兽的事情来!

    “寒!”林月璇靠了过来。

    欧阳诺还残存的一点点理智驱使着他退后了一点,拼命的大喊,“月月!你醒醒!我是诺哥哥,不是时御寒!”

    可能是他的声音激醒了林月璇的一点点却意识,林月璇迷蒙的双眼恢复了一点点清明,“咦,诺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但是药效太重,坚持了一会儿,她又失去了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