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初章 第六章 剑毁人亡

    但是,没等礼浩描绘完自己幸福的未来。

    随着“嘣”的一声,他手中那把看似威力不凡,被冰霜包裹的长剑,在迎向虎掌的那一刹,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就碎裂成了无数块,四散飚飞。

    而对面那只余势未消的虎掌,也直接印在了礼浩还没反应过来的胸口。

    “咔嚓...”一阵断骨之声响起后,巨牙虎的虎掌,直接嵌进了礼浩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胸口

    “噗......”

    从礼浩嘴里狂喷出来的鲜血,在空中直接形成了一道血柱。

    “副队长......”

    “这......”

    看到这一幕,也让周围包括虬须队长在内的十来人都大惊失色。

    “吼......”

    而一击奏效的魔虎,瞬间气势大涨,将依然嵌在自己虎掌上的礼浩甩了出去之后,又向着其他人冲了过去

    见此情形,经验丰富的虬须队长当机立断道“撤,边战边退,不要慌!”

    现在此消彼长,魔兽气势正胜,他们气势衰弱,硬拼下去,必定会死伤惨重。

    但是,现在佣兵团内,个个都心惊胆战,哪里能够做到边战边退,没有一哄而散就已经很不错了,只有几位经验丰富的老佣兵们懂得牵制一下。

    大多数人一见魔虎追来,只顾拼命逃窜。

    一想到礼浩那么好的兵器,都挡不住这魔虎的一击,众人哪里还有丝毫战意。

    数十人的佣兵团,被一头一阶魔虎疯狂追杀着,森林里也响起了各种惨叫......

    当一群人终于逃脱了这头巨牙虎的追杀之后,每个队员身上都受了不轻的伤,甚至有几人的手臂之上,已经血肉全无,露出了森森白骨,让人骇然。

    “队长,这位‘副队长’怎么办?”

    一名精疲力尽的老队员,将原本还扛在肩上的礼浩,朝地上重重一扔之后,又不岔地问道

    他还特意加重了‘副队长’三个字的声音。

    若非礼浩那一剑败得那么惨,众人也不至于狼狈成这个样子。以他们的实力,只要气势不败,边战边退,这魔兽也不赶拼命追杀。

    但礼浩那一剑之后,众人已无战意,但魔虎却气势高涨,众人这样一路被追杀下来,差点就性命不保,这些佣兵们,自然对他这位副队长很是不满。

    虬须队长闻言,也不屑地看了看垂死的礼浩,冷声说道“他已经不是副队长了,也不是我们的队友了,将他救下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接下来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说完,虬须队长也没有再看礼浩一眼,就带着恢复了一点元气的众人,匆匆离开了这里。

    以佣兵们生存环境的残酷来说,自相残杀的事情都时有发生,虬须队长没有将礼浩丢给那头魔虎,确实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而此时的礼浩,虽然还残留了一些意识,拼命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内脏已经被刚才魔虎那一击给彻底洞穿了。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点残留的意识在维持而已。

    看着众人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弥留之际的礼浩,脑海之中,忽然回想起铸造坊里那位少年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想到自己当时的不屑,再想到如今的死局,礼浩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若是当时,自己没有自命清高,歧视那少年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想到这里,礼浩心中悔意顿生,但他的眼神,却慢慢变得黯淡无光,头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耷拉了下来。

    一会之后,他这副血肉模糊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

    深夜,偌大的枯骨镇被夜幕遮罩得严严实实,给人一种沉闷感。

    “叮叮叮...”位于镇东头的苏氏铸造坊,依然有声音传出

    随着这一连串清脆的声音传来,仿佛夜的沉闷,也被敲散了几分。

    细细一听,锤声虽然清脆,但却只有一道落锤之声了。

    苏厚已经回到了住处,只有苏生一个人还在这里坚守。

    无法修练灵气的他,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铸器上,经常一个人,一呆就是一整晚,有时还会连续几天彻夜不眠的铸打。

    到了深夜,除了孤独之外,苏生也会感觉到很疲惫。

    前半夜还好,特别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变得昏昏沉沉。

    不过,这个时候,只要泡上那么一杯‘木灵花’,苏生就能坚持整个晚上,连第二天也都不觉得疲惫。

    这也是这灵茶带给他的另一个好处,可以让他将铸铁的修练时间大大延长。

    长期与夜为伍,苏生也形成了一些特别的习惯,他最喜欢的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品着灵茶,完全放松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感知完全放开,与天地接触。

    当他完全释放开感知的时候,他体内的那股被压抑着的无形之力,也会随之倾巢而出。

    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仿佛跟这个世界融为了一体,身边的一切事物,仿佛都进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每一种东西都是那么清晰,丝丝纹理比肉眼看见的更加清晰。

    可是当他的感知,延伸到胸口位置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丝怪异。

    他的胸口,常年都戴着一块黑色的小坠子,手指般粗细,寸许来长。

    这东西非金非玉,具体是什么材料,连苏生自己也不知道。

    在请教了苏厚之后,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以苏厚几十年的铸造经验,见过的材料不下数千种,但对苏生胸前的这枚黑色吊坠,也是一无所知。

    甚至有一次,苏厚将火烧、锤锻、剑斩、刀砍...等等,各种手段用尽,居然都无法破坏这个小黑坠一丝一毫。

    至此以后,苏厚也对苏生的这枚黑坠有些敬而远之了。

    说起这黑色的吊坠,不得不提起苏生的身世。

    听苏厚说起,当年他还在族长任上的时候。

    一天晚上,已经睡着了的他,被一阵小孩哭闹的声音吵醒,起身一看,就看到襁褓之中的苏生正在哇哇大哭。

    而这颗吊坠,当时就挂在苏生的身上。

    至于那天晚上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苏厚也搞不清楚,苏生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每每说起此事,苏厚的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当时的情况,实在有些诡异。

    也因为这个原因,苏厚对苏生的态度,也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没有再另外收养一个儿子的原因之一。

    在苏厚看来,肯定是一位高人将苏生放在了他这里,或许有一天,将苏生放到他屋内的人,说不定还会回来。

    若是那个时候,他交不出苏生,以对方那神秘莫测的本事,一旦怪罪下来,到时候,倒霉的可能就不止他一人,甚至连着整个苏氏部落都会遭殃。

    不过,苏生并不清楚苏厚心中的这些顾虑。

    对于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的他,只能每天尝试着去了解这颗小黑坠。

    偶尔当他的感知延伸到黑坠上时,他感觉这东西好像也产生了一些波动,仿佛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

    可是,当他想更进一步了解的时候,却又发现毫无进展。

    抚摸着这枚,不知道算不算父母遗物的东西,苏生也是一片迷茫。

    “等我感知再提升一些,再试着沟通这黑坠看看!”苏生也只得这么安慰起自己道

    “今天那股压抑感,好像也变强了点,但离爆发好像又差了一点。”

    收回感知外界的无形之力之后,苏生也能感觉到,体内那股压抑着的、等待爆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只是,离最终的爆发,好像还差了一些。

    “看来,还得想办法再提升一下了。”

    一想到提升感知,苏生也顺手将杯中的木灵花茶,一饮而尽。

    虽然,这木灵花对他感知力的提升,效果非常好。

    但是,要一直维持木灵花这份茶钱,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现在铸造坊的生意并不好,这也让苏生颇为苦闷。

    而且,铸造坊的收益,很大一部分还要兼顾苏青青的修练。

    现在,苏青青加入月家在即,相应的各种打点,想必又是一笔颇大的开销。

    “看样子,明天又要去一次琳琅阁了,让夏秋姐帮我看看,能不能接到一些生意,多赚点钱。”苏生也寻思起来

    琳琅阁,这片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商业组织,它们的关系网,遍布整个大陆。

    这琳琅阁不仅商业实力强大,同样也培养了一批实力强大的守护者,可谓底蕴深厚。

    说起这琳琅阁的实力,丝毫不弱于灵剑宗这样的五大宗门。只不过,他们是商业组织,做事情的方式,跟这些纯修行宗门相比,也有些不一样。

    而苏生所说的夏秋,正是琳琅阁在枯骨镇驻点的一位管事。

    虽然身为琳琅阁驻点的管事,但夏秋其实也就比他大个两三岁。

    不过,夏秋的天赋,可就要比苏生高得多了,她的修为已经到了子灵九级,怕是很快就要突破至雾灵期了。

    而苏生能够与她认识并相熟,也是因为经常有些生意往来,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当然,这其中很关键的一点是,只要是苏氏铸造坊出来的东西,一直以来,口碑都不错,这也让那位夏秋管事,对没有一丝修为的苏生,稍微高看了一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苍穹诀(百度最新章节)  苍穹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