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79章 对他的考验

    一眼望去,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毕佑把欧阳诺带到梅花张前面,“按照毕玉我爱你这五个字的路线走,一次性走完,中途掉落一次,从头再来!”

    他就是有意要整治这只弱鸡,让他的小玉倒追那么多年,还吃了那么多苦,不连本带利收会理,他不甘心!

    梅花桩,欧阳诺走了整整一夜,不知从桩上摔下来几次,皮青脸肿的,手脚也多出摔出瘀痕来,才终于一次性走完五个字。

    累得趴在地上,动都不想动,洁白的衬衫被汗渍印成黄色,头发因为汗水干了又湿,反反复复,凝结成为一块一块的,看起来,就像是马路边的流浪汉,浑身散发着酸臭味,完全没有公子风度可言。

    就连毕佑都嫌弃的离他三步远就停了下来,“先去休息。晚上完成一百斤负重七公里跑,不能在规定时间之内跑完,从头再来!”

    毕玉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万一遇到危险,他必须拥有背着毕玉逃命的能力。

    哭笑不得,这个社会没有那么乱。

    却也十分认真的对待,万一真那么倒霉,他还真的需要拥有背着毕玉逃跑的能力。

    回到酒店之后,欧阳诺洗了一个澡,吃了一顿饱的,买来活血散瘀的药水抹了一遍,倒头就睡,直到傍晚十分,才头重脚轻的起床。

    昨晚蹦了一晚上,这会儿手脚酸疼得抬不起来。

    用最快的速度吃了晚餐,然后一边休息,一边按摩自己的腿脚,尽量恢复体能,去昨晚的地方。

    背着一百斤的大麻包,欧阳诺的脚步几乎抬不起来。

    毕玉救了他的父母,抱他去医院,种种过往的镜头在脑中来回播放。

    欧阳诺想:若他的后背背的是毕玉,后面有人追杀他们,他还会迈不起脚步吗?

    不会!

    他不会再让毕玉受委屈!

    他错过了一次,不能错过这最后的机会,若错过了,毕家真的不会再给他机会!

    “啊!”

    欧阳诺粗吼着。把麻包想象成为毕玉,脚步生风,疾走到了终点。

    毕佑看着表,不可思议,这弱鸡什么时候变强了?

    其实欧阳诺的一直有参加锻炼,体力很好,就是不懂格斗方式才会被打得那么惨。

    能背着一百斤通过毕佑的考验一点不足为奇。

    但你以为毕佑这么简单就回放过欧阳诺,那就想错了。

    他花样百出,又是远距离游泳,又是打猎,只要是人类发展史出现过的,他都能想出来,把欧阳诺折腾到趴地上不愿意动为止。

    半个月过去。欧阳诺硬生生被折腾得瘦了一圈。

    本来就瘦的人,这会儿看起来更瘦。

    只有欧阳诺才知道,过去的瘦肉,有很多转化成为了肌肉。

    看着瘦,但其实体重只下降了一点点,力量比过去大,精神状态也更好。

    ……

    毕家庄园,毕玉无精打采的浇花,毕夫人不装病了,早就去了部队,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些天毕佑不知去了哪里,每日天黑出门,次日天亮才回来,每天回来都满脸郁闷,又隐隐带着不甘心。

    这不,她今天一大早就起来逮毕佑。

    毕佑才把车子停好,毕玉就走了过来,“大哥!”

    她冲他甜甜一笑,好像比起前几天,笑得更自然,也没有那么苦涩。

    毕佑又心动了。

    毕玉不知道他和欧阳诺之间的约定,一定在尝试着慢慢改变自己。

    是不是这样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毕玉也能爱上自己?

    毕佑的心跳加速,若是这样,他干嘛还要成全欧阳诺。

    爱人的心都是自私的,他毕佑再强,终究不过是凡人,只要自己有机会,又能给毕玉幸福,他绝对不会将她拱手让人。

    “小玉,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毕佑道。

    “大哥,我的辞职报告下来了没有?”毕玉随意扯了一个借口。

    “还没有。”

    “哦!要是下来了,你通知我一声,我去军城警局应聘!”毕玉没有说谎,既然决心留下来,她会把工作全部都转移到这边。

    “不用那么麻烦,我帮你再写一个调职报告就行!”

    “谢谢大哥!”毕玉挽着毕佑的手,“大哥,军城新开了一家早餐店,听说味道很不错,我们一起去尝尝好不好!”

    毕佑的胳膊一颤,忘记了有多久,毕玉没有这样牵着他的手过了!

    自动他表白心迹之后,毕玉就疏离了他。

    可今天她忽然抱着他的手臂,是不是代表着她想通了,真的愿意接受他?

    因为爱,他十分小心。

    平日里的冷静睿智,全部都抛到乌拉瓜国去,眼中只有她的喜怒哀乐。

    “好!”毕佑道,“我先去换一身衣服!”

    军城新来的早餐店的确不错,他们去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很多人排队等待早餐,都只能打包带走。

    “你等一会儿!”毕佑让毕玉坐在车子里,下了车,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进了后厨,不多时,就拿出几分精致的点心,和一份小粥。

    “趁热吃!”毕佑把早餐交给毕玉。

    “大哥你这是不遵守公共秩序啊!”毕玉揶揄道,接过早餐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不吃?”

    “我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毕佑发动车子,送毕玉回去。

    毕玉吃完早餐,把垃圾收拾一下,打开车窗,让毕佑靠边走,在经过一个垃圾桶旁时,停了下来,扔了垃圾,才又回到车上。

    “大哥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方便说吗?”

    “不方便!”

    毕玉没有再问,他们的工作,有时候确实需要保密。

    “这段时间怎么不见大哥准备婚礼,还有五天就是婚期,大哥要给我一个惊喜吗?”

    毕佑不淡定了,心爱的女人一而再的追问婚期。幸福来得忽然之快。

    可他心里却泛起了丝丝不安,好像这幸福是偷来的,来得快,走得也快。

    “婚期还是改明年吧,妈妈去了部队,总不能长辈不在,我们就结婚了!”毕佑随意扯了一个借口。

    两个人聊着自己的婚期,就像是聊着今天天气真好是的,竟没有过多的喜悦,就好像日子就这样,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是哥哥不想跟我结婚吗?”毕玉追问道。

    毕佑了解毕玉的性子,从小到大,只要时她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但他也有自己的自尊,若只是因为报恩,他不稀罕这样的婚姻。

    毕夫人说得对,就算以后毕玉不会做出有损毕家的事情来,那他呢,只怕拥有了婚姻,他会贪心更多,再然后,只怕两个人会越走越远。

    “小玉,你还会想那只弱鸡吗?”毕佑把车子停在路边,小心的问道。

    毕玉原本灿烂的笑脸瞬间僵硬在脸上,她已经尽量的让自己去忘记欧阳诺,为何大哥还会提出来,“大哥放心,结婚以后不会再想了!”

    毕佑心里有了数,重新启动车子,“小玉,你有没有想过,若那只弱鸡不同了,愿意视你为生命,你是否还会回头?”

    毕佑知道的,其实毕玉和欧阳诺之间从来没有过误会,有的只是欧阳诺的不懂珍惜,若欧阳诺把小玉视若珍宝,他们之间将不会再存在障碍。

    “怎能可能?”毕玉伤感的把话题转开,“大哥准备请那些人参加我们的婚礼!”

    “小玉!”

    毕佑再次把车子停下。认真的看着毕玉,“你看着我回答,说不真的能够忘记欧阳诺?”

    “我会尽量忘记!”

    毕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可要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若能忘记,何必坚持了那么多年。

    毕佑把车子开到训练场,“其实这段时间每个晚上,我都在考验那只弱鸡,我以为他会放弃,谁知他竟然坚持了下来,我不得不重新考虑,放你回到他身边。”

    毕玉震惊的看着偌大的训练场,平静的内心掀起一阵巨大的波澜。

    毕佑不会撒谎。这种事情,他更没有必要撒谎。

    可要知道,毕佑就是个魔鬼教练。

    小时候,因为毕佑比她大整整七岁,她没少被毕佑教训。

    随着年龄的增大,毕佑对下属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更何况是死对头的欧阳诺。

    “那他……”毕玉还是忍不住问,“受伤了没有?”

    “受伤了!”

    毕佑盯着毕玉的脸,就见她的瞳孔有一瞬间的微缩,很是紧张,他的心跟着一缩,随即而来的却是释然,终于都说出来。不用那么累得瞒着,也不用担心哪天就会穿帮,毕玉会对他失望至极。

    毕玉却只是淡然的接受,“男人受点伤没事!”

    见毕玉完全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毕佑那颗一直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想做我毕家的女婿,没那么容易!”毕佑带着毕玉走到梅花桩那里,“这是第一个完成的挑战。”

    毕玉能想象欧阳诺东倒西歪的走在上面,再狼狈的摔下来的样子,一定疼到咬牙,却坚持。

    因为她认识的欧阳诺,从来都不会轻言放弃,就像当初为了帮助林月璇逃走,面对强大的时御寒,明知不是对手,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他体力不错,一百斤负重跑一次性通过……”毕佑把这半个月来欧阳诺通过的考验一一的说给毕玉听。

    毕玉一边想象着欧阳诺挥汗成雨的背影,心疼到极点,却又产生了一种怀疑感。

    那真的是她认识的欧阳诺吗?

    曾经的欧阳诺只为林月璇而努力,所有的爱都给了林月璇,真的会为了她毕玉而努力吗?

    “小玉,你考虑好!”毕佑说着,喉咙发紧,若可以,他真的不愿意放手啊!

    “大哥!”毕玉扑到毕佑怀中,放声大哭。

    她该拿什么报答毕家的恩情,报答毕佑的宠爱无边!

    她真的不知要怎么抉择!

    “其实。你不爱我,只是为了报恩而嫁给我,对我,何尝不是一种羞辱,我堂堂毕家大少爷,怎么就沦落到被人施舍的地步?”

    毕佑几乎说不下去,却坚持说完,“若你真的爱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娶你,可是小玉,你能给我想要的爱情吗?”

    这话把毕玉问住了,她给不起!

    月老是不是牵错了红线,为什么她对大哥就没有那种感觉呢?

    又或许,因为从小对毕佑的感情太深厚,那种兄妹情深入骨髓,她才会产生不了男女之情。

    她真的舍不得伤害他,可不管她怎么抉择,对毕佑都是一种伤害!

    “大哥!”

    毕玉泪势磅礴,第一次有种想哭到地老天荒的感觉。

    “好了好了,别哭,再哭就不好看了,虽然我决定放手,但是以后我一定要霸占你内心第一的位置,大哥一定要比老公重要,知道吗?”

    毕玉使劲的点头,泣不成声。

    “好了就收拾好心情,我还要考验他!”

    毕佑露出阴笑,欧阳诺,做好准备接招了吗?

    ……

    昨晚训练了一晚上,欧阳诺睡得死沉沉,却被连续不断的电话铃声吵醒。

    “谁呀!”

    沙哑的声音掩饰不住极度疲惫的精神状态。

    “想要你的女人,一个小时候,拿第一医院的股权转让书来换,不许报警,不许告诉其他人,尤其是去毕家告诉毕家人!否则给你的女人收尸!”

    “诺!别听她的,我有办法离开!”毕玉的声音。

    “喂喂喂!”

    不等欧阳诺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欧阳诺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先是给毕玉打了电话,提示关机,再给毕佑打了电话,还是关机!

    一个小时,他怎么来得及?

    立即给手里的势力打电话下命令,火速飞来军城帮忙找人。

    再去酒店前台找到服务员,要了纸笔,写下没有名字的股权转让书,坐等那个电话再打来。

    焦急不安的的等待着,欧阳诺甚至没有发现那个电话破绽百出。

    第一,匪徒不要钱,要股权转让书,一旦事后报警,很容易被查出来。

    第二,以毕玉的身手和毕家的安保,想抓住她不容易,想要第一医院,直接去酒店绑架他,比绑架毕玉来得简单,又何必绕那么大一个圈子。

    他只知道,过去的自己太混账,这一次,不管对方要什么,只要他有,就一定会给只要毕玉平安,若他没有,创造条件也要给!

    欧阳诺焦躁不安的等了近两个小时。那个电话才再次打来,“出了酒店,有一个绿色垃圾桶,把股权书封存在黑色塑料袋里,自会有人来取!”

    “我要确认毕玉还安全!”欧阳诺说道,总算找回了一点点理智。

    这边,毕佑指挥着属下,一边示意毕玉:该你说话了!

    毕佑犹豫了一下,还是捏着鼻子冲手机里说了句,“不要给他!”

    毕佑担心毕玉露出破绽,干脆的把电话挂掉,只等欧阳诺那个弱鸡快点把股份转让书放到垃圾桶里。

    欧阳诺再打过去,提示关机。

    一点线索都没有,若股权转让书扔进去,对方还是不放毕玉,那他要怎么办?

    云空国道上势力最强的非时御寒莫属,欧阳诺厚着脸皮打给林月璇,“月月,帮诺哥哥一个忙好吗?”

    “怎么了?”林月璇这边,中午抱着时凡去时氏陪时御寒一起吃午饭,便留在公司里,现在正在时御寒的办公室里。

    “小玉被人绑架了,我想请时总帮个忙……”欧阳诺把歹徒的的原话告知。

    林月璇立即安慰欧阳诺,可想想不对,以毕玉的身手,就连时御寒想打赢她都不容易。何况她还听任新说,这段时间毕玉闭门不出,怎么忽然就被绑架了呢?

    “诺哥哥,小玉那么厉害,又一直呆在家里,怎么会被绑架?”

    “我不知道,是小玉的声音没错!打她的电话打不通。”

    “诺哥哥,你先别急,寒会想办法的!”

    挂了电话,林月璇又转告时御寒,时御寒二话不说立即给道上的各路人马通了消息。

    他恨不能马上帮欧阳诺把毕玉追到手,就不会再惦记着他老婆!

    这边,欧阳诺也不敢掉以轻心。打了电话之后,就把股权转让书扔到垃圾桶里去。

    毕佑看着监控里欧阳诺小心的把股权转让书扔进去的画面,火冒三丈,“怎么会有这样的弱鸡,居然不去报案!”

    毕玉没好气的撇撇嘴,“要是他不给,你又会说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其实没那么重要!”

    毕佑无话可说,事实上还真的是这样。

    他怎么看欧阳诺都看不顺眼。

    欧阳诺回到酒店,焦急的等待电话,但那个电话却再也没有响起。

    这个时候,欧阳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若他再不报警,或许会失去最后的机会。

    立马打电话报警。然后去警局做笔录,把手机录音交给警方,又厚着脸皮给林月璇打了一个电话。

    林月璇这边,时御寒也十万火急的查各路人马的动向,却没有一无所获。

    毕家,毕玉看见警员进了酒店,接着欧阳诺跟着警员出了酒店,震惊的睁大眼睛,“大哥,这下要怎么收场!”

    毕佑却不慌不忙的给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轻松解决。

    欧阳诺完全不知自己被蒙在鼓里,做完笔录又疯了一样的去毕家。

    就算毕家知道后会阻止他跟毕玉在一起,他也不敢再瞒着。先救出毕玉再说!

    欧阳诺到达毕家庄园时,门卫认出他,把人拦下。

    “麻烦你们帮忙通知毕家的其他人,你们家小姐被绑架了!”欧阳诺担心门卫不信,还掏出电话录音,以证实自己没有撒谎。

    门卫不知情,拿了欧阳诺的手机赶紧跑到庄园里,找到毕佑,“不好……”

    不是说小姐被绑架了吗?怎么会在家里?

    门卫眨眨眼睛,没看错呀!

    “小姐!大少爷!”门卫把手机交给毕佑,“刚才有个人送来这个,说小姐被绑架了!”

    吓死他,差点就失态的大呼小叫。

    “就告诉他我知道了,还有,小姐就是被绑架了,知道吗?”毕佑把手机送回去,游戏才刚刚开始,欧阳诺,等着瞧!

    不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整治一把欧阳诺,他毕佑的威名何存。

    门卫回到大门外,把手机还给欧阳诺,“我家大少爷说他知道了!”

    欧阳诺疑惑的在毕家庄园门口守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毕佑出门,一咬牙,索性去了飞机场。

    接到他的人,他就迫不及待的下任务。“等会儿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先把毕小姐找到再说!”

    他虽然没有时御寒那么牛,能实时监控烟城的全部,但他的手下里有一个电脑高手,入侵军城的交通系统绰绰有余。

    属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下指令,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整个军城的交通录像便以九宫格的形式出现在屏幕中。

    画面太多,不管他怎么盯梢,都没有发现毕玉出过毕家大门。

    难道说毕玉在很久之前就离开了毕家?

    欧阳诺想着各种可能,这边,时御寒却通过入侵毕家的监控,看到毕玉居然还在家里,十分震惊。毕家要干嘛!

    分明就是想考验欧阳诺!

    万一欧阳诺生气,不要毕玉,回头又来缠着小月!

    不得不说,在爱情面前,就连高智商的时御寒都常常犯傻。

    不想告诉欧阳诺,却在林月璇严厉的目光下,只能乖乖的给欧阳诺打电话。

    “毕玉没有被绑架,而是在家!”

    在家!

    怎么可能!

    时御寒把画面切给了欧阳诺,显示前一分钟,毕玉还真的跟毕佑在毕家的草坪上喝下午茶。

    接踵而来的是巨大的惊喜,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吓得他以为这辈子都要失去毕玉了!

    欧阳诺放下手机,瘫软在酒店的床上,想了很多,想到过去自己对毕玉的无情,更多的是伤害,便能理解毕家的用意。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他条件反射的起身,换了一套衣服,去了训练场。

    而毕佑和毕玉还不知欧阳诺知悉实情,毕佑还在计划着下一步怎么吓欧阳诺。

    毕玉不想继续,爱情是相互体谅相互扶持的,而不是拿来相互考验的。

    “大哥!停止吧!”毕玉道。

    既然放手,就请彻底放手。

    虽然是为了她好,但这样下去,她担心会弄巧成拙。

    不等毕佑回答,毕玉开机,很多林月璇的信息涌了进来,都是关心的话,最后一条,指责她吓死欧阳诺,也吓死所有关心她的人了。

    毕玉给林月璇打了电话,道歉自己的行为,同时也没有想到欧阳诺居然求助了属于寒。

    要知道,欧阳诺曾经最不服气的就是时御寒!

    可想而知,现在的他为了挽回她,做了多少。

    毕玉制止了毕佑继续考研欧阳诺的动作,给欧阳诺打了电话。

    欧阳诺以为见到毕玉时,会很平静,但在很久之后再听到毕玉俏生生的声音。他竟激动得像个孩子,手舞足蹈,“小玉!”

    “诺!对不起!”毕玉把真相告诉他,心跳如雷,等待着欧阳诺生气,或许责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