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初章 第八章 无形之力

    出了琳琅阁,苏生就径直回了铸造坊。

    一回来,他就将之前五千金币的事情,跟苏厚一一说了。

    苏厚听完之后,心情也是大好,他现在也正在为急需用钱的事情而发愁。

    若是这个事情能成,无异于雪中送炭的好事。

    “我出去办点事,晚点回来。”

    兴致不错的苏厚,这时却放下了手中的铁锤,又换了身衣服,撂下一句话就出去了。

    “哦!”

    苏生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就继续埋头铸打手里的剑胚。

    每次一有好消息,苏厚都会忍不住提前出去庆祝一下,跟一些老相识们喝上那么几杯,苏生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是,他对这些推杯换盏的事,却不怎么感兴趣,一门心思都在铸器上。

    从小就被赶出苏氏部落,记事开始,少年的生活就非常艰苦,五岁之后,基本上就整天跟苏厚一样,天天呆在铸造坊了。

    从小的熏陶,加上苏生那过于常人的感知,让他在铸器上的天赋,远非常人所及。

    若不是因为灵脉的问题,苏生甚至想过,自己将来可能会成为一名炼器师。

    任何人只要稍加努力,基本都能成为一名铸师。

    但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师,要求可要高得多,天赋、机遇、努力、良师......等等。

    而且,想要成为炼器师,还必须要有高深的修为,没有修为,连炼器鼎你都催不动,还谈什么成为炼器师。

    而这,也是苏生的死穴。

    没有灵脉的他,根本无法吸收灵气,也决定了,他永远没法成为一名炼器师。

    “叮叮叮......”

    现在的苏生,也早已放弃这个奢望了,一门心思都在眼前的事情上。

    想起夏秋的话,苏生对自己获得那份委托还是很有信心的,越是一些有难度的委托,苏生越有信心。

    “叮叮叮......”

    此时的苏生,正带着一丝对未来的期待,疯狂运转起‘苏氏三连锻’。

    这套战决,主要是用来强化身体对力量的运用,就算苏生没有灵气,修炼这苏氏三连锻也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平时流畅的苏氏三连锻,今天却变得有些奇怪了。

    苏生落锤的节奏,不再像原来那么精准了,甚至还有些杂乱无章。

    落锤声......

    忽然变得急促...

    忽又变得缓慢...

    忽又变得厚重...

    忽又变得轻巧...

    这么混乱的节奏,在一个握锤很多年的铸师手里,是很不寻常的。

    以苏生以往的经验来看,就算他闭上眼睛,挥出的锤应该都是同一个节奏才对。

    这么不和谐的落锤声,除了刚上手的那段时间之外,这还是第一次见。

    而此时,握锤的苏生却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那股压抑着的力量在苏醒一般。

    这种感觉,以往也曾有过,只是很微弱。

    但这一次,这种感觉却变得异常强烈,像是到了爆发的时刻。

    突然之间......

    在“砰!”的一声震响之后,一阵无形的波动,就以苏生为中心,向着四周冲击开来。

    “叮叮叮......”

    “砰砰砰......”

    接下来,随着苏生每一次落下铁锤,这股无形波动就以他为中心,朝周围释放一次。

    受到这股无形之力的冲击,苏生身上那件本就残破的衣袍,很快就被震成了无数碎片,散落了一地。

    只不过,这有伤风化的一幕,他自己却没有觉察到,反而觉得身体从未有过之清爽,他也更加专注于铸剑的事情上了。

    但是,更加奇怪的是,这股无形的冲击之力,在遇到他胸前的黑坠时,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像是被那枚黑坠给吸收了一样。

    而且,这种情况在持续了一会之后,那枚原本被冲击得左摇右晃的黑坠,忽然发出了一道幽光,然后就静静地悬浮在了苏生的胸口,居然开始主动吸收起,那些扩散出来的无形之力。

    这诡异的一幕,若是苏生处于清醒状态之下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好在此刻的他,一门心思完全放在了铸剑上,也无暇他顾。

    而这股无形之力,除了不断在向着周围冲击之外,也有一部分透过他挥动的铁锤,被他轰进了剑胚之内。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部分无形之力,反而朝着苏生身体之内渗透,开始冲击着他的奇经八脉,让他一直封堵的灵脉,也开始出现的一些异样。

    只是,完全专注于铸剑的苏生,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

    “叮叮叮......”

    随着这股无形之力的释放,那原本轻重不一的敲击,也渐渐变得十分规律起来。

    不过,这时的敲击,好像多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律动。

    现在的敲击,更加自然,更加随心,更加有力量,也更加完美......

    苏生自己也越来越专注,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叮叮叮......”

    “砰砰砰......”

    落锤声不断,无形的冲击也就不断。

    铸造坊之内,也早已被冲击得面目全非。

    原本就歪歪斜斜的窗框,早已被震落,碎成了好几块,散落在墙角。

    坊内屋梁上,十来年没有清扫过的烟尘,也被震落,开始在屋内肆无忌惮的飘荡着。

    之前苏生胸口那块诡异的黑坠,还在持续不断的吞噬着这股无形波动。

    ......

    这股奇异的敲击声,从白天一直持续到傍晚,也终于停止了。

    屋内也早已没有了任何响动,少年也楞楞地站在那里,如雕塑一般。

    虽然铸剑的事情早已结束,但苏生依然还沉浸在之前那种奇妙的感觉之中。

    此时的他,正反复地回味着。

    铸造坊里,一片宁静。

    ------

    入夜之后,一轮明月也逐渐升上了天空。

    皎洁的月光洒下,让整个大地都蒙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光彩,偌大的枯骨镇,也从白天的喧闹之中解脱了出来,变得肃穆恬静。

    苏氏铸造坊里,那股无形的冲击之力,也早已消失无踪。

    只有那静立的少年,全身上下,落满了一身的铁尘。

    少年的胸口,原本悬浮着的黑坠,也自然垂了下来,那安安静静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一般。

    只是较之往常,黑坠越发透亮了许多,还闪着一丝淡淡的光彩。

    一眼看去,此时的黑坠,像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幽暗深渊,摄人心神。

    “咳咳......”

    干咳声响起,一道人影慌忙冲出了铸造坊。

    “怎么身上落了这么多灰尘!”

    努力摆动着身体和脑袋,将满身的铁尘甩落,又使劲呼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苏生才终于缓过劲来。

    就在此时,铸造坊的不远处,东倒西歪的苏厚也慢步走了回来。

    与此同时,一阵刺鼻的酒味,也被夜风夹杂着送了过来。

    “老爹,喝好了吧。”

    “正好,我刚铸成一把剑,帮我试试。”

    手握长剑、一脸兴奋的苏生,对着一身酒味的苏厚扬了扬手里的剑。

    苏厚闻言‘哦’了一声,也抬头看了看苏生。

    但是下一刻,苏厚却是一脸的崩溃样。

    “啊...,臭小子,怎么光着身子就跑出来了,也不怕被街坊邻居笑话。”

    苏厚一脸崩溃地看着面前一丝不挂的苏生,酒意也醒了几分。

    经苏厚一提醒,苏生这才感觉全身一阵凉飕飕的,下面那杆枪,也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

    这月下扛枪的姿态,虽然有几分洒脱之意,但也得看情况啊。

    比如现在,对面站着一个老男人,这就太尴尬了。

    反应过来的苏生,大叫了一声,赶忙捂住下体跑回了屋内,从一片狼藉的铸造坊里随手扯了一件黑袍围住了下腰,这才重新走了出来。

    “这铸造坊的大门,怎么了成这个样,是不是那个臭婆娘又来捣乱了。”

    看着铸造坊门口,原本端正的两扇黑色大门,此时却变得东倒西歪的样子,苏厚直接就骂了起来。

    借着酒劲,平日里憨厚的苏厚,也连连爆起了粗口,直骂温芙是个臭婆娘。

    而苏生一门心思都在手中的剑上,对于铸造坊的异状,却是丝毫没有在意。

    “不清楚,我一直都在铸造坊里铸剑,这大门口的事,谁知道呢!”

    一脸无辜的苏生,随口说道

    这看似荒唐无比的借口,对于他这种一根筋的人,倒是说得理直气壮。

    不过,之前的他,确实完全沉浸在铸剑之中,对于这副完全由他本人所造成的惨状,全然没有察觉。

    对苏生的话,向来不怎么怀疑的苏厚,顿时又接着骂道“肯定是那个臭婆娘,见我不在,才故意把铸造坊的大门弄坏,想气死我,哼。”

    一旁的苏生,眼睛只顾盯着手中的剑,忙说道“老爹,先不说这个了,帮我试试这把剑先。”

    苏厚又嘀嘀咕咕骂了几句,待酒劲又清醒了几分之后,这才把目光转移到了苏生的这把剑上。

    森冷的剑锋,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更添了几分寒意。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苏厚却是忍不住脱口道“好剑!”

    对于一个铸了一辈子剑的铸师,兵器的好坏,第一眼就能判断个大概。

    苏厚的酒性,也被这把剑的寒意,给冲淡了一分。

    “老爹,来了,小心了。”

    苏生话一说完,脚底发力,持剑就劈了过来。

    “来吧!”

    苏厚也大喝了一声,拔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横档在胸前,严阵以待。

    “叮叮叮!”

    苏生的剑连续三次,击打在了苏厚手中长剑的同一个位置。

    苏生这三剑,正是借助了凡阶低级锤诀,苏氏三连锻的发力诀窍。

    这苏氏三连锻,他日夜运用,早已融会贯通,即便换成了剑,他也能找准发力技巧。

    三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又听见‘叮’的一声脆响。

    苏厚手中的长剑,也应声而断。

    这最后一声,正是断剑落地的声音。

    “这......”

    这一幕,显然有些出乎父子二人的意料,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也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只是,各人脸上的神色,却不太一样。

    苏厚的眼中,更多是震惊。

    看着手中的断剑,苏厚眼里依然是不敢相信的神情,那股醉意也彻底消失了,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一些冷汗。

    自己手中的这把剑,是他亲手所铸,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不然,也不会作为佩剑随身携带。

    这把剑,不敢说是什么神兵利器,但在这枯骨镇,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了。

    但是,就是这把剑,居然被苏生的剑给斩断了。

    以苏生修为为‘零’来看,这自然全部仰仗的是剑之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苍穹诀(百度最新章节)  苍穹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