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初章 第一章 枯骨镇

    时光匆匆,一去十数载。

    木冥郡,枯骨镇城内。

    “叮叮叮...”

    一阵清脆的打铁声,从一间年久失修的铁匠铺子里传了出来。

    “苏氏铸造坊”几个掉了漆的大字,就书在门头歪歪斜斜的匾额上。

    此时,有两道身影,正位于这间破落而空旷的铸造坊中央。

    一个少年,一个中年。

    少年名叫苏生,正是十几年前,被中年道人送入云海的婴儿。

    丢了两次魂的他,原本被判定为痴呆儿,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灵智也渐渐恢复了。而且,恢复了灵智之后,他不但一点不痴傻,一双眼睛,看上去反而比正常人要灵动几分。

    只是,虽然灵智恢复了,但记忆却没有恢复。

    “叮叮叮”

    此时的苏生,正手握一把差不多能将他的脸完全盖住的大铁锤,奋力地敲击着一把赤红的剑胚。

    虽然大铁锤看上去有点笨拙,但到了少年的手里,倒是透着几分灵动。

    看这个样子,这把大铁锤,他怕是握了很多年了。

    而位于一旁的中年人,名叫苏厚,正是苏生的养父。

    十几年前,也就是在他收养莫名出现的苏生时,他当时还是一个部落的一族之长。

    他当年所在的部落,名为苏氏部落。

    说起来,这苏氏部落在枯骨镇这里,也算是有点名头了。

    只是,苏厚现在的样子,较之十几年前苍老了很多,眉头深皱,发鬓斑白,暮气沉沉......

    此时的他,丝毫没有一点族长的样子,看上去也就是一个很憨厚的老铁匠。

    “叮叮叮-”苏生手里的锤声,响过三次之后,却戛然而止。

    停下挥动的大铁锤,将头微微抬起,他那沾满炉烟的脸上,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也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少年那张原本坚毅却有些木然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一丝喜意。

    “老爹,好像有客临门啦!”

    苏生那略带些沙哑的烟熏嗓,这时也在坊内响起。

    “哦,看来,今天终于可以开张了,你嘴比较活络,还是你去应付吧。”老脸漆黑的老爹苏厚闻言也喜道

    最近生意不是很好,见到终于来生意来了,父子二人都很高兴,都期盼着能靠着这个生意,来个开门大吉冲冲喜。

    “好!”

    苏生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大铁锤,又抹了把脸,才朝门口走去。

    正当他迎到门口时,就见到一个手持长剑的黄衣青年,缓步走入了坊内。

    “坊主在吗?”

    黄衣青年在扫了一眼坊内的情况之后,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看到坊内一片破败的景象之后,黄衣青年不由有些后悔进来这里。

    一看就知道,这里肯定属于那种,基本没什么人愿意光顾的铸造坊了。

    想来,铸铁的手艺,应该也不怎么样。

    但既然进来了,他也不好立刻就退走,只得硬着头皮先问问了。

    “这位公子,是打造兵器?还是修复兵器?”苏生这时连忙笑脸迎上

    “你......?”黄衣青年则是轻佻地看了一眼迎上来的苏生

    他能感觉到,面前的少年,连一丁点修为都没有,而他可是子灵八级的修为。

    子灵期,是修行者的筑基阶段。

    一般说来,最普通的人,十岁左右的时候,也应该达到子灵一级的修为了,十五六岁的时候,最差的也都有子灵二三级的修为了。

    而在黄衣青年看来,苏生看上去怕是有二十多岁了,却连子灵一级修为都没有达到,也难怪他有轻视之心。

    其实,苏生十五岁不到,主要是因为常年被炉火熏烤,加上满脸烟尘,所以才略显成熟。

    不过,苏生没有一丝修为的事,倒是事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雷劈过的原因,至今为止,他的体内居然一丝灵气都没有。

    “小子,去叫你们坊主出来跟我说话!”

    黄衣青年说话的时候,眼睛也直接看向了坊内的苏厚,对于面前一丝修为都没有的苏生,则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嘿嘿,公子有所不知啊!昨日,老坊主已经传位于我了,虽然没有正式的告示,手下也一个打杂的人都没有,但小生确实也算是这里的小坊主了。”

    “公子有事的话,跟我这个又能打杂、又能铸器的小坊主说也是一样的。”苏生继续嬉皮笑脸地道,话里还透着几分自嘲之意。

    坊内的苏厚,在听到苏生胡诌的这段传位之说后,也不禁哑然失笑。

    这铸造坊里,说白了也就他们父子俩,他自封什么小坊主,倒也说得过去。

    只不过,什么昨日传位一说的事,完全是他信口开河的。

    而苏生之所以这么说,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每一个来铸造坊的人,在感受到他一丝修为都没有之后,对他都是一脸的鄙视。

    他要是敢不这么说,这些人就敢不搭理他。

    “哈哈,你小子说话倒是有趣!”

    那位黄衣青年,也被苏生刚才这番自嘲的话给逗乐了。

    “不过,我这把剑可是由顶级铸师打造的,还是让你们老坊主亲自过来吧!”

    黄衣青年颇为自得地说完之后,也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长剑,拔了出来。

    只听‘苍啷’一声,精光一闪。

    下一刻,整个铸造坊之内,都被这把长剑所散发的寒意给笼罩了。

    原本火热的铸造坊里,像是忽然吹来一股冬夜的寒风,立时让人汗毛竖立。

    “好一把精寒剑!”

    之前还一脸笑意的苏生,在看到这把剑后,也变得严肃了很多,那双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睛,也紧紧凝视着黄衣青年手中的剑。

    “哦,你能看出这把剑的不凡?”

    “略知一二!”

    虽然苏生年纪不大,也没有一丝修为,但铸器的本事却不小。

    苏氏部落本就是铸铁大部,他自幼跟着苏厚这位原族长铸铁,从五岁开始挥锤算起,到如今,也有将近十来年的时间了。

    这十来年,无法修练灵气的他,也只得将所有精力全部放在铸铁之上。

    所以,黄衣青年手中的兵器,苏生只是看上一眼,也就知道了一个大概。

    “公子这把剑,通体青亮,聚寒气而不散,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这剑身是由精金铁铸打而成,淬的是寒冥江的冥阴水。”

    凭着自己十来年的专注,苏生也将这把剑的来历,判断得八九不离十,娓娓道来之下,仿若这把剑就出自他之手一般。

    苏生说完之后,也望向了对面的黄衣青年。

    “公子,不知小生说的可对?”

    黄衣青年闻言,先是楞了愣,随后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但此时,他心中却是暗惊不已。

    关于这把剑的来历,他自己也只是听人说起,并没有亲见。

    而面前这位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少年,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将这把剑的来历,说得分毫不差,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

    当黄衣青年再次打量起苏生时,心中却升起了一丝疑惑。

    “这少年当真没有一丝修为吗?”

    “但这份眼力,又是怎么回事?”

    “这可不是常人所具备的!”

    但是,仔细感受了一番之后,他也确认了,苏生没有修为的事实。

    心中刚刚升起的结交之心,也再次放了下来。

    “公子贵姓?”

    这时的苏生,并不知道黄衣青年心中所想,他想的则是,尽可能拉近一些跟这位黄衣青年的关系,好把这笔生意拿下来。

    “礼,礼仪的礼。”

    对于能够一眼看出这把剑来历的苏生,黄衣礼公子也暂时收起了几分轻视之心。

    “原来是礼公子,想必礼公子这次来,就是为了手中这把剑吧?”

    “是!”

    见对方点头,苏生又接着道“礼公子,手中的剑,可否先让好好我查看一番。”

    “好。”

    在递过剑之后,礼公子又道“剑刃上的这些豁口,都是猎魔的时候留下的,不知可否修复如初?”

    苏生闻言,也留心看了看剑刃位置,一边留意剑身上的伤痕,他的手也很自然地,就在剑身上轻抚而过。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波动,也随着他的手掠过了剑身。

    也就在他的手抚过剑身之后,苏生的眉头,却一下子皱了起来。

    “礼公子,实不相瞒,这几道豁口,其实还算不上最严重的问题。”

    稍顿了顿,苏生又将剑身翻转了一下,他的手再次带着一股无形的波动抚过剑身。

    确认了自己所察之后,苏生又接着道“更严重的问题,其实是在剑身内部,这剑身虽然看似完好,但其实内部已经崩裂。”

    “礼公子,你这次来的正是时候,正好可以重铸一次,若是再不彻底重铸修复,怕是等到你下次猎魔的时候,这剑可能就要碎裂了。”

    “甚至,稍有不慎,恐怕有剑毁人亡的危险。”

    说到这里时,苏生的语气也凝重了几分。

    倒不是他危言耸听,在猎魔的时候,因为武器被毁而导致死亡的事情,确实经常发生。

    更有甚者,因为武器出现问题,导致一个佣兵团整个被团灭的事情也出现过。

    听闻苏生此言,对面的礼公子,顿时脸色大变。

    “此话当真?”

    但是,自己话音刚落,礼公子的心中,却忽然升起一股疑惑。

    “这把剑我一直在用,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问题啊!”

    “就在前几天,我还用此剑斩杀了一头一阶魔鼠。”

    而且,就在来苏氏铸造坊之前,他还拿着这把剑,去找了另一位铸师,但对方并没有提到这个问题。

    想到这里,礼公子又将审视的眼光,投向了面前没有一丝修为的苏生。

    接着,礼公子又重新扫视了一眼破败的铸造坊。

    而后,礼公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颇含深意地微笑。

    “这位小坊主,若只是修复豁口,需要多少费用?若是重铸剑身,又需要多少?”

    礼公子似笑非笑地问道,脸上那份之前减弱了的轻视之意,也渐渐浓了起来。

    苏生虽然听出了,这位礼公子话里有话,但还是如实相告道“以公子这把剑的品质来说,前者只需几十个个金币,后者...怕是要上千。”

    “哈哈,上千金币,原来如此,哈哈!”

    礼公子忽然放声狂笑,只是这笑声听起来很是刺耳。

    上千金币,对于常人来说,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上千金币,也相当于这间苏氏铸造坊大半年的收益了。

    苏生此举完全是冲着,要么不开张,开张吃半年啊!

    此时的苏生,在这位礼公子眼里,也已经彻底沦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奸商了。

    “难怪你这家铸造坊,破败成这个样子,原来这里是一家黑店!”

    礼公子这回毫不客气地讽刺了一句,望向苏生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屑。

    “拿来!”

    从苏生手里夺过了自己的宝剑之后,礼公子就头也不回地跨出了铸造坊。

    “哎,又被人当成骗子了!”

    望着对方摔门而去的身影,苏生也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当成骗子,但每一次的滋味都不太好受。

    “谁让你小子多嘴的!”

    “那些问题,连我都看不到,怕是这枯骨镇的铸师们,也都看不出来,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人家会信你才怪。”

    原本一直没有做声的老爹苏厚,此时也开口了。

    “以后啊,对方让干嘛就干嘛,其它什么都别管!”苏厚又补充道

    “叮叮叮......”

    但回答他的,却是少年的沉默,还有那专注得将周围一切都忽略的铸铁声。

    “叮叮叮......”

    苏厚见此,摇头叹了口气之后,也继续埋首于自己的事情上,继续等待生意上门。

    (ps:新书首发,请多关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苍穹诀(百度最新章节)  苍穹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