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碧海青天夜夜心 054 莫提花前月下事(1)

    【第一节】

    永安,未央宫。

    日复一日的光阴总是流逝的那样快,仿佛不过一个眨眼,盛夏已经在头顶盘桓不去,将淡淡的日子硬生生地度成了一个个慵懒的晨昏。

    慕容汐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未央宫会和她散发出同样冰冷的气息。如今只剩她一人的未央宫寥落而孤寂,像是一匹黑夜里的孤狼。虽然曾经那些温暖幸福的吉光片羽也从不曾在她的记忆里留下过什么深刻的印象,但毕竟那样,应该是更热闹些吧。

    她微微有些失神。

    她早已习惯孤独,可这样深久的寂寞,足以斩断时光。

    自瘟疫风波转眼已经过了半月有余,因她被关在冷宫中也同样长达半月的光景,这些日子里她都是伴着堆积如山的事务 在未央宫中焚膏继晷。虽然宫内终日放着降温的冰块,可连日来的劳累与疲倦还是让她心头一丝一丝地浮出了些厌倦来。

    直到这一天,毒辣辣的日头终于敛了锋芒,竟落了两个月来的第一场雨,她倚着窗台聆了一日的雨水打在芭蕉叶上的啪啪声,看着芭蕉的叶片肥厚壮硕,被甘霖一洗刷便绿的更加浓墨重彩,觉得连日来心中若有如无的喧嚣似乎也一并沉淀了下来。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清新的雨天,未央宫前的影卫惹了一身的湿意前来通报,说殿外有一位旧识来访。

    殿外有节奏的雨声顺着半开的宫门更加清晰地一声一声敲在她的心里,让那寂静如死的水面也微微泛起了涟漪。

    她的神情浮现了难得的迷茫之色。

    旧识?

    这些年来,她虽走南闯北经过大大小小的各个城市,与各色人等打过交道,也曾与人结识行过方便,然而几乎都是萍水相逢、仅有一面之缘,往后便再无瓜葛。她素来一身男装行走江湖,鲜有人知晓她的身份不说,她从来不是善于结交的那种人,行事说话向来雷厉风行,只为查案办事,从不曾有过什么朋友。如今竟突兀兀地冒出了一个什么旧识,并且还堂而皇之地来到了未央宫前,让她一时竟想不出是谁来。

    底下跪了许久的影卫见她出神出的厉害,忍不住小声提醒:“宫主,是传还是不传?”

    慕容汐堪堪回神,眼色无意间向半掩的宫门外扫去,隐隐间却像是瞥见了一抹蓝衣,一晃又消失不见,渺渺茫茫看不真切。

    心中有根弦微微一动,她的脚步像是受了牵引般不由自主地朝殿外走去。

    幕天席地的雨线安安静静地落了许久,未央宫位于高处,隐约起了些氤氲的白雾。那个男子就那样恰到好处地站在被雨水冲刷到光滑明亮的青石板上,丰姿卓绝。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盘握着青青的伞柄,雨水顺着鹤渡寒潭的清冷伞面泠泠落下,模糊了那双分外清明的蓝瞳里旷古的深意。他的唇边依旧挂着那样熟悉的玩世不恭的斜斜笑容,那一抹微勾的角度确实拿捏的恰到好处,像是玩味,又像是有些难得的认真。此时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也被雨中的光线打了折扣,竟然平 添了一抹柔和的味道。

    许是这些时日过于随意散漫的平淡日子让慕容汐平日里清心寡欲的淡泊性子现了出来,又或者是这缠绵濛濛的雨确实会让人不受控制地变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优柔,此时遥遥相对的两人之间的气场虽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但竟然也并非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便要拔刀相向的势不两立。

    慕容汐向来应付不来这种柔情脉脉的场面。

    在她看来即便是天上下刀子雨她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一一从容避过,可是当对面那个明明是让她憎恶到咬牙切齿的苏 子易,浑身散发着温柔而平易近人气息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关上门逃开。

    但不知是什么牢牢地束缚着她只裹了素绢软袜的双足,她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白色的衣袂拥着风在空中飘飘坠坠。而她在这样长久的静默里,神游物外地想起他方才似乎将她们之间的关系定为了旧识……

    念及此,嘴上的话已经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是她平日清丽的口气,并不带着刻意的冷漠,清似这场凉凉细雨,“你怎么来了?”

    话一出口,两人皆是一愣。

    这样松软的语调这般随意一问,毫无半点气势与威严可言,倒真像是应了他那句“故人”的字眼。可不是嘛,连一直等候她授意的影卫都一副了然的表情默默退了出去。

    苏子易刚开始只是发现这个素日如冷面罗刹的未央宫主今日似乎有哪里不大一样,但他一时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直到她开口,寥寥的几个字却让他暗暗吃惊,是他从来不曾留意,还是这场雨让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真实,他竟然觉 得她的嗓音是那样的甘冽如泉,沁人心脾。

    许是她自己也发现了不妥,尤其是当她的影卫无声退下时,他清楚地注意到她甚至没有着鞋子,一身飘飘逸逸的白裙竟让她看上去显得有些柔弱。瞧见他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慕容汐一向毫无表情的姣好面容竟微微有些发红,杏眸里也隐约浮上了一抹恼色,那样难得一见的俏丽神情说不上怎样倾国倾城,但却让见惯了人间形形**的美人的苏子易久久地难以自拔。

    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虽然他一向口无遮拦地唤她作美人,可唯有今日,才领略了她真真正正的美,就像是千年寒冰破裂了一道缝隙,有涓涓细流冒出冰面,清冽而令人欣喜。那样纯粹的美,像是经了雨的雨时花散发的芬芳。

    “进来说话吧。”

    他好整以暇地收了伞迈入了未央宫,浅蓝色丝绸长袍的衣角被雨水打的有些湿,变成了深深的墨蓝色,随着他的步伐灵 动翻飞,像是起了浪的海岸。“

    “你怎么来了?”她再次开口,已经恢复了冰冷的语调,仿佛刚才的那一幕不过是他的幻觉。

    慕容汐已经恢复了冷静,这些时日来她派去盯梢苏子易的影卫日日来报,平日里他住在苏园。她也曾亲自去苏园里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个遍,位置样式皆似在他曾经诓她的那处偏僻隐秘的地点,可却连半个人影也没。听得影卫这样来报,她更是觉得蹊跷,差去跟踪的影卫多了一倍,回禀的情报还是说他平日去的地方不过是些寻常之地,并未发现有何不妥之处,她却仍旧是不信。

    “在下这次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日苏某不甚中遗落的一方锦帕。”苏子易笑意盈盈说明来意。

    慕容汐转偏过头看向他。

    “虽说此前绑架清尘宫主是我不对,但宫主也回赠了在下四枚落雨针,在下自以为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了。宫主你大人有大量,那一方帕子在宫主这里也没什么用处,便不如还给在下做个顺水人情吧。”苏子易赔着笑,低声下气地。

    “既已两清,又何必还。”慕容汐开口,口气冰冷的犹如十二月澈寒的冰渣。

    苏子易蓝色的眸子看上去有些忧郁:“虽然说女孩子有些小脾气是很可爱的,但是要是脾气多了那就是可怜没人爱了——”

    慕容汐冰冷的眼神让他没能继续说下去。

    “不瞒宫主,这帕子确实对在下有着重要的意义。是故人给苏某留下的唯一念想,还望宫主通情达理,发发善心,还与苏某吧。” 苏子易难得换了一本正经的口气,字字句句,万分陈恳。

    “不关心。”慕容汐冷漠拒绝。

    “好吧。那到底怎么样你才会把帕子还给我?”苏子易一摊手,十分无奈。

    “还你?可以。”慕容汐看着苏子易瞬间有了神采的蓝眸,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说实话。”

    “好好好,宫主尽管发问,小的一定配合。”苏子易歪着头看向她,眸子碧蓝的像是无云的朗空。

    “我一直不明,以你的身份,如何在大炎能如此这般。”对于不合逻辑之事,慕容汐向来不会放过。

    “我若说,我并非北荒大皇子,宫主可信?”苏子易笑吟吟地,像是个披着人皮的假面。

    这个人口中说出来的话,还有什么是能信的吗?

    看着慕容汐的表情,苏子易意料之中地摇摇头,仰天叹息道:“这年头,好不容易说句实话,却没人信,悲惨,何其悲惨啊!”

    气氛陷入了僵局。

    慕容汐干脆闭目凝神,任苏子易好说歹说愣是一点反应都不给。急的他在一旁抓耳挠腮,围着她团团转,像是一只嗡嗡嗡的蚊子在耳边乱飞。

    “这帕子,如此重要?”

    慕容汐睁开双眼,眼底沉淀着一片暗沉不明的颜色。

    “重要重要,十二分重要。”见慕容汐终于有松口的迹象,苏子易忙不迭迟地点头。

    “那帕子绣脚紊乱,丝线粗细不一,鸳鸯与鸭子别无二致。看来这对你十分重要的姑娘,绣工却是极差的。”慕容汐难得说了一大段话,语气里却盛满冷意,“想让我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你便告诉我那姑娘是谁,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