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不在他的面前哭泣

    虽然男人具有极其强大的气场,不过苏正清还是直直地抬起了头,丝毫没有掩饰心中的愤怒。

    “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

    眼前的男人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五六岁,也许这幅样子只是装出来的,所以他直接就质问出口。

    纪惟言没有说话,神情却带上了几分玩味,出众的面容在此刻更加的令人窒息。

    他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看了过去,都让苏正清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我是谁……”

    男人从嘴里缓缓吐出这么这么一句话,嘴角不由得往上勾了勾。

    他的眸子深不可测,锐利得直射人的心底。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周围的空气就不禁凝固了起来。

    “你,也配知道?”

    依旧简短的话语,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不可侵犯。苏正清不由得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双眼更加的猩红。

    “你是什么人,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a市鼎鼎有名的苏氏集团,比赵氏还要顶尖那么几分,这个不知轻重的毛头小子,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苏伯伯……”

    赵清染闻言只觉得心都提了上来,不由得为苏正清担心起来。

    他不知道纪惟言的身份,但她却是知道的。

    这么一个连杀人都不眨眼的男人,还会畏惧区区一个苏氏?

    更何况,纪惟言的势力,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一般人如果想和他抗衡,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你别叫我苏伯伯!”

    苏正清厌恶出声,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把他唯一的儿子害成了这样,她还有脸喊他苏伯伯?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感觉到周围的气压比之前更低了,赵清染抬头看了一眼纪惟言,只见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阴云。

    害怕他做出什么事来,于是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然而男人却依旧没有反应。

    “苏远是你儿子?”

    纪惟言淡淡出声,似笑非笑的眸子望着面前的苏正清,眼里流露出危险的光芒。

    苏正清皱了皱眉,但还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怎么,你认识?”

    眼前的男人突然眯起了眼睛,接着就是一道低笑声响起。

    他轻启薄唇,头缓缓低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苏正清的问题,反而说出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没有人告诉过你,说过的话,是要承担相应后果的?”

    男人的语气让苏正清不禁怔了怔,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畏惧,不过他嘴上还是毫不退让。

    “我说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纪惟言就带着赵清染转身离开了,然后就有几个黑衣男人来到了他面前。

    “你们又是什么人?”

    来人身上的气势让他出口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抖了抖,随后苏正清的脸上不禁闪现一丝惊恐。

    “你是死了吗?站在那等着他打?”

    来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纪惟言盯着眼前垂着头的女人,心里就止不住的愤怒。

    虽然知道即使他不出现在那里,也会有手下立刻上前阻止,但他看到当时她那一副等着被打的模样,他的怒意就更是强烈了几分。

    别人打她,她就不知道闪躲?如果没有人在周围,他的女人今天岂不是就要被人打了?

    他碰都舍不得碰一下,刚才那个不知死活的人居然还想给她一巴掌?

    仅仅凭这一点,他就足以让那个人死得非常难看!

    “不说话,哑巴了?”

    见赵清染只是一个劲地低着头不说话,他不禁加大了几分音量,眸子里满是不悦的光芒。

    “你别动苏伯伯。”

    赵清染终于开口了,但她的这句话却让纪惟言的脸色更加阴沉。

    “呵……我说过,说话做事都要想到后果!”

    “你都把他儿子害成那样了,还想怎么样!”

    忍不住大吼出声,她的脸色也涨得通红。

    刚才苏正清的质问,本来就已经让她难受的喘不过气来了,因为心怀愧疚,所以刚才他的那一巴掌她就没有想过要躲开。

    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有必要承担责任!

    她不祈求能得到苏正清的原谅,也只有这样,她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你再这样下去,他的下场只会更加难看。”

    她对谁都心存怜悯,那个老男人都要打她了,她居然还在这里为他求情?

    他对她这么好,她到头来还骂他没有心,甚至连道歉都不曾有,所谓的讨好也只是别有目的。

    想到这个,纪惟言的脸上已经满是怒意,恨不得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这一刻,赵清染只觉得极其疲惫,她已经连话都懒得说了,眼眸也渐渐垂了下来。

    好累……

    为什么现在会活得这么累,每天都要看纪惟言的脸色行事,自己就像一个**纵的木偶,随意地被人捏来捏去。

    爸爸对自己的态度大为转变,曾经和蔼的苏伯伯对她也是满满的厌恶,一切都不能回到原点了……

    曾经在脑海里规划了无数次的生活,早就已经化成了泡沫,怎么抓也抓不住。

    她的世界,已经一片漆黑了……

    从来都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看过这样的神情。

    落寞,悲痛,失望……这些柔软真实的情绪,都清清楚楚地被纪惟言收进了眼底。

    赵清染的这些情绪一向是不外露的,在他面前永远都只是故作坚强。

    竖起浑身的刺,展现给他看的,始终都只是冷漠和讥讽。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无助的模样,当即心头就狠狠地一动。

    纪惟言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大手轻轻覆在她的脑后。

    感觉到胸口的微微潮湿,他的眉头皱了皱,立刻就松开她,强迫她抬起了头。

    眼前的女人眼眶已经泛红,睫毛都已经润湿了,上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只觉得心里异常的烦躁,语气也带着些许凌厉。

    “哭什么?”

    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眼泪,最开始有多少不懂事的女人期望能用眼泪留住他,但到最后都会落得一个极其难看的下场。

    他一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所以后来在他身边的都是一些极其懂事的女人。

    需要的时候主动过来,玩腻了的时候乖乖离开。

    这是他对女人的基本要求。

    可这个时候,同样是看到她哭,为什么会有一种异样的情绪?

    她可以说是他身边最不听话的女人了。

    不但不讨好他,还整天惹他发火,什么都是他主动。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偏偏这个女人还丝毫不领情!

    就像现在,赵清染只是吸了吸鼻子,然后淡淡地开口。

    “不用你管。”

    纪惟言顿时就有些生气了,一张俊脸已经完全拉了下来。

    他直接把她打横抱起,大步迈进了前面的大厅里。

    大厅里的人都被他的突然出现而不自觉地惊在了原地,毕竟这个男人周身的气势让人极其的畏惧。

    本来正在和人交谈的赵疏凝一见到纪惟言的出现,脸就情不自禁地红了红。

    她呆呆地看着这个如天神般俊美的男人,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而来的一些女伴也都红了脸,脸上也露出几丝羞涩。

    赵衡也是一惊,随后才跟着上前,语气也是不自觉地恭敬。

    “纪总,你来这里是……”

    被抱在怀里的赵清染听到这个称呼不禁怔了怔,然后略带僵硬地叫了一声。

    “爸……”

    果然,就和她猜想的一样,爸爸已经和纪惟言有往来了。

    纪惟言没有说话,直接就抱着她匆匆上楼了。

    看着渐渐消失在转角的身影,赵衡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清染,原谅爸爸对你的冷淡,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你……

    纪惟言带着赵清染来到了她以前的房间,一进门,他就拿过了床头的纸巾,轻轻替她擦拭着仍带有泪痕的脸。

    “不用你在这里装好人。”

    推开他的手,赵清染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沙哑。

    刚才一时控制不住就哭出来了,即使这会她已经把眼泪逼了回去,但两只眼睛却依旧红红的。

    “乖乖的。”

    似乎并不介意,纪惟言继续用纸巾擦拭着她的脸,神情间满是专注。

    本来之前心里还有气,但当她一哭,他就觉得所有的怒火都没了。

    她的眼泪,让他心软了。

    “这么大人了,还动不动就哭。”

    帮她把落到前面的头发别到了耳后,纪惟言又惩罚性地捏了捏她的脸。

    “你哭起来丑死了,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哭,小心我惩罚你!”

    不知怎么,看见这个女人双眼泛红的模样,他的心也跟着乱成了一团。

    他绝对不会让她以后还有哭泣的机会!

    一向最懂得掩饰情绪,这个时候的赵清染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仿佛刚才的哭泣只是一场错觉。

    她没有搭理他,推开他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她刚才怎么突然之间就哭出来了?

    不是说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强的不是吗?

    而且,她绝对不要在那个男人面前哭泣!

    望着镜子中两眼依旧红红的自己,赵清染再用水清洗了几遍,确认已经完全收好了不该表露出来的情绪,才迈着步子出来了。

    看到纪惟言正坐在她铺着粉色床单的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并且微微眯起了双眸,她几步就走了过去。

    “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百度最新章节)  纪少轻装上阵抓淘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