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缘起荆州 第二十八章:初次受伤

    等吃完馒头后,她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居然吃得这么少,这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不过也没办法。

    看着已经快要黑下来的天,她连忙快去往西苑走。她也没有灯笼,如果等到天黑了再去的话,未免有些困难。

    再说了,那西苑离大夫人的院子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快点,肯定又会有更多的难事等着她。

    她走得很快,可是到了西苑的时候,发现除了她,就只有那个把馒头扔在地上的丫鬟。

    那个丫鬟应该是在等她,见她到了以后,轻笑,“哟,这白苏是小姐啊?来这么慢,姐妹们都已经走了。”

    苏子歌静静地看着她,她明白,既然大夫人把她从苏子苑院里带出来,那就一定会给她些颜色瞧瞧。

    面前这个丫鬟,一看就是派来刁难自己的,她又何必多费唇舌。

    那丫鬟或许是看苏子歌根本就不回答她的话,便也不多说了。她径直走到苏子歌面前,然后拉着她到一个木盆前。

    “这里的衣服,是夫人让你洗的,今晚洗完后便可以回去了。若是洗不干净,或是洗破了,那就有你好看的。”

    她指着几个木盆中的衣服,淡淡的说着。说完后,也不管苏子歌有没有听清楚,有没有明白,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苏子歌看着面前的衣服,再看看已经黑了的天。有些无奈,若是白天还好些,这夜里,看都看不见,又如何能保证衣服洗干净呢。

    她伸出手,根本看不见。

    那个丫鬟一看就是让她完不成这件事,在离开的时候,还把仅剩的一盏灯笼拿走了。

    没有月色,没有灯光。连衣服在哪儿都看不见,这又如何洗?

    她长叹一口气,矗立许久,才摸索着蹲下。

    轻轻地讲授放进木盆,水寒冷刺骨,她忍不住哆嗦,立马将手取出来。

    苏子歌啊苏子歌,如果连这个都不能接受的话,你还怎么为苏府做事,还有什么资格作为苏府嫡女?

    她这样想着,又将手伸进去。

    真的很冷,她凭着感觉把衣服拿在手上,然后慢慢的洗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衣服,摸起来很粗糙,虽然看不见,不过苏子歌能想到,此刻自己的手一定红成一片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没有摸到其他衣服了。

    “这……这下应该是洗完了吧。”

    她轻声低喃着,嘴唇发抖。

    她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已经黎明了。她唇角扬起一抹淡笑,低着头轻轻的闭上眼睛。

    很累。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累过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属于自己的了。就连眼睛,都有些酸痛。

    片刻后,她才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

    微微晃荡一下,眼前一黑,她连忙弯下身体扶着凳子。

    摇了摇脑袋,将眼睛闭上,过了几秒,感觉好一点后,才睁开。

    看来,才这么一段时间,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

    她叹了一口气,将衣服一件一件装进小木盆走到绳索旁。

    虽然已经洗完了,可是还没有晾起来。她可不想刚回落央院就又被叫出来。

    她回头看了一下衣服,晚上没有发现很多,这会儿看着,还真是不敢相信,她居然会洗了这么多衣服呢!

    等她把衣服全部晾好以后,天已经大亮了。那个丫鬟并没有出现,她等了一会儿,就直接往落央院回去了。

    至从苏子歌离开落央院后,苏子苑和又菱就一直没有休息。

    天刚刚擦亮的时候,苏子苑就让又菱去准备热水。她想着,大夫人应该会让白苏回来的。

    明儿个大哥和父亲就会回府,如果此时将她的丫鬟扣在大夫人院里,大夫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不,热水刚烧好,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声音。

    “又菱,快出去看看。”

    苏子苑连忙起身,朝端水的又菱喊道。又菱也听到了声音,连忙跑出屋子。

    “小姐,是白苏,白苏回来了。”

    又菱快速走到苏子歌身边,扶着她,朝着屋里喊着。苏子苑听到声音,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苏子歌并没有什么大碍,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苏子歌面前,看着不停的发抖的苏子歌,连忙道,“又菱,快去把热水端进屋来。”

    说完,又菱就跑到西屋里去端水了,而苏子苑则是扶着苏子歌。

    苏子歌见此,连忙后退一步,“小姐……这样,让别人看见,失了身份。”

    她说得不快,声音发抖。苏子苑叹了一口气,上前扶着,“这苏府谁当我是个小姐?我又何必去装模作样,走吧,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遭这样的罪啊。”

    苏子歌见她这样,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因为冷了一个晚上,所以刚进屋的一瞬间,她还有些不适应。

    等到又菱端着水进来以后,苏子歌已经差不多回复了过来。

    “快用热水洗把脸,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肯定累坏了。”

    又菱将水放在苏子歌面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苏子歌无奈的笑了,看着面前两个比她还要紧张的人。

    “放心吧,我真的没事。小姐,又菱,你们两个眼底也全都是血丝,也一定一晚上都没有睡觉吧。这样怎么行呢?又菱,我好不容易才把小姐的身体养的好一点,你怎么能让小姐一晚上都没休息呢?”

    她看着苏子苑和又菱,心里暖洋洋的。

    “好了,你也别怪又菱了。你一个人突然被大夫人带走,我又怎么睡得着呢!”

    苏子苑叹了一口气,“说到底,都是我这个主子没用。”

    “怎么会呢?”

    苏子歌连忙打断她的话,“小姐,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平静的生活。虽然小姐没有大富大贵,却对人宽厚和蔼,我和又菱,这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照顾小姐呢!”

    又菱跟着连连点头,苏子苑莞尔一笑,佯装生气道,“既然知道我这个主子好,那就快洗把脸。”

    “小姐……”

    苏子歌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

    “白苏……”又菱震惊的看着苏子歌的一双手,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苏子苑也呆住了,那是一双手吗?

    血肉模糊,有些地方连皮子都下来了。

    才一个晚上而已,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心里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抬起头看着苏子歌,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白苏……”她失声,眼眶有些湿润。

    那双手,还记得刚来苏府的时候,那可是一双洁白无瑕的手,就连她的手都比不上的。不过这些日子,就已经成了这样。

    不疼吗?

    疼的。

    哪怕苏子歌什么也没说,她也能感觉到,是有多疼。

    她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忍不住想要掉眼泪了。

    苏子歌察觉到苏子苑的情绪波动,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小姐,没事的。”

    苏子苑抬头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对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又菱道,“又菱,去把哥哥留下的药膏拿来。”

    又菱听闻,转身就朝着里屋走。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苏子歌对她和小姐都是好得没话说,甚至为了小姐和她,花光了她自己所有的积蓄。

    她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了,她从小就是个孤儿,除了小姐,苏子歌是第二个对她这么好的人。

    现如今,苏子歌这样,她比自己受伤了还难受。

    她很快就那些药走出来,苏子苑和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苏子歌的双手没有一处是好的,如果就那样擦药的话,势必会把那些还没有掉下来的皮子给碰下来,那样,又会痛一次。

    苏子歌当然也知道,

    从西苑回来的路上,双手一直都是麻木的,应该是长时间受冻。等回到落央院慢慢热乎起来后,她才知道,有多痛。

    钻心的疼痛。

    她根本不敢再用手去做什么了。

    “小姐,这药,如果擦了,是不是很疼啊?”

    她看着又菱和苏子苑,有些沙哑的开口。

    苏子苑看着她,许久,才点了点头。

    “这是军中常用的膏药,受伤破皮都会用这个,只是……”她沉默了,苏子歌了然。

    只是很痛!

    她突然之间非常怀恋大夫人院中的罂粟花了,如果有哪些罂粟花,就好了。

    许久,她淡淡的笑了,朝又菱道,“又菱,把膏药打开吧。”

    又菱看了看苏子歌,又看了看苏子苑。苏子苑朝她点了点头,她才将膏药打开,担忧的看着苏子歌。

    “白苏,这药真的很疼,要不……”

    “小姐既然让你把这药拿出来,就说明这药肯定不错,没事的,疼一会儿就过去了。”

    她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就连苏子苑都不由得对她由衷敬佩。

    这般的女子,如果不是因为家道中落,想必也不是池中之物,

    苏子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让又菱将膏药用棉花擦在她手上,

    又菱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柔软的棉花,准备好之后,便轻轻的将膏药擦在苏子歌的手上。

    苏子歌的脸一瞬间变得煞白。

    疼!

    这么很疼!

    额头不停的冒出冷汗,双唇禁闭,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

    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祖父,如果你看到现在的子歌,会不会很骄傲?

    她双眼通红,有些湿润。

    眼前突然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桃华(百度最新章节)  桃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