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八十一章 交易

    工地事故的事情到底是谁捅出去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段柔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黑心商人的称呼真的不怎么好听,尤其是她还是个女人。

    段柔让安若昔查了查孙柏林的账户,却发现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所以她就要栽在一个蛮不讲理的男人身上?

    一如昨日,段柔和严肃前往医院,作为代表她只是来慰问伤者,没有别的意思。

    别人说她作秀也好,说她是弥补也罢。

    但是孙柏林的无赖功底不能小看,看到段柔就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段柔大闹。

    “看啊,这就是那个黑心商人。”

    段柔并不在意,“孙先生,我依旧是那句话希望你说话能够思量一下,另外既然你不愿意好好说话,那我来告诉你,我已经报警处理了。”

    孙柏林听闻段柔已经报警,脸上的表情都僵了。

    他没有想到段柔竟然敢去报警,难道她真的不怕他乱说什么吗?

    “你居然报警?你凭什么报警?”

    孙柏林死死瞪着段柔,好像觉得段柔作为一个女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孙先生,你之前带着人偷工地上的材料,我人证物证都在,这次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段柔穿着黑色的羽绒服,怕冷的她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除去套装的伪装,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许多。

    所以孙柏林被这样一个小姑娘威胁的确觉得很没面子。

    “好啊,那我就去警察局说你们的事情,我看警察帮谁。”

    看他打算耍赖到底,身为律师的严肃站了出来。

    “孙先生,凡事讲究证据,如果没有的话,恭喜你将在看守所过年。”

    其实严肃也是威胁他。因为像这样的男人明显是吃软怕硬,若果没有人在背后撑腰,一定不敢做这么多事情。

    孙柏林的确是怕了,突然沉默不语,然后就大闹着说自己脚疼,不想看到段柔。

    严肃让段柔放心,这件事他会帮她跟进。

    段柔脸色有些苍白,这三天她没怎么睡,所以脸色也不好看。

    “有一天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人帮忙。突然之间不敢相信了。”

    身边一下子多了愿意帮助自己的人,段柔的身心一下子就放松了。

    但是她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不敢多发感慨,就赶着回去了。

    严肃也是好心提醒她,“孙柏林把钱看得很重,或许你可以利诱他说出点实情。”

    这是目前最快速的办法,但是也等于是上了孙柏林的当。

    段柔摇头,“他不仅看重钱,而且是吸血鬼,这样一个人只会贪得无厌,不会知足的。”

    她绝对不会助长这样的人的气焰,她非要揪出这个幕后人。

    严肃见她已经下了决心,那就只能在这里帮她撬开这些人的嘴。

    等段柔离开,他的手机响起,料想到他会打电话来,没想到这么及时。

    “事情有点偏离。”严肃毫不介意开口。

    他大概是太了解段柔了,竟然已经猜到了她的决定,看来这两天也没闲着。

    “你让晚查一下孙柏林身边人的情况,要钱的人这个时候没有狮子大开口很有问题。”

    严肃听闻惊讶,他连孙柏林这个人个性都如此了解了。到底段柔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不管不问外面的世界太久了,让他能够做这些的只有段柔。

    等严肃想继续问,那头的电话已经挂了。

    他只能老实让顾晚去着手查孙柏林的事情,相信顾晚听到了也会很惊讶。

    段柔回到了简易的办公室,沈彬和钱经理正在商量这件事,说好不容易平复的村民,最近又开始抱怨了。

    “我记得孙柏林当初补偿款就是拿得最多的一个人,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不会告诉这些村民的,你们现在就把这个消息散出去。”

    段柔觉得最有问题的是孙柏林,没必要拉着这么村民,所以先离间孙柏林和村民之间的关系才是最关键的。

    沈彬明白她的意思,就让钱经理找个可靠的人去散播消息。

    “有件事我想你必须知道一下。”沈彬有些难以开口。

    段柔安静的听他说下去。

    “苏遇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苏遇背着旅行袋出现在了门外。

    “大姐,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

    “你来干什么?你又能干什么?”段柔没好气的开口。

    见苏遇身上还有不少泥泞,气也消了,好歹是自己带出来的人,想着自己的好,也是好事。

    苏遇来这里说带来了好消息,是娟姐和安若昔让他带来的。

    “娟姐说,让你放心,办公室有她。安若昔说,她会用最快的速度找出孙柏林身上的破绽。”

    他一本正经的说完,不止是段柔,连沈彬都笑了。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分明是来搞笑的,不过方才紧张的气氛,如今也得到了缓解。

    “你们这么一本正经的,怎么可能套出话来?看看我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就知道我的杀伤力了。”

    年轻稚嫩是苏遇的资本,他也用事实告诉段柔,他的价值很高。

    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和村子里的老人说说笑笑的,还套出了关于孙柏林的消息。

    “赌,孙柏林喜欢赌,但是一个多月前他不赌了,经常走动村子里,这里的人多半是老人,缺的就是伴。”

    所以孙柏林钻了空子。

    这就是苏遇套出来的话,从那些老人的嘴里。

    有了这个消息,段柔换了方向,让安若昔从孙柏林嗜赌这方面开始查证。

    因为孙柏林这样的人没什么人关注,所以能从网上查询的消息很少,安若昔也不过是从孙柏林儿子的社交网络上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孙柏林的儿子竟然买房了,原本小本买卖只是够他赌博和家中一般开销。

    突然之间像是暴发户一样,给儿子买房,还是一次性付清。

    “老板,而且孙柏林竟然把几年的赌债都还清了。”

    几年都还不清的钱,居然一夕之间都还清了,而且还有能力买房。

    安若昔还以为孙柏林是中彩票了,但是并没有,而且他的生意也是时好时坏的。

    所以这笔钱就是一个问题。而且没有任何银行交易。

    “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孙柏林这样左手进右手出的人,很有可能根本就不在乎银行存款?他应该会比较在意眼见为实吧?”

    苏遇突然开口的话点醒了段柔,他也有个好赌的父亲,他父亲就喜欢捏在手里的现钱,如果和他说银行的钱,他不眼见为实根本不信。

    不知道是不是赌徒的习惯,所以不能摸到的钱都不是钱。

    段柔和沈彬相视一眼,他们的确没有想过现金交易这回事,因为安若昔口中调查出来的钱不是小数目。

    现金交易根本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孙柏林这样的钱精,那就有可能了。

    段柔将自己的想法转达给了严肃,严肃接电话的同时也看着孙柏林。

    孙柏林的眼神在闪躲,刚才墨染也同样打电话来说了和段柔一样的话。

    现金交易,这笔数目能一下子拿出来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不过这两个人竟然这么快就想到了一起。

    “孙先生,我想你应该不想我继续说下去了。”

    孙柏林精瘦矮小的身材,双目也失去了方才咄咄逼人的精光,似乎在思考什么。

    “你以为我怕你们?哼,威胁就能结束了吗?”

    孙柏林打算不认这件事,咬紧牙关。

    严肃冷着一张脸,“可以,但是所有的证据我都会交给警察,如果孙先生到时候还能这么嘴硬自然是好的。”

    他刚才把现金交易说出口,孙柏林的脸色就不对了,再加上他花钱最近的确大手大脚的,种种痕迹已经很明了。

    加上严肃话中带着十足的把握,孙柏林的确开始动摇了。

    严肃起身收拾了东西,“孙先生,我希望你还是慎重考虑我说的话。”

    他留下名片。然后离开了。

    孙柏林握着手里的名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让他做事的人。

    金萧还在打球,心情大好,因为他总算是让段柔和沈彬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挥动球杆,金萧夸张的动作难掩自己的好心情,身边的美女立即贴了上去。

    金萧的助手接到孙柏林的电话,觉得很扫兴,不怎么想接,但是挂掉了一个,接着铃声又响起。

    助手只能无奈的接电话。“这个时候你还敢打电话来?”

    孙柏林赔笑,捂着电话,“老板,我都照你们的做了,但是他们太厉害,都快把我查个底朝天了,现在还找了律师天天跟着我。”

    孙柏林是担心自己被人发现了,不仅难做人,而且后面的钱也拿不到。

    助手觉得孙柏林当初狮子大开口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会办砸?现在害怕了就来找他们?

    “律师?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回答不就行了,律师不可以逼供!”

    助手没好气的回答他。真不知道怎么办事的。

    孙柏林也想啊,但是那个律师好像能将人看穿,他即便是什么都不说,他都能接下去猜出他的想法。

    孙柏林真的怕有一天自己被他看穿了。

    “老板!那个严律师真的很厉害,我真的搞不定!”孙柏林只能耍无赖。

    不过助手听到了重点,严律师?这苏市现在最厉害的律师也姓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严律师叫什么?”助手忐忑的询问。

    孙柏林高举着名片,眯着眼,一个字一个字复述,“严肃。”

    该死!助手挂断了电话,走近金萧,看了一眼他身上的美女。

    金萧知道一定有事他才会这副表情,松开美女,让美女离开一下。

    “什么事?”

    助手支支吾吾的把话说完,“段柔身边卧虎藏龙,竟然连严肃都帮着她。”

    严肃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尤其是前一段时间的慈善之夜,他和明星蓝然出席。

    祖宗十八代都被翻了出来,没想到一个苏城竟然有这么多家世颇厚的人在。

    更让人惊讶的是严肃的能力,年轻。能干,青年才俊,能想到的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但是没想到是严肃居然和段柔扯上了关系。

    先是顾晚,再是严肃,段柔背后还藏着什么人?

    “告诉他别给我乱说!严肃真要有什么证据,就不会和他废话了。”

    金萧警告助手,现在一切都按照他们的想法发展,他可不想因为一个乡下人破坏了他的计划。

    助手点头,赶紧去打电话叮嘱孙柏林。

    金萧也没什么心思去找美女了,而是在想段柔到底有什么本事说动严肃这样的人?

    听说之前有不少人都去请严肃,但是都被他拒绝了,他手上的案子都是自己挑选的,全凭喜好。

    还有那个顾晚,和金惜不清不楚,却又能陪着段柔,这简直不可思议。

    金萧虽然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金老爷子,但是没有结果前,告诉金老爷子也是无用的。

    金老爷子向来只看结果,不管你的过程有多么艰难,他只要结果。

    所以他决定还是等一等再告诉金老爷子。

    墨染放下手里的书。目光定格在电脑上,他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了,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生疏。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这么差遣我,能不能给我点回应?”

    顾晚的声音从笔记本电脑里传出来,显然顾晚的耐心一如往常。

    “在听。”他淡淡回答。

    顾晚说着自己的疑虑,然后希望墨染能够给他一点建议。

    谁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唱独角戏,别说建议了,除了,恩,好,哦,之外他真的没有听到别的回答。

    “你不想帮你的宠物了?怎么好像心不在焉的?”

    沉默了十秒,墨染开口,“再给我三十秒,注意查收邮箱。”

    果然,顾晚的电脑上晃动着邮件的图标,他好奇的打开,里面的内容很精彩。

    “你竟然连国外的人动用了,你不怕他查到你?”顾晚只是提醒他,最近为了段柔,他做的很明显了。

    墨染却执着回答另一个问题,“她不是我的宠物。”

    顾晚佩服他,只能连声说知道了,“还以为你打算光棍一辈子了,现在好了,多了个女人,一个浑身是麻烦的女人!”

    顾晚的语气多少有点无奈,却从来没有阻止过墨染帮段柔,或许自己也做的太奋不顾身了。

    “晚,我睡了。”

    没了墨染的声音。门口却想起了段柔的声音。

    “顾晚,你在不在?”

    顾晚打算合上电脑去开门,谁知道这个时候电脑里幽幽传来墨染的声音。

    “现在十一点半了,你也该睡了吧?晚。”

    不想让他单独见段柔就直说,干嘛还一副很关心他的样子?

    “在,但是我裸睡!明天再说。”顾晚大喊了一声。

    门外很快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远去,段柔还会怕啊?

    “你可满意?”顾晚继续对着电脑开口。

    这时才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

    隔天段柔看顾晚的眼神不怎么对劲,顾晚眨眼,“难道你是在幻想我裸睡的样子?”

    段柔瞪了他一眼,“我是想让你去撬开孙柏林儿子的嘴巴。”

    虽然知道孙柏林背后有人。但是孙柏林显然不肯说,现在连严肃都不肯见了。

    一定是找过那个人通气了。

    “安若昔查过孙柏林的通话记录,很可惜,查不到这个人,因为人家用的是国外号码。”

    苏遇把安若昔汇报的消息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也就说孙柏林除非自己开口,不然他们就没有办法。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用的什么号码?”段柔以为自己听错了。

    “国外的号码,就是不是真实姓名登记的那种电话,满大街都能买到。”苏遇再一次解释。

    但是段柔却想明白了一件事。当初她好像也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就是让安若昔查杭静联系电话的时候。

    和杭静联系的也是一个外国号码,用的相同的手段。

    不过这儿人做得再好,还是被段柔发现了,她打通了安若昔的电弧。

    “若昔,还记得上次让你监视杭静的时候,你发现了什么?”

    安若昔顿时想起了,“一个男人,和她很亲密的男人,老板不会是忘记了吧?你不是说你认识那个男人?”

    当然认识。不就是金萧。

    所以后来她才会提防着杭静和金家的人。

    最终所有人把事情都串联在一起了,如果是金萧在搞鬼那就说的过去了。

    尤其是段柔和沈彬,这两个人可谓是金萧最恨的人。

    之前金萧出国,段柔把这件事暂且放置,现在看来金萧根本就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仇恨。

    “不用担心,有的是办法治金萧。”顾晚大笑着拿出自己的电脑。

    金萧出国是为了金氏竞标,听说结果不错,又为金氏创了不少利益。

    但是从顾晚电脑上看,金萧看来没有凭真本事,依旧是下三滥的手段。

    “金总钱多所以贿赂了人事,竞标根本是形同虚设,这样的罪证如果拿出来想必金萧会损失不少。”

    虽然这对金萧的确有重创,但是也不能解决段柔眼前的困难。

    说白了还是要撬开孙柏林的嘴,他愿意指证金萧才是真事,不然别人只会觉得是他们猜测而已。

    顾晚倒是不担心,一切不是还有墨染在嘛。

    严肃看到顾晚的神色,就知道这件事不是顾晚做的,只有他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这么多证据。

    此时陷入困境中,娟姐从医院来了电话,说那个年轻人已经醒了,就是吓得有点懵,什么都不肯说。

    段柔让娟姐不心急,给年轻人一点时间,让他慢慢开口。

    他们窝在乡下倒是也有好处,那些外界的风风雨雨都与他们无关,就算是把她说的再丑恶,她眼不见为净。

    不过有个人却不这么想,墨染还是不想让自己以往的气息沾染现在的身份。

    拿下象征自己老师身份的眼镜,穿上黑色大衣。头发也有些散乱,踏进医院的大门。

    他想他也许和医院有仇吧,每回找人算账都是在医院。

    抬手看了看时间,病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疲倦的走了出来。

    “妈这就去打饭,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摁铃找护士,要是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再来你也别理!”

    交代了一下,妇女带着饭盆离开病房。

    段柔没有亏待年轻人,单人病房,脱离危险后也是给他最好的环境休养。

    这家人不知感恩。甚至还觉得理所应当。

    妇女离开,墨染走进病房,坐在年轻人的面前,抬手给年轻看表。

    “从你母亲离开病房开始算,大概我们有七分三十秒交谈时间,如果你摁铃我会让你后悔醒过。”

    男人危险的气息靠近,另一只手已经扼住了年轻人的脖子,吓得年轻人抬手摁铃的手放了下来。

    仿佛能够听到自己骨头滑动的声音,年轻人向后挪动。

    “你很早就辍学,家里人是让你跟着孙柏林打工做生意,但是他却带你赌博,你欠了孙柏林的钱,所以才唯命是从。”

    年轻人听闻瞪着眼惊恐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回驳。

    “那天晚上,你们不是去偷水泥的,是孙柏林逼你去做坏事,但是很遗憾,出了岔子最后你自己受伤最重,他说你不用还赌债了,而且还会给你钱。也不会告诉你的家人。”

    墨染继续开口,没有给年轻人太多开口的机会。

    直到这一刻,年轻人才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你……你怎么知道的。”

    年轻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认识,但是他的双眸就像是一面镜子,清楚倒映着自己的窘迫。

    “我喜欢给人选择,一是给你一笔钱摆脱孙柏林,但是我要你把实情告诉穿旗袍的那个女人,二是你什么都不说,继续被孙柏林摆布然后他拿钱你卖命!”

    依旧是两个选择,墨染的习惯,谈判从来不喜欢多废话。

    抬手继续看了一下时间,“我们还有三分钟思考这个选择。”

    年轻人为难的看着他,孙柏林是怎么样的人外面人不清楚,但是他自己清楚,嗜钱如命,欠孙柏林的钱比要他的命还可怕。

    这么好的选择,年轻人眼神晃动之后,立即开口。“我选一,一!”

    墨染起身将装着钱的信封递给他,“你见过我吗?”

    年轻人先是点头,立即改成摇头。

    “回去做点小生意,别想着投机取巧了。”不知道是不是做老师太久了,他竟然也会顺带教育一下年轻人。

    年轻人呆愣愣的点头,然后把钱藏在了枕头底下,回头已经看不到刚才那个男人。

    他下意识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滴答,门开了,是他的妈妈端着饭进来了。

    具体时间他可能不记得,但是他妈出门前他看了一眼时间表,到现在刚好七分多钟。

    想到这里,他的背上瞬间冰冷。

    墨染拉高大衣的领子,准备离开却看到了上楼的娟姐,转身走向了一边。

    更让他没想到倒是,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墨大哥!”

    居然是段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之千金不是傻白甜(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之千金不是傻白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