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1章 最后的疯狂

    “站住!”

    震耳欲聋的爆喝差点把护士值班室的玻璃震碎,所有人身形一顿,保持着往外迈开步子的姿势,愣是不敢动。

    “都给我站好来!”

    冷冽的眸光倾泻而出,似是一把死神收割机,十三个人恨不能把脖子缩到口袋里去,不需时御寒指挥,乖乖的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排成两排。

    期间,时御寒头也不抬,盯着监控录像,誓要把每一个死角都找出。

    所有出口都被堵住,他的人还在往这边赶过来。

    护士值班室里很安静,那个推着小推车的护士忽然跑了出来,跪倒在时御寒面前,“求求时总救救我的家人,我也不想的!”

    又是一个家人被绑架拿来威胁利用的小护士!

    时御寒身上的杀气更重了,盯着监控,眼神都不给小护士一个。

    小护士继续说,“他们让我把孩子和时夫人放到小推车里,推到那个房间,就会把我的家人送回来!”

    时御寒不意外,那是第一个监控盲点,季凌风已经去了。

    算算时间,也该有结果了!

    却在这时。季凌风急冲冲的跑了回来,“寒!出事了!”

    时御寒长腿一抬,不等季凌风把话说完,朝着监控第一个盲点飙去。

    监控盲点的走道上,林法蒂浑身破烂,脏兮兮的,靠着墙壁,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匕首,抵在孩子的脖子上,不行的尖叫,“放我走!”

    林月璇中了乙醚还没醒来,躺在林法蒂的脚下,而林法蒂的脚上绑了一个炸药包!

    几个时御寒的手下把林法蒂包围起来,距离几步远,被林法蒂警告着不敢太靠近。

    时御寒到达时,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林月璇,一阵风似的卷到林法蒂身边,抱起林月璇的同时,长腿抬高踹了林法蒂一脚。

    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到林法蒂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踹了出去,孩子也在瞬间脱手而出。

    时御寒的动作太惊险,就连跟在后面跑过来的季凌风的心跳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不带停顿的扑过去,在孩子落地的前一秒钟,把孩子拎到手里。

    才刚刚出生的孩子,皮肤皱皱巴巴,红红的,却睁着最纯净的眼睛,看着季凌风。

    季凌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击中,把孩子紧紧搂在怀中,迅速撤离。

    惊险又不可思议的一瞬间,林法蒂失去了孩子和林月璇,惊叫着扑了过来,“你们不给我活路,我也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时御寒抱着昏迷的林月璇跑得更快,刹那消失在走道里,只剩下几名手下心惊肉跳的在跟林法蒂对峙。

    时御寒把林月璇放到之前住的那个vip病房里,叫来郑双好好守着,再次回到林法蒂所在的走道里。

    此时林法蒂手脚都发抖了,却还在跟他的人对峙着,不敢按下炸药包的遥控。

    知道怕死就还能利用。

    见到时御寒,林法蒂的眼睛再次亮了,“时御寒,我有消息要卖给你,我需要一亿美金,我要新的身份。离开这儿重新开始生活!”

    “没问题!账号给我!”

    “瑞士银行……”林法蒂说了一个账号。

    时御寒立即给郑诚打电话,“给这个账号打一亿,立即马上!”

    别人不知道,但他们合作多时,郑诚了解时御寒,若非有异,绝对不会着急,分明是故意的!

    所以时御寒肯定郑诚不会给林法蒂打钱,还会去调查出了什么事,但表面上迷惑林法蒂就行!

    “现在,轮到你说秘密!”时御寒看向林法蒂。

    “我要先离开!”林法蒂防备的看向时御寒和他的手下。

    “让她走!”时御寒道,主动退到一旁。

    手下见状。纷纷退开。

    “我还要直升机!”林法蒂往出口退。

    时御寒的手下跟上去几步,被林法蒂喝退,“不许过来!”

    时御寒才不关心林法蒂的生死,他关心的是林法蒂所说的秘密。

    “让她走!”时御寒又给郑诚打电话,“派直升飞机过来!”

    郑诚那头,已经查出第二医院出了事,闻言默默的调直升飞机。

    时御寒看着林法蒂独自一人走进电梯里,唇角微微一勾,露出嘲讽,立即给电梯管理员,马上把电梯停掉。

    林法蒂被困在电梯里时,才觉察自己上了当。

    “时御寒,你不得好死!”她疯狂的叫骂,曾经那么喜欢时御寒,最后却因为时御寒杀了林成功,沦落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她心有不甘,却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盯着电梯顶部,无计可施。

    时御寒回到病房时,林月璇已经醒了,季凌风把简素心的病床也推到同一个病房来,抱着一个孩子,嘀嘀咕咕的。

    “出去!”

    时御寒一脸不悦,灯泡太多,瓦数太高!

    “别呀,嫂子等会儿就可以出院了。”季凌风道,终于舍得把孩子放下,放到简素心身边,“孩子爹真不是个人,你生孩子了也不回来照顾着!”

    本来闭目养神的简素心忽然睁开眼睛,“是呀,孩子的父亲不是人!”

    季凌风觉得简素心终于上道了,只是,你说孩子的父亲,你死盯着我干嘛!

    时御寒才懒得管这两人,走到林月璇的身边,“我们回家吧!”

    林月璇摇摇头,“等表姐一起。”

    “放心,为了不被人要挟,我也会派人保护好她!”时御寒了解林月璇,知道她担心什么。

    “我想看看孩子!”

    一阵酸涩涌上心头,时御寒不敢去看林月璇的眼睛,许久,才说道,“你注意休息,我有点事!”

    他惦记着林法蒂的口中的秘密。

    林家的秘密,不是跟他的救命恩人有关。就是跟林月璇有关,他不想放过。

    林法蒂在电梯里发狂的吼叫了很久,体力消耗巨大,累得坐下来,依旧低声骂,“时御寒,你不得好死!”

    “林月璇,你不得好死!”

    曾经的林家大小姐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剩下的只有恨和活下去的念头。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饿死在电梯里时,时御寒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下来,“想好了要说什么了?”

    冰冷冷的,好似从北极吹来的冷风。林法蒂一个激灵,她唯一依仗的就只有这个秘密了。

    “我要出去再说!”

    时御寒转身就走,他有足够的耐心跟林法蒂玩这场游戏。

    大约三天后,林月璇和简素心双双回到海水天堂,林法蒂也饿晕电梯里。

    任新才带着人把林法蒂的炸药包卸下,把人关押起来。

    本来要去的度蜜月一再推迟,因为林月璇想在家陪着简素心坐月子,照顾她。

    ……

    临城时御寒别墅地牢,林法蒂被绑在十字架上,时御寒一鞭子抽打在林法蒂身上。

    “你放了我吧!”林法蒂想来第一件事,就是求饶,她再也不敢了,横竖都是死,但她也想死个痛快!

    “说吧,给你一个痛快!”时御寒坐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块冷却的烙铁。

    不由自主的,林法蒂脑补了烙铁烧红时烙在皮肤上的疼痛,手脚不听使唤的发抖,“其实蓝若妍是林发财派到你身边的!”

    时御寒把玩烙铁的动作一顿,心里已经有了几分了然,只怕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算他有心放过林家这些无辜的小辈,但某些有野心的人却还惦记着时家。

    林法蒂说了一句,时御寒没有表示。难道时御寒觉得她在撒谎。

    “其实当年救你的是我!”林法蒂学着蓝若妍的样子,怯生生的喊了一声寒哥哥。

    可能有蓝若妍的先例,时御寒觉得厌恶,以前那么喜欢蓝若妍喊他寒哥哥,但此时他觉得一辈子都不想听到这个称呼,简直就是侮辱当年那个小女孩!

    林法蒂没有放弃,又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寒哥哥,你应该知道,我们家只有林发财才是爸爸手心里的宝,我比林月璇要好一点,但也只是嫁出去的女儿。

    是爸爸手里的棋子。林发财要蓝若妍到你身边干什么我不知道,但那块表却是我的!

    我珍藏了多年!

    可是爸爸要我把表给她,不给就把卖给地产大亨的老头!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就把表给了他们,蓝若妍成为你的救命恩人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当年就是你!”

    怕时御寒不相信,林法蒂还细细的描述了一次那天救他的全过程。

    时御寒沉思:当年的孩子只有七八岁,和林法蒂的年纪也差不多,倒也说得过去,“以前你怎么不揭穿,反而到现在才来说?”

    时御寒一个字都不信。

    “以前爸爸威胁我,我不敢说!”林法蒂几天没吃东西,饿得说话都没有力气。

    “林成功死后你为什么不来说?”时御寒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爸爸是你杀的吧!”林法蒂哽咽着吸了吸鼻子,“你杀了我爸爸,我却还想着跟你在一起,我好不孝!”

    本来以为能打动时御寒,却只看见了时御寒无动于衷的侧脸,“可是我发现,我忍不住想要看见你,拥有你,嫉妒姐姐嫉妒得睡不着,我不要想着爸爸的仇恨了,我只想跟寒哥哥在一起!”

    林法蒂能在被折磨前说出这些他最在意的。足见她有些聪明。

    不过刚才说要钱走,这会儿说这些,时御寒一个字都不信。

    时御寒起身就走,临走前,把烙铁放到火盆里烧着。

    “寒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林法蒂忍不住哭了。

    这不是时御寒要的真话,脚步没有一次停滞,三两下消失在地牢的通道里。

    林法蒂看着烙铁在火盆里一点点的烧红,想哭,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呜咽着,像是要断气的小猫。

    “没关系。等会儿你就回有精神了!”任新走到火盆边,把手放在烙铁的木柄上。

    特意而为的慢动作如同刀片,凌迟着林法蒂的心,“我说,我说,林发财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爸爸早就把钱秘密转移到他名下了!他装作二世祖的样子,实际上心思比爸爸还深沉!”

    任新把烙铁放下,“他现在哪?”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林法蒂哭得很崩溃。

    任新又重新拿起烙铁,“听说。人死后会有灵魂,而灵魂会跟她死时的模样一模一样,你的胸口烙上两个印记,一定会很漂亮!”

    “不!”林法蒂失声尖叫,“我不要!”

    “我的耐心有限!”任新拿着烙铁想林法蒂走过来。

    “我说!我说!林发财在朗月岛,他把我妈妈囚禁在朗月岛,威胁我把林月璇抓走,用来威胁时御寒!”说到林发财,林法蒂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任新联想到他最近查到的资料,终于把烙铁放下。

    “求求你放了我,我不要妈妈了,我也不要林月璇,我什么都不敢要了!”

    任新却已经走出地牢,来到时御寒身边,“爷,林发财在朗月岛上!”

    “嗯!”时御寒听到了。

    朗月岛,还真是一个是非之地。

    他在朗月岛抓住苏澈的把柄,现在又牵扯出一个林成功的儿子林发财。

    时御寒带着任赶到朗月岛时,林发财已经离开,追查之后,竟然发现,林发财跟苏澈有密切联系。

    “上次攻击林氏和欧阳家时,暗中帮助林氏和欧阳家的人一定是苏澈!”任新分析道。

    家底殷实,又十分神秘,还能劝说两家把漏税的不上。

    除了苏澈,找不出第二人选。

    “好一个林成功!”时御寒吩咐任新看好林法蒂,带着人亲自去了朗月岛。

    但把整个朗月岛翻过来,也没有林发财的踪迹。

    时御寒把焦点放在苏澈身上,既然林发财跟苏澈有联系,就一定能通过苏澈找到他。

    这场云空国的权势之争,谁都没法避免,就看谁站对了队伍。

    显然,时御寒站对了队伍,不过苏澈也没有输,但王子取得更多的实权罢了,毕竟初衷都是想发展这个国家,再明争暗斗也不能伤了这个国家的根本。

    二十多天过去了,萧毅泽和苏澈的斗争已经结束,萧毅泽得到了他想要的,停手了,但时御寒还是没招待林发财的下落,就算暗中监视苏澈也没有消息林发财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又似一个定时炸弹,埋在心中,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简素心坐完月子之后,时御寒还是如约带着林月璇去度蜜月,一路玩耍了两个月。

    任新和郑诚累成狗,哀怨连天,时御寒装作听不到,带老婆蜜月要紧,二位想要假期,等你们结婚了再说。

    对此,任新和郑诚表示,老板都是万恶的资本家,他们想结婚也得先有时间谈个女票啊,没有时间谈女票怎么结婚,不结婚不给休假,恶性循环,老板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三个月后,时御寒不得不提前带着林玉璇回到烟城,因为林月璇怀孕了。

    烟城机场。

    “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胖一点,又瘦了!”简素心抱着三个月大的孩子,心疼的说道。

    孩子叫做简昀,小名球球,一双纯净的眼睛像极了简素心,好奇的看向林月璇。

    林月璇被逗乐了,连忙伸手去抱球球,“来,阿姨抱抱!”

    “小心!”时御寒把孩子接过去,“你现在不适宜抱孩子!”

    简素心和林月璇相视一笑,他现在是护妻狂魔。

    “怎么样,还好吧!”简素心是过来人,担心林月璇跟她一样,前三个月吐得厉害。

    “还好!他变着法给我弄吃的。”林月璇挽住简素心的手,跟在时御寒后面走。

    简素心莞尔,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处秀恩爱吗!

    “咦,这不是表姐夫吗?”林月璇注意到,秦修平在出口站着,走过去打招呼。

    秦修平显得很开心,“表妹!”

    时御寒回头,淡扫了一眼秦修平,把孩子塞到他手上,再回头,搂住林玉璇的腰,越过秦修平出了机场。

    这段时间云空国的治安好了很多,简素心已经把公司逐渐迁回烟城,不好意思一直住在海水天堂,便在毕玉所在的小区里买了一个三房一厅,母子俩加上秦修平住,倒也不显拥挤。

    时御寒没有直接回海水天堂,而是带着林月璇先去了第二医院,检查身体。

    简素心抱着孩子不好跟着,就坐在走道上等着。

    等林月璇检查完出来,孩子已经睡着了,在简素心手里抱着。

    林月璇皱眉。秦修平居然站在一边无动于衷,难道作为孩子的父亲,不该帮表姐抱抱孩子吗?

    “表姐,我们回去吧!”林月璇挣脱时御寒的手,坚持过去抱抱孩子,粉嫩嫩的一小团,“好可爱!”

    简素心看看时御寒,再看看林月璇,还是放手把孩子交给林月璇,“那是!”

    说到自己的孩子,简素心的骄傲油然而生。

    林月璇生怕摔着孩子,抱着紧紧的。

    这次时御寒没有阻拦,心想等九个月以后,他也会拥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团子,也让林月璇走出失去第一个孩子的阴影。

    最终,简素心还是不敢提出让林月璇去她的公寓,而是跟着林月璇回到海水天堂聚一聚。

    之后,姐妹俩几乎每天都聚在一起,不是海水天堂,就是在简素心的公寓。

    每次郑双都陪同着,一切都平安无事,时御寒虽然没有放松警惕,却也没有之前的草木皆兵。

    云空国的冬天珊珊来迟,又到了一年一度最火热的旅游季。因为云空国的治安好多了,今年的游客比往年要多出两倍,烟城的交通也日显拥堵,政府加大力度支持旅游,加速开发烟城,时御寒手里的工作也逐渐多了起来。

    怀孕五个月,林月璇和简素心约好了,去一趟母婴专卖店。

    “月月,我在门口等你啊!”简素心提前到了,抱着孩子在商场专门提供给孩子玩耍的小型游乐设施上玩耍,秦修平站在一旁,不像是一个父亲。全程没有互动,更像是一个保镖。

    林月璇还被堵在路上,“表姐,你先带着孩子玩吧,我可能要晚一点,烟城的路越来越堵了!”

    “路上小心!”简素心挂了电话,想了想,对秦修平说道,“你去门口等着,等月月来了带她来吧!”

    秦修平嗯了一声,出来商场,站到门口最显眼的位置上。

    林月璇看了一眼外面跟蜗牛似的慢慢移动的车流。把手机放下,才放下,手机就响了,时御寒的来电,“我还在路上!”

    堵车等同于堵心,好无奈啊!

    “等会儿我也过去!”时御寒快速的在文件下签下自己的名字。

    看得任新一阵的不满,就算想多花时间陪老婆,你也好歹看看文件上写什么啊,这样不负责任真的好吗?

    “你要有事忙,我和表姐就可以,还有表姐夫呢!”

    “人家的未婚夫都去了,我这个做老公的不去怎么可以!”时御寒又打开一本文件,直接到最后一页签名处,刷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任新决定,明天一定要在文件里混上一张请假条,请个一年长假,时总看就签下了,想想就觉得爽!

    “收起你猥琐的笑!”时御寒一眼看穿任新的心思,不客气的点穿,“想放假,找个老婆来!”

    任新骄傲的哼了哼,有老婆了不起啊,天天刺激他单身狗!

    不过,真的很了不起啊!

    单身狗很想放假。去约会找女票啊!

    时御寒快速把所有文件签名,消失在办公室,动作之快,任新都觉得时总具有瞬移的法术!

    磨磨蹭蹭,半个小时后,林月璇出现在母婴装卖店的大卖场门前,身边连体婴似的跟着郑双。

    秦修平远远看到林月璇,微笑着招招手,向她走过来,“表妹!”

    林月璇冲他笑笑,走过去。

    忽然,一个小孩子往这边跑了过来,一个推着购物车的年轻妈妈追着,“小心一点!”

    但小孩不听话,继续往这边跑,眼看着就要撞到林月璇,郑双敏捷的挡在林月璇前面,抱住小孩。

    年轻的妈妈歉意的走过来,从郑双手里接过孩子,“谢谢!”

    郑双没有多想,把孩子交给年轻妈妈,再回头,却只看见人来人去,林月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