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80章 还讲什么矜持!

    欧阳诺却说,“要说对不起也该我说,现在我不过是体验一把你以前走过的路而已,你没事,我很开心!”

    没有亲身体验过,就永远不会体会到毕玉曾经经历过的绝望。

    毕玉忽然有种马上见到欧阳诺的冲动,“你在训练场等我!”

    开了车,往训练场而去。

    毕佑上了自己的车子,跟上去,出了庄园大门,转了一个弯,还是回了庄园,他不该再追上去。

    毕玉开着车子一路狂奔,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仿佛奔出天际。

    用最快的速度到达训练场,远远看见欧阳诺站在门口,穿着洁白的训练服,宛若圣洁的圣子,清雅矜贵。

    依旧是她记忆力最爱的白衣天使!

    然,停了车,毕玉却不知该怎么走过去。

    尽管听了这么多,看了这么多,她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欧阳诺心心念念的是林月璇,怎么会爱上她呢?

    一切恍如梦,别走近了,梦碎了,所有的幸福都化作泡影,灰飞烟灭。

    欧阳诺透过车前窗看到里面的毕玉,激动了好一会儿,朝这边走过来。

    “小玉!”

    他的笑容温润如玉,轻轻的叩响了车窗。

    毕玉发现手在抖,半天在把窗子摇下来。

    “小玉!”

    一个坐在车里,一个站在车外,四目相对。

    他眼中又太多复杂的情绪,有后怕,有庆幸。有感恩,唯独没有厌恶。

    毕玉回想起来,有多久没有在他眼中看到厌恶了,似乎从他的抑郁好了之后,他对她的态度逐渐好了起来。

    只不过那时的她习惯了小心翼翼,觉察了,却没有仔细分析。

    如今想来,或许就是那时,他对她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我有话对你说!”欧阳诺打开车门,“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毕玉怔怔的点头,机械的被欧阳诺拉着手,下了车。走到训练成场的一条绿化带上,心里泛起了丝丝的甜意。

    他小心的拉着她在绿化带上坐下来,看着她。

    暗淡路灯光下,他的眸光晶亮深幽,释放出令人无法招架的温柔。

    “小玉!首先,我为以前我对你的伤害说一声对不起。

    虽然,有人说,对不起有用得话,要警察干嘛,但我还是要正式的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过去的欧阳诺是个不懂珍惜的混蛋,现在,他后悔了,想挽回,想弥补,想发自内心的对你好一辈子,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而华丽,像是一场盛大的交响音乐会,听在毕玉耳朵里,能渗入到每一个毛孔里,深入灵魂深处。

    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欧阳诺愿意,她随时愿意!

    可,“你是看我可怜,还是……”

    毕玉不敢确定。若只是施舍,她宁可不要。

    “不是的,不是的……”欧阳诺着急的解释,“一开始的确觉得你把我从抑郁中带出来,我心存感激,可是你忽然说要嫁给毕佑,我的心就像是被捅了一刀……

    那种感觉,就算当初月月跟时御寒走时,都没有这么痛过。

    好像世界末日到了一般。

    我才意识到,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爱上了你。

    而对月月,不过是从小到大形成的一种执念,只不过是自己一直执迷不悟罢了。

    现在,我醒悟了,才发现,对你那么残忍,是害怕面对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只希望,我醒悟得不要太晚,你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欧阳诺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紧张的看着毕玉,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我愿意!”

    “谢谢!”

    欧阳诺一把抱起毕玉,把她拥入怀中,轻轻的,唇点在她的额头上,浅尝辄止。

    借着灯光淡淡的投影,毕玉看到欧阳诺那白皙的脸颊上,折射出淡淡的红晕。

    一怔,他害羞了?

    他常说:医生眼中无男女。

    她还以为他脸皮很厚,现在才发现,原来他比她想象中更可爱。

    “你决定好了啊!”毕玉说道,“跟了我,以后你就不能再想月月了,要对我好,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分出重点,记住重点,并实现!”

    毕玉很霸道的宣誓自己的权利,有种委屈了那么久,终于扬眉吐气的感觉。

    “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到的!”欧阳诺就差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毕玉噗嗤一笑,这么严谨干嘛?

    不过,最初她被他吸引,也是因为他的认真,不管对待工作还是对待生活。

    灯影绰绰,她痴迷的凝望着他。

    欧阳诺同样回望着毕玉,两颗脑袋逐渐靠拢,欧阳诺小心翼翼贴上毕玉的唇。

    却在这时,一束手电筒的光照射过来,训练场的保安循声而来,“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欧阳诺,“我!训练中途休息!”

    连续来了半个月,值夜班的保安对他很熟悉,闻言走开。

    毕玉再抬起头,却见欧阳诺脸上的红色更深,仿佛能去滴出血来。

    想到欧阳诺的过往,又不觉为奇,他本来就一心一意对待林月璇,根本没有过恋爱的经历,纯白纸一张。

    想想毕玉就开心,有一种人,不轻易交心。一旦交心,那就是一辈子认定不会改变。

    “诺,若以后我要求你尽量少跟月月来往呢?”毕玉靠到欧阳诺的怀中。

    他害羞,她主动一些。

    反正也不是主动一两次了,在欧阳诺这里,她还讲究什么矜持!

    少女独有的馨香在鼻息间晕开,欧阳诺的脸在烧,觉得空气有些稀薄,脑袋有些不受控制的往某方面想去。

    “我现在就很少跟月月来往!”欧阳诺道,不由自主的,鼻尖抵在毕玉的发顶上。

    “若我说要求你跟我定居在军城呢?”

    这一点,毕玉不是随口说说的。

    时御寒的势力在烟城和临城最为牢固。在整个云空国,军城却是时御寒唯一无法渗透的城市。

    毕家也有实力在军城保护他的父母。

    现在欧阳诺哪里还有心思考虑那么远,只要毕玉原谅他,他什么条件都答应了。

    “好!”

    他也开始盘算着,手里的资金足够到军城开一家小型的私人医院。

    不过,“这样以后我没法给你太过富裕的生活!”

    他没有时御寒那样天才的商业头脑,只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有那么多钱,不照样只能住一间房一张床,吃三顿?”毕玉在乎的不是这些,“那些真的没那么重要。”

    “小玉!”

    欧阳诺紧紧抱住毕玉,“谢谢你!”

    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他,帮助他度过人生最黑暗的时间。

    “谢我就好好表现吧,想好了要怎么过我爸妈和哥哥那关没?”

    毕玉婆娑着欧阳诺的手,他的手很大,很干燥,给人一种很暖和的感觉。

    无数次幻想着有一天能牵着他的手,散步在黄昏后。

    这一刻,毕玉还觉得有些梦幻。

    “你爸妈凶吗?”欧阳诺问得很小心。

    “怎么,要是我爸妈很凶,你就逃跑了?”毕玉佯装生气。

    “不是的,我在想,要是很凶,我就多准备一些跌打重伤药……”

    越说越小声,毕玉的眼神能把他吃了。“你什么意思?我爸妈是不讲道理的人吗?”

    “不是不是,误会误会!”

    欧阳诺急得冷汗直冒,谁让毕佑那么暴力,把他打到肋骨断,住了两个月医院。

    他以为是遗传。

    看着欧阳诺窘迫的样子,毕玉噗嗤一笑,以前怎么没发现欧阳诺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其实我爸妈很好说话,只要你把我妈妈哄好了,爸爸就好搞定。”

    “哦!”欧阳诺恍然大悟,“明白了!”

    ……

    第二天,欧阳诺回到烟城,把第一医院的股份全数卖掉。拿着得来的资金,跟林月璇告别之后,到军城开了一家小型的私人医院。

    大约一个月后,私人医院走上正轨,毕玉的工作也正式从烟城调回军城。

    而毕夫人也从部队回到家中。

    听到消息第二天,欧阳诺便戴上了自制的一堆美容保健品登门。

    毕家什么都不缺,但女人都爱美,他自制的那些美容产品,比市场上买的效果要好得多。

    毕家大厅里,毕玉挨着毕夫人坐在沙发上,毕佑坐在另一头,紧挨着毕玉。

    而欧阳诺则笔直的坐在另一张沙发。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带着金边近视眼镜,一丝不苟的正经样子,逗得毕玉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毕佑气场冰冷的哼了哼,不发表意见。

    毕夫人上下端详着欧阳诺,许久才发话,“你凭什么觉得能给我们家小玉幸福?”

    “回毕夫人,凭我的双手!”欧阳诺目光坚定,“我会凭着自己的努力给毕玉争取最大的幸福!”

    毕夫人却一盆冷水泼在他身上,“这个社会没有背景,凭着一双手就想缔造神话,无异于痴人说梦!”

    “论财力我是比不上毕家,但富足的生活我还是能给小玉的!”欧阳诺说的很真诚,“请夫人成全!”

    “能给我家小玉富足的人多的是,排队你都能排上一百零几号!”

    毕玉想说什么,被毕夫人压住,小声的斥了句,“矜持!”

    毕玉想为欧阳诺抱不平几句,也只能咽回肚子里,她越解释什么,只能让毕夫人越为难欧阳诺。

    毕夫人是过来人,一眼看穿毕玉的信心思,摇摇头,小没良心的。妈妈这是在帮你要福利懂不懂!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夫人,若外面一百零几号能给小玉幸福,小玉也不会选择我,我能给小玉想要的欢乐!”欧阳诺抬起头,迎上毕夫人审视的目光,身板挺得直直的。

    “哼!仗着我家小玉善良就欺负他,我看你就这点出息!”毕夫人有意刁难。

    “毕夫人,能得小玉倾心,的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的独一无二。

    我不会再欺负她,我知道,空口无凭,我也不会说太漂亮的话,唯有努力去证明,总有一天会让你们看到我的诚心。”

    毕夫人斟酌了一番,“那我等着!”

    “谢谢夫人给我这个机会!”

    毕夫人一怔,倒是一个机灵的。

    其实就性格来说,她还是很喜欢欧阳诺的,他的性格跟他们家人差不多,为人淡泊,却十分护短,一旦放在心上,就会拼命的对这个人好。

    “阿姨,这是我亲自制作的一些美容膏。对养颜有独特的功效。”

    没有女人不喜欢护肤品,尤其是上了点年纪的女人。

    就像是毕夫人这样的,皮肤好,也得保养才好吧。

    将信将疑,结果试了几次下来,发现效果真的好,对欧阳诺的脸色也就越来越好了。

    再后来,欧阳诺在军城稳定下来,并在军城买了两套房子,一套供欧阳铎夫妇居住,一套自己居住,距离毕家庄园只有十分钟路程,倒是方便。

    因为医术精湛,在军城也就逐渐有了名气,结交了不少上流社会的名贵,逐渐融入其中。

    小型私人医院越做越大,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财富积累的目标。

    又在公寓附近的豪华小区买了一座别墅,按照毕玉的喜好装修好,只等毕家松口答应他们结婚。

    因为欧阳诺年轻又单身,有才有财,还长相帅气,迷倒了不少军城的未婚少女,一些大胆的甚至围追堵截,公开告白。

    但都被欧阳诺拒绝了,他到这个军城来,唯一的目标就是毕玉。

    期间,毕家也出面解释了毕佑和毕玉的婚事,留给毕玉和欧阳诺发展的空间。

    毕佑一个人去了都城,仕途很顺,一路升职。

    ……

    一个霞光绚烂的黄昏,毕玉从毕家庄园出来,欧阳诺已经站在大门口等她。

    “今天怎么这么早?”

    “想你了!”

    忽然而来的情话让毕玉心动不已,自然而然的把手放到他的手边。

    欧阳诺握住毕玉的手,感受着她的掌心粗糙的触感,感觉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可听说很多小姑娘都等着你钦点呢!”毕玉眸色熠熠,泛着狡黠的光。

    “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她们啊!”欧阳诺大呼冤枉。

    看着欧阳诺囧急的样儿。毕玉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我真的很干脆的拒绝了他们!”欧阳诺急得抓耳挠腮,“不信你问我的助理,他可以作证!”

    毕玉没忍住笑出声来。

    欧阳诺懵然的转头,发觉毕玉在逗他,放开毕玉的手,在她的腰间处挠了一下。

    “哈哈……”毕玉跑开了,“这里是大马路,你别乱来!”

    “没有乱来啊!”欧阳诺追了出去。

    “哈哈,抓不到抓不到!”毕玉跑出一段距离,回头冲欧阳诺扮鬼脸。

    欧阳诺不禁暗暗发力,争取抓住毕玉。

    两个人字马路上玩玩闹闹的,完全不在意路人的眼光。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

    用毕玉的话来说,她是一个奇葩,一直跑到欧阳诺的楼下,欧阳诺都没有追上毕玉。

    毕玉打开他公寓的门口,欧阳诺就扑了上来,“现在跑不掉了吧!”

    毕玉挣扎了一下,顺着欧阳诺,让他吻住了她的唇。

    两个人腻歪了好一会儿,欧阳诺便走挽起袖子走进厨房。

    只要不加夜班,欧阳诺傍晚都会约毕玉出来压一压马路,顺便去他家。给她做一顿好吃的。

    对于厨艺天赋为零的毕玉来说,坐等男票做饭投喂,简直不要太理想。

    而毕家,毕夫人站在楼顶天台上,看着毕玉和欧阳诺在马路上玩闹,叹了一口气,给毕将军打了一个电话。

    几日后,毕玉和欧阳诺订婚的消息在军城传播开来。

    多少心仪毕玉的富家公子咬牙切齿,纷纷放出消息要找欧阳诺单挑。

    又有多少痴恋欧阳诺的少女心碎一地,却不敢闹到毕家去,只能默默的在心里跟男神说再见。

    ……

    万里无云,军城的气温清爽宜人。

    毕家张灯结彩。高调嫁女儿,红地毯一直从毕家的庄园扑到欧阳诺的别墅门前。

    欧阳诺兴奋的嘴角一直往上翘,根本合不拢。

    林月璇和时御寒一大早就乘坐私人飞机到达,一同前来的还有简素心和季凌风。

    简素心可以理解,他们从小就认识,发小结婚自然要来。

    但季凌风为什么来,林月璇还真想不通。

    不过来者是客,作为欧阳诺的妹妹,林月璇总不能把人轰出去。

    一行人兴高采烈而来,完全不知道,尾随他们而来的还有文柳慧。

    欧阳诺结婚,欧阳铎夫妇俩怎么可能不出现?她要来报仇!

    听林月璇的劝,不参与过去的后辈她可以放过,但当事人,追到天涯海角,她也要报仇。

    时御寒来了,欧阳诺不可能让欧阳铎露面,只能请林月璇帮忙,以妹妹的身份帮忙接待客人。

    时御寒一百万个不乐意,却不敢阻止,万一林月璇跟他翻脸,回去又得睡几晚上书房,所以就算再不爽,也乖乖的带着时凡自己玩去。

    欧阳诺去毕家接新娘子了,林月璇一个人有些吃不消,再后来,简素心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球球自然交给季凌风这个便宜的干爹带。

    “爹地,我要球球!”时凡一岁多,能清晰的表达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被时御寒扛在肩膀上,看到酒店门口,有人在布置装饰的气球,好奇的指过去。

    球球被季凌风抱着,见状,也指着气球。“干爹,我要球球!”

    季凌风看看气球,再看看球球,心想:你就是个球球。

    还是认命的抱着球球走过去,“干爹比你妈妈亲吧!”

    季凌风不忘说简素心的坏话。

    “妈妈亲,干爹是干的!”球球瓮声瓮气的回答。

    季凌风气得鼻子都歪了,小兔崽子,亏得他一有时间就带你玩,有没有良心啊。

    那边,时御寒已经带着时凡拿到一个气球,走一边玩去了。

    季凌风走到门前,对正在打气球的服务员说道:“小姐。可不可以送一个给小孩子玩。”

    服务员见到球球,萌心大动,打了一个漂亮的心形气球,亲自送到球球手上,“小弟弟,拿好哟!”

    球球拿到气球跟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干爹,我们去找小凡玩!”

    两人才转身,就听到服务员和另外一个服务员小声的嘀咕,“好帅啊。”

    “他儿子好萌,长大了一定跟他一样帅!”

    “那是肯定的,儿子像爸爸。”

    “哎哟,我怎么不晚出生十几年。”

    “噗,你还想嫁给人家儿子不成。”

    “爸爸没希望了,儿子总能幻想吧!”

    换做是平时,季凌风一定会回去警告这两个人,可他忽然觉得,以后球球长得像他也不错。

    不对,他只是一个便宜的干爹,怎么会长得像他,他天真了。

    因为两家距离近,欧阳诺便选择了复古式的婚礼,穿上喜庆的红马甲,骑着高头大马。抬着轿子,唢呐声声,吹出喜庆的乐章,前往毕家庄园。

    到了毕家庄园,一切按照毕家的规矩来,先是到毕家的祠堂上香祭拜祖先,拜别了父母,才新娘上轿离开。

    毕玉穿着复古式的凤冠霞帔,坐在轿子上,心绪澎湃,最爱的人也最爱自己,是每个女人最纯真的梦想。

    她曾不敢奢望,却最终坚持等到了这一天。

    有种幸福在胸口满满的,滋涨欲裂。

    因为毕家是军城第一大家族,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不少,就连马路两旁的也站着不少前来看热闹的市民。

    远远的,欧阳铎和欧阳夫人带着大口罩和黑超,混在人群中。

    虽然欧阳诺一直强调为了安全,不要露面,想见儿媳妇以后有的是机会,但今天是他们最爱的儿子结婚的大好日子,他们怎么忍得住不来?

    借着人多混在人群中远远看一眼都好啊!

    但他们没想到,在任新陪着欧阳诺守在毕家门前时,时御寒就让任新在这一段路上安装了无数的隐形摄像头。实时监控。

    欧阳铎和欧阳夫人的身影才出现,就被锁定。

    时御寒的人也借着人多做幌子,悄无声息的靠近欧阳铎。

    文柳慧的人也一直在寻找欧阳铎的身影,见到时御寒的人往一个方向聚集之后,意识到时御寒发现了欧阳铎的身影,赶了过去。

    这个仇,她要亲自报。

    以前不屑暗杀,追求着用最折磨人的方式去杀死,但现在,她只追求让欧阳铎夫妇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百度最新章节)  你的爱情里,我了无痕迹(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