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3章 想想就酸爽

    五个月后,林月璇顺利的产下一名男婴,想到过去的经历,给孩子取名时平常。

    六个月后,海水天堂,时平常的满月酒。

    林月璇身穿喜庆的红色暗金纹旗袍,坐姿沙发上,脸上的幸福难以掩饰。

    仅仅一个月,身材就恢复了过去的水平,因为哺乳期,反而更加的玲珑有致,妖娆婀娜。

    她身旁的坐着抱着孩子的时御寒,难掩做父亲的喜悦,唇角弯弯,抑制不住的好心情,不时低头看逗一逗孩子。

    不想孩子出现在公众场合,这次的满月酒办得很小,就只有他们几个好朋友吃顿饭。

    “月月!”毕玉穿着白色的鱼尾裙,笑盈盈的送上自己的礼物,她的身后跟着绷着一张脸的毕佑。

    “小玉!”林月璇站起来,格外开心,几个月不见毕玉,她瘦了!

    大约能明白什么事,林月璇笑着从时御寒手里抱过孩子。交到毕玉手里,“怎么样!”

    “我要做干妈!”

    “成!”

    毕玉把孩子抱到怀中,“就什么名字啊!”

    “时平常!”林月璇道,他们的经历太惊险了,希望以后孩子能过得平常一点,平安一生。

    “好名字!”毕玉笑着,却在瞥见一个走进来的身影之后,笑容僵在唇边。

    几个月不见,他似乎又瘦了,烟城第一医院院长的身份不好做,需要各方面的应酬,对于一个几个月前只会做手术的医生来说,真的是一个艰难的开端。

    “月月!恭喜!”欧阳诺送上自己的祝福,好奇的往毕玉这边看。

    毕玉知道他看的是孩子,把孩子抱过去一点,“你看,好可爱,嘴巴像月月,粉嘟嘟的,这眉眼像时总,这么小就这么帅气,长大了可要迷死一大片少女!”

    自从答应嫁给毕佑之后,毕玉就再也没有见过欧阳诺,控制不住抓住一切话题,只想多跟他说几句话。

    而她身后的毕佑脸色阴沉沉的,浑身散发着冷气,不了解他的,还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

    “是呀,月月的孩子,自然是最可爱的!”欧阳诺笑容温暖的看着孩子,伸出手,满怀期望。

    毕玉见状,问,“你要不要抱一抱孩子?”

    “嗯!”欧阳诺点点头。

    毕玉稍微的抬了抬手,把孩子送过去。

    欧阳诺小心翼翼的,又控制不住激动的伸手出去,却不小心碰到了毕玉的柔软一处,一顿,僵硬着,脸有些烫,装作没事般把孩子抱到怀中。

    看他小心又担心还激动的模样,毕玉的心似是被什么叮了一口,微微的发疼。

    只要是关于月月的,他都会格外放在心上。

    不过,她很快就要嫁人了,毕佑还在她身后,他关心谁,她也管不着了。

    不,不管他关心谁爱谁,她从来都管不着。

    他的爱情里,从来没有过她的痕迹!

    毕玉低着头,掩下那一抹淡淡的疼,笑着说道,“孩子可爱吧!”

    “嗯!”欧阳诺不知怎么逗孩子,一个劲儿的冲孩子傻笑,看得毕玉好不容易掩下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

    “你觉得孩子长得像月月多一点,还是像时御寒多一点?”毕玉没话找话。

    “都有!”欧阳诺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

    两个人谈着孩子,倒也找到了一些话题,完全把毕佑晾在一边。

    毕佑看着毕玉脸上的变化,神色一暗再暗,却始终冷着一张脸,沉默的站在毕玉后侧。

    两个人聊着聊着,孩子忽然哭了起来。

    林月璇走过来,“是不是饿了?”

    从欧阳诺手里抱过孩子,往二楼走去,回到房间里奶孩子。

    毕玉自然跟在后面,关上房间门口后,笑嘻嘻的,“哇!暴增一个size啊!”

    林月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了?”

    “我们大学三年,你什么样我没看清楚?”毕玉坏笑,大大方方的。

    “这话千万别让时御寒听到,不然你懂的!”林月璇也坏笑威胁意味浓重。

    “我是女的!”毕玉叫道,“不会那么变态吧,你家时总得占有欲真强!”

    “男人都这个德行!”林月璇换了一个坐姿,让自己和孩子都舒服一点。

    “我大哥也一样。”毕玉的眸色暗了下来,黯然神伤。

    林月璇的情绪也跟着变得有些低落,其实她更喜欢看到毕玉跟欧阳诺在一起,他俩看起来真的很相配。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答应嫁给毕佑?”

    “妈妈一家带我恩重如山,我不想他们失望!”此时毕玉清澈的眼眸,像是明珠蒙上了一层灰尘,灰蒙蒙的,了无生气。

    林月璇看得心头一疼,竟不知怎么去安慰或者劝说这个倔强的女孩。

    许久,孩子吃饱了,也睡着了,林月璇才把孩子放到他的专属婴儿床上,空出手来,抱住毕玉,“若不喜欢,就不要勉强,报答他们的方式有很多种。”

    “可一旦我悔婚,毕家的颜面何在!”毕玉不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她有自己的顾虑。

    林月璇心疼她,“那你的幸福呢?”

    “大哥很爱我,他从小就很纵容我,除了在婚事这件事上,他也一直这么宠着我,我想我会慢慢接受他,以后幸福的生活下去。”

    林月璇叹息一声,这就是命运,好在毕佑也是一个会疼人的。

    但长久以往呢。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老婆心里一直住着另外一个男人?

    她担心以后毕玉会受到虐待。

    她转移了话题,“听说你要调回军城去了,是吗?”

    “嗯,大哥要调回去,我一个人在京城他不放心!”

    两个人说着没有营养的话题,午宴便开始了。

    还没下楼。就听到简素心炸毛的声音,“放下我儿子,别把孩子带傻了!”

    接着又是季凌风跳脚的吐槽,“喂喂喂,我玉树临风,智商少说也有二百,怎么会带傻你儿子!”

    “你智商不止二百,起码有二百五!”

    “你别过分了啊!”

    几个月过去了,两个人还是那么爱吵架。

    一岁的球球睁着黑亮透彻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妈咪和这位叔叔的争论,哇一声就哭了。

    “妈咪——妈咪——”

    简素心抱起孩子,季凌风就来了一句。“你的儿子跟你一样嗓门大!”

    “干你屁事!”简素心毫不客气的回了季凌风一句。

    简素心一直不告诉季凌风球球的父亲真实身份,林月璇也不会拆穿,表姐想怎么做她都支持。

    “在孩子面前不要这么粗鲁,别把孩子带坏了!怎么做人家妈的!”季凌风气呼呼的,腮帮子鼓鼓的,哪里还有那个高冷季医生的范儿,完全就是一逗逼。

    林月璇算是看出来了,只要到了表姐这儿,季凌风的身份性格什么都变了,高冷禁欲系变成了逗逼搞笑系。

    “大哥!”毕玉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多看欧阳诺一眼,走到毕佑身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至于季凌风和简素心,大家早就见惯不怪,随他们俩自己解决去。

    “孩子呢?”时御寒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群群鸡飞狗跳得,漠不关心,见林月璇两手空空,才问道。

    “睡着了!”林月璇走到他身边坐下来,郑双立即上了二楼,防止孩子忽然醒过来。

    开饭之前,文柳慧也来了,她看起来更瘦,穿着黑纱的身材像是一个骷髅一般。就算林月璇不喜欢她,也不免感慨她为了爱情、为了复仇而做出的疯狂举动。

    有文柳慧在,几个人玩不开,等饭后结束了,文柳慧也不逗留,匆匆离开。

    她一向神出鬼没,时御寒也林月璇也习惯了。

    文柳慧离开,大家的气氛总算轻松了不少,一行人玩到晚上才离开。

    毕佑带着毕玉上了车,欧阳诺则独自开车离开。

    毕玉的目光追随着欧阳诺的车子消失在路的那头,无法回过神来。

    下一次见面,不知又是几年后。

    “你不开心?”毕佑的声音冷冷的。完全没有了过去对毕玉宠溺的样子。

    “没有,看到月月他们幸福,我很开心!”毕玉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收回渴望的眼神,扭着头,看向车窗外快速倒退的风景。

    “你还想着他?”毕佑开着车,头也不回。

    但毕玉却听到了他话语里的愠怒,闷闷的回了句,“不想!”

    毕佑没有再追问下去,在海水天堂,她恨不得整个人都粘上去,说不想欧阳诺她他实在无法相信。

    两个人无话,车子很快出了烟城,毕玉忍不住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她呆了几年的城市,舍不得,只因为这里住着一个他!

    毕玉忽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大力的拍了一把方向盘,格外烦躁,“想去就去!看着心烦!”

    “大哥?”毕玉拿不准毕佑的心思。

    尽管他宠着她,前提是,不要提起欧阳诺,更不要妄图思念欧阳诺。

    “想他就去找他!”毕佑把脸扭到一边。不敢去看毕玉,他担心多看一眼,就会改变主意不放她走。

    “大哥?”毕玉不可置信,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因为上次时间,时御寒作为推手,把毕佑的心思曝光,毕家人反而撮合她和毕佑。

    一开始,毕玉是不愿意的,可时御寒对她说:若她不愿意,毕佑就不跟他合作,毕佑不跟他合作,就会站到苏澈的那边。而现在的形势是萧毅泽占上风,不想毕家出事,就乖乖的嫁给毕佑。

    毕家视她如己出,动乱来临之际,她没法做到一心只想着自己的爱情,置毕家不理,点头答应了这门婚事。

    不过,订婚礼之后,她一直找借口拖着婚礼,下意识的拖着不想结婚。

    “去吧!婚事我来解决!”毕佑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她越是因为毕家屈就,他越是心疼。却也烦躁。

    他是毕家的长子,云空国最优秀的警督,却输给了一个家道中落的医生,传出去,他的颜面何在?

    可看着这几个月毕玉闷闷不乐的,即使跟他们在一起,也是强颜欢笑,笑不达眼底。

    她是他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怎么舍得因为她不开心而强求?

    毕佑的话,把毕玉的心拉了回来,迟疑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久久没有开门。

    “大哥!”毕玉心有不忍。

    “你想嫁给我?”毕佑的唇角充满了讽刺。“不想就别再这里磨叽!”

    他会后悔的!

    “对不起!”毕玉猛地拉开车门,跑了下去。

    毕佑伏在方向盘上,许久,才抬起头来,给上司打了电话,要求暂时不调离烟城。

    她在这里,他也不想离开这里。

    毕玉一路狂奔,跑到公交车站点,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公交车,去了第一医院。

    原来他们之间那么陌生了,她甚至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能去第一医院找他。

    可是却扑了一个空,欧阳诺不在,他的新助理也不知他的去向。

    毕玉跟新助理说了一声谢谢,坐到他办公室对面的椅子上等,这会儿天色已晚,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幽幽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小公寓里。

    谁把她送回来的,欧阳诺吗?

    毕玉打了欧阳诺的手机,“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欧阳诺那边像是完全不知道什么事,“什么?”

    一盆冷水从毕玉脑袋上浇下来,透心凉。

    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只有林月璇一个人。

    谁把她送了回来?

    毕玉起床走出房间,意外的看到毕佑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捧着一碗牛肉面,笑得格外温和,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种相处模式,他是她最贴心的大哥哥,而她还是大哥那个最宠爱的小妹妹。

    “大哥!”毕玉低下头,不敢面对毕佑的眼神。

    他对她那么好,她居然想着悔婚!

    “饿了吧!吃饱再说!”毕佑把筷子递给毕玉。

    毕玉吸了吸鼻子,真香,大快朵颐起来,“大哥的手艺又有进步了!”

    “快吃!”毕佑坐在一旁,眼神能揉出水来。这么可爱的小玉,他恨不能放在手掌心里珍藏一辈子,欧阳诺怎么舍得伤她!

    “他明天不上班!”毕佑道。

    毕玉吸面条的动作一滞,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毕佑说的是欧阳诺,所以今晚上是大哥把她抱回来的?

    “谢谢你大哥!”毕玉冲毕娇憨一笑,低着头继续吃面条。

    “我会让他来找你!”毕佑忽然看向毕玉,“别那么偏心,也给大哥一个机会好吗?妈妈为我们的婚事定在明年三月,还有半年,若你还是不能拿下欧阳诺,那我们的婚礼如期进行好不好?”

    他是毕家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却用乞求的眼神凝望着她。只为了乞讨她一个同情的答案。

    毕玉的心一片苦楚,眼睛很酸涩,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眶而出。

    “可以吗?”毕佑紧追不放,低垂的眼睑了,有一丝难以捉摸的算计。

    他在赌毕玉的骄傲,堵欧阳诺的心,若到了婚期欧阳诺还不接受毕玉,那毕玉也可以死心了。

    毕佑完全就没想过另一种可能,以他对欧阳诺的了解,怎么会接受毕玉?

    “好!”毕玉落荒而逃,担心再这样下去,她会控制不住在毕佑面前哭。

    尽管小时候这些事没有少干。

    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会控制不住的想哭!

    毕佑看着紧闭的房门,没有再追,而是留给毕玉一个思考的余地。

    次日,毕玉对面的公寓换了主人,毕玉和对面的人交情不深,也没有过问。

    但是,从对门走出来的毕佑是怎么回事?

    “大哥?”毕玉走向毕佑,“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

    “我不放心你,万一那天又把厨房给烧了,这一栋楼的居民都会被你害死!”毕佑冷飕飕的说道,但看向毕玉的眼神却温柔得如同漫天飘飞的鹅毛。软乎乎的,能暖到人心里去。

    毕玉汗颜,揭人不揭短,“大哥你多想想小玉有天赋的事情?”

    “活泼精神好!”

    果真是毕佑的风格,一如既往的浓缩就是精华!

    “大哥!”毕玉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抱着毕佑的手臂撒娇。

    她不知道还能这样跟毕佑撒娇多久,人总是那么贪心,一边想要毕佑的兄妹情,一边又贪恋着欧阳诺。

    “好好好,不提,以后大哥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毕佑幼稚的认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对比,就可见欧阳诺有多渣,毕玉的心会慢慢滑向他。

    “大哥你不是要回军城?”

    “暂时不回去!”毕佑想了想,“上司不批!”

    毕玉惊奇,毕佑想走,还有谁能留?还是担心她一个人在盐城孤苦伶仃!

    毕佑走进毕玉的公寓时,欧阳诺来敲门。

    毕玉喜出望外,“诺!”

    好难得的贵客啊!

    “请进请进!”毕玉连忙让开身子,把欧阳诺迎进去。

    结果欧阳诺只时酷酷的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自己缠着我不算,还要你的未婚夫帮忙缠着我,毕玉,你能不能更賤一点!”

    轰——

    心被炸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出,“你……”

    “告诉毕佑,我虽然失去了欧阳家,但绝不会屈服于他!”气沉沉的转身就走!

    “你不屈服没人让屈服!”毕玉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混蛋,什么玩意儿!

    “好了,小玉别哭,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毕佑等欧阳诺离开之后,走了出来。搂住毕玉的肩膀,“不知珍惜你那是他瞎了眼,我家小玉是最优秀的!”

    他恨不得把欧阳诺说成新世纪第一渣男,形象渣到垃圾堆的那种,让毕玉死心。

    “大哥!”毕玉扑倒毕佑怀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的往下路,湿了毕佑的衣衫。

    “没事了,还有大哥!”毕佑好脾气的哄着毕玉。

    ……

    等把毕玉哄好之后,毕佑出了门。

    第一医院,欧阳诺的办公室。

    毕佑手背在背后,笔直的站在欧阳诺办公桌的前面。神情倨傲,目光冷厉的审视着欧阳诺。

    不就是装酷?

    时御寒那么冷戾的人他都能扛得住,欧阳诺神色自然,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把毕佑视若空气。

    他不喜欢毕玉,但也由不得这个男人来左右他的人生。

    毕佑头一回对欧阳诺改观,意外深长的又盯着欧阳诺看了许久。

    结果欧阳诺依旧把他当作透明的,顾自的工作。

    最后,败下阵来的还是毕佑,咳了咳,沉闷的说道,“以后对小玉好一点!”

    “我又不欠她什么!”欧阳诺道,头也不抬,继续写他的手术笔记。

    “哼!你以为你的父母能从时御寒的追杀下逃出,光凭着你那几个人,所谓的势力就能做到,要不是小玉,你父母坟头的草都有这么高了!”毕佑张开双手,比出一个距离。

    都说情敌互看,越看越不顺眼。

    至少毕佑就越看欧阳诺越不顺眼,要不是家教风度,他早就出手揍这个渣男了。

    不过转念一想,渣得好,渣了他才有机会。

    只要毕玉厌倦了这样的单恋。他的机会就更大。

    对于欧阳诺而言,毕玉再好,也不是他想要保护得那个女孩。

    而且,对于毕玉的战斗值,他实在不敢恭维。

    换句话说,万一哪天一起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什么事,他反过来要毕玉出头。

    想想那个画面,他就觉得酸爽。

    可乍然听说毕玉在救他父母时,帮了很多忙,欧阳诺的心又柔软了,难怪他当时那么顺利。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原来毕玉在背后默默的帮了他。

    欧阳诺看了一眼接下来的行程,决定抽个时间跟毕玉说声谢谢。

    毕佑看着欧阳诺又是做总结,又是看行程,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那个气。

    因为家庭优越,自小他也是心高气傲的,除了时御寒,还从来无人敢这么无视他!

    时御寒也就罢了,他的身份和势力摆在那里,但欧阳诺不过是一个落魄少爷,凭什么把无视他!

    毕佑冷不防挥动拳头。对着欧阳诺的脸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