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卷:荣华错嫁 第一六一章:叙旧

    路茗所说的家既非在达官贵人聚居的高门大户,深宅宽巷内,也非在下里巴人的棚户栏院,旮旯角落里,而是在一条悠悠长长的窄巷处。

    巷口外就是喧闹的大街,不算太清静,但处于城中要地,一旦发生什么事便能及时做出应对。

    一路过来,甚至能看到巷子里有些院门都大开着,里面院落家什一眼看过去清清楚楚。

    路茗高头大马的一路领着琉璃的马车往巷子的最深处走去,梁墨萧也不管别人的眼色,依旧随着琉璃坐在马车里,只是坐上车后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极有趣。

    一行人停在了两扇朱漆木门前,门口栽着两棵常青树,看着有些年头,枝繁叶茂,树干一人怕是还抱不圆。

    门前的铜环锃亮发光,路茗下马后亲自上前将门打开。

    等到两扇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粗布乌衣的中年人站在门内,见到来人是路茗时,脸上带了两分欣喜,“将军今日这般早便回来了?”

    “佚伯。”路茗应了一声,回首将身子侧开,对着刚下马车的梁墨萧与琉璃说道,“王爷,璃儿,里边请。”

    门内的人脸上一愣,正准备跪迎,一眼瞥见梁墨萧身旁的琉璃,这才大大吃了一惊,身子半跪不跪的,口中喃喃地念道,“少,少族主!”

    琉璃早就看到了杵在门内的这个中年人,脸盘方正,肤色微黑,虽粗衣粗布,周身朴素,却目色清明,不浮不躁,这是当年在苍雪时路府府内的管事,她自然认得。

    她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应话,显然此时并不想以这个身份说话。

    佚伯好歹也曾是掌管一家大族的管事,立刻便回过味来,慌忙让开身子迎他们入内,“不知王爷驾到,失礼了,王爷快请进。”

    入得院内,里面朴素异常,只一个四四方方的二进小院子,一间堂屋,两排厢房,剩下一个灶间和净房,一眼就看过来了,不过院子里栽了不少常青树,看着还有几许舒意。

    路茗一边领着梁墨萧等人往里走,一边说道,“让王爷见笑了,末将平日不常回来住,宅子简陋了些。”

    梁墨萧客气地应道,“路将军客气了,你为我南夜布防练兵,日夜操劳,长久宿在军中,家中简朴,以身作则,本王深感钦佩,又怎会笑将军?”

    路茗回首一笑道,“这都是末将应该做的。”

    二人你来我往,客客气气的模样,看不出一丝异样。说着话就走到了堂屋前,路茗引着梁墨萧入内。

    待他们所有人坐定后,堂屋的镂空侧门被敲响了,“叩叩”两声,干净利落,却没有人说话,就像某种暗号一样。

    可堂屋的正门分明大开着,便听琉璃出声道,“进来吧。”

    静默片刻,从侧面走进来的先是夏桀,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上下快速地打量了一遍琉璃,见她安好无损之后,才放心地走到了她身后,期间毫无声响。

    其后,走进来一个身着青湖色长衫的稚子,上身穿了件绣叶的短褂,腰间所系的一条腰带穿金镶玉,瞧着便觉十分金贵,更难得的还是这孩子的眼神,平稳宁和,神态间的做派还与厅内的琉璃有几分相像。

    梁墨萧心中微微吃惊,路茗方才所说的二人,夏桀定是其一,可怎么还有一个孩子?

    姬玉进屋后,见厅中还有生人,面上却是没有显出一分异色,他先是上前朝着琉璃恭敬地施了一礼,“师父,徒儿不知还有客人在此,贸然前来打扰,实在失礼。”

    居然是她的徒弟,梁墨萧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姬玉,这样的年纪,难得一个沉稳的孩子,比起云幼清那小子可强太多了。

    “无妨,这位是南夜的萧王爷,去见礼吧。”琉璃说的一脸云淡风轻,实则目中的瞳孔却幽深了几分。

    路茗虽是在姬玉到来前离开了苍雪,但他却是知道姬玉的存在与身世的,在看到琉璃以一种自然而然的姿态将姬玉介绍给梁墨萧时,他的目光还是闪了一闪。

    而听到琉璃的介绍,姬玉右手的小指亦微微颤了一下,他不知道南夜的萧王爷是什么样的人,他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师父想要相助的人,他还知道师父的这些举动便是说明她信任着此人,所以他也带了十足的郑重,朝梁墨萧拘了一礼,声音清脆清明,“姬玉见过萧王爷。”

    梁墨萧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见礼,但在听清他自报的姓名时,还是忍不住将视线凝到了他身上。

    普天之下,各式各样的姓氏成百上千,便是南夜的国姓“梁”都不是什么稀奇的,可唯独“姬”姓,当今天下,谁会以“姬”姓冠之?又有谁敢冠之?

    梁墨萧调转过视线看向琉璃,却见她目光平视着前方,丝毫没有想要接他视线的意思,而姬玉仍弯着腰呈拘礼的模样,分毫不动,这般姿态,他还有哪里不明白的,这是要他表态。

    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两步跨上前伸手虚扶了姬玉一把,想了一想,话语绕到嘴边便变了味道,他说,“本王与你师父关系非同一般,你无须如此拘礼。”

    这一声“非同一般”实在是耐人寻味,姬玉直起身后都禁不住多看了梁墨萧两眼,能与他师父关系非同一般,那该是什么样的人啊?

    琉璃只看了梁墨萧一眼,没有反驳,也没有肯定,只长出了一口气,气息沉缓悠长。

    “玉儿,当日回族时为师送与你的礼物正是萧王爷赠你的,还不快拜谢。”

    礼物?梁墨萧还在疑惑之时,姬玉已经二次服礼,只听他道,“姬玉谢萧王爷赠风清定乾棍之恩。”

    琉璃这时才缓缓地看向梁墨萧,原本一直绷着的脸,渐渐松了下来,甚至,唇角似乎浮起了一丝笑意,“玉儿乃是姬氏后人。”

    梁墨萧的眸中有一瞬间的闪烁,但也仅是一闪而过,不过片刻,他的声音中便带了几丝愉悦,“原是如此。”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言语,语气也并没有因姬玉的身世而有什么不同。

    这时,才终于有婢女上来奉茶,姬玉也不敢与众人同坐,便乖巧地立在琉璃身旁。

    琉璃端起茶碗举到嘴边垂目喝茶,随口问道,“你二人为何还在斜峡关内?”

    这句话本该是夏桀回话的,不过鉴于他不爱说话的性子,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地便落到了姬玉头上。

    只见他一反方才在梁墨萧面前那副落落大方的模样,略略敛容,回道,“我们本是决定直取盛安的,谁知在斜峡关遇到了路茗大哥,我曾在赋岚阁偷偷看到过师父与路茗大哥的画像,就有些好奇,但是,但是夏桀大哥也同意留在斜峡关等师父的。”

    听着姬玉一会儿轻细,一会儿急切的声音,琉璃莞尔,她想起了是哪一幅画,画上留下的是他们初遇时路茗跪下后抬头的那一瞬微笑,这幅画还是她亲手所画,难为他还能凭着画中青涩的面庞认出路茗来。

    她正想着画上的内容,便听一个含笑的声音传来,“没想到那幅画还留在赋岚阁内。”

    琉璃转眸看向路茗,他正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看着她,唇间笑容温柔。

    “是啊。”她轻应了一声,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记得那时候,阿桀最喜欢与路茗哥玩耍了,但是最不喜的就是路茗哥总是带沉鸢一起入宫。”

    路茗抬头看到站在琉璃身后的夏桀,只见他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笑容,轻声道,“是啊,直到我离开苍雪,后来听闻你与沉鸢定下了婚约……”

    琉璃略停了停,其实并没有想到他离开苍雪后居然还在关注着这些事,口气轻松自然地说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解除了呢。”

    “嗯,我知道,沉鸢那时去遥城看我,还被我狠狠揍了一顿。”路茗笑了笑,他一直觉得,既然他已经失去了照顾她的资格,那苍雪境内也只有沉鸢是对她来说最合适的人,当时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生气,可还有些窃喜。

    琉璃微愣,像是想象不出如路茗这样的人竟然还会揍人。

    只是看着他们旁若无人般互动的梁墨萧便没有什么好脸色了,刚刚将她从凌湛的境内带离,又遇到一个她幼年时亲密无间的玩伴,此人居然还是他南夜国内的将军,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旧情复燃!

    梁墨萧端茶的手一顿,什么旧情复燃?自己真是被气糊涂了。

    这时,佚伯走进堂屋打断了他们的说话,“将军,军中有人来请您速回营中,似有要事。”

    路茗只是顿了一顿,便站起身来,先是朝着梁墨萧告罪道,“王爷,实在抱歉,军中有事需去处理,请您在此稍候,末将去去就回。”

    梁墨萧抬抬手,止住了他还想要与琉璃说两句的举动,而是一脸诚恳地说道,“军务要紧,不过,本王还有事要与你协商,便一同去军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卿谋江山不谋君(百度最新章节)  卿谋江山不谋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