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光中巨人 第六十九章 算账

    终于在一声沉长的闷哼声中,陆征整个身体都松弛了下来,而江诗云则像一只八爪章鱼一样死死地缠在他身上。

    两人的身体搂抱在一起,享受着极度欢愉后的温馨。外边的雨越下越大了,哗哗的雨声越发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陆征缓过气来,看着怀中江诗云的媚态,替她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便说道:“坏了,这几天不是你的生理期吗?”

    江诗云两眼迷离地休息了一会儿,才悠悠说道:“白痴,生理期已经过了。”

    “哦。”陆征放下心来,过得片刻,他轻声唤道,“小妖精。”

    “嗯。”江诗云已经虚脱,动都不想再动。

    “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的一切。”陆征动情地说。

    “油腔滑调。”江诗云轻抚着陆征肩膀上的伤,“能跟我说说她的事么?”

    “她?”陆征疑惑道,“你指的是谁?”

    “你心中一直挂念的那个女人。”江诗云幽幽地说。

    陆征微微有些诧异,下意识搂紧了怀中的人,说道:“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江诗云解释说。

    “她叫冯馨。”陆征深吸一口气回答,“她是我的初恋,这些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事情都已经过去,没什么好说的。”

    “是啊,事情都已经过去。”江诗云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不见面,你却仍对她念念不忘,她在你心目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陆征沉默了,实在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毕竟江诗云说的是事实。江诗云也沉默了,她似乎是在等待着答案,又似乎根本不需要什么答案。

    “我要起来穿衣服了……”江诗云说着挣脱陆征的怀抱,陆征也依言放开了她。

    可江诗云脚刚起身就一个吃痛,两腿又酸又麻站立不稳,好在陆征及时搂住了她才没让她摔倒。陆征看着她雪白的肌肤上到处是疯狂过后的红肿和淤青,心疼地抱紧了她,心里五味杂陈。

    “小妖精,小傻瓜。”陆征抚摸着江诗云的长发叹息道,“一个人的初恋或许快乐美好,或许痛苦不堪,在那样的青葱年纪里是没有理智的,是难以忘怀和抹掉掉的。她是我的初恋,即便我不刻意去想,但已经在我生命中深深地烙下了印记,忘不掉并不是出于我的本心,或许只是我的生命和人生经历需要我付出这样的代价。”

    “诚然,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之一,而你——”说到这里,陆征吻了吻江诗云的耳根,“你是我的妻子,我的亲人,是和我肌肤相亲、水**融的那个人,是我的生命啊。”

    听着陆征这番认认真真说出来的话,江诗云的身躯不住地颤抖着,泪水早已打湿了陆征的胸膛。

    陆征满心的柔情,轻轻拍了拍江诗云的肩膀,微笑着说:“怎么像个小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都哭了一整晚啦。”

    江诗云仰起头来,抹了抹眼泪,通红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陆征:“还不是因为你使坏,弄得人家……”她想说下去却又难以启齿。

    陆征亲吻一下她的额头,说道:“好了好了,整理一下,我们赶紧回去找张小天那个混蛋禽兽算账。哎哟喂,肚子也饿得不行了。”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雨虽然是停了,天仍是阴沉沉的。

    整个军训基地笼罩在一片死气沉沉的恐怖气氛当中,昨晚是学生们来到这里后经历的最可怕的一个晚上,怪物再度来袭,一名女学生遇害,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走,引起了所有人的惊恐和慌乱。

    同时,安保工作的总指挥陆征也在这一天晚上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张小天教官也受了重伤,自称是被怪物袭击,此刻仍在医务室中接受救治。

    会议室里,章泽宇一个人一筹莫展地来回跺脚,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没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应对目前的情况,烟灰缸上的烟头越积越多,整个会议室都在烟雾缭绕之中。

    又入夜了,昨晚一个学生遇害的惊魂时刻仍历历在目,章泽宇夹着烟的手在不住地微颤着。今晚,又会面临怎样的危机?

    咚咚咚——

    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

    “进来。”章泽宇声音沉闷得叫了一声。

    门被推开了,马朝出现在门口,神情严肃地说道:“章哥,有情况。”

    章泽宇哆嗦了一下,指尖的烟“嗒”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他回过神来,一脚踩灭了烟头:“边走边说。”

    雨是停了,但是到处都是湿漉漉地,小道上更是泥泞不堪。

    “此事当真?”路上听完马朝的的讲诉,章泽宇的神情极为复杂,“都调查清楚了?”

    马朝很肯定地点头:“证据确凿。”

    “真想不到……”章泽宇心情沉痛,感慨万千。

    几个教官被紧急召集过来把一间小小的医务室围得严严实实,章泽宇推开门,带着马朝和一个护卫走了进去。

    躺在病床上的张小天抬起头来,看到冲进来的章泽宇等人这般阵势,又见门外戒备森严,一张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小天,是不是真的?”领头站在床边的章泽宇阴沉着脸问道。

    “什么是不是真的?”张小天一脸不解的神情,但还是露出了开朗随和的笑容,就像他第一天跟陆征搭讪时那样。

    “别装糊涂。”章泽宇振地有声地说,“两年前那件案子,还有前天晚上掳走一名女学生,昨晚欲行不轨之事,是不是真的?”

    “章哥,你胡言乱语说着什么啊,我不明白。”张小天早就有死不认账的心里准备,神情举动毫无破绽,“你从哪里听的这些疯言疯语,这些事我怎么会做得出来?”

    “你还狡辩,以你父亲的身份地位,没有确凿的证件,谁敢冤枉你?”章泽宇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听说了张小天干的那些破事早就气炸了,“小周,去把小陆请来!”

    一听要叫陆征过来,张小天吓得面白如纸。这家伙竟然没死?不可能,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能活着!

    姓周的教官离开的时候,张小天下意识又看了一眼门外。如果陆征真的还活着,那现在自己要逃也逃不掉啊,如何是好?

    教官宿舍里,陆征正用吹风筒给江诗云吹干湿润的长发,两人刚秘密潜入军训基地不久,回到宿舍陆征就把事情交给马朝去处理,然后带着江诗云洗了个鸳鸯浴。

    没有干净的衣物换,江诗云只能先穿着陆征的,看起来有些别扭。

    “我已经让韩武迹去找洛秋思了,过一会儿她就会把你的行李物品带过来。”陆征说道,“今晚你先住我这儿,等会我还有去处理一些事情,你累了的话就先休息。”

    “嗯。”江诗云应了一声,心想要是秋思那丫头过来了,见自己这副模样肯定又会喋喋不休八卦个不停。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等会叫他们给你弄点粥来。”陆征说,“这会儿食堂的叔叔阿姨应该还没睡觉,只是不知道他们肯不肯帮忙。”

    “我自己去弄也行的。”江诗云说道。

    “你自己去?”陆征笑出声来,“你就不怕你那一扭一扭的奇怪走路姿势被人笑话吗?”

    “你还说!”江诗云咬着朱唇嗔道。

    两人正聊得亲密,宿舍的门被人敲开了,韩武迹把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陆哥,洛小妮子来了,还有一个姓周的教官,说是找你有事。”

    陆征关掉吹风筒交道江诗云手上:“那我先去了,让你的姐妹陪陪你。”

    门外,洛秋思一手拖着江诗云的皮箱,一手提着一大袋东西,见了陆征走出来,两只清亮的眼睛眯了起来:“大表哥,真有你的,果然厉害啊!”

    陆征冲她笑了笑:“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是我分内之事。”洛秋思笑眯眯地说,“你们先忙,我还有好多话要跟我家诗云说呢。”说完一个人就进了宿舍,立即把门关上。

    陆征不顾韩武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衷肠,看向了周教官:“是不是张小天的事?”

    周教官点头:“章哥让你过去一趟。”

    陆征来到了医务室,韩武迹也带着阿彪屁颠屁颠地跟过来,闻讯而来的还有孔翔、杨画和吴胜。

    其他人都被挡在了门外,陆征只让吴胜跟进来。

    见到陆征,张小天一时间面如死灰,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目光中还带着一丝阴毒和残忍。

    “没想到吧,张小天?”陆征坐到对面的床上说道,把张小天的名字拉得长长的,“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小天靠在床头,一副我伤重不想理会你并对你进行鄙视的表情。

    “我也不想跟你这个人渣多说废话,你不就是想来个死不承认么,要证据,我有!”陆征说着从裤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在张小天眼前晃了晃,“我早就做了充足了准备,在跟踪你的时候已经把手机的录音打开,后来你所说的一切全都录了下来。现在就让大家一起来听一听,看看你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看看我这个证据够不够充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装英雄(百度最新章节)  重装英雄(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