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08 她满身是伤

    长乐侯府里面也是为了这事情在愁呢。

    今日接的皇宫里传出来的帖子,长乐侯夫人就傻眼了。

    接风宴居然设的这么早,就是想给慕容金做衣服都来不及,原是想着哪怕是出重金找来一帮绣娘连夜给慕容金赶制一套,哪里知道这一大早慕容金就没影子了。

    长乐侯夫人的脸都急白了。

    她不得已打发了人去骁骑营问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得到的回复是等将军忙完了,自然会回府。

    哈!长乐侯夫人都想撂挑子了!忙完是什么时候?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要是人晚上回来,还怎么来得及做!

    她只能急中生智,找了一个与慕容金身量高矮差不多的男子来,让那群绣娘赶紧量体裁衣,先将大概的外形赶制出来,其他的等慕容金回来再慢慢调整。

    慕容金晚上回来的时候,就被长乐侯夫人追在屁股后面量尺寸。

    “二婶不必这么麻烦。”慕容金被人摆弄着,又是伸胳膊,又是伸腿的,无奈的说道,“去陛下的宴会,我有衣服的。”

    “什么衣服?拿出来让二婶看看。”长乐侯夫人说道。

    今日是有军营里面的人送了一只大箱子过来,说是将军的私人物品,她就叫人将箱子抬来了心兰苑了。

    慕容金打开了那个箱子,长乐侯夫人好奇的过来一一将衣服拣出来查看,这一看下来,脸又黑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倒是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全了,可是没有一件不是男子的装束,而且颜色多为黑色和深蓝色,布料也都是棉布的,一件丝质的都没有。

    “就这些?”长乐侯夫人问道。

    “恩。”慕容金点了点头。

    长乐侯夫人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想想侯府里面的姑娘,就算是个庶出的,随便哪一个站出来,也能整理出十箱子的各色衣服。料子不管是什么,总归跑不出绫罗绸缎。

    而慕容金,好好的一个侯府嫡长女,这么多年下来,却只有这一只木箱的东西。

    长乐侯夫人的眼眶就有点发红了。

    “你二叔总说你在外面辛苦。”长乐侯夫人,“我今日见到这箱子衣服,才知道你过得哪里只是辛苦?”她捏着帕子去沾自己的眼角,“大姑娘既然回来了,就不要过那种日子了,咱们和陛下求求,你解甲回来,好好的享享福。只要有二婶在,断然不敢有人敢亏了你。”

    慕容金见二婶掉豆子了,心底也是一暖,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关怀过她了。

    军营里大家对她都不错,但是一群大老粗,能指望他们做点什么出来。

    “二婶言重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慕容金耸肩笑道,“都习惯了。”

    “好孩子。”长乐侯夫人拉着慕容金的手,“打今日起,二婶负责好好的打扮打扮你。”她低头看了看慕容金的手,“你看看你这手,粗糙的都快和男的一样了。麝月,去打一盆温水来。”

    “是。”麝月被点名,终于感觉自己有点存在感了,忙不迭的屈膝应了一下,屁颠的跑了出去,剩下的三个大丫鬟羡慕的看着麝月的背影。

    不一会,温水打了过来,长乐侯夫人拉着慕容金的手按在了水盆里,“以后每天晚上回来就先这么泡一会,等老皮泡软了,再一点点的修去,拿羊脂膏涂了,再带上一副真丝的手套睡觉,等第二天起来,你会发现手会白嫩很多。”

    慕容金哭笑不得,她就一舞刀弄枪的,要那么细嫩的手有什么用?不过长乐侯夫人一片好心,她也不忍心就这么拂了,还是乖乖的按照长乐侯夫人的话去办。

    “还有你这脸上和身上也是。”长乐侯夫人絮絮叨叨的,真是掏心掏肺的拿慕容金当自己的闺女了。“以前你征战在外,没条件,现在回来了,可要好好的养一养。”

    “身上就不用了。”慕容金笑道。

    “怎么不用?”长乐侯夫人不乐意了,“你这孩子,听话!女人的身体可是马虎不得的。”

    “我身上很多伤疤,就是涂也没用。”慕容金憨直的一笑,“再怎么涂,也不可能将伤疤抹去。”

    长乐侯夫人的笑容一滞,她挥了挥手,让屋子里除了大丫鬟的其他人都退下。

    “能让二婶看看吗?”长乐侯夫人相看,一是因为好奇,不知道慕容金到底伤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二是因为她要看上一眼,才能出去找人配药,京城这么大,这么多名医,总能捣鼓出点药来,就算不能抹平了那些疤痕,弄淡点也是好的。

    “自是可以。”慕容金一点都不羞涩。

    她将手从水盆里拿出来,甩掉了手上的水珠,然后就开始宽衣。

    慕容金的身材是极好的,才将外袍脱下,屋子里面的四个大丫鬟就红了脸。

    常年的在外征战,让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半点的赘肉,所有的皮肉都包裹的紧紧的。她的骨骼因为习武的缘故比寻常的女子要舒展一点,肩略宽一些,腰肢也是柔韧纤细的,养在深闺里面的姑娘看起来柔软云润,而她则稍带一点棱角,却是异常的好看,好像浑身都充满了蓬勃的力量一样。她的锁骨十分的精美,不经意的转头,就落下一道性感至极的弧线。就连这些丫鬟们看了也是脸红心跳的。

    她胸口缠了裹胸,白色的布条缠的很紧,在她大方的将布条取下之后,胸前的圆润就展露了出来,浑圆,大小适中,又挺又翘的。她的墨发垂肩,浑身的皮肤并不算白皙,但是皮肤清凉细致,肤色如蜜,她就这样大方的站在众人的面前,丝毫没有半点的羞赧,反而浑身散发出一种夺目的野性之美,那便是最最原始的美感,令人血脉喷张。

    就连长乐侯夫人都稍稍的避开了点目光,有了几分羞涩,明明慕容金有的,她都有,可是看到这样的健美性感的躯体,就连她都忍不住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伤多半在背上,腹部这边也有。”慕容金丝毫没有在意屋子里面人流露出的羞涩目光,大大方方的指了一下自己的左边腰腹部的两处伤口,“这里是箭伤,还有后背。”她转了过去,自己将自己的长发捞去了一边,“有刀伤,还有几处箭伤。都是被暗箭射中的。”

    她说的轻松平常,如数家珍,但是看在长乐侯夫人的眼底却是触目惊心,在场的四个丫鬟在看到慕容金的后背的时候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目光之中的羞涩褪去,换上的只有钦佩和心痛。

    慕容金的后背上,除了几处圆形和三角形的伤疤之外,赫然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她的左肩一直延续到右边腰的位置,伤口附近的皮肤比其他地方要深,如同一条蜈蚣趴在上面一样。

    就是现在看起来,都叫人心底一阵的发慌,长乐侯夫人的脸色都变了,她颤巍巍的抬手,用指腹轻轻的碰触了一下那伤疤,“还疼吗?”她颤声问道。

    “早就好了。”慕容金侧头笑了笑,“不过当时却是将我折磨了一个半死。”想想那些日子,就是慕容金也生出几分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隐隐的听到啜泣的声音,慕容金回过头来,“二婶怎么又哭了?”她忙将里衣套上,将自己的身体遮挡起来,“是我的不是了,不该让二婶看到这些,吓到二婶了。”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二婶落泪是因为你受了那么多苦……”长乐侯夫人抽泣道。

    “二婶,一将功成万古枯。上过战场的,哪一个不是身上带着伤的。”慕容金淡然的笑道,“我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今日还能站在这里,想想那些回不来的。”说到这里,她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她的爹娘何尝不是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她,双双慷慨赴死,以身殉国。

    慕容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胸之中翻涌而来的悲伤给压制了下去。

    长乐侯夫人也察觉到了慕容金的低落,想到大哥大嫂,她唯恐将慕容金的情绪勾跑了,于是忙止住了眼泪,“是啊,你瞧我,你如今能有这样的出息应该高兴才是。”她忙替慕容金将衣服拉好,随后要将外面的裁缝婆子叫进来。

    “算了。”慕容金拉住了长乐侯夫人的衣袖,“不用这么麻烦了。明日宴请羌人的王子和公主,我就穿着自己的衣衫去就是了。没事的。不会给侯府丢脸。我素没穿过女装,要是到时候捆手捆脚的,连走路都不会了,反而会闹出笑话来。”

    这……长乐侯夫人一听也是觉得慕容金说的有道理。

    “也好。我慕容侯府的姑娘自是有自己的风格。不需要他人置喙。”长乐侯夫人原也是将门之后,性子也带着几分爽利,只是被养在深闺之中,才收敛了脾气和秉性,嫁来长乐侯府之后又是恪守规矩。今日看了慕容金身上的伤疤,想起了自己父兄当年的样子,心底顿时也生出了几分豪气出来。“你放心,老祖宗那边要是问起,我替你顶着。”

    “多谢二婶了!”慕容金抱拳,由衷的笑了起来,她看得出来,二婶虽然有点婆婆妈妈的,但是却是真的实打实的对她好。

    “不过这衣服也还是要量好,总要做上几套衣衫备着的。”长乐侯夫人说道。“即便明日用不上,以后也是有用的上的时候。”

    慕容金的唇角抽了一下,还是叹息乖乖的任由长乐侯夫人摆弄了。

    等量衣服的婆子们都走了,长乐侯夫人又开始絮叨慕容金身边的丫鬟们,“你们家姑娘是与旁人家姑娘不一样的。你们能被选在这里自是你们的荣耀。”

    等絮叨完了丫鬟,她又转过来絮叨慕容金,“之前在战场上那是没法子的事情,可是现在回来了,你也要仔细点自己的身体了。现在太平了,你就是去军营也要多加小心。你可知道家里稍稍有点门道的人家,有了女儿那都是养的精细,等稍稍大一点,就连秀楼里面都没什么尖的东西,就是怕碰着,嗑着的,身上不落一点点的伤疤,就是怕出嫁之后,会被夫家嫌弃。你那身上的伤,二婶会去想办法,能弄掉点是点,不过你要和二婶保证了,不能再添新伤了,二婶可是不依的,要和你生气的。”

    “知道了,二婶。”慕容金听完长乐侯夫人絮叨,脸上已经是笑容满面。“反正我也没准备嫁人,没事的。”

    “胡说什么?”长乐侯夫人吓了一跳,就连声音都提高了几分,“不是说侯府养不起你这个嫡小姐,而是是女人终归是要嫁人的。这次你回来,老祖宗和你二叔的意思就是要给你找一个好人家。断是不能委屈了你。你也别怪老祖宗严厉,她也是着急。”

    “知道了。”慕容金也不反驳,只是顺着长乐侯夫人的话说。

    好不容易将长乐侯夫人送走,慕容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她有自知之明,这辈子大概是嫁不出去了。

    谁家能允许一个身上有着职位军功的人当媳妇,高门第自是不愿意,低门第,侯府也不愿意,所以慕容金比谁都清楚,她要嫁?难!

    翌日,天公作美,风和日丽,虽然秋风渐冷,但是艳阳高照,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将秋风带来的寒气驱散。

    接风宴是摆在御花园里,已经是金桂飘香的季节,满院子的清香宜人。

    羌人此来,有意和亲。

    羌人如今换了一个皇帝,与之前的皇帝那种穷兵黩武不同,这个新帝意图休养生息,与大齐修好,所以派了王子和公主来。

    慕容金也是觉得羌人新帝是个心大的,之前打成那样了,还真放心将自己的儿子女儿放来大齐。不怕被她剁了吗?

    其实一切的和平都是建立在强权的基础上的。若是没有慕容金带领大齐兵马如此的强悍与坚韧,若是羌人能东进,他们又怎么会放弃东进的步伐。

    如果慕容金没将羌人的兵马逼到一定的份上,人家也不可能前来求和。

    慕容金没有和侯府众人同行,而是与自己的部下一起。

    她现在是三品的广陵将军,她的部下也都受了陛下的封赏,这些人都是军中栋梁,与慕容金一样年轻有为。当年慕容金的父母和大军其他的将领一起殉国,这些人都是后来慢慢围拢在慕容金身边,跟着慕容金一路拼杀出来的。

    “好紧张,第一次进皇宫啊。”游击将军张毅拉了拉自己的襟口,说道。

    “凯旋那日,不是进了吗?”一边的参将薛凯用胳膊肘顶了张毅一下。

    “那天又不是进御花园!”钟宏年说道。

    “说的也是啊!”薛凯挠头。

    慕容金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属下一个个年轻帅气的脸上流露出了难得紧张惶恐的表情,笑道,“不用想太多,少说话,多吃饭就是了。还有眼睛不要乱看,毕竟是在宫里,有不少宫女和嫔妃会出现,还有朝臣的家眷,不能让人觉得咱们骁骑营的人都是草包,没礼貌。”

    “那是自然!”大家都拍胸脯保证,“一定不会给咱们飞虎军出来的丢脸!”

    “还飞虎军?”慕容金眼角略崩。

    “哦哦。是骁骑营!”大家再度纷纷改口。

    飞虎军自打她交出兵权的那一刻,便已经不再是慕容飞虎军了。

    陛下将她和她的部将调入骁骑营,让骁骑营原本的将领去接掌飞虎军,便不会再将飞虎军交还给她了。她的其他部众也被调走,只留下了薛凯,钟宏年,张毅这三人。

    忌讳。

    慕容金虽然读书不多,但是懂。

    慕容金即便再怎么想低调,但是带着薛凯他们三人一走入御花园还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凯旋之日,没能定上街边茶楼的王宫贵胄占了绝大多数,知道今日这宴会,身为大败羌人的主将,慕容金是一定会来的,所以大家都提早到了,就是为了抻长脖子等她。

    慕容金那日的风采已经传开,亲眼见到的自然是言之凿凿,但是没亲眼见到的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小时候的慕容金那是疯遍了京城的,谁没见过,黑铁塔一样的姑娘,大块头,傻乎乎的。

    所以慕容金一出现,大家就又掉了一次眼珠子。

    她今日穿的还是那日进城的时候的铠甲,依然没有戴冠,而是用红色的发带系住如墨的长发。今日手中没有提枪,单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利落行来,似乎带着风,踏着云一样。

    她眉目如画,清冽如冰,笔直走过,帅气挺拔,不知道走碎了多少姑娘的心,踏平了多少公子的意。

    “我去!没看错吧!慕容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南宫明辉是个好事的,早就霸占了御花园的一处亭子,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宋瑾瑜站在那边等。他一回眸看到宋瑾瑜坐在一边嗑瓜子,就恨铁不成钢的踹了宋瑾瑜一脚,“你倒是看一眼啊!”坐在那边哪里看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将军三嫁(百度最新章节)  将军三嫁(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