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8章 很爱很爱你

    欧阳诺一脸懵然,端庄温婉的毕夫人翻脸起来,比翻书还快!

    不等他回过神来,毕夫人第二巴掌又扇了过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毕夫人冷然说道。

    “对不起!”

    欧阳诺猜大概是因为毕佑和毕玉快要结婚了,他却横插一脚。

    “一巴掌,是为我女儿!”毕夫人声色俱厉,“她爱你那么多年,你却虐她多年,你可以不爱她,却偏偏选择了伤害她的方式!”

    “第二巴掌,为我儿子,因为你抢了他的最爱!”毕夫人说完出了杂物房。

    抢了毕佑的最爱,什么意思,是答应他和毕玉吗?

    欧阳诺被绑在杂物房里动弹不得,猜不透毕夫人的意思,又不敢轻易的想办法离开,万一惹怒了毕夫人,以后的路更不好走。

    何况,毕夫人教训得对。

    毕玉爱了他那么年,他却选择了最伤人的方式虐了她那么多年。

    理应受到惩罚。

    若惩罚能够抚平毕玉心中的痛,他愿意赴汤蹈火。

    他肋骨处的伤才好不久,绑久了,胸口隐隐作疼。

    白天光线好,毕玉清楚的看到毕夫人把欧阳诺绑入庄园,也不知道怎样了。

    不由自主的,想到他的伤才好不久,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毕玉的身影消失在阳台边上。

    “今天夫人抓回来的男人关在哪里?”毕玉随意找了一个人问了问。

    那人正想回答,却在看到站在毕玉身后的毕夫人之后,迅速改口,“对不起小姐,我不知道!”

    毕玉感觉背后有人,转过身来,见到毕夫人,掩饰好脸上的情绪,笑了笑。“妈妈!”

    走过去挽住毕夫人的手,“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你不也没睡吗?”毕夫人笑得慈祥,抓住毕玉的手,“你跟我来!”

    毕玉没想到的是,毕佑也在,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是看穿了她要去救欧阳诺,等在这里吗?

    “我……”毕玉不知道怎么解释,毕家对她恩重如山,她却一而再的伤害毕佑。

    “这件事是我的主意,不吃点苦就想娶我毕家的女儿,那小子做梦!”毕夫人气哼哼的,对欧阳诺偏见极大。

    毕玉愣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看着毕夫人,好一会儿,激动得语无伦次,“妈妈……”

    “行了,吃里扒外的东西,枉费妈妈把你养那么大!”毕夫人一改过去端庄淑雅的形象,嗔瞪了毕玉一眼。

    “妈妈,我……”

    毕玉不知道怎么解释,但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了下来,扑到毕夫人怀中,抱住她。“妈妈……”

    “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丑死了,那死小子不要你怎么办!”毕夫人擦掉毕玉的泪水,只字不提她和毕佑之间的婚事。

    毕佑坐在沙发的一角上,面无表情。

    毕玉拿不准毕佑的态度,也想不通毕夫人的态度为何会忽然改变,感到些许不安。

    毕夫人白了毕佑一眼,“你别管他,他从小就那个尿性”

    毕玉莞尔,敢说云空国毕大警督尿性的,也只有毕夫人夫妇俩。

    不过。毕玉担心毕夫人的身体,却迅速冷静下来,就算心里还想着欧阳诺,也只能放在心里,“妈妈,我和大哥下个月会如期完婚,至于那个人,我只是想亲自跟他说清楚,再把人放走,别我们毕家欺负他了!”

    说清楚了,以后不再来往。

    “傻孩子!”毕夫人欣慰的拉着毕玉的手坐下来,坐到毕佑的身边。“虽然妈妈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儿媳妇,但扪心自问,你会开心吗?你不开心,佑儿又能开心得起来吗?”

    “与其两个人相敬如冰都最后成为陌生人,甚至翻脸成为仇人,还不如一开始就选择成全,放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久了,佑儿就会释然,也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妈……”毕玉哽咽着,羞愧的低下头,使劲的抹眼泪。

    毕家把她养大,从来没有求过回报,可她也不能一味的只想着自己,婚礼的消息都放出去了,忽然换了新郎,这要让毕家如何收场。

    “妈妈,我和大哥本来就有感情,等结婚以后,感情会慢慢转变成为另一种模式,我和大哥会好好的过一辈子的!”

    “真的?”毕佑晦暗的眼眸一下子亮了,仿佛在雾霾中行走,忽然看到了一片清空,蓝天碧云,希望满满。

    “闭嘴!”

    毕夫人斥了毕佑一句,更让毕玉无地自容,“妈妈,我说的是真的,欧阳诺那么多年,就那样了,再好,能好得过大哥吗?”

    毕佑的眼睛像是大放光彩的钻石,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小玉,大哥再好,是你理想的结婚对象吗?”毕夫人一针见血,“若不是,对你和佑儿都不公平。”

    毕玉沉默了,毕佑明亮的眼眸忽然就黯淡了下去,不管他怎么好,终究不是毕玉心里那一个人。

    可他真舍不得放手,欧阳诺那个弱鸡,能给毕玉带来什么!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毕玉想了很久,小声说道,“听说古时候,男婚女嫁都由父母做主,有些夫妻甚至结婚之前都没有见过面,不照样能过得好好的吗?”

    毕玉不松口,有些感情注定要埋藏在心里一辈子。

    “说胡话!现在是现在。过去能比吗?现在有几个没有感情的人能过好一辈子,闪婚的大多都得闪离。”

    毕夫人拍了拍毕玉的手,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若你能对佑儿产生感情,早就产生了,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只是单纯的把他当作哥哥!”

    毕佑幽怨的看了一眼拆台的妈妈,真的怀疑,毕玉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他这个儿子是捡来的。

    “其实,妈妈身体什么问题……”毕夫人没脸说下去了。联合儿子撒谎骗女儿,说出来她自己都臊得慌。

    毕玉先是一愣,很快的迸发出欢快的笑容,“真的?没事就好!身体健康就好!”

    毕佑的心一沉,这样她就可以没有负疚感的跟那个弱鸡在一起了!

    毕夫人心里不是滋味,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毕玉又说道,“身体健康,接下来得婚礼事宜就全部都交给妈妈了!”

    毕夫人摇摇头,“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倔!婚礼不会有了,除非你真的对佑儿产生男女感情,否则,我做妈妈的都不放心!”

    这是实话,她就怕两个人之间因为没有感情,最后落得相互仇视的下场。

    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若真走到那一步,她情何以堪!

    毕玉看出毕夫人的担心,“我会对大哥产生感情的!”

    但语气中,隐约透着一股不确定。

    她相信,她会做好一个好媳妇,绝对不会再见欧阳诺,给毕家带来闲话。

    唯独感情这东西。谁也控制不住。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毕夫人还能说什么,想了想,“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按照原来婚期明年进行,你们再好好想一想!”

    “不用想了,下个月就结婚吧!”

    毕玉越是着急,越掩盖她不确定的心理,只想通过结婚来压抑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再以后,谁又能预见什么。

    毕夫人叹了一口气,“你再好好想想!”

    说着回了房间。不再参与儿女们之间的话题。

    大厅里只剩下毕佑和毕玉两个人。

    毕玉不知说什么,起身要走,毕佑赶紧喊住,“等等!”

    毕玉讷讷的笑着,僵站着,“大哥有事吗?”

    “刚才你说的是真的?”毕佑问。

    “那一句?”

    “下个月你会跟我结婚?”

    “嗯!”毕玉点头,她不想看见毕佑失望的眼睛。

    “你……开心吗?”毕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毕玉的表情。

    觉察到毕佑的目光,毕玉扯唇一笑,女孩肌肤如玉,纯真的笑颜在灯光的映衬下,仿若露中的娇花,美艳动人。

    毕佑的喉结一动。咽了咽口水,却生生吞咽下去,小心的等待着毕玉的答案。

    “万一我不开心,大哥哄我开心就是了!”毕玉道,“我们一起去跟诺说清楚!”

    毕佑没有多想,带着毕玉走到杂物房。

    杂物房黑漆漆的,打开灯,里面的物品摆放整齐,欧阳诺就睡在地上,被绳子绑得紧紧的。

    饶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看到欧阳诺一动不动的睡在地上,仿若失去了生机,毕玉的心还是狠狠的揪一下,惊呼出声,“诺!”

    急促的脚步出卖了她此时焦急的心里,一阵风似的冲过去,蹲下来,为欧阳诺解开绳子。

    过程欧阳诺没有醒来的意思,毕玉又摇了他几下,“诺!你醒醒!”

    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指尖下欧阳诺的体温高得惊人。

    他发烧了!

    搂过欧阳诺的腰,把人横抱而起,带离了杂物房,甚至把毕佑完全忘记了。

    看着毕玉心急如焚的打开杂物房,再到看见欧阳诺,把人抱走,最后把他遗忘在杂物房里,毕佑心里不是滋味。

    毕玉要他一起来跟欧阳诺说清楚时,他是那么兴奋雀跃,终于能在这弱鸡面前耀武扬威。

    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只要有欧阳诺在的地方,他毕佑就只是空气。

    心口不可抑止的钝痛,却明白,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从一开始毕玉跟他诉说对欧阳诺产生了感情开始,他就不该动了这份心思,还放任这份爱恣意成长。甚至为了把毕玉留在身边,跟妈妈联合起来欺骗毕玉。

    可,若感情能控制的话,那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毕佑失落的离开杂物房,却只看见一道光芒在划破夜空,毕玉驾车离开庄园。

    空气里徒留冰凉。

    毕玉把欧阳诺送到最近的医院,挂号检查开药,一系列忙碌下来,已经是深夜,欧阳诺还没醒来,烧也未退。

    毕玉坐在病床前,看着欧阳诺苍白的病颜。心里泛酸。

    这又是何苦!

    她给过他机会,他没有抓住,又何必再来自讨苦吃。

    时光荏苒,爱也是有保质期的,那个人不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就算心不变,身也等不起了。

    毕玉这才想起,她匆匆离开,还没有给毕佑打电话。

    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出来得匆忙,她没有带手机。

    准备去护士值班室借个电话打回去,却在走道里遇到了僵站着的毕佑。

    “大哥!”毕玉有些意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伤人,便解释道,“等他醒来我们就回去。”

    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毕佑那颗冰凉的心脏瞬间获得了丝丝的暖意,至少不管毕玉对他的感情怎样,在她心中,是极不愿意伤害他的。

    然,她不知道吗?

    越是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真性情,发自内心想去做的事情,做出来了,才是最伤人的!

    他的一颗心脏,仿佛分作两半。一半悲伤,一般暖洋洋。

    “我派个人来照顾他,我们回去!”毕佑道,给助理打了电话。

    毕玉脸色有些僵硬,最终没有说什么。

    等毕佑的人来了之后,跟着毕佑回了家。

    毕佑的心复杂至极,虽然被毕夫人点穿了他的算计,他依然不想失去毕玉。

    却不知怎么再去争取。

    又或者,根本不需要争取,本着报恩的心理,毕玉不会离开,也尽量的离开欧阳诺。

    可他怎么反而就开心不起来?

    回程的路上。毕佑坐的是毕玉的车子,坐在副驾驶座上,毕玉开车。

    看着马路两旁漆黑的夜景,毕佑心绪纷乱,是放手还是紧抓不放?

    这是他这辈子最艰难的抉择,哪怕上次选择站队,他都没有犹豫过,时御寒一句话就让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萧毅泽。

    然而,在对毕玉放手还是抓紧上,他怎么就那么的摇摆不定!

    “大哥想说什么就说吧!”毕玉放慢车速。

    “小玉!”毕佑欲言又止,几次张开嘴巴要说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大哥不用担心,我会努力做好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的!”毕玉说着,回头冲毕佑一笑,又快速扭头开车,“还是说大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好丈夫?”

    “我绝对会是一个好丈夫!”毕佑斩钉截铁,像是宣誓似的。

    “那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

    “我……”

    毕佑的喉咙像是堵了铅块,就是不知该怎么说。

    这明明就是他想要的,可看着毕玉的坚持,他却有种不想这样下去的想法。

    小小的车厢里,气氛明明很好,气氛又是那么的凝滞,仿佛在毕玉的周围。凝出一层看不见的结界,看着她笑得没有防备,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伤到她的心了。

    哀莫大于心死,说的不过如此。

    因为死心了,不会再爱了,麻木了,嫁给谁都是嫁,也就无所谓了。

    他甚至能够预见毕玉接下来二十年的人生,放弃最喜欢的理想,呆在家里,过着一般豪门少奶奶的生活。相夫教子,烧着银子,无聊一辈子。

    自从上次她转调文职,他就感觉到她话少了很多,人也少了许多灵动。

    而如今,她跟灵动真的相见不相识了。

    毕佑长长的叹息,“小玉,你开心吗?”

    “能嫁给大哥,自然开心!”

    毕玉唇角弯弯,可毕佑却看到了一个苦涩的角度。

    心一疼,脱口而出,“你还是跟那个弱鸡在一起吧!”

    他宁可看着她幸福,也不要失去一个真心快乐的她。

    “大哥说的什么话?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这是要抛弃我的节奏吗?”毕玉玩笑道。

    毕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再次被动摇。

    他怎么舍得抛弃小玉,但他又怎么舍得看她不开心。

    “大哥永远都不会抛弃小玉,但大哥忽然觉得我们还是做兄妹最好!”

    毕玉喉咙一堵,发不出声音,大哥,妈妈,每一个人都那么那么的爱她。

    她又怎么舍得让他们失望?

    可她这样,努力留在毕佑这里,心却丢在了欧阳诺那里,对毕佑真的公平吗?

    毕玉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说什么。是走是留,都是一种伤害。

    他们兄妹之间,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为了缓解车里的气氛,她打开收音机。

    沙沙声之后,传来一阵清脆的歌声,是刘若英的那首《很爱很爱你》。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刘若英深情款款的歌声在空气里经久不息,毕佑却醍醐灌顶一般,下了决心。

    若欧阳诺不爱毕玉。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毕玉留在身边。

    若他通过了考验,很爱毕玉,那他也放手。

    有一种爱叫做手放开。

    因为,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放手让你往更幸福的地方飞去。

    下定决心,毕佑在心里做了一番计较,等回到庄园,谎称有事,开车回到医院。

    此时欧阳诺已经醒来,看着他那副弱鸡的样子,毕佑就想把拳头砸在他脸上。

    “弱鸡!”

    其实自己也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毕警督!”与过去不同,今天的欧阳诺十分谦逊,面对毕佑的嘲笑也只是淡然一笑。

    “哼!”毕佑冷冷的逼视着欧阳诺,“你回去吧!小玉不会再见你!”

    “让小玉亲自来跟我说,若之后她还选择你,我祝福你们,若还对我有心,那就对不起了!”欧阳诺不亢不卑。

    怎么说过去他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富家少爷,这会儿虽然落魄,贵族少爷的骄傲依然存在。

    他回视毕佑,“你敢说这件事你没有从中作梗。”

    相对于毕佑,他是弱了一点,但不傻。

    他是医生。毕夫人一出现,他就知道毕夫人身体好得不得了,根本没有病态之相,完全就是在装病哄毕玉留下来。

    “你用不着知道,我来就是告诉你,想做我毕家的女婿,你还太弱。”

    “我会变强!”欧阳诺道,随即想到了什么,喜色显露于表,“我一点也不弱!”

    “相比较于我毕家的每一个人,你就是一只弱鸡!”毕佑毫不客气的点出。

    “那是有每一个人先天性的体格因素存在,而且我从小就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比不上你们是正常的!”欧阳诺迎着毕佑的目光,目色坚定。

    换做以前,他真的会郁闷,但毕玉说得对,这不是他的专业领域,也不是他的天赋,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比,完全就等于自虐。

    他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每个人的天赋不同,你擅长心理学和体术,而我的天赋在医学上,我没必要硬要去跟你们比体术,一个人的强弱与否,不一定是看他能不能打,也可以从其他方面看出来的,比如现任的云空国首相,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你能说他弱吗?”

    毕佑第一次觉得,欧阳诺的口才也不错,竟然能反驳出那么长一串的道理来。

    还句句在理。

    但是,这样就想做他毕佑的妹夫,不可能!

    “就算这样,你还需有自保的能力,云空国治安乱,别万一遇到什么骚乱事件,还得小玉来保护你!”

    “只要不遇上你和小玉这种变态级别的,我就有自保能力,就算遇到了,我还可以这样!”

    欧阳诺忽然从床上蹿了下来,毫无预警的在毕佑派来照顾他的人后颈和后背各点了几下。

    那人手脚抽搐的倒地。

    欧阳诺道,“这个云空国有几个能达到你和小玉那样级别的?”

    毕佑不爽,医生了不起啊,懂得点穴了不起啊,那是我的人,你说动手就动手,人家还照顾过你,你好意思吗!

    欧阳诺软软的在那人后颈和后背上揉按了几下,一边道歉,“对不起,实在是未来追到老婆,为了证明自己,心急了,还请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哥们有事,随时可以找我帮忙!”

    那人哼了医生,不敢说话。

    开玩笑,当着他主子的面讨好一个外人,他不想干了差不多!

    “平时那些歹徒又不是站在原地等你过去点穴,想娶我家小玉,你就得通过我的考试!”

    “不管有什么考验,我都接受!”

    过去毕玉追他,受尽委屈,吃尽苦头,现在也该轮到他为爱付出,去感受毕玉曾经受过的苦。

    毕佑深邃的眼眸微闪,“别嘴把式,回头来真的,现在就走!”

    “好!”欧阳诺没有拒绝,跟着毕佑来到练武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