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呵,这就是玩物么?

    所以,一边厌恶他的同时,她也深深地厌恶着自己,她现在只能期望着,纪惟言会对她厌烦,然后放了她……

    然而纪惟言好像并不这么想,他现在对赵清染兴趣正浓,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虽然浑身是刺,他却还是想要接近。她想跑,他就把她囚住,他要把她身上的刺,一根根拔掉……

    “不劳我费心?”

    纪惟言沉思了一会,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每次你晕倒的时候,我可都是最‘费心’的那一个。”

    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戏谑的笑,仿佛意有所指。赵清染本来就没什么好脸色,这下就更加了,她冷冰冰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无耻。”

    纪惟言的体力好的惊人,每次都要折腾一整夜,赵清染哪里受得了这般对待,很多时候都是直接晕了过去,但是她的晕倒却换不来他的半分同情,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向她索取……

    呵,这就是玩物么?一个供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

    赵清染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她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就会想杀了他……

    纪惟言呵呵笑了几声,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径直放在了床上。他拿过床头的锁链,轻轻系在了她手上。银色的链子系在她洁白细嫩的手腕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乖乖的。”

    他替她盖好被子,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后,就起身出了房间。

    下楼来到大厅,就看到刀疤男一脸沉重地站在门口。纪惟言用眼神示意他上前,刀疤男靠近他说了几句话,他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确定?”

    “少爷,已经查实过,准确无误。”

    纪惟言沉默了一会,随即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有意思。”

    来f国了么?呵呵,看来马上就会有好戏上演了……

    房间里,赵清染迷迷糊糊地睡着,只不过却睡得极其不安稳。她的双颊通红,额头上不停有汗珠掉落,嘴里还喃喃念着什么,身下的床单已经皱成了一团,盖着的被子也早就掉在了地上。

    负责送饭的佣人进来看到这么一副场景,连忙试探着叫了几声,“小姐,小姐?”,然而赵清染却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见情况不对,佣人连忙跑下楼向刀疤男汇报。

    刀疤男听到汇报后皱了皱眉,少爷对女人一向没多大耐心,更别说这种一味与少爷对着干的女人了。他虽然不清楚少爷为什么要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却也知道少爷对她是与众不同的。

    少爷这几天不在别墅,很多事都交给了他负责,但是对于赵清染,少爷却吩咐了,一旦有什么事要立刻向他汇报。

    所以,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纪惟言的电话。

    “什么事?”

    纪惟言的声音有些疲倦,刀疤男直接开口说道。

    “少爷,是赵小姐……”

    “她怎么了?”

    还没等他说完,纪惟言就打断了他,声音听起来有些急切。刀疤男把佣人报告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给了他听,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凌厉的声音。

    “赶快找个医生过来,这还要我教你?”

    刀疤男愣了愣,然后连忙应了一声,“是,少爷。”

    话刚说出口,电话就被挂掉了。他立刻打电话叫了个医生过来,医生不一会就匆匆赶到了,刀疤男连忙带着他上楼,走进了赵清染的房间。

    早在之前,刀疤男就应纪惟言的要求,解开了赵清染手上的锁链,所以尽管医生瞥到了床头的锁链,也只当这是情人间的tiaoqing方式,并没有多想。他走到床边,探了探她的额头,又观察了一会,才转身对一旁的刀疤男说道。

    “这位小姐是发烧了。”

    “发烧?”

    刀疤男疑惑地问出口,“确定?”

    见医生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发烧,如果是其他的问题,就不好向少爷交代了。

    “最近天气变化大,感冒发烧是很常见的,挂两瓶盐水就好了。”

    医生走到旁边开始准备药物,刀疤男趁这期间连忙给纪惟言打了个电话,说了赵清染是发烧后,他同样听见了纪惟言如释重负的声音。

    “照顾好她,我马上回来。”

    纪惟言说完就匆匆挂掉了电话,刀疤男回头见医生正准备扶起床上的赵清染,慌忙阻止道。

    “等等。”

    他侧身对守在一旁的女佣人说,“你过去帮忙。”

    赵清染是少爷的女人,他怎么也不会让其他男人去触碰她……

    佣人会意地走过去扶起了赵清染,医生挂好点滴后,又对刀疤男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带着各种药物离开了。

    自从医生进来,其实赵清染就有些醒了,她很想睁开眼睛,但头却一阵阵疼痛,让她浑身都酸软无力。感觉到身体被人扶了起来,她勉强靠在了床头,但是不一会,她又睡了过去。

    佣人一直在一旁守着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生怕她压到在打点滴的手。就这么守了一会,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房门就被打开了。

    纪惟言身上的衣服大半都湿透了,头发上也沾染了水珠,无时无刻都保持整洁的他,此时也带着几分狼狈,只不过那张脸却依旧俊美万分。他把身上的外套一脱,就大步走到了床边。

    “她怎么样了?”

    佣人平时本来就害怕纪惟言,这回听见他和自己说话,声音不禁有些结结巴巴。

    “小姐……小姐一直是睡着的。”

    纪惟言看向床上的赵清染,只见她紧闭着眼睛,双颊通红,小嘴微微抿起,和平时的她不一样,此时的她,褪去了平日里的冰冷和讥诮,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把她抱在怀里。

    这么想着,他本来已经想让佣人出去了,却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就转身出了房间。

    “少爷。”

    刀疤男正在外面守着,见纪惟言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纪惟言点了点头,然后朝别的房间走去。

    看着少爷离开的背影,刀疤男不禁有些疑惑,少爷不是急着回来看赵小姐么?怎么这会倒离开了?

    等了一会,纪惟言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出来了,他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头发也干了许多,带着几分洗完澡后的慵懒随意。

    原来少爷是去洗澡了?刀疤男想了想,才恍然大悟。

    少爷肯定是怕赵小姐沾染到他身上的寒气,这样的少爷,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纪惟言再次走进赵清染的房间,冲旁边的佣人使了个眼神,佣人就如释重负地退出了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佣人看到他正轻轻揽过赵清染的肩,不禁微微一怔。

    这个时候的少爷,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瞬间,房间里就只剩下纪惟言和赵清染了。纪惟言从后面抱住她,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把她打着点滴的手轻轻放平,随后又握在了手心。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幅久远的画面。

    “你发烧了,不行,我要去找医生…”

    女孩焦急的声音响彻在耳边,而男孩却拉住了她的手。

    “不用。”

    画面突然一闪,女孩满是血的脸庞出现在眼前,她的手里还紧紧抓着一个袋子。

    “大哥哥,我带了药回来……”

    她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脸上虽然满是血迹,但那双眼睛却异常的清澈明亮,她一步步朝男孩走去,不过才走几步,就晕倒在了地上。

    ……

    纪惟言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向的清明。他把头埋进她的发丝间,喃喃念道,“清染……”

    他这几天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所以一直待在外面。当阿凌打来电话的时候,他的第一直觉就是她出事了,没想到还真的是,这个小家伙,居然发烧了。

    处理好手头上的事后,他就匆匆赶回了别墅,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所以他来到房间的时候,身上大部分都被淋湿了。好想把她抱在怀里,但又想到她还在发烧,只能先跑去洗了个澡,又把头发给吹干了……

    想起这几天对她的粗暴,他不禁有些后悔起来。其实每次折磨她的同时,他也在折磨着自己……

    小家伙,我好矛盾,到底该怎么对你?

    赵清染迷迷糊糊间一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她只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对方还紧紧握着她的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紧接着身体就被放平,被子盖了上来,不一会儿,一条冰冷的毛巾就覆在了她的额头上。

    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她闷哼了一声,头顶上方随即就传来一阵浅笑,对方似乎安抚了她几句,然后就用毛巾轻轻擦拭着她的脸。

    身上的温度格外高,赵清染难耐地翻了几个身,然后就有人按住了她乱动的身体,沿着她的皮肤继续向下擦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百度最新章节)  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