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0章 兵荒马乱

    “还不死心?下午三点,第三棵棕榈树,别声张,病房我有监听,否则你就给简素心收尸!”

    林月璇差点把手机摔出去,却记得那个冰冷的声音,不敢声张,更不敢让郑双看出异样,佯装镇定着等对方挂断电话。

    “怎了,干嘛不说话?”郑双还是看出了不对劲,以林月璇和简素心的感情,平时打电话都要说上几分钟,今天一句话不说就挂了?

    太反常。

    “没什么,表姐那边在忙,不方便接电话!”林月璇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郑双,但那人说病房里有监听!

    经历过太多,她可不相信只要她出去了,那人就会放过简素心,她还是想办法告诉郑双才是。

    林月璇想了很久,道,“双姐姐,我想上厕所!”

    郑双才把林月璇抱到卫生间里,林月璇就抓住郑双的手,小声的说道,“双姐姐,你救救我表姐,刚才那个电话不是表姐接的,表姐被绑架了,对方要我下午三点,草坪的第三棵棕榈树下的等待!”

    郑双就觉得不对劲,不过,怎么会这么巧?

    “那个小护士往我耳朵里塞了一个播放器。”林月璇把掌心摊开,一个豆子大的播放器露了出来,若不塞到耳朵里,根本就听不到声音。

    高科技的产品啊,值不少钱,对方还真是大手笔!

    “没事,交给我处理!”郑双安慰林月璇。

    “双姐姐,你一定要把表姐救出来啊!”林月璇焦急万分,表姐远在风华国,都能绑架过来,对方的手伸得够长的!

    “放心!”郑双把林月璇送回病床上,走出病房,给时御寒打了电话,时御寒让郑双守着病房,他会处理。

    ……

    时御寒应约来到烟城最大的商务中心,进了最豪华的雅间。

    毕佑已经坐在那里,时御寒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斜斜的靠着沙发,双腿自然的交叠起来,随意却优雅,与生俱来的贵气彰显无遗。

    身为男人,毕佑都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霸气尊贵,不过,时御寒有他独特的魅力,他也有自己的优越感,同样面无表情的打量着时御寒。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相互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黑一片。

    都是高手,谁都没有说话。目光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双方还是死盯着对方。

    空气变得黏稠起来,但两个人的神色未变,依旧沉默是金,最终,还是时御寒先开了金口。

    “说吧,想怎么个死法?”

    不说则已,这一开口,气死人不偿命。

    但毕佑也是个中高手,情绪丝毫没有被时御寒激起,冷冷一哼,“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这句话同样回给你!”

    “哈哈哈!”毕佑忽然笑了起来,狷狂不羁,“说起来还多谢时总,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告白天下!”

    时御寒却用更冷的眼神睨视着毕佑,“毕家的女儿是养女,谁人不知,你以为这就是结局,呵呵……”

    莫名的。那一声呵呵拨动了毕佑心中那一根弦,一股冷气由脚底升起,快速蔓延到全身,这种感觉,在他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你什么意思?”

    时御寒高深莫测又呵呵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睨视着毕佑,那高高在上怡然自若的神态,看得毕佑又是一阵紧张,却不露痕迹,“别以为在这里装b就能吓唬我!”

    “拭目以待?”时御寒交叠在一起的双脚放了下来,“你说我把那张果照再加上他们俩的血液检测结论书发给毕玉,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时御寒斜仰着头,玩味地盯着毕佑那没有一丝莫不关心的脸,一字一句的,十分华丽的描述,“心目中最好的大哥为了得到她,居然使了下三滥的手段,给她最爱的男子和最好的朋友下春药,我想毕玉的表情一定会比你现在的表情更精彩!”

    说完,成功的在毕佑的脸上看到了龟裂,虽然很小,却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扩大。

    “我再加把劲,想办法让欧阳诺把毕玉娶回家,没事虐着玩……”

    “时御寒!你够了!”毕佑忽然站起来,怒视着时御寒,吼声震得雅间外的时御寒的保镖和他的手下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闯了进来。

    “没事,你们的警督有些激动,都出去吧!”时御寒一发话,保镖出去了,但毕佑的人还看向他,等待他的意思。

    毕佑意识到自己中了时御寒的计,冷静下来,“你们也出去!”

    所有人都出去,还顺便带上雅间的门。

    时御寒保持着斜靠在沙发上的动作不变,“毕警督别激动,这只是开胃菜。跟精彩的还在后头!”

    “你到底想怎样?”毕佑语气软了下来,“我只想毕家不受冲击!”

    “外加帮你得到毕玉的心!”时御寒道,他知道,毕佑之所以疯狂不顾一切的针对他,毕玉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若能帮助毕佑得到毕玉,再加上有林月璇这层关系在,以后毕家跟他时家就是盟友。

    “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毕佑有些无力。

    都是成熟男人,谁都想在这场云空国动荡中立于不败之地,可在这个随波逐流的世界,又有谁会是不倒翁?

    时御寒没有答应,把几张照片甩出去,“要是我把这些送给王子,你说我会得到什么好处呢?”

    “哼!公事上的接触实属正常!”毕佑不被时御寒蛊惑。

    “是吗?”时御寒又甩出几张毕佑跟苏澈在另一个地方接触的照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然,我也可以帮你保密的。”

    毕佑的脸色再次难看起来,一天之内,连着两次被时御寒抓住把柄。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失败!

    “你究竟想要什么!”毕佑道,他是个聪明人,把柄被时御寒抓住,苏澈也保不住他,毕家不能跟着他倒霉。

    “很简单,放了我母亲,欧阳诺和小月的事情就此揭篇。”时御寒道,心中却不这么想,害得小月失明,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毕佑!

    “明天之前,文夫人一定安全到家!”毕佑妥协了,若能保住毕家,还能得到毕玉的心,跟谁合作不是合作。

    “其实这次的风云也没那么复杂,你以后会知道!”时御寒起身,没有了跟毕佑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转身离开雅间。

    至于那些果照?他相信毕佑知道该怎么处理。

    “说得好像你就知道一样!”毕佑冷哼,却还是被时御寒的手腕震惊,时御寒比传说中还有神秘,那些照片,没有对一个城市的渗透绝对得不到!

    时御寒对烟城的控制究竟达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

    毕佑的丑闻发生后,毕家以最快的速度出面澄清:毕玉是毕家的养女,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若两个孩子两情相悦,做家长的绝对支持和祝福。

    而毕玉被毕夫人带回军城,看到这个消息,消化了很久,再不愿意面对,却不得不面对。

    “妈妈!其实我有了喜欢的人!”毕玉试图跟毕夫人解释,奈何毕夫人总是打太极,想离开军城,毕夫人却忽然病倒了,毕玉只能呆在军城。

    ……

    下午还差十几分钟,林月璇就坐不住了,“双姐姐,你说表姐会不会有事啊!”

    病房被安装了屏蔽信号的装置,就算有监听也传送不出去,她才放心的跟郑双说话。

    “不会有事的!”郑双安慰林月璇,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时御寒那边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

    林月璇眼睛看不见,越发焦急,恨不能马上飞到风华国。

    “双姐姐,你说信号被屏蔽,她电话打不进来,会不会拿表姐出气啊!”

    林月璇焦急不安,恨自己不争气,居然字这个时候瞎了眼,一点忙也帮不上。

    “你自己先不要着急,时总会有办法的!”郑双除了安慰,也帮不上一点忙,非常时刻,她更不敢离开林月璇半步。

    早上的小护士被查了出来,的确没有问题,代班也是真的,但她家人被绑架,威胁她把播放器放入林月璇耳中,她只能照做。

    据她所回忆,绑匪只给了她一个电话,声音听起来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把播放器塞给林月璇之后,她的家人就被放了回来。

    “不行!双姐姐,我要出去看看!”林月璇坐不住,摸索着从病床上下来,赤脚踩在地上。

    郑双连忙把林月璇抱回床上,“别急,再等等!”

    “可是我等不下去了!”林月璇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这个世界上她就只有表姐这么一个血亲了!

    “没事了!”时御寒走了进来,把屏蔽信号的装置关掉,拨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是简素心的声音,“月月啊,表姐没事!”

    林月璇哭倒在床上,“表姐!”

    时御寒大步来到窗前,把林月璇搂入怀中,见此情景,郑双自动屏蔽,离开病房。

    “好了好了,乖乖的啊,表姐这就回来。到海水天堂去陪你!”电话那头,夹杂着机场播音员的声音。

    林月璇的心这才落下一点点,“那你小心一点,我在家里等你!”简素心没有到达她面前,她还是不放心!

    傍晚,林月璇出院回到海水天堂。

    意外的听到文柳慧的声音,“月月啊,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时御寒瞪了一眼文柳慧,说好了,她不能出声,惹林月璇膈应。

    被瞪的文柳慧低着头不再说话,想到林月璇是林成仁唯一的女儿,她就忍不住想靠近林月璇,后悔自己以前伤害了林月璇。

    林月璇看不见,却能感受到时御寒的维护,想了想,道,“你送我回房间吧!”

    她还是不想跟文柳慧呆在一个空间里,但时御寒作为人子。有他的为难,她眼不见为净。

    “嗯!”时御寒才把林月璇送回房间,任新的电话就打进来,“时总,我们的人在海边发现了蓝若妍的尸体!”

    手机很大声,加上看不见之后,林月璇的听力格外的敏感,清晰的听到整个内容,震惊得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蓝若妍死了?”

    忽然之间,恨不得她死的人还真的死了,林月璇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

    蓝若妍或许只是这次事件中一个小小的角色,那他们呢,时御寒、毕佑呢?

    每一个人又都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从时家和罗斯切尔德家族之间的恩怨,到整个云空国的风起云涌,谁主导了谁,又是谁在背后推手?

    云空国的政治风云已经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全世界都把镜头对准了云空国,尤其是那些跟云空国有密切合作的商人和政治家,都在担心云空国的政变给他们带来动荡。

    时御寒把大部分力量聚集在海水天堂,还暗中布置了大量的武器,即使看不见,林月璇也能嗅到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时御寒也越来越忙,基本早出晚归。

    次日一大早,简素心就被时御寒的人带到了海水天堂。

    摸着表姐的手那一刻,林月璇终于安心下来,时御寒把家庭医生也接来,专门照顾简素心。

    因为她而照顾她的家人,林月璇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甚至连表达自己感激的话的时间都没有,时御寒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

    季凌风倒是每天都到海水天堂来打卡,检查林月璇的眼睛,每一次来都会讽刺简素心几句,“你未婚夫呢,别这么大一个肚子被人抛弃了!”

    简素心虽然挺着一个大肚子,战斗力却十足,“关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说我是狗,你岂不是那只耗子!”季凌风偶尔也会有嘴巴麻溜的一时。

    却总能被简素心怼回去,“耗子是我的破事。不过你承认了你是那只狗!癞皮狗,来叫两声听听!”

    然后林月璇就听到季凌风哇啦哇啦的叫唤,虽然看不见,也能想象季凌风跳脚的样子,感觉空气都欢快了起来。

    安静的海水天堂因为两人的争吵也有了一点生气。

    不过,想到时御寒两天没回来了,林月璇的心又沉了下来,给时御寒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她看不见,时御寒到手机厂专门定做了一个特殊的手机,不是触屏的,而是类似老人使用的那种按键式的手机,按键故意做得凹凸不平,只有数字键和接听挂断键。

    时御寒把他的手机保存到快捷键里,按下1和拨打电话,就能直接拨他的号码。

    不过,他的手机却打不通!

    林月璇因为简素心到来而安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时御寒会不会有危险。

    ……

    云空海朗月岛上。

    时御寒藏身于黑暗之中,紧紧的握住他的沙漠之鹰,盯着前方的花丛。  萧毅泽答应他,只要帮他抓住苏澈的把柄。他就帮他摆平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追杀。

    有毕佑提供的线索,时御寒很快跟踪到朗月岛上来。

    局势的复杂,虽说萧毅恨不得毕家倒下,但毕家站在他这边,又另当别论。

    说到毕家,萧毅泽恨得牙痒痒的,时御寒用毕家的两个人换回了他百分之四十的寒月股份,股份到手之后,又把毕家拉入伙,也就是说,他白白拿寒月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换了两个没用的人!

    战斗才开始,看似时御寒很危险,但其实已经赢了不少!

    寒月的股份,毕家作为盟友,文柳慧被释放!

    但萧毅泽也没有办法,用他的话说,时御寒最阴险狡猾,跟他合作,随时都做好了被坑的准备,也随时做好坑他的准备。

    这也是每一次时御寒有事求他时,他狮子大开口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这些东西,时御寒迟早有一天要坑回去!

    五天之后,时御寒抓住了苏澈的把柄,成功交到萧毅泽手里,换回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撤回悬赏令。

    ……

    雨过天晴,时御寒终于回到海水天堂里,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他,回来第一时间洗了一个战斗澡,再把林月璇抱到怀中,拉着她的手,美美哒睡了一觉。

    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追杀令虽然撤掉了,但林月璇还有很多疑惑,想问,却听到时御寒匀匀的呼吸,最终把话收回来,等明天吧!

    天清云舒,烟城的夏季自此到来,刺眼的阳光照射进入房间。时御寒被刺激得睁开眼睛。

    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阳光的强度,入眼便是林月璇的睡颜,恬静又乖巧。

    几日不见,大概因为担心他,她瘦了一点点。

    白皙的小脸更小了,还没有他的巴掌大,宛若蝶翼的长睫毛下,有一道浅浅的黑影,显然因为没有休息好而导致。

    因为他在身边,她睡得很香沉,还做了什么美梦,小嘴儿微微的嘟起,红嘟嘟的,像极了熟透的樱桃,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尝尝鲜。

    时御寒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含着她的唇啃了上去。

    林月璇正梦到表姐平安产下一名女婴,她撅着唇逗孩子呢,就感觉唇被什么哲了下。有点疼,还有点痒。

    往唇上拍去,却拍到一只毛茸茸。

    猝不及防,时御寒的脑袋被拍了一掌,没有放开林月璇,却加深了这个吻。

    林月璇差点窒息,睁眼眼睛,就看见时御寒消瘦的侧脸,眸色深深,仿佛太平洋中心的漩涡,能把人吸进去。

    “寒!”

    她才出声,就被时御寒吞了进去,“不要说话,专心一点!”

    “你瘦了!”林月璇捧着他的脸,一点点的摩挲着,用手描绘着他的轮廓。

    粗狂,却又细致,冷硬,却又柔和。

    这种强烈的反差,体现在他的脸上却一点儿也不维和,反而,让人觉得,最完美的容颜就该如此,怎么看怎么顺眼!

    时御寒心酸的握住林月璇的手,“胡说,我还是原来的样子!”

    “你才胡说,我明明看见你的眼睛都凹了下……”

    林月璇和时御寒同时一愣。

    “你看见了!”

    “我看见了!”

    “太好了!”

    “太好了!”

    异口同声,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终于重见光明,林月璇恨不得赶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把时御寒抱得紧紧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之后,蹭的掀开被子跳下床,“我要去告诉表姐!”

    时御寒,“……”

    他还想来一场清晨的双人运动,进行负距离交流呢!

    一大早,整个海水天堂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唯独时御寒一个人脸色阴沉沉的,写着一个大写的yu求不满四个字!

    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悬赏令解除,林月璇的视力恢复,每一件都值得庆祝。

    林月璇开心,“管家,今天晚上我们开派对!”

    海水天堂的海滩再次热闹起来。

    夜色迷人,海面倒影着满天星辰,星星点点,闪烁着令人沉醉的光芒,林月璇依偎在时御寒的怀中,左耳是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右耳是海浪冲击海岸演奏出的交响曲,遥望苍穹,徜徉在爱人怀抱,天,是那么近,天人一景。

    “寒!”林月璇高兴,喝了一点酒,说话间,馥郁的酒香在她唇齿间弥漫,“好漂亮!”

    他知道她说的是星星,“没有你漂亮!”

    “油嘴滑舌!”林月璇娇嗔的把手搭到他的大手上,喜欢他暖暖的温度。

    “不会夸奖老婆漂亮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时御寒公式化的语气让林月璇噗嗤的笑了起来,哪来那么多歪理?

    不过很好听,跟吃了蜜一般,甜到心里去。

    “寒也好漂亮!”林月璇笑嘻嘻的,双颊酡红,黯淡星光下,红颊衬着红唇,有说不出的魅惑。

    时御寒咽了咽口水,吻上她的唇。

    林月璇也不矫情,仰着头,迎合他的吻。

    周边的空气变得火热起来,时御寒抱着她往海滩边上的一块岩石而去。

    意识到时御寒的意图,林月璇小声的反对,“我们回别墅!”

    “这里刺激!”时御寒步子很大,几步走到岩石后面,把林月璇放在岩石上面,吻了上来,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咳咳咳……”

    “咳咳咳……”

    林月璇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了,下意识的推开时御寒,坐了起来。

    头顶上便传来季凌风戏谑的声音,“两位要秀恩爱也要考虑考虑我单身狗感受吧!”

    “滚!”时御寒的脸色比夜色还黑!

    谁能告诉他,季凌风什么时候去的上面!

    “好。这就滚。然后你们两个继续滚!”季凌风从岩石最顶端跳了下来,吹着口哨跟见鬼似的,跑得很快,也跟逗比!

    反正在别人眼中很高冷的季医生到了林月璇眼中,不是跟表姐斗嘴,就是被时御寒虐,基本都是逗比的形象。

    被打扰了,林月璇担心还有人再过来,愣是不让时御寒再来,两个人索性单纯的躺到岩石上看星星。

    ……

    悬赏令被收回,时御寒也正式把度蜜月提上日程,两人商量好了,先去爱尔兰,再从被爱尔兰去冰岛,一路玩遍整个欧洲。

    林月璇无所谓,有时御寒在的地方,哪里都一样。

    但郑诚和任新就叫苦连天了,时总这是要把两个公司都扔给他们,要把他们压榨死的节奏啊!

    距离正式出发的日子还有五天,林月璇正常的跟着时御寒去时氏。一路把车子开到停车场,才下车,忽然冲出来一道身影,往林月璇这边冲过来。

    时御寒本能的单手把林月璇拉入怀中保护起来,再一脚踹了出去,踹中那道身影。

    “姐姐!是我!”林法蒂惨叫一声,被踹倒在地上。

    停车场的光线不是很好,林月璇看过去,只见林法蒂蓬头垢面的,头发打结了,衣服破破烂烂,哪里还有以前世家大小姐的半点样子。

    曾经林家高高在上的千金沦落成为叫花子的模样,想想都令人唏嘘。

    不过,林月璇可没有忘记曾经林法蒂对她和妈妈的折磨,没有答应,而是拉着时御寒的手,转身就走。

    时御寒不悦的叫了保安,“以后别什么人都放进来,万一是个杀手,你们负责不起!”

    保安战战兢兢的跑过来。拉着林法蒂往外拖。

    林法蒂挣扎着不走,“姐姐,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错了,求姐姐救命啊!”

    林月璇无动于衷,林法蒂这个样子,不像是得了绝症,跟救命谈不上关系。

    “姐姐!救命!”林法蒂一声比一声凄厉,声音哑哑的,听得人的背脊发凉。

    但林月璇当作没有听到,从林家破产到林成功死亡,赵冬梅母子三人都没有出现过,这会儿忽然出现,她可不认为真的只认错求救。

    再说了,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她的父亲杀了她的父亲,他们之间只是仇人关系,曾经的林法蒂恨不得把她置于死地,不找林法蒂报仇都是她仁慈!

    林月璇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跟着时御寒在公司待了半天,下班时,再次在时氏门口遇见了林法蒂。

    因为时御寒的命令。保安格外注意林法蒂,林法蒂几次想偷偷溜进去,都被保安抓住,之后,她就一直在时氏大门前蹲守,远远看见林月璇出来,不要命的跑过来。

    就在她快要接近林月璇的时候,一个保安把她拉住,按在地上。

    “林月璇,我们来做一笔交易,你救我,我告诉你当年是谁救了时御寒!”林法蒂不死心的喊道。

    林法蒂的话引起了林月璇的好奇心,虽然她和时御寒都猜测当年不是蓝若妍,但两个人心里都有一些疙瘩,若能知道真相,说不定还能帮时御寒找回当年的救命恩人。

    毕竟人家救了时御寒,她该好好的感谢人家。

    “你想要什么!”林月璇想了想,问道。

    “我只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一个小公寓,跟我妈妈有安身的地方!”林法蒂道。

    林月璇很敏锐的从她的话中捕捉到关键,跟她妈妈。也就是说赵冬梅的儿子林发财不在其中。

    林成功一定是想钱想疯了,才会给自己儿子起了这么一个壕气又土气的名字!

    “小公寓可以有,工作免谈!”林玉璇示意保安把林法蒂放开,让她站起来。

    “不行,我需要一份工作,不然没法养活自己!”林法蒂看起来很坚持,刚才还喊救命,就是这个意思?

    “保安,记住这张脸,以后不要让她接近时氏!”林月璇扭头就走,落魄的不是她,她也不一定需要知道真相。

    很多事情,都可以查。

    “林月璇,你会后悔的!”林法蒂大喊。

    刚才还亲热的叫姐姐,才坚持了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

    林月璇头也不回,因为时御寒的车子开了出来,她拉开车门走了上去,忽视掉林法蒂那杀人的目光。

    林月璇不认为林法蒂还有什么本领杀她,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她还是把今天林法蒂跟她说的话告诉了时御寒。

    “寒。你说林法蒂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们要不要……”

    一方面,林月璇希望找到那个救命恩人,报答她,一方面,林月璇又担心万一那个救命恩人跟蓝若妍一样,都不简单,都爱上了时御寒,阴谋诡计想害她怎么办。

    林月璇纠结得眉毛都打结了,那样子,十分可爱,令时御寒忍不住想把她拉到怀中狠狠蹂躏。

    时御寒单手掌握着方向盘,单手过来抓住林月璇的手,“别纠结了,若她有福气,一定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报答她,若没有,那就是命运的安排。”

    去他的命运安排,一向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时大总裁。会相信命运,林月璇表示不信!

    不过时御寒说得对,纠结也没有用,林月璇只一会儿就想开了。

    ……

    时御寒和林月璇的蜜月旅行还是没有去成,因为就在他们去旅行的前一天,简素心忽然动了抬起,提前临盆了!

    林月璇紧张得好像自己当妈妈似的,在产房的外面走来走去,抓住时御寒的手,“怎么办?怎么办?”

    “别着急,现代医术发达,不会有事的!”时御寒握住林月璇的手,拉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你别走来走去,影响到医生和护士的进出耽误了工作!”

    林月璇一想,还是这么回事,便跟着时御寒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

    和林月璇又紧张又兴奋的心情不同,时御寒的心有些沉重,林玉璇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自从流产之后,听季凌风的口气,以后想再怀孕就更难了,若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定会很难过!

    时御寒想了想,忽然说道,“生孩子一定很辛苦!”

    “那是,你没听见里面的惨叫声啊!”林月璇着急的伸着头,往产房里面张望。

    “那以后我们不要生孩子了好不好!”时御寒把林月璇抱到他的腿上。

    “说什么胡话呢,要是……”林月璇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要不是那次意外,他们的孩子也出生了吧!

    虽然后来时御寒抓住了杀害简丹的凶手,但逝去的人命却回不来了,还有那个孩子,永远都是她心中的痛!

    “别难过,我只是随口说说,我再努力一点,一夜种三次不行就种五次,总有一次能把孩子种下去!”时御寒理解林月璇的想法,本来还想着趁机开导开导林月璇,却唤起了她的伤心事。

    时御寒插科打诨,逗得林月璇噗嗤一笑,“你以为这是种瓜呢,还三次……”

    昨晚双人运动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脸色一红,回头嗔瞪他一眼,这里是医院,公共场合,也不注意点!

    时御寒一本正经的坐着,正经得不不能再正经了!

    林月璇无奈,这个家伙总是这样,撩拨了她之后,就假正经!

    她决定不跟时御寒说话,翘首以盼的盯着产房。

    忽然,一个带着口罩的护士从那边跑了过来,“快快快!产妇大出血!”

    林月璇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是表姐吗?

    这个产房是vip,只有一个产妇,那就是表姐了!

    “寒!”林月璇紧紧抓住时御寒的手,“怎么办!”

    就算现代医术发达,产妇大出血还是很危险的!

    紧接着,很多医生往这边跑了过来,人来人往的,兵荒马乱。

    结果医生才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一边走一边埋怨,“谁说产妇大出血,这不是胡闹吗!”

    “你就庆幸不是大出血吧,否则又得有得忙了!”

    “对对对,吓死我了,你没看见季医生下命令一定要保住大人时的样子,我还以为还是产妇有事,他要我们陪葬呢!”

    季凌风吗?

    林月璇听到议论,也知道大出血只是一出乌龙,提到半空的心落了下来。

    谁会那么无聊?就在林月璇疑惑的瞬间,时御寒忽然冲着下属大喊,“马上封锁医院!”

    但凡有点知识的医生都不敢这般明目张胆,除非有人想从中做手脚!

    果然,时御寒的命令才下达,有个小护士便从产房中跑了出来,“你们谁把孩子抱走了!孩子不见了!”

    郑双第一时间冲进产房。很快出来,对时御寒摇摇头。

    轰!

    林月璇觉得被什么炸到了一样,心脏被炸出一道口子,鲜血喷涌而出,她的孩子没保住,表姐的孩子也被人抱走了!

    晕厥感袭来,林月璇的差点就瘫软在地上,却还能清醒得思考,被抱走,说明孩子是好的,他们还有机会!

    “寒!你一定要帮表姐把孩子抱回来!”林月璇不爱哭的,但想到自己那个没有保住的孩子,又想到表姐,她就忍不住掉眼泪,

    “没事,有我!”

    “那你快去找孩子,我在这里就行!”林月璇催促着,恨不能马上把孩子抱到面前。

    时御寒不敢耽搁,站起来往医院的监控室走去。

    就在时御寒的身影消失在走道的那头时,刚才从产房里走出来叫嚷着孩子不见了的小护士走到林月璇面前,柔弱的握着林月璇的手,“时夫人,您别伤心,先去看看产妇吧!”

    林月璇点头,跟着小护士走进产房,不多时,小护士推着一辆小推车走了出来。

    ……

    时御寒查看着监控,根本找不到孩子被抱出产房的录像,却在这时,看到了实时监控中小护士推着小推车出产房的情景,立马打给郑双,“马上拦住刚才那个小护士!”

    郑双收到命令立即实施拦截,小护士被惊吓得抱着头瑟瑟发抖,“你……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郑双打开小推车,里面却只是一些医疗器械。

    郑双回复了时御寒,时御寒差点把监控室砸了,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偷走,看来有些人安逸了一阵子,又蠢蠢欲动了!

    他已经在第一时间把医院封锁了起来,就算把人带走了。也出不了这个医院!

    “把她控制起来,调人过来!把下水道也给我封死了!”

    一股杀气从时御寒周身弥散,监控室里的人差点就招架不住,晕了过去。

    时御寒把录像调回来看,当时有一个戴口罩的护士跑了过来,喊产妇大出血,这个护士可能听到应急铃声,也可能有问题,让手下把这个护士带过来。

    那些进去的医生看起来没有问题,但也不一定,把进出产房的医生全部控制起来。

    加上助产士和当时接生的医生,一共十三个人,全部被集中在宽敞的护士办公室里。

    时御寒把录像倒过来翻过去的看,小护士一定有问题,林月璇和孩子很可能就是被她藏在小推车里推出产房的,在经过第一个监控盲点时,她遇到了第一个接应她的人,中途把人换走了。

    时御寒仔细的查看监控,这段时间并没有护工或者护士推着推车经过,也就是说,林月璇很可能在其中一个病房里!

    他带来的人不少,但第一时间都去封锁医院出入口了,这会儿根本没人可用!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季凌风看起来也很着急。

    “你去这个病房的隔壁查一查!”时御寒指着一个病房门口。

    第二医院是季凌风的,他一眼看出时御寒的意思,抬脚就跑。

    季凌风不在,那些被集中到这里的护士和医生就有不满了,“你凭什么把我们控制在这里,这是违法的!”

    所有人都被时御寒调走了,这里只剩下时御寒一个人,那些人仗着他们人多,七嘴八舌的开始埋怨起来,甚至有的开始往外面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