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卷 但是相思莫相负 029 乱红滴尽胭脂泪(3)

    慕容烟凑上前去,发现刺客目呲俱裂,一双不大的眼睛瞪的浑圆,她被吓得跌撞着后退一步,嚷嚷道:“你把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又不能吃人……”

    “说吧,谁派你来的?”慕楚搬了把椅子坐在他面前,好整以暇地开口。

    “杀了我!”刺客满面忿恨地瞪着他。

    “还是名死士。不错,不错!”慕楚抚掌夸赞,“若我将你的尸首挂在城头,不知道你的父母妻子会不会来为你收尸呢?到时候——啧啧……”慕楚云淡风轻地威胁着,神情稀疏平常到好像在问“我们明天吃什么”一样。

    “哈哈哈!他们不会看到的,你休想!”刺客依旧不为所动。

    “哦?不在永安么?”慕楚挑了挑眉,“既然来刺杀我们,想必知道这位是未央宫的三宫主。以未央宫之密集遍布的情报网,能不能找到你的家人呢?我可真是好奇的很呐。”

    慕楚闪身露出慕容烟来,她则在三个人的注目礼下痛苦地装作财大气粗的样子般点点头。

    刺客沉默良久,显然是在做着艰难的抉择,眉目纠结在一起,痛苦不堪。

    此情此景,慕容烟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这么可怜……”

    “要是可怜他,你早就没命了。”慕楚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吓得她把剩下来的话吞了回去。

    “怎么样,想好没有?我们可没那么有耐心哦。”慕楚叩击着身旁梁柱,沉闷,一声又一声。

    “大人一定会保护我的家人的!我这条命是大人的,你们要就拿去。”刺客将脖子一横,一副认杀认剐的表情。

    “看来你是不识好歹了。”慕楚也微微蹙了眉头,吩咐慕白,“去花满楼把事情经过说一遍,让依依过来。”

    “你就那么相信她!”慕容烟小声嘀咕。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柳依依便匆忙赶到了,见到慕楚的第一句话便是:“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剩下慕容烟和慕白大眼对小眼一头雾水,慕楚何时说过要她带什么东西了?

    “有劳。”慕楚道谢,“剩下的你去办吧。”

    将刺客转移到了另一间客房里躺着,柳依依便端着一碗汁液走了进来,即便是隔着老远也能感受到一股刺鼻的浓郁香味,闻久了竟令人微微发晕。

    “这是什么?”慕容烟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种毒药罢了。”柳依依简短地解释道。

    “毒药?”慕容烟顿时来了精神,她对医药的痴迷程度可能和对慕楚的痴迷程度不分伯仲,“我怎么没见过这种药?”

    说着便想凑过去一探究竟,奈何却被慕楚不容置喙地拦住,“不要过去,有毒。”

    “没关系,我不怕的,让我过去研究研究。”她大声嚷嚷,一脸的兴奋之色,弄得柳依依举步维艰。

    “别闹了!”慕楚提高了音量,“这是依依家祖传的秘药,难道也要告诉你不成?”

    被慕楚骂的顿时瘪了嘴,慕容烟自知理亏,只好消停下来,眼睁睁地看着柳依依将一碗浓稠而黏的透明汁液悉数灌进了刺客的嘴中,膨胀的好奇心咕咕地冒着泡。

    “哎——呀!”慕容烟突然低呼起来。

    “又、怎么了?”慕楚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头大。

    慕容烟却不接话,蹭蹭蹭地跑回了隔壁卧室里拧了个医药箱过来,难得正经地冲慕楚招招手:“慕楚,你手受伤了,来 我给你包扎下。”

    慕楚一愣,这才发现被利箭蹭伤的血痕上汩汩冒着血,隐隐作痛。柳依依放下药碗来到他的面前抬起他的手细细端详,冲慕容烟道:“让我来吧。”

    “好啊,你来啊。”慕容烟竟这般好说话,让众人微微觉得意外。

    柳依依打开医药箱正欲取出纱布和酒精,“啪——”的一声脆响在密室里振聋发聩,木制的箱匣发出嗡嗡的震动。

    在大家不明所以的注目礼下,慕容烟抱着医药箱得意地开口:“这里面有我们家祖传的秘方,难道也要让你碰不成?”

    慕白没忍住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剩下的两人也都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这丫头……”慕楚无奈地摇头笑笑。

    “柳依依,放开那个慕楚,让我来!”

    【第三节】

    柳依依不能长时间待在客栈里,于是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性,照顾刺客的任务就当仁不让地落在了慕容烟的身上。

    没想到这个娇生惯养的三小姐竟然对服侍人的活儿没有丝毫的排斥,相反地,她竟然表现出来十二分的亢奋和热情,让慕白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

    “其实我只是想偷师……”慕容烟腹诽。

    第一天。

    慕容烟耐心地喂着刺客喝了一些汤饭,一边喋喋不休地抛出了各种问题,让慕楚和刺客都很无奈,一方面她问的问题对案件的进展毫无关联,另一方面她孜孜不倦不依不饶持续不断地话音让刺客感觉耳边围绕着一只苍蝇不停地飞。

    “张七,我叫张七。”实在受不了了,刺客说出了自己的代号。

    “张七?你排行老七吗?你还有六个兄长啊?哇,那你家族挺大啊!你家住在哪里呀?”

    “……”

    到了日薄西山的时辰,慕容烟过来送晚饭的时候吃了一惊,张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发烧,浑身都像是从冰窖里捞出来一般,冰冷却汗涔涔的。

    然而他喷薄出来的气体却滚烫如火,内外交织的冰火两重天让他痛苦地不住摇头,将慕容烟喂他的米汤撒了一身。慕容烟看着他紧蹙着眉头,嘴唇干裂到露出里面的皮肉,煞是怵目惊心。

    慕楚便在此时推门而入。

    “他怎么了?”慕容烟着急地问道。

    慕楚沉默不语,伸出手探了探张七额头、掌心和脚底的温度,最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

    “你们给他喂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说啊!”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什么?都这么严重了!他就快死了啊!”

    “七日之内,他不会死。他将日日受到痛苦的煎熬,甚于如今千倍百倍。”慕楚看向刺客,没有忽略他听了这话后,身体微微的颤抖。

    “这……这太残忍了!”慕容烟不忍的控诉。

    “收起你那泛滥的同情心。”慕楚的回答近乎冷酷,他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决和无情,“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慕容烟哆嗦了一下,咬紧嘴唇没有接话。

    似是感觉到自己话说的重了些,慕楚缓了缓语气,语重心长道:“烟儿,你可知道若是今日被抓的是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千刀万剐?”

    慕容烟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你一定不希望看到我和慕白变成那个样子的是不是?嗯?”慕楚循循善诱。

    慕容烟抬起头来,清澈的双眸泪光闪闪,重重地点着头。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慕楚按住她不住点的头,温暖的手指插进她蓬松的细发里,爱怜地蹭了蹭,“乖。”

    这样亲昵的动作,这样娇宠的语气,让慕容烟立马就松软了下来。她拽着他的袍角,脸色通红,像是一只乖巧的小松鼠。

    慕楚温柔地抚着她的软发,只觉得有若有若无的花香萦绕鼻尖,像是那***里大朵大朵洁白如玉的桐花绽放。

    一瞬间竟然盖过了毒药馥郁的香气。

    第二天。

    张七的身上、脸上已经爬满了细小的裂纹,犹如乌龟的壳一般皴裂开来。皮肤更是干燥的像是一张砂纸,像是大漠里长期被狂风吹碾的巨石表面。

    慕容烟将屋内的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生怕一阵风吹过,他就会像被风化的石头一般变成细碎扬沙。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阻止他皮肤开始脱落,像是老旧的家具开始一块一块地掉漆,里面鲜嫩的红肉暴露在湿润而充满细菌的空气里,痛的他张嘴“咿—咿——”地倒抽凉气。

    第三天。

    张七的全身上下已经如同个血人一般,干涸的鲜血和床单被褥粘结在一起,动一动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然而他却不得不痛苦地扭打滚爬,好像有千万只小虫在啃噬着他的五脏六腑,那种感觉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内伤连着血肉的痛楚挣扎,让慕容烟看的每每垂泪,无数次地劝他和盘托出,求一个好死。他却只是咬着牙,将痛苦的呜咽声尽数吞进肚里。

    第四天。

    虽然依旧是种种蚀骨的疼痛,可是他已经不能动弹了。

    因为那毒已经由表及里渗入了他的骨髓,融化了他的骨骼,像是将长钉一根一根,一点一点地敲入了他的各处关节,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瞪着天花板,感受着身体四肢百骸里传来的那种漫长如炼狱一般的痛楚,痛的眼泪也不住地流淌下来。

    他感觉他已经坚持不住了,每次都觉得那种疼痛已经是极限了,挺挺就死去了。可是他最害怕的就是睁开眼睛看到了新一天的太阳升起,因为这意味着更加痛苦的一天又将来临。

    他从没感觉过一天是这样的漫长,他从没如此地渴望着死亡。

    死,是解脱,是不再痛苦,是安乐的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