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卷 但是相思莫相负 021 桃花不解春风意(1)

    【第一节】

    三天前。

    永安,花满楼。

    朱漆的木门哐当一声被踢开,门内门外的两个人大眼对小眼面面相觑。

    “那个……”

    “这个……”

    慕白和慕容烟同时开口,一脸的尴尬。

    “我是……”

    “你是?”

    这下两个人都无奈了,最后还是慕白打破了沉默:“我是慕白,这几天一直给你送饭送菜什么的。”只不过不巧你不是在睡觉就是去院子里了,慕白小声嘀咕。

    “我知道!你是慕楚的弟弟嘛!”

    “你怎么知道?”慕白奇怪。

    “呃……慕楚说你很特别,一眼就能认出来,果然不错!”

    “真的?”慕白忍不住一阵洋洋得意,更加的意气风发起来。

    “嗯,他说你黑的很特别。”慕容烟一脸无辜地口无遮拦,下一秒钟慕白立马满头黑线。

    看着瞬间萎顿下去的慕白,慕容烟才意识到说错话,急忙解释道:“其实你不是黑,你只是白的不明显……”

    “……”慕楚你给我等着!

    “其实,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啦!那天晚上……在客栈……我记得你……”暧昧温暖的回忆再次在脑海里盘旋回响,慕容烟忍不住捻着衣角,话音越来越小。

    “啊……啊哈哈!是!是啊!好巧啊!哈哈!”回过神来的慕白笑的像是一只被踩了脖子的鸭子,其实是第三次好吧,算上我打晕你那次,他在心里腹诽。

    “那次……你哥哥他那样……呃……你别误会……”慕容烟艰难地斟酌着措辞。

    “我哥他一向就这样,你别介意……”

    慕容烟的小娇羞瞬间转化为天雷滚滚:“你说什么!!!”

    ——

    “你说什么!!!”

    季卿扬反手将手中的茶杯扔出老远,“呯——”一声撞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冷冷地碎成一地的光芒。白月衣和慕楚坐在他的下首,表情不一。

    “向未央宫主提亲?!”季卿扬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胸脯剧烈起伏不定。

    “我认为眼下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慕楚不急不徐地呷了一口茶,惹得季卿扬怒气更盛。

    “我季卿扬是说过唯公子马首是瞻,可不代表我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要公子做主!”季卿扬满脸悲愤,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气得煞白,毫无血色宛如地狱修罗。

    卿暄堂内一时寂静无声,只余季卿扬低低的怒吼久久回荡。

    气氛压抑。

    慕楚看向对面端坐的白衣女子,自他步至卿暄堂便见她一言不发地陷在雕花檀木椅里,一动不动如同和椅子浑然一体的木桩。此时从他的角度看去,凌乱的刘海和未绾的长发遮住了她低垂的面容,阴郁地看不到表情。

    端详了她良久,慕楚摇摇头站了起来,拈起扇子揖了揖,云淡风轻地开口:“季将军言重了,且容慕某解释一二。”

    “季将军,你是个明白人。自知如今这般地位权势,全是倚仗皇恩浩荡。平定北荒之乱,将军功不可没。然将军刚及弱冠之年,仅凭一次战功竟于短短三月之内便官至一品,令多少人为官之人望尘莫及。季将军难道不知道为什么吗?”

    季卿扬已不似方才那般激动,缓缓地坐在了堂中主位之上,滚了滚喉结嗓音沉沉地开口:“乃因我身家干净,吾皇愿我为其所用。

    “正是!然而皇帝如何信你用你?如今你尚未成家立室,拉拢你的最好方法,就是为你许配一位公主。”

    慕楚像是闲话家常般闲闲丢下几句,白月衣的头埋得更低,而季卿扬也变得缄默不语。这些道理,他都是明白的,只是一直不愿意去想而已。他明白,要复仇,就要有所牺牲,有许多的不可抗拒。他知道,从他重新踏上永安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彻底拿他最宝贵的去换取如今的境地——他的自由。

    “与其等待着皇帝的指婚,不如寻觅对我们最有益的对象。宫内的公主虽好,但我们可以找到更好的。未央宫深得皇室的信赖,是皇室多年的同盟与伙伴。这就是未央宫屹立这么多年仍旧顺风顺水的缘由,更是你为何要娶未央宫主的缘由。”

    季卿扬哑口无言。他深知慕楚说的是对的,甚至他也是这样想的。他是无所谓的,家仇国恨,已经背负的太多,他的一叶孤舟在宿命中辗转飘零,早已身不由己。只是,只是,唯一对不起的便是月衣。他许下的诺,立下的誓,如今都要化为泡影了。他的无奈,也葬送了她的幸福。

    “月衣……”半晌,他才艰难地开口,虽然面露不忍,却依旧残忍而缓慢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像是一场从一开始就无法被阻止的宿命。

    白月衣抬起头,清秀的面庞上泪痕遍布。季卿扬瞥了一眼便别开脸去,怕再多看一眼便会动摇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声音哽咽着,字字句句却清晰而漫漶,如针锥般扎着季卿扬的心。

    “月衣,对不起……”

    还是对不起,在空荡荡的厅堂里显得那般苍白而无力。

    “月衣知道,对将军而言,如今已经没有什么选择可言……”白月衣抹去脸上的泪痕,吸了吸鼻子,努力做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来,然而却笑的比哭还难看。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的难过:“无夜……你能答应我吗……无论你娶谁,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何时,你都依然爱我……

    “我答应你。”将军坚定地回答。

    “你会一直爱着我……”

    “我会一直爱着你。”

    “只爱我……”

    “只爱你。”季卿扬将她搂在怀里,任她将他抱的死死的。他温柔地抚着她的秀发,低声在她耳边呢喃,像是在弥补已经一往无回躅的命运。

    很快,季卿扬便不得不着手去准备婚庆大典的种种繁文缛节,空旷的大厅里只剩下了慕楚和白月衣二人。

    白月衣凄楚的面容逐渐变得坚硬,流着泪的双眸里盛满了厉色。她失声叫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失信于我!”

    慕楚面不改色,直视着她的满腔恨意:“慕楚问心无愧,并没有违背与白姑娘的约定。”

    “你让他娶她!”白月衣声嘶力竭,美目圆瞪,“凭什么!为什么是她!随便的什么公主不好么!为什么偏偏是她!”

    慕楚看着她扭曲的面容,冷冷地回答:“理由我已经说过,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白月衣死死地瞪着他,瞪着他。怒火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悲伤的抽噎:“你可怜她……我知道,你是因为可怜她……”

    慕楚微微挑眉,不置可否。

    “那你为什么不可怜我!我不可怜吗!”白月衣哀哀地拉住他的衣袖,“这么多年……无夜……我也很辛苦……我也很可怜啊……”

    慕楚不动声色地将衣袖从她的手里一寸一寸地抽离,不着痕迹地说:“白小姐,回头是岸。”

    一袭白衣缓而凝重地跌坐在澈寒的大理石地板上,冰冷刺骨,如同她此时的心情。厅堂深深,笼罩着日光照不进的阴霾黑暗。

    【第二节】

    带着慕容凝大嫁的喜讯的青鸾出发了整整三天,平川尚未传来慕容汐的半星回应。慕容凝本早该发现其中蹊跷,然而烟儿的失踪和无夜的死而复生皆让她神思不宁。而此时距离慕容汐被俘,已经整整半月有余。

    半个月前的一个晚霞尽染的黄昏,慕容汐毫不迟疑地踏入了城中某幽僻处的‘苏园’。身为雪渊的主人,她大概从来就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雪渊和枫魂是炎朝开国皇帝形影不离的两把名剑,传闻乃开天辟地时神将遗落人间的至宝。轩辕帝正是在两把名剑的剑光里,有如神助,一举统一了整个五洲四海。而后名剑雪渊被赐予了首任未央宫宫主离,从此世代相传。

    一岁抓周时,慕容汐直接跳过银盆里的一众物什,稚嫩的小手颤巍巍地从嘴里拿出来,抓住了她娘腰间的佩剑死活不放,眸色分外明亮。那把佩剑,正是雪渊,从那以后便形影不离地陪伴了慕容汐许多年。没有什么再比雪渊和她更为亲近,他是她的武器,他是她的战友,更重要的是,他永远不会离她而去。

    这些年,雪渊到处,诸贼哄散,宵小臣服。

    她一人一剑,翻覆江湖,从未失手。

    可凡事总有个例外。慕容汐前脚踏进苏园的大门,后脚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便像天罗地网般将她定的动弹不得。苏园的朱红大门在她背后沉沉闭合,燃烧着的火红天际缓缓被黑暗所吞噬。

    而在前面领路的苏子易却依旧在她面前潇洒自如走着,在苏园雅致的假山绿林里犹如一只宝蓝蝴蝶。脸上依旧挂着那样吊儿郎当的笑意,衣袂翩飞着回首来到她的面前。她浑身攒着一股杀气,血气上涌,想要冲破这桎梏,却感觉到来自空气的迫力更加肆意,压的她几欲昏倒在地。然而却不能真的昏倒,因为她丝毫也动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