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5章 只要我想,她随时投怀送抱!

    欧阳诺却选择沉默,眸色深了深,不知在想什么。

    毕玉自嘲的说道,“开个玩笑了!”

    欧阳诺还是没有说话,气氛似乎一下子被破坏掉。

    还好,两个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季凌风和简素心的“星球大战”吸引过去。

    “奇葩,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做医生了,有病的时候可以自给自足!”

    季凌风表情扭曲到极点,“你才有病!”

    “我洁身自好,哪像有些人,什么人都上!”

    眼看着两个人的话上升到人身攻击,林月璇赶紧抱着孩子阻止,“我说二位,你们的年纪加起来也年过半百了,幼不幼稚!”

    “他幼稚!”

    “她幼稚!”

    然后所有人默,只有球球看看简素心,再看看季凌风,稚气的声音把两位说得脸红红,“妈妈说,吵架不是好孩子,叔叔说,好男不跟女斗,你俩羞羞!”

    有球球在,一直到林月璇他们离开。简素心和季凌风也没能再吵起来。

    等所有人都走了,欧阳诺也要去医院换药。

    “我送你去!”毕玉不放心。

    “我自己可以,不麻烦你了!”

    欧阳诺想到刚才毕玉问的话,感觉自己太渣,计划着等会儿直接住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顾,不能再麻烦毕玉,更不要再利用她。

    至于父母那里,暂时不要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担心。

    有毕玉随行的话,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把他拖回来。

    他不想再利用毕玉打击毕佑,看到季凌风和简素心的拌嘴,他才发现自己刺激毕佑的行为有多幼稚!

    “不麻烦,怎么说也是我大哥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作为妹妹,我有义务为他的行为负责!”毕玉找的借口天衣无缝。

    欧阳诺还想拒绝,却被毕玉轻易的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出去。

    “我自己走!”欧阳诺难为情,万一被别人看见,以后他还要不要见人?

    “没事,我在训练时,能扛起两百斤的原木,你顶多也就一百二三!”毕玉毫不在乎。

    若能在婚期之前让欧阳诺改变主意,她赚到了,若不能,那她要趁机多跟欧阳诺相处。

    到底还考虑到欧阳诺男人的自尊,到了电梯门口,毕玉就把欧阳诺放下。

    出了电梯,欧阳诺直径走向的公交车站,等待的士过来。

    看着欧阳诺的举动,毕玉神色黯下来,他一定恨不得离她远远的!

    欧阳诺站了几分钟,没有空车经过,毕玉的车在他面前停下来,车玻摇下,“上来!”

    欧阳诺把脸转向一边,“你先去吧!”

    毕玉很生气,下车把欧阳诺把车子上一塞,开着车子一直到医院门口。

    “我自己去!”欧阳诺推开车门,很坚持。

    毕玉把车子开到停车场时,眼泪已经迷糊了眼睛。

    不过,他越不让她跟着,她就越跟着!

    这才是她毕玉的风格!

    婚期不到,她不死心!

    一些列检查下来,毕玉全程跟着。

    “你回去吧!我住在医院里比较方便!”欧阳诺道,转身走进他的办公室,里面有一个休息间,面积不大,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毕玉跟着进去,一声不吭的帮他把药物摆放好。

    欧阳诺阻止她的动作,把药物从她手中抢过来,“你这是何必呢?”

    “关你什么事!”毕玉也来气了,“你休息你的,我做我的!”

    “你在这里我怎么休息?”欧阳诺自己把药物放好来。

    “那我出去!”

    毕玉只是出到办公室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办公室已经被欧阳诺的助理打扫干净,破损的椅子也换上新的,井然有序。

    欧阳诺一觉醒来觉得有些饿,准备让助理叫外卖。

    才走到办公室,就看见毕玉睡在沙发上。

    “哎!”欧阳诺叹息一声,终究是不忍心,回休息室里拿了一张毯子,轻轻的给毕玉盖上。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毕玉,睫毛长长的,宛若艺术家刻画出来的两把扇子,五官很精致,素净之中又透着一股子灵气的美。

    她的皮肤不像是林月璇那样,白白的,常年训练的缘故,晒成了小麦色,却有种独特的健康美,是时下最流行的那种美。

    她本该是一个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却因为他,跑来烟城,背后替他摆平那么多事。

    越想,欧阳诺越觉得亏欠了她。

    但那只是亏欠,用不着以身相许。

    欧阳诺甚至想,他要不要用金钱的方式谢谢她。

    处于沉睡中的毕玉完全没有觉察到来自欧阳诺的目光,梦到了她和毕佑的婚期到,她还是等不到欧阳诺,只能眼睁睁的被毕佑牵着手,走进礼堂,欧阳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下来,结婚之后,她再也无法名正言顺的接近欧阳诺,甚至不能轻易离开军城。

    毕家把她养育成人,若她还有良心,就不能做出让毕家丢脸的事。

    一想到这个她爱了那么多年,又追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毕玉忍不住悲戚的落下眼泪。

    欧阳诺看得出神,就见眼泪从她眼角处滑落,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要帮她擦眼泪吗?

    于心不忍,欧阳诺还是走回休息室,拿了一张帕子,细细的擦去毕玉眼角处的泪水。

    就在这时,毕玉的眼睛忽然睁开,抓住欧阳诺的手,往身边一拉,再以一个过肩摔的的姿势摔了出去。

    “啊!”

    惨叫声在办公室里盘旋不绝,欧阳诺狼狈的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这下腰也伤了!

    “对不起!”毕玉连忙把欧阳诺抱起来,抱回休息室,解释道,“我没想到会是你,我还以为……”

    常年训练,她的警惕性很高,以为谁偷袭了他。就条件反射的动手。

    “我去叫医生!”

    欧阳诺疼得差点岔气,竟脱口而出,“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敢要你了吧!”

    走了几步的毕玉身形一顿,心口仿佛被什么重重的砸了一下,塌方了一个口子,血液顺着口子往外喷涌。

    她真的那么恐怖?不就是女汉纸一点,不就是力气大一点,她跟普通的女生又有多大的区别?

    很多时候,毕玉是羡慕林月璇的,虽然有一个不幸的童年,虽然跟时御寒的开始并不那么美好,但她却拥有了时御寒完完整整的爱情。以及一颗宠她无边的心,拥有多少人羡慕不来的最纯真的爱情,哪怕在当时那么激烈得情况下,他们都坚持了下来,拥有今天的幸福!

    欧阳诺才说完就后悔了,她无意的,他伤的只是身,而他却再伤了她的心。

    身体上的伤有药治,但心伤最难治!

    “对不起!”

    但毕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办公室的大门外,听不到他的道歉。

    也不知毕佑是怎么得到消息的,竟翘班跑来看望欧阳诺。

    至于为什么是翘班,欧阳诺猜的,这个时间点,还是上班时间。

    “哈哈哈!这么弱鸡的男生,真不知有哪点好,小玉居然喜欢你!”毕佑毫不掩饰他的鄙视。

    “谁知道呢,小玉就喜欢我这款,像你这样五大三粗的,小玉一辈子都不会喜欢!”欧阳诺反击。

    明明不想再利用毕玉,却看毕佑不顺眼,言不由衷的说了出来。

    真的,毕佑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很欠揍。

    但他打不过他!

    只能用这种被卑鄙的形式来打击他!

    “你……”毕佑脸色一下子晴转阴,难得异常。“我掐死你个死弱鸡!”

    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被别的男人叫做弱鸡,欧阳诺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谁敢这样骂他!

    偏偏一而再的被毕佑挑衅!

    但欧阳诺没受伤时就不是毕佑的对手,何况现在受伤了,哼了哼,“反正小玉喜欢我这样的弱鸡,不把自己变成这样的弱鸡,你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

    毕佑的手僵住了,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看谁能笑道最后!”

    他不敢再弄伤欧阳诺,否则他将会更缠着毕玉,他得不偿失!

    “只要我想。毕玉随时投怀送抱!”

    欧阳诺的话再次把毕佑的怒气挑起,不得不说,这辈子还从来没有人敢这般挑衅他!

    欧阳诺!

    毕佑咆哮着,一巴掌扇了过来,力道之大,若欧阳诺挨打了,只怕才刚刚消肿的脸颊又要变成猪头。

    欧阳诺正想躲开,就看看一只纤细的手截住了毕佑,然后就看见毕玉怒目圆瞪,把毕佑推了出去,“大哥!”

    呵斥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毕玉愧疚的低下头,再抬头时,毕佑已经离开。

    看着毕佑孤寂的背影,毕玉的心仿若被撕成两半。

    一边是最疼爱她的大哥,一边是喜欢了几年的人,谁受到伤害她都不想看到。

    而她,却一再的在这两个人之间的战争中,站在了欧阳诺这一边。

    伤了大哥的心。

    毕玉犹豫了一下子,没有出去追。

    就在毕玉转身走向欧阳诺的瞬间,毕佑目带悲伤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毕玉走向欧阳诺,留给他一个背影。

    毕佑仿佛跌入一个巨大的冰窟,很冷。

    仿佛云空国的气温一下子下降到了零点。就连呼吸都冰寒彻骨!

    毕佑一个人走到第一医院的天台上坐了很久,有些茫然。

    他本意是想毕玉受挫之后,自然会乖乖回到他身边,只有他才能给她最温柔的宠爱。

    可,看着毕玉无微不至照顾欧阳诺的耐心,他又迟疑了。

    他这样做,真的对吗?

    真的不会给毕玉和欧阳诺一个机会吗?

    再次回到欧阳诺的休息室,欧阳诺和毕玉都在,因为欧阳诺摔伤了腰,半躺着靠在床头上。

    看不清毕玉的脸,只能从背影上看到,她在喂欧阳诺吃饭。

    尽管看不见。毕佑能想象到此刻,她的脸上一定充满了温柔,还有满满的幸福。

    只要是关于欧阳诺的,她都格外上心。

    爱情就是这样,不是你付出了多少就一定能够有多少的回报。

    没有出声,他转身离开,就像是没哟来过一样,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曾经来过。

    ……

    看着毕玉为他忙上忙下的端水喂饭,还洗衣扫地,欧阳诺越是过意不去。

    “小玉!其实你不用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是大哥和我把你伤成这样的,不在这里照顾你。你是想让我欠你人情吗?”

    毕玉的心情有些糟糕,毕佑孤单的背影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散,但面对欧阳诺,她总是笑眯眯的,不管欧阳诺怎么说,她都不放在心上。

    “其实是我先挑衅他的!”

    “那他也不该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毕玉才把衣服晾到阳台上,又拿起拖把拖地。

    细细密密的汗水从她额头渗出,欧阳诺心里不是滋味。

    又一次细细的打量起毕玉来,她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家务什么样样精通。

    额,除了做饭。

    不过,结婚以后。可以请个保姆,或者他来做饭。

    不对!

    意识到结婚后他做饭这一点,欧阳诺吓一跳,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怎么了?”毕玉也被吓得不轻,扔下拖把就冲了过来。

    “没!没什么!”欧阳诺不敢说。

    “没事就好好躺着,伤好得快!”毕玉又重新捡起拖把,继续忙碌。

    听她的口吻,欧阳诺都质疑,到底谁才是医生。

    有种感觉,感觉辜负了毕玉,他难受,可接受毕玉,想到月月,他也难受。

    就这样煎熬了几天,也不知欧阳铎和欧阳夫人是怎么知道他受伤的消息,竟然不顾危险,跑到医院来看他!

    欧阳诺又惊喜又惊吓,赶紧催促欧阳铎带着欧阳夫人离开。

    “爸!妈!你们快离开,时御寒有整个烟城的监控,万一被他们发现你们,我现在这个样子,真的……”

    “小诺,妈妈舍不得你啊!”欧阳夫人泪如雨下。

    过着躲难的日子,失去了往日大家族主母的各种优待,现在的她看起来跟一般的四十多岁的阿姨差不多,脸上也失去了往日的高傲和幸福。

    欧阳诺心疼母亲,却无能为力,在时御寒无孔不入的搜查下,能保证两位的安全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根本没法给他们一个优越的安稳的生活。

    “对不起妈妈,是小诺没用,帮不了你们!”

    欧阳诺越想越难过,帮不了父母,需要毕玉来为他出头,回想过去,他也帮不了月月。

    自己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欧阳夫人一心记挂着儿子的伤。丝毫没有注意到欧阳诺眼中暗淡的光,哭个不停。

    忽然,欧阳诺的助理打来电话,“欧阳院长,有大批的奔驰开进医院里,是不是……”

    不用明说,一定是时御寒查到欧阳铎和欧阳夫人出现在医院,前来报仇。

    他和时御寒有一种默契,若时御寒找不到欧阳铎和欧阳夫人,绝不会为难欧阳家的其他人,但若他找到了欧阳铎和欧阳夫人的行踪,是死是活大家各凭本事。

    “爸!妈!你们快走!”欧阳诺很着急。

    相对于时御寒来说。他们是十恶不赦的仇人,但相对于他来说,这是从小把他捧在手心里的父母,他无法坐视不理。

    若能无动于衷,他也不配为人子。

    欧阳铎叹息一声,“我们先走了,你自己保重!”

    欧阳夫人哭得死去活来的不肯走,还是欧阳铎拖着她离开。

    毕玉正好从食堂打饭回来,见状,笑着走到欧阳夫人面前,“阿姨好!”

    欧阳夫人的眼泪流得更凶了,荣华富贵时,锦上添花的排队等,穷困落魄时,能雪中送炭的只有毕玉一个人了!

    “小诺,小玉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你若错过了她,一定会后悔的!”欧阳夫人还是跟着欧阳铎离开。

    她跟欧阳铎是真爱,哪怕跟欧阳铎一起承担那些不属于她的仇恨,她也不曾离弃。

    看着夫妻二人匆匆离开的身影,毕玉心生羡慕。

    不说别的,夫妻本应如此,富贵同享,患难同当。

    “需要我帮忙吗?”毕玉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谢谢!”欧阳诺没有拒绝。

    只怕此生欠下毕玉的。这辈子都还不起!

    毕玉才带着欧阳铎夫妻俩离开,时御寒就带着人追了上来,搜查一番,找不到欧阳铎,心情不好的讽刺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吃软饭啊!”

    欧阳诺前所未有的沉默,一言不发。

    时御寒说得没错,他现在这样,跟吃软饭有什么区别。

    被毕佑打,毕玉出头,父母被时御寒追杀,还是毕玉出头!

    沉默了整整一天,欧阳诺睡不着,身上的伤和心里的难过双重重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终于发了高烧。

    毕玉把欧阳铎带回军城躲藏,再回来时,欧阳诺已经高烧一天不退!

    尽管有最专业的护士照顾,毕玉还是亲力亲为,帮助欧阳诺物理降温,一盆凉水用不了多久就热了。

    整整一晚上,她都在换水,浸湿毛巾,冷敷欧阳诺的额头之间来回穿梭是,忙个不停。

    一夜未合眼,毕玉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血红血红的,跟兔子一样。

    欧阳诺醒来时,毕玉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想给毕玉换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

    毕玉惊醒,“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

    她急切的关心,仿佛冬日里的暖流,注入欧阳诺冰冷的心房里。

    但他却没有说话,半天,才张口道。“我很好!”

    毕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

    欧阳诺抑郁了,这是毕玉始料未及的,看着意志消沉的欧阳诺一天天沉默下去,毕玉想尽办法却收效甚微。

    十天后,欧阳诺的腰伤彻底治愈,能站起来做一下简单的运动。

    毕玉笑盈盈的说道,“诺,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玩,别老呆在一个地方闷闷不乐!”

    “要你多管闲事!”欧阳诺口气很差。

    时御寒和毕佑鄙视的话语历历在目,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用。

    毕玉愣了很久。却耐着性子道,“多出去走走,心情才会好啊!”

    她把欧阳诺的心情不好归咎于欧阳诺的抑郁上,没有多想。

    “要去你自己去!”欧阳诺的口气依旧很冲。

    毕玉似乎习惯了他这样,“我喜欢跟诺一起去!”

    她的声音越是温柔,他的负罪感越重,闷闷的躺床上,拉起被子盖过头顶。

    毕玉见此叹了一口气,“诺,你出去走走,就会发现,其实外面的空气真的很新鲜。”

    欧阳诺不说话,毕玉小心的把被子拉开。

    “诺!”

    欧阳诺忽然把毕玉推开,毕玉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

    欧阳诺显得跟狂躁,“你走!”

    “等你的伤好了我就走!”毕玉爬起来,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你走!你现在就走!”

    “可是……”

    “我让你走啊!”欧阳诺把枕头砸了过来,“马上走,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不走!”毕玉的倔劲儿上来了,“你让我走我就走!你欧阳诺算什么,别以为我爱你,你就能在我的世界为所欲为!”

    嘴上不承认,心里却默许了他在她的世界里横冲直撞。

    欧阳诺去更加狂躁,毕玉的宽容。更让他无地自容。

    “好!你不走!我走!”欧阳诺掀开被子,赤着脚下了床,就往门口走去。

    却迎面撞上走进来的毕佑,毕佑没事,欧阳诺被撞得连连退了几步。

    毕玉嗔怪的瞪着自家大哥,“大哥!诺还有伤!”

    又是她为他出头!又是她保护他!

    他是弱鸡,他是最没用的男人!

    欧阳诺忽然抱着头,蹲在地上。

    “大哥!你先出去!”毕玉慌乱的把欧阳诺抱回到床上,见毕佑不动,再给他一个拜托的眼神。

    “小玉!你跟我走!”毕佑忽然上前来拉着毕玉的手,“别为了一个不能给你幸福的男人浪费青春!”

    “我不走!”毕玉轻易挣脱毕佑。

    其实她是个奇葩,她的身手比毕佑还好。真不是欧阳诺弱。

    “小玉!听大哥的话!”毕佑不死心,“这样一个废物,也不知你看中了他哪一点!”

    毕玉却躲过他伸过来的手,忍不住落泪,字字铿锵。

    “诺不是废物!在你眼中,或许觉得诺很弱,但你只会用自己擅长的跟他比!

    他是打不过你,可论医术呢?这烟城乃至这整个云空国中,又有几个年轻俊杰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大哥,其实诺一点也不弱,你不要拿一个特种兵的标准来评判他!”

    毕玉说的句句在理,但毕佑还是不服。狠狠瞪一眼欧阳诺,“不能保护你的男人,在我眼中就是弱!”

    “大哥!”毕玉道,“你确定你能打得过我?”

    毕佑沉默,他习惯宠着毕玉,但真的打不过她。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诺弱?不是你们弱,而是我太奇葩了!”毕玉把所有的理由都揽到身上,希望欧阳诺能想开一点,开心一点。

    至少看着欧阳诺在听到这句话时,暗淡的眼眸中,忽然闪了闪,折射出点点碎光,让她看到了治愈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