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44 有本事冲我来

    皇子的婚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定下来的。

    如今皇后与宸妃皆由此意,但是最终拍板的还是当今的陛下。

    陛下春秋正隆,不愿意及早立下储君,想来其中亦有深意。结党营私,素来被陛下所不喜,帝王之家讲究均衡,制衡。

    所以不管慕容金最后花落谁家,都势必引起失衡。

    失衡的后果是什么?老夫人已经活到这个岁数,是历经了两代帝皇的老诰命夫人,又怎么会看不透呢。

    她的宝贝孙女很可能因此而殒命。

    羌人求娶慕容金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了,羌人狼子野心,对中原大齐的觊觎不会停止,目前的何谈也只是暂时的,就如同柔然一样。这一西一北,宛若两头猛兽对大齐虎视眈眈。

    慕容金若是被求娶到羌人那边,也不会有好下场。

    大齐慕容飞虎军威震天下,羌人来求娶慕容飞虎军的慕容金,其心可诛。

    这个道理老夫人能想到。陛下不会想不到。

    所以老夫人觉得,陛下必定要在近期给慕容金安排一个婚事了。所以皇后和宸妃两个不遑多让的一个比一个勤快。

    事情虽然都是暗中进行,但是环环相扣,亦是能看到一些端倪。

    “祖母是知道你不想嫁。”老夫人轻叹一声,“可是人在这世上活着。有太多的身不由己。谁都想恣意潇洒,可是代价是什么?你若是想留在京城,便要付出一些东西。你明白吗?如果你真的不想被这些束缚住,可以挂印离去。有什么后果,曾祖母帮你担着。”

    慕容金的眼眶一润。

    她几乎不流露出什么小女儿的姿态,但是此刻,她亦是隐忍不住,轻轻的靠在了祖母的怀里。

    祖母的怀里很香,与母亲身上的香气不一样,是一种香陈木的味道,但是一样的叫人舒心安神。

    “父亲和母亲临终时候将慕容飞虎军的大旗交到我的手上。”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父亲说,头可断,血可干,但是旗帜不能坠地。这是我们慕容家的精神。我若是慕容家的一员,便要让这旗帜继续在大齐的土地上飘扬。祖母,我不能违背父亲临终遗言,终我一生,都要保存着这面旗帜,让它不坠地,永远鲜活。所以我不能离开。只要有慕容侯府在的一天,我都不能轻言离开。”

    曾祖母的内心被自己曾孙女的这一番话说的热血沸腾。

    她已经很老了,老到她都觉得自己是一尊镇守在这诺大侯府之中的雕像,目无表情,内心麻木,只是为了维护慕容侯府的威严与庄重,今日她才知,原来她这尊雕像亦是有血有肉的。

    她维护的只是慕容侯府在京城的形象罢了,门前威仪。浅薄可笑,而慕容金小小年纪,尚不足双十年华,维护的却是整个慕容侯府,乃至整个大齐不灭的精神。

    老夫人紧紧的揽住了慕容金的肩膀。连说了好几声“好。”目光迷离,被热泪所浸染。

    是她看得浅了。

    “有你今日这番话,曾祖母就明白了。”老夫人点了点头。

    慕容金窝在曾祖母的怀里,却是神情黯然。

    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即便她在怎么努力表达,他亦是拒她于千里之外,所以对她来说,如果不能与师傅在一起,那么随便和谁在一起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她本无心当旁人的妻子,即便是成亲。这世上能近了她身子的男人大概也找不出几个来。

    她便当一个名义上的妻子罢了,至于那人爱干什么,她都不会去管。

    她拍了拍慕容金的肩膀,“明日起,祖母还有一件事情要让你帮忙。”

    “什么事情。”慕容金忙问道。

    “明日起。你就在府中教授一个时辰的慕容家传枪法。”老夫人笑道,“你可愿意?”

    “教谁?”慕容金觉得好奇,就顺嘴问了一句。

    “自是我慕容家的小辈,无论男女,皆要修习。”老夫人说道。

    曾经一段时间,家中男丁接二连三的在战场上亡故殉国,老夫人在心念如同死灰之中十分厌恶慕容家传枪法,虽然不她阻止慕容家小辈去学,但是也从不鼓励,反而大力的鼓励他们从文,弄的现在慕容家小辈之中武功高强的没几个,倒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一大把。

    今日她听了慕容金的一番话,才翻然醒悟。

    慕容这块长乐侯府的牌子不是因文而立,而是以武得来,这么多年。这么多慕容家的好儿郎在战场厮杀,拼搏,才让慕容飞虎军的大旗成为大齐军队之中的一个标志,而她这几年做的,却是在逐渐的毁掉这个标志。

    老夫人感觉到胆战心惊的。

    如果慕容侯府中人。渐渐的失去了这个大旗,那么又能凭什么屹立在世家之中百年不倒?

    承业孙儿不愧是这一代之中慕容家的佼佼者,竟是早她这个老婆子几年看清事实,若是承业还活着,慕容侯府必定不会是这种气象。

    慕容承嗣不是不好,只是个性温吞,没有主见,自是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少了慕容承业的魄力与坚定。

    好在现在还不晚,慕容金年纪尚轻,慕容家小辈之中亦是有不少人才,只要慕容金帮忙挑选,不是不能选出一两个好苗子的。

    她从明日起,要一改慕容侯府温吞水的作风,让沉寂多年的慕容侯府焕发出新的气象来。

    慕容承业说的对,头可断,血可流,但是慕容飞虎军的大旗不能坠地!

    “自是愿意的很。”慕容金笑了起来,她本就在家里闲的不得了。如今老夫人给她这么一个差事,正和她意。

    从老夫人那边出来,慕容金犹豫了再三,还是去了一次师傅那边。

    师傅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好的时候非常好。但是却也不怎么容她太过接近。

    而且这几年,师傅总是会莫名的消失掉一些时间,去哪里,做什么,从不和她说。每次她只要一问,师傅不是转换掉话题,便是严令她不准再问。

    其实师傅很多时候对她都是十分严厉的。

    慕容金去了街上买了一些上好的宣纸和墨,用胳膊夹着东西,这才朝师傅的住所而去。

    她南征北战的时候。很少会去想别的事情,因为没时间容她去想,如今在京城安顿下来,她倒是想的比较多了。

    师傅似乎不是第一次来京城,那小院子师傅就十分的熟悉。就好象曾经在里面住过一样。

    慕容金一边想心事,一边走,就被人撞了一下,两个小乞丐飞快的从她身侧擦过,都没坑一声就撒开腿朝前跑。

    她的眉头一皱,抬手摸了一下腰间……

    “臭小子!”慕容金拔腿就追。

    两个半大不小的小家伙也是圆滑,见慕容金腿长追的快,不光找人多的地方钻,更是一左一右的分开跑。

    慕容金将手里的纸包扔出去,将其中一个小乞丐给砸倒,随后几个跳跃,骤然落在了另外一个小乞丐的面前,堪堪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朝哪里跑啊?”慕容金双手抱胸,哼了一声。

    小乞丐还在挣扎,左右一晃,试图晃过慕容金,被慕容金一把揪住了后衣领,直接从地上给拎了起来。

    小乞丐的双腿在空中不住的虚踹,却是怎么也踹不到慕容金的身上。

    这回子,这小乞丐算是知道遇到硬茬了。

    忙装出了一幅哭腔,“这位公子,饶命啊!我家有奶奶生病了。所以才拿你的钱袋子。”

    “行啊,也算是你找到了一个理由。”慕容金笑道,“带我去看看你的奶奶。”

    如果不是实在显得无聊了,慕容金也不会管这些闲事。就当是舒展筋骨好了。

    她抓着这个小乞丐,走到被她用纸包砸倒的另外一个乞丐的身边,将纸包捡起来,随后抬手又拍了一下那小乞丐的穴道,将刚刚被她封住的跳环穴给解开。那小乞丐一骨碌爬起来,却是不敢跑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怎么跑都跑不掉。

    “你们两个是兄弟?”慕容金问被自己拎在手里的那个,那个点了点头。

    慕容金挑眉,随后扫了一眼那个刚刚被她解开穴道的小乞丐。

    “大爷饶命啊!”这个小乞丐直接跪在了慕容金的面前。“我们只是想给母亲看病而已。”

    “你们混口饭吃便是要去抢别人的东西吗?”慕容金寒声说道,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似乎自己之前也是山贼出身的。

    只是那个山寨虽然也是土匪窝,不过早就已经自成一城了,山中种有各种粮食瓜果蔬菜,即便不去打劫,也是有的吃的。而且他们劫道不假,却是劫的都是那些恶霸的不义之财,从不动良善百姓的钱财。

    哪里像是这两个小家伙,年纪不大,却是走上这条歪路。想她这个出身贼窝的人,居然今日遭贼了,想想也是挺搞笑的。

    “你们兄弟两个,一个是母亲生病,一个是奶奶生病,到底应该信谁?”慕容金笑问道。

    两个小乞丐同时噤声了。

    事先应该商量一下的。

    “抢东西还撒谎。敢作不敢认啊?”慕容金又问道。

    她素来是抢的便是抢的,从来都敢做敢当。

    “你别为难他们两个,有本事冲我来!”慕容金刚说完,就有一个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将军三嫁(百度最新章节)  将军三嫁(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