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61 小侯爷手也挺黑

    车马行至瓦当巷的时候,六名侍卫们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药性发作,一个个都手软脚软,还都晕乎乎的。

    车夫和两个侍从是最先感觉到不行的,两个侍从噗通一下从马上栽了下来,赶车的车夫也直接靠在了马车的车壁上睡着了。

    “不好!”侍卫们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是找了道了。

    他们纷纷抽出了刀剑,这时候忽然从天上撒下了一张大网。将这些人连人带马全数罩在了里面,六名侍卫顿时乱作了一团,他们所骑的马匹也都相撞到了一起,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东南西北,马的嘶鸣声,叫骂声不绝于耳。

    很快这六名侍卫就因为体内的药力发作而变得软绵绵的一滩,一个个刀剑掉地,人也都从马背上滑了下来。从两边的围墙上下来了八个黑衣人。动作干净利落,只是瞬间就将瘫软在地的那些侍卫车夫还有侍从全数捆扎了起来,并且将他们的马匹收拢好,飞快的牵着马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你找的人不错。”宋瑾瑜见状说道。

    “那是。”虞意涵得意的一笑。

    “过去看看。”陈昭拍了他们两人一下。三个人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黑巾将自己的面容都遮掩起来,随后跑去了马车的车边。

    宋瑾瑜打开了车帘,就见科尔善已经在里面人事不省了。

    酒他喝的最多,如果现在还能清醒着。那就奇怪了!

    “揍他!”虞意涵说了一声。

    三个人将科尔善从马车上拖了下来,扔到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就属宋瑾瑜踹的最起劲。

    科尔善因为药力的缘故,竟是连哼都没哼,当沙包一样被打了一个够够的。

    “别打死了!”陈昭见那两个已经疯了一样,担忧的提醒道。虞意涵闻言马上停手。

    “那是不会!”宋瑾瑜却是又狠狠的踹了他两脚,“他皮糙肉厚的很。”

    “走吧。”陈昭拽了一下宋瑾瑜的衣袖,“趁现在没人。”

    “就这么走,实在是太便宜他了!”宋瑾瑜还有点不解恨,骂道,“害老子今天晚上花了那么多钱!怎么也要收点回来。”宋瑾瑜蹲下,将他身上摸了一个遍,摸出了一叠大齐的银票外加一只装着金锞子的袋子。他将科尔善身上所有的饰品全数撸了下来,装到了自己的身上,别说,他身上好东西还真不少。

    宋瑾瑜拿着银票粗略的看了一下,顿时就眉开眼笑起来,嘿,他花掉的钱貌似都补回来了!他咧嘴一乐,从银票里面抽了两张分给了虞意涵和陈昭。“别说我不仗义,给你们当私房钱!”

    陈昭和虞意涵一看,也都乐了起来,“这种好事以后再叫着我们。过了瘾还能有钱拿!”

    “少得瑟。”宋瑾瑜提醒道,“这几天你们都低调点,这可是弄不好就要掉脑袋的大事明白不?这银票暂时不能动。至少要等羌人走了才可以去拿。”

    “知道!”陈昭和虞意涵点头,她们两个又不是不知道这事情是有多严重,自是不会胡闹。

    宋瑾瑜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过瘾,开始动手解科尔善的衣服。

    “你干嘛?”虞意涵和陈昭惊悚的看着宋瑾瑜的动作。

    “他意图染指我大齐的将军,还他妈的作践我大齐的姑娘!不能就这么算了!”宋瑾瑜将科尔善剥了一个精光。又踹了他屁股两脚,这才肯罢休。

    这种人品的家伙当什么使臣?索性让他丢人丢到姥姥家去。

    将被剥成白皮猪的科尔善扔在路边,宋小侯爷这才满意的拉着科尔善坐的那辆马车离开。

    宋小侯爷和虞意涵还有陈昭将那辆马车赶到了永定河边,将拉车的马给放走。随后三人合力将马车给推到了永定河里。

    马车在河水里沉沉浮浮,过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缓缓的沉入了水底之中,被河水淹没不见了踪影。

    “行了,赶紧都走吧,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呢。”宋瑾瑜说道。

    三个人这才马上转身离开。

    翌日,科尔善被人抬回驿馆的时候已经是在午后了。

    他那光溜溜的身体不知道被多少人瞻仰过。

    好不容易将科尔善弄醒了,科尔善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好像被马车碾过了一样。

    啊。他惨叫了一声。伺候在一边的羌人使节忙过来按住了他,“殿下不要乱动啊。”

    “我这是……”科尔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隙,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酸痛,他一动,就觉得自己胸腔也是痛的要死。

    “殿下的肋骨断了两根。”使节说道,“不能随便乱动呢。”

    科尔善这才发现自己胸口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白布。

    “怎么回事!”科尔善怒问道。他昨天就是去喝花酒了,喝着喝着就醉倒了。他拍着床铺,“去将我的侍卫都叫来!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羌人使节面有难色,“回殿下,您的侍卫们打从昨天陪着您出去,就再没回来过了。”

    “什么?”科尔善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羌人使节这才将如何发现他的,在什么地方发现他的,又是在什么状况下发现他一一告诉了科尔善。

    科尔善听完之后呆若木鸡。

    愣了好久,这才回神。

    “你说我被人扒光了在巷子里躺了一晚上?”科尔善怔怔的问道。

    “是啊。”羌人使节点了点头。

    科尔善大叫了一声,竟是被活活的给气晕了过去。

    大家又是一阵的手忙脚乱。

    科尔善再度转醒之后就大发雷霆,他冻了一个晚上已经是高热不止了,一通雷霆之后,他又不争气的晕了过去。

    就这样折腾了几回,等科尔善醒转,退热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他气急败坏的叫来了大齐礼部的礼部尚书,非要让他去将舞香园所有的人都抓了来,一定是那天喝的酒有问题。他就说怎么那天的酒喝起来特别的香醇呢。

    还有他的侍卫们到现在都失踪找不到。

    他要让陈尚书帮他将侍卫都找回来。

    陈尚书摊手表示无能为力啊,那个舞香园在一夜之间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一个不留。问了周边的人,竟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舞香园里面的舞娘和老鸨都去了什么地方,只有收夜香的人看到在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舞香园里面的姑娘和老鸨就都换了衣服背着包袱离开了。

    据说舞香园是被一个神秘人给买下来了,里面的人都被遣散回去。

    具体买家是谁,没人知道。

    至于科尔善的侍卫们,陈尚书也帮找了,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要是按照科尔善的说法,那就是科尔善与他们是最后相处的人,既然科尔善都说不出他们去哪里了,其他人又怎么能找的到。

    科尔善当然不满意陈尚书的说法,当场发飙,破口大骂大齐。

    陈尚书开始还在忍,但是被骂的也起了几分火气,“王子殿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科尔善怒道。

    “王子被发现的时候身上不着寸缕,所有的钱财饰品全数不翼而飞,而王子也说了,那天你将我们大齐陛下赐下的金银全数换成了银票,有十万两之巨,殿下身怀巨款,殿下的那些侍卫会不会见财起意。抢了殿下的钱溜走了呢。”陈昭说完顿时也觉得自己非常的有急智。居然还说的十分的合情合理,并无什么突兀之处。

    “他们敢?!”科尔善咬牙说道。

    “恶仆谁家都有。王子节哀。”陈尚书抱拳说道。

    其实科尔善被揍的消息传开之后,就连陛下都背不住偷偷乐了好久。

    光宗皇帝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也是摸清楚了羌人的底,他们目前不敢打,也打不起,所以对待羌人也必要那么忍让。现在他手里已经握住了羌人的两座城池的契约,还怕羌人不和他继续谈下去吗?不谈,那两做城怎么办?

    既然陛下都没特被的着急。陈尚书更不着急了。

    着急的应该是羌人才对。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的那套说辞十分的有可能,一会等他回去,就直接写成折子递给光宗陛下。

    反正现在就是一个死无对证,科尔善非说自己是被大齐人给坑了,有个什么富豪的,那富豪在哪里?谁能证明是大齐人坑的他?没准就是他的侍卫见财起意,坑了他呢。

    想将脏水泼到大齐的头上?没门!

    光宗皇帝接了陈尚书这道折子之后也觉得甚是有道理啊!

    他想了想,干脆自己写了一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去西羌。

    在给西羌皇帝的信里,光宗皇帝说的是,赶紧换一人来何谈吧,你这个儿子实在是不靠谱。自己逛窑子不说,还被自己的侍卫给打劫了,现在半个大齐都城的人都见过你儿子的光屁股了,实在是有损你们西羌的国体,朕这边只要一谈,就能想起你儿子那副狼狈的样子,实在是有点谈不下去啊。

    光宗写完这封信之后,看了看,自己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当皇子,当皇帝这么一路走过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尴尬的事情。

    当然尴尬的人不是他,而是西羌的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将军三嫁(百度最新章节)  将军三嫁(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