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69章 滚回去!

    欧阳诺感觉自己也快要失去理智了,忍得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手指紧紧扣进肉里,鲜血直流。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猛地,抓住林月璇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往车玻上撞去。

    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对不起,看着成功晕过去的林月璇,欧阳诺毫不犹豫的也撞上玻璃。

    等前面开车和副驾驶座上的人意识到出事,已经来不及了,看着还昏死过去的两个人,血液不断的从两个人头上流出来,两个人终于忍不住闪过慌乱,给毕佑打了电话。

    “他们两个真狠,都撞头了,目前都晕了过去,头部出血了,头,你看……”

    电话那头,毕佑抱着毕玉,看着外面闪烁的路灯,狠声道,“等会儿有一辆红色的大众会接应你们,回头!”

    想了想,补了一句,“拍下两人的果照,真切一点!”

    他能算计到这一步,也能算计到更深一步,担心出事,早就派了一辆红色大众在海水天堂的路上等着,只是,他算来算去都算不到,整条路都被时御寒监控了起来。

    时御寒一眼不眨的盯着电脑看,就看见面包车停了下来,欧阳诺和林月璇被两个人抱下了车,天色太暗,录像很模糊,看不清两个人到底怎样了,只能知晓他们此时的状态是晕迷。

    时御寒深幽的眸子闪了闪,充满了危险。

    “任新!快!派人拦截!”

    毕佑!

    既然撕破脸皮了,那就不要怪他不要客气!

    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来电是蓝若妍,时御寒想也不想便挂断。

    又连续响了几次,时御寒索性把蓝若妍拉黑。

    这个关键时刻,他不敢关机。

    才把蓝若妍拉黑,手机又响了!

    时御寒不耐的把手机拿起,正要挂断,看显示是文柳慧身边的小助理,意识到什么,便接了起来,“时总!怎么办,夫人被官方的人带走了,说她涉嫌杀人!”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毕佑够狠!

    不过他不知道,文柳慧被官方带走,需要经过一系列程序才能判下来吗?

    就算文柳慧被带走,也只是失去一时自由,没有性命之忧,可林月璇的事情却迫在眉睫!

    “你先别慌,这件事我自由安排!”时御寒道。挂断了电话,转而拨了毕佑的电话。

    接到时御寒的电话,毕佑一点也不意外,“时总,别来无恙!”

    “托毕警督的福,很好!”

    电话两头,两个男人的声音如出一辙的清冷,令人捉摸不透。

    “说出你的条件!”时御寒道。

    毕佑:“很简单,时总和令尊接受法律的制裁,林月璇自会平安!”

    “呵呵!”时御寒忽然就笑了,但开车的任新却听出毛骨悚然的味道,熟知时御寒的人都知道,他只有对林月璇的笑才是真实的笑容,平时,他对谁笑了,就代表着那个人有危险了!

    时御寒平时在道上胆大妄为,却没有直面面对过云空国的高层,动毕佑简单,但前一发动全身,毕家不好对付,还有毕家牵扯很广的家族,或许就是云空国的部队!

    “爷!”任新欲劝说什么。却被时御寒一记冷眼扫过来,乖乖闭上嘴。

    红色大众还是被时御寒拦截下来,未免牵连到毕佑,毕佑的两个人弃车逃走。

    时御寒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就看看赤果的两个人,躺在血泊之中。

    “毕佑!”时御寒狠狠的仰天咆哮,抓紧拳头!

    七手八脚的为林月璇穿上衣服,抱回车子上,“第二医院!”

    欧阳诺也被他的手下带到车子上,开往第二医院,剩下的人都去追毕佑的人。

    ……

    每一次坐在手术室外面,时御寒的心都有说不出的烦躁,他懊悔自己疏忽了,为什么不能早早的想到毕佑呢?

    若不是他的忽略,小月就不会受伤!

    “患者中度脑震荡,以后可能会有后遗症!”

    医生的话一遍遍在他耳边浮响,时御寒恼恨自己,一拳砸在走到的塑料椅子上,一张椅子顿时四分五裂,血从时御寒的手指缝间流出来。

    “爷!”任新不忍心,叫来小护士,给时御寒包扎。

    但小护士看着时御寒黑沉沉的脸色,愣是不敢上前,“时……时……”

    “滚!”时御寒大吼一声,吓得小护士拔腿就跑。

    “爷!您别这样,月月一定不喜欢看到你受伤的样子!”任新耐心的劝解。

    因为了解,他自然明白时御寒在恼恨什么,劝了几句,时御寒置之不理,他只能摇头走来,给海水天堂那边打了电话,要求管家把蓝若妍控制住。

    “什么!”任新握着手机的手用力抓紧,“她怎么离开的!”

    时御寒早就下令保安蓝若妍不得外出,蓝若妍怎么可能还有机会逃走!

    “游艇!”管家这边,“有人把海水里的栅栏轰开了一道扣子,她坐着游艇跑了!”

    “你们都是饭桶吗!”任新忍不住爆粗,却知道,蓝若妍一直不好对付。

    这么多年隐藏得一丝破破绽都找不到,时至今日,才被逼出真面目,可见蓝若妍不简单!

    “爷!”任新挂了电话,还是把蓝若妍跑掉的事情告知。

    “饭桶!”时御寒忍不住暴跳如雷。却很快冷静下来,这事说来还怪他没有跟管家说清楚,以管家的性格,不屑蓝若妍,也就造成了疏忽。

    就算是他,也最多防范了大门、围墙和天空,居然把海面疏忽了!

    更重要的是,蓝若妍怎么会开游艇!

    本以为有些谜底揭晓了,更多的迷却逐渐暴露出来。

    蓝若妍究竟是谁,当年救下他的真的是蓝若妍吗?她又是怎么跟毕佑搭上线的,听傅立的话,曾经他所谓的傅立老婆跟蓝若妍走得很近,那女人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她是否与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有联系?

    一个个的谜题困扰着时御寒,却只让他烦乱的心更加的冷静下来。

    “让郑诚过来!”

    这段时间,他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郑诚,这个时候,就算把郑诚劈成两半,也要完成任务!

    时御寒看着电量只剩下红色点点的电脑,看了一眼手术室,“守好这里!”

    提脚离开。来到季凌风的办公室,插上电,联系了萧毅泽。

    “有事?”屏幕上的萧毅泽显得很不爽,头发凌乱,显然刚从被子里被时御寒拉出来。

    时御寒面无表情,“送两个人给你!”

    “什么货色?”

    “毕家!”

    萧毅泽的神色未变,“多少!”

    “百分之四十!”

    “成交!”

    两个人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但时御寒知道了,事成了,毕佑敢算计小月,以后,毕家别想好过!

    萧毅泽的财富天下,只为了两个人,寒月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说转让就转让,又岂会甘心只做一个没有实权的王子!

    时御寒眸色清冷的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身上的气息更冷了!

    ……

    蓝若妍才逃出海水天堂,就被一艘大船拦截下来。

    看着大船上面那个熟悉的面孔,蓝若妍抑制不住的战栗,瘫软在地上,“不!求你饶了我!”

    “没用的人,留着也没用!”那人手掌一翻,掌心凭空多出一把匕首。

    “不不不!我还知道一些秘密!”蓝若妍吓得瑟瑟发抖,直对着那人磕头!

    “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了!”那人哼一声,匕首寒芒闪过,蓝若妍倒在血泊中。

    ……

    季节变化,烟城的天空居然下起淅沥小雨,就连气温都下降了好几个摄氏度,这让一向高温得烟城一下子凉快了不少。

    若在平时,任新一定欢呼雀跃,可今天,看着时御寒坐在加护病房病床前悲戚的背影,他的心跟着这气温一下子凉了很多。

    他很不喜欢文柳慧,却不得不提醒时御寒,“时爷,还是先把夫人接回来吧!我担心迟则生变!”

    毕佑都能跟把手伸到海水天堂去,也能想办法把那张精神病证明给作废!

    作为时御寒最贴心的兄弟,见不得以后时御寒难过的样子。

    “这事你去办!上次让你提升的人顺便拉出来练练!”时御寒头都没有抬起来,目光焦灼在林月璇身上。

    任新得令,以最快的速度联合几个云空国的富商,给毕佑的上司加压,准备像上次一样把文柳慧捞出来。

    结果,这件事却被媒体爆了出来!

    那位也不敢做得明目张胆,想把文柳慧捞出来,还得另想办法。

    任新考虑了很久,还是出了烟城,回临城一趟……

    ……

    时御寒坐在林月璇的病床前,记不起这一年多以来,林月璇第一次住院了。

    过去她虽然生活得很苦,却从来没有像跟在他身边这样,危险重重,劫难险阻。

    难道他真的错了?

    最深的爱就是手放开?放任你的自由,我一个人品尝着想爱不能爱的苦酒?

    只是,若把月月放走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时御寒想不到,过去有复仇支撑着,现在呢?

    林成功死了,他真的没有多大的欲望了,甚至觉得欧阳铎不死,只要他一辈子不敢露面,也是一种报复了。

    “不!”时御寒握着林月璇的手,喃喃自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算是一起死,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好!”林月璇的眼角溢出两行清泪,却没有睁开眼睛。

    “小月!”时御寒惊喜站了起来,按下床头的应急灯,吻了林月璇的额头,“感觉怎样?”

    林月璇睁眼眼睛,却只看见一片漆黑,以为时深夜,没有多想,“有些累!”

    能不累吗?

    检测到她血液里的药含量,季凌风吓了一大跳,差点以为林月璇熬不过去了,最终还是把她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那你好好休息,凌风很快就来了!”时御寒的握紧了林月璇的手,眼中有惊喜。

    “醒了?”季凌风推门而入。

    林月璇闭上眼,又睁开,反复,能清晰的听到季凌风的脚步声到了床前。

    难道是瞎了!

    惊悚的想法涌上心头,时御寒就看见林月璇眼中的惊骇。

    “怎么了?”时御寒问。

    这不像是看到季凌风之后该有的反应。

    “没什么,我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她和欧阳诺都被下药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欧阳诺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撞向玻璃的画面,的确很惊悚。

    却不敢告诉时御寒。

    这个世界上,她最见不得时御寒对付的人就是欧阳诺!

    时御寒也想到了她和欧阳诺双双倒在血泊中的情景,怒意翻滚,担心吓到林月璇,张开双臂搂住她,“没事了,我在这里!都过去了!”

    季凌风给林月璇做了一些列检查之后,看了看数值,“再休息几天就没问题了,期间会头晕,不要随意起来走动!”

    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识趣的离开病房。

    林月璇闭上眼睛,尽量不让时御寒看出破绽,明知这样下去,他迟早会知道,却想着能拖一分钟就拖一分钟。

    “公司有事你就先去忙吧,让双姐姐进来陪我就好!”

    把他支开才是拖延的最好办法,林月璇翻了一个身,背对着时御寒。

    时御寒坐在椅子上,把手伸到被子下面。圈住她的腰身,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小手,暖暖的温度传来,湿了林月璇的眼睛。

    在面包车上,她差点就跟欧阳诺做了,幸好关键时刻欧阳诺把她都撞晕了,不然她真的没法面对时御寒。

    “没事了!”时御寒侧脸贴上她的耳畔,轻声呢语。

    “寒!诺哥哥怎样了?”林月璇不放心欧阳诺。

    “没事,估计也差不多醒了!”时御寒很平静,换做平时,林月璇提起欧阳诺,他早就控制嫉妒欧阳诺,怒火滔天了,但今天,时御寒格外的控制,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刺激到小月!

    说曹操曹操到!

    欧阳诺推开病房门口走了进来,“月月!”

    他的头上包裹着纱布,因为晕眩的缘故,被一个小护士搀扶着。

    “诺哥哥!”林月璇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看向声音的来源,却只看到一片漆黑。

    “感觉怎样了?”欧阳诺来到病床前。

    时御寒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还是站起来,把他拎起。

    高大的男人拎着高大的男人,看起来竟没有违和感。

    欧阳诺就这样被时御寒拎到椅子上坐下,错愕了许久,摇头,这就是时御寒,一个强大的男人,他自愧不如!

    小护士,“……”

    他是病人,您小心一点。

    却迫于时御寒强大的气场,愣是不敢说,保持着搀扶欧阳诺的姿势,手空着,半天才放下。

    “诺哥哥!你感觉怎样了!”林月璇翻过身来,冲他甜甜一笑。

    时御寒很吃味,刚才也不见小月面对他!

    却忍着!谁让欧阳诺在小月心目中的位置特殊!

    “没事了。”欧阳诺歉意的说道,“对不起,那时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诺哥哥不要自责,那也是唯一的办法!”林月璇安慰他说道。

    那种情况下。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是我疏忽了,没有防备毕佑……”欧阳诺满满的愧疚感,明明带了那么多人,却还是让毕佑得手!

    “闭嘴!”时御寒听不下去了,“说完就回去休息!”

    罗里吧嗦的,害得小月把他忽视在一旁。

    欧阳诺莞尔,时御寒还是那么的霸道,不过看到小月醒来,他也就放心了,起身,却因为晕眩踉跄了一下。

    欧阳诺慌忙之中,手撑到床上,猝不及防的,手掌压在林月璇的手腕上,小护士和时御寒急忙扶起他。

    时御寒脸色不好,语气更差,“滚回去!”

    居然压到了小月的手,却惊讶的发现,欧阳诺差点摔倒的时候,距离最近的林月璇完全没有扶他一把的意思,看着他的手压上她的手腕。她也没有挪开一点的意思!

    好像有些不对劲。

    时御寒看不惯小护士搀扶着欧阳诺慢慢走,索性上前扛麻袋似的扛起欧阳诺,走到他的病床前,把人摔了出去。

    小护士在心里暗骂时御寒粗鲁,这样很容易把欧阳诺的伤口摔裂的,却敢怒不敢言,只能把欧阳诺扶好来,却找医生。

    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林月璇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寒!”

    只是走进来的脚步声不对,林月璇担心喊错了,没有再出声。

    “小没良心的,就知道喊你的寒,双姐姐受伤了!”郑双提着林月璇最喜欢吃的陈记的小米粥,还配着几个小菜,一一摆到桌子上。

    “先起来吃点东西!”郑双把林月璇扶着坐起来,把床桌摆上,按照林月璇的习惯,她不喜欢有人喂,郑双便坐在一边。

    “双姐姐喂我吧,我很晕。”林月璇佯装镇定,告诉自己,只是一时的,说不定睡一觉,再醒来就能看得见了。

    郑双没有做他想,捧起碗来。

    “我来!”时御寒忽然大步从外面走进来,抢过郑双手里的碗。

    郑双识趣的退出病房,时御寒很有耐心,喂下一整碗小米粥之后,又收拾了床桌,想到季凌风的交代,还是没有让林月璇起来,“你休息!”

    “嗯!”

    林月璇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眼前还是漆黑一片,心,才真正开始慌了!

    她变成了瞎子,对时御寒来说,会是怎样一种负担!

    眼泪流了下来,把被子一拉,盖住脑袋。

    “怎么了?”时御寒临时把一套沙发和办公用具搬了进来,正坐在沙发上处理文件。听到这边的动静转过头来,看见林月璇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不放心的走了过来,把被子拉开。

    “没什么!”林月璇努力的压下慌乱,说得很平静,时御寒听不出异常。

    但人有三急,林月璇终于憋不住了,“寒,你抱我去一趟厕所!”

    说完这话,她感觉脸上有一把火在烧。

    时御寒饶有兴味的审视着小女人,别看她跟人家掐架时脸皮很厚,但在一些事情上,她很害羞的,今天竟敢提出抱她去厕所这样的话。

    时御寒的眸色有些复杂,小月很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他暂时说不上来。

    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到卫生间里放下,正要转身出去,就见林月璇的手虚空挥了一下。

    心头一个咯噔,机械式的走出卫生间。

    林月璇听到门口合上的声音,才摸索着。找到马桶的位置。

    实在是住院的次数太多,尤其是这间病房,已经变成了她的专属,她很熟悉这里的一切。

    准确的摸到水龙头下,洗了手,喊道,“寒!”

    时御寒推门而入,没有多想的把林月璇抱回床上,继续工作。

    林月璇睡得太久了,根本睡不着,躺在床上煎熬着,第十次翻身之后,时御寒终于放下文件,“很无聊?”

    “没有!”林月璇就担心时御寒说带她出去走一会儿的话,虽然她不适合走动,但按照时御寒的性格,抱她坐轮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实在无聊就玩一会儿手机!”时御寒把手机塞到林月璇手里。

    林月璇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可能玩手机,心里莫名的不安。

    怎么办,还是不想让他知道啊!

    “没事,我不怕吵!”时御寒见林月璇没有动作,还以为她怕吵着他。

    “我不无聊,不想玩手机!”林月璇把手机随意一放。

    只是,手机却放到了床的最边上,摔落床下,摔成两半。

    “小心!”时御寒走过来,把手机捡起来组装好,再次放到林月璇手边。

    “我……”林月璇心跳得异常,要不要告诉时御寒,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我让郑双进来陪你?”时御寒在床边坐了下来,捏了捏林月璇的掌心,“乖,再过两天我带你出去晒太阳,这两天堆积了太多工作!”

    “你先去忙,我有事叫你!”林月璇心虚的答道。

    “乖!”

    时御寒俯下身来,在林月璇额前印上一吻,再起身,却敏锐的盯着林月璇看。

    以往,只要他做这个动作,林月璇一定会在他吻上她额前闭上眼睛。

    可今天,林月璇竟睁着眼睛,直到他吻上她的那一瞬,双眼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等他离开她的额时,她才闭上眼睛。

    时御寒的气场太强,就算看不见了,也能感受到有一双眼睛紧紧的锁定着自己,慌忙睁眼,扯着僵硬的笑容,“怎么了?”

    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一点,但时御寒何许人也,早就觉察到林月璇的僵硬,若有所思,抬手,在林月璇的眼睛上方晃了晃,林月璇没有反应,又晃了晃,林月璇还是没有反应。

    该死!

    时御寒暗咒一声,抬手按下了床头的按钮。

    “怎么了?”林月璇看不见,心里没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小月!”时御寒猛地把林月璇抱入怀中,“对不起!”

    一天了,他竟然没有发现,小月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没事,季医生不是说过几天就会好了吗?”林月璇道,她一直期望说不定再次醒来,眼睛就能看见了。

    “对不起!”时御寒自责的重复着。

    季凌风顶着一个鸡窝头,从外面推开门,“卧槽,辣眼睛!”

    “凌风你快过来看看小月的眼睛怎么了?”时御寒把林月璇放开,平躺在病床上。

    林月璇一个激灵,他还是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自认为没有露出破绽,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

    “天!”季凌风把手放到林月璇面前虚晃了几下,林月璇没有反应,他便明白了,“你怎么不早点说!”

    “快点看看她怎么了!”时御寒咆哮,心疼的抱起林月璇,“要去哪里做检查!”

    季凌风连忙在带头,一系列检查下来,发现林月璇的视神经受损,却不是很严重,按道理最多视力下降,不会严重到看不见。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惊吓过度。导致心理障碍。

    时御寒听到这个结果,狠狠的把第二医院的椅子砸了。

    惊吓过度!

    小月一直是一个大胆心细的女孩,一定是被毕佑做得太绝了,才导致的惊吓过度。

    是担心身体背叛了他吗?

    时御寒回想起来,若真的是被迫的,他也不会计较,这不是她的错!

    时御寒陪在病房里,拿起手机,发出几条指令,正要把手机放下,信息提示音响了。

    点开,就看见林月璇和欧阳诺赤诚相对的抱在一起。

    时御寒一眼就认出背景是那辆面包抽,但由于角度问题,只能看见他们都闭着眼睛,看不到他们身下那一滩血迹。

    那深幽的眸中,狠戾的光毫无掩饰的迸射。

    时御寒按下一个号码,“不惜一切代价,把毕佑的丑闻给我挖出来!”

    ……

    毕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家中,这是云空国的另一座城市,毕家的老巢——军城。顾名思义,这里驻守着云空国的部队。

    我怎么了?

    坐起来,好像后颈有些疼,又不是很明显。

    “妈!”毕玉眼睛一亮,露出甜美的笑容。

    “醒了!”毕夫人笑容满面,在床前坐了下来,“饿了吗?”

    “妈,我怎么回家了?”毕玉笑着去抱毕夫人的手。

    “你大哥说你工作太累,晕倒了,帮你请了一个月的假,让你回来休息。”毕夫人慈祥的看着毕玉,“工作太累了就让你大哥给你换一个职位,女孩子别太拼了!”

    “没有的事,您别听大哥瞎说,我现在都转到文职了,能累到哪里去!”毕玉蹭到毕夫人的肩膀上,撒着娇,“小玉想吃妈妈做的菜!”

    “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谢谢妈妈!大哥呢?”毕玉随意一问。

    “好像又回到烟城去了吧!”毕夫人三个儿子,都是很有主见的,根本不用她操心。加上工作的缘故,平时不知道儿子的行踪不奇怪。

    却在这时,一个佣人走了进来,在毕夫人耳边说了什么,毕夫人的脸色大变,却掩饰过去,“小玉啊,我给你做好吃的,你换了衣服下来!”

    “妈妈真好!”

    毕夫人出了毕玉的房间,佣人就把手机递给她。

    新闻标题赫然写着:毕家长子与妹妹不伦之恋。

    接下来就是一些列毕佑抱着毕玉深情凝望的照片,还给了脸部特写,从角度上看过去,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本来,佣人以为,毕夫人会勃然大怒,谁知毕夫人竟然哈哈一笑,“配!太配了!”

    拿着手机闯进毕玉房间里,“小玉啊!你俩的保密工作做的真好!”

    毕玉一头雾水,什么保密工作。

    “别装了,妈妈都知道了!”毕夫人把手机放到毕玉的面前,“今年就办喜事怎样?”

    轰——

    有什么在毕玉的脑子里炸开了。大哥和她?

    思维就像是卡壳一样,有些事情想不通。

    “妈妈,媒体的八卦也能信!”嗔怪的看了毕夫人一眼,撒娇道,“这些都是乱写的。”

    “别骗妈妈了,打小你就跟阿佑的感情好,妈妈都看在眼里!”毕夫人显然更相信舆论八卦。

    毕玉解释不清,打给毕佑,“大哥,你来跟妈妈解释吧!”

    那头毕佑盯着电脑上的新闻,一脸的满足,哪里还有平时冷漠警督的威严样子,笑着说道,“这事就别瞒着妈妈了!”

    毕玉开了免提,毕夫人完整的听到整个对话,笑意更深。

    毕玉却尴尬了,百思不得其解,毕佑为何会这么说。

    “大哥!你明知……”我喜欢的是欧阳诺。

    话没说完被毕佑打断,“我知道了,女孩子脸皮薄,我会跟妈妈好好沟通的。你就安心吧一切都交给我!”

    毕玉在家里待了一天,就飞回烟城。

    ……

    林月璇住院的第三天,眼睛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

    毕玉下了飞机打给欧阳诺,得知她的情况,就要往第二医院赶,毕佑却忽然出现,拦下她,“跟我去一个地方。”

    出来那样的新闻,毕玉面对毕佑时,多出了几分尴尬,“大哥!”

    “我有话跟你说!”毕佑拉毕玉的手。

    毕玉却先他一步把手往背后收了起来,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率先走向机场咖啡厅,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毕佑跟在后面,在她对面坐下,“小玉!”

    “大哥……”毕玉低着头,感受到来自毕佑的灼热的眼神,把头埋得更低了。

    “小玉!”毕佑有些无奈,“你在躲着大哥?”

    “没有!”

    着急回答,更暴露了她急着掩饰。

    “欧阳诺有什么好?弱鸡的男生!”毕佑毕业于哈佛,在心理学上面有很深的造诣。一眼看穿毕玉。

    毕玉知道自己的心思逃不过毕佑的眼睛,索性把问题摆上台面,“大哥为何要抓诺和月月,他们是无辜的!”

    “你知道什么?”毕佑深深的看着毕玉,目光犀利得毕玉有种被解剖的错觉。

    恰好这时,服务生走过来,“两位需要点什么!”

    “两杯橙汁!”毕佑恢复了淡漠的脸色,却在服务生转身的瞬间,看向毕玉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你想到了什么!”毕佑逼问。

    第一次把咄咄逼人的一面在毕玉面前展露出来,毕玉还一会儿,还是无从适应。

    “小玉,我……”

    毕玉的沉默,让毕佑反而不知所措,收敛了那些犀利,语气也温和了下来,“你应该知道……”

    “我不想知道!”这会让她有一种背叛了朋友、背叛了欧阳诺的感觉,尽管她什么都没有做,但她的大哥居然想抓他们!

    此时的毕玉还不知毕佑对欧阳诺和林月璇下药了,只单纯的以为毕佑想抓住林月璇威胁时御寒,语气最多只是不可置信,连指责的算不上。

    “我先带你回去!”毕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毕玉还是太年轻,有一些事情,不知情才是最好的!

    “我要先去看月月!”

    毕佑皱眉,要让毕玉走进时御寒的地盘,他一定会把人扣下威胁他!

    “不行!”毕佑的态度强硬起来,声音也有些大。

    “为什么!”

    “总之以后你不能再随随便便的跟林月璇见面,对了,还有那个弱鸡欧阳诺!”

    “诺不是弱鸡!”能轻易打倒欧阳诺,是因为他们都是练家子,欧阳诺力气再好,也不会招式啊。

    “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些,先回去!”毕佑不想跟毕玉闹不愉快,从小到大,他都迁就着她宠着她,还是第一次强硬的抓住毕玉的手。

    “放手!”毕玉怒了,“那天晚上是不是你的人故意把我打晕了!”

    “小玉!”毕佑没有正面回答,强行的拖着毕玉的手,离开咖啡厅,服务生还追了出来,“先生你们的咖啡!”

    毕佑回头,眼神一扫,服务生把脖子缩了回去。

    毕玉挣扎着,却挣不脱毕佑的手,“大哥!”

    毕佑拉着毕玉上了车,回到的却是他在烟城的别墅,而不是毕玉的小公寓。

    换做别人,毕玉早就动手了,但毕佑不是外人,是从小宠着她大哥,她有一万个不情愿,也不会对毕佑动手。

    在她眼中,毕佑是光明磊落的,所以她耐心的等待毕佑的解释。

    但毕佑却吩咐手下,“看好小姐,不要让她出去!”转身要走。

    “大哥,你知道的,他们留不住我!”毕玉执着的看向毕佑,“我想知道为什么?”

    毕佑从来都是冷静的,看着毕玉眼中的冷然,生命中第一次感觉到了慌乱,却不愿意解释,“没有为什么,等会儿妈妈会过来,你先回家!”

    “我不回去!你不要伤害小月!”毕玉生气了,给了毕佑的手下一拳,把人揍翻了。

    “小玉!”毕佑无奈的走回来,拉住毕玉的手,“算是大哥求你,先回家,等事情过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我现在就要听!”

    毕玉的执拗让毕佑的思绪烦乱不堪,云空国一向不太平,风起云涌,很快就要变天了,纵使毕家是大家族,也改变不了随波逐流的命运。

    “小玉!”毕佑趁着毕玉不注意时,又一次把她打晕了过去,交给属下,“把她带回军城!”

    又给毕夫人打了电话,让她把毕玉留在家里,这才回到警署。

    苏澈已经等在警署,两人秘密商谈了很久,苏澈才离开。

    ……

    林月璇的病房里,林月璇安静的躺着,听着舒缓的轻音乐,水眸晶亮,不知情的,还真看不出她什么都看不见。

    时御寒坐在沙发上,看着属下偷拍而来的照片,远山般的眉峰深深的锁起,拧成一个大写的川字。

    苏澈,首相的儿子,27岁,云空国手段犀利的年轻一代政治家,年纪轻轻就是经济部长的首席秘书,有传闻,经济部长退下之后,接任的很可能是苏澈。

    若传闻成真,他会成为云空国历史上第一年轻的国家级部长。

    本来,苏澈是经济部长秘书,跟军警世家的毕佑接触很正常,可在这非常时期,解除,时御寒就不得不怀疑。他们俩在密谋什么。

    交代下去,“去查一查苏澈最经的行踪,详细到刷牙洗脸!”

    云空国跟英国有些相似,女王掌国,首相治国,几十年来还算相安无事,但到了王子这一代,以时御寒对萧毅泽的了解,他怎么可能安逸一世,看着世袭的国家被放到首相手里折腾。

    又联想到苏澈的野心,一个想法在时御寒脑中模模糊糊的,梳理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些头绪。

    回头,看着林月璇茫然的双眼,复仇感强烈翻涌。

    不管原因何为,敢害小月,就要付出代价!

    “小月,我有事出去一趟!”

    林月璇没有追问时御寒出去干什么,点头,“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时御寒抱住林月璇,在她额前印上一吻,“好好休息!”

    出了病房,对守在门口的郑双说道,“保护好小月!”

    不用交代郑双都会保护好林月璇,闻言,“放心!”

    时御寒走后不久,一位小护士走了过来。

    郑双例行拦住,“你不是经常来的那一位。”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把口罩往下拉了一点,又拿出自己的工作证,“有位姐姐亲戚结婚,让我来帮忙代班一天,听说你们比较特殊,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如果病人不需要,我还是走吧!”

    看起来就是个刚毕业出来的孩子,胆子还很小,郑双眉头一皱,“你进去吧!”

    她亲自盯着,还怕出问题不成?

    小护士走到林月璇面前,规规矩矩的为她测量体温。

    郑双一眼不眨,就担心哪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

    等小护士离开之后。郑双没有离开病房,而是在林月璇身边坐了下来。

    时御寒不在,不用担心被当电灯泡。

    相对于郑双的平静,林月璇的内心却惊涛骇浪!

    小护士在检车她的眼睛时,往她耳朵里塞进一个豆大的播放器,那是简素心得声音。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后,就是一个冰冷的,陌生的声音,“若不想简素心肚子里的孩子有事,下午三点借口出来晒太阳,草坪上第三课棕榈树下,我的人自由安排!”

    林月璇没有被慌乱冲昏头脑,记得要求证一下,“双姐姐,我忽然想表姐了,你帮我打一个电话过去。”

    郑双没有多想,拿起林月璇的手机拨了简素心的号码。

    电话接通却没有说话,郑双把电话放到林月璇手里。

    林月璇紧张的把手机放到耳边,“喂!”然后更紧张的等着那头的回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