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卷 但是相思莫相负 035 别后相忘谁先忘(1)

    【第一节】

    季府,后花园。

    季卿扬已经许久并不曾来过,今日偶然路过,发现往日碧凌凌的一片湖水上,竟铺满了睡莲,绿意汪洋蜿蜒,五彩缤纷的睡莲点缀其上,像是一件花团锦簇的锦被,映衬着远方翻腾涌动的艳红晚霞,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季卿扬被眼前的美景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转身问道:“这些睡莲是谁种的?”

    “回将军的话,前些日子夫人嫌这湖水不够干净,又单调,便令人掘了些浮泥,引了些睡莲的种子,放了几十尾金鱼,并且……”看着季卿扬越蹙越深的长眉,随行的家仆的话音也越来越小。

    “并且什么?”

    “夫人还给这条湖起了个名字……叫……叫曲水。”家仆胆战心惊的,生怕哪句话就刺激到了眼前冷着脸的将军。

    “曲水。”季卿扬略感诧异地望着晚晴居的方向,眼底的阴影越积攒越深。

    这一个月来的种种再次萦绕上他的心头。

    今儿这茶的滋味倒是恰如其分。

    回将军,这是夫人亲手挑选上好的谷雨新茶,亲自泡的。

    今日这绿豆汤入口即化、不甜不腻、清凉爽口,真是不错。

    回将军,夫人说酷夏将至,亲自给您熬制了清热解毒的绿豆汤。

    最近总算能夜夜酣然入梦,真是神清气爽啊!

    回将军,许是夫人命奴婢熏的“魂息香”起了功效。

    ……

    夫人,夫人,这两个字似乎总是不停地被提及,搅得他心烦意乱。

    他让她从此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竟然真的就连个衣角也没有让他瞥见。

    甚至第三天,他也只是得到了慕容凝一大早便独自回门未央宫的消息。

    府内上上下下更是都在夸赞着这个新来的夫人,说她怎样大方得体,怎样进退有度,怎样关怀将军,怎样温婉美丽。

    好像大家都接受了她是季府的女主人,是他季卿扬的妻——只除了他自己。

    她越是这样贴心贤惠,他便越是觉得内心不安。好像她一定要十恶不赦用心险恶,他对白月衣的愧疚就会少一点,对慕容凝的憎恶就会显得理所当然。

    可是她不。

    所以他便觉得她更可恨。

    季卿扬挥退家仆,驻足恍惚了良久,竟发现一抹丽影从假山的一角渐渐显露,逶迤而来。

    虽相隔百米遥遥看不清眉目,可是那正是晚晴居的方向,那女子的气度衣着一言一行也无不昭示着她的身份——正是他 前一刻还在纠结烦恼的正主。

    看到他的慕容凝显然也是一怔。

    得到的消息是他一刻钟前路过后花园去练武场,为何竟在此耽搁良久,导致了如此尴尬的碰面。

    她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难掩疏离的双眸,眉目间竟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哀伤。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季卿扬忍不住暗自吃惊。

    她此时未施丝毫粉黛的脸庞苍白而干净,眉目满是淡雅的柔和,温婉的如同江南的一抹垂柳,丝毫寻觅不到大婚那日的妩媚与妖娆,在怒炽的红衣下反而衬托出了柔软无骨的温柔。

    最终还是季卿扬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不经意间瞥到了她手中捧着的鱼食。

    “喂鱼?”他干巴巴地问道。

    “嗯。”慕容凝同他一样弯腰撑着曲栏,漫不经心地撒着鱼食,湖里的几尾金鱼纷纷游来抢食,嬉戏于莲叶之间,灵巧而盈动。

    “你不必这般费尽心机,讨好与我。”

    “为夫持家,本就是凝分内之事。”慕容凝笑的娴静端庄,竟真的颇有几分当家主母的风华气度。

    “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季卿扬冷漠地盯着湖面,颈项竟梗的有些僵硬。

    慕容凝依旧笑着,笑容里满是苦涩。

    “要求吗?倒是有的。”

    季卿扬微微不屑的眼神没有逃开她的视线。

    仿佛被刺痛一般,她低垂了眉眼。

    “我所求的,无非是能与你如此这般,度过日日夜夜。可以关心照顾你的衣食起居,可以知晓你在何处,是忙碌还是休息。希望你能今日比昨日身体康健一些,明日比今日,更少忧虑些。”

    季卿扬随着她的话渐渐变了脸色,显得迷茫而诧异。

    “就这些?”

    “这些还不够吗?”慕容凝眉眼低回,缱绻深情:“无夜,我如今所思所求,不过是余生有你奉陪……”

    少年将军唇边锋利的曲线无声地咬紧,幽深墨瞳里浮现出了莫名的怔忪。

    慕容凝见他今日竟难得地不排斥与她说话,心底骤然闪过一抹欣喜。

    仿若久旱逢甘霖,久雨现云霄。她忍不住再次开口,“如今每月逢十五,你还会被焕云雷烈枪反噬吗?”

    这一问非同小可,季卿扬的眸里陡现杀意。

    “你如何得知?”

    似乎没发觉他蓄势待发的掌刀,她幽幽地笑了笑,“我如何得知?呵!我如何能不知?”

    她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姬家长子,庶出,年少时就读于席殊书院。惯用长枪,焕云雷烈枪乃姬家祖传,你十四岁那年与之歃血立咒,此后每逢月圆,必遭万蛊噬心之刑。”

    季卿扬的墨瞳骤然收缩,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你调查我?”

    慕容凝静默了一瞬,换了飘渺朦胧的口吻:“你最爱吃桂花芝麻糕……最爱的菜是西湖莼鲈鱼……最喜欢喝谷雨前后的 龙井茶…………讨厌闻栀子花,因为里面会冒虫……”

    “哦,对了,你左腰有个新月形的疤痕……是十三岁那年比武时受的伤……”

    季卿扬难以置信地瞪着她,完全说不出来话。

    “所以,你觉得这些是能够调查到的吗?”她斜倚雕栏,如琼花梨棠。

    “那你——你怎么知道的?”季卿扬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身体也是。他仿佛被**着抛回了过去,一切粉饰,无所遁形。

    “因为我曾是你最爱的人,只是你不记得我了。”她定定地看着他,眼神里满是眷恋与爱意。

    “你胡说什么!”季卿扬不可思议地反驳道,“我明明没有失过忆——”

    “你没有失忆,你只是不记得我而已。”慕容凝沉重地开口,“关于我的所有、全部、一切。”

    “为什么?这不可能。”季卿扬不可思议地问道。

    “如今我也尚无答案。”慕容凝的眼神黯淡了几分,但语气却是十二分的笃定:“但是,无夜,你要相信我,相信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和我们之间的事。”

    “我应该相信你吗,夜月宫主?”季卿扬的语气恢复了平静,:“相信你,嫁给我,一无所求?”

    “不,”慕容凝看着季卿扬露出的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顿了顿才及其郑重一字一顿地开口,字字清晰而触目惊心:“你还不明白吗?我、要、你,的、爱。”

    季卿扬完全没有料到慕容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觉得血气上涌,面色竟有些微微发红,可是却偏偏再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此时此刻,曲折的木桥姣好的面容火热的话语和坚决的语气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窒息般的熟悉,让他的心仿佛脱离了控制,置身于一个遥远而温暖的时空。

    “无夜,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目光追逐着那个仓惶逃离的踉跄背影,神思仿佛又回到了 曾经年少春衫薄的日子,他也是那样害羞的转身便跑,听到她的声音会更加的慌不择路……

    【第二节】

    十年前。

    自那以后,慕容凝和姬无夜见面便会“点头”之交,后来,偶尔姬无夜来的晚了,便也会厚着脸皮战战兢兢地试探着在她的身边坐下,反正那里长年累月也是空空如也。久而久之,慕容凝竟也养成了给他留一个座位的习惯,渐渐成为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姬无夜?”

    “姬无夜!”

    一个巴掌毫不客气地招呼上了姬无夜的头,接下来睡眼惺忪的姬无夜便被慕容凝揪着耳朵拧到了桌子底下,“我说姬无夜,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在鲁夫子的课上睡过去了?”

    姬无夜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揉着通红的耳朵:“鲁夫子开口闭口都是知乎者也,我一听就和催眠一样……不由自主地就……”

    “鲁夫子传授的都是治国齐家平天下的哲理,你要好好地听。”慕容凝严肃地教育他,模样有板有眼。

    姬无夜不服气地瞟着她倒立的柳眉,嘟哝着:“学这些有什么用?能不被人欺负吗?能打仗嘛?能当饭吃嘛。”

    “当然能。不仅能保你位高权重衣食无忧,更能让你免受欺凌倾轧。你要明白只有当你知别人之所想,才能够无往而不利。否则便只是一介武夫,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被命运压迫的抬不起来头!”

    时年十岁的姬无夜怔怔地听着慕容凝高谈阔论言辞激烈地阐述着“知识改变命运”这一命题,只觉得阳光下女孩子白皙的皮肤上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不停翕合的柔软双唇饱满而红润,微微煽动的睫毛像是振翅欲飞的蜻蜓,瘦削的锁骨隐在重叠的亵衣里若隐若现,一切都美好的是那样的如梦似幻。

    当慕容凝半偏着头认真而执着地看向他的时候,那双墨色眼瞳美得惊心动魄,就像是一座永远走不出来的迷宫,如梦似幻。

    所以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猛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完全不明白鲁夫子的课会有她说的那般重要。

    “那就好。那你今晚把这本《谏卫公疏》从头到尾仔细读一遍,重要的地方标上札记,并写篇读后感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