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7 捉奸

    只是吵了点,与她没关系,反正她就是来找东西吃的,等吃饱就走人。

    楼下的混乱似乎有点越演越烈的趋势,有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众多纷杂的声音之中显得尤为突出。

    “宋瑾瑜出来!”

    宋瑾瑜?慕容金稍稍的竖起了耳朵,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她想不起来了。

    慕容金是个心大的,既然想不起来,她也就懒的想。

    做酱肘子的师傅水平真的不错,这肘子炖的火候刚刚好,炖的时候里面加过了冰糖,带着一点点的甜,将肉香完全烘托了出来,慕容金叹息,人间美味啊!这比她在西域边陲吃的任何酱肘子都要好吃。

    “宋瑾瑜!我知道你把南宫明辉给带这里来了!”那年轻女子继续在外面嚷嚷,接着便是又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砸东西的声音。“把人交出来!”

    “姑奶奶,你可别砸了!”老鸨的声音也穿了过来,都带着哭腔。

    “谁是你家姑奶奶,脸呢?怎的这么不要脸?”那年轻的女子骂道,“你什么身份?也敢称呼我为姑奶奶。来人,砸!砸到宋瑾瑜和南宫明辉出来为止!”

    “人真不在这里!”老鸨高饶着,“别砸了,别砸了!”

    好热闹!

    慕容金慢吞吞的将一个酱肘子吃完,又将桌子上其他的菜都扫平,这才觉得刚才空牢牢的感觉消失了,吃饱万事足。

    她起身,准备出去,可是一开门,就看到大堂里面已经一片狼藉,中央站了一个身穿烟粉色长裙的女子,从穿戴上看,便不是寻常人家的少夫人。她的身侧站了一圈壮实的婆娘,个个手拿烧火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大门的门口围了清一色的壮实家丁,看来是堵着门,不让这院子里的人出去。院子里到处都是探出头来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的,他们也不喝花酒,更不唱小曲了,什么样表情的都有,不过均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不出来是不是?那好,我就挨个屋子搜!”说完,站在大堂中央的那个锦衣女子捞起了衣袖,一提裙摆就朝边上走去。

    “搜不得!”老鸨已经要给跪了,忙不迭的拦去了她的身前,“都有客人呢!”

    “都砸了这么长时间了!就是生个孩子都生出来了!更何况就是做那种事情!”那少妇倒是一点都不惧,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她话音一落,就惹得院子里一阵低声的哄笑。

    “笑什么笑?”那少妇吼道。

    这位是来青楼抓奸的,慕容金看了两眼就看明白了,她才刚刚回京,不适宜参与到这种纠纷之中,况且现在她处的地方也着实的尴尬,她是无所谓啦,不过家里还有一个曾祖母,要是自己来这种地方吃东西的事情传出去,将她气出个好歹来,倒是有点不太好了。

    慕容金转身回到了房间,看了一眼,坑爹了!

    她本是想跳窗户走的,哪里知道这屋子根本没窗户!

    见鬼了!

    她再度转身,准备光明正大的索性从门口出去,现在见过她的人不算多,而且她一身的男装,应该可以混出去。她这边一开门,就看到有两个人蹲在了她的门口,锦衣华服的,就是这表情和动作着实的有点猥琐。

    慕容金瞪大了眼睛,这两个人怎么蹲在她这门口跟两只哈巴狗一样?

    还没等她说话,手里就被人塞了一个金元宝,沉甸甸,金灿灿的。

    “帮帮忙,兄台!”塞给她金元宝的人,蹲在地上,抬头看着她,双手抱拳,一脸的祈求之色,“帮我们掩饰一下,事后还有重谢!”

    说完,也没等慕容金答应,他们两个手脚并用的爬入了慕容金包下的房间里面去。

    慕容金……什么情况!

    她看了看手里的金元宝,慢吞吞的也跟了进去。

    两个人进了房间,东看西看,愣是没找到藏身之处,这房间里简单至极,一个吃饭用的圆台,一张床,仅此而已,就是装饰的比较华美,就连个衣柜都没有!

    “该死的,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其中一人急的挠头,回眸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慕容金。

    哇,好俊俏的小哥,那人的眸光一亮,上下的将慕容金一顿打量,这一身的帅气利落,还真是少见。

    慕容金也在打量那个朝她看过来的人。

    好漂亮的一个少年,应该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皮肤比外面的大姑娘还要白,如雪一般,一双眼睛是天生的桃花眼,眼梢微微的勾起,带着天然的媚人弧线,注视你的时候,会有一种温情脉脉的感觉。即便是在懊恼和焦急之中,眼底也存着几分温润之气,一副谦谦公子,如珠如玉的模样。他的唇色略淡,不过却是好看的粉色,唇形饱满而优雅,唇尖微微的翘着,有种叫人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他的身量与慕容金一般的高矮,一袭天青色的长袍滚着银色的窄边,一条玉带将他窄紧的腰身勾勒出来,显得臀部十分的翘,双腿也更加的修长。少年风华天成,温润媚人,混合了青涩与成熟之间,惹人无限遐思。

    就连慕容金也稍稍的愣了一下。

    “我在哪里见过你?”慕容金迟疑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宋瑾瑜一怔,随后摇了摇头,他可不记得他的狐朋狗友名单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哦。”慕容金一挑眉。

    可是她觉得这人有点似曾相识,具体哪里见过却是想不去来了。

    她多年不在京城,应该是不认识这人,慕容金马上就释然了。

    “哎呀,你们还在聊什么!赶紧想办法,那恶婆娘马上就要杀上来了!”另外一个华服少年跺脚急道:“合着那不是你家媳妇,你是不担心!”他与先前那位差不多的年纪,稍稍的矮了一点,也是容貌俊美,只是因为着急上火,所以显得脸色有点发红。

    “早叫你不要那么早成亲,你不信!”宋瑾瑜也跺脚道,“现在好了!出来玩一下都被管的死死的,她管你也就罢了,干嘛连我一并捎上!”

    “我不是打着你的名义出来的吗?”那人急道,“现在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吗?赶紧想办法啊!”

    “你干脆出去被她打一顿得了!”宋瑾瑜摊手说道。

    哦。那个刚才和自己说话的便是宋瑾瑜,而这位着急上火的应该就是南宫明辉了,外面那个砸了院子的少妇就是南宫明辉的夫人没跑了。慕容金很快就梳理了这几个人的关系出来。

    “凭什么啊!”南宫明辉跳脚叫道。

    “就凭无毒不丈夫。”慕容金略带薄凉的说道。

    “对!”宋瑾瑜表示赞同,他欣喜的看向慕容金,怎么他就没想到这个词呢!“死你一个总比死我们两个强!”现在正是应该卖队友的时候。

    “我真是……”南宫明辉气急败坏,“有你插嘴的地方吗?”他拧头看向了慕容金,骂道。

    “这里好像是我包下的房间。你说呢?”慕容金咧嘴一笑,随后她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南宫明辉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什么都没看清楚,就被人拎起来直笔笔的扔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南宫明辉在空中手舞足蹈着,“救命啊!”完了完了,被人从二楼扔出来,不死也要摔断腿了,就在南宫明辉以为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他安全的落地了。

    南宫明辉呆若木鸡,良久都没回过神来。

    “喂。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慕容金半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对正在搜一楼房间的少妇说道。

    少妇闻言探出头来一看,南宫明辉一脸懵逼的站在院子中央,还傻着呢,少妇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拎起裙子,冲过去,一把揪住了南宫明辉的耳朵,“哈!你还真在这里!”

    耳朵吃痛,南宫明辉终于回过神来,“臭婆娘!你想干嘛!当心我休了你!”

    “休我?”少妇单手拧耳朵,单手插腰,“好啊!你试试看啊!不过没休之前,先和我回家算算这笔帐!”说完她就拽着南宫明辉朝外跑。

    南宫明辉耳朵被人拽着,不得不弓着身子跟出去,一路的惨叫不止。

    正主都走了,那些跟着来的婆子和家丁也就都跟了出去,留下了一院子的狼藉和一堆看热闹的人。

    既然都散了,那她也可以走了。

    慕容金将刚刚被人塞到手里的金子收到袖子里,缓步朝楼下走去。

    “兄台兄台。”她刚走出院子,就听到身后传来呼叫的声音。

    “叫我?”慕容金停住脚步,回眸,宋瑾瑜追了出来。

    “是啊。”宋瑾瑜跑到了慕容金的面前,停住,“敢问兄台尊姓大名啊?”

    “干嘛?”慕容金微微的一笑,“想要报答我啊?”

    “交个朋友啊。”宋瑾瑜笑道,“刚才看兄台的身手,哇,好厉害!”那双桃花眼里泛起了点点的星光,煞是好看。

    慕容金见他说的真诚,本想将自己的名字说出,但是一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就还是摇了摇头,“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她转身继续朝前。

    “兄台就连个名字都不能说吗?”宋瑾瑜亦步亦趋的跟了过来。

    “我坑了你的好友,你却还要来问我的名字。”慕容金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是要打我闷棍的样子?”

    “哪里哪里。”宋瑾瑜一怔,随后笑的更厉害了,“兄台好幽默。”

    “实话实说而已。好了,你别管我是谁,我们大概也不会再见。告辞!”慕容金耸肩,说完她拔地起身,几个跳跃,就已经将宋瑾瑜给甩了一个没影。

    “喂!”宋瑾瑜追了两步也就停下了来,这根本就追不上啊!

    嘿!宋瑾瑜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眼底笑意更浓,有意思,只要是在这京城,还没有他宋瑾瑜找不到的人!

    慕容金回到房间,可是让一众都急坏了的丫鬟们松了一大口气。

    刚才她们一个个的都快要憋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夫人。

    现在慕容金回来了,大家的心才算是重新落回了肚子里面去。

    不过到了第二天早上,众多丫鬟们就又开始闹心了。

    这一大早,大姑娘又不见了!

    作为史上最没存在感的丫鬟群体,大家都无语望天。

    好在慕容金不是失踪,她还是留了一封信在桌子上的。

    丫鬟们将这信送去了长乐侯夫人那边,这才算是交差了。

    慕容金有军职在身,自是不可能如同寻常女子一样整日在家。

    不过她现在是京城最最有名的人物,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关于她的话题。

    国子监中,南宫明辉捂着一只被打青了的眼睛,略有几分瘸拐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屁股才刚刚触碰到凳子,他就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惹的大家一阵哄笑。

    “笑什么笑!”南宫明辉嚷嚷道,“没见过人家摔跟头?”

    “拉倒吧!你昨天被你家娘子追去春熙院的事情都已经传来了。”有人拿南宫明辉打趣道。

    南宫明辉一咬牙,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宋瑾瑜。

    宋瑾瑜赶紧一摊手,”不是我说的!”

    “哈哈。”大家又是一阵的哄笑。

    宋瑾瑜也忍不住跟着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太不厚道了!南宫明辉心底憋屈,他都这副模样了,这人还笑的出来,他忍不住哼哼了两声,“旁人有资格笑,你又有什么资格笑我?”

    “我为何不能笑?”宋瑾瑜拿书抵在唇下,桃花眼一弯,“我又没娶妻在家,家中无悍妇。”

    “慕容金回来了,你不会不知道吧。”南宫明辉嘿嘿了两声,十分恶意的说道。

    他话一说完,整个屋子里国子监的学子们就将目光刷的一下全数落在了宋瑾瑜的身上。

    宋瑾瑜的嘴角抽了抽,“那个婆娘回来,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坐在宋瑾瑜前面的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陈昭转过身来,饶有兴趣的说道,“我昨儿听我爹说了,皇上有意替慕容金指婚呢!”

    “哇,给那个母老虎指婚?”大家全数哗然,“这谁要是娶了她的话,岂不是比南宫明辉还要惨?”

    这声音一出,当下就有人随声附和。

    不过还是有声音不赞同,“非也,非也!你们是没看到慕容金现在的样子!”

    “她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宋瑾瑜不屑的撇嘴,还能长什么样子?不就是一副黑狗熊的模样?小时候就和黑铁塔似的。

    “哎呀,反正我是形容不出来!”那人想起昨天见到慕容金那帅气明媚的面容,脸不由红了起来,心也忍不住多跳了两下,“是一种混和了帅气与张扬的美!美人在骨不在皮,现在的慕容金从皮到骨,都美!”他一边回想,一边形容道。他是荣恩伯的小儿子虞意涵。

    “真的假的!”他这话一出,宋瑾瑜就是稍稍的一愣,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起昨夜间的那位。

    想什么呢!

    宋瑾瑜很快就驱散了慕容金在自己脑海之中的印象,那位明打明就是个男子,而慕容金却是一个黑炭一趟的死胖子!

    哼,就算现在变瘦了,能好看到哪里去?

    宋瑾瑜不屑的撇嘴,“她就是美上天去,也和我没关系!”

    “你们家和他们家的婚约到底解除没有?”有人很八卦的问道。

    “废话!当然解除了!”宋瑾瑜瞪眼,“当年还是陛下让陈昭的父亲督办的!哪里有假。”

    “那就是我可以找人去提亲了?”虞意涵眸光一亮。

    “不怕死的就去呗!”宋瑾瑜嘿嘿笑了两声,带着几分微凉之意。“她比你年纪大!”

    “那怕什么?”虞意涵想起昨日她将花盆放在自己的身侧,还温润的对自己说了一声小心点,脸就又红了,“女大三还抱金砖呢!”

    宋瑾瑜的唇角撇的更加的厉害,眼睛是被屎糊了吧!

    ”我倒是听家里的大人说,这慕容金现在圣眷正隆,她的祖父,父亲和母亲都是战死殉国的,她自己又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所以陛下对她十分的恩宠。谁要是能将她娶回来,家族荣耀呢。”

    “她手中还有京畿守卫权!”

    “一个女子罢了,官阶大,年龄大,看不出有什么好的来。”

    “那也不是这么说,很多人都说慕容金很漂亮。”

    “浅薄。”

    “你不浅薄,你将来去娶个丑的回来看看?”

    国子监里其他人现在争辩了起来,倒是将宋瑾瑜和南宫明辉晒到了一边。

    宋瑾瑜拿着书卷成卷,轻嗑着自己的下颌,眼神瞟向了窗外。

    南宫明辉看到他满怀心事的样子,忍不住凑过来问道,“怎么了?听到人家讨论你家前任媳妇,不乐意了?”

    “我?哈!”宋瑾瑜轻笑了一下,“谁愿意娶她,谁去,爱谁谁,只要不是我就好了!”

    “对了,你想不想见她啊。明日陛下设宴款待羌人王子和公主,咱们可是都收了帖子的,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谁要见她?别在我面前提她行不行?倒霉不倒霉啊!”宋瑾瑜不耐的挥手。

    也对,那宴会祖母是言明了要父亲带他去的。

    他如今也年龄不小了,遇到这种事情,祖母总是要父亲带上自己,为的也是让他相看相看有没有哪家中意的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将军三嫁(百度最新章节)  将军三嫁(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