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2章 收手!正文结局

    郑双原地转了一圈,扫视一圈,却只看见匆匆的人群,再看,站在门前的秦修平也不见了人影。

    “月月!”郑双抱着一试的心理,跑入商场,却只看到一群陌生的面孔,简素心和孩子根本不在,她拨打了简素心得号码,说及铃声从一个垃圾桶里传出来!

    “时总!出事了!”郑双第一时间把情况报告给时御寒,包括详细过程。

    ……

    时御寒差点把手机捏碎,心如刀绞,“把烟城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

    迅速报警,调集所有的手下,用最快的速度打开电脑,把商场门前的监控录像黑过来。

    秦修平!

    像是早就知道时御寒会调集监控似的,秦修平在用沾着乙醚的毛巾捂住林月璇鼻子时,还挑衅的朝监控摄像头看了一眼,然后拖着林月璇上了一辆法拉利超跑。

    显然易见,担心跑路时被追上,特意找了一辆性能好的车子。

    秦修平!

    因为需要经常接触,又经常跟在简素心身边,时御寒不是没有调查过秦修平,但查过之后,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风华国人,跟简素心是大学同学,后来就在一起了,他也没有再追查。

    时御寒正想继续追查下去,秦修平的电话就打来了,“时御寒,不想一尸两命,就用你的命来换!”

    “他们在哪里?”时御寒继续翻看画面,追查到那辆超跑已经开到了烟城北部。

    但烟城的监控不是无死角的,时御寒一边派人到前面去拦截,一边派人全程搜索。

    秦修平,现在去调查他的来历有些迟,时御寒还是打了电话,联系风华国那边的合作伙伴,让他们帮忙调查秦修平。

    做好这一切,城北拦截的手下发来消息。法拉利超跑上只有一个司机!

    该死!

    时御寒差点就把电脑砸了,找不到超跑行驶路线的破绽!

    半小时后,结果出来了,秦修平是土生土长的风华国人没错,但在几年前去过e国,跟罗斯切尔德家族有密切联系。

    时御寒不用再调查就知道了,又是自己曾经为了发展惹下的祸事,仇人遍天下!

    秦修平能够调查到简素心,再一步步的取得简素心的信任,最后劝说简素心搬回烟城,再策划今天这场绑架,费劲了心思,隐忍几年,可见城府之深!

    现在不是反思的时候,最重要是把林月璇救回来!

    “立即发布悬赏令,悬赏一个亿要秦修平的命!”

    借鉴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手段,有钱能使鬼推磨,有的是亡命之徒盯上他!

    但悬赏令才发出几分钟,秦修平的电话又打来了,“一个小时之内,不撤销悬赏令,林月璇就少一根手指头,两个小时不撤销,就少两根,十个小时之后,说不定你的孩子就去天堂了!”

    “不要伤害她!”时御寒认命,“要我的命就找一个交易的地方!”

    阴狠的语气在时御寒耳边回旋,时御寒只得撤销了悬赏令,明知示弱只会让对方更加得意,但他别无他法,秦修平敢把林月璇绑架走,就有十足把握他一定会救林月璇。

    对方却挂了电话,要时御寒的命之前,享受一下想象时御寒着急,却毫无办法的样子,更能满足他复仇的心理!

    有时御寒的电话录音为证,加上监控录像,警方那边受理此案,很快就展开调查追击。

    其实时御寒更希望有毕玉帮忙,但毕玉正在跟毕佑谈婚论嫁,毕家那边根本不会放毕玉出来。

    文柳慧听说此事,匆匆的从别墅里赶来时氏,“寒啊!不管对方要什么,我们都要把月月救出来啊!”

    她比时御寒还急切,时御寒想了想,“妈,是我们过去为了报仇,一味的想着发展,把人逼死了,人家来找我们报仇,连累了小月!”

    文柳慧一愣,许久说不出话来。

    “小月说得对,冤冤相报何时了,或许我们都错了,不应该为了报仇伤害无辜的人,把事做绝!”

    时御寒想得很透彻,他们曾经为了报仇,伤害了太多无辜,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果。

    文柳慧半天才说话,“我知道了!”

    时御寒听出文柳慧的异样,却没有太放在心上。

    半个小时后,秦修平的电话再次打来,“你独自一人到城北来!记住不要让我看见其他人,否则,一人换林月璇一根手指!”

    时御寒的手紧紧握成拳,青筋鼓起,还是跟任新说了一声,驱车前往城北。

    ……

    林月璇恢复知觉,就感觉手脚动弹不得,睁开眼睛,就看见简素心坐在她对面,手脚被绑着,孩子不知去向。

    再看看自己,五花大绑,跟粽子似的,手脚都麻木了。

    孩子!

    林月璇感觉肚子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努力的左右回头,看清这里是一个毛胚房的房间,烟城正在建设开发,这样的毛胚房太多,光凭一个毛胚房,林月璇判断不出位置。

    “你醒了!”简素心张口就流泪,“是秦修平,对不起,是表姐遇人不淑,连累了你!”

    “表姐说的什么话,谁连累谁还不一定呢!”林月璇努力的把手缩了缩,还是挣不脱绳子的捆绑。

    她很了解,这次可能还是时御寒的仇家,简素心只是顺带的。

    “球球不见了!”简素心哭得很伤心。

    “表姐别担心,寒会来救我们的!”林月璇安慰她,心里却有些发怵。

    以往她自己一个人,可以想尽办法逃走,但现在肚子里有孩子,加上简素心,还有球球,她不敢放开手脚。

    “月月!”简素心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险境,哭得很崩溃。

    “别哭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说不定能自救!”

    不同于简素心的第一次,林月璇被绑架的次数多了,很镇定。

    因为她知道,绑匪不会同情你,哭泣,只会让自己更加悲观。

    “嗯……”简素心还是哭,手脚被绑着,没法去擦眼泪,就那样任由眼泪在脸颊上风干。

    “现在是白天,说明我们被绑架没有多久!”林月璇抬头看向外面的天空,“要是能靠近窗口就好了,还能看看这里是哪儿。”

    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她不敢冒险摔倒椅子挪过去。

    “我来!”简素心脑袋往一边偏了一点,试了几次,却摔不下去。

    “休息一下再来!”姐妹俩相互鼓励。

    忽然,脚步声从门口的方向传来,简素心顿时又忍不住流泪,“是不是球球!”

    秦修平抱着球球走进房间,简素心就失控了,“你个魂淡!还我球球!”

    “孩子很可爱!”秦修平的声音不似过去温和,而是阴柔之中带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阴狠,明明夸孩子可爱,却听得林月璇心里发毛。

    “你想要什么?表姐是无辜的,你把他们放了!”林月璇压下心里那点小慌乱,在脑子里过滤一遍秦修平的意图,镇定的看向秦修平,从容自若,乌黑的瞳仁中泛着点点晶莹的细芒,“或许过去你的家人是无辜,但现在,你做的事情,不也在伤害无辜的人?”

    秦修平略带惊讶的审视林月璇,许久,笑了,森森白牙,透着阴森森的冷意,“果然是伶牙俐齿,既然能猜到时御寒曾经逼死我的家人,你也应该猜到,我会怎么逼死你和时御寒!”

    “然后呢?你就开心了,你的家人就能够活过来了?”林月璇分毫不让,“当初你家人的事情,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你们的心理素质不够强,才会想不开导致死亡!”

    林月璇再次从秦徐修平脸上看到了震惊,知道自己猜对了。

    以她对时御寒的了解,他为人狠辣,但不会无缘无故的杀害无辜的人,然在商场上,他真的会用尽手段,把人逼到绝路上,不过,苟活等待机会东山再起,还是懦弱的自杀,那就是对手的心理素质了。

    秦修平的家人自杀,也有一部分自己的原因在里面。

    “要不是时御寒逼得紧,我的爸爸妈妈也不会跳楼!”秦修平的情绪激动起来,抱着孩子上下晃。

    简素心已经崩溃到哭不出声了,巴巴的看着球球,眼泪停不下来。

    林月璇不敢再刺激秦修平,便缓和了语气,“孩子是无辜的,有什么事冲我和时御寒来!”

    “哈哈哈……”秦修平嘲讽的笑了,“想不到时御寒心狠手辣,娶个老婆也假仁假义!”

    林月璇皱眉,假仁假义从何而来?她从来不出席什么慈善晚会,但她每年都有定期捐款给慈善基金,这也算是假仁假义,那就只能呵呵了。

    “不!她跟时御寒一样心很狠毒辣!”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房间门口,靠着门框站着,眼中有和秦修平一样的阴柔狠戾。

    林月璇的心突突突的跳了起来,光是秦修平她还能试一试说服没,但林发财绝对不会听她半句!

    “我的好大姐,我们又见面了!”

    “别来无恙!”林月璇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唇角勾出淡淡的笑容。

    对面,简素心哭得肝肠寸断,目光一直焦灼在球球身上。

    “大姐还是这么虚伪!”林发财哼了一声,走到秦修平身边,拎过球球,走到窗子边上,把孩子放到窗外。

    “不要!”简素心失声惊叫。

    “弟弟还是这么的恶心!”林月璇轻飘飘的反击回去,被林发财一刺激。反而镇定下来了,林发财跟林成功一样,不管做什么事,都带着极强的目的性,只要没有达到目的,孩子就一定会没事。

    “哈哈哈……”林发财把孩子收了回来,“一个孩子换时氏怎样?”

    “成交!”林月璇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只要孩子得救,时氏有的是办法要回来。

    “别说得太早,谁知道时御寒会怎么选择?”

    林月璇想到时御寒的冷漠,却没有一点怀疑,他虽然冷漠,但只要关于她的事,都会毫不犹豫的改变自己的原则。

    她冷哼,“既然认为时御寒不会选择孩子,你还抓住孩子?万一被警察抓住,你就不怕坐牢?”

    “你觉得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吗!”林发财的情绪也很激动,“要不是林家毁了,妈妈也不会发疯!我就不会逼姐姐去绑架你们,姐姐也不会被你们折磨,现在都下落不明!”

    林月璇。“……”

    之前林法蒂说林发财不像他们想象中的二世祖,她信了,可林发财这句话,分明就是脑残!

    报复了林成功之后,时御寒就没有再找你们麻烦,你逼自己的姐姐去绑架,还怪人家不给你绑架了,这什么歪理!

    林月璇看着情绪越来越激动的林发财,不敢再开口了,万一把他激怒了,做出过激的事情,伤害到孩子。

    “秦修平,这可是你的孩子!”林月璇转而看向秦修平,希望他还能有点良心。

    “哈哈哈,我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这是我孩子?”秦修平阴柔的看向简素心。

    简素心再也承受不住了,晕了过去。

    “表姐”!林月璇焦急却无可奈何。

    “我跟她什么都不是,我追了她那么久,连她的嘴都没亲过,我的孩子?”秦修平发狂了一般,把孩子从林发财手里抢了过去。

    可怜的球球,之前被那么剧烈的晃动都没有醒来,这一下子,被秦修平吓到了,哇一声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整个房间都是小孩子凄惨的哭声,母子连心,简素心醒过来,哭得眼睛血红血红的。

    秦修平却不看简素心,大吼,“别哭了!小野种!”

    “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人也给你,你不要伤害球球好不好!”

    表姐凄厉的哭声,听得林月璇的心都碎了!

    “你想要我和时御寒的命,也给你,不要伤害孩子!”

    林月璇和简素心的哀求,孩子的哭声,和秦修平疯狂的咆哮声,在房间里混合成一曲魔音。震得林月璇几乎崩溃。

    但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她的情绪开始慢慢的平复下来,不管如何,都要保护好宝宝。

    林发财邪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拨通了时御寒的号码。

    时御寒正在前往城北的路上,接通电话,听到那边的哭惨了的慌乱声,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的用力,差点没把方向盘拧下来。

    “说吧,在哪里?”

    “城北林氏曾经建设的大楼!”林成功掐断电话。

    时御寒一个急刹车,反而冷静下来,林发财什么时候跟秦修平搭上了?

    把电话录音移交警方,开着车继续往城北而去,速度却慢了下来。

    “秦修平,平时我待你不薄,为何要这样对我!”简素心苦苦哀求很多次没有用之后,气势忽然一变,变得凌厉起来,弥漫着水雾的眸光,恨恨的逼视着秦修平。

    林月璇还是第一次看见表姐这么气势汹汹的样子。却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她。

    即使平时跟季凌风斗嘴,她也只是嘴上厉害,眼神永远都是温柔纯澈的,可此时,林月璇竟然从简素心眼中看到了肃杀。

    “表姐!”林月璇很担心。

    “待我不薄?素心,若你真的待我很好,又怎么会背叛我有了他!”亲修平把孩子往上空一抛,吓得林月璇和简素心的心脏差点就停止了跳动。

    孩子落下时,秦修平还故意不接,直到孩子到了他膝盖的位置,他才勉强的用膝盖把孩子顶住,一挑,孩子往上,他才接住孩子。

    这个动作又重复了一次,孩子一直在哭,把凄惨的声音,像是要把林月璇和简素心的心都要撕碎了!

    秦修平却呵呵一笑,“球球,不错,拿来当作球踢,真的很不错!”

    “想不到你比我还变态!”林发财闷闷的发表了一句,便阴笑着靠着窗口。

    “球球,不是用来踢的吗?”秦修平把孩子再往上一抛。

    “不要!”简素心哭得喉咙都哑了,被眼泪覆盖的眼中满是绝望,“求你,我给你做奴隶,你把孩子给我!”

    “呵呵,奴隶?我不稀罕!”秦修平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以前我们两个人很开心的,可是你回一趟云空国之后,就变了!忽然怀孕我也接受了,可是你呢,你分明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不是的不是的!”简素心拼命否认,“真的不是的!”

    “你敢说你跟季凌风没有关系!”秦修平咆哮着,又把孩子抛到上空,看着孩子落下来,林月璇就担心哪一次秦修平不接,孩子就摔在地上。

    云空国的冬天并不冷,孩子只穿了一件毛衣,一件薄外套。根本起不来缓冲的作用。

    “不是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我又不知怎么面对你!”简素心泪眼婆娑,几乎说不出话来,“我真的很喜欢你!”

    林月璇想到了季凌风和简素心那个视屏,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孩子根本就不是秦修平的,而是季凌风的!

    她能从简素心看向秦修平的幸福眼神了看出,简素心真的很喜欢秦修平,却又舍不得孩子,才会进退两难。

    哎!

    造物弄人,简素心的无法面对,竟让秦修平产生了误会,也因为她的不舍,让秦修平更加的厌恨。

    “知道吗?因为我带着目的接近你,我一直觉得很亏欠你,甚至曾经想过为了你,放弃报仇,是你,亲手摧毁了我最后的犹豫!”秦修平咆哮着。脸色狰狞,充满了报复欲!

    林月璇暗道不好,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

    “你不是想挟持我威胁时御寒吗?先把孩子放下来!”林玉璇努力的压下颤意,“要是孩子有个意外,表姐一定活不下去,你会一下子失去两个筹码,说真的,表姐活不下去,我很可能就会受刺激导致流产!

    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很容易动胎气,甚至死去,到时候,你拿什么威胁时御寒?”

    林月璇一边说,一边无声的跟肚子里的孩子道歉,非常时候,只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来稳住秦修平了!

    秦修平还在犹豫,林发财已经走过去抢过孩子,“别为了一时之气,失去主动权!”

    孩子最终被林发财放到简素心面前的地上,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简素心反而停止了哭泣,开始柔声的哄着孩子。

    林月璇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能拖一时是一时!

    时御寒把车子开到城北林氏曾经从时氏手里抢过的建设项目外围,这里后期有政府的干预,又把建设项目交给了时氏,这会儿还有工人在施工。

    时御寒走进工地,有眼尖的项目负责人认出了他,慌忙过来打招呼。

    时御寒抓住其中一个问道,“看到两个不是工人的年轻人,带着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了吗?”

    “没有!”

    时御寒抬目看过去,这是一个住宅小区的建设,若建成,将会是烟城最大的住宅小区,之前林氏已经建好了两栋楼,现在无人施工,林月璇和简素心极有可能就在这两栋楼了。

    时御寒站在原地,不急不忙,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地形之后,才慢慢的靠近两栋大楼。

    林发财把孩子放到地上之后,重新回到窗口靠着。便看到了时御寒。

    只是一瞬间的瞥视,时御寒敏锐的抓住林发财所站在的位置,二栋二十楼,电梯还未使用,这么高的位置,只怕他们还会要求直升机。

    时御寒快速打给任新,“直升机准备好,两架,让警方的人做好边境拦截。”

    然后他挂断电话,站着等林发财的电话。

    “十个亿美金,存入我瑞士银行,外加直升机,停到楼顶!”林发财道,他跟秦修平不同,他不想死。

    秦修平却抢过手机,“你上来,要么你死,要么林月璇死!”

    “先把钱存进去!”林发财抢过手机。

    两个人有了争执,林月璇松了一口气,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表姐和球球都很虚弱,跑不过这两个人,她暂时不敢动。

    “快去打钱!”林发财跟林成功一个德行,想钱想疯了。

    “你们两个到底谁才是主导,我要听谁的?”时御寒握这手机,用不耐烦的语气吼了一句。

    “听我的!我要你死!”秦修平把手机抢了过来。

    林发财用力的掰秦修平的手,却掰不过他,便把嘴巴凑到手机旁大叫,“听我的,打钱!”

    时御寒站着不动,任新已经带着一帮兄弟悄悄的摸到楼下,有几个手下在一楼铺气垫。

    林发财和秦修平抢了几次之后,终于意识到时御寒在拖延时间,给了秦修平一巴掌,“特么的你看不出来他在拖延时间嘛,傻逼!先要钱再要命你会死啊!没有命谁给我们钱支持我们逃跑!”

    林家倒闭了,林成功留给他的秘密资产其实不多,他赚来的钱还不够他挥霍,他想要更多!

    秦修平回了林发财一拳,把手机扔给他,“你来!最后我要时御寒死!”

    林发财比秦修平更想杀死时御寒,因为时御寒不死,以他的手段,他迟早被逼死。但在拿到钱之前,他绝对不能让时御寒死!

    “不对。他们已经摸到了这里!”林发财把脑袋伸出窗口往下看,“他们在铺气垫!”

    “该死!赶紧转移!”秦修平率先去拉林月璇。

    林月璇最担心的是腹中的孩子,不敢反抗,手脚被绑着,也无法反抗!

    “谁来拎这野种!”秦修平道。

    他们每人拖着一个人,还要拿匕首顶住林月璇和简素心的脖子,根本空不出手来带上孩子。

    最后,挣扎一番之后,秦修平把简素心身上的绳子割断,单手拎住孩子,匕首抵在孩子的脖子上。

    那只是一个九个月大的孩子!

    好不容易被简素心哄好的孩子,再次哭喊起来。

    简素心哭够了,现在反而不哭了,安静的跟着秦修平的脚步,出了房间。

    又出了这套房子,往楼上走去。

    林月璇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无法护着肚子,只能祈求这个孩子生命力强盛一些,不要有事!

    楼梯里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任新带着一群手下往上追。

    其实一开始他们时悄无声息的,但被发现之后,也就不再忌惮,用最快的速度往上面跑去。

    简素心不敢拿孩子冒险,跟在后面,却在瞥见任新跟上来之后,猛地做出一个大胆的动作,抢过秦修平手里的孩子,护在怀中,往楼梯下滚去,正好滚到任新的脚下!

    因为她一直贴着秦修平,抬手就能抢到孩子,还因为秦修平没有防备,一向温柔的简素心会忽然发飙!

    等简素心滚到任新面前时,秦修平才反应过来,只能紧贴着林发财一起走。

    “快送表姐去医院!”林月璇大喊。

    表姐太冒险了,不过。若换做是她,也愿意冒险一试!

    还好成功了!

    “表姐!你摔到哪里了?”林月璇急切的询问,却被林发财大力的拖了一下,差点就窒息。

    “没事,我感觉很好,先送孩子去医院!”母子连心,简素心感觉孩子的气息变弱了,才敢这么冒险的!

    任新立即分出两个手下把简素心送入医院。

    “快走!”林发财又大力的拖了林月璇一下,三个人就到了楼顶上面。

    “直升飞机呢!”林发财疯狂的吼叫,匕首在林月璇的脖子上戳了一下,血珠顿时从林月璇的脖子上流出。

    “你别激动,直升飞机要开过来需要时间!”任新努力稳住林发财的情绪,“十个亿一下子难筹到,前期筹到的一个亿已经给你打过去了,你可以查账,剩下的我们还在努力!”

    “我要十个亿!”林发财拖着林月璇往栏杆上走。

    “好好好!十个亿!”任新依着林发财,“我已经在用最快的速度筹集资金了,你自己就是内行人,应该知道十个亿不是小数,需要时间!”

    “快!我要最快!我要直升机!”林发财道。

    秦修平却觉得不对劲,林发财一心想要钱,根本就没想过要时御寒的命!

    猛地一拳打在林发财的脖子上,林发财倒地,把林月璇拖到他的身边。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这算是内讧了吗?  林月璇被绑着无法动弹,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走,只能乖乖的摒弃所有胡思乱想,尽量不让自己情绪激动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从现在开始,时御寒一分钟不出现,我就在林月璇身上捅一刀!”秦修平匕首高高举起,作势要往林月璇身上捅。

    林发财只是被打倒,没有晕过去,听到秦修平的计划,暗自心惊,若秦修平一心只想着要时御寒的命,那他从谁的手里要钱!

    不行!

    林发财爬起来,照着秦修平的样子,给了秦修平一拳。

    不过他这一拳比秦修平的一拳力气要小了很多,没有把人揍晕。

    秦修平吃痛,回头狠狠的瞪林发财。“你疯了!”

    “我没疯,是你疯了,你不要命我要,你不要钱我要!”林发财红着眼睛,又是一拳招呼过去。

    秦修平不得不放下匕首,挡住林发财,一只手,还是拖着林月璇。

    任新见状,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兄弟们上,眼看着还有一米就能接近林月璇。

    秦修平和林发财同时意识到他们的荒谬,异口同声,“不要过来!”

    两人的匕首同时抵在林月璇的脖子上,白皙的脖子上立即被戳出两个小小的血点。

    任新只能带着人退后,却有意无意的把楼梯出口的位置空了出来。

    “时御寒怎么还不上来,是不是不敢啊!”秦修平阴森森的盯着楼梯出口处。

    “你别急,只要林月璇还在我们的手里,他就一定会来!”林发财最担心秦修平不顾一切,把时御寒杀了十亿还没到,那他找谁要钱去!

    “你只知道要钱,还知道什么,难道就不想为你爸爸报仇!”秦修平鄙视林发财。

    “不要钱,难道还坐着等死!”林发财不满秦修平的态度,“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你千万别乱来,不然我们都得死!”

    “死就死!”秦修平不怕。

    “等会儿再争论这个,我们先把钱拿到手!”

    两个人既然能筹划到这么缜密的计划,智商也不低,这会儿冷静下来,不再相互动手,两把匕首同时抵在林月璇的脖子上,死死抓住林月璇。

    林月璇的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汗,被绳子绑得太久,肚子隐隐开始发疼。

    时御寒侧着身体躲在楼梯出口,手握着沙漠之鹰,恨不能上前把这两个人掐死,却安静的等待着,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而楼梯出口的另一侧,季凌风握着一把小巧的手枪,目光死死锁定林发财。

    兄弟俩很默契,只等一个成熟的契机。

    轰隆隆——

    直升机终于来了,林发财喜出望外,等直升机在楼顶上停好,拖着林月璇走过去。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季凌风和时御寒相互给对方一个眼神,同时开枪。

    砰砰的枪声响起,林发财和秦修平同时中枪,秦修平当场死亡,但林发财只被打伤了胳膊,另一只手立即把匕首戳到林月璇的脖子上。

    这一戳,力气很大,一个血洞骤然出现在林月璇脖子上,血流瞬间染红了衣服,触目惊心。

    该死!

    时御寒用最快的速度飙了出去,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月璇身上,谁都没有注意直升机忽然打开的舱门,一个女人站到了舱门处。

    傅立老婆,不,傅立的假老婆!

    她手里持枪,瞄准了时御寒。

    时御寒听到动静。就地滚了一圈,躲开了子弹的袭击,回手对着机舱门就是一枪。

    这飞机是海水天堂的私人飞机,又是时御寒调过来的,谁都没有怀疑什么,女人的子弹太过忽然,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等反应过来,好几个兄弟受伤了。

    子弹就在身前几米出打飞,林月璇脖子上还有一把匕首,动弹不得,血液的流失让她开始有晕厥的感觉,肚子开始疼起来。

    “寒!”季凌风迎着子弹上前,滚到时御寒身边,“快!月月的情况不容乐观!”

    女人却再次出现在机舱门口,枪口瞄准了林月璇。

    林发财距离得近,急忙把林月璇拖到身前,挡住子弹。

    时御寒只觉得气血翻涌,心跳已经飞出天际。

    却在这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后面抱住了女人。子弹射偏,紧接着两个人扭打了起来。

    时御寒顾不上思考,闪电一般的扑向林发财,一脚把人踹开,举起沙漠之鹰瞄准林发财。

    “你不能杀我,你的救命恩人在我手上!”林发财急忙求饶,“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回来报仇,还会把你的救命恩人……”

    时御寒没有耐心跟林发财啰嗦,送了他一颗子弹。

    子弹打在林发财没有受伤的手臂上,匕首登时落地,林发财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立即有人上前控制住林发财,剩余的人往直升机包围而去。

    时御寒抱起林月璇,往楼梯口的方向飞奔,季凌风紧跟在后面。

    直升机门口,女人一手肘顶在抱住她的黑衣女人身上,再回头把人踹飞,再度举起枪,瞄准了时御寒的背影。

    “不要!”

    沙哑的声音惊起,黑色身影再度飞扑而上,堵住了枪口。

    “夫人!”任新第一时间认出那是文柳慧。

    虽然疑惑文柳慧怎么会在直升机上,又怎么跟傅立的假老婆混在一起,却没有一丝停顿的冲上去,一枪打在女人手腕上。

    女人的枪支落地,却反应极快的攫住文柳慧的咽喉,“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文柳慧被打中腹部,鲜红的血液顺着黑色的黑衫滴落机舱门,触目惊心,任新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枪,一枪爆头。

    文柳慧的呼吸已经很虚脱,任新回头冲楼梯口大喊,“爷,控制住了!”

    时御寒横抱着林月璇,从楼梯口跑了回来,季凌风一边做急救,上了直升机,往第二医院飞去。

    当直升机停在第二医院的草坪上时,林月璇已经昏迷了过去。

    “任新!看好夫人!”时御寒时吩咐任新。

    “风!你一定要保住孩子和她!”时御寒无措得像个孩子。生平第一次在季凌风面前言听计从,抱着林月璇上了手术室,监察室。

    坐在手术室的椅子上,时御寒痛苦的捂着脸,深深懊悔。

    曾经为了报仇不择手段,恶性循环,这些人为了报仇,不择手段的伤害了他的家人。

    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用最光明磊落的手段上爬,而不是处处给自己树立敌人,酿成今天这样的恶果。

    秦修平也好,傅立的假老婆也罢,都曾经被他逼入绝境,会联手在一起,一点也不奇怪。

    时御寒做出一个决定,等这次事件过后,他做事一定会处处留有余地。

    时间过得很快,又过得很慢,仿佛一个世纪过去了,手术室的门才缓缓打开。季凌风从里面出来,难掩疲惫。

    “手术很成功,大小平安!”

    “风!”时御寒哽住喉咙,很久,几乎哽咽着说了一句,“谢谢你!”

    “说什么傻话,我们是兄弟!”季凌风白了时御寒一眼,“以后别老是打扰我休息就好!”

    兄弟俩相视一笑,季凌风回了办公室,时御寒也陪着林月璇回到病房。

    文柳慧那边,任新上报,人也醒了,就住在林月璇隔壁。

    时御寒深深的凝望一眼林月璇,去了文柳慧的病房,她醒着,因失血过多脸色惨白。

    “妈!”时御寒到她的床边坐了下来。

    “寒啊!”文柳慧落下眼泪,“我们都错了!”

    “妈!”时御寒心情很复杂。

    “若若的事情我知道了,想到她,怀疑她就是那个戴口罩的女孩。”

    原来如此,时御寒道。“妈。你好好休息,这些事以后再说!”

    文柳慧摇摇头,“当年也是我们用了不正当的手段使得她家破产,她一直想通过若若报仇,但你不准若若靠近海水天堂,她一直没有机会,我这么过去找她,就给了她机会,本来她想利用我威胁你的,但我挣脱了,接下来你都知道了。”

    “妈,还有几个曾经也被我们逼到走投无路,我们找机会补偿他们吧。”时御寒道,他不想再过这样腥风血雨的日子了,还有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他想给林月璇和孩子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

    破天荒的,文柳慧点头,“这些你都自己决定吧!”

    时御寒一个咯噔,感觉文柳慧有什么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在病房里陪文柳慧坐了一阵子,郑双过来说林月璇醒了,时御寒再次回到林月璇的病房。

    林月璇的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转动不得,看见时御寒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

    “寒!收手吧!!”

    时御寒明白林月璇说的什么,“好!”

    真的收手了,江湖是非多。

    时御寒把林月璇拥入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