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卷 家有老王初成长 第六十四章 在没有我的城市

    【二更,泪奔开始】

    【观看本章节时,建议背景循环音乐《虹之间》】

    -------------------

    端着一颗易碎的心,白若枫匆忙的赶到医院。

    脑海中各种猜疑,惊慌,他被牧可馨刚才那通电话吓着了。

    什么叫做出事了?

    牧可馨站在icu门口等他,医生跟霍锦源也到了。

    霍锦源上前拍了拍白若枫的肩膀。

    白若枫被他这样的举动弄的一愣。

    虽然牧可馨还未开口,但是白若枫心中仿佛有数了一般,眼圈一红。

    迈开脚步,白若枫缓缓回头,重症监护室五个字格外的刺眼。

    仿佛耗尽全身力气一般,缓缓向前倒去。

    苏毕之扶住了他,眼圈也是一红。

    白大褂医生缓缓走了上来,对着白若枫缓缓一鞠躬。

    “现在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这话明显是说给白若枫听的,牧可馨跟霍锦源都已经知道了。

    征得了牧可馨的同意后,医生对着白若枫轻声说道。

    “好消息是,您的父亲已经醒了。”

    白若枫显得很平静。

    半晌后,他淡淡开口。

    “那坏消息呢?”

    牧可馨的心被揪了起来。

    她以为,白若枫听的白山醒来的消息之后,应该会很高兴,遗忘了后面所要说的结果。

    可是白若枫并没有忘记,那个所谓的坏消息。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

    有些事物跟结果,是你一辈子都躲不掉的。

    轻叹了一口气,霍锦源挥了挥手让医生退下,他搭住了白若枫的肩。

    “我跟你母亲是旧识,帮你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是有些事情,是凭现在的技术所不能完善的。”

    “孩子,你不要怪医生,他们也已经尽力了。”望着白若枫,霍锦源轻声说。“经过治疗,你父亲虽然已经醒来,但是五脏受损,失血过多。恐怕······没剩多久时间了。”

    没剩多久时间了几个字,重复在白若枫的耳畔徘徊。

    什么叫没剩多久时间?

    说好的他一定会没事的呢?

    什么叫时间没多久了?

    整个人仿佛触电一般愣在原地,白若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脑袋一片空白,他仿佛坠入了无尽的黑暗。

    明明早就已经看透了生死,为什么此刻却格外的心疼?

    “进去看看你父亲吧,见他······最后一面。”霍锦源扶起白若枫,轻声说道。

    最后一面四个字,一字一刀,刀刀割在心口。

    最后一面不同于再见,再见尚且可能重逢,而他代表的是阴阳两隔,永恒的离别。

    白若枫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孩子,他也不是一个好儿子。

    “我可真羡慕你是我爸。”

    “这也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

    “我这辈子有两件事情最让我骄傲。”

    “一件是我的老婆叫做牧可卿,一件是我的儿子叫做白若枫。”

    爸,我配做那个让你骄傲的儿子吗?

    白若枫还记得,在牧可卿刚走的时候,他对白山是什么态度,那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一度伤透了白山的心。

    白山不依不挠,三年来从未放弃,逐渐的慢慢融化的白若枫心中的冰山。

    白山是他剩下唯一的亲人了,牧可卿走后,白若枫一直这么认为。

    上天为什么要一次次夺走他最心爱的人?

    母亲,父亲,家庭。

    孩子的世界无关所有,爸爸妈妈就是一片天,父母出事就是天塌下了。

    很小的时候他问白山,自己的爷爷奶奶去哪了。

    白山笑嘻嘻的摸着他的头:“爷爷奶奶到一个叫天堂的地方享福去了。”

    白若枫问他:“那你以后也会去吗?”

    白山一愣,旋即点了点头。

    白若枫还记得他跟白山的一段对话:

    “要是我有一天被人打了,你会不会冲上来帮我?”

    “那我肯定要看人多少,少的话就冲上去帮你,多的话······”

    “多的话,你就跑,对不对?”

    “······”

    “如果有一天你被打了,我一定会不管那头是否是千军万马,抄起板凳冲上去将你护在身后。”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儿子啊,保护你是我的责任啊。”

    “可是万一你打不过怎么办?”

    “打不过就让你先跑,反正我皮糙肉厚死不了。”

    说好的皮糙肉厚死不了,现在为什么你不行了?

    白若枫推开重症监护室的门,苏毕之想要跟上去,被牧可馨拉住了。

    “让他静一静吧,我们帮不了他的。”

    ······

    白山躺在床上,见到进来的白若枫,苍白的嘴角勉强挤出一抹微笑。

    白若枫没有忍住眼泪,半晌,声音沙哑只能叫出一个字。

    “爸······”

    白山挥了挥手,轻声说道:“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时间不多了。”

    没有刻意的避开这个话题,白山一语道出真言。

    白若枫不争气的泪奔。

    “不,你肯定还能活下去的······”

    白山笑了,高兴阳光的笑容。

    他不顾白若枫的摇头,一字一字微弱的说。

    “儿子啊,老爸这一生没什么出息,还要你来给我送终。”

    “我走了以后,你真的就要学会靠自己了。”

    “记住了,不管你以后选择什么路,都要坚持下去,不要想着来找我,爸爸在天上一直看着你。”

    为白若枫擦去泪水,白山笑道。

    “男人不能留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可是我白山的儿子,眼泪可不能在别人面前流。”

    “可惜现在没有酒,不然真想跟你喝一杯······我们父子二人有多久没有喝一顿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本来有好多话要将,见到白山,白若枫却一句话也不讲出来。

    有些话,年少轻狂的时候难以启齿,待到再想开口时,却已阴阳两隔。

    翻来覆去,无法就是那两句。

    “爸你不许死······”

    “你不许走······”

    “说好的你要长命百岁,说好的还要喝我未来的喜酒······”

    “你还没有看着我长大,你还没有带我去吃你答应我的小吃······”

    “我求你了,求求你别走······”

    几句话,句句戳心,疼的人泪眼模糊,仿佛窒息。

    白山笑了,笑的很开心。

    “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学会坚强。不管脚步有多慢都不要紧,只要你在走,总会看到进步。”

    “人生的路你要学会自己走,自己一个人走,不管有多少风雨,你的身后已经没有人给你撑腰。”

    “小枫,还记得我说过的吗,我这辈子,只有两件事值得我去骄傲。”

    “一件,是我的老婆叫做牧可卿,一件,是我的儿子叫做白若枫。”

    “你要好好活下去,一个人努力的活下去,即便是在······没有我的城市里。”

    “时间真的好快啊,眨眼你都这么大了······”

    “走之前还能再看到你一面,我就算死也幸福了。”

    白山笑着望着白若枫,轻声说道:“你还记得我喜欢哪首歌吗?”

    白若枫当然记得,是筷子兄弟的《父亲》

    拿出手机,白若枫循环着这首歌。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孩子,也不是一个好儿子。”

    “爸,我求你了,求你活着。”

    “你走了,让我怎么办?”

    白若枫现在才明白龙应台那段话的残忍。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即便他想追,也来不及了。

    白山笑了,笑容带着眼泪。

    很多时候,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记住了儿子,不要太想我了。”

    “爸爸为你感到骄傲。”

    “就当是我在跟你玩游戏吧······玩一场很久很久的捉迷藏。”

    “等你吃完五个生日蛋糕后,就会明白我在哪了······”

    白山一边咳嗽一边笑,一边擦去白若枫的眼泪。

    “爸这一生,说了很多我爱你,却还是欠你一生对不起······”

    “对不起,没能看着你长大,对不起,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爸爸没有离开,因为爸爸的爱,一直都在·····”

    “不管怎么样,要记得,爸爸好爱好爱你。”

    “真的好爱好爱······”

    “记住了,一个人好好活下去,否则,我就算是做鬼······”

    抚摸着白若枫脸皮的手掌微微一怔,温度缓缓下降。

    半晌,在白若枫错愕的眼神里,轻轻落下。

    跟手掌一块落空的是白若枫破碎了的心。

    心电图平了。

    咚!

    “爸?”

    白若枫愣住了。

    强忍住泪水,一声呐喊,带着撕心裂肺的声响。

    “爸!”

    手机上的父亲,正好播放到了最后的部分。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

    白若枫望着白山的脸庞,伸出手将他的双眼合拢。

    手是冰凉的,颤抖的。

    “爸,你说让我不要当着你的面哭,那样你会心疼。”

    “那请问,我现在可以哭了吗······”

    ······

    重症监护室外,一场大雪骤然降临贝市。

    牧可馨愣了愣的望着窗外,内心略过一丝惊慌。

    转头望了望重症监护室,白若枫缓缓走了出来。

    噗通一声,他跪倒在地上。

    霍锦源双手负于身后,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轻叹口气,对着重症监护室内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白山走了。

    不会再回来了。

    白若枫要好好活下去,即便是在没有白山的城市里。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老王驾到(百度最新章节)  老王驾到(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