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未分卷 百七十九章 :智者

    安素裹着棉斗篷,懒洋洋的坐在矮椅子上捧着鱼杆钓鱼。

    多罗骑马而来,大笑:”安素,这沙漠弯泉里,根本不会有鱼,除非是泉涌的日子,那些七彩鱼才会随着地下泉水一齐涌出来,流向远处的江河。“

    ”谁知道呢,万一有一条不愿意去远处江河的,就被我钓起来了呢?”安素懒洋洋的回道。

    多罗坐到她身边,瞧了她一眼,有些愧疚的口气:”安素,你的智慧远在我之上,你要钓的鱼怕已经早就上了钩,可我,我怕是只能视而不见。“

    “大王,钓鱼的人是你,我不过是块诱饵,我自认这块诱饵做的还不借,至于你想不想钓起那条鱼,是你自己的事,毕竟这是你的家事,我不便多管。”安素微笑道。

    多罗的脸上露出悲痛之色,眼神望向远方的大漠,声音变的空洞苍凉:“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她背着我,奔跑在风季的大漠里的样子,她的腿一直流着血,却一直不肯停下来。

    我能活着,是用她的命换来的,就算她现在要收回它,我又能说什么?”

    “你是来谴责我杀了你们的孩子?”安素问道。

    “安素,依娜并没有怀孕,我早就知道了,她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心中害怕,害怕你的到来,会威胁到她的地位。

    我能理解,所以才没去拆穿她,我想让她在我母亲那里讨得些喜欢,你知道的,我母亲一直不喜欢她。”多罗越加愧疚的语气。

    “那你也知道,是她胁迫沾,逼沾说她怀孕?你更加知道,为了救沾,我也只能说她怀孕,上了她的套,等她的刀架到我们的脖子上?”安素淡淡的问道,脸上的笑容消失。

    “安素,我没有,你,你比她坚强,还有,你,我,你知道的,我知道实情,根本不会怪罪你们,我,我只是不忍心拆穿她,看见她哭泣的样子。”多罗嗫嚅道。

    安素收起鱼杆,抬头望望远处的夕阳,以及因为夕阳而出现的美丽的晚霞。

    “是啊,我比她坚强,我这个人,不需要别人的抚慰和爱怜,一向是我主宰别人的生死,我又需要谁的爱怜和疼惜呢?”

    安素慢慢说道,扶着丁当的手,朝马车走去。

    多罗追上她,拉住她的衣袖,心疼的眼神:“安素,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成就了我的命,和我的王位,在她面前,我又能怎么做?”

    安素扯开他的手,朝他点头:“你做的很好,再好不过了,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值得人尊敬的大王。”

    “安素_——”在多罗无奈的叫声里,安素上了马车,骏马抛起一股尘烟,慢慢的进前方驶去。

    多罗一拳砸到黄沙上,沙尘进了眼,泪水流下来。。。。。。

    ——————————

    巫医跪在老王妃面前,斩钉截铁的说,大王妃之所以会流产,就是因为服用了神妃娘娘的药方子。

    巫医是专门为西番王室服务的巫医,一族几代都是王室的巫医,在神妃娘娘到来之前,他们是西番最有权威的医师,享受着西番最隆重最高贵的礼遇和尊重。

    “母后大人,她一来我们西番,我就觉得她是个心肠歹毒的蛇女,果不然,不管她是什么目的,就算想让我让出这大王妃的位置,也不能毒杀我肚子里的孩子啊!”依娜痛哭流涕,哭倒在地。

    老王妃斜倚在座位上,揉着巨疼的额头,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她不信安素会做这样的事,其实在她心中,就算安素真做了这样的事,也不是不可原谅。

    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为安素开脱的理由,在这妇人和巫医这绝对的证据面前,能为安素脱罪的可靠的理由。

    她不能质疑巫医的判断,毕竟安素只有一个人,抗不起整个西番的医术。西番百姓的生死大部分还是要靠本国的巫医治疗,如果就此处置巫医,怕会引发巫医间大规模的躁动和不安。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扎西,夏朝的药方子与我们西番不同,药材也不尽相同,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这些药不是保胎的,而是导致大王妃流产的原因?“

    沉默良久,老王妃方才又问了一遍跪在面前的巫医扎西。

    扎西的双眼不停的闪烁,瞅两眼趴在地上痛哭的依娜,重重的点头。

    ”戕害王室子嗣,犯的是死罪,并不能够因为她是夏朝来的神妃就可能幸免。“依娜哭道。

    ——————————————

    米尔立在安素面前,垂着头,不去看她的脸。

    安素将自己抄的千金药方硬塞到她怀里,微笑道:米尔,虽然你跟着我学医的时日尚短,可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算没有了我,也一样能成为西番最厉害的大夫。

    这些时日,你心中应该明白,你们西番的巫医根本不会治好人身体上的疾病,而不过是通过心理暗示,让病人得以自愈,对于一些不需要治疗,或是自身免疫力强的人来说,尚有些作用。

    这也是你们西番病死率高于夏朝几倍的最大的原因,作为一个夏朝人,我觉得教你医术,实在是叛国之举,

    可作为一名医者,我却觉得,是必须要教会你医病救人的,毕竟两国之争,总要在战场上见胜负,而不是靠卑劣的手段来取胜。”

    米尔捧着那本厚厚的千金药方,泪水一滴一滴打湿最上面的手稿。

    “米尔,你不要哭,其实我是有事求你的,你母亲要杀我,你父王也默认了的,我自知没有办法逃过这一劫,可我不想我这没出生的孩子跟我一起归西,你可不可以去求求你母亲,等我生下孩子再判决我,米尔你会把我的孩子救出去的对不对?

    我爱她,胜过爱自己的性命,你知道,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是天底下最无私最伟大的爱,为了孩子,让我去做什么都可以。”

    安素悲伤的说道。

    米尔的泪流的更加汹涌,将那本千金药方紧紧的攥在手中,哽咽道:“你早就知道,我的母亲,她,她根本不爱我,她只爱她自己,爱她的地位和财富,

    所以,你求我,根本就没有用,一点用也没有。”

    安素伸手给她擦掉腮边的眼泪,叹道:“怎么会没有用呢,就算她不爱你,还有你父亲,还有你祖母,他们都是你的亲人,都会爱你。

    不像我,总是孤独一个人,没有人爱,没有人帮助,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父王?祖母?”米尔哽咽着重复安素的话,拿袖子擦着泪:“他们对我的爱,难道不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吗?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们西番的事,女人,在这里,根本就没地位和尊严,我的表姐,就是因为母亲死了,新来的继母生的儿子二个月就夭折,家里请的巫神说是表姐克死了弟弟,

    我可怜的表姐便被他祖母和父亲捆在骆驼上,丢进了沙漠里,成了风干的尸体。

    我表姐不是唯一一个被自己的家人丢进沙漠的少女,这样的女孩子还有很多,那看似美丽的沙漠的黄沙底下,不知道埋了多少这种少女的冤魂!

    所以,安素,我也是自私的,保住我的母亲,才能保住我的命,我想改变这种状况,让西番的女人不再遭遇这样的厄运,我先得保住自己的命!”

    安素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慢慢点了点头:“米尔,原来你一直在担心这个,这就是一直不相信你父王和祖母对你的爱的原因?

    你真是大错特错了,如果你祖母和父王真的会像你说的那样,能将你捆在骆驼上丢进沙漠,

    你父王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另娶妻子呢?

    如果在你祖母和父王的心目中,真的没有你的存在,就是想要一个王子来继承王位的话,你以为凭你母亲一已之力,就能阻止一个国家的大王重新换个妻子么?”

    米尔后退两步,跌坐到椅子时,抱着双肩,伏在腿上,大声哭泣起来。

    “米尔,你父王爱你母亲,可他同样爱你,他对你的爱,绝不亚于能你母亲的爱,你一定要坚信这一点。”安素笑着对她道。

    一队带刀的武士鱼贯而入,神色严肃。

    依娜最后走了进来,面带得意的笑:“神妃娘娘,请吧,到西番的大牢里度过你在西番这最后的几天罢。”

    安素耸耸肩,扶着桌子立起来伸出双手,任武士们给她套上手枷。

    “把她也给我捆起来。”依娜指着一边的丁当。

    “母亲,把她留给我吧,我想用这个女人作个常随。”米尔从椅子上站起来,将丁当拉到身后。

    依娜盯着她的脸:“你能降伏得了她?”

    米尔点头:“一个下人而已,有什么降伏不了的,降伏不了打死了事。”

    依娜哼了一声,指挥武士将安素带走。

    安素慢腾腾的走出去,被武士带到皇宫后的大牢里。

    她被安置在一间单独的牢房里,挺豪华,应用之物一应俱全。

    重要的是,她被带进来的时候,里面还坐着一位老人。

    武士们将她送进来,朝老人施完礼,关了牢门,守在一边。

    安素坐到铺着崭新狼皮褥子的软榻上,朝老王妃微笑:"“老王妃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老王妃一脸悲伤之意,拉过她的手,轻声道:”安素呀,你且稍耐几日,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将你救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后宫深深深几许(百度最新章节)  后宫深深深几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