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7章 世事敌不过时光的沧海桑田

    毕玉真的走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空气里只有消毒水的气味,就连去她的公寓,门都是锁得紧紧的。

    欧阳诺有公寓的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却只看到冷冰冰的家具。

    难道这辈子他都要失去毕玉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心开始慌了,那是当初失去林月璇都没有过的窒息感。

    仿佛失去了她,他便会失去生命一般。

    欧阳诺瘫坐在地上,胸口疼得仿佛就要死去。

    手机响了,显示月月。

    “喂!”欧阳诺很没有精神。

    曾经,每接到林月璇的电话,都足以让他开心很久。

    这一次,无精打采的气氛就连那边的林月璇都听出了不对劲,焦急的说道,“诺哥哥,小玉快要结婚了,你知道吧!”

    “她告诉我了!”

    “你好像不开心啊!”

    “没有,我……”

    欧阳诺竟咽住说不出话来,他不开心,的确很不开心!

    “既然喜欢人家,就勇敢的去追!”林月璇聪颖过人,从欧阳诺的态度就能猜出一二。

    若不喜欢,又何来不开心?

    “她快要结婚了!”

    “不是没结吗?她心里有你,只要你愿意,她随时都会回头!”林月璇鼓励道,她一直很看好这两个人。

    “真的可以吗?”

    “可以!小玉等了你那么多年,你自己想想吧!”林月璇不着急,等着欧阳诺慢慢想开。

    “我知道了!”欧阳诺挂了电话,买了去往军城的机票。

    下了飞机,给毕玉打电话,电话打通,却无人接听,再拨过去,却是关机。

    ……

    毕家。

    毕玉回来就被毕夫人拉去花园里说话。手机扔在桌子上。

    毕佑坐在桌子旁看报纸,听到电话响了,拿起一看,显示“诺”。

    这个字好刺眼!

    毕佑把电话掐断,并清除记录,把欧阳诺的号码拉入黑名单,这才若无其事的继续看报纸。

    “大哥,我好像听到我手机响了!”毕玉从门外走进来。

    “没有,你听错了!”毕佑镇定的说道,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哦!”

    毕玉也没有在意,又出去陪毕夫人说话。

    ……

    欧阳诺拦了一辆的士,“去毕家!”

    “这位先生。您外地来的吧!”的士师傅道,“毕家住在山上,车子只能到山脚!”

    欧阳诺能想象,以毕家在军城的地位,一定会拥有像时御寒那样的大庄园,甚至一整座山都属于他们庄园的范围。

    “那就送我到山脚!”

    站在这座威武霸气的铜门前,欧阳诺心生敬畏,这就是毕家,是毕玉从小生活的地方。

    大气浑然天成,难怪能养成毕玉那恣意大方的性子。

    欧阳诺又一次打了毕玉的电话,还是关机。

    这一次,他明白了。或许毕玉把她拉入黑名单。

    没有门铃,能进毕家庄园的都是事先约好的。

    欧阳诺想了想,打给时御寒,问了毕佑的号码,拨打过去。

    毕佑放下报纸,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眼中的冷讽一览无遗,语气慵懒而高傲,“欧阳院长!”

    “毕警督,我想找毕玉!”欧阳诺直切主题。

    “那你找!”毕佑挂掉电话。

    欧阳诺又拨了他的号码,电话接通就急急的说道,“我找不到她!”

    “关我什么事?”

    “我想见她一面!”欧阳诺说得很急。

    “那就见!”毕佑像是一只抓住老是的猫。很有耐心,却是欲擒故纵。

    “可是我找不到她!”

    “关我什么事?”

    “我希望你能帮帮我!”欧阳诺一点底气也没有,毕佑的心思天下人皆知,他怎么会帮助他。

    但情急之下,他还是忍不住请求。

    “哈哈哈哈!”毕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欧阳诺,说你蠢呢还是说你笨!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要帮你!”

    “求你!”

    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欧阳诺自己都震惊了。

    以他的骄傲,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说出这两个字,就连当初时御寒把林月璇带走,他都没有说过,却轻易的对毕佑说!

    难道在不经意之间。毕玉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重要到尊严都不重要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欧阳诺才忽然间明白,对于林月璇,那是一种对最初心动的执着,执着到最后,形成了习惯。

    当习惯深入骨髓,也就自然的认为那就是爱情。

    毕玉!

    不行,他一定要找到毕玉!

    欧阳诺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蹲守在毕家门前。

    毕家大门有门卫室,见状,连忙上报。

    毕佑接到的上报,冷哼一声,“把人赶走,这件事不要让小姐知道!”

    “我只是在这儿等一个人,不是对你门家有企图!”欧阳诺对门卫解释。

    “每个来刺探消息的人都这样说,每一个坏人都说我不是坏人!”门卫信才怪,何况毕佑让他们赶人,他们不得不照做。

    “我真的不是坏人!要不你们把我抓起来,听候你家毕将军发落?”欧阳诺把双手举到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

    “当我们毕家什么了,快滚!”门卫索性亮出电击棒。

    欧阳诺却不退缩,“你们动手吧!”

    门卫面面相窥,他们这是遇上无赖了?

    真要把人电晕,回头出了什么事,他们还得被训。

    没办法,又请示了毕佑。

    毕佑露出玩味的冷笑,想用被抓进来的方式接近毕玉,门都没有!

    “把人电晕,扔路上去!”

    “可是万一回头他……”

    “出了事我负责!”

    毕佑都放话了,门卫没有顾虑,把欧阳诺电晕,扔到毕家大门外很远的马路上。

    等欧阳诺醒来时,手机被偷,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了!

    耍赖这东西,一回生二回熟。

    欧阳诺跑到毕家门卫室前,大力拍门卫室的玻璃。

    门卫很不耐烦,“你怎么又回来了!”

    “你们把我电晕扔在马路上,害的我被抢劫一光,现在我身无分文,你借个电话让我打给朋友来接我!”

    门卫犹豫,虽然毕佑说出事他负责,但真要出事,谁还能保证什么?

    “我没钱没人接,在这里饿死你们负责吗?”欧阳诺见门卫犹豫,加一把劲。

    “你不会是想打给我家小姐吧!”门卫是个人精,听毕佑的口气隐约能想到欧阳诺的目的。

    欧阳诺一愣,掩饰过去。“你应该能看出我是来找你们家小姐的,你肯定不愿意啊,我打给我朋友,让他接我的,长途,不信你帮我拨号码!”

    现在想起来,他都记不住毕玉的号码!

    门卫将信将疑,欧阳诺又说道,“万一我饿死在这里,警察一定找你麻烦!”

    “你说号码!”

    欧阳诺报了烂背于心的林月璇的号码,门卫贼精贼精的查了一下,是烟城的号码。这才拨出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欧阳诺抢过电话就说道,“月月,现在我在毕家门前,身份证什么都被抢光,我的号码也被毕玉拉入黑名单……”

    门卫越听越不对劲,抢过手机,“你害我!”

    “我怎么害你了,我说出确切地点,朋友才好过来啊!”欧阳诺哭笑不得,太精了,走到距离毕家十几米远的马路旁边等待。

    这边,林月璇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过,毕玉怎么可能把欧阳诺拉入黑名单,把全世界都拉入黑名单,她也不会拉欧阳诺。

    想到过去时御寒常常趁她不注意,拿她的手机把欧阳诺拉入黑名单,林月璇猜到一点,留了一个心眼,换了一部手机打给毕玉。

    毕佑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电话打来,下意识看过去,显示陌生号码,来自烟城。

    是欧阳诺那弱鸡搬救兵还是巧合?

    毕佑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滑下接听键,不着急说话。

    电话这头,林月璇觉察不对,换了一副语气,“毕小姐,您上次在我店预订的货到了,请问是给您送过去还是您前来自取?”

    她以前买酒时本就做服务类的工作,语气学得惟妙惟肖。

    “她不在,你告诉我,我来帮她取!”毕佑不放心,。

    林月璇一听毕佑接的电话,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只是不知道毕玉是被软禁,还是自由的,又或者毕佑接电话只是巧合,“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毕小姐什么人,这……”

    “我是她老公!”那边态度认真,毕佑这边反而放心下来,人家叫毕小姐,结果是个男人接电话,正常负责人的店员都会确认一下身份。

    “那就请先生到xx路x店……”林月璇随意的说了一家时装店的店铺地址。

    “给我寄到军城x路……”既然放心了,也没有必要跑一趟烟城,毕佑说了自己的地址。让林月璇寄过来。

    为了圆谎,林月璇叮嘱那家店的店员,准备准备一套衣服寄给毕玉。

    电话挂上,林月璇忧心忡忡,把时凡扔给郑双,连忙找时御寒商量商量。

    别的事时御寒或许不上心,但听说欧阳诺有脱单的机会,时御寒把工作都放一旁,连忙通过各种关系,想办法帮欧阳诺进入毕家。

    只要欧阳诺喜欢毕玉,把人追到手,就不会一直盯着他的小月,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过!

    毕玉陪着毕夫人在草坪里散步一圈,回到大厅里,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看。

    “刚才有个电话打来,你不在我接了,烟城有个店员说你要的货到了,我让她寄过来。”毕佑立即告诉毕玉。

    毕玉皱眉,她什么时候订了什么货?一点印象也没有。

    大概是太久,她忘记了吧。

    毕玉没有放在心上,而这边,林月璇等了一个小时,不确定手机是否到了毕玉手里,又打过去一次。

    幸好这一次接电话的是毕玉,“小玉啊,诺哥哥在你家门前等了你很久,手机什么都被抢了……”

    不等林月璇说完,毕玉就心情不佳的抢断说道,“月月,我和诺已经成为了过去,我不想见她!”

    爱时轰轰烈烈,死心时,亦覆水难收。

    见面又如何,毕夫人的身体不好,她不想伤了她的心。

    有些感情,终究要成为过去。

    正如那一句。不管曾经有多爱,最后跟你结婚的往往不是最爱的那一个。

    “小玉!诺哥哥他知错了,真的想挽回你,就不能再给他一个机会吗?那么多年你都挺过来了,眼看着幸福就在眼前,你真的不要吗?”林月璇使出浑身解数,就怕毕玉一旦决定,就不会改变主意。

    “我妈妈身体不好!”毕玉哽咽着说道,“二哥和三哥都没有结婚,我想快点结婚生孩子,让妈妈高兴高兴。”

    林月璇沉默了,她知道毕玉和毕家的关系,换了她,她也会放弃最爱的人,让妈妈开心。

    “不管你最后怎么决定,我都祝福你!”林月璇道,“不管你跟谁结婚,海水天堂的大门永远都向你敞开。”

    “谢谢月月!”

    “客气什么!”

    毕玉挂了电话,才惊觉毕佑就在她身后,神色复杂。

    “大哥!”毕玉扯唇笑了笑,“我不想去烟城工作了,你帮我辞职吧!”

    “好!”

    当亲耳听到毕玉说她想快点结婚生孩子时,毕佑的内心是复杂的。

    他欢喜,计划成功了。

    同时。看着毕玉哽咽难过的样子,他的心又疼。

    直到天黑,毕玉都像是没有听说过什么,更不知欧阳诺就在毕家大门外一样,一个字都没有提。

    但越是这样,毕佑越担心毕玉。

    以毕玉风风火火的性子,不可能没有想法,她却把想法埋在心里,把所有阻隔在她的世界之外。

    ……

    天色将黑,军城的雾色越发凝重,下起了淅沥小雨,雨越下越大。欧阳诺站在雨中,巴巴的盯着毕家大门,隐约能看到山顶上璀璨的灯火。

    他开始后悔,后悔过去没有对毕玉好一点,走到今天这一步,终究是他咎由自取。

    雨很大,视线不佳,任新带着人到达时,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欧阳诺。

    欧阳诺不愿意离开,执着的站在雨中。

    “欧阳少爷还是先回酒店吧,毕小姐不肯见你,你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其实任新也是鄙视欧阳诺的,现在后悔了,当初干嘛去了!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时御寒给他发布新的任务,就是帮助欧阳诺挽回毕玉。

    任新就差给时御寒跪下来,打架玩火他在行,这给人牵红线,砸了他脑袋他也想不出办法啊!

    “你们先回去,我再站一会儿!”欧阳诺执拗。

    任新陪着站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个点子,出手奇快,一掌击在欧阳诺的后颈上。

    欧阳诺晕了过去!

    “快来人啊!欧阳二少爷晕倒了!”

    这话是故意喊给门卫听的,赶紧把欧阳诺塞进车里,带去医院,给林月璇打电话,跟她说他的计划,让林月璇帮忙。

    林月璇又给毕玉打了电话,“小玉啊,诺哥哥在你家门前晕倒了!”

    毕玉握住手机的手一顿,他的身体才好。

    “任新已经把人送去医院,要不要去看他随你,有话当面说清楚也好!”

    “我想上次我回烟城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没有必要再说!”

    话虽如此,毕玉心不在焉的,时值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想起了这几年追欧阳诺的心酸,更多的是甜蜜。

    哪怕他只给她一个温柔的眼神,她也会觉得很幸福。

    甚至,她一度认为,她性格刚烈,欧阳诺温润的性子正好互补。

    世事终究敌不过时光的沧海桑田,她真的不敢让毕夫人伤心。

    ……

    翌日,天空放晴,毕夫人提出要去置办一些婚礼所需的物品。

    毕玉兴致缺缺,“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妈妈去办就好!”

    毕夫人爽快的答应下来,“也好,你们年轻人也不懂买什么,你呀,只管做一个美美哒新娘子就好!”

    毕玉淡笑不语,因为不知说什么。

    毕夫人走后,她就站在房间的阳台上,看着山下的风景,隐隐约约能看到毕家门口处站着一个人。

    今天,毕佑没有让人再赶欧阳诺走,因为有时御寒在背后撑腰,他就算赶也赶不走。

    有毕夫人在。他不担心毕玉会改变主意。

    只是,坐在草坪的长椅上,仰望着站在二楼阳台上的孤凄的毕玉,毕佑的心一阵阵难过。

    他以为把毕玉留在身边,不让她吃苦,一辈子好好宠爱她,就是对毕玉好。

    却在看着她人前强颜欢笑,人后独自黯然神伤时,感觉比以前看到她被欧阳诺虐时,还难过。

    毕玉在阳台上站了一天,毕佑就在草坪的上坐了一天。

    毕玉遥望着毕家大门处的模糊身影,毕佑就仰望着她婀娜的身姿。

    一整天。谁都没有主动去找过谁。

    毕佑想起了在他心思表露之前的毕玉,那时的她很喜欢粘着他,每一件心事都跟他说,十分的依赖他,两小无猜。

    可现在呢?

    虽然她决心嫁给他,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快乐和灵动,不爱笑不爱闹,就算陪着毕夫人笑闹,也只是表面上而已。

    他能看到她眼眸的深处,一片死水。

    毕佑问自己,他这样做真的对了吗?

    毕夫人回来时,就看见自家儿子坐在长椅上。有气无力的样子,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还有你小子想不通的事情?”

    “我又不是神!”

    毕夫人在毕佑身边坐了下来,“佑啊,妈妈一直以为你是最聪明的……”

    “那现在呢,觉得我是不是很蠢?”毕佑双手举到头顶上,把脑袋埋入手肘中,撸了粗黑的短发,闷闷不乐。

    “妈妈只想说,强扭的瓜不甜。小玉嫁给你,她会快乐吗?若她不快乐,你会快乐吗?”

    “可我不甘心!”

    “然后呢?用尽手段把她留在身边?”毕夫人道,“让妈妈帮你骗小玉一辈子?你好意思吗?装病这样不能那样不能,以老妈我的性子,装久了,还真的要憋出病来!你好意思吗!”

    一向杀伐果决的毕佑,就连那次政变都能冷静站队的毕佑,忽然间迷茫了起来,他该怎么做?

    放毕玉回去,他不甘心,留她在家里,他们都不开心。

    他陷入深深的挣扎之中,回答不上来。

    毕夫人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多说无益。

    ……

    欧阳诺醒来,发现自己是被打晕了送去医院的,很生气,不顾任新阻拦,坚持站在毕家大门等候毕玉出来。

    一天过去了,进出毕家的车子有好几辆,每一次看到车子出去,他都会焦急的跑上前。拍打车门,求问上面是不是毕玉。

    结果被门卫当成疯子又击晕了几次。

    醒来之后,欧阳诺还站在毕家的门前,发誓要坚持到毕玉出来见他未知。

    这样站了三天,毕玉也在阳台上站了三天,而毕佑则在毕玉阳台对面的草坪里坐了三天。

    毕夫人终于看不下去,亲自出了大门,走到欧阳诺面前,“你就是欧阳诺?”

    如此雍容气度的中年女性,在毕家只有一位,那就是毕夫人。

    欧阳诺礼貌的对毕夫人一笑,“毕夫人好!”

    “你这是何苦呢?”毕夫人轻叹,“跟我进来吧,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

    她比谁都希望毕玉能嫁给毕佑,但她是过来人,深知没有感情的婚姻,要么相敬如冰,最后成为两个熟悉的陌生人,要么言辞激烈,成为仇视的对方。

    不管哪一种,她都不想看到。

    一桩本该美满的婚事,最终成为两个人分道扬镳的起点。

    “谢谢毕夫人!”欧阳诺冲毕夫人温和的笑了笑。

    毕夫人又叹息一声,难怪毕玉会喜欢欧阳诺。他笑起来,像是三月里的春风,能暖到人心里去。

    这样的温和,是自家儿子比不上的!

    只是才走进毕家大门,毕夫人的气势就发生了变化,眸光凌厉,指挥保镖把欧阳诺绑起来,嘴巴用胶带封起来。

    “唔……”

    欧阳诺没想到前一秒钟还明眸善睐的毕夫人,下一秒钟就变身地狱女修罗,震惊的同时,没有防备的被抓住,绑到毕家的杂物房里,扔在地上。

    毕夫人被保镖簇拥着,走进杂物房,一巴掌扇在欧阳诺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