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求男人,你说要怎样?

    “我说过,代价不是你能承受的,嗯?”

    纪惟言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他似乎很是享受,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要怎样才能放过他?”

    苏远痛苦的声音不断传来,男人已经开始脱他的衣服,而那些黑衣男人的脚还重重地踩在他的双手上!

    赵清染被拦住不能上前,只能继续朝纪惟言投去冷漠的目光。她看到他略微勾了勾唇,然后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

    “求我。”

    “好。”

    她深吸了口气,“我求你放了他!”

    纪惟言不以为意地笑了,“宝贝,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那还要怎样?”

    赵清染的语气满满的不耐烦,她听见中年男人猥琐的笑声,整个人都沉不住气了。

    “求男人,你说要怎样?”

    纪惟言的话里尽是嘲讽,似乎在嘲笑她的愚蠢。

    是啊,求男人,能有什么办法?

    她自嘲一笑,眼看那边中年男人已经压上了苏远的身体,她的手瞬间就握成了拳,眸子里也染上了一层冰霜。

    “只要我取悦了你,你就会放过他?”

    “先停手。”

    中年男人的手本来正准备覆上苏远的后背,见纪惟言开口,只好极不情愿地缩回了手。

    纪惟言一双眸子含笑望着她,深邃得见不到底。

    “不要过去……”

    苏远悲痛的声音传来,赵清染却仿佛没听见,她面无表情地靠近摇床,在原地犹豫了一会,然后微微俯身,颤抖着吻上了他的唇。

    然而片刻后,纪惟言就推开了她。他看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赵清染,不禁出声嘲讽道。

    “动作这么僵硬,还想着取悦男人?”

    她简直就是在他唇上蹭来蹭去,一点技巧也没有,而且动作还十分僵硬,让他根本就提不起半分兴趣!

    可是紧接着,纪惟言就闷哼了一声,该死……她居然!

    “女人,你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压抑,眼里也有qingyu在浮动着。

    “如你所见,我在取悦你。”

    赵清染淡淡地回答,她注意到他的表情,也嘲讽地勾了勾唇。

    “看来,我这个动作僵硬的人,也能让纪总你发情呢。”

    她刻意加重了“发情”两个字,纪惟言眯起眼,目光有意无意地投向苏远所在的方向。

    “他知道你是这么放荡的女人么?”

    因为距离不远,所以苏远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脸上露出异常愤怒的神情,然后朝纪惟言大吼道。

    “把清染放了!”

    他视为珍宝的女人如今这样被纪惟言羞辱,他除了愤怒,就是愤怒……

    然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身上的衣服早已零零散散,几个黑衣男人抓着他,让他完全挣脱不了。

    苏远闭了闭眼,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只觉得自己真是无能至极!

    “宝贝。”

    纪惟言开口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眼里也闪过一丝迷离。

    “他对你还真是情深呢。

    “你最好遵守承诺放了他。”

    赵清染始终都是侧着头的,她只觉得无比的恶心!

    算了,为了救苏远,也没什么……

    反正已经跟他上过床了,不是么?

    “嗯……”

    纪惟言突然翻身压上她,赵清染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堵住了唇。

    “唔……唔。”

    她不停地推搡着,却只能让眼前的男人更加兴奋。纪惟言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浅浅地勾了勾唇。

    赵清染因为疼痛而脸色苍白,她以一种最屈辱的姿势跪在摇床上,直接面对着不远处的苏远!

    身后的男人动作异常粗暴,她抓着摇床的手一紧,嘴唇已经被紧紧地咬住。

    好痛……

    抬头就可以看到苏远,此时苏远正满脸愤怒地看着这边,她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好把头一偏,然后闭上了眼睛。

    被苏远看到这种画面,她只觉得异常羞愤!

    第一次和纪惟言发生关系,因为中了药,意识不清醒,所以并没有多少记忆。而这次却是在她完全清醒的时候,甚至是当着苏远,当着这么多保镖的面,他就直接强要了她,内心的屈辱简直如潮水般涌来。

    她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恨不得把身后的男人千刀万剐!

    “宝贝……”

    纪惟言的呼吸不禁沉重了起来,气息也有些不稳。汗珠顺着他坚挺的鼻子滴落下来,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格外魅惑。

    她的身体很美味,让他……情难自禁!

    “禽兽!”

    苏远已经因为愤怒而红了眼,他的清染,怎么可以被这么粗暴地对待……

    他狠狠地瞪向纪惟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他揍一顿,然而身后的保镖却抓着他的手大力一扭,一阵清脆的骨节错位声传来,他的脸色顿时又苍白了几分。

    “呵呵……”

    纪惟言听到他的话邪魅一笑,不知做了什么,赵清染差点就咬到了舌头。

    她的膝盖早已酸痛不堪,腰间的长发犹如瀑布一般散开,包裹住了大半曼妙的身姿。裙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虽然没露出什么,但这个样子就足以让她感到羞耻。

    想起之前纪惟言还和一个女人在这里缠绵过,她就更觉得恶心。

    整个过程赵清染都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害怕自己发出什么不该发的声音……

    再忍一忍,就结束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晕了过去,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仿佛听见了一声惨烈的叫喊……

    卧室内。

    赵清染疲惫地睁开眼睛,她的眉头紧皱,脸色依旧带着几分苍白。

    身体像散了架一般酸痛无力,腿间的黏腻感无时不在提醒她所受的屈辱。

    身上穿的是一件棉质的女士睡衣,露在外面的肌肤清晰可见上面的点点红紫,足以可见昨晚的激烈……

    她想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系了一根细长的锁链,而锁链的另一端,则连着床头。

    锁链的两端都需要特定钥匙才能打开,没有钥匙的话,根本就下不了床……

    赵清染瞪大眼睛看着手上的锁链,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她试着往床边挪了挪,锁链却收得更紧了,一阵疼痛感从手腕处传来,清晰可见的勒痕显现在眼前。

    赵清染死死地盯着那根锁链,整个人完全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他……囚禁她?

    本来就未消退的屈辱感此刻更加汹涌澎湃了,怒火蹭蹭蹭地往上涌,她气得发抖,人也不住地哆嗦着。

    最初被他囚禁也只是关在房间里,现在居然还拿锁链把她锁起来,赵清染从来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羞辱!

    就连昨晚他一次次地占有她的身体,她一次次晕倒,再一次次痛得醒来,那种愤怒感都不及此刻的十分之一!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宠物……不,宠物至少都不会被链子锁起来。

    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赵清染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门口处有声响传来,随即门就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宝贝,怎么这么生气?”

    纪惟言缓缓走进来,目光触及到她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戏谑地问出口。

    昨晚他要了她一夜,从摇床到卧室,再到浴室……很久没有出现这种失去控制的情况了,她的身体美好得简直超出他的想象!

    赵清染狠狠地瞪着他,心中一团怒火在翻滚,她看着他轻轻上扬的嘴角,想都没想就拿起床柜上的烟灰缸,直接朝他所在的方向扔了过去!

    纪惟言侧身躲开,“噼里啪啦”一阵声响,烟灰缸落在地面上碎成了碎片。他眯起眼看着床上的女人,脸色阴沉得可怕。

    “你发神经?是想双手都被锁起来么?”

    如果不是他躲得快,那东西就直接砸到了他身上!

    “发神经的是你吧?你锁住我做什么?”

    听着赵清染充满怒意的声音,他几步就走到床边,重重地掐上了她的下巴。

    “不高兴?你最好弄清楚你的身份!”

    “情人么……”

    赵清染呵呵笑了起来,神情略有些嘲讽,只不过眼里却闪过一丝酸涩。

    “原来纪总对待情人还有这种特殊的嗜好。”

    她的笑声带着些许悲凉,纪惟言听了莫名地感到一丝烦躁,注意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酸涩,他掐着她下巴的手随即就松开了。

    “我对待情人一向很温柔。”

    忽略心中的那抹烦躁感,他看了一眼连在她手上的锁链,懒懒地一笑,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但是,对待玩物就不同了。”

    他之前是想让她做他的情人,可她却不领情,答应了他后居然还敢再次逃跑!知道她逃跑的消息后,他顿时就大发雷霆,想着等把她抓回来,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承受不起的代价!

    “哈哈,玩物?”

    赵清染笑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她美丽的面容此刻因为内心的屈辱有些扭曲,粉色的唇瓣缓缓开启。

    “你怎么不去死!”

    他陷害爸爸,让那么多保镖死在枪下,还让苏远承受那样的羞辱……现在又把她锁起来,完全就是魔鬼,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百度最新章节)  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