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起跳个舞

    上官翎一瞧见他皇姐目露凶光,他便眉头一皱很委屈道:“姐,你管着姐夫也就罢了,总不能连我也要一起管吧?这男人嘛,有钱有势不学坏,那不是白上几辈子积德行善了吗?我说的对吧,姐夫,月哥哥~”

    花镜月觉得有点冷,他远离了这位花花小少爷一点,可不想被他污染坏了。%d7%cf%d3%c4%b8%f3

    展君魅直接无视了上官翎,这小子就是欠揍,以后女人多了闹起来,有他好受的。

    上官翎瞧他们都不理他,他便凑过去和他皇祖母说:“祖母,我多娶媳妇儿,您也能多抱重孙子,等到时候我给您生他二三十个小子,再生他十几个丫头,您带着一群小猴子逛上林苑,那多欢乐多啊!您说孙儿我说的对不对?”

    太皇太后想着她一个住着拐杖的老太太,带着一群大猴子小猴子逛上林苑……她这是捅了猴子窝了?

    慈姑在一旁笑着也插句嘴:“老夫人,孙少爷若真能生那么多孩子,那您老不也算是有福气了吗?上林苑那么大,人多了才会热闹不是?”

    “嗯!”太皇太后也觉得不错的点了点头,而后想到了一些事,便吩咐钱信道:“到了山都后,记得好好给十七养好身子骨儿,就算养不出个威武雄壮的汉子来,也不能是而今这般瘦皮猴的样子。”

    “是!”钱信也觉得,就他家王爷这小身板儿,要是不养的壮士一些,以后那个生四五十个孩子的宏图大志,还真是很难完成。

    上官翎好久才反应过来,立马羞的抱着他皇祖母撒娇道:“祖母,您怎么也和他们一起欺负孙儿啊!”

    太皇太后这下可是真心被逗笑了,这孩子可真是出息,人还没长大,就不止开始想媳妇儿,更是还那般大志气的要娶一百个媳妇儿,生他四五十个孩子,唉!真是无知者敢说大话不怕闪舌头啊!

    上官浅韵真为上官翎这小子头疼,这般小就如此花心,可见真不是个长情之人。唉!若是将来遇上对他付出真心的姑娘,可要把人家姑娘的心给伤碎了。

    上官翎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因为他怕情深者不寿,怕自己会落得如他母妃那样的凄惨下场。

    在将来,他会善待他每一个妻妾儿女,做好一个一家之主,唯一无法给他们的,便是深情。

    展君魅望着抱着毛毛低头唇角含笑的上官翎,恍惚间,他觉得上官翎忽然长大了。

    每个人的选择,都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上官翎今日看似童言无忌的选择,想必也和他曾经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吧?

    等他们下山的时候,太阳已偏西南方向了,他们下山后也不敢乱跑了,而是去山下找了小村子落脚,准备住上一晚。

    明日去豹子沟和桐树渠游玩一日,后日去火抱山瞧瞧。

    而后便该去三原逛逛城隍庙,之后回城途中再去泾阳晚上几日,便可以回到咸阳好好休息些日子,再回长安去了。

    他们的人挺多的,村长家能住着太皇太后和上官翎他们祖孙,毕竟还有伺候的慈姑和钱信,铺盖就要占人家好多了。

    展君魅和上官浅韵去了隔壁农家,哪家一儿一女,上官浅韵倒是可以和他家女儿睡一起,可就是展君魅……这人洁癖的厉害,恐怕不能和那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凑活一晚上了。

    花镜月去的哪家倒是还好,就老两口,他说和洛妃舞是夫妻,也就住在一起了,毕竟就两个老人,也没那么多忌讳了。

    持珠她们四个是如何也不敢离开太皇太后身边的,只能说在村长家坐一夜就好。

    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展君魅了,因为他洁癖,连花镜月那样干净到一尘不染的人他受不了,更不要说别人了。

    上官浅韵很是头疼,很是无奈道:“要不然,我们睡马车?”

    展君魅想了想,便点了点头,马车是他安排的,宽敞的很,主要很干净。

    没办法,上官浅韵只能给了哪家些钱财,便拉着她家别扭驸马爷去睡马车了。

    哪家的两口子拿到不少钱财是很高兴,可他们的儿女却惨了。

    一个是二十四五没娶上媳妇儿的汉子,一个是十七八岁正是心思多的姑娘家,在这贫穷的小村子里,猛然见到这样一对美的如仙人的夫妻,兄妹二人那能不动点心思了呢?

    上官浅韵先上了马车,而展君魅去打热水了。

    而马车外此时却站着一个人,伸手缩手好几回,最终还是没敢掀开那车窗帘子。

    上官浅韵久等展君魅不见他回来,便打开车门弯腰出去,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到车旁站着一个黑影,她被吓了一跳,冷声喝问:“是谁?”

    “是,是俺。”那人走了出来,原来是哪家农户的儿子大壮,有些怕人的低着头,慢慢的挪出了黑暗中。

    上官浅韵见是大壮,便松了口气,望着对方问道:“有看到子缘……就是我家夫君,他去你家打热水了。”

    “看,看到了。”就是因为看到了,他才敢偷偷摸摸跑来看她一眼,现在和她说上话了,他还是很开心的。

    上官浅韵感觉这个人很奇怪,她又没多凶,他用得着如此怕她吗?

    “表妹!”花镜月端着一个碗走了过来,见马车旁还站在一个男人,他眼神微变的淡冷,走过去后,便将碗递给了她,声音都有点冷:“表妹,春夜也冷,喝了热粥,便早些睡吧。”

    上官浅韵端着那晚杂粮粥,她是想喝一口,可是……她看向花镜月感到很奇怪的问:“为什么只有一碗粥?”

    花镜月没好气瞪她一眼道:“因为你家那位病得太重。”

    上官浅韵端着热粥蹲在车外轼板,对于花镜月的话,她有些不高兴道:“表哥,子缘只是爱干净一些而已。”

    花镜月可不想和她在这里喝粥赏月,看了她一眼,便准备走……可这个男人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等着展君魅回来弄死他吗?

    上官浅韵瞧不出来这男人的心思,他身为男人却瞧的清楚,真是不知死活,连展君魅的媳妇儿也敢窃想,唉!

    上官浅韵对于花镜月临走那又摇头叹气的样子,心里更是感觉奇怪了。

    大壮可看清楚那位白衣公子警告他的眼神了,他的确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这位夫人再美也不可能与他有什么,毕竟人家夫君是那样的俊美富贵。

    展君魅去打水的时候,也遇上点麻烦,之前的热水被这家的姑娘洗澡了,他现在只能等这夫妻二人再烧水了。

    哪家的姑娘名芳芳,长得还算不错,当然,比起他们这一行人,这位芳芳姑娘也只能算不错了。

    可在这村里,芳芳却是排的上名的美人,自然被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展君魅也没进屋,就站在院子里等水。

    芳芳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走出来,望着院中那么颀长的背影,她捂着发烫的脸款步走过去,柔声细语唤了声:“公子,你……”

    展君魅侧身躲开对方的手,转身看向对方,眼神冰冷,周身散发出深寒的杀气。

    芳芳真被吓到了,之前这位公子明明很温柔啊,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凶神恶煞了?

    上官浅韵是等了很久,一碗粥都下肚了,可是展君魅还是没回来。

    没办法,她只能亲自去找展君魅回来了。

    展君魅周身那种阴森恐怖的寒冷杀气,在见到上官浅韵出现时,便瞬间消失了。嘴角上扬眸中含笑,举步迎了上去,很自然的伸手搂着了她的腰,轻声柔语道:“因为热水被用光了,所以我在这里等他们再烧水,让你担心了,冷吗?出来怎么也不披上斗篷?小心着凉,春夜还是很寒凉的。”

    上官浅韵等他又是蹙眉又是叹气又是责怪的唠叨完后,她才笑着伸手为他将被风吹在肩头的发丝给拂到背后,而后也是叹口气道:“子缘,你最近唠叨了很多,再这样下去,你真要变成个小老头了。”

    展君魅也是因为她第一次出门在外,他这一路上总担心照顾不好她,会让她磕着碰着伤着或是病着了。唉!谁叫他家这位公主殿下,天生就娇贵得不得了呢?

    上官浅韵一见他还摇头叹气,她便笑嗔道:“你还对我无奈,我对你……好!我不说了,那我回去等你,你慢慢等热水。”

    展君魅大手扣住她的腰肢,忽然蹙眉说了句:“龙儿,你似乎吃胖了。”

    “胖了?”上官浅韵没觉得她怎么胖啊,而且自从上官弈登基后,她胃口一直不好,怎么可能胖得了?

    展君魅经常这样搂她的腰,她的腰进来感觉粗了一点,而且显得很是僵硬,没有以前柔韧了。

    上官浅韵对于这个人前就不正经的男人,她伸手排开了他作乱的手,瞪了他一眼,便转身就要走。

    展君魅拉住她纤细的皓腕,又把她给拉回了怀里,低头望着她装可怜道:“陪我一起等,一个人有点寂寞。”

    上官浅韵对于他偶尔的撒娇早习惯了,人前还好点,人后他更是毫无顾忌的抱着她不放,那缠磨人的本事,简直比粘人的闪电还让她头疼。

    大壮看着这样一幅夫妻恩爱的画面,他的梦醒了。他们很般配,而他……他连她的脚底泥也不如吧?

    算了,山崖上的花再好看,他也不能真自不量力的冒死去摘回家吧?

    更何况,她这朵花的身边,还有一个守护者,岂是他想就能摘到的?

    芳芳在看到展君魅温柔的一面后,便更是对这个男人痴迷了。如果有一日,她也能被这样一个俊美温柔的男人抱在怀里,哪怕让她即可死去,她想她也是愿意的。

    上官浅韵是近日来有点反应迟钝,可她反应再慢,也不是傻到一点危险都感受不到。当转头看向哪个芳芳时,她看到芳芳心虚的掩饰去眼底的杀意。

    芳芳是想杀了上官浅韵的,因为她觉得,只要杀了这个女人,她也许就可以取而代之,留在这个俊美温柔的男人身边了。

    上官浅韵对于芳芳这样的女子,她前世可是见多了。她父皇那些个妃子,哪一个不是你想取代我,我想铲除你的?

    可到了最后,男人的心只要不在你身上,你争抢的头破血流,最终也不过是笑话一场罢了。

    热水很快烧好了,展君魅让上官浅韵在院中等着,而他则去厨房打了一盆热水。

    上官浅韵见这个芳芳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她便好心提醒道:“姑娘,子缘他的脾气很不好,如果谁惹到了他,自己遭难是活该,可若是因此连累了家人,那便是罪过了。”

    大壮的美梦早已醒,在听到这位夫人如此提醒他妹妹后,他便过去歉意道:“对不起夫人,芳芳她……她只是一时糊涂,请您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想见到子缘的手染血。”上官浅韵可不是什么慈悲之人,她提醒芳芳也只是因为不想看到展君魅再杀人。

    因为,她心疼那样满身暴戾杀气的展君魅,不想因为不相干的人,而让他变成那个样子。

    “龙儿,水打好了。”展君魅端着一盆水走来,到了她身边温柔体贴道:“我们赶紧回去吧,这水兑了点冷水,我怕温水容易冷掉,还是早回去早给你泡泡脚,这样也能给你解除下一日的疲劳。明日……能可不要如今日这般乱跑了,脚上要磨出水泡,你可是会很疼的。”

    “知道了,我的爷,你就别啰嗦个没完了。”上官浅韵早搂着展君魅的后腰,带着她一起出了这户人家的篱笆院,一路上很无奈的求饶道:“子缘,我明儿不走路了,让你背着我行了吧?”

    “嗯!”展君魅倒是声音带着笑意的应了声,显然他也是真想背着她游山玩水。

    上官浅韵无奈一声叹气后,便和他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向村长门口的那条道路上,哪里停着一辆精致华美的马车。

    大壮在他们夫妻走后,他便极其严肃的对他妹妹说道:“芳芳,这群人咱们惹不起,你可不要因一时糊涂,就去惦记不可能属于你的……”

    “哥,你不必再说了。你自己胆小懦弱也就罢了,可不要也把我想的……反正我的事你少管。”芳芳是真的走火入魔了,因为她太想被那一个男人温柔宠爱着了。

    “芳芳……”大壮见劝不了他妹妹,便去找了他爹娘,把这些事告诉了他爹娘。

    他爹娘可是明白人,那些人的钱他们能赚,可却绝对不能生出什么贪念来,否则,他们一家人恐怕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芳芳被她父母锁在了屋子里,她也不吵不闹,等到她父母熟睡后,她便去挪开了自己屋里的一个木箱子,哪里有个洞,她从洞里爬出去,外面是个草堆,还丢着很多不能用的废旧车子箩筐之类的。

    这个地方原本被老鼠打了个洞,后来因为她想出去玩,父母出外干活怕她被人贩子拐卖了,在把她锁了好些日子后,那时候七八岁的她开始偷偷扩大这个洞,直到挖得能过去一个人。

    今夜这个洞又有大用了,她从这里爬出去,便向着村子外走去,哪里有座山,山里有几个山贼,因为他们村子穷,每年也送他们不少粮食,才能一直和平相处下去。

    可他们却会打劫外来的人,有得是路人,有的是村子里借宿的客人。

    之前的村长气的要报官过,可人没走出村子,就被那群山贼给杀死了。

    从那以后,也没人敢反抗这群杀人如麻的山贼了。

    而那群山贼在芳芳报信说村里又来了贵客,他们的贼眼便露出了绿油油的贪婪目光。

    不过,芳芳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美人,深更半夜的跑来山上,被一群十天半月吃不到肉的男人看到,怎么可能不馋的流口水的呢?

    芳芳一瞧那群山贼向她围来,她便有些害怕的向后退着,苍白的脸上挤着一丝笑容道:“既然消息给几位大哥带到了,那小女子便先回家了。”

    “回什么家啊?这天黑山路可不好走,先陪我们哥们儿好好乐呵乐呵,等明儿一早,咱们亲自送你下山回村……”那个带头的独眼龙山贼,说话间便伸手撕破了芳芳的上衣,在芳芳的惊叫声下,他眼睛放绿光的看着她那难蔽体的红肚兜,嘿嘿几声笑,便抱着芳芳按在了粗糙的木桌子上,狰狞狂笑的撕烂着芳芳的所有衣物。

    “不要,不要,放过我,放过我……他们一行人里有六个漂亮的女人,每一个都比我好看的,你们……啊!”芳芳脸颊被扇了一巴掌,她的哭喊根本没能阻止身上男人的兽行。

    旁边的那群围观的山贼,一个个淫笑着摩拳擦掌,就等着他们大哥玩完了,他们好也乐呵乐呵啊!

    这个女人真是够蠢的,就算他们村那群贵客里再有美人无数又如何?能让他们现在就乐呵下吗?

    既然她都送上门来,兄弟又都喝了点酒,怎么可能还放她?自然是要与她好好快活一番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芳芳此时真的好后悔,她为什么不听她哥的话,为什么猪肉蒙了心非要去贪求不可能属于她的东西。

    “哟呵,还是雏儿啊?老子这下可是占大便宜了。”独眼龙本来从不会动村里的女人的,因为他们和现今的村长有约定,那就是和平相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可这女人却是自动送上门来的,他们这群粗糙老爷们儿十天半月不能沾回腥,加上喝了点酒,自然就把人给享受了。

    芳芳已经哭喊的嗓子都哑了,可那群畜生还是没有一个会放过她,她浑身都好疼,疼得她也清醒了。

    害人终害己,她这是自罪孽不可活啊!

    那群山贼在糟蹋完芳芳后,酒也醒的差不多了,自然要在吃饱喝足后,趁着夜色正深,去下山做一笔大买卖了。

    芳芳被半死不活的丢在那粗糙的木桌子上,她嘴唇破裂眼角残留着泪珠,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她这一辈子都完了,都完了。

    而宁静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已熄灯睡觉,谁也不会知道在这个宁静的夜晚,会有一群山贼偷偷摸摸的到来。

    展君魅在给他家媳妇儿洗完脚后,本想温存一下的,可却被拒绝了,说这里是马车,明儿还要坐人呢,不许他胡闹。

    好吧,不胡闹就不胡闹吧!他搂着媳妇儿睡觉总可以了吧?

    上官浅韵对此倒是不反对,反而靠近他,依偎在他怀里,嘴角扬起一丝安心的笑容,搂着他的腰闭上眼便很快就睡着了。

    展君魅美人在怀虽然不能吃,可闻着萦绕在鼻尖的香气也是好的。

    然而就在他抱着媳妇儿美美的睡着没多久,便被一些逐渐清晰的脚步声惊醒了。

    暗卫已经现身在四周屋顶上,只是夜色太浓,他们又是黑衣蒙面的,自然没被那群山贼发现。

    那群山贼到来后,便看到那里停着一辆精美的马车,车里有光亮,不像是灯火之光,倒像是稀世珍宝散发出的柔和之光。

    “大哥,这群人瞧着何止是有钱,简直就是富得流油啊!”一个山贼对独眼龙说道。

    独眼龙点了点头,这一行人的确很富贵,且不说马车前的两匹白色骏马,就数数这些拴着的马,那可就有七八匹啊!

    可见哪个女人没说假话,这一行人真不在少数,女子就有六人,他们兄弟可有不少人能有媳妇儿了。

    持珠还是很担心上官浅韵的,在感觉到有人靠近这边,她便跑了出来,红衣烈艳,持剑飞落,冷眸望着那群人,大概有十多人,瞧打扮不像是善类。

    “大哥,美人。”那山贼又说话了,虽然夜色浓,可借着马车窗户折射出的光亮,他们还是看清了这位红衣冷美人的样貌。

    独眼龙瞧着对面的红衣美人也是直吞口水,真是漂亮啊,他也打劫过不少有钱人,就没见过哪家的小姐容貌,能胜过这个小姑娘的。

    墨家暗卫怒了,这可是他们大管家相中的媳妇儿,这群不长眼的,竟然敢和他们大管家抢媳妇儿?兄弟们,为了讨好大管家,咱们必须灭了这群狗胆包天的东西。

    嗖嗖嗖,十名黑衣暗卫现身。

    持珠一瞧见这群暗卫现身了,她不止没收剑,反而面无表情说了句:“你们的速度太慢,公主会被吵醒的。”

    十名暗卫黑巾后的冰冷眼神中出现了破裂,这位持珠姑娘比墨管家还会伤人不见血,真不愧是注定要进一家门的未来两口子。

    持珠不过是实话实说,暗卫比起她的剑法,的确速度慢了太多了。

    独眼龙只看到那红影一闪一闪的,他身旁的兄弟一个个的全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而当他看到那抹红影挥剑而来时,他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没来得及喊出一丝声音,便瞬间脑袋飞了出去,到死他都没能求饶一句,因为这位看似美丽的红衣少女,简直比杀人不眨眼的魔女还恐怖。

    持珠拿出一方白色的手帕,抹掉了剑身上残留的血迹,这把剑还不错,就是还不够快,残留得血看着真碍眼。

    现身的十名暗卫,和暗中三家暗卫,一个个的全在寒风中打着冷哆嗦,这位持珠姑娘似乎比以前更冷血了,杀人为了不让人家发出声音,竟然直接割掉人脑袋啊!太吓人了。

    那十名暗卫出现后,根本没机会出手显本事。现在……他们还是老实去打扫干净这里吧!

    几人很快的搬走了尸体,拎走哪一个个死不瞑目的脑袋。

    后面大扫除的人也现了身,把所有的血迹弄去掉,那些山贼兵器也捡起来找个地方丢了,最后撒点梅花香粉驱散血腥气,省得他们主子心情不悦出来杀人玩儿。

    一切都处理好后,他们再次隐入暗中。

    持珠走近马车,在外掀开的车帘,对展君魅轻点了下头,便放下车帘,转身向着村外走去。

    展君魅是知道持珠的追踪术是很厉害的,这次持珠出马,相信明早,他就能知道这群贼人是怎么来的了。

    持珠一路寻着山贼留下的行路痕迹寻去,之后上了山。

    山上有个院子,有些茅屋,她进了灯火通明的那间茅屋,看到了浑身是伤的芳芳,显然芳芳是被山贼给糟蹋了。

    芳芳一见到持珠到来,她瞪大眼睛疯狂的尖叫了起来:“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你走开,走开!”

    持珠冷冰冰的看着芳芳,那些被撕破的衣物,根本无法再遮蔽她一片狼藉的身子

    。

    芳芳低头抱膝呜咽着,她知道那群山贼失败了,也许都已经全死了吧?

    是她太天真了,以为能让山贼去毁了哪个女人。

    可她却因被嫉妒冲昏了头,忘了这几个婢女都是佩剑的,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婢女。

    持珠随便找了块布,将芳芳包裹起来后,便打晕她带下了山去。

    等持珠回来时,天已快亮了。

    大壮听到敲门声,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起了床去开门:“啊哈……来了来了,别敲了。”

    房门被打开,持珠将芳芳推给了大壮,面无表情冷冰冰道:“她夜里去了山上,引来了不少山贼,已全死。”

    大壮抱着昏迷的妹妹,瞧着妹妹露在布外的脖颈上满是齿痕淤青,他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糊涂啊!她怎么可以孤身夜上山去找那些没人性的畜生。

    持珠见大壮的父母也披衣起床了,在大壮娘没哭喊出声前,她便拔剑搭在了大壮的脖子上,望着他们夫妻,声音冷寒道:“吵醒我家小姐,你们全家的命都别想保住。”

    大壮见他娘捂嘴流泪,他叹声气道:“娘,这都是芳芳自作自受,没害了别人,倒是害苦了她自己。”

    “你胡说什么,她可是你亲妹妹啊!”大壮的爹对于他儿子的混账话,他气恼的打了大壮几下,可还是没敢大声去吼儿子,因为儿子的脖子上,可还架着一把锋利的剑呢。

    大壮被他爹打了几下后,便深呼吸后咬牙道:“爹,芳芳她引山贼下山要害人家,可人家没事,她却……她这是自作自受,还要连累死咱们全家啊!”

    大壮的爹娘如何会知道芳芳做了这么大的错事,村民虽然和山贼有约定和平相处,可年年送山贼钱粮,村民心里怎会没怨恨?

    若是被村民知道芳芳引山贼进村,他们一家人可就别想待在村子里了,芳芳也会被村民拉出去烧死的啊!

    持珠见这一家人已经知道害怕了,她便收回了剑,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起伏冷冰冰道:“管好她,如果她再找死,不用脏了姑爷的手,我的剑便会送她上路。”

    大壮望着那抹离去的红色身影,这姑娘身上有一种冷寒的气息,像是她手里的剑,如果芳芳真再敢去招惹他们一行人,他相信,芳芳一定不会再有机会回来了。

    大壮的娘有些不服的想冲着持珠的背影吼一声,却被大壮的爹捂住了嘴巴。

    大壮一见他娘这样子,便脸一黑低吼道:“娘,您难道真想害死我们全家吗?芳芳她就是自作自受,咱们都劝过她了,是她猪油蒙了心,疯了一样去想要不可能属于她的东西,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人家没杀了她,还把她送回来了,就这样您还觉得不够,那您还想干什么?”

    大壮的娘跟在抱着芳芳进屋的大壮身后,捂着嘴哭着,她只是想去给女儿讨个公道,毕竟,她女儿可是因为那一行人才落得这般下场的。

    大壮的爹跟着进了里屋,叹了声道:“大壮说得对,那群人咱们惹不起。再者说,人家不把这事闹大,就已经是在给我们留活路了啊!咱们就算不谢谢人家,那也不能再去作死的找人家麻烦啊。”

    “爹说得对,他们今日就会走了,咱们没必要再去作死的招惹人家。”大壮对于芳芳被山贼糟蹋了的事,他心里虽然难过,可想这也是给芳芳一个教训,省得她被人捧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只会做这些作死的蠢事。

    大壮一家对于这事,只能是哑巴吃黄连,苦和亏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至少,这事不被传去,芳芳以后还能嫁人,要是传出去了,他们一家人无法在村子里立足且不说,芳芳这一辈子可就再难着个男人过日子了。

    天刚亮,太阳才露出个头,他们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村长倒是好客,也有心与这群瞧着便非富即贵的人物结交,可人家是贵人,自然不可能与他这乡巴佬交友。

    好在这家人出手阔绰,他们家倒是得了不少钱财,给他儿子娶房媳妇儿都够了。

    洛妃舞和花镜月住的哪家,二老如何不愿意收这些钱财。

    没办法,花镜月只能偷偷的将钱财放在枕头下,等二老收拾床铺时,自然会瞧见的

    。

    等一行人已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挥别了村长和那二老,他们便向着村口出发了。

    而在他走后,便有村民大喊着跑来,见着村长就指着来时方向道:“村长,咱们村的地头上好多……好多个死人。全是那……那山贼啊!脑袋全,全被割掉了。”

    “山贼?”村长因为想要和那一家子人交好,所以根本没去通知山贼下山打劫那家人。

    可这是谁叫来的山贼?

    而且,山贼是怎么死的?谁杀的?

    全村人都因为这件事,而一群一群的汇聚到一起,去了庄家地头瞧瞧。

    果然,那尸体不知道是谁的,可脑袋他们却认得,这群山贼竟然被杀光了?

    村长一瞧这群山贼的死相,在想想他们那一行人,恍然便明白的点头道:“看来是山贼听说咱们村又来贵人了,想来借机发笔横财,可惜!这回他们低估哪家人,被人家给端了窝。”

    “好!死得好!”百姓中不知是谁带起的头,一声接着一声的好。

    这群该死的山贼全死了,可真是大快人心,他们要感激那家人,是他们帮他们全村除了这一大害啊!

    大壮家听说了山贼被割了脑袋的事后,他们一家人更是害怕了。

    大壮的娘寸步不离的守着芳芳,死活都不放在她出去,这丫头也太能闯祸了。

    瞧瞧,那群山贼都全被割了脑袋了,他们要是再任由芳芳闹下去,下个死的就该是他们全家了。

    芳芳日日在家里发疯砸东西,很快就惹起了左邻右舍的怀疑。

    村长可是个聪明的老狐狸,这一日便来了大壮家里,也不拐弯抹角,直言低声问:“老弟,你和老哥说一句实话,山贼是不是芳芳引下山的?”

    大壮的爹和村长可是老哥俩了,此时一听村长这样问了,他也不想隐瞒了,低头叹了声气说:“老哥,也不瞒你了,山贼是芳芳引下山的,为这她也吃了大亏。可这死丫头她还不知悔改,发疯似的要去追那家人,说什么……死也要死在哪位龙小姐的夫君手里。唉!真是家门不幸,养出这样丢人现眼的闺女。”

    村长对此也是直摇头,伸手拍拍大壮爹的肩头,叹声气道:“老弟,听老哥一句,赶紧给芳芳找个人家嫁了,那家人咱们招惹不起。芳芳吃亏的事……咱就当落个巴掌长记性吧,这回别在村里找了,去隔壁村找户人家,只要孩子忠厚老实不嫌弃芳芳,咱不也就知足了吗?”

    “嗯,一切都听老哥你的,真的很谢谢,谢谢老哥你能为我们家保守这个秘密。”大壮的爹握着村长的手,低头落泪感谢道。

    村长也只是拍拍大壮爹的肩膀,这件事,希望能到此结束吧!

    而上官浅韵一行人,此时已在赶赴三原的路上,这几日游山玩水还好,至少没再碰上让人糟心的事了。

    等到了三原后,他们没去住客栈,而是去了一处名桃花园的地方,那地方占地面积很大,有修建游廊曲桥亭子什么的,也有一些可以供人休憩的地方。

    而这里的风景也独一无二,只要是不行人的地方,全都栽种着桃花树,站在高高的亭子上时,放眼望去,粉红一片,看着可真是漂亮。

    太皇太后也喜欢这里,花香鸟语的,倒像是处极好的人间仙境处。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世。”展君魅负手伫立在亭子栏杆前,望着那片桃花林,嘴角含一抹淡然微笑,春风扬起他身后的发丝,他这修长如竹的背影,倒还真有几分超凡脱俗呢。

    太皇太后坐在亭中的矮桌边喝茶,望着那片粉嫩可爱的桃花,她也很是喜欢,更觉得展君魅说的对,绝尘脱俗的出世之人,远没有入世却不沾俗气之人,来得令人敬佩。

    古来出世绝尘容易,可入世却不染俗尘,却极难!

    花镜月不知从哪里折了一枝桃花,送给了洛妃舞,洛妃舞拿着桃花很开心。

    展君魅一回头瞧见了花镜月这一招折花赠美人,眉心轻蹙一下,便转身飞出了亭子,在桃花林上飞掠而过,惹得桃花瓣飘飞成雨,脚尖轻点花枝,他是在专心找最美的一枝桃花,可他人却在欣赏以他为中心的美丽画卷。

    上官浅韵站在栏杆处,望着那在桃花海上飞掠的身影,不知是乱花迷了她的眼,还是他的美迷了她的心。

    花镜月见洛妃舞也起身去瞧展君魅花间飞舞,他有点吃醋,而吃醋的男人很幼稚,会武功爱吃醋的男人,更是幼稚到令你无法想象。

    洛妃舞见花镜月也飞了出去,与展君魅在哪粉色的花海间追逐,二人挥袖对一掌便分开了,飞退而去的他们激荡起桃花纷飞。

    上官浅韵望着那两个还在追逐着的男人,她轻笑道:“表姐,这幅画面,是不是很像我们曾经一起画的那幅画?”

    “嗯,是有点儿像。”洛妃舞也很想飞出去跳舞,可她不会轻功,飞不起来。

    上官浅韵瞧出洛妃舞的心思来,便冲着那两个幼稚的男人喊道:“你们不要只顾着自己玩,也带上我们一起啊!”

    展君魅与花镜月对瞪一眼,便转身飞向亭子,各自带飞了自家媳妇儿。

    洛妃舞本就舞艺非凡,花镜月更是曾不止一次观赏洛妃舞之舞姿,此时二人配合起来,倒是真能在花枝上点脚起舞,飘逸轻盈,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而旁人中有展君魅这个小气男人,心里有些不高兴,总想弄断他们脚尖点过花枝……

    ------题外话------

    亲们要常常评论区冒泡哦,甭管是对文评价,还是对我的调戏,总之闲来没事冒个泡,别让你们亲爱的作者菌,写作的辣么寂寞空虚冷……嘤嘤嘤!

    凡云玲书友群22018859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之凤女归来(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之凤女归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