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碧海青天夜夜心 051 青山欲共高人语(4)

    “当然。因为未央宫所有药物都是由未央总阁直接发货,未央总阁的药材取自于青城山及上林之中,根本就没有这一大片紫苏。我也曾在洛溪的各家药铺中调查,同样没有发现这种毒药。”

    “空口无凭,你教朕如何相信?”

    “我在洛溪城中发现一家新开的药店,每月取药甚少、经营也十分惨淡,却于一月之前突然大肆兜售药材,此店掌柜现已在昭阳殿外,还请皇上询问。”

    铁四被带上殿来,对种植七叶金钱草并私自兜售这一罪行供认不讳。

    “未央宫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还不好好反省,喊什么冤枉!”皇上愠怒。

    “皇上大人!”慕容烟眼见皇帝失去耐心,不由得拔高了音量大声辩解:“区区一家或几家药铺出了问题,为何整个洛溪城甚至冥州中州凉州十郡都会大面积地出现瘟疫呢皇上!”

    皇帝一怔,半晌才阴着脸问:“那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不过是做样子给大家看的。之所以瘟疫散布范围之广,是有人以未央宫之名给街头乞讨的乞丐们散发了大量的毒药!”慕容烟义正词严地说道。

    底下群臣纷纷窃窃私语,显然是觉得匪夷所思。

    慕容烟看着皇上若有所思的神情,一咬牙继续说道:“只有将瘟疫传播的十分严重,引起恐慌和骚乱,才能够传到皇帝大人你的耳里来,才能够嫁祸未央宫谋反啊!皇帝大人你那么聪明,肯定能想明白的是不是!”

    普天之下,恐怕还没第二个人敢和皇帝这样说话。

    昭和帝却只是面色凝重地开口:“是何人如此可恶,竟视天下百姓性命如草芥!”

    “皇上,经由那些乞丐指认,派发药物给他们的竟然全是洛溪督邮闵宗宪的家仆,甚至这位铁四,也是他疏通太守府才伪造了良民的身份混入了未央宫之中!”

    季卿扬恰在此时出列,抱拳禀报:“事态紧急,诸事从宜。罪臣私派羽林军前往洛溪捉拿闵宗宪,甘愿受罚。唯愿皇上先听证词,查明真相,肃清奸邪!”

    大殿之上一片窃窃私语,人人自危。

    皇上大手一挥止住了底下所有的纷纷扰扰,肃穆道:“宣。”

    “请皇上还我未央宫一个清白!”慕容烟义愤填膺地呼喊,说罢重重地磕下头去,小小的脑瓜呯地一声扣在了冰寒的大理石上。

    “回皇上!微臣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受人教唆,对未央宫怀恨在心,出此下策……”闵宗宪将头叩的更是咚咚直响。

    “受人指使?”皇上立即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

    “是,是。不然以微臣之力,就算是想也不会想要与未央宫抗衡啊,那简直是螳臂挡车,蚍蜉撼大树啊!是有人笼络微臣,说只要笼络将这一事情办妥了,那么洛溪城所有赚钱的渠道都会给微臣,以后说不定还会被提拔入朝为官……”

    “废话少说,到底是谁!”皇帝一拍龙椅,雷霆震怒。

    “是……是……”闵宗宪的目光在朝堂之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而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将心一横:“是左相……徐世昌大人!”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徐世昌,慕容烟甚至也吃惊地瞪向了他:“是你?”

    徐世昌忙不迭迟地跪倒,神色是一片慌乱:“皇上,冤枉啊!此事绝对是**裸的污蔑啊!老臣甚至从未去过洛溪城啊!”

    “为了避人耳目,徐大人确实不曾来过洛溪,但这里有徐大人的亲笔信以及徐大人的信物为证!”闵宗宪将物证高举过头顶。

    皇上接过信,脸色越来越难看,像是竭力隐忍着愤怒,而后奋力将信掷向徐世昌:“你还有何话说!”

    徐世昌一接到那封信,立马变了脸色,他大惊道:“这明明是……怎么会在你手里……?”

    皇上面色阴沉地盯着他,双眸里几欲喷出火来:“徐爱卿,你的笔迹朕最为熟悉,这块玉佩,似乎也是去年中秋,我特赏给你的那块,你该不会是想抵赖吧?”

    徐世昌再也顾不得其他,万分惊恐地跪行至玉阶前磕头如捣葱:“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真的不是老臣啊,老臣虽然与未央宫有些过节,但微臣万万不会做此等谋逆栽赃之事啊皇上……”

    慕容烟眼疾手快地一把抢过那份欲被他碾碎销毁的信,朗声读了起来:“未央庶女,坏我私盐之渠道,抢我户部之主权,着实可恶。此气不出,枉为堂堂丞相!然此时乃风口浪尖,宜等数月之后,一击取胜,则未央宫之势尽除……”

    群臣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数月前未央宫主慕容汐查获并阻断了徐世昌的私盐生意,因此他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意图陷害。

    徐世昌的表情真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那封信确实是他亲手所写,可是明明是差心腹送与二皇子楚扬的,怎么会落在这帮人手里?

    皇上正欲判决,突然有官员跪在了大殿之上。

    “皇上,臣乃负责户部的中书舍人杨舜羽。”

    多么熟悉的开场白。

    皇帝头疼地扶额,有些不耐地开口:“怎么又是你?”

    “皇上,自古疫灾便是民生大患,轻则民不聊生,重则王朝倾覆。此次四州十郡,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其数!此却非天灾竟是人祸,臣痛心疾首,恳请皇上严惩!”杨舜羽言语犀利,沉痛开口。

    “朕自是知道此事严重至极。”皇帝阴郁着脸,难掩不快。

    “但臣以为,以徐丞相一人之势,难以在如此多郡县耳目遍布,燎原至此。若非要辩个子丑寅卯,臣却认为未央宫难逃干系。”

    杨舜羽一语惊人,霎时又将矛头指向了未央宫。

    “皇上明察,老臣冤枉!一定是未央宫心怀不轨,对老臣又暗含不满!眼见事迹不成,方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戏!”

    “你血口喷人!”慕容烟愤怒地跳了起来,指着徐世昌,激动地控制不住地全身颤抖。

    “左相,那亲笔信可是你的手笔?”一直沉默的季卿扬突然发话。

    “那亲笔信确是老臣亲书,不过是一时斗气,气话而已,臣失言,任凭皇上处置。只是这制造瘟疫、意图谋反的罪名,老臣虽死不认啊皇上!”头发花白的左相跪在殿前,言辞激烈,信誓旦旦。

    “那玉佩,是朕亲自赠与你。”皇帝冷冷地发问。

    “臣有罪!几月前,臣府邸失窃,皇上御赐玉佩不知所踪。臣遍寻不得,却又恐陛下怪罪,迟迟未敢上报,岂知竟酿成今日之祸。臣罪该万死!”左相极力辩解,难辨真假。

    “未央宫不曾参与其中。”皇上突然下了结论,沉沉地看向徐世昌:“而徐相你,难辞其咎。先除去你左相之位,并将此事交由刑部调查。”

    “季卿扬私自调军,降为三品车骑将军。未央宫清尘和夜月都放了吧。”

    皇帝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下跪群臣。“不论幕后主使是谁,朕绝不姑息。”

    众人见皇帝心意已决,不由都噤若寒蝉,不敢呛声。

    “皇上!”杨舜羽不知死活地开口,:“东台不可一日无相!恳请皇上补缺!”

    “你便领了该职吧。”皇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杨舜羽惊讶地抬起了头。

    群臣惊讶地张大了嘴。

    “这……都……行……?!”慕容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从五品到二品,连升三品。更重要的是,东台左相向来掌佐天子,总判省事,手执大政。如此人人垂涎三尺、望眼欲穿 的高位,便这样轻轻松松地刷几句嘴皮子就能得了?

    百官心中五味陈杂,叫悔不迭。

    杨舜羽却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臣定不负皇恩浩荡。”。

    【第四节】

    永安皇城,青玄宫。

    接连十余日来,无论慕容姐妹与洛妃说什么,她始终都不曾开口多说半个字。

    反反复复就那四句话:爱欲生忧,从忧生怖,若离与爱,何忧何怖。

    渐渐地她们也没有力气再多费口舌,青玄宫中一天比一天沉默下去,荒凉又萧瑟,总让人联想到暗无天日。

    这一日正是十五日期限的最后一天,慕容凝数的真真切切。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纷纷扰扰听不真切。

    青玄宫年久失修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久违的阳光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刺得两人睁不开眼。

    空气中跳动着细小而欢快的灰尘,带着光芒与温度。慕容凝缓缓地伸出手去,仿若重回了尘世间。

    待到双目已经渐渐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明,两人才看清了面前迎接她们的众人,容和皇帝温和地冲她们笑着,眼眸里透露着一丝难言而喻的愧意。

    他的左侧伫立着一身帅气铠甲英气逼人的季卿扬,此时年少将军依旧是板着脸没有表情,可面庞那锋利的线条在璀璨夺目的阳光下,竟也柔和了些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