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6章 命运的轮回

    这个她爱了几年的男人,不到最后,她不死心。

    盘桓在欧阳诺眼中的碎光却一点点的暗淡下来,“你大哥说得对,你还是走吧!”

    语气中有令人心酸的哀伤。

    “我不走!除非你好了!”

    毕玉心口一疼,倔强的看着欧阳诺,“撇去其他的不说,我大哥和我把你打成这样,我们就该负责!”

    “我不要你们负责!”

    毕佑把毕玉拉出去,“我说小玉,你看他那个怂样!”

    “大哥!”毕玉甩开毕佑的手,“你说过会给我时间的!”

    “小玉!”

    “让我最后一次死心!”

    毕佑还能说什么,给毕玉一个机会,是他允许的,路是自己选的,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

    “要是他欺负你,随时打电话给我!”

    “打给你又能怎样,你还准备再打他一顿?让他从里到外都受伤?”毕玉道,“若我的爱令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我情愿替他背!大哥要打就跟我打吧!”

    毕佑感到他的世界崩塌了!

    他那么爱她,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又怎么舍得伤她?

    有一瞬间。毕佑感到自己迅速的苍老。

    他那么爱她,她却那么的爱欧阳诺,而欧阳诺却深爱着林月璇。

    几个人都爱得那么深,却都爱而不得。

    命运,仿佛形成一个怪圈,把他们深深的笼罩在其中。

    “你自己保重,我可能要出国考察一段时间!”

    毕佑离开医院,迅速争取了出差名额报告,他怕自己留下来,一定会忍不住再去揍欧阳诺一顿。

    到时候,毕玉更难做人。

    ……

    毕玉把毕佑送出医院之后,回到欧阳诺的病房,欧阳诺已经不在。

    回来的路上没有看见欧阳诺,说明他去了楼上。

    他没有恢复工作,去楼上干嘛?

    想到这段时间欧阳诺的抑郁,毕玉的心脏猛地紧缩,他不会想不开吧!

    用最快的速度跑上楼顶,果然看见欧阳诺靠在天台的栏杆上。

    “诺!”

    毕玉吓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没事!我只是来看看风景!”

    欧阳诺没有回头,而是居高临下的眺望着这座城市的风景。

    毕玉有一句话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他打不过毕佑不是弱,而是那根本不是他擅长的。

    若他很弱,有时候一台手术做下来,十几二十个小时,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怎么行?

    不是他弱,而是那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毕玉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令他茅塞顿开。

    忽然就想到这里来看看风景。

    “你吓死我了!”毕玉哭得像个孩子,还是第一次在欧阳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她真的被吓到了!

    “对不起!”欧阳诺把毕玉拥入怀中,第一次,试着对这个女孩子敞开心扉。

    “没关系!”

    欧阳诺忽然感慨起来,在爱情的道路上,又有多少个对不起得到了没关系的回应?

    回想起来,其实他很幸运。

    尽管没法给予毕玉爱情的回应,但他该对她好一点。

    ……

    自那天之后,欧阳诺就积极起来,对毕玉的态度也在一天天改变,两个人之间也不在一直是毕玉自言自语,偶尔,欧阳诺一个笑话,能逗得毕玉笑得前俯后仰,两个人相处的气氛在一点点的变得融洽起来。

    毕佑回来时,毕玉不在家,第一时间想到第一医院。

    他到达第一医院时,毕玉跟欧阳诺坐在草坪上,有说有笑,远远看去,两人并排在一起,远远看去,竟异常和谐。

    毕佑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却不甘心。

    不等两个人发现,转身回到军城,找到毕夫人,“妈,你能不能想办法让小玉回来?”

    “怎么了?你们不是说要到烟城发展吗?”毕夫人不解。

    “你照做就是,别到时候现成的儿媳妇飞了!”

    毕夫人从小看着毕玉长大,听说大儿子要跟毕玉在一起,欢喜得不得了,乍然听说儿媳妇要飞了,吓得缘由都没问,赶紧给毕玉打电话,“小玉啊!妈妈生病了,你能不能回来看看妈妈?”

    听说毕夫人生病,毕玉丢下欧阳诺就飞回军城。

    毕夫人心虚,装病躺着,没有化妆,素颜惨淡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病色。

    “妈!你感觉怎样?”

    毕玉急切的问道,怎么说病就病!

    “病来如山倒,妈妈年纪大了,身体总会有些不顺!”

    毕玉就留了下来。

    毕玉走的第一天,欧阳诺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孤孤单单的,好像缺少了什么。

    第二天,这种感觉越发明显,以前有毕玉在,他若不开心,她会想着法儿哄他开心。

    她忽然间离开,他还真的很不习惯。

    第三天,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吃着盒饭,欧阳诺开始想念有毕玉在的日子,有个人陪伴着吃饭,总觉得味道要好很多。

    人多吃饭香,他没有往深处想。

    第十天,毕玉一去不返,也没有音讯,欧阳诺心里那种失落感越发明显。

    拿起手机,不经意就翻到了毕玉的名字,拨打了出去。

    等电话接通的嘟嘟的声音传来,欧阳诺才猛然察觉,他正在想念毕玉!

    不不不,他喜欢的是小月,怎么会想念毕玉。

    掐断电话。

    毕玉正陪着毕夫人吃饭,听到电话响了两声,正要接起,又没了声音,没有放在心上。

    等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毕玉翻出未接电话一看,是欧阳诺的名字。竟然激动起来。

    他是不是想她了,才会打来电话?

    急吼吼的拨了回去,却惊觉,她要跟欧阳诺说什么?

    还没有想好措辞,那边跟正在等待她的电话似的,一下子就接了起来,“喂。”

    温润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毕玉激动得眼泪直落,以前这样的声音只有在跟林月璇说话时才有。

    做梦她都不敢想有一天,欧阳诺能用这般温柔的态度跟她说话。

    “喂……”

    一时之间,毕玉想不到说什么,也就激动得喂了一个字。

    “你吃饭了吗?”欧阳诺率先打开话题。

    “吃了。你呢?”

    两个人聊着没有营养的话题,有一句每一句,竟谁都没有想到挂电话。

    “一个人在食堂里吃,没味道!”

    “你就不知道去一家味道好一点的小菜馆啊!”

    “也没味道!”

    “我在的时候,你不也经常吃吗?”

    “现在你不在,就没有味道了!”

    毕玉握住手机的手一顿,这话什么意思?

    是不是她期盼了那么多年,终于要美梦成真?

    “都是一个师傅做出来的,怎么会没有味道?一定是你太挑剔!”

    毕玉娇嗔的冲手机白了一眼,仿佛那就是欧阳诺,带着几分戏谑。

    欧阳诺沉默了许久,他怎么不经大脑脱口就出?还是真的只是因为毕玉不在,很多东西都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这一刻,他的心里很是复杂。

    “你什么时候回来?”欧阳诺问。

    “我可以想象成为你这是在想念我吗?”

    欧阳诺又沉默了许久,毕玉不着急,那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在乎这几分钟。

    但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以为欧阳诺已经挂了电话,都没有等待她想要的答案。

    毕玉看了一眼,电话正在通话中,终究只是压下失望,叹了一口气。“好好吃饭!”

    然后主动把电话挂掉。

    电话这头,欧阳诺心绪万千。

    他真的是在想念毕玉这个人,还是想念她在时的感觉,又或者二者皆具?

    找不到答案,辗转难眠。

    ……

    “小玉,既然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家,不如提前把婚礼办了吧!”毕夫人提议道。

    “什么?”毕玉惊讶,为什么会忽然提前?

    她和毕佑的约定还没有到时间,剩下的时间都耗在陪毕夫人上,好不容易听到欧阳诺有想念她的苗头,好不容易看到希望。

    这个时候毕夫人却忽然提出婚期提前!

    “反正你们也在家。有时间筹办婚礼!”毕夫人道。

    “可是……”

    毕玉吱唔了半天,也可是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玉,其实大哥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妈妈舍不得你嫁到别人家去吃苦啊!”

    毕夫人语重心长,显然也知道一点毕玉和欧阳诺之间的事情。

    “妈……”毕玉想说出真相,却看到毕夫人捂住胸口,“看我这一激动,心脏跳得又有些快了,你们赶紧结婚吧,趁妈妈还能抱得动,帮你们带带孩子。”

    毕夫人的话题跳跃实在太快。毕玉跟不上节奏,上一局还在说婚礼,下一句就说到孩子去。

    不过看着毕夫人神色痛苦的捂住胸口,她还是不敢说出来。

    “那就这么定了,再有半个月就是黄道吉日,就选在那天办婚礼吧!”毕夫人一锤定音,根本不给毕玉解释的机会。

    “妈!”

    她正要解释,毕夫人又捂住胸口,“我感觉胸口有些闷,先去休息一下,你也出去玩一玩吧!”

    毕玉真的不敢刺激毕夫人,回头买了一张去烟城的票,就算这就是结局,她也想得到一个答案。

    为自己这几年付出的青春!

    毕玉前脚离开,毕夫人后脚就走进毕佑的房间里,笑得十分得意,“我就说你这性格找不到老婆吧,要不是老妈我出面,你一辈子都别想把小玉留下!”

    “是是是,老妈出马,一个顶俩!”

    毕佑从善如流,附和毕夫人的话。

    他等毕玉坐上飞往烟城的飞机时,立即追了过去。

    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连老妈都拉来装病为他追老婆,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绝对不会让欧阳诺有机会!

    ……

    欧阳诺的肋骨已经长好,但身体还不适宜长时间操劳,只做了一些简单的管理医院的工作,想要再重新站到手术台上,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距离毕玉打电话过来,已经有三天,可他还是想不通他和毕玉之间,究竟要怎么走。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欧阳诺还以为是助理,“进来!”

    毕玉英姿飒飒,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见到毕玉,欧阳诺心中一喜,“你回来了!”

    他没有忽略带见到她时胸中的涌动,那是对她归来的雀跃。

    难道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心已经悄然发生改变?

    把一个人藏在心里太久,久到形成习惯,习惯得一直以为那个位置还是那个人的。

    直到心跳加快的这一刻,他忽然明白。或许在就在毕玉点醒他的那一瞬间,那个位置已经给了毕玉。

    只是,习惯了林月璇一直还在那里,他不敢相信罢了。

    “我快要结婚了!”

    毕玉开口第一句话,把欧阳诺的心跳炸得失去了秩序,慌乱不堪。

    他已经准备好了要接受她,以后好好的待她,她却说她要结婚了!

    老天在跟他开玩笑吗?

    “是跟毕佑吗?”

    那个男人比他好,过去的他是个混蛋,现在的他也比不上毕佑,至少毕佑能给毕玉一个全方面的支持和呵护。

    而他。只拥有这么一家医院。

    “嗯!”

    毕玉努力的锁定欧阳诺所有的表情,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到焦急,去只看到他温润的笑脸。

    曾几何时,她那么渴望欧阳诺这般温柔相待,但现在,她讨厌极了他这样的温柔。

    她宁可看到他愤怒的说:为什么!

    或许着急的询问,我还有机会吗?

    偏偏他只是笑着对她说,“恭喜你们,记得给我发请帖。”

    “我会的!你记得来!”

    毕玉转身,没有让眼泪在他面前落下。

    从小,在家庭的影响下。她就是女汉纸一枚,从来没有哭过。

    但认识欧阳诺之后,她哭的次数逐量上升。

    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毕玉走出办公室的门口,纤纤的背影竟显得那么的孤寂,欧阳诺忽然感觉心口被谁挖去了一块。

    这种感觉,就连当初时御寒把林月璇带走时,都没有那么强烈。

    “你能留下吗?”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毕玉一顿,接着,巨大的喜悦接踵而至,却没有忘记理智的询问,“为什么要我留下来?”

    只是因为寂寞找一个伴儿的话,那她不相陪。

    “我……”欧阳诺沉思了好一会儿,组织语言。

    看在毕玉眼中,就是他还没想好,为什么要求她留下来,叹息一声,“我来真的只是通知你的!”

    “那我祝福你!”

    欧阳诺眼睁睁的看着毕玉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在门外,想挽留,却生生的阻止了自己的行动。

    他有什么资格挽留她!

    跟毕佑在一起,她的一定会生活得更好!

    毕玉走一步顿一步,多么希望欧阳诺能再喊一声:你能留下来吗?

    她发誓只要欧阳诺再喊一次。她就一定不会问缘由,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但直到她走过办公室门前的走道,走进电梯,也没有再听到欧阳诺的声音。

    电梯门缓缓打开又合上,毕玉的泪水决堤而出。

    再见了,我的诺!

    以后再也不会这么没脸没皮的缠着你了!

    临走之前,毕玉去了一趟海水天堂。

    时御寒去了公司,简素心和林月璇俩每人带着一个孩子,其乐融融。

    毕玉被这样的画面感染了,或许等自己结婚后,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生一个孩子陪自己。

    这个孩子也会像她的父亲那样。是一个温润的男生,有一双神奇的手,能够救死扶伤。

    毕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回过神来。

    她在想什么呢,都结束了!

    郑双见到毕玉来很开心,几个女人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话题很多。

    毕玉道,“我来是想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

    “这么快?”郑双有些惊讶,“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嫁给喜欢的男人!”

    毕玉的笑容有些僵硬,“不是他!”

    林月璇明白了,“若不能双全,嫁给喜欢自己的,总比嫁给自己喜欢的强,至少那个人会一直宠着你!”

    话虽这么说,但谁不想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自己,并为之努力。

    努力过了,也就无憾了!

    “恭喜小玉啊!”简素心不是很了解这些人之间的纠葛,简单的送上祝福。

    “谢谢!”毕玉笑了笑,很苦涩。

    “那婚期定下了吗?”林月璇问。

    “还有十五天,妈妈说那是一个黄道吉日。”毕玉大方的回答,时间过得太快,若能再给她半年时间,她一定能拿下欧阳诺。

    但她不敢刺激毕夫人。

    毕家把她养大,最疼爱她的就是毕夫人,若因为自己的执着让毕夫人受伤,她宁可自己一辈子都不拥有爱情。

    直到此刻,毕玉还天真的以为,毕夫人是担心身体而提前了婚期。

    “时间显得有些仓促啊!”林月璇又说道,“你们之前不说说要明年吗?”

    “妈妈身体不好,就提前了一些!”毕玉有问必答。

    “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毕夫人的身体一向好好的!”

    说话的是郑双,最近林月璇一直呆在海水天堂大门不出,她出去旅游过几次。

    别人眼中的旅游胜地是风景优美的地方,她奇葩的喜欢去参观那些驻扎部队的城市,感受那里浓浓的军队气氛。

    去了一趟军城,偶然机会,听说毕夫人年轻时,也是一位彪悍的女军官,后来生了孩子才慢慢退下来的,但每年毕夫人都会回到部队参加一些集训。

    能到部队参加一些训练的女人,身体能有什么大问题?

    “说病就病,今年的集训都没有去参加!”毕玉解释。

    郑双没有多说,这毕竟是毕玉家里的事情。有些事情,说穿了就不好,反正就算要说穿,那也不应该由她来说。

    “以后你还能经常来烟城吗?”林月璇想起她们合租的快乐日子。

    那时她只有一个念头,赚钱逃去风华国,根本没有爱恨情仇的烦恼,毕玉也很单纯,开课时间混日子,放假时间去训练。

    “来,还想赖在你的海水天堂度假呢!”毕玉笑道。

    那时仔细的观察海水天堂别墅,不仅仅是想抓住时御寒的破绽,也真的存了这样的想法在里面。

    “欢迎欢迎!”林月璇乐意之极。

    海水天堂的风景美过很多旅游胜地。

    尤其是海水,纯净湛蓝,能看到浅海很多鱼类和珊瑚,适合潜泳,烟城政府还准备在海水天堂对面建一个大型游乐场,已经由寒月集团投资建设。

    “那说好了啊!”

    “一言为定!”林月璇道,时凡忽然吵了起来。

    熊孩子,还让不让妈妈愉快的聊天了。

    林月璇把时凡抱起来,放在手里轻轻的掂着,一边掂,一边轻轻的唱着那首妈妈教会她的曲子,“萤火虫萤火虫慢慢飞……”

    妈妈说,虽然萤火虫的光很弱,却能照亮一方世界,在没有月光的夜,给人光明。

    所以她记住这首歌,也希望传承给自己的儿子,希望以后儿子遇事,也要心存希望,哪怕希望渺茫,也不要放弃。

    时御寒忽然出现在海水天堂别墅门口,听着林月璇有些沙哑的歌声。陷入沉思。

    “寒哥哥,妈妈说,萤火虫的光虽然很弱,却能让人在最黑暗的时候看见希望……”

    很多年前,那个小小稚嫩的声音依旧恍如昨天,那么清晰。

    他不是动过林月璇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的念头,但几次他和林月璇都否认了,原因是林月璇一点印象都没有。

    七八岁的孩子,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时御寒的眼睛眯了眯,或许有些人在地牢里过得太安逸了。

    “小月!”时御寒走进去,从林月璇手里抱过孩子,“为什么是萤火虫?”

    林月璇把萤火虫的由来告诉他,时御寒更加肯定,有些事情,有些人做了手脚。

    他没有放在脸上,而是等有空之后,去了一趟临城,别墅的地牢里。

    林法蒂和林发财都被关押在这里,饱受着没有自由的拘禁,林法蒂的精神一天天变差,有时还会出现精神恍惚的状态。

    林发财比林法蒂怕死,早就完全疯了。

    时御寒走到关押他们的私牢前,看见林发财蜷缩字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刺鼻的臭味,嫌弃的哼了哼。

    “我有话问你,说好了,你们可以走!”

    林发财没有反应,林法蒂却是迫不及待的尖叫,“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把我放了!”

    她真的怕了,哪怕出去做一个乞丐,也比被关在这个漫无天日的小黑牢好!

    “你们是不是对林月璇的记忆做过什么?”时御寒道。

    “这个我不知道,得问我爸爸!”林法蒂很乖巧的回答。

    林发财趴在脏兮兮的地上不动,完全就是一个傻子加疯子。

    “别以为装疯就能用那个救命恩人威胁我,林发财,识时务老实回答,你们是不是给林月璇洗脑过!”

    “安东尼路易斯!”林发财忽然说出一个名字。

    时御寒在e国混过,听说过这个名字,那是一个催眠大师,早就十年前就死了,查无对证。

    “是!还是不是!”时御寒失去了耐心。

    林发财忽然站起来,“你会放我走?”

    “永久离开云空国!”

    “是!”

    想不到兜兜转转,找来找去,最想找到的人就在身边!

    时御寒欣喜若狂第一次感叹命运的强大,兜来兜去,他终究找到了她,实现了当年的承诺,照顾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