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卷 家有老王初成长 第十章 旧友?

    白若枫坐在牧可馨那敞篷的酒红兰博基尼里,任凭窗外的风拂过其脸庞。

    “在榕轩的一个星期过的怎么样?”牧可馨问道。

    “还不错。”白若枫喝了一口橙汁,淡淡道。

    “跟同学老师们相处的怎么样?”

    “还行。”

    兰博基尼驶过两旁开满榕树的大道,牧可馨一路飙车的在大道中横行 ,宽敞的马路跟阳光眨眼出现在白若枫的视线中。

    “现在我们去哪?”白若枫看了看牧可馨开的路线,问道。

    “去见一个朋友。”牧可馨笑道。

    “你不会是带我去见她吧?”白若枫侧过头,牧可馨那酒红色的长发挡住了脸,否则白若枫一定会看见她眼角悄无声息泛起了一丝红圈。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只肯这么称呼她?”牧可馨叹了口气,轻声道。“小枫,你真的有这么恨她?”

    “我几时说过自己恨过她。”白若枫淡淡道。

    “她是你妈妈。”牧可馨轻声说道,“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妈妈。”

    “所以呢?”白若枫淡淡道。

    “不要总拿所以来搪塞我好不好?”牧可馨的语气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哀求的味道。“小枫,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她有多心疼?”

    “我已经疼痛惯了。”白若枫淡淡看着牧可馨,“不要以为你有多了解我一样,你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牧可馨无奈,眼前这个哪里像个只有十三岁的孩子。“虽然我不知道她离开你的三年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无论怎么样,她都是你妈妈。"

    见到白若枫默不作声,牧可馨也只好说道:“放心好了, 她在国外很忙,没空回来看你。”

    “这么多年了,哪怕是在我面前,你也不肯叫她一声妈?”

    白若枫沉默,没有回答。

    牧可馨见状,也不好再问。要是逼急了,弄不好这小家伙跟自己翻脸,弄出个什么事情就从榕轩退学了。

    “我们到底要去见谁?”

    明知道白若枫这是故意想要扯开话题,但是牧可馨依然回答道:“见一个······旧友。”

    ······

    车在一条幽静的小巷口停下,小巷很安静。墙瓦类似于名国八十年代暗红色,已经爬上了一条条裂缝跟苔藓。

    小巷无不弥漫充斥着古朴跟岁月的气息,墙上依然还能依稀看见子弹穿过的痕迹。

    牧可馨的步伐走到一家茶馆门口停下,抬头望了望那块已经有些生锈的牌匾。

    庭珏湘。

    这是这家茶馆的名字,茶馆顶部,还柱有一栋小小的茶楼。茶楼依然那跟民国时期一样,桌椅,唱戏台,无不都是古老。

    空气中蔓延着各种茶香的味道,龙井,铁观音等等,都一一摆在那并未有人的桌椅上。

    牧可馨走过柜台,来到一个小小的屏风旁。

    “苏伯,”轻轻敲了敲门,“我来了。”

    “进来吧。”一个好听柔软的男声说道。

    绕过屏风,白若枫才真正看见这个所谓苏伯的相貌。这个被牧可馨称之为苏伯的人,看起来确实格外的年轻英俊,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

    “为什么他这么年轻,你要喊他苏伯?”白若枫问道。

    “他是我爷爷一个旧友的儿子,跟我父亲是同一个辈分的,辈分上讲,他是我父亲的哥哥。”牧可馨趴在白若枫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我真不想这么称呼他,他比我都大不了多少岁。”

    “可馨,你真是越来越没规没据了。”被称之为苏伯的男子微微一笑,说道。

    白若枫淡淡瞥了其一眼,牧可馨说话的声音这么小,他怎么会听到?

    但是当白若枫仔细打量苏伯的脸庞的时候,却是感觉有些熟悉。

    白若枫敢肯定,自己跟这个苏伯一定没有见过,但是他的脸却让自己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那双凤丹眼,白若枫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

    他到底是谁?

    “苏祁鹤,你少给我倚老卖老。”牧可馨撇了撇嘴,说道。“占着辈分大,尽占老娘便宜。”

    苏祁鹤笑而不语,并不否认。没办法,要怪只能怪自己老爸,生自己年龄的时候这么大,弄的自己现在辈分也这么大。

    “这位事?”跟着牧可馨聊了一会,苏祁鹤才发现一旁的白若枫。

    “她的孩子。”

    “她?”苏祁鹤喃喃道,眯起一双凤丹眼打量着白若枫。“像,真是太像了。”

    “你简直跟你妈妈长得一模一样。”苏祁鹤将桌上的龙井递到白若枫手中,轻声道。

    “你认识她?”白若枫问道。

    苏祁鹤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前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不一般,耐不住自己骨子里头那份熟悉的感觉,开口问道。

    苏祁鹤一愣,望着白若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若枫一愣,并未说出自己真实的姓名。

    “白尘。”

    苏祁鹤笑着摇了摇头,对着白若枫缓缓道:“把手伸出来吧。”

    白若枫半信半疑的伸出了手掌,还未发育的他手掌骨节分明,倒是像个女孩子的手。

    “每个人的手相上都记载了一生很多的事情,生老病死,恩怨情仇。你的手相颈部微曲,三线成川,说明你悟性较强。而骨骼处条纹分明,说明你此生注定不凡,所以你的真名应该是······”

    “白若枫。”

    白若枫淡淡的瞥了一眼苏祁鹤,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掌。“你还会算命?”

    苏祁鹤笑着点了点头,“略知一二。”

    白若枫撇了撇嘴,略知一二能只看手相就知道自己的真名?不过白若枫也没觉着苏祁鹤是只靠手相就知道自己名字的,牧可馨带自己来见他,说不定提前就告诉他了。

    “为什么要带我来见他?”白若枫问道。

    牧可馨耸了耸肩,说道。“这是她的意思。”

    白若枫早就猜到了,否则哪怕牧可馨想带自己来,自己也不会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在榕轩上学吧?”苏祁鹤突然出声问道。

    “恩。”

    “那么,你就应该留下来。”笑着摇了摇头,苏祁鹤缓缓领着白若枫绕过屏风,走到茶馆的柜台前。“榕轩的生活,肯定不仅仅只是上课这么简单。你妈妈把你送来我这里,应该就是希望我能够教你。”

    “教我什么?”白若枫问道。

    “品茶,调酒,以及一系列优雅的贵族气质。”

    “我为什么要学呢?”白若枫捧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撇过头来淡淡道。

    “你现在杀气太重了······”苏祁鹤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三年里,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抖,白若枫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盯着苏祁鹤轻声道。

    “人活着,最好不要知道太多。否则,容易死的。”

    “有意思。”苏祁鹤笑笑。

    “我该称呼你什么?”

    “你就跟你小姨一样,称呼我苏伯吧。”

    牧可馨笑道,“突然觉着我年轻了好多。”

    望着走进包厢的白若枫,牧可馨瞥了一眼苏祁鹤,淡淡道。

    “真搞不懂为什么我姐会把小枫托付给你。”

    “这不是托付。”苏祁鹤一笑,“这是一种教育。”

    ······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苏祁鹤一直手把手的教白若枫各种品茶之道,以及各种贵族礼仪还有调酒的方法。白若枫悟性较高,而且对着调酒也有不小的兴趣,在这种茶香酒意伴随的气候中,两日时间眨眼便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老王驾到(百度最新章节)  老王驾到(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