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卷 但是相思莫相负 034 美人如玉剑如虹(4)

    “及至北荒平定之日,未央宫愿躬先表率,还盐铁茶酒于天下百姓。”

    此言一出,四座更是死一般的寂静。

    龙椅之上,昭和帝微不可觉地眯了眯眼睛。

    最惊讶的当数杨舜羽了,他本是凭着一腔孤勇,针砭时弊。这般心直口快,不计后果,几乎是与百官为敌。

    没想到,未央宫主竟然比他更加天不怕地不怕。

    “那便日后再议。”皇帝一锤定音,显然是不愿意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皇上,那此次官商勾结,贩运私盐一事,更当严惩。”慕容汐提醒道。

    “是该严惩。”皇帝的音调瞬间变冷,让众官皆不寒而栗。

    “这个镖头交给刑部,依法处置。至于林城,削去官职,待三司会审。”

    皇帝的凌厉眼风瞟向了颤颤巍巍的老丞相,毫不留情地开口,“至于徐相,你与此事的关联待审完林城后再议,但户部为你所管,你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先罚俸半年,这段时间你先就待在丞相府,等事情水落石出了你再来上朝。”

    “多谢皇上。”徐世昌自知无法辩解,只得谢罪。

    “至于这件事的原委始末,未央宫需协助刑部处理。户部也不可一日无尚书,”皇帝的眼神在一众王公大臣中逡巡了一番,缓缓道,“段长海先暂领了这一职吧。日后若有举荐再议。”

    “谢皇上明察!”

    众臣见皇上心意已决,语气中是不容置喙的严厉,便纷纷噤声。

    昭和二十五年初夏,未央宫与东台左相正式交锋,首战告捷。

    【第五节】

    “宫主,宫主请留步。”段长海气喘吁吁地追上走路和飘似的慕容汐,千感万谢:“下官谢过未央宫主提携之恩。”

    慕容汐只是面无表情,并不欲搭话。

    段长海继续表着忠心:“从今未央宫的事就是我段某人份内的事,尽心尽力,万死不辞。”

    “往后你当恪守本分,为国为民,做些实事即可。”慕容汐有些不耐,欲绕过他继续前进。

    “是,是,宫主教诲的是,下官自当…………”

    好不容易摆脱了段长海,她竟然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内宫的入口。

    她心中一动,凭着依稀的记忆,沿着只走过一次的路途来到了怜陌轩前。

    陌上尘对她的到来竟然没有丝毫的意外,依旧笑得和煦而温暖,行云流水般地为她斟了杯淡而芳菲的茉莉花茶。

    他不着痕迹地凝视着她,目光平静而柔和。只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和上次他救她之时,有什么不同了。但到底是哪里不同呢,一时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哪里都不同了。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唇边的嘴角勾的越来越深,语气也是宠溺的味道:“今日的事我听说了,不愧是汐儿。”

    慕容汐不知该如何接话,只依旧沉默不语。

    “一切事务都还应付的过来吧?有很多棘手的问题多去问问凝儿,也可以来问我。”

    慕容汐竟难得乖巧地点点头。

    随后,一向无所顾忌的她竟显得有些纠结地开口,“听说你身体不太好?”

    他略微有些错愣,随即恢复了正常的笑,“有一些,不常能出门,但休养休养即可,没什么大碍。”

    旋即他便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现在既然和他们撕破了脸,一切事宜皆要小心提防。徐世昌势力庞大、后台强硬,像是一棵根系庞大的老树。像今天这样的事虽能伤其经脉,但难动根骨。我们还需要找到让他一击毙命的方法。”

    陌上尘又交代了许多要事,然后便将她送出了门外,没有给她再开口的机会。

    “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要不要紧?”陌上尘抬头看看天色,颇有些担忧。

    “无妨。”慕容汐开口,语气依旧清淡,却不带一丝冷意。

    她告辞离去,颀长的身影风姿绰约,娉娉婷婷。

    陌上尘温柔的目光依旧一直锁在她身上,就此凝视、凝视,直到她消失在天地的尽头。

    【第六节】

    慕容汐轻功了得,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她已经行至了未央宫山脚下。

    “宫主。”影卫低头恭恭敬敬地行礼。

    慕容汐头也不回地抬步跨上了台阶。在心里盘算着她应该已经走远,影卫方才抬起头来,竟发现宫主又折返回了他的面前,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吩咐下去,今夜我住在这山下的行宫之中。”

    夜已深。

    行宫之中一片岑寂。“叩——叩——叩”的敲门声突兀响起,虽轻尤惊。

    软榻上斜卧的慕容汐霍地睁开眼睛,冰冷双眸里的锋芒一闪即逝。

    她调了个半睡半醒的语调,含混朦胧地问:“谁?”

    “奴婢来伺候宫主洗漱。”一个又尖又细的女声传来。

    “进。”

    “吱呀”一声,门刚被推开,十八根海棠落雨针从慕容汐滚花压金边的玲珑水袖中无息飞出,针针直奔来人浑身死穴。

    来人眼疾手快凌空翻飞一一避过,空气中充斥着银针破空钉入窗棂门楣上的凌厉之声,而后才是打翻的铜盆哐地落地,水花四溅。

    转瞬间胜负已分,来人腰间的剑才拔出了半分,慕容汐的雪渊已经静静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苏子易只是楞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放下了剑缓缓举起双手。

    “苏公子,别来无恙。”慕容汐冷若冰霜地开口。

    “啊,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美人儿我可想死你了——”苏子易恢复了一贯的吊儿郎当,没个正经。

    “你是想死。”

    用仙落索将他从头到尾捆了个严严实实,目光如十二月的冰渣子:“苏公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自投罗网吗?”

    “我来贺喜你当了未央宫的宫主啊,今天还那么利索地收拾了下韩胖子,嘿嘿。”苏子易一脸崇拜,眸子亮晶晶的。

    慕容汐的脸色越来越冷:“你跟踪了我一路,我可是特意在这里等你。”

    “我就说这行宫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呢,原来是你把他们都撤了啊。”苏子易满脸黑线,“你厉害,你赢了。几天不见竟然会玩阴的了。”

    慕容汐冷幽幽地亮出落雨针。

    “你是谁?”

    “唉别别,千万别,女孩子还是温柔点比较好~~~”苏子易依旧嬉皮笑脸。

    下一秒,一根银针便毫不留情地定进了他的蝴蝶骨,他闷哼一身,疼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慕容汐下手快准狠,转眼又是一根银针钉入了另一侧的骨头里,根根入骨,深不见底,毫不留情。

    他的脸上终于再也挂不住那邪佞的笑容,紧抿着薄唇死死地盯着慕容汐,额头上冷汗涔涔。

    “说。”

    苏子易难得沉默着,空气中的气氛甚为压抑。

    “不说。可以。”

    接下来的两根分别钉入了他的脚踝,痛的他立马软卧在地。

    慕容汐拍了拍手,还极其“体贴”地为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冰冷的触觉刺激了他因疼痛而发热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引得锁骨间的疼痛更甚。

    那直直地望向她的幽深蓝眸里是一片冰冷与恨意,那样棱角分明的脸好看的仍然有些稚嫩,唇边隐隐的青色胡茬竟刺的慕容汐恍惚间又回忆起唇边那柔软的触觉,让她微微有些失神。

    她不动神色地拔出了四根银针,又默默为他止住了流血的穴道。

    “北荒皇族。”

    慕容汐冷不丁地抛出了四个字,满意地看到苏子易的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北荒大皇子,幸会。”她的语气毫无波澜,却让人不由得想捂住耳朵。

    “没错,是我。”瑰丽的蓝眸里一阵风起云涌,短暂的沉默之后,苏子易大方地承认。

    “绑架我,是为了威胁我姐姐,让炎朝退兵?”

    苏子易点了点头。

    “撒谎!”慕容汐的眸子里瞬间聚满了寒气,一把揪起他的衣领,“老实交代,朝中宫内,何人与你勾结?”

    “宫主真会开玩笑,”苏子易涨红了脸,却依旧撑着笑,“整个大炎,谁会和北荒人做交易,那岂不是……岂不是与虎谋皮?”

    慕容汐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久的像是要看穿他的灵魂。

    他亦静默地看向她,想从她的反应里捕捉她是否相信。

    “呵。”

    良久,她放开他,淡淡地开口:“你在流血。”

    “那你可不可以放开我,反正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只能任由你为所欲为了。”他不怀好意地舔了舔嘴唇,笑的色眯眯。

    慕容汐静了一瞬,默默地为他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我去拿药。”

    苏子易瞪大了眼楚楚可怜地点着头,目光里是十二分的诚恳。

    待慕容汐片刻后取药回来,屋内已经没有了苏子易的踪迹,只余地下的斑斑血迹,还有他匆忙逃脱中遗落的一方手帕,手帕上绣着并蒂荷花,荷花下鸳鸯戏水,还有淡淡的风月场所残留的迷迭香,混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如热焰般绽放。

    慕容汐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中白净的瓷瓶。

    慕容汐有些莫名地盯着那方手帕,那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仿佛有什么在脑海里呼之欲出。

    可她凝神去想,回忆里是一片寂寞如雪的荒原,空空如也。

    不久之后,未央宫影卫来报,苏子易已经进了永安城内。

    慕容汐才从恍惚中缓过神来,一点一点松开了药瓶,光滑如玉的瓷器上竟隐约起了裂纹,像是冰面被石子划过后的痕迹。

    她清了清嗓子,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语气:“不要跟丢了,一有情况,即刻来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