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碧海青天夜夜心 052 青山欲共高人语(5)

    右侧那个好久不见的小小身影一脸兴奋与得意的灿烂笑容,迫不及待地朝她们飞奔而来,像燕子归巢一般扑在她们的怀里。

    “姐姐,烟儿好想你们……”话还没说完就哽在喉间,泪水在眸里不停地打着转。

    慕容凝爱怜地将她拥在怀里,轻轻地揉着她蓬松的发,语调满是宠溺与欣喜:“我们的烟儿长大了,姐姐也就放心多了……”

    慕容烟一直强忍住的泪水终于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

    许是不太习惯这种温情脉脉的场面,慕容汐有些局促地搬了搬慕容烟的肩膀:“好了,还是动不动就爱哭鼻子。”

    “啊!!!二姐你用力轻点——”慕容烟吃痛地咋咋呼呼。

    容和皇帝满是慈爱地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拍了拍手带着笑意说道,“好了,折腾了这么些时日,你们都受委屈了。折腾了一上午,朕都饿了,你们也都饿了吧!走,朕请你们用膳去!”

    “好耶!”慕容烟双眼放光地跑过去摇晃着皇帝的手臂,毫无拘泥。

    正欲迈步的慕容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回头朝内殿看去,发现向来只蜷缩在角落的洛妃不知何时竟趴在了狭窄的拱门壁上,她死死地盯着容和皇帝温和的笑容与充满爱意的一举一动,一向疯疯癫癫的表情平静而又哀伤,大而清丽的眸子里盛满了快要溢出来的留恋与绝望。

    慕容汐敏感地顺着姐姐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行浑浊的泪冲刷过洛妃满是污垢的面颊,清晰的泪痕散发着触目惊心的伤感,她终于开口,字字清晰而漫漶:“我们的孩子,如今怕是也这般大了……”

    可惜那个男人依旧沉浸在别人的欢乐里,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

    “走吧。”慕容凝拉了拉犹自发怔中的慕容汐,低低地开口,眼神却依旧飘向身后的女人。

    “我们一定会查清真相,救你出来的。”

    ——

    永安,季府。

    慕容三姐妹并着慕楚慕白一并在季府用着晚膳,庆祝此次化险为夷、有惊无险,晚宴上一片其乐融融。

    “还要感谢慕家二位公子对未央宫的救命之恩。”慕容凝举盏。

    “夫人,若说这救命之恩,在下可万万不敢居功,当感谢三小姐。”慕楚笑着一饮而尽杯中酒。

    “烟儿?”慕容凝颇有些意外。

    “两位宫主有所不知,这次三小姐啊,可是大大地厉害!不知怎地就收服了一个小乞丐,顺藤摸瓜找到了线索!还有那 什么紫苏什么金钱草的,在我看来完全一个样嘛哈哈!”慕白一脸兴奋地描述着。

    “就你话多!”慕容烟忿恨地塞了一个鸡腿堵住了他的嘴。

    “说到这个,卿扬方才说与我听,这七叶金钱草,你们是在长冥山脚下发现的?”慕容凝若有所思地转向妹妹。

    “嗯,是呢。差不多就一百多丈高的地方吧,倒也不算山脚了。好大一片呢,一眼看不到头的。”慕容烟回忆。

    “奇怪。”慕容凝蹙起眉,表情有些复杂。

    “夫人。”慕楚微微啜了一口清汤,衬托的那薄唇竟嫣红玉润,“此事日后再议无妨。”

    慕容凝微微错愣了一瞬,转而又缓和了神色,笑晏晏地劝着众人吃菜。

    慕楚亦配合着笑了笑,转移了众人的话题:“听闻今日在朝堂之上,毫无惧意,对答如流,真是教人刮目相看呀。”

    “难不成这也是与生俱来?”慕白笑着打趣。

    “哎呀!人家其实也就是稍微发挥一下啦!”慕容烟被众人调侃的脸色发红,晶莹剔透的眸子流转着琉璃般的光芒,显 然是开心非常。

    “这没准真是与生俱来。即便是沉默寡言如清尘宫主,那一日朝堂之上痛斥徐世昌贩卖私盐之罪,寥寥几句,语压四 座,一举成名天下知啊!”姬无夜亦附和着笑道。

    “你倒也跟着起哄。”慕容凝见他心情亦舒畅,一时恍惚,出口嗔怪,竟仿佛这些年的时光与隔阂悉数不存在一般。

    “若说那日出尽风采的,却并非我。”慕容汐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这杨舜羽也真是有意思。他并非世袭,此前竟几无听闻。不过是宗正寺一纸推荐,五品中书舍人的位子,竟然说坐就坐了。”慕容凝对朝局最为了解,可对这杨舜羽却也是知之甚少。

    “中书舍人?很大的官吗?”慕容烟瞪大眼睛好奇地问。

    “西台下属中书舍人,掌侍进奏,参议军国大政,所掌皆机务要政。舍人共六人,分押东台所管辖六部,是以维持东西台之平衡。”慕容凝解释道。

    “这么说,他是右相丁宝荣的人?”姬无夜沉吟。

    “却未必。先是在徐世昌私盐一事暴露时突然废除盐铁垄断,又是在瘟疫一案中为其辩护。其表现更像是已经倒向徐世昌。今日朝堂之上,皇帝更是直接任命他为东台左相,然无人激烈反对,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慕容凝细细梳理道。

    “却也未必。”慕楚意味深长地摇摇头,“以夫人之意,这满朝文武,殿前百官,竟无一人并非党羽?中书舍人,历来是文人士子企慕的清要之职,所谓‘文士之极任,朝廷之盛选’是也。”

    “公子所言,并非没有有理。”慕容凝点点头。

    “朋党之争,派系之分虽屡见不鲜,然慕楚以为,如今的左相杨舜羽,却非等闲之辈,亦非放浪之徒。”慕楚又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酒,慢悠悠地说着。

    “未央宫且先按兵不动,不宜与之为敌,亦不宜深陷其中。只是那日,汐儿却应和了他,不知日后,会否难逃干系。”慕容凝担忧地转向慕容汐。

    “她一向如此,想必皇帝也知。”

    开口的竟然是姬无夜。

    一桌子的人忽地都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

    “你……刚刚说什么?”慕容凝极力克制地开口,语调却仍旧有些控制不住地抖。

    “清尘宫主本就是直言不讳的性格,我说错什么了吗?”姬无夜看着她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不……不是这个!你说她一向如此,什么一向如此!”

    姬无夜放下了杯盏,有些不悦于慕容凝近乎于质问的着急口吻,但还是按捺着回答:“那时候曾在席殊书院与她有过数面之缘,接触不多,印象中她便是如此直截了当,毫无迂回。”

    慕容凝觉得有点发抖。手在抖。嘴唇在抖。身体在抖。心在抖。

    有很多话从脑海中蜂拥而至,却偏偏像是被卡在了唇齿之间,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一个音也发不出。

    “你既记得我,却为何不记——”慕容汐的话却突兀地被慕容凝掐断。

    慕容凝死死地攥住了慕容汐的手腕,隔着衣袖那股强大的迫力还是源源不断地传来,让她住了口。她微微有些诧异地望向了姐姐,不明白为何丝毫不会武力的姐姐竟能爆发出如此大的力气,甚至连她的手腕都被抓的有些发疼。

    “我且问你,你可知未央宫历来与皇子公主同读,为何汐儿却与你同就读于席殊书院?”千百句话被慕容凝按捺回心臆,她痛彻心扉地明白,让他恢复记忆的事记不得,操之过急反而适得其反。

    “这事你怎么反倒来问我?”姬无夜有些难以理解地看着她,不明白为何她能问出这种问题。

    “那好。我再问你,以汐儿如此性子,你如何能与之相见数面,有所接触?”

    “……”姬无夜张了张口,却无法回答。

    他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所有的记忆,可是有关和慕容汐的片段竟然是一丝也无,但他却知道他是认识她的、与她交谈过的。仿佛有什么在脑海里崩断了,那些原本拼凑完整的记忆碎片倏地产生了巨大的缺口,像是被无穷无尽的黑暗撕裂,而那深渊一般的黑暗深处,竟空空如也。

    “怎么会……我明明记得……我明明记得……”他不受控制地捂住了头,有一瞬间的痛苦难以自抑。

    “我既然就读于席殊书院,自然是和阿姐一起的。”慕容汐看这他般反应,幽幽地吐出了答案。

    “啥?”慕容烟抬起头来,满脸迷茫,“你们三个不是在书院一起读的书吗?”

    “乖,吃你的饭。”慕楚不停地给她夹菜,瞬间她的碗就堆得和小山一样高,她惊恐地不断阻止慕楚的继续进攻,转眼 就忘了刚刚的问题。

    姬无夜依旧沉默着,不发一言。

    “将军……”慕楚斟酌地开口,“实不相瞒,夫人她,确是你的……一位故人。”

    “够了!”似是终于忍耐到了极限,姬无夜极其不悦地搁下了筷子,脸色也有些发僵。

    “我不明白你们到底想要怎样,但我,季卿扬,可以肯定,我没有夜月宫主这样一位故人。”

    “故人?姐姐她当然不是你的故人,她是你的——”

    一个鸡腿啪地飞过来塞住了慕容烟的嘴,她眨巴眨巴眼睛,发现竟是不久前她塞给慕白那一只!

    “慕白我要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